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伦荣宪公主

  固伦荣宪公主(1673年-1728年),清康熙帝第三女,被认为是康熙最钟爱的女儿,按齿序称为二公主。康熙十二年(1673)癸丑五月初六日寅时生,其母为荣妃马佳氏,与长子承瑞、四子赛音察浑、六子长华、八子长生、十子允祉同母。康熙三十年(1691)六月受封和硕荣宪公主,下嫁乌尔衮。康熙三十一年(1692)十月诏设护卫长史如贝勒例。康熙四十八年(1709)三月公主受封固伦荣宪公主。雍正六年(1728)戊申四二十一日去世,时年55岁。死后厚葬于内蒙古巴林右旗。

人物生平

  康熙十二年(1673)癸丑五月初六日寅时生,其母为荣妃马佳氏,与长子承瑞、四子赛音察浑、六子长华、八子长生、十子允祉同母。
  康熙三十年(1691)六月受封和硕荣宪公主,下嫁乌尔衮。公主出嫁之后,康熙帝曾经四次到远赴巴林巡视(而实际上,根据《清圣祖实录》的记载,荣宪公主婚后恭迎或是前往探视父亲康熙皇帝的次数多达十余次,居康熙朝诸公主之首)。
  康熙三十一年(1692)十月诏设护卫长史如贝勒例。
康熙皇上为荣宪公主题匾
康熙皇上为荣宪公主题匾
  康熙四十五年,荣宪公主在巴林建造了中国北部边疆唯一的一座皇帝行宫——康熙行宫(现今位于查干沐沦河边的大板镇右旗政府院内)。行宫建造完成之后,康熙皇帝又曾经两次在此宫中居住,并且亲自为行宫题下了“金枝衍庆”的匾额,这块匾额至今仍保留在行宫旧址内。
  康熙四十八年(实际应该是康熙四十七年底),康熙皇帝病重,荣宪公主侍奉周到,令皇帝十分感动。同年三月,公主受封固伦荣宪公主。
  康熙五十五年,乌尔衮奉命征讨策旺阿拉布坦,征战六年。
  康熙五十八年(1719)从征准噶尔。
  康熙六十年(1721)二月十三日,乌尔衮病逝于军中,享年五十一岁。
  康熙六十一年,康熙皇帝去世。
  雍正六年四月十二日,五十六岁的荣宪公主在自己生辰到来的前不久去世了。
  雍正七年八月十九日,荣宪公主之子琳布在右旗乌如和图山前(今巴彦尔灯苏木十家子嘎查)为父母修建的陵墓完工,荣宪公主的灵柩与额附的骨灰一同下葬于地宫之中。

家族辈分

  实际上,固伦荣宪公主算是康熙的长女,但因纯禧公主(康熙养女)的缘故,人们按齿序称她为“二公主”。康熙二十四年,十三岁的二公主便被父亲册封为了“和硕公主”,成为这一代公主中第一个得到正式册封的人。
  在康熙朝得到封号的九位公主中,被封为固伦公主(清朝公主最高的封号)的一共有五人,她们是:荣宪公主、恪靖公主、温宪公主、纯悫公主纯禧公主。但这五人中,只有荣宪公主一人是康熙皇帝生前亲自册封的。

家族关系

  父亲:
  康熙帝
  
  生母:
  贵人马佳氏(康熙十六年册封为荣嫔,二十年进荣妃)
  丈夫(额附):
  乌尔衮,博尔济吉特氏。蒙古巴林部扎萨克多罗郡王鄂齐尔次子,清太宗(孝庄文皇后)第五女淑慧长公主嫡孙。康熙四十三年(1704)袭巴林部扎萨克多罗郡王,康熙五十八年(1719)从征准噶尔,六十年(1721)二月病逝于军中。
  子女:
  女儿,名不详。后来嫁给了肃亲王豪格的后人显亲王衍璜。
  儿子,琳布(霖布)。继承了巴林郡王的爵位。

