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岛

简介  

珍宝岛全景
珍宝岛全景
  珍宝岛过去曾叫“张盖岛”和渔翁岛。
  珍宝岛位于黑龙江省虎林县境内,在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面积9.74平方公里,因为它两头尖,中间宽,形似中国古代的元宝,故名珍宝岛。该岛西端曾与中国大陆相连,由于江水的长期冲刷,于1915年形成小岛,至今枯水期仍与中国江岸相连,人们可徒步上岛。岛东与原苏联隔江相望,相距100余米,每年冬季,江面冰厚达两米以上,可以通行各种车辆。岛西是宽不过百米的江汊,从未通航。珍宝岛四周林木环绕,岛中水泡与乌苏里江相连,是鱼类的天然繁殖场所和栖息地。当地中国居民祖祖辈辈在那里进行生产和捕鱼等活动。20世纪初,由于中国渔民张盖等几位老人相继上岛建房、捕鱼和种菜,因此珍宝岛曾先后被当地人称为“张盖岛”和“渔翁岛”。1928年,中国居民陈远起买下了张盖的房子,与其子陈锡由常住岛上。1937年,日本发动侵华战争后,日本关东军强迫岛上居民迁离该岛。1945年以前,珍宝岛归虎林县公司村管辖,后来归虎头区管辖。这个地区一直有中国边防部队巡逻。大量的事实证明,自古以来,珍宝岛就一直是中国不可争议的领土。  
  珍宝岛,这个面积仅0.74平方公里小岛,因上世纪60年代末那场对苏自卫反击战,而令世人瞩目。在大洋彼岸,一说到中国东北必将提到珍宝岛。1915年前,由于江水长期冲刷而成,此岛位于主航道中心左侧,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上世纪那场激烈的战斗中,英雄的守岛战士用鲜血和生命扞卫了国家的主权,谱写了一首壮丽的凯歌。这些水泥工事与猫耳洞,就是当年英雄们战斗的岗位。走下高地,漫步江边,宝岛历历在目。我们看到的宝岛牌楼有副对联:身居珍宝岛,心怀五大洲,使人想到战士们宽广的胸怀和共产主义风格。现在这里成了守岛战士的家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中苏边境冲突的焦点

  中苏之间有着7500公里的边防线,在历史上就存在着边界问题。但在中苏两党两国友好时期,中苏边境相对安宁。中苏关系恶化后,中苏边界便开始成了多事之秋。1960年8月,苏联在中国新疆博孜艾尔山口附近地区挑起了第一次边境事件,1962年4月,又在新疆伊犁、塔城地区策动6万余中国公民越境逃往苏联,并于5月策动了伊宁暴乱事件。中苏边境地区的平静和安宁从此不复存在。是年12月,赫鲁晓夫在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讲话,就中印的边界冲突攻击中国说:“苏联完全不认为印度想同中国打仗,中国单方面停火后撤当然很好,但是中国部队当时不从原来地前进岂不更好?”与此同时,赫鲁晓夫还针对中国与印度的边界冲突,指责中国为什么没有兴趣收回澳门香港,而与印度纠缠。为了回击苏联,1962年12月至1963年3月,《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先后发表了7篇社论或评论员文章,其中3月8日的社论《论美国共产党声明》,公开提出《瑷珲条约》、《北京条约》和《伊犁条约》是沙皇俄国政府强迫中国政府签订的不平等条约。此后,边界问题便正式提到中苏两国的外交谈判桌上。而苏方在此时却不断地破坏中苏边界现状,包括向中国境内推进巡逻线,在中国境内修筑工事,潜入中国境内安装窃听装置,干涉中国边境居民的正常通行和生产活动,殴打、绑架中国边民,阻止中国边防部队执行正常的巡逻任务,甚至不断进行武装挑衅,制造流血事件。从1964年10月至1969年3月,由苏方挑起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比1960年至1964年期间增加了一倍半。中苏边境的紧张局势进一步加剧了。
  1966年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在中苏边界东段界河乌苏里江上,苏联边防军一再挑起严重的边界纠纷,中国的珍宝岛和七里沁岛又成为边境冲突的焦点。珍宝岛的武装冲突,就是苏军蓄意制造的种种边境事件的必然结果。1964年,苏方就在其地图上把边界线画在黑龙江和乌苏里江的中国岸边,将珍宝岛划归苏联所有。这当然是无视和侵犯中国主权的行为,遭到我方的严正抗议。从此,双方在珍宝岛地区出现的磨擦,就日益增多和激烈。1966年至1968年初,中苏双方在这一地区的冲突由口头争辩发展到相互推搡和斗殴,直到苏军以棍棒殴打中国边防人员。仅1967年1月至1969年2月期间,苏联边防部队就入侵珍宝岛达16次之多。1968年1月,苏军又进一步动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上冲撞中国边民,撞死、轧死中国边民4人,制造了第一起严重的流血事件。1968年12月27日,苏联边防军出动装甲车、卡车、吉普车共7辆,载运75名武装军人超过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侵入珍宝岛,拦截和殴打正在执行巡逻任务的我边防部队,当场打伤8人。1969年1月4日,我边防部队的巡逻分队登岛巡逻,遭到30多名苏军的干涉和阻拦,他们连推带打,强迫我边防巡逻分队离岛。1月6日,苏联边防军又侵入珍宝岛,抓走两名捕鱼的中国公民。1月23日,75名苏联武装军人携带军犬,分乘4辆军车,在直升机的掩护下,突然袭击正在珍宝岛上执行任务的我边防巡逻分队。共打伤我20多人,其中重伤9人,有的口鼻流血,当场昏迷过去。2月6日至25日,苏联边防军又5次围攻、毒打我边防部队巡逻人员。对于苏方接连不断的挑衅,我边防部队一再克制,未予还手。苏联边防军将我边防部队的克制忍让态度和争取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诚意,视为软弱可欺,在珍宝岛地区的入侵挑衅活动一再升级,愈演愈烈。中苏边界事件不断扩大,最后终于造成了珍宝岛自卫还击作战的发生。中国军队通过珍宝岛自卫还击作战保卫了国家领土主权的完整,有力地抗击了勃列日涅夫政府的霸权主义。

