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解

  郭解,字翁伯,河内轵(今轵城)人,汉善相人许负的外孙。其父亲因为行侠,孝文帝时被诛。

人物简介

郭解
       郭解
  郭解是汉朝最著名的游侠,长得短小精悍,不爱喝酒,估计是怕酒后误事,没杀成人反而被人所杀。郭解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纯粹的暴力主义者,干尽了坏事,只要惹着他一点,哪怕是一个眼神不对,就暴起杀人。至于大规模的械斗、造假币、盗墓,更是家常便饭。郭解的运气一直不错,被官府缉拿的时候,往往能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逃脱,更给他罩上了一层传奇色彩。
  年长之后,郭解突然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变成了一个富有正义感的游侠,时时检点自己,以德报怨,替人做事不求回报。有一件事最能说明郭解的这种变化。
  郭解的外甥仗着郭解的名头到处为非作歹,有一次跟人喝酒,对方明明酒量很浅,该外甥非得逼着对方不停地喝,不喝就硬灌。对方也不是好惹的主儿,刚开始的时候,看着郭解的面子让该外甥三分,后来实在忍无可忍,拔刀杀了该外甥。酒醒之后,一想郭解惹不起啊,于是连夜逃亡。郭解的姐姐到处找不到凶手,便迁怒于郭解,说:“你的名头这么响亮,人家杀了你的外甥,你居然找不到凶手!”为了进一步羞辱郭解,激怒郭解,该姐姐竟然把亲生儿子的尸体扔到路上,曝尸于光天化日之下,意思就是:郭解你看着办吧,看看丢的是谁的人。
  在这样的压力之下,郭解只好发布了通缉令。杀人凶手自知无法继续躲藏,于是来向郭解自首,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详详细细地告诉了郭解。郭解一听大怒:“杀得好!应该杀!我外甥原来是这样一个混蛋!”郭解放走了凶手,回过头来亲自操持外甥的丧事。
  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郭解不再像年轻时那样不问青红皂白地乱杀一气了,在他看来,那根本就是不入流的游侠。现在的郭解成熟了,义字当头,明辨是非,慢慢成长为一代大侠。
  因为名声响亮,郭解不管到哪儿,人们都非常尊敬他,也可以说是害怕他。可是有一次,有个人居然叉开腿坐着,傲慢地看着郭解从眼前走过。郭解的朋友看不过去了,想杀了这个傲慢之徒。郭解赶忙制止说:“我在这儿住了这么多年,居然不被人尊重,肯定是因为我自己的道德修养还不够,那个人有什么罪呢!”郭解私下嘱咐相熟的尉史:“我很关心这个人,轮到他服劳役的时候,请你多多关照,免了他吧。”有了郭解的这句话,每次服劳役的时候,官吏都不去骚扰那个人。那人很奇怪,私下里打听,原来是郭解在暗中庇护他,于是惭愧至极,上门向郭解负荆请罪。
  郭解为人谦和,像所有的黑社会老大一样,从来不和官府发生正面冲突,而且出入县衙门的时候不敢乘车,以示恭敬。即使到别的郡国替人办事,能办成的事情一定把它办成,不能办成的也要尽量让双方都满意,然后才敢上致谢的筵席。雒阳有两个结仇并互相寻仇的人,当地的黑白两道调解了无数次也调解不了,有人请郭解出面。郭解选择了一个深夜去见仇家,仇家看在郭解的面子上勉强同意和解。郭解就对仇家说:“听说很多人都调解不成,你现在给我面子,但我不能越俎代庖,让他们没法做人啊。请你在我走了之后,再让他们来调解,你再给我一个面子,就听从了他们的话吧。”于是郭解连致谢的酒席也不吃了,连夜撤离,不让人听到一点风声。
  汉武帝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朝廷要把富豪都迁徙到茂陵去,郭解的家庭财产不符合三百万的富豪标准,可是迁徙名单上却有郭解的名字。大将军卫青出面为郭解说情,汉武帝可不是傻瓜,说:“一个平头老百姓,竟至于让将军说情,他家里穷吗?”于是迁徙郭解。当地主张迁徙郭解的官吏是县椽,他是杨季主的儿子,郭解哥哥的儿子为了报复,砍了杨县椽的头,杨家遂和郭家结了仇。
  迁到茂陵之后,当地的黑白两道争相结交郭解。这时,有人又杀了杨季主。杨季主的家人去朝廷告状,居然在宫门外被人杀了。汉武帝亲自下令逮捕郭解。郭解逃亡到了临晋。临晋的籍少公不认识郭解,郭解透过关系,托籍少公帮助自己出关。出关之后,郭解继续逃亡到太原。一路之上,郭解都把自己的行踪告诉收留或者帮助他的主人家,免得人家受牵累。官府追踪到籍少公,籍少公自杀,于是失去了郭解的线索。过了很长时间,终于抓到了郭解。
  郭解下狱之后,事情还没有完。在郭解的家乡,有位儒生陪着前来调查郭解案件的官吏闲坐聊天,郭解的朋友称赞郭解,那位儒生却不屑地说:“郭解干的都是作奸犯科的坏事,怎能称得上贤士!”就因为这一句话,郭解的朋友杀了儒生,割了他那条惹是生非的舌头。主管的官吏以此事给郭解定罪,可是郭解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杀人凶手也逃得无影无踪。于是官吏奏呈郭解无罪。可是御史大夫公孙弘却上奏说:“郭解一介布衣,却任侠行权,睚眦必报,他虽然不知道这件事,但他的名声都能杀人,此罪甚至比他自己杀人还要严重。应当判他大逆无道之罪。”
  谦虚的游侠郭解的人生之路到此戛然而止,而且被灭族。