婚后家庭

  荣宪公主夫妇一生恩爱,额附每次出征,公主都亲自将他送到门德敖包,共同主持祭祀敖包的仪式,祈求出征将士能够平安归来。而公主夫妇的深情厚谊也成为当地流传的一段佳话。
  荣祥公主的家庭是一个典型的严母慈父的组合。他们一生育有一儿一女,女儿后来嫁给了肃亲王豪格的后人显亲王衍璜,而儿子琳布则继承了巴林郡王的爵位。琳布并不像他的父亲那样英勇有为,而是沉迷于酗酒赌博,时常因此生事。荣宪公主恨铁不成钢,所以管教儿子时也就十分严厉,有时还会使用棍棒教育法。每当这个时候,乌尔衮都会站出来维护儿子,替他向母亲求情,最终也就不了了之。也许正是有了父亲的庇护,琳布才有恃无恐,不思悔改,终于在雍正八年时被削掉了郡王的爵位。
  雍正六年,五十七岁的荣宪公主逝世,与她的丈夫乌尔衮一起葬在巴林右旗乌如和图山前(今巴彦尔灯苏木十家子嘎查)的地宫里。陪同公主下葬的除了无数珍宝之外,还有康熙皇帝钦赐的一件用十几万颗珍珠缝制的团龙袍服。至今,这件袍服依旧收藏在赤峰市博物馆中,向人们昭示着这位康熙皇帝的掌上明珠当年傲人的风采。

公主与巴林

  在额附乌尔衮不在巴林的时候,荣宪公主便代替他管理属国内的一应事务。当地至今流传下来的很多传说,如“二公主智审右梅林”以及“公主送夫出征”都是记载着荣宪公主如何用自己的智慧和慈爱为巴林人民做出贡献。在御制的碑文上也曾有这样的记载“彤管杨八州,慎早娴夫内则;丹纶换异彩,荣光爱于宗亲”,以此来称道荣宪公主的处世为人。
荟福寺
荟福寺
  实际上,荣宪公主继承了淑慧公主的衣钵。清康熙四十五年,荣宪公主和丈夫多罗郡王乌尔衮在巴林主持修建了至今仍是当地佛教集会中心的荟福寺(今位于巴林右旗大板镇境内)。荟福寺蒙古语又叫豪特劳敖坭勒图苏模,是巴林右旗13大寺庙仅存之一。该寺占地面积7100平方米,东西宽50.80米,南北长140.80米,由寺前广场、前殿、后殿组成,现存建筑160余间;一进院有前殿、 东西配殿、大雄宝殿(正殿);二进院内还有东西配殿,后大殿等。 除因动乱年代洒神殿、钟鼓楼被焚毁外,该寺基本上保留着历史的原貌。至今,当地人民仍旧将两位公主奉若神明,他们将荣宪公主称为“公主妈妈”,比切虔诚的相信只要向公主妈妈祷告,就可以逢凶化吉,实现愿望。
  据说,康熙皇帝为成就其“合内外之心,成巩固之业”的政治理念,曾经4次巡幸如今的大板镇,并且在大板镇南巴彦汉山中猎得猛虎,供奉于荟福寺,因此该寺又有“虎庙”之称。如今的荟福寺布局完整,壁画保存尚好,有鲜明的民族特色。这也是荣宪公主留在巴林草原上的一个永恒记忆。
  在康熙皇帝的诸公主中,荣宪公主因为“克诚克孝,竭力事亲”而备受康熙皇帝的宠爱,初封和硕荣宪公主,后又进封固伦荣宪公主。荣宪公主在巴林草原上生活了37个春秋,与蒙古族友好相处。在赤峰市境内,至今还流传着许多有关她的佳话。史书上说,荣宪公主下嫁蒙古王公,与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昭君出塞、文成公主进藏一样,都曾化干戈为玉帛,用和平的炊烟代替了连天烽火,沟通和密切了两个民族之间的交往和影响,加速了文化交流。