珍宝岛事件

  六十年代中期后,苏联不断对中国实施军事压力和威胁,在中苏边界上挑起事端,从1964年10月至1969年2月,苏联军队在中苏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边境地区挑起各种边境事件达4180余起。1967年后,苏联边防军开始入侵中国领土珍宝岛,阻挠中国边防部队巡逻队上岛巡逻,多次制造流血事件,打死打伤中国边防部队巡逻官兵多人,抓捕中国渔民。对于苏军的挑衅行径,中国边防部队严格执行中国政府、中央军委的指示,采取了极大的克制忍让,但苏联政府对中国政府的严正抗议和警告置若罔闻,苏联边防军的挑衅行为毫无收敛。
  1969年3月2日8时,中国边防部队派出巡逻分队登岛执行巡逻任务。苏军发现后,立即出动70多人,分乘2辆装甲车、1辆军用卡车和1辆指挥车,从苏联境内分路向珍宝岛急进,接近珍宝岛后,列开战斗队形向中国边防巡逻分队进逼,并以一部兵力向中国边防巡逻分队的一个小组侧后穿插。入侵苏军不顾中国边防巡逻分队向其发出的警告,突然开枪射击,打死打伤中国边防巡逻人员6人。中国边防巡逻分队被迫进行自卫还击。中国边防巡逻第二小组听到枪声后,在班长周登国的指挥下,给侧后的入侵苏军以沉重打击。随后,中国边防巡逻分队发起反击,但遭到丛林中苏军的猛烈射击。中国边防战士于庆阳猛然跃起,向丛林苏军射击,吸引火力。苏军火力向他射击,击中他的头部,他倒下后不久,顽强地站起,端起冲锋枪继续向苏军冲击,直至英勇牺牲。副连长陈绍光指挥一个班迂回到丛林中苏军侧后,但一股苏军又从他的侧后冲来,两面机枪夹击他们。陈绍光一面指挥分队英勇还击,一面奋勇向苏军一个机枪火力点冲去。这时他身受重伤,仍然坚持移动到有利位置,打掉了这个火力点后,倒在了血泊中。经1个多小时激战,中国边防部队击退了入侵珍宝岛的苏联边防军。
  3月15日凌晨,苏军边防军60余人在6辆装甲车的掩护下,从珍宝岛北端侵入。中国边防部队某部营长冷鹏飞奉命带领一个加强排登岛,与入侵苏军形成对峙。8时许,苏军发起攻击,冷营长沉着指挥,坚守有利地形,指挥部分兵力分割苏军,经一个小时激战,打退了苏军的进攻。
  9时46分,苏联边防军在炮火掩护下,出动6辆坦克5辆装甲车向珍宝岛接近,从南北两侧发起攻击,并以密集火力封锁江叉,拦阻中国边防部队登岛支援。坚守在2号阵地上的无坐力炮班长杨林,占领有利地形阻击苏军,待苏军坦克驶近到只有10余米远时,他接连投出5枚手雷,打乱苏军队形,使其一辆坦克闯入雷区被炸坏。杨林带两个炮班机动射击,他连续击中3辆装甲车,但他也不幸被苏军坦克炮火击中壮烈牺牲。
  13时35分,苏军边防军纵深炮火猛烈袭击中国防御阵地,正面达10公里,纵深约7公里。炮击2小时后,苏军100余人在10辆坦克和14辆装甲车掩护下,发起第三次进攻。守岛的中国边防部队分割其步兵与装甲、坦克联系与苏军近战,减弱其火力。火箭筒手华玉杰越打越勇,在零下30多度冰天雪地里,甩掉棉衣和绒衣,先后击毁击伤苏军4辆装甲车。经50多分种激战,胜利地粉碎了苏联边防军的第三次进攻。
  这一天,苏军先后出动50余辆坦克、装甲车和100多名步兵,运用直升飞机和纵深炮火掩护,并炮击中国境内纵深地区。中国边防部队同入侵苏军共激战9个多小时,顶住了苏联边防军的6次炮火急袭,击退了苏联边防军的3次进攻,胜利地保卫了珍宝岛。
  17日,苏联边防军又出动步兵70多人,向岛上敷设地雷,企图阻止中国边防部队登岛并拖回被中国边防部队击坏滞留在江叉的一辆T-62型坦克。中国边防部队以炮火将其击退,被炸坏的苏军坦克被中国边防军缴获,成为苏联侵略中国领土的铁证。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国边防部队在严寒条件下,面对苏军的先进坦克、装甲战车,毫不畏惧,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采取灵活的战术,用鲜血和生命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尊严。作战中,人民群众积极支前,保证了反击作战的胜利。为了表彰黑龙江边防部队的英雄事迹,中央军委于7月30日发布命令,授予孙玉国、杜永春、华玉杰、周登国、冷鹏飞、孙征民、杨林、陈绍光、王庆荣、于庆阳等10名官兵以“战斗英雄”称号,给边防部队侦察连、一连和公司边防站等10个单位各记一等功一次。
  