生平简介

·游侠世家

  游侠并不是一种职业,但郭解却出身于游侠世家,这对郭解日后的成名起了很大的助推作用,这就好比明星的儿子容易成长为明星。
  游侠需要具备特定的素质,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做游侠,你必须有高超的武艺,同时具备勇猛、仗义、豁达的性格。武艺人人都可以练,性格却很少能够练出来。所以,游侠也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老百姓看游侠的目光往往是羡慕中夹杂着神秘。
  郭解是幸运的,他的性格天生就适合做游侠,更幸运的是,他的祖父、父亲都是名噪一时的游侠。天赋加上环境的熏染,使得郭解想不成为游侠也难。唯一让郭解无法释怀的是,他的祖父、父亲都没有好下场,都喋血街头。祖父死于一场声势浩大的劫杀。当时祖父和他的弟兄们见无米下锅了,于是商量一起去抢劫当地最富有的财主,而这位财主当然是人人喊打的那种。祖父是这样想的,抢了他既可以为兄弟们解决肚子问题,又可以为老百姓出一口恶气。不料,当中的一个弟兄出卖了他们,结果行动那天祖父当场被官兵用利箭射死。
  郭解的父亲倒没有被兄弟们出卖,但其下场更为悲惨。郭解的父亲是汉文帝时期的大侠,当时其侠名早已远播,一些无法用正常手段解决的事情往往就通过他用非常手段来解决。但到了郭解父亲这一时代,义气的局限已经大打折扣,也就是说郭解的父亲有点类似于现在的职业杀手,只为花钱雇他的人卖命。当地米商的儿子因偷税而入狱,米商花重金请郭解的父亲救出自己的儿子。郭解的父亲权衡利弊,最终达成了这场交易。最后,米商的儿子倒是救了出来,但郭解的父亲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朝廷没有理由不恨游侠,游侠也没有理由不恨朝廷。
  郭解也料定,将来自己的下场不会比祖父、父亲好多少,但既然已经选择了这条路,他就没有回头的打算。尽管这是一条血光之路,他也要一直走下去。
  郭解父亲在世的时候亲自传授郭解武功,他倒不是希望儿子继承自己的衣钵,而是在内心里希望儿子走上一条正常的道路,比如考取功名什么的,因为他知道做一个游侠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他之所以教郭解武功,是希望当仇家杀来的时候,郭解能够自卫。而郭解对武功很痴迷,对读书认字却毫无兴趣,他喜欢动,不喜欢静。郭解对武功的领悟能力远远超出他父亲的想象,很快父亲就无法教他了。父亲无奈地叹气,认为也许那正是天意,于是不再强迫郭解念书,任他而去。
  父亲死后,郭解开始了他的游侠生涯。
  由于祖父、父亲相继被朝廷杀死,郭解对朝廷恨到了极点。
  青年时期的郭解不是以"侠"出名,而是以"盗"出名。郭解和他的党羽常常抢劫官府的钱粮,甚至盗窃达官贵人的坟墓。不抢劫的时候,他就在家里私铸铜钱。官府三番五次地来捉拿他,可是郭解行踪诡秘,官兵们也拿他无可奈何。
  所以,在司马迁的眼里,青年时期的郭解名声并不是很好,司马迁说他小时候有一种极端的性格缺陷,那就是睚眦必报,对看不顺眼的人往往采取报复措施,谁要是稍微违背他的意愿,他都要让这个人付出血的代价。
  这与我们心目中的大侠相去甚远。侠士怎么会这样小肚鸡肠呢?大侠应该宰相肚里能撑船,应该事事、时时宽容才对。但司马迁谅解了他,依然给他大侠的称号。也许年轻时候的郭解太过于意气用事,也许他心中积压的仇怨太多了,还有一点值得我们注意,那就是郭解睚眦必报的对象往往是那些自以为是、趾高气扬、作威作福的官老爷。郭解有自己的原则,绝不欺负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绝不欺负女人。
  所以,仰慕郭解的壮士越来越多,这些壮士往往是一些走投无路的人。郭解来者不拒,统统把他们收归门下,教他们武功,以备日后所需。

