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禽

伯禽治鲁
伯禽治鲁
  西周初年人,姓姬,字伯禽,亦称禽父。周公旦长子,周代鲁国的第一任国君。周灭商后,武王封周公于鲁,因留京辅政,于是派伯禽代其就国。因此伯禽成为周代鲁国的第一任国君。周公东征后,成王将“殷民六族”和旧奄国土地及人民分封给周公,国号鲁。伯禽到鲁国不久,东方发生了武庚、管蔡之乱,徐戎淮夷和南方的熊盈以及纣王的猛将蜚廉也闻风而动前来攻打鲁国。伯禽率师到达费地(今山东费县),誓师,亲作《费誓》(即《尚书-费誓》),以严明军纪。在全体将士努力奋战及齐军的支援下,不久战事就形成了相持局面,在平定武庚、管蔡之后,齐、鲁、周三支军队又经过两年苦战,终于安定了鲁国。
  伯禽在鲁国苦心经营了三年,才去镐向周公汇报国政。周公问道;“为什么报政这么晚呢?”伯禽回答说“我在改造了当地的风俗,变革了当地的礼仪。寻常百姓父母死后也要服丧3年,所以到这时候才来报政。”伯禽坚持以周礼治国,在位46年,鲁国的政治经济都出现了新局面。其辖区北至泰山,南达徐淮,东至黄海,西抵阳谷一带,成为周王朝控制东方的一个重要邦国,并享有“礼义之邦”的美称。

人物简介

  鲁公伯禽(?─前997年),生年月不详,姬姓,名伯禽,亦称禽父。周朝诸侯国鲁国第一任君主,周公旦长子。《史记》记载就任年在周公东征,即成王元年(约前1042年)。
  周公东征之后,周成王将商朝遗民六族和泰山之南的原奄国土地、人民封给周公,为鲁国。由于周公需要留在朝中,因此派其长子伯禽赴鲁国就任。
  伯禽到任之后,在姜太公的齐国军队支援下平定了淮夷和徐戎的叛乱,奠定了周朝在淮河以北地区的统治。在进军过程中,伯禽在费地作《费誓》激励士気,这篇文辞被记记载在尚书之中。
  伯禽与齐国第二代君主齐丁公、卫国第二代君主卫康伯以及晋国第二代君主晋侯燮共事周康王。周康王分三位诸侯以珍宝之器。而同事周康王的楚君熊绎却无分。春秋时代的公元前530年,楚灵王仍忿然提起此事。
  伯禽在位共46年,鲁国在他的统治下成为著名的“礼仪之邦”,疆域北至泰山、南达徐州、东至黄海、西抵阳谷一带,成为在今山东境内与齐国抗衡的大国。
  中国历史博物馆藏禽簋,《殷周金文集成》编号“七·四〇四一”。其铭文记载了周成王讨伐东方的奄侯,周公谋划这次征伐,而“禽”也就是当时为周王室大祝的伯禽,在助祭时宣读祝辞。

伯禽趋跪

  古史有载:“周伯禽、随康叔三见周公。三被笞。以问商子。曰。南山之阳有桥木。北山之阴有梓木。盍往观。伯禽见桥高而仰。梓卑而俯。还告商子。曰。桥者父道。梓者子道。明日。伯禽入门而趋。登堂而跪。周公嘉其得君子之教。”(白话解释:周朝初年间时候。有个周公的儿子。名叫伯禽。跟了周公的弟弟康叔去见周公三次。就被他的父亲痛打了三次。伯禽就去问商子。这是为了什么缘故。商子道。南山的阳面有一种树。叫做桥木。北山的阴面有一种树。叫做梓木。你何不去看一看呢。伯禽听了商子的话。就去看了。只见桥木生得很高。树是仰着的。梓木长得很低。可是俯着的。就回来告诉商子。商子就对伯禽说道。桥木仰起。就是做父亲的道理。梓木俯着。就是做儿子的道理。到了第二天。伯禽去见周公。一进门就很快的走上前去。一登堂就跪下去。周公称许他受了君子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