公主陵墓

·陵墓介绍

  雍正六年(公元1728年),荣宪公主死在了巴林草原,终年56岁。在此之前,荣宪公主的丈夫多罗郡王乌尔衮已经去世。荣宪公主的儿子霖布为其父母亲修建了规模宏伟的陵墓。该陵墓位于巴林右旗白音尔灯十家子村东北侧的巴彦陶拜山南麓,查干木伦河北岸的山坡上,地势开阔,水草丰美。从风水学上说,这里是个风水宝地。
  据考证,荣宪公主墓的建筑规模宏伟,平面为长方形,东西宽45米、南北长105米,占地面积约5000平方米,周围有砖砌围墙,其布局格式与喀喇沁旗锦山镇境内的灵悦寺、克什克腾旗经棚镇境内的庆宁寺、巴林右旗大板镇境内的荟福寺等现存的清朝建筑大体相同。南墙正中有一大门,与北门相对处曾经有一个方形碑亭。碑亭两侧为东、西配殿,宽15米,东3间为陵丁室和炊事房,西3间为祭品陈放和祭陵官员室。中部为前、后大殿,陵墓在大殿的后面。公主墓的南、北、东侧,有6个小型砖室墓,地表均有宝顶状封顶,直径为2.5至3米,墓室内均有紫色骨灰罐,也被破坏,未见志石。据当地护陵人介绍,这是公主近族和主要陪房人之墓。另外,在公主陵墓围墙外的东、西两侧还有许多小墓,据传是陵丁墓。有考古人员说:“荣宪公主墓的规模不亚于任何清朝皇室陵墓。”
  据了解,清朝时期,为了维护国家的统一,巩固中央政权,清政府对蒙古王公贵族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采取和亲政策。从清太祖到清高宗(特别是康熙时期)的100多年间,先后下嫁了7个公主到今天的赤峰地区。这些公主去世后,清政府都要在当地修建公主陵墓,并且派遣专人护陵。荣宪公主陵墓附近的十家子村,其实就是荣宪公主的守陵户。

·遭受破坏

  坐落在赤峰市巴林右旗境内的清朝荣宪公主墓规模宏伟,墓室内陪葬物品丰富。荣宪公主墓建成后一直无人惊扰,到了“文革”时期,一伙造反派以“破四旧”的名义对荣宪公主墓进行了毁灭性破坏,保存完好的荣宪公主尸体也被曝尸荒野。所幸的是,被哄抢的绝大部分陪葬物品最终被考古人员追回。

·公主尸首

  “文革”开始后不久,一直没有遭到任何破坏的荣宪公主墓便成为造反派破四旧的首要目标。造反派闯入陵园后,大多建筑惨遭毁坏。由于停放荣宪公主尸体的墓室有一道严密封闭的墓门,造反派一时无法打开墓门,就用凿子在墓门上凿穿了一个洞口后钻了进去。
  后来对进入墓葬的人员进行详细调查了解后得知, 造反派进入墓室后,发现墓室内正中有一具松木棺材,棺材外表均涂上了紫红色的油漆。后经测量,棺长3.5米、宽1.5米、高1.1米。造反派们粗暴地揭开棺材后惊讶地发现,荣宪公主安详地躺在棺内,就像是刚刚死去的样子,尸体保存完好,肌肉松软,毛发均未脱落,有胆儿大的造反派还用手指按了按公主的皮肤,发现还有弹性。
  躺在棺内的荣宪公主尸体面部朝上,头南脚北,头戴金制凤冠,身穿多层服饰,最外面的是一件光彩夺目的珍珠团龙袍。后经测量,荣宪公主身长156厘米,发辫漆黑,辫子长75厘米,两股大辫垂至臀部,辫梢似有扎缠。辫式与近代北方妇女的发辫大体相同。
  荣宪公主的棺前还有一个白瓷小罐,内装白色液体。棺材南侧有一骨灰罐,放在一个方形座上,罐内装有骨灰和残损衣物。该骨灰罐上用金字书写:“额驸马副将军多罗郡王”。可惜的是,该骨灰罐也已经遭到损坏。棺材东侧还有一个紫色的小骨灰罐,考古人员推测是公主之子霖布的骨灰。
  造反派们将荣宪公主身上贵重的衣服、首饰粗暴地取下来后,又把尸体从墓室里抬了出来,扔在了外面的荒地上。在墓室里200多年没有腐烂的尸体经阳光暴晒后,迅速变成了干硬的木乃伊。接下来,墓室里大量的金银器、瓷器等陪葬品也被哄抢一空。
  毁坏了墓葬之后,可能是觉得荣宪公主的尸体还有一点用处,便将尸体抬到了当地的卫生院。可是,当地的卫生院根本没有保护这具珍贵尸体的能力。当时,当地有一名卫生部门的负责人对造反派们的行为表示不满,这名负责人因此受到了批斗。更加荒唐的是,造反派们为了惩罚这名“保护四旧”的负责人,竟然让他背着荣宪公主的尸体游街。再后来,荣宪公主的尸体又被扔到了荒郊野外。

