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荣寿公主

真实的固伦荣寿公主肖像
固伦荣寿公主真实肖像
  固伦荣寿公主(1854年-1924年),道光六子恭亲王奕䜣之女。丈夫固伦额驸景寿之子志端(早逝),无嗣。咸丰十一年,咸丰帝病逝,懿贵妃(慈禧太后)和恭亲王发动“辛酉政变”。当慈禧独揽政权时,为表达谢意,封奕䜣为议政王军机大臣等职位,也将他的七岁的女儿接进宫中扶养,晋封为固伦荣寿公主。后恭亲王于同治四年遭革除职位,固伦荣寿公主也遭降级,直到光绪七年十月才恢复。

人物生平

  荣寿固伦公主(1854-1911),道光六子恭亲王长女。
坐前排中间的是荣寿固伦公主
坐前排中间的是荣寿固伦公主
  咸丰四年(1854年)二月初二日(2月28日)巳时,嫡福晋瓜尔佳氏所出。
  咸丰十一年十二月初九日(1862年1月8日),两宫皇太后宣布将恭王长女抚养于宫中,晋为固伦公主
  同治三年正月初二日(2月9日),两宫皇太后正式册封恭王长女为固伦公主。
  同治四年九月(10—11月),固请撤去长女“固伦”名号,两宫皇太后准奏,改封为荣寿公主。同年九月初六日(10月14日),长女荣寿公主由慈禧太后指婚于固伦额驸景寿之子志端。
  同治九年九月初七,正式下嫁志端。次年十月志端死。
  1881年,皇太后懿旨:封其为固伦公主。
  1894年正月,皇太后懿旨:赏食固伦公主双俸(约800两白银)。
  同治十年(1871)十月十二日去世。无嗣。光绪十五年(1889)诏以从子(麟光)为嗣。
  公主死后葬于雷桥村,1937年被冀东保安队盗发。1961年,地方上以修水库为名,将公主坟彻底拆毁。

婚姻生活

  荣寿公主13岁时,经慈禧太后指婚,下嫁给世袭一等公景寿的儿子志端。景寿早年曾娶道光帝的第六女寿恩固伦公主。父子两人均娶固伦公主,是最显赫的皇亲国戚。但志端没有多大福份,婚后半年病死。丈夫死后,荣寿公主作为太后养女又回到宫中陪伴太后。公主生前,西方照相技术已传入宫廷。从保存至今的相片看,中年的公主相貌平平,长脸盘,大鼻子,眉宇间充溢着威严与高贵。

人物个性

  荣寿公主出身亲贵,自幼目空一切。以后受到太后垂顾,更加颐指气使。她出门时,行人必须回避,车马必须停住给她让路。光绪初年,副都御史锡珍在路上遇到公主仪仗,躲避不及,车马冲犯了公主仪仗。公主大怒,将其连人带马押送协尉衙门。锡珍被迫跪在公主轿前叩头求饶,才被开释。不过,随着年龄增长,荣寿公主的霸气逐渐消退,无论是在太后面前还是在宫廷内外,她都广结善缘。据说,载湉(光绪帝)即位后,恭亲王一家对他很嫉妒。但荣寿公主却能顾全大局,与载湉相处得很好。又据说,后来慈禧太后要废掉载湉帝位,她在太后面前曾极力劝阻。