·外甥被杀

  三十以后的郭解脱胎换骨,真正具备了大侠风范。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头金不换,郭解开始行侠仗义,一般的偷盗劫杀之事则完全杜绝。逐渐地,郭解也开始爱惜自己的名声起来。
  郭解对自己设下的目标是日行一善。以前他挥霍无度,现在他艰苦朴素;以前他高调张扬,现在他低调谨慎;以前他睚眦必报,现在他以德报怨。
  一个全新的郭解出现在老百姓面前,老百姓有福了,遇到什么纠纷都去找郭解,遇到什么困难就去找郭解,而郭解也慷慨相助。
  这才是真正的大侠。郭解的名声越来越响亮,来投靠他的门客络绎不绝,都快超过战国四公子了。
  这时,发生了一件让郭解很为难的事情。郭解的外甥喜欢喝酒,有一次和一帮狐朋狗友在家中痛饮。其中有一个朋友不太会饮酒,只不过是来凑凑热闹。三杯酒下肚后,朋友有些醉了,说不能喝了,但郭解的外甥以为他说假话,硬要他继续喝。朋友再三推辞。不料,酒杯被碰掉了,酒洒了一地。郭解的外甥升起一股无名之火,认为朋友太不给他面子。他又想到自己是郭大侠的外甥,不看僧面看佛面,朋友不给他面子,就是不给郭大侠面子。
  郭解的外甥越想越生气,好啊,你不喝,我偏要你喝!看谁拗得过谁!于是郭解的外甥非常夸张地倒满了一大海碗酒,要朋友非喝下不可,算是对刚才失态的赔罪。
  朋友当然不敢喝,喝下去他可能就起不来了。但他也知道,郭解的外甥不好惹,所以一时犹豫不决。而其他的人却在起哄,都嚷嚷着要他喝下。
  最后,朋友拒绝喝酒,要离开。郭解外甥的牛脾气来了,挡住朋友的去路,并拔出自己的剑,挑衅道:“想走就把这碗酒喝了,否则我的剑对你不客气!”
  朋友也不甘示弱,也拔出了自己的剑:“横竖都是一死,今天我偏不喝你的酒!”
  就这样,郭解的外甥和朋友干了起来。不过郭解的外甥的剑术实在糟糕,只几个回合,就被朋友不小心刺到了要害,一命呜呼了。
  一碗酒引发了一场血案。郭解的姐姐闻听儿子被别人杀死了,跑到郭解面前哭诉:“都说你是人人敬重的大侠,现在你的外甥被别人杀死了,你一定要把凶手找出来,绳之以法!如果你不替你外甥报仇,我就把他的尸体放在你门口,不埋葬他!”
  要是以往,郭解听到这样的事,肯定会火冒三丈,替外甥报仇不用姐姐说,他自然会干。但现在郭解变了,他听了姐姐的讲述,非常冷静,他知道他的外甥从来就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常常惹是生非,他惹下的祸端已经不计其数了。他这回被朋友刺死,肯定有原因。
  郭解也知道姐姐在激将自己,于是安慰姐姐,说他一定会调查清楚。郭解于是派他的党羽追查外甥的朋友。起初,朋友把郭解的外甥杀死后,非常后悔,也曾因为恐惧而逃之夭夭。但经过几天的逃亡生涯后,他反而想开了,郭大侠的势力遍布天下,自己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郭大侠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何不去自首呢?不如见了郭大侠,把事情向他说清楚,至于死活就听天由命吧。如果真死在郭大侠的手里,这辈子也值了。
  于是,郭解外甥的朋友跑来自首。郭解听了他的讲述,感慨地说:“你杀了我外甥还有勇气来见我,可见不是一般的人,其中必定有什么缘由。今天听了你的讲述,知道这件事情不怪你。你请回吧。”
  郭解外甥的朋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郭解就这么轻易把他放走,于是战战兢兢地问:“郭大侠,你不替你外甥报仇了?”
  郭解说:“没有仇,怎么报?”
  后来郭解自己把外甥给葬了,同时告诫他的门下,不要像他的外甥那样无理取闹,否则出了什么事情,他一概不管。
  人们听说了这件事,都称赞郭解有正义,来依附他的人更多了。

