固伦和孝公主

  固伦和孝公主(1775年2月2日-1823年10月13日),清高宗乾隆皇帝第十女,是乾隆帝最小且最宠爱的女儿,出生于紫禁城翊坤宫,母惇妃汪氏。因在公主中排行第十,故时人称之为十公主。她是乾隆在65岁时出生的,性格活泼,能骑善射,深得乾隆宠爱。乾隆认为她是性格和自己最像的孩子。乾隆五十四年十一月(1789年)嫁于和珅长子丰绅殷德为妻。逝于道光三年,终年48岁。

皇室地位

  固伦和孝公主是乾隆皇帝十个女儿当中最小的一个,也是长得最像乾隆皇帝的一个,因此也是乾隆皇帝最为疼爱的一个。

·父亲荣宠

  乾隆四十年正月初三,当十公主出生时,六十五岁的乾隆皇帝仍然在世的几位儿子多已成家,而身边的女儿只剩下年近半百的三女儿固伦和敬公主和刚成人妇的九女儿和硕和恪公主。(其实还有年方十九的七公主固伦和静公主,但很不幸地她在十公主出生后没过几天就病死了。)当时皇帝老来得女,欣喜万分。及后小公主日渐长大,活泼伶俐更使乾隆爱不释手,天天抱在身边。十公主有别于一般皇室宗女,她从儿时起,便经常跟着皇父与大臣公卿会面,亦常与亲哥哥及堂兄弟们混在一起,因此熟知政务。又因十公主长相酷似乾隆,且性格刚毅,常以男装随老父围墙校猎,引弓发矢,果敢英武。故乾隆曾慨叹地对公主说:“汝若为皇子,朕必立汝储也。”又另外一般妃嫔所生之女只可封和硕公主(品位礼遇等同郡王),只有皇后之女才有资格封为固伦公主(品位礼遇等同亲王),但和孝公主却在十二岁首次受封时便破格获封此号,还能在出嫁前乘金顶轿,有这些待遇可见乾隆对她的无比钟爱。

·嫔妃喜爱

  乾隆帝有一位容妃,为和卓氏第二十九代王的女儿。她的家族和卓,被认为是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人,在穆斯林中享有至高的威望。由于出身背景关系,容妃热爱草原,也热心皇家狩猎活动,追随在皇帝身边,一身戎装,常在木兰围场上显身手。没有亲生儿女的容妃,十分喜爱与自己意趣相投的十公主,将她视作亲生女儿般疼爱。乾隆五十四年春,容妃有感大限将至,对自己不能亲眼看着十公主出嫁感到十分遗憾。去世前,她将多年收藏的珍宝财物送给家人及后宫的姐妹,而得到最多遗赠的,就是她视如己出的十公主,宝物多达二百四十多件。

·兄长关爱

  兄长嘉庆帝从小就特别疼爱这个小妹妹,但也从小就痛恨和珅。据说当年,他得知父亲将小妹许配和家时,曾愤恨得饮食不入。从和珅被抄后独留半边和府及留资赡养予十公主,又如她所愿,饶恕丰绅殷德,并给和珅留全尸便可知一二。
  此外,嘉庆帝更于嘉庆十五年命内务府为和孝公主修建园寝,又知她入不敷支,再于嘉庆十九年特赏白银六千两,并准许她放债收息,以补开支。

·侄子关照

  另一方面,道光帝对这位皇姑亦十分照顾,曾于道光元年亲下谕旨将和珅被抄的“恒升当”当铺还给公主。
  公主死后,道光帝对姑姑一生的遭遇备感哀伤,曾亲临她的墓前祭奠。

个性装束

  固伦和孝公主最受娇惯,宠爱,而固伦和孝公主“性刚毅,能弯刀弓,少尝男装随上狡猎,射鹿丽黾,上大喜,赏赐优厚。”公主极富英武之气,这在以后的生活中表现得更加充分,即使后来嫁入和府后,公主依然不爱红装爱武装,还经常与丈夫丰绅殷德一同出去打猎,而且随侍侍从皆以劲装打扮。

婚姻

·额驸

  丰绅殷德与公主同年所生,生于乾隆四十年(1775年)正月十九日,比固伦和孝公主小半年月,丰绅殷德也与其父一样英俊美貌,乾隆也非常喜爱丰绅殷德,而且,丰绅殷德的名字就是乾隆帝所赐的。丰绅在满语中是福裕的意思,乾隆希望丰绅殷德能福裕长驻,好为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带来好运。
  婚后的丰绅殷德,官位不断升迁,担任都统兼护军统领、内务府大臣。