公主府

  荣寿固伦公主府最初在南兵马司街额驸景寿宅第附近,或即大佛寺北岔芸公府的前身。位于宽街南侧的诚亲王(康熙帝第二十四子允秘)府被选为慈安固伦公主府之后,除保留取灯胡同贝子弘眸宅外,北边的主要院落成为慈安固伦公主府址。诚亲王允秘曾孙贝子绵勋搬到西城宣武门内西绒线胡同居住。慈安固伦公主在同治十三年十二月薨逝后,荣寿固伦公主在光绪初年搬到宽街南侧居住。溥仪即皇帝位后,荣寿固伦公主是皇姑辈份,敬称长公主,公主府俗称大公主府或老公主府。
宽街的荣寿固伦公主府
宽街的荣寿固伦公主府
  公主府在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进京之后开始没落。公主府家破人亡,除了当时政治形势使然外,也有很多的人为因素加速了这个过程。公主府的财权也与其他王府一样,掌握在“管事的”手里,最终形成“管事的”是财主,主人反倒成了穷人。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大公主府太监王某出资在东安市场北门内创办了吉祥戏园,冲破了清代“严禁内城卖戏”的规定。公主的过继子麟光夫妇挥霍费用居高不下。入不敷出之后,麟光又借款典卖,连公主的凤冠霞帔都送进了当铺。1924年端、培二妃出宫后先住在大公主府,因接受不了到府中打牌的汽车的吵人喇叭声,搬到麒耧碑胡同居住。1924年11月(农历),平时不过问银钱的荣寿固伦公主发现银库空空如也,气愤不已,于11月14日辞世,享年七十一岁。公主逝去不数年,年仅三十三岁的麟光也病逝了,债主纷纷到公主府来讨账。在这巨大的压力面前,麟光之子增恺、增悌、增怿四散弃府而走。增恺因系西城蒋养房胡同棍王府之婿,便在棍王府的外院暂住。宽街南侧的大公主府最初被债权人吉祥戏院占有,后为宪兵三团使用。
  1933年9月3日,宪兵三团团长蒋效贤以大公主府房屋不敷办公为理由,迁址东四钱粮胡同,将大公主府改为后方医院。
  解放后,大公主府原址是北京市中医医院所在地。前数年,院方将院内建筑物拆平,盖起新的门诊楼、科研楼等。大公主府的砖瓦石片和木料被运至密云县。密云县重建大公主府后,还邀请荣寿固伦公主后裔前往参观指导。
 

人物相关

·自小被封最高等级公主

  固伦荣寿公主是载入《清史稿》的最后一位公主,她自小就跟随慈禧太后生活长达半个世纪,直到为慈禧送终。作为慈禧的养女和心腹,晚清宫廷中的内幕,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许多人和事都是从她眼下手下过的。
  荣寿公主本是恭亲王的长女,七岁时被慈禧收为养女,在宫中长大,被人们称为大公主。恭亲王是慈禧的小叔子,在“辛酉政变”中出了关键性的大力,使慈禧开始了长达47年的统治。所以,荣寿公主得到慈禧的特别照顾。慈禧最反感美艳活泼名堂多多的女孩了,但荣寿从小眉目老相沉稳踏实,更是深得慈禧的疼爱。
  于是,荣寿公主七岁时,就被封为固伦公主——亲王的女儿封为公主中的最高级,这是特例中又加特例。按照清朝的制度“皇女自中宫出,封固伦公主;由嫔妃出者,封和硕公主……固伦公主品级视亲王,和硕公主品级视郡王”。由此可见,荣寿的获封对奕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殊荣。
  到她12岁时,慈禧就做主为这个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小姑娘选夫婿。
  据清宫老太监回忆,这一天,荣寿公主打扮起来,穿上格格的鲜艳礼服,像个大人一样走着不急不缓的宫廷步伐,王妃命妃等贵妇做前引,先去后宫朝见慈禧太后。然后就走进一间昏暗的内屋,放下门上的竹帘,静静地等着见她未来的丈夫。
  依次走进三个少年,并排站好,先向公主请安,然后就屏气低头垂手站着。过了一会儿,太监示意三个少年可以退下了,公主已挑选完毕。
  应该说,有了这个程序,被选中的男孩子,当然是她相对喜欢的。不过,荣寿公主的婚姻自主权极其有限。反正是个程序,太后准备的候选人,怎么都好。公主不是对少男有很多幻想和喜欢挑拣的人。
  这个被选中的少年叫富察志端,样子温和斯文很好学,一等荫生,是满清王公富察景寿的儿子,景寿娶的也是公主,是道光皇帝的女儿固伦寿恩公主。皇亲国戚亲上加亲,荣寿公主的婚事没有任何异议和阻碍。
  定亲之后,就在地安门外的宽街建公主府。在公主府不远处,驸马第也同时修建中。公主府在众人的瞩目中逐渐成型,相当气派。