·以德报怨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郭解收的门客多了,免不了混入一些鱼目混珠之人,他们打着郭大侠的旗号,在外面惹是生非。有些门客专门找郭解以前的仇人滋事,他们瞒着郭解,敲诈勒索这些人,甚至有胆大妄为者,干出杀人越货的事来。
  郭解知道了以后,立马清除了这些门客,没有任何挽留的余地,并发话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得先经过他的同意才可以去做。门客们从此再也不敢擅自行事,但仍有屡教不改者,偷偷地替郭解报复那些对郭解不满的人。
  郭解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每次出行都要大张旗鼓了,现在他出去,不带随从,也不坐车,但是见到他的路人都会起立向他行礼。这天,郭解出去办事,途中遇到一个端坐在他面前的人,挡住了他的去路。郭解来了,他也不起立,一副傲慢的样子。原来此人素来看不惯郭解,故意刁难他。郭解也不气恼,走过去,问他叫什么名字。这个人不识抬举,说郭解不配知道他的名字。郭解笑了笑,绕道走了。
  这件事后来被郭解的门客知道了,皇帝不急太监急,门客们恨得咬牙切齿,发誓要把那人杀了不可。于是,有人瞒着郭解去调查那人,原来那人姓田,从小没有爹娘,缺乏教养,自幼习得一身武功,以为郭解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这么多人称赞他,其实他是浪得虚名。于是,田氏挑了一个郭解出行的日子,挡住他的去路,挑衅他,让郭解与他比试。不料郭解不为所动。田氏大为惊讶,有如此肚量之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且说郭解的门客秘密商量着要去找田氏报仇,但最终被郭解发觉,把他们怒斥了一顿,说:"同在一个地方,我不被他人所尊敬,是我自身的修养不够,他有什么罪呢?"郭解警告他们说,谁要是去找田氏报仇,他就和谁断绝关系。门客们面面相觑,无地自容。
  田氏听说了这件事,为郭解的行为感动不已,但让他更加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按照大汉朝的律法规定,青壮年都有服兵役的义务。郭解认为田氏不失为一个勇士,就私自找到县中尉史,让他免除田氏的践更。
  什么叫践更?汉朝的兵役,一个月换一次,叫做更,有些富人不愿意服兵役,就出钱让穷人替自己服兵役,叫做践更。
  县中尉史是郭解的好朋友,这点小忙不在话下。于是,每次轮到田氏服兵役的时候,县中尉史都有意不通知他,一连好几次。田氏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呢?于是,他亲自找到县衙,一问,才明白原来是郭解所为。
  田氏忍不住叹曰:“想不到世间还有如此以德报怨之人,我田某算是瞎了眼了,有眼不识泰山。”于是,田氏赤膊上身,负荆请罪。等见了郭解,田氏打了自己一巴掌,不断地骂自己。
  郭解把他扶起来,说:“你不是要与我比试吗?现在就可以了。”
  田氏羞愧地说:“不用比,田某已经知道自己不是郭大侠的对手了。”后来,田某投到了郭解的门下,一心一意效忠于他,曾经数次挽救郭解于危难之中。
  这件事以后,郭解的名声被传到河内一带。方圆百里的人,无论贵贱,有什么问题不找官府,都来找郭解,只要郭解一出面,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郭解一时成了和事老,他为了老百姓的纠纷四处奔波,虽然劳累,却在所不惜。
  这天,洛阳来了一个人,想求见郭解。郭解问他有什么事情,这个人说,洛阳有两个大户人家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吵得鸡犬不宁,严重影响了周围邻居的生活。当地官府已经调解了很多次都无济于事,洛阳豪杰也曾数次劝说也没有效果。这个来求见郭解的人正是他们的邻居,实在不堪忍受了,听说郭解有很高的威望,就来找他了。
  郭解安置好了来人,答应跟他去一趟洛阳,但不敢肯定一定能够化解他们的恩怨。来人千恩万谢,说:“只要郭大侠去了,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
  郭解备好车马,连夜赶往洛阳。为不打搅老百姓的生活,他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悄悄地去两大户人家中,委婉相劝。说也奇怪,两户人家见到了郭解,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很快就握手言和了,还说要一起筹办酒席,为郭大侠洗尘。郭解谢了他们的好意,说道:“我听说洛阳诸公在这里调解你们都不听,幸而现在你们听了我的话。但在你们的地面上出了这样的事,恐怕有点不合适,我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两户人家都明白郭解话里的意思,不再执意挽留,备了上好的马车,一直把他送出洛阳城。