·嫁妆

  1789年,年仅15岁的固伦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举行了婚礼,乾隆不仅赏赐大量土地和庄丁给公主,而且还赏赐了大量嫁妆给公主,这是嫁妆的清单:
  红宝石朝帽顶一个,嵌二等东珠十颗。
  金凤五只,嵌五等东珠二十五颗,内无光七颗,碎小正珠一百二十颗,内乌拉正珠二颗,共重十六两五钱。
  金翟鸟一只,嵌硌子一块,碎小正珠十九颗,随金镶青桃花重挂一件,嵌色暗惊纹小正珠八颗,穿色暗惊纹小正珠一百八十人颗,珊瑚坠角三个,连翟鸟共重五两三钱。
  帽前金佛一尊,嵌二等东珠二颗。
  帽后金花二枝,嵌五等东珠二颗。
  金镶珊瑚头箍一围,嵌二等东珠七颗,重四两七钱。
  金镶青金方胜垂挂一件,嵌色暗惊纹小正珠二十四颗,守碎小正珠二百四十九颗,珊瑚坠角三个,重四两五钱五分。
  金镶珊瑚顶圈一围,嵌二等东珠二颗,重五两四钱。
  鹅黄辫二条,松万背云二个,珊瑚坠角四个,加间三等正珠四颗,四等正珠四颗。
  双正珠坠一幅,计大正珠六颗,二等正珠六颗,加间碎小正珠六颗,金钩重一两七钱五分。
  金手镯四对,重三十五两。
  金荷连螃蟹簪一对,嵌无光东珠六颗,小正珠二颗,湖珠二十颗,米珠四颗,红宝石九块,蓝宝石两块,锞子一块,重二两一钱。
  金莲花盆景簪一对,嵌暴皮三等正珠一颗,湖珠一颗,无光东珠六颗,红宝石十二块,锞子一块,无挺,重一两五钱。
  金松灵祝寿簪一对,嵌无光东珠二颗、碎小正珠二颗,米珠十颗,锞子二块,红宝石四块,蓝宝石二块,碧牙么二块,重二两。
  碎小正珠小朝珠一盘,计珠一百八颗,珊瑚佛光塔、记念,银镶珠背云,嵌小正珠一颗、米珠四颗,小正珠大坠角,碎小正珠小坠角,加间米珠四颗,金圈八个,连绦结共重一两八钱五分。
  碎小正珠小朝珠一盘,计珠一百八颗、珊瑚佛头塔、记念,银镶珠背云,嵌色暗五等正珠一颗,小正珠大坠角,碎小正珠小坠角,加间米珠四颗,银圈八个,连绦结共重一两四钱五分。
  珊瑚朝珠一盘,青金佛头塔,金镶绿碧牙么背云,碧牙么大坠角,松石记念,碧牙么黄蓝宝石小坠角,加间色暗暴皮五等正珠四颗。
  珊瑚朝珠一盘,催生石佛头塔、铜镶宝石背云,嵌锞子一块,绿晶一块,松石记念,红宝石大坠角,红宝石小坠角二个,蓝宝石小坠角一个,加间无光东珠一颗,小正珠三颗,饭块小正珠十四颗,珊瑚蝠二个。
  青石朝珠一盘,珊瑚佛头塔、记念,铜镶嵌背云,红宝石四块,碧牙么一块,蓝宝石二块,碧牙么大坠角,红宝石小坠角,加间假珠四颗。
  催生石朝珠一盘,珊瑚佛头塔,记念,松石背云,黄宝石大坠角,碧牙小坠角,加间饭块小正珠一颗,碎小正珠三颗。
  松石朝珠一盘,碧牙么佛头塔,蓝宝石背云,红宝石大坠角,珊瑚记念,红蓝宝石碧牙么小坠角,加间碎小珠四颗。
  松石朝珠一盘。碧牙么佛头塔,背云,黄碧牙么大坠角,珊瑚记念,红宝石碧牙么小坠角,加间变色小正珠一颗,饭块小正珠三颗。
  蜜腊朝珠一盘,碧牙么佛头塔,背云,记念,坠角,加间碎小正珠四颗。
  蜜腊朝珠一盘,碧牙么佛头塔,背云,记念,小坠角,红宝石大坠角,加间碎小正珠三颗,假珠一颗。
  酱色缎貂皮袍二件、青缎天马皮袍一件。
  酱色缎灰鼠皮袍一件、酱色羊皮袍一件。
  酱色细羊皮袍一件、酱色缎上身羊皮,下接银鼠皮袍一件、青缎貂皮褂二件、石青缎貂皮褂一件,石青缎绣八团金龙貂慊皮褂一件、石青缎绣八团白狐慊皮褂一件、青石缎四团夔龙银鼠皮褂一件、青缎灰鼠皮褂二件。以上俱换面改作。
  绣五彩缎金龙袍料五匹、绣五彩缎蟒袍料二十三匹、绣五彩纱蟒袍料二匹、织五彩缎八团金龙褂十八匹、绣五彩纱龙袍料三匹、片金二十匹、蟒缎二十匹、大卷闪缎三匹、小卷闪缎三十二匹、洋绒三十卷、妆缎三十匹、上用金寿字缎二匹,大卷八丝缎一百六十四匹、上用缎六匹、大卷宫蚰二十五匹、大卷纱二十二匹、大卷五丝缎一百六十匹。小卷五丝缎七十五匹、潞蚰八十匹、宫纱二十匹、绫一百匹、纺蚰一百匹,共九百四十匹。
  金镶玉草筋二双、商银痰盒二件,每件重两八钱、银粉妆盒一对,重三十八两一件,三十七两一件,银执壶一对,每件重二十一两、银茶壶一对,每件重三十两五钱、银盆二件,重九两七钱一件,重十两三钱、银盒一对,重七两五钱一件,重七两四钱一件、商银小碟一对,重二两五钱一件、一两七钱一件、镀金盒一对,重三两一钱一件、三两二钱一件、银杯盘十分,共重三十二两五钱、银壶四把,重十三两二件、银匙上把,每件重六钱、玉杯八件。
  象牙木梳十匣、黄杨木梳二十匣、篦子十二匣、大抿二十匣、剔刷一匣、刷牙刮舌十二匣。
  摆紫檀格子(即多宝格)用:青汉玉笔筒一件,紫檀座、青玉杠头筒一件,紫檀座、青玉执壶一件,紫檀座、汉玉仙山一件,乌木商丝座、汉玉鹅一件,紫檀座,擅紫漆案用、汉玉璧磬一件,紫檀架随玉半璧一件、汉玉半壁一件,紫檀座、汉玉磬一样,紫檀商丝架随玉龙一件、汉玉璧一件,紫檀座、青玉瓶一件,紫檀座、摆黑漆笔砚桌用、汉玉笔架一件,紫檀座、汉玉水盛一件,紫檀座、紫檀画玻璃五屏峰(风)简妆二座(每座随玻璃镜一面)。红雕漆长屉匣十对,雕紫檀长方匣六对、红填漆菊花式捧盒二对。