·17岁守寡长相显老

  公主出嫁五年左右,额附志端就因病去世。她17岁时,做了寡妇,没有生育。按照清朝对公主“管制”,公主的子嗣肯定很少甚至没有。
  清制是这样的:公主出嫁当日,就没有所谓的花烛之夜。大约行完大礼,就各回各的府邸。以后驸马每天早上晚上都要去公主府请安,请安完毕就回自己的府邸——除非公主宣召他,他才可以留宿,之前还有诸多的规矩。
  没有人一生下来就是中年妇女。荣寿公主守寡的时候才17岁,还是“少女”,漫长而寂寞的日子,她会像石头人一样毫无感觉吗?清宫老太监说:经常看到荣寿公主独自在院子里骑马玩。
  慈禧看她年轻守寡,着实寂寞可怜,便把她接到宫中。慈禧自己也是年轻守寡,亲王的女儿中,若有守寡而无子的,慈禧都叫她们进宫里来,大家热闹些。慈禧的身边,围绕着一堆寡妇。包括后来的隆裕皇后和瑾妃,光绪皇帝嫌她们丑而无趣,根本不理她们,也跟寡妇没什么两样。在这些寡妇中,荣寿公主是最合格最本分的寡妇。她本来面容老相,孀居后,更不穿任何花哨衣服,不做任何妆饰打扮,“虽二十许人,望之若妪媪也”。
  荣寿公主长得不美。老太监说,从后面看,经常跟光绪帝的隆裕皇后混淆。隆裕皇后面色枯黄,牙齿微龅,瘦高而干枯,因为高得不好意思,经常抱歉地扭歪着身子。荣寿公主大约正面比她好看一点,行坐端正,看上去更具威严。

·当面批评慈禧打扮妖冶

  其实,荣寿公主不是枯燥无能的人物。她沉静低调,对慈禧一片忠心。皇宫是她从小生活的最最熟悉的地方。在复杂的后宫中,她眼观六路,处事公允,喜怒不形于色。除了讨厌李莲英,她跟宫里的任何人都处得很好。她是亲王的女儿,慈禧的养女,熟知贵族和皇宫礼仪,王公大臣的夫人拜见慈禧太后,莫不先经过她的安排;就是外国使节的太太进宫,也需要她接待作陪。
  而且,荣寿公主并不是没有情趣的人。没事的时候,她就自学花鸟画,画得很像那么回事,跟瑜贵妃的山水画,并称“宫闱二妙”。
  在后宫,她生活得游刃有余。
  慈禧万分信任她,也离不开她。也只有她,敢当面劝告慈禧太后。荣寿公主很少进言,但只要进言,慈禧多半肯听从。
  王公大臣知道她的分量,对她都很敬畏。
  说起来,连慈禧太后也怕大公主三分。慈禧喜欢穿艳丽奢华的衣服,大公主看了就不高兴,说话很直率很不中听:“这么靡费做什么?你不过是清朝的老寡妇而已,还有心情打扮得妖妖冶冶的,给人家落话柄……”一通唠叨,慈禧太后怕了她,每次大公主来见,慈禧就挑一件相对朴实的衣服穿,妆也不敢化得太过分,珠宝首饰也不敢多戴。宫人都说大公主简直像慈禧的妈。
  有一次,太后偷偷做了一件极其华丽的袍子,是江南的工匠用织锦精工做成,花费不少银两。慈禧太后嘱咐左右人说:“这事儿不要让大公主知道。”谁知大公主还是知道了,见到慈禧就不开心地唠叨:“我对您老人家不好么?我天天都想着母亲喜欢什么,喜欢穿什么,喜欢用什么,喜欢吃什么,然后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去办来。母亲可倒好,偷偷地做一件衣服来穿,叫别人知道,当我们娘俩是什么人呢?……”说得慈禧太后赶紧转移话题,跟左右人乱说了一气。等大公主一走,慈禧就埋怨左右人:“一定是有人去告诉大公主了,不然我怎么会受她一通劝告!都怪你们,多嘴多舌的!”

·年轻时骄横跋扈仗势欺人

  年轻的固伦荣寿公主并不是这样稳当的,她骄横跋扈,仗势欺人,所有人都怕她。道光、咸丰年间大学士柏俊之孙崇彝所著《道咸以来朝野杂记》中,对固伦荣寿公主的作风有详细的记载。说公主出行大排仪仗,所有人都回避,马车停下来让路,骑马的都跑到街巷里躲避。有一次她的车队和锡尚书的车队相遇,尚书的顶马没有控制住,冒犯了公主的车队,公主将其车夫等关押,使其无法前行。后来经过协调,锡尚书在公主轿前叩头请罪,才被放行。
  固伦荣寿公主作疯狂肆,朝野侧目,达官显贵对这位“粉侯”尚且有所畏惧,世人更是退避三舍。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公主的脾气好了很多,越来越“广结善缘”。