珍宝岛烈士陵园 

烈士
英雄
  珍宝岛事件发生于196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六十八位烈士,安葬在珍宝岛烈士陵园。
  珍宝岛烈士陵园,位于宝清县城东南部,万金山南山头西北坡,海拔163.3米,北靠万金山,西靠挠力河。
  烈士陵园始建于1969年3月,占地面积3.6万平方米,是为纪念在闻名中外的珍宝岛战役中牺牲的烈士而建。墓区面积4330平方米,四周有围墙,长220米,宽134米,周长703米。
  园内有革命烈士纪念馆和珍宝岛革命烈士纪念碑,有被中央军委命名为"战斗英雄称号"的孙征民、杨林、陈绍光、王庆荣、于庆阳烈士的墓碑,还有在珍宝岛战斗中牺牲的其他63位烈士的墓碑。 

珍宝岛上英雄树

    战斗英雄杨林烈士,吉林省德惠县人,19447月出生,19628月入伍,历任战士、班长。1969315日战斗中,当敌人冲入我内河的4辆坦克被我炸毁1辆,其余3辆慌忙逃窜时,他奋不顾身,带领两名同志在毫无隐蔽的冰道上架炮,击伤敌坦克1辆。这时,他左手三个手指头被打断,右手被子弹打穿,以惊人的毅力继续射击,又击中敌装甲车1辆,在正要射击另一辆前来的装甲车时,几乎与此同时,一发炮弹落在杨林身旁。顿时,硝烟弥漫,冰雪纷飞,杨林倒在了树下,献出了年轻的生命。1969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称号。    今天,当你登上珍宝岛,还会看到那株曾经掩护过英雄、经历过战火、弹痕累累的山榆树,守岛官兵称之为“英雄树”。经历过战火的洗礼和英雄鲜血的浇灌,愈发显得茂盛。每年新兵入伍、新干部换防,都会来到英雄树下,接受一次心灵的洗礼。每逢清明时节,都会有少先队员来瞻仰英雄树。天真质朴的孩子听完英雄的故事,眼眶里闪动着晶莹的泪珠,他们解下鲜艳的红领巾,系在英雄树上,表达自己对英雄的崇高敬意。江风袭来,树枝轻摆,红领巾飘动,仿佛是英雄在点头微笑。