·迁徙茂陵

  茂陵,汉武帝的陵墓,在今西安古城西北八十余里,陕西兴平市东南。茂陵是西汉众多皇陵中最大的一座帝王陵,其封土略呈方锥体形,平顶。
  茂陵始建于汉武帝建元二年(公元前139年),当时属槐里县茂乡,故称茂陵。
  汉武帝为自己修建了陵墓,不想一个人孤单地躺在里面,于是他花巨资修建茂陵邑。汉武帝母亲王太后是槐里人,茂陵建在槐里县,含有光宗耀祖的意思。
  建元三年(公元前138年),汉武帝为了鼓励人民移住茂陵,给每一户移民发放了二十万安家费,赐田二顷。从长安至茂陵修了一条直通大道,起点就是长安北面西头第一门,称便门,又称平门。“平”、“便”二字古通用,便门,即平直方便之意。大道跨越渭水,水上有桥,这座渭水桥也被称为便门桥。由于有了这条大道,茂陵与长安之间交通十分方便。
  茂陵修好了,谁去住呢?汉武帝采纳了主父偃的建议:“茂陵初立,天下豪杰兼并之家,乱众民,皆可徙茂陵,内实京师,外销奸猾,此所谓不诛而害除。”简单地说就是把长安附近那些豪强地主能迁的都迁到茂陵去,以免他们尾大不掉。
  主父偃这一高瞻远瞩的建议,既充实了茂陵邑,又抑制了天下豪强,正中汉武帝的下怀。于是,汉武帝立马下定诏书,让豪强们都迁徙茂陵。
  但谁是豪强地主也要有一定的规定,那就是家产要达到一定的数目。
  轵县(今河南济源市南)的郭解此时已经听到了消息,但他认为他家里的资产远远达不到所谓"豪强"的标准,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迁徙名单中仍有郭解的名字。
  郭解不明白,托人问原因。当时赫赫有名的大将军与郭解有过一面之缘,就在汉武帝面前替郭解求情说:“郭解家贫,平日行侠仗义,素得百姓好评,他就不必迁徙了吧。”
  汉武帝却说:“正是这样的人更应该迁徙。一个小小的布衣竟然会让将军替他求情,可见他并不是真正的贫困。”
  郭解这样的人,曾经处处与朝廷作对,汉武帝怎么能放过他呢?在汉武帝的眼中,郭解那些侠义之举根本不值一提,像郭解这样的游侠就是扰乱社会治安的极端分子,所以,汉武帝痛恨郭解,痛恨游侠。
  这就是郭解的不幸了,他遇到了比他厉害十倍的帝王。汉武帝势必要找机会把这些游侠一网打尽。
  于是,郭解不得不离开轵县,举家迁往茂陵。
  如果是郭解一个人迁徙那就好办多了,可是现在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成千上万的门客。如何安置这些人是一个大问题。郭解曾经为了收留逃难的人,耗尽了自己的财产。如今见郭解有难,很多正义之士纷纷前来帮助。他们驾着自己的马车来到郭解的家门口,把那些无家可归的人载回去自己收留。这是一件很秘密的事情,每天深夜几乎都有十余辆车来拉载郭解收留的门客,由此可见郭解收留门客之多。当然也有誓死要跟随郭解的,无论郭解飞黄腾达还是穷途末路,无论他走到天涯还是海角,他们都愿意追随他。对于这些铁哥们,郭解一一抚慰,说等他去茂陵安顿好了,他们再去也不迟。
  郭解离开轵县那天,轵县几乎是万人空巷,男女老少都跑到大街上夹道欢送他们心目中的大侠,很多受过郭解恩惠的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这样的万民拥戴在古代似乎只有那些皇帝和青天大老爷才可以享受,郭解作为一介平民享受到这样的待遇还是头一次。
  遗憾的是,当时场面有些尴尬,因为他们心目中的大侠不是坐在豪华的马车上,而是被关在囚车里。汉武帝为了不让那些豪强在途中逃脱,故意采用押解的方式,把这些豪强们像罪犯一样押往茂陵。
  郭解的门客们心中愤愤不平,高声嚷嚷,说郭解无罪。老百姓跟着他们一起喊,场面一时失控。在郭解的劝说下,老百姓们才平息了自己那颗火热跳动的心。
  老百姓又开始自发地为郭解捐钱捐物,合计共有千余万钱。郭解当然不肯要老百姓的血汗钱,但是这些善良的老百姓跪在囚车周围,说如果郭解不收下这些钱,他们就永远不起来。
  郭解感动万分,男儿有泪不轻弹的他,此刻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平生第一次流下了泪水。
  郭解无奈,对老百姓鞠躬了三下,高声谢了他们,收下了那些钱。老百姓把郭解送到轵县城门外,才三步一回头地朝各自的家散去。
  郭解走后,轵县突然变得很寂寞,像是一座空城。
  汉武帝闻听了此事,不禁大怒:小小的一介草民竟然有如此巨大的煽动力和凝聚力,幸好现在把他迁走了,否则说不定将来他会干出什么事来。
  汉武帝很庆幸,自己果断的选择是明智的。