·努力调和光绪与慈禧的矛盾

  有件事,荣寿做得很顾全大局,那就是她与载湉,就是光绪帝,相处得很好。据说,载湉即位后,恭亲王一家对他很嫉妒。但荣寿公主却能顾全大局,与载湉相处得很好。
  在慈禧晚年,大公主更是没少调和慈禧和光绪帝的矛盾。
  虽然慈禧立载湉为皇帝,但非常不喜欢他。这个文弱害羞而胸有大志的年轻人支持变法,更令慈禧大怒,几欲将他置于死地。大公主常常对人说:“皇帝很可怜,五岁入宫,再也见不着亲娘,咱们应当辅助他才对。”
  光绪帝知道荣寿公主是慈禧的心腹,不敢过于接近。但荣寿公主对他的怜悯和私下照顾,他不会感受不到。
  光绪帝变法失败,处境十分危险。据说按慈禧的意思,不如传旨,在乾清门前宣布祖训废掉光绪乱棒打死,珍妃听说后因替光绪求情也即将被慈禧赐死。此时,大公主正在去热河省亲的路上,慈禧正好趁大公主不在宫中的时候处置光绪帝。有人探得这个消息,报告了大公主。大公主从来没有这样急过,她本是最稳得住的人,此时一听说,便连夜赶往西苑,跪着请求太后息怒。这样,光绪帝才得以暂保帝位和性命,在瀛台被软禁起来,珍妃也没有被赐死。事后,慈禧太后觉得大公主来得这样快,定是有人告密,还追查了一气。
  其实受大公主暗中照顾最多的,是光绪帝宠爱的珍妃。珍妃长得明艳妩媚,很出众。因很多的原因,珍妃跟慈禧太后有很深的矛盾。除了光绪帝,没有人敢对珍妃好。只有大公主暗中关照她。珍妃也经常向大公主哭诉,说万一有什么大变故,请大公主一定要相救。到了八国联军攻入京城时,慈禧携光绪西逃,临走时,命太监将珍妃推入故宫的井中。此时,大公主早已出宫避难。慈禧也算趁着大公主不在的时候,将珍妃弄死。大公主后来回宫,得知珍妃已死,非常难过,经常对人说:“我对不起珍儿。”

·一手安排皇室大丧

  光绪帝驾崩,慈禧太后也驾崩。前后只差一天。大公主哭着去吊唁,看见的景象让她又悲又气,她平生都没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
  皇帝和太后的尸体一左一右,停在床板上,还未装殓。床板前各有两只蜡烛,也只有两只蜡烛,像鬼火一样闪着,满眼鬼气森森,一进去,就像进了鬼屋一样令人胆寒。屋子里竟然没有一个人,那些王宫大臣们都在忙着立嗣的事,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太监们一片慌乱一通瞎忙,但不知丧葬礼仪又没有主心骨,不知道该听谁的,该忙些什么。
  大公主找来太监管事的,训斥他们道:“你们这些人简直没有体统!皇帝太后死了,连一个人手都找不到!今天的事情,如果我不出面,还有谁能出面呢?!”
  她立刻驱车去找溥仪的父亲,一进门就勃然大怒,高声叱责他:“今天你大喜了!你儿子做皇帝了!你做摄政王了!两宫太后对你不好么?现在帝后死了,大丧在即,你倒很悠闲淡漠,在家也坐得住!”
  摄政王很是害怕,赶紧召集王公大臣,商议成立“治丧委员会”。人手稍稍齐了一些,大公主就开始布置任务,调动人员,安排各种礼仪。一直到下葬,宫内都是井然有序的。皇后怯懦不谙事体,摄政王散淡撒手不管,皇帝只有三岁,什么也指望不上。大臣太监各怀心思,要不是大公主出面,利索地安排一切,简直连丧礼都乱七八糟不成样子。
  对于慈禧的这位养女,就连国外的公使夫人,也说她是满清妇女中第一流的人物。有德行有威仪有修养,善言词善应酬善书画,外表又那么沉静不事张扬。可惜的是没有念过什么书,如果能像德龄公主那样到国外游历一下,看一看天下大势,还不知是什么样拔萃的人物呢!
  其实,大公主是懂一些外语的,眼界并不那么狭窄,她已经在尽力了解世界。德龄公主自小跟随父亲在国外生活,回国后慈禧太后留她在清宫住了两年。德龄不知清宫繁琐而要命的礼仪,又摸不透慈禧的脾气,大公主少不了教她,教她怎样行走坐卧,怎样跟慈禧说话。德龄和大公主的关系也很亲近,不仅做慈禧的外文翻译,也做起大公主的外文老师。大公主当时年龄不小了,还努力地学习外语,她的外语当然不如德龄,不过用来跟国外的公使夫人做日常礼仪式的交际,还是绰绰有余的。