·赏赐

  此外,乾隆帝又下谕道:“凡下嫁外藩固伦公主,例支俸银一千两。如系在京住者,即照下嫁八旗之例支给。从前和敬固伦公主,虽系在京公主,而俸银、缎匹仍照外藩之例支领,年久便越减,是以降旨仍许照旧关支。今和孝固伦公主,系朕幼女,目在朕前承欢侍养,孝谨有加,将来下降后,所有应支俸禄,亦著一体赏给一千两,以昭平见,而示嘉奖。”
  婚后夫妇三朝回门,乾隆皇帝再赏赐现金白银三十万两,可谓受宠至极。

后半生

  据昭梿《啸亭续录》记载十公主对家翁和珅的所作所为早有所闻,并常与丈夫道:“汝翁受皇父厚恩,毫无报效,惟贿日彰,吾代汝忧。他日恐身家不保,吾必遭汝累。”可见公主高瞻远瞩。还有一年的某个冬日上午,童心未泯的丰绅殷德与家仆在大雪中“偶弄瓦插,作拨雪戏。”和孝公主看到后非常生气,斥责他说:“汝年已愈冠,尚作痴童戏耶?”丰绅殷德见状,立刻跪下连忙道歉,最后公主扶起他并温柔地对他说:“汝勿作童戏,与吾共读诗书。”可见公主多年来虽受尽乾隆帝溺爱,但并无恃宠生骄,无论对内对外都非常能干,大方明理,故兄长嘉庆帝也对她关爱备致。从和珅被抄后独留半边和府及留资赡养予十公主,又如她所愿,饶恕丰绅殷德,并给和珅留全尸便可知一二。此外,嘉庆帝更于嘉庆十五年命内务府为和孝公主修建园寝,又知她入不敷支,再于嘉庆十九年特赏白银六千两,并准许她放债收息,以补开支。
  和孝公主与丰绅殷德婚后恩爱非常并生有一子(约出生于乾隆五十八至六十年间),惜孩子于嘉庆二年夭亡,此后再没有生育。为防和家绝后,公主曾多次劝说丈夫立妾,最初丰绅殷德意为公主欲试探自己,后来发觉公主情深意切,才立妾以释忧虑。可惜,丰绅殷德终其一生只生有两位女儿,在他逝世时分别只有十一岁和五岁:“一尚垂鬓一尚嬉”。
  为了让自己的皇妹老有所依,嘉庆帝在丰绅殷德病故后,赏给和孝公主丧银五千两,并安排和孝公主抚宗室子福恩为嗣,袭和珅祖上所留下的轻车都尉世职。另一方面,道光帝对这位皇姑亦十分照顾,曾于道光元年亲下谕旨将和珅被抄的“恒升当”当铺还给公主。和孝公主先在和珅倒台后,替体弱多病的丈夫打理家事十多年:“内外严肃,赖以小康。”
  公主逝于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九月初十日,终年49岁。

公主陵墓

  公主于丰绅殷德病故后十余年,带着对慈父及丈夫的依恋于道光三年九月初十辞世,终年四十八岁,道光帝亲临灵前拜祭。
  在北京市海淀区东北边界处的永丰乡,有一座不足300人居住的小村庄,传说固伦和孝公主被埋葬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