殉葬

  殉葬又称陪葬,是指以器物、畜牲甚至活人陪同死者葬入墓穴,以保证死者亡魂的冥福。以活人陪葬,是古代丧葬常有的习俗。另外,中国古代也有赐已死之人陪葬贵族、尊亲属等的风俗,这多半是一种褒扬死者的作法。

中国相关

  根据许多考古发现,古中国的商朝奴隶主阶级将奴隶做殉葬品,即人殉。在安阳小屯侯家庄发掘的殷陵大墓中,殉葬奴隶竟有数百人之多。据甲骨文记载,商王最多的一次杀了2656人。《西京杂记》卷六记载:“幽王(周幽王)冢甚高壮,羡门既开,皆是石垩,拔除丈余深,乃得云母深尺余。见百余尸纵横相藉,皆不朽。唯一男子,余皆女子,或坐或卧,亦犹有立者,衣服形色不异生人。”《史记·秦本纪》就有记载,秦武公死时,“初以人殉死,从者66人。”另外秦始皇死时,最有名的陪葬物并非活人,而是象征保卫的兵马俑。
  汉朝依旧保留活人殉葬习俗,如汉武帝死有活人殉葬,以后历代都有活人殉葬发生。但从汉朝到宋朝,除边远地区以外,殉葬作为一种制度,已不复存在。
  活人殉葬以元朝达到高峰。《马可波罗游记》记载,成吉思汗之孙蒙兀死时,“送葬之途次,遇人尽杀之,其数在二万人以上。”
  明朝明太祖死时,有46名后宫女子殉葬,朱允炆对生殉宫女的家属进行了表彰和封赏,“洪武三十一年七月,建文帝以张凤、李衡、赵福、张弼、汪宾、孙瑞、王斌、杨忠、林良、李成、张敏、刘政等,由锦衣卫所试百户散骑带刀舍人,进为本所千、百户,其官皆世袭。以诸人皆西宫殉葬宫人父兄,世所称朝天女户者也。”。明成祖死后有十六妃和数百宫女生殉,凄惨的哭声震动宫殿,全部被迫上吊自杀,史载:“帝崩,宫人殉葬者三十余人。当死之日,皆饷之于庭,饷辍,俱引升堂,哭声震殿阁。堂上置木小床,使立其上,挂绳围于其上,以头纳其中,遂去其床,皆雉颈而死。”,所殉嫔妃中有两位朝鲜选献的美女韩氏和崔氏。;明仁宗有五妃生殉[3];明宣宗有十妃殉葬,有一人名郭爱,进宫二十日,被迫作了殉葬人,有绝命书:“修短有数兮,不足较也。生而如梦兮,死则觉也。先吾亲而归兮,惭予之失孝也。心凄凄而不能已兮,是则可悼也。”。直到明英宗才命令废除活人殉葬,《明史·英宗后纪》评论他,“罢宫妃殉葬,则盛德之事可法后世者矣。”王世贞在《奔州山人别集》中称:“此诚千古帝王之盛节。”。
  清初,清太祖、清世祖死时,也有活人殉葬。天命十一年(1626年)努尔哈赤病死前,令阿巴亥殉葬,“俟吾终,必令殉之”。到清圣祖康熙年间,御史朱斐上书,“屠残民命,干造化之和。僭窃典礼,伤王制之巨。今日泥信幽明,惨忍伤生,未有如此之甚者。夫以主命责问奴仆,或畏威而不敢不从,或怀德而不忍不从,二者俱不可为训。且好生恶死,人之常情,捐躯轻生,非盛世所宜有。”康熙十二年(1673年)敕,禁奴仆殉主,明令彻底废除活人殉葬之习。

印度寡妇殉夫

  在古印度吠陀时期,寡妇是可以改嫁的,公元2世纪以后寡妇不许改嫁,以后规定日渐严苛,必须殉葬,殉葬制度又称萨蒂,萨蒂是古印度神话故事中的一名年轻女神,萨蒂因家人侮辱她的意中人湿婆神,而跳入圣火中自杀。
  最早的殉葬行为可以追溯到公元前6世纪,拉蔚威玛(Raviverma)王妃殉葬,印度人相信一个殉葬的妇女将能够升上天堂。殉葬者要穿上当新娘时的全套盛装,坐上柴堆,然后再点火,可能跟死去的夫婿一起烧化,或单独自焚。如果死者多妻,则正妻与死夫一起殉葬,其余妻子要单独自焚。
  印度教时代在上层和拉其普特人中寡妇殉葬的风俗非常盛行,1817年英国统治孟加拉邦时,平均每天有两名寡妇自焚。1819年孟加拉邦竟有839名寡妇殉夫。
  1829年寡妇殉葬被英国官方宣布为非法,印度妇女当时上街示威游行,要求还妇女以殉夫的权利,殉夫现象屡禁不止,一些偏远村落仍保有此恶习。今日印度寡妇自焚殉葬事件仍时有所闻,并且受到推崇,但大多数寡妇都是被迫殉葬的。
  1987年,印度拉贾斯坦邦一村庄有位18岁少妇鲁普·坎瓦尔被逼自焚死,印度全境掀起抗议风潮,为此印度政府曾修订防止寡妇殉葬的法律,任何与萨蒂有关的行为最高刑罚可以是死刑或终生监禁。

相关内容

  有少数人误会,“殉葬”只限于活人或动物,事实上并没有这么严苛的限制,台湾教育部国语辞典网络版把“殉葬”解释为“用人、俑或器物等陪同死者下葬”、“亦作陪葬”,并不限于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