珍宝岛边防现状 

·摩托雪橇巡界江

  这天清晨,我们登上珍宝岛制高点眺望,看到冰封雪冻的乌苏里江江面上,一列摩托雪橇在战士们的驾驶下急速行驶,他们时而盘旋,时而变换队形快速穿插,构成了冬季北国风光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巡逻归来,睫毛上满是霜花的郭排长告诉我们:“过去官兵巡逻都是徒步,在没膝深的积雪中前行,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力气。如果赶上‘大烟炮’天气,凛冽的西北风卷起一尺多厚的积雪迎面扑来,厚厚的大衣也挡不住刺骨的寒风,一次巡逻走下来需要一天时间。现在好了,驾驶摩托雪橇用不了20分钟,就把我们管辖的路段巡逻完毕。夏季我们驾驶着巡逻车巡逻,就更快捷方便了。”

·边境监控无盲区

  在温暖如春的连队值班室,二级士官许成点击按钮,屏幕上边境路段的一草一木尽收眼底。小许不断地调整着画面,重点地带运用“特写镜头”拉近仔细观察,还不时地按下录制按钮,将有关情况录制下来。
  他边操作边对我们说,边境线上无小事。需要24小时监控,过去哨兵要站在高高的观察哨上,手拿望远镜察看边情,能见度好时,观察也不过10公里。由于观察哨观察距离有限,冬天战士们要经常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雪夜中执行潜伏任务。如今,岛上安装了边境执勤可视系统、红外线预警系统等监控设备,坐在室内就可以对边情实施全天候观察、分析、判断和快速处置,边境管控能力大大提高了。  

·哨所建成“小阁楼”

  一踏上小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堵屏风,墙上5个大字:“中国珍宝岛”。走进院内,一栋错落有致的三层小阁楼展现眼前,这已是哨所的第五代营房。
  五代营房忠实地记录着30多年的风雨历史。第一代营房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用水泥钢筋浇铸的地下工事;第二代营房是地面上修筑的炮楼带宿舍的住房,现在已做了仓库;第三代、第四代营房是现代制式营房,但也变成了纪念馆、荣誉室;第五代营房是设计新颖的三层楼房,室内的钢丝床代替了小火炕,大锅炉代替了土炉子,暖气烧得热乎乎。院内还修有“三路一桥”:“北京路”、“南京路”、“上海路”和“金水桥”,把小岛划分成了军事训练区、生活保障区、文体娱乐区和环境绿化区等4个专门的区域。 

·文化娱乐真丰富

  “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这是形容过去边防战士生活枯燥的一句顺口溜。
  如今哨所生活面貌早已今非昔比。图书室各种书籍、杂志有上百种,娱乐室里有象棋、跳棋、围棋、乒乒球、台球、小型健身器材、卡拉OK,小型卫星电视数字接收机能让官兵看到30多个频道的电视节目。守岛官兵还建起了小乐队,成立了“珍宝岛之歌”演唱组,他们自编自演的“珍宝岛我的家”、“护岛柳”等歌曲在边防部队广为传唱。岛上干部还自创了“三对三”篮球赛、雪地足球赛、雪雕文化节、宝岛故事会等“宝岛系列文化活动”,极大地丰富了战士们的业余文化生活。

·生活保障大变样

  上个世纪70年代初期,岛上最先进的设施就是一部风力发电机。战士每天吃的主食是高粱米,副食每天都是“老三样”:白菜、土豆、大萝卜。夏天喝的是江水,冬天喝的是雪水加冰水,听的是信号时断时续的收音机。
  如今,小岛甩掉了“无水、无电、无声”的“三无”帽子。几年前从江底接通了电缆,配发了价值几万元的中型净水器,面条机、豆浆机、冰柜、热水器等一应俱全。守岛排长告诉我们,现在岛上已有多名等级厨师,战士每人每天都能吃上一个鸡蛋,喝上一杯牛奶,饭后还有水果。逢年过节,还要举行别开生面的烛光晚餐,送上美好的祝福。
  采访中我们深切地感受到,如今的珍宝岛处处洋溢着安宁、祥和的气氛。这一切,都是和守岛官兵们的默默奉献分不开的。正如一位守岛老兵临别时说的那样:“边防是祖国的大门,我们是和平的卫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