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明视

  孟明视,春秋时期虞国(今山西平陆县)人,姓百里,名视,字孟明,是百里奚的儿子。秦穆公的主要将领。

人物简介

  孟明视,春秋时期虞国(今山西平陆县)人,姜姓,百里氏,名视,字孟明,是百里奚的儿子。秦穆公的主要将领。他曾率领秦军与晋国决战,屡战屡败,但最终他还是战胜了晋军。秦穆公见晋国屈服了,就率领军队转到崤山,掩埋了三年前在这里阵亡的将士的骨骸,祭祀了三日才回国。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威震西戎,有二十来个小国和部族都争先恐后地归附了秦国,使秦国扩地千里,成了西戎的霸主,这都与孟明视有着一定的关系。

生平简介

·崤山惨败 侥幸生还

孟明视
            孟明视
  孟明视幼年时,他的父亲百里奚外出谋官,他靠着母亲的辛勤劳动的日子。长大后,他不喜欢干活,整天和一些年轻人在一起使枪弄棒,仍然靠着母亲养活。后来随母亲流落到秦国,找见了失散四十多年的已经当了秦国相国的父亲百里奚。秦穆公见武艺高强,拜他做了大夫。
  晋文公死后,秦穆公决心接替晋国去做中原的霸主,雄心勃勃的孟明视是秦穆公主张争霸中原的坚决拥护者。开始时,由于缺乏经验,接连打了几次大败仗。公元前628年冬,秦穆公不听蹇叔和百里奚的谏阻,决定兴师征讨郑国,拜孟明视为大将,西乞术、白乙丙为副将。孟明视当时不懂得这次出征在战略上的严重失误,他欣然领命,还认为自己的父亲未免太胆小了。当他率领着大军行至滑国(在今河南省滑县)的时候,正好给郑国的一个名叫弦高的牛贩子碰上了。弦高是个有爱国心的商贩,他在去洛阳做买卖的途中听到了秦兵要攻打本国的消息,于是一方面叫人赶快回郑国报信,一方面赶着牛群迎上秦国的军队。他冒充郑国的使臣,带了四张熟牛皮和十二头牛去慰劳秦军。他对孟明视说:“我们的国君听说三位将军要到敝国去,所以赶快派我慰劳贵国的军队。敝国虽不富裕,可是愿意供给你们每天的日用必需品;要是开拔,我们愿意在你们动身的前夕,代你们守夜,保卫你们。”孟明视上了牛贩子弦高的当,以为郑国真的早已得知消息,有了防守准备,所以不敢再攻打郑国,可是又怕回去无法向秦穆公交差,就顺手灭了滑国,抢了不少玉帛、粮食和男女人口,装满几百辆大车,取道而回。四月十四日,他带领的军队到了地势险绝的崤山地带(今河南陕县东),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晋军杀得全军覆没,他自己和西乞术、白乙丙两名副将也做了俘虏。晋襄公打算把他们几个押到太庙里,宰掉当祭品。
  晋襄公的母亲文嬴(即怀嬴,晋文公的妻子,秦穆公的女儿)听说秦国打了败仗,秦国的三员大将也给晋国逮住了,担心晋、秦两国的冤仇越结越深,就向晋襄公请求说:“孟明视这几个人要争势力,弄得秦、晋两国伤了和气,我想秦伯一定很恨他们,如果能得到他们,就是吃了他们的肉都嫌不甘心,何必屈尊你去惩罚他们呢!所以,不如放他们回去,让秦伯拿他们正法,也好消去心头怒气。你看怎么样?”晋襄公听从了文嬴的话,就把这三个人释放了。晋军主将先轸朝见晋襄公时听到这个消息,当即勃然大怒,斥骂晋襄公说:“将士们拚了性命,从战场上把他们活捉过来;你却凭老婆子一句话,把他们放走,真是助长了敌人气焰,我们离亡国不远了!”晋襄公知道自己做错了事,立刻派大夫阳处父去追赶。阳处父上车扬鞭,追到黄河边上,只见孟明视三人已经上了秦国早已准备好的船上。阳处父心生一计,就解下车子右边的马,说是奉了晋襄公的命令,送给孟明视的,想把他诱回到岸上来。孟明视在船上站起来,向阳处父行了个礼,说:“感谢贵国的恩典,不把我们这些俘虏的血拿来涂战鼓,而让我们回去接受国法的制裁。我们就是死去,也是死得其所了。如果我国也象晋君一样宽宏大量,保全我们的性命,那么,三年之后,再来报答贵国的恩典吧!”
  孟明视等人回到秦国,秦穆公穿了丧服,在城外等候。他对着回来的将士哭着说:“我没有听蹇叔和百里奚的话,害得你们吃败仗,受侮辱,这是我的过失。”孟明视对秦穆公的宽宏大量和关怀爱护十分感激,从此更是象对待父亲般地尊敬秦穆公。