·满清倒台出资帮助亲族

  民国建立之后,大公主深居简出,但并未在社交场合消失。尤其是在大清遗老的心中,她还是大公主,地位没有丝毫改变。
  辽金皇族后裔完颜佐贤曾经亲见大公主,并十分详尽地记录在《康乾遗俗轶事饰物考》中:
  民国初年,蒙古科尔沁亲王贡桑诺尔布元配王福晋爱新觉罗氏,系清肃清王善耆之妹,做四十正寿,在什刹海会贤堂饭店设宴,唱戏,招待亲友。演唱者有梅兰芳、杨小楼、余叔岩、姜妙香、萧长华、金秀山、裘桂仙、程继先等。排场之大,布置之周,为当时稀见堂会。满蒙汉王公、贝勒、贝子大臣云集,民国达官显宦毕至。席面是燕翅席带烧烤,可称盛馔。各宅宝眷扶老携幼同往拜寿,济济一堂,诚属盛况。
  下午三点,王府长吏向贡王爷禀告:“大公主前引已离此不远。”贡王爷急急整衣整冠,前往会贤堂大门躬亲迎迓。贡王福晋在二道门内院中侍立。满蒙汉王公贵族排班侍立于戏台院中。将近一刻,门前已撒帏幕,大公主由两孙搀扶下了双套朱轮马车,登阶及门。贡王爷趋前恭请跪安禀称:“岂敢劳公主大驾。 ”大公主微声答道:“大喜日子,应当应当。”走到二门下阶,贡王福晋趋前双手递上尊声公主。大公主双手一搀,贡王福晋恭请双份蹲安,低声谢赏暨光临。帮同搀扶行至院中,由礼亲王成坤领班恭请跪安。依次各爵及大臣官宦随同跪安,请安。满院肃穆,气氛静谧。
  及至登堂,寿堂正中摆圈椅一把,独坐。上铺杏黄寸蟒铺垫,左右各设一几。一几上放着盖碗茶(带茶船),一几上放着银装槟榔、豆蔻、宿砂小盒。大公主落座,长史嬷嬷将正紫大铺垫放在大公主面前。贡王福晋当即行跪拜六素礼。公主欠欠身,微声说道:“叩礼,祝格格福寿康宁。”福晋倚立献茶,传知长史开戏。锣鼓喧天,演唱起来。
  约有一小时左右,贡王福晋命长史传膳。当时四佣人抬上金漆桌面一具,上面摆着全席:燕窝、鱼翅、银耳、海参等等。椅旁设有两墩,上面各列烧豚、烧鸭一具。开始请大公主用膳。大公主独坐方桌,两孙侍立。贡王福晋及特请清室近支王福晋、夫人四位协助侍候、敬酒、布菜。大公主仅稍饮一口寿酒,贡王福晋奉陪。大公主微尝主菜,用调羹饮了口鸭汤。红封已上,当即搀扶净手,仍坐原位。稍食槟榔、豆蔻。
  约五时左右,大公主欠身,贡王福晋体意示将回府。即命长史传外厢,声称大公主起驾回府。风起云涌,全堂全院,当即肃立恭送。两孙及贡王福晋搀扶大公主缓步慢行,向宾客、主人行注目表示谢意。众宾客,主人皆垂手侍立,肃静异常。戏台上像关了电门一样,原样不动,敬候大公主走后再演。这一隆重经过,缓缓闭幕。
  当时已入民国,固伦荣寿公主行止,尚且如此尊严,余威可想而知。
  ——这是记录蒙古亲王的妻子爱新觉罗氏40岁的生日宴。因为大公主的到来,人们的注意力全都变了,大公主成了主角。看她吃饭的排场和习惯,倒是很有慈禧太后的遗风。虽然已是民国,但她一举一动,都熟稔而严格保持着宫廷风度——说是腐朽可笑的风度也可以,但对于她,是深入到骨髓里的风度,与生俱来,终身保持,并不能说是刻意摆谱。
  据说满清倒台后,不少生活无着的人去投奔大公主。她仁厚和蔼,拿出一些本钱开银庄做生意,收留和帮扶了不少人。
  荣寿公主1924年去世,终年7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