·墓志铭

  荣宪公主墓还出土了一块长51.8厘米、宽51.3厘米、厚6.1厘米的木制的墓志铭,是用汉、满、蒙古3种文字撰写的。
  墓志铭上这样写道:“公主:大清圣祖仁皇帝次女也,康熙三十年厘降于巴林,初封和硕荣宪公主。四十八年圣躬不豫,公主亲膳问安晨昏不辍,四十余辰未尝少懈。迨即安之后乃优旨褒奖,谓公主克诚克孝竭力事亲,诸公主中尔宽为最,是用厚其典礼晋封荣宪国公主。方享期硕之佑遽符星变之祥,遂于雍正六年四月二十一日,享年五十六岁而薨。驸马吴尔衮(乌尔衮)系元室之胄,世为巴林多罗郡王办理旗务,乃我太宗文皇帝第四女,淑慧固伦公主之嫡孙也。康熙四十三年嗣封王爵,使统理十一旗事。五十五年董督属国二十三旗戎务,北讨测旺妖星犹炽未酬慨之心,梁木忽摧转甚英雄之痛。遂于康熙六十年二月十三日,薨于军享年五十一。男一人女一人,男霖布袭封王爵,女为显亲王元妃。嗣王孝子霖布谨则巴林境内,巴彦陶拜山阳修建亭殿筑治地宫。吉卜雍正七年八月十九日辛丑,合葬先公主先王于兆域礼也。呜呼!寝园轮奂同符千里山河,子姓振绳永锡九天雨露,爰志幽邃永垂不朽。大清雍正七年八月十九日书。”

·部分陪葬品

荣宪公主墓中出土的三件袍服
荣宪公主墓中出土的三件袍服
  在追回的陪葬文物中最为珍贵的是荣宪公主所穿的一件黄缎珍珠团龙女袍,袍长 150厘米,里衬暗花丝绸。袍式为圆领、马蹄形袖,领头和领口均有黑蓝色丝绸垫边,并且用金线织出团龙图案,图案正中绣一“寿”字。周围用金丝线穿珍珠织成8条团龙。两肩也各有一条龙,这两条龙两角竖起,四足腾空,头下方用珍珠织出一个“寿”字,其间还点缀山水、云彩。前胸、后背也各有一条盘龙,神态与两肩的绣龙大体相同。团龙袍的下边还各有两条龙,四爪腾空,作追逐宝珠状,龙尾点缀云彩。据说,这件珍珠团龙袍由10万余颗珍珠串成8条祥龙图案,四周间以祥云和海水,处处都显示着皇帝亲属所用服饰的标志。这件珠光闪烁、举世罕见的龙袍服,向世人展示了荣宪公主生前的风采。
  此外,被追回的文物中还有一件是以金为托、珍珠作星、猫眼宝石嵌在正中央的众星捧月金钗;两件梅花鹿簪,簪上刻有花形,有一头鹿作回头奔跑状,鹿腹上嵌有各一块长方形宝石,鹿背上托一花盆,盆上花枝茂,花蕾上均嵌有宝石,花蕊上嵌有小珍珠,上下方各有一个金制蝙蝠,花间架一“寿”字,寿字中央嵌有一块宝石;菊花型金簪4件,其中两件正面嵌有一颗大珍珠,周边嵌有16颗小珍珠。“岁寒三友”金饰两件,其中一件上的梅花,花蕾均用五瓣花形玛瑙制成,花蕊嵌有宝石;另一件金饰上的枝叶之间架有飞鸟、云彩,并且嵌有一个“寿”字。4件金镯上所錾的龙,线条细微,刻工精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