·再败于晋军

  过了两年左右,到了公元前625年,孟明视要求秦穆公发兵去报崤山之仇。秦穆公答应了,派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位大将军率领四百辆兵车去攻打晋国。晋襄公派中军大将先且居前往抵御。由于晋国做了充分准备,两国军队在彭衙地方一交锋,秦军又打了败仗。晋军将士嘲讽说:“这就是秦国来报答‘恩典’的军队啊!”这回秦军虽不象上次在崤山失败得那么惨,可是孟明视却比上一次更觉得惭愧,简直是无地自容。他自己上了囚车,不希望秦穆公再免他的罪。可是,富有阅历的秦穆公知道,老在顺风里驶船的,不一定是好船夫,国家的大船只有让久经大风浪,甚至翻过船的人掌握才放心。他对孟明视勉励了一番,继续让他统帅军队。

·背水一战破晋军

  经过两次失败以后,孟明视不敢象过去那么自负、任性,也不敢再轻敌了,而变得老练一些了。他开始注意国家政治,关心老百姓的生活,重视每一个兵士的作用。他把自己的所有家产和俸禄都拿出来,送给阵亡将士的家属;他跟士兵们一起吃粗粮、啃草根;他每天训练兵马,埋头苦干。这年冬天,晋国联合了宋、陈、郑三国打到了秦国的边境。孟明视命令将士只许守城,不许出击。晋国人一再挑战,他不予理睬;晋国人把秦国的两座城都夺去了,他还是照样一声不吭地训练兵马。秦国人气得摩拳擦掌要跟晋国人拚个你死我活,也有人骂孟明视是胆小鬼,要求秦穆公另选良将。可是秦穆公心中有数,仍然不调换这位接连三次打了败仗的将军。
  崤山失败后的第三年,即公元前624年夏天,孟明视请秦穆公一块去攻打晋国。他说:“要是这次再打不了胜仗,我决不活着回来!”他挑选了国内的精兵,准备了五百辆兵车。秦穆公拿出大量财帛,安抚了士兵的家属。全国兵民情绪高昂,一致决心夺取战争胜利。父母送儿子,妻子送丈夫,都嘱咐说:“要是不打胜仗,可别回来呀!”秦军浩浩荡荡,东渡黄河。过河后,孟明视命令战士将渡河的船全部烧掉,说:“咱们这回出来,背水一战,有进没退!”他带领将士勇敢冲杀,不几天就夺回了上次被晋军夺去的两座城,还打下了晋国的几座大城。秦国军队所向披靡,耀武扬威;晋国人闻风丧胆,缩在城里,不敢出来对阵。孟明视这次率领秦军终于战胜了晋军。秦穆公见晋国屈服了,就率领军队转到崤山,掩埋了三年前在这里阵亡的将士的骨骸,祭祀了三日才回国。秦国打败了中原的霸主晋国,威震西戎,有二十来个小国和部族都争先恐后地归附了秦国,使秦国扩地千里,成了西戎的霸主。周襄王派大臣召公赏给秦穆公十二只铜鼓,承认他为西方的霸主。