·亡命天涯

  英雄不寂寞,像郭解这样如雷贯耳的大侠走到哪里都不会寂寞。
  郭解来到茂陵后,关中豪杰之士竞相来访,有送粮食的,有送家具的,有送车辆马匹的,甚至还有人为郭解请来了木匠,要为他装修房子。
  关中豪杰都以结交郭解为荣,谁不与郭解结交谁就没有资格说话。
  如果郭解像在轵县那样行侠仗义,爱惜自己的名节,那么他在茂陵的地位和威望就不亚于在轵县。郭解也想在茂陵有所作为,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个时候,他的侄子闯下了弥天大罪,并最终使得他走向了亡命天涯的道路。
  郭解一直担忧的事情终于来临。他的侄子比郭解的外甥更加胆大妄为。当时有一个叫杨季主的人,他的儿子在轵县当一个小小的官吏,就是他提名要把郭解押解到茂陵的。郭解的侄子对杨季主的儿子怀恨在心,找了一个机会把杨季主的儿子杀了。
  祸已经闯下,侄子才支支吾吾地告诉叔叔。郭解听了,大吃一惊,脸色大变。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何况侄子杀死的还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押解豪强的官吏。杀押解豪强的官吏就是公然对抗汉武帝的命令。
  杨季主如果把这件事告到朝廷,那郭解一族无疑要灭门。
  侄子听了郭解的讲述后才知道后果的严重性,吓得面如土色,“扑通”一声跪在郭解的面前,一边哭泣,一边肯求,让郭解救救他。
  郭解将侄子怒斥了一顿后陷入了矛盾之中,他眉头紧锁,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如果郭解此时像曾经对待外甥那样对待侄子,大义灭亲,亲自把侄子扭送到杨季主的家里,并向杨季主道歉,那这件事或许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毕竟,郭解的威名对杨季主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但此时的郭解却像着了魔,也许他实在不忍心亲手把侄子交出去,也许他担忧杨季主迟早会告发他,到那时就不是侄子一个人死的问题了,自己以及郭解的父母亲戚都要死。于是,郭解作出了他这一辈子最不理智的一个决定,这个决定最终将他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郭解从此不再是郭解,不再是大侠,而是一个杀人犯、刽子手。
  郭解决定先下手为强,于是悄悄回到轵县,把杨季主也杀了。杨季主父子相继死于非命,这件事震惊了轵县的老百姓,他们难以相信,郭解郭大侠怎么会干出如此残暴的事情?于是,善良的老百姓都宁愿相信,一定是杨季主父子干了不可饶恕的事情,才惹得郭大侠痛下杀手的。
  这件事也震怒了杨季主的族人,他们发誓要郭解一家血债血偿。但杨季主的族人势单力薄,在轵县没有话语权,无论说什么,老百姓都不会站在他们这一边,真可谓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没有办法,杨季主的族人只好做最后一搏,砸锅卖铁,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凑齐黄金千两,聘请了一位勇士,让勇士把告发郭解罪行的血书带到朝廷。勇士在重金的诱惑下,快马加鞭来到长安,可就在皇宫门口,他刚下得马来,还未来得及喘息,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割破了他的喉管。
  凶手迅速逃离。
  毫无疑问,凶手就是郭解派出的。郭解的门客知道杨季主的族人要上告朝廷,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郭解。郭解狠下心来,派出了杀手。
  此时的郭解已经陷入癫狂,如果杨季主的族人再派人告发,郭解同样还会派出他的刺客。
  一切都在郭解的预料之中。在皇宫门前发生了流血事件,这还了得,汉武帝在看了杨季主的族人告发郭解的信后,龙颜大怒,当即下令通缉郭解。
  汉武帝一直想除掉郭解,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现在老天给了他这么一个绝好的时机。
  郭解把母亲、妻子安置在夏阳(今陕西韩城市南),只身一人逃往太原。几个忠心耿耿的门客要跟随他,郭解执意不肯,因为他不想牵连更多的人。
  郭解来到晋关,要去太原必须得过此关,而过此关的人必须要接受关吏的搜查。要是以往郭解过此关再容易不过了,只要一报他的尊姓大名没有人不放他过去。可现在不同往日,现在他的大名却是过此关最大的障碍。
  但郭解却胸有成竹,负责检查工作的关吏叫藉少翁,平日里久仰郭大侠的大名。郭解直接找到他,也不避讳,直接向他说明来历,说他正在被汉武帝通缉,请他放他出关。
  郭解的口气让藉少翁吃惊,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逃犯!要是换了别人,不是隐瞒就是求饶,却从没有一个人像郭解这样光明磊落的。看来大侠不愧是大侠。藉少翁本来就仰慕郭解的名声,现在一见,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于是,他慨然放郭解出关。
  其实郭解也知道藉少翁不是寻常之人,他身上有一股侠气,否则他也不敢如此贸然行事。
  话说汉武帝派出去的官兵四处追捕郭解。他们先是跑到郭解在茂陵的家,见他大门反锁,于是撞开门,发现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家产也全被搬走了。官兵们扑了个空,心里很不爽,于是翻箱倒柜,摔桌子摔凳子,以此发泄心中的郁闷,捣鼓了好一阵子,也没有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最后只好悻悻离去。
