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静固伦公主

  庄静固伦公主(1784年-1811年),清朝嘉庆帝颙琰第四女,母为孝淑睿皇后喜塔腊氏,时为嘉亲王嫡福晋。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九月初七生。嘉庆七年(1802年)封为庄静固伦公主,同年十一月嫁给蒙古族博尔济吉特氏玛尼巴达喇。嘉庆十六年(1811年)五月初七逝世,年二十八,与姐庄敬和硕公主同葬于昌陵附近王佐村(今北京公主坟)园寝。

皇室地位

  庄静固伦公主享受的两大特殊待遇,就是任何王爷也望尘莫及的。其一是赏赐公主规模宏大的仪仗队,谓之固伦公主仪卫,设有轿、车、仗、金瓜、骨朵、伞、扇等仪仗物品。并设有前导十名,随行侍女五人。凡宫廷祭祀或重大庆典时,庄静固伦公主必着礼服出行。据八旗故老相传,公主每次进宫,其仪仗所过之处皆有百姓围观,借以大饱眼福,为枯燥的生活平添些许快乐。最令人瞩目者便是随行的侍女,个个都是豆蔻年华,玲珑可爱,加之衣裳楚楚,眉目动人,故而引来了无数人的围观与评论。
  而第二条特权,更是改变了整个北京城的城建格局。特恩准她引玉河水入所住府邸。这种殊荣,就算王爷也只有艳羡的份儿——在古代,水代表运势,皇家的玉河是任何人不可私动的,私挖皇家水源,就有泄漏皇家仙气的大罪。因此曾有一首《清宫词》曰:“德胜桥外蒋家坊,庄静当年有赐庄。一样恩波连太液,汉阳公主汝阳王。”由此可见当年盛极一时的规模了。

额驸

  玛尼巴达喇,嘉庆四年(1799)袭封土默特贝子。历任前锋统领,蒙古都统。道光五年(1825)授御前大臣。道光八年(1828)加郡王衔。道光十一年(1831)封贝勒。道光十二年(1832)十一月初九日卒。

公主府

  诚亲王新府,位于北京西城区新街口东街路北,是世袭递降亲王府。
玉河水润公主府
玉河水润公主府
  该府是诚亲王允祉遭夺爵、禁锢而死及原府(位于平安里西大街路北的诚亲王府)赐与慎郡王后,继袭诚亲王爵的允祉第七子弘暻贝子另建的新诚亲王府。
  诚亲王新府据《乾隆京城全图》的范围为:东起水车胡同,西至光泽胡同,南邻新街口东街,北抵积水潭南沿。中轴线上主要建筑有:面阔5间的正门,面阔7间的大殿,面阔各5间的东、西配楼,面阔3间的后殿,面阔5间的后寝。西路为府之主体,东路则是花园。
  此府规制为王府,与贝子弘暻的身份不符,当系沿续府之旧制的缘故。
  至嘉庆朝,此府又赐给仁宗第四女庄静固伦公主,称四公主府。公主下嫁的土默特世袭贝子玛尼巴达喇,曾任御前大臣,加郡王衔,道光十一年(1831年)晋贝勒。其子德勒克色楞、特那木色登均袭贝子。光绪六年(1880年),其后裔棍布札布袭贝子至清亡,时称该府为棍贝子府。
  府中花园里引积水潭水进府成湖(湖中有土石相间的小岛),为别府所罕见。按清制,引玉河水入府要经赐准许。按当时建诚亲王新府的弘暻情况来看,其为失势亲王之后,当不会得此特许。当系将此府又赐给庄静公主之后所为。有首《清宫词》写道:“德胜桥外蒋家坊,庄静当年有赐庄。一样恩波连太液,汉阳公主汝阳王”。
  新中国成立后,此府改建为积水潭医院,原建筑大部分拆除,仅存2幢硬山过垄脊的重楼、3间歇山筒瓦卷棚顶花厅和湖池假山。

公主坟

  公主坟,是北京知名度最高,而且传说也最多的公主坟。位于北京复兴门外翠微路,所葬的是清嘉庆皇帝的两位下嫁蒙古王爷的公主。庄静固伦公主坟位于公主坟西侧。
  公主坟原由围墙环绕,两座墓室都坐北朝南,高4米,面积16平方米。两墓各有享殿、仪门等地面建筑,神道两侧立有华表和石像,四周及里面广植古松、古柏和国槐、银杏等树木。但因所封品级不同,两座公主坟的建筑规制也不尽相同,庄敬和硕公主的按郡王规格,庄静固伦公主的按亲王规格修建。两公主均死于1811年,庄敬公主活了29岁,庄静公主才活27岁。因庄静固伦公主为皇后所生,所以其享殿覆盖黄琉璃瓦;而庄敬和硕公主非皇后所生,所以享殿覆盖绿琉璃瓦。每年清明节,皇城里都派人来此清扫墓地和祭奠。
  1965年北京修建第一条地铁时,两座公主墓正好在规划线上,地面建筑需全部拆去,墓穴被打开。当时,棺木完好。二墓虽曾被盗,但还是出土了一些陪葬品,如兵器、蒙古刀、怀表等。未见墓志。
  随后在此设置了“公主坟站”。以后随着西长安街的延长,这里成为宽敞的大路。1981年修建西三环路时,这里被改建成环岛,称“公主坟环岛”。
  1992年,海淀区人民政府将这座公主坟定为海淀区文物保护单位。这也是迄今为止,北京地区唯一单独列入文物保护单位的公主坟。
  1993年改造三环路时,此地建起一座大型立交桥,最初有人提议叫“公主坟桥”,后因位于此桥西北角的新兴集团为建桥出资捐助,为表彰其功绩,故命名为“新兴桥”。但更多的北京人还是习惯称这里为“公主坟儿”,经过此地的公交车均在此设“公主坟”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