战役分析

  公元前655年周12月,晋献公灭虞,掳虞公及其大夫百里奚。晋献公将自己的女儿嫁给秦穆公为妻,而将百里奚作为陪嫁送给秦穆公。百里奚不甘心处于人下,跑到楚国去了。秦穆公听说百里奚很贤慧,就想把他从楚国要回来,可又怕楚国知道百里奚贤而不给,就故意贬低百里奚的身价,用五张羖羊皮去换他,楚人就同意了。把百里奚带到国内,秦穆公与他交谈国事,发现他确实很有才能,十分高兴,就让他执掌国政。百里奚认为他的朋友蹇叔比自己更有才能,于是把蹇叔推荐给秦穆公,秦穆公以蹇叔为上大夫。强将手下无弱兵,虎父之下无庸子,蹇叔的儿子孟明视,百里奚的儿子西乞、白乙也因为有才能而受到重用。
  秦国偏于西方一隅,春秋初期史上不见有什么记载,倒是在晋献公灭虞之后,秦穆公把百里奚带到秦国的第四年,史上开始记载秦介入晋立储之事,之后关于秦事的记载起见频繁,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百里奚和蹇叔的治国方纲已经立竿见影,大显成效。从此,一个偏于西隅的弱秦正在崛起。无可置疑,秦国的强大是由百里奚和蹇叔奠基的。因此,秦穆公倚重孟明视在此也可以理解了。
  但是,从孟明视在袭郑的军事行动中的表现以及后来他屡次为帅作战的结果来看,他并不是一个帅才。秦穆公求贤若渴,并且他知道人才在国家强盛过程中的重要,但是他心中的那种“贪”,那种急功近利的思路总是让他在种种方面有失偏颇。天下全才不多,既如后世的诸葛亮,也只能在全局统筹上尽显其能,而在军事上,他的才能无疑稍逊,当具体到战争的细节时,往往少见成效。在这里,孟明视是没有军事才能的,由军事而言,他的表现是个小儿科。即使在政治上,他也是幼稚的,灭滑行动就表明了这一点。在袭郑失败后,灭滑已经不是一个军事行动,而是一个政治问题了。灭滑对秦国没有任何益处,无论是从军事还是从政治还是从经济上来看都是如此。灭滑行动不是国君的命令,也不是内阁的决定,纯粹是孟明视个人的意气用事,使得正在崛起的秦国在国际的声誉大大被降低。
  孟明视给秦国所带来的严重恶果,使得举国上下欲诛之而后快,得秦穆公独力之赦而活命。既然活命,就不能辜负秦穆公的信任和活命之恩,国恨家仇必报,大辱只有用大荣才能持平,国家的声誉必须用胜利才能挽回。再说孟明视已经向晋国人发布过三年后必来“报恩”的消息,于是,公元前625年春,孟明视大兴复仇之师,以报崤地之辱。这次出师的政治意义要大于军事意义,因为这次战争的任务是挽回秦国在三年前失去的声誉,以重振国威。然而,这次战争的结果真是令众看家大跌眼镜,出人意料。
  晋国得到秦军大举入侵的消息,全国备战,晋襄公亲自督战。秦军一接战就失利,一败退过黄河,再败退过洛水,让晋国人追到自家的国土上来了。在秦邑彭衙,秦军到底是站住了脚跟,于是秦晋在彭衙展开决战。2月7日,晋军大胜秦师。秦人在这次战役中不仅没有一洗耻辱,反而颜面尽失,被晋人称为“拜赐之师”:你孟明视逃离晋国时,当时不是在黄河的小船上对阳处父说三年后来“拜谢”君王活命的恩赐吗?如今你果然来了,这就是我们对你的这种“拜赐”的接受!这次军事行动是孟明视有备而来,却仍然遭此溃败,让我们不能不怀疑孟明视的军事才能。
  秦穆公没有对孟明视给予处罚,反而依然信任他,让他执掌国政。孟明视成了穆公的心结,也成了整个秦国的心结,既然弃之不能,那就用之不疑吧。对秦穆公来说,他必须继续重用孟明视,以此激励他做出成绩,为国争光,也为他秦穆公争一口气,因为是他坚持要用孟明视的,如果他就此不再用孟明视了,无疑就表明他用人不当,看人看走了眼,这对一国之君来说是有损害的。从形势来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秦国的耻辱是由孟明视带来的,还必须由孟明视来洗涮。同时,秦穆公这样做还表明了必雪耻于晋的坚强不屈的决心。这一点晋国的大夫赵成子就看得很清楚,他说:“秦军要是再一次来的话,一定要避开它。由于对失败和耻辱的恐惧,必然加强德性的修养,加强德性就是力量,这样的力量是难以阻挡的。诗里说:不要忘记你的祖先的德行,要不断地加强你所缺损的德行。孟明视大概是看到这首诗了。对一个为修建德行而努力的人,你是无法抵挡他的。”孟明视所做的就是“增修国政,重施于民”。然而,对于一个一败再败的国家来说,一年的时间能做些什么?这样的施政纲领能实现多少?
  公元前624年周历4月,秦穆公与孟明视再次起师伐晋。秦师渡过黄河之后,把所有的船只都烧掉,以示以死雪耻的决心。晋人采取回避坚守的战术,秦人攻取了王官(今山西闻喜县西)和都城的郊区,然后回师茅津(今山西省平陆县境内)而东,再渡黄河,来到当年崤山之役的战场。秦人在这里收拾当年战死将士的尸骨,穆公发丧三日,为之哀哭三天,然后葬之,回国。
  秦人总算出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胜利。晋人不战,并非别的原因,仅仅是被秦人那种不屈不挠的复仇决心所慑服。这次胜利对秦国没有任何有效的影响,相反,至此以后,秦国彻底退出了逐鹿中原的行动,在中原大地上活跃着的是晋、楚、齐,再加上后起的吴、越,秦国已无力东向,只在西边夷地有点作为。即使这点成绩,也不是因为孟明视,而是另一位客卿由余的功劳。
  穆公自用百里奚、蹇叔之后,秦国迅速崛起。再用孟明视,经崤山之役,三伐强晋而无功效,国势遂迅速衰弱,整个春秋之季在中原无所作为,直到战国时代才重新崛起。穆公虽重视孟明视,但以孟明视之才并不能胜任之,这是穆公用人之误。孟明视被用,因于乃父蹇叔之才,穆公对孟明视本人的才能并没有细察,以致孟明视成了秦国永远的痛,也是中国之痛:中国首次的统一因孟明视而被推迟了数个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