  郭解去哪里了呢?官兵们料定他已经远走高飞了。如何寻?往哪个方向寻?大家都摸不着北。
  于是,官兵们只得挨家挨户地盘问郭解的朋友,他们料定郭解逃难,一定会寄居在朋友家。不过这也是一件苦差事,郭解侠名远播,朋友遍布天下,一个一个地盘问,要盘问到什么时候去?况且,郭解也不一定住在朋友家,住在陌生人家里也很有可能,因为只要他说出他是郭解,没有人不愿意收留他。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官兵们硬着头皮也得干。幸好还真有留住过郭解的人家。起初盘问的时候,这些人一字不提,都说没有见过。后来他们经不住官兵们的威逼利诱,只好模糊说出了郭解的去向。其实郭解早已离开他们所说的地方。就这样,在郭解朋友的指点下,官兵们从一个地方奔波到另外一个地方,却始终不见郭解的踪影。
  也有一些忠义之士,无论官兵们怎么质问就是不说,官兵们也拿他们没办法。有些人闪烁其词,故意误导官兵们。更有一些人,留住过郭解后,举家迁走。就这样,在这些朋友的庇护下,郭解的逃亡就像旅行一样轻松。
  这下可苦了那些追捕郭解的官兵们,炎炎烈日下,他们汗流浃背,口干舌燥,踏破了铁鞋,也不知道郭解到底去了哪儿。这是他们生平遇到的最棘手的案子,很多官兵都快坚持不住了,都有逃回家乡的打算,但畏于汉武帝的淫威,他们又不得不咬紧牙关,追捕到底。
  最后终于盘问到了藉少翁这里。这是官兵们最大的收获,也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不过,他们最后的希望很快就像肥皂泡一样破灭了。
  藉少翁不愧是相士的后代,他的外公是汉初著名的相士,郭解没有看错他。
  藉少翁虽然是官场中人,却淡泊名利,侠肝义胆。他既然已经放走了郭解,就决不会再把郭解供出去,否则就犹如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藉少翁心想,我与郭侠士交情不算深,但郭侠士却信得过我,把我当做知己一样对待,把他的遭遇全部告诉了我。郭侠士披肝沥胆来投奔我,我又怎能辜负他的信任?
  但藉少翁又想到,如果不据实以告,又不是大丈夫所为。这可如何是好?藉少翁左右为难,迟疑不决。出卖朋友这种事他藉少翁是绝对干不出来的,但在其位,负其责,尸位素餐也是藉少翁所鄙视的。想来想去,藉少翁最后只好用极端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难题,那就是自杀。
  藉少翁想到古时的刺客,士为知己者死,与其利己害人,偷生于世,不如轰轰烈烈自寻一死,以报知己。于是,在官兵们一而再、再而三地盘问下,藉少翁突然拔出剑来,自刎而死。官兵们一时错愕,直叹藉少翁是一个烈士。
  藉少翁既死,官兵们再也无法得知郭解的去向,追捕也进行不下去了。于是郭解逍遥法外达三年之久。
  郭解闻听藉少翁的死讯,悲痛难忍,他知道藉少翁性情刚烈。却没有想到会如此刚烈,为表达对藉少翁的感激,郭解绝食三天。
  这就是郭解的奇,仅仅靠不能当饭吃的名声就能让萍水相逢的壮士为他卖命。像郭解这样的侠士,在历史上能有几个人呢?难怪司马迁要为他立传,而且在所有游侠列传中,司马迁把他写得最为生动最为丰满,那时候的司马迁还只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学者。
  元朔三年(公元前126年)春,国泰民安,汉武帝很满意,于是大赦天下。
  郭解以为汉武帝大赦天下当然也包括自己,于是重现江湖。不料,汉武帝的大赦天下对郭解来说是一个陷阱,一个阴谋。郭解,如今已在劫难逃。
  三个月后,郭解终于被官兵们捉拿归案。
  据说汉武帝曾亲自审讯过他,他想亲眼目睹一下郭解到底是一个啥样的人,不料大失所望。他见郭解相貌平平,身材短小,而这样的人竟然有如此大的名声,真是不可思议。于是汉武帝下命令,让司法人员把郭解押往他的家乡轵县,一一查办他所犯的罪行。
  在轵县调查一番后,司法人员又遇到了一个难题,郭解所犯的罪行都在汉武帝大赦天下之前,按照大赦规定,大赦天下之前的罪犯一律释放。也就是说,郭解也应该释放。
  汉武帝于是为这事发愁,他可不想放过郭解,但怎样找一个适当的理由呢?这时,一个机会来了。轵县的一个书生,有一次陪同司法人员查案,无意中说了一句郭解的坏话。他说:“郭解专门作奸犯科,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话被郭解的门客们听到了,于是这个书生倒霉了。郭解的门客一不做二不休,把书生杀掉,并把他的舌头割了下来。
  这事本来与郭解无关,此时他正在牢狱里呢,但凶犯自称是郭解的门客,这样,郭解就是百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恰在这时,御史大夫公孙弘狠狠地奏了郭解一本:“郭解本是布衣,任侠擅权,竟以小怨杀人,解虽不知,其罪尤甚于知,应判以大逆不道,罪当族诛。”
  这正说出了汉武帝的心里话,于是,他下令屠灭郭解的全族。
  消息传来,郭解大笑不已,继而痛哭。他早已料到,他不会有好的下场,但是他还是没有料到,他带给郭家的竟然是灭族的后果。
  郭解走了,游侠的黄金时代也结束了。
  郭解的门客来报,说已经杀死送书之人。郭解松了一口气,问:“信呢?”门客纳闷:“什么信?”
  郭解说:“杨季主族人的告发信呀。”门客骇然,一时语塞,他当时只顾刺杀送书之人,却忘记了将告发信带回来。
  郭解预感到,一场劫难将会向他迅猛地扑来。
  郭解迅速做好了逃亡的准备,而此时他那不争气的侄子又畏罪自杀了,这时候自杀一切都晚了,郭解又气又悲。郭家为什么老是出这样的人?

史书记载

《史记·游侠列传·郭解》
  郭解,轵人也,字翁伯,善相人者许负外孙也。解父以任侠,孝文时诛死。解为人短小精悍,不饮酒。少时阴贼,慨不快意,身所杀甚众。以躯借交报仇,藏命作奸剽攻,休乃铸钱掘冢,固不可胜数。适有天幸,窘急常得脱,若遇赦。及解年长,更折节为俭,以德报怨,厚施而薄望。然其自喜为侠益甚。既已振人之命,不矜其功,其阴贼著於心,卒发於睚眦如故云。而少年慕其行,亦辄为报仇,不使知也。解姊子负解之势,与人饮,使之釂。非其任,彊必灌之。人怒,拔刀刺杀解姊子,亡去。解姊怒曰:“以翁伯之义,人杀吾子,贼不得。”弃其尸於道,弗葬,欲以辱解。解使人微知贼处。贼窘自归,具以实告解。解曰:“公杀之固当,吾儿不直。”遂去其贼,罪其姊子,乃收而葬之。诸公闻之,皆多解之义,益附焉。
  解出入,人皆避之。有一人独箕倨视之,解遣人问其名姓。客欲杀之。解曰:“居邑屋至不见敬,是吾德不脩也,彼何罪!”乃阴属尉史曰:“是人,吾所急也,至践更时脱之。”每至践更,数过,吏弗求。怪之,问其故,乃解使脱之。箕踞者乃肉袒谢罪。少年闻之,愈益慕解之行。
  雒阳人有相仇者,邑中贤豪居间者以十数,终不听。客乃见郭解。解夜见仇家,仇家曲听解。解乃谓仇家曰:“吾闻雒阳诸公在此间,多不听者。今子幸而听解,解柰何乃从他县夺人邑中贤大夫权乎!”乃夜去,不使人知,曰:“且无用,待我去,令雒阳豪居其间,乃听之。”
  解执恭敬,不敢乘车入其县廷。之旁郡国,为人请求事,事可出,出之;不可者,各厌其意,然后乃敢尝酒食。诸公以故严重之,争为用。邑中少年及旁近县贤豪,夜半过门常十馀车,请得解客舍养之。
  及徙豪富茂陵也,解家贫,不中訾,吏恐,不敢不徙。卫将军为言:“郭解家贫不中徙。”上曰:“布衣权至使将军为言,此其家不贫。”解家遂徙。诸公送者出千馀万。轵人杨季主子为县掾,举徙解。解兄子断杨掾头。由此杨氏与郭氏为仇。
  解入关,关中贤豪知与不知,闻其声,争交驩解。解为人短小,不饮酒,出未尝有骑。已又杀杨季主。杨季主家上书,人又杀之阙下。上闻,乃下吏捕解。解亡,置其母家室夏阳,身至临晋。临晋籍少公素不知解,解冒,因求出关。籍少公已出解,解转入太原,所过辄告主人家。吏逐之,迹至籍少公。少公自杀,口绝。久之,乃得解。穷治所犯,为解所杀,皆在赦前。轵有儒生侍使者坐,客誉郭解,生曰:“郭解专以奸犯公法,何谓贤!”解客闻,杀此生,断其舌。吏以此责解,解实不知杀者。杀者亦竟绝,莫知为谁。吏奏解无罪。御史大夫公孙弘议曰:“解布衣为任侠行权,以睚眦杀人,解虽弗知,此罪甚於解杀之。当大逆无道。”遂族郭解翁伯。
  自是之后,为侠者极众,敖而无足数者。然关中长安樊仲子,槐里赵王孙,长陵高公子,西河郭公仲,太原卤公孺,临淮儿长卿,东阳田君孺,虽为侠而逡逡有退让君子之风。至若北道姚氏,西道诸杜,南道仇景,东道赵他、羽公子,南阳赵调之徒,此盗跖居民间者耳,曷足道哉!此乃乡者朱家之羞也。
  太史公曰:吾视郭解,状貌不及中人,言语不足采者。然天下无贤与不肖,知与不知,皆慕其声,言侠者皆引以为名。谚曰:“人貌荣名,岂有既乎!”於戏,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