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棍舞

       花棍舞起源于京、满等少数民族,它是一种民间舞蹈,历史源远流长,而且分布广泛。

概述

花棍舞
花棍舞
  花棍舞起源于京、满等少数民族。这些民族的人民不仅能歌善舞,而且富于幻想,充满渴望。他们在祭祖、拜神、驱鬼时,常常点燃贡香,俗称“烧香”。在贡香焚燃时“烧香”老人跳起一种单人舞蹈,这便是花棍舞。花棍是由约一米长的竹杆或木棒做成,两侧扎有红绸,顶端孔内嵌有铜钱,木棍中间用彩纸粘贴。舞者以花棍击打身体的各个部位或地面,由于铜钱撞击发出有节奏的哗啦作响,声音悦耳动听,红绸飘扬,花棍飞舞,表演者边打边唱,边舞边跳,具有很强的舞蹈美感。花棍舞先是单人表演,后又发展为两人对打,继而又形成群舞。
 

特征

  
花棍舞
花棍舞
       花棍舞所用道具:花棍:竹竿做成长1.55米,两头系上铜钱,打起来哗哗作响。竹板:属伴奏乐器花棍舞在民间。花棍用木棍或竹竿制作,全长约100厘米,两端挖有透空孔洞,洞中嵌入铜钱或小铜钹。它是用一根直径3~4厘米的木棍或竹竿制作,全长约100厘米。在其两端各挖四五个透空孔洞或挖一个细长的透空孔洞,分别嵌入四五个铜钱或小铜钹而成。摇动花棍铜钱撞击孔壁哗哗作响。  
       花棍舞不仅古老,而且分布广泛。因其典故不同,称谓也各异,有“打花棍”、“霸王鞭”、“打连厢”、“将军棒”、“爆火鞭”、“浑身响”等多种叫法。
  “打连厢”的叫法起源于清代。毛奇龄所著的《西河词话》描叙花棍舞时记载“连厢词者,带唱带舞,以司唱一人,琵琶一人、筝一人、笛一人,列坐唱词,谓之连厢,亦曰打连厢”。到乾隆年间,依据唱词,编演了传统剧目《打连厢》,讲的是陈二好吃懒作,终于荡尽家产。他逼着妻子和三个妹妹上街卖唱,四个女人在街头卖艺跳的就是花棍舞,用演出所得供陈二花费。由于街头遭人调戏,四女人回家后与陈二吵作一团,陈二跪地求情才作结。按此推算,花棍舞至今已有三百年的历史。
  “打花棍”的称谓来自民间传说。据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年幼时家境十分贫寒,以四处讨饭为生,后流落到泗洲管镇乡一带定居。朱元璋小时常同穷孩子们一起放牧,聪明伶俐的朱元璋每次玩耍都能想出新花样。有一次他让小伙伴用泥巴搭成台子,戏称“金銮殿”,佯称自己是“皇帝”,其他牧童则扮成“文武群臣”。他命牧童把柳枝做成的牧棍当作刀枪,操练起来。为使放牛棍漂亮,他们将柳枝每隔三指削掉二指宽的皮,使其成为青白相间的花棍,舞起来格外好看。久而久之这种对打舞蹈日臻丰富多彩,当地百姓竟相效仿,相沿成为一种民间舞蹈,百姓称“打花棍”。
  “将军棒”则出自三国时期的传说。蜀国后主刘禅魏国收降后,举家东迁到洛阳,在那里建造了一座安乐宫,当起“安乐侯”,整天吃喝玩乐。有时刘禅想到自己身为“将帅”,应该练习刀枪武艺,可他这时已顿感无力挥枪,只好以竹竿代戈,要求士兵也把刀枪换成了竹竿,相互练习对打耍弄。这种花拳绣腿似的操练,慢慢形成了一种舞蹈。后来流传到民间,渐演成花棍舞,人们戏称“将军棒”。
  “霸王鞭”的说法则要追溯到西汉时期。相传楚霸王项羽死后,天顿时恶变,人们认为是楚霸王魂灵所致。于是百姓逢年过节,成群结队,手执木棍围着篝火,边打边唱,边舞边跳,举行驱逐霸王亡灵的仪式,由此“霸王鞭”的名称逐渐传开。另一种说法则说楚霸王常施黑虎钢鞭,英勇无比,后人敬仰其勇猛气概,时常手舞霸王鞭,以跳舞模仿,这才有了“霸王鞭”的说法。从以上这些民间传说中可以看出,花棍舞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早在清代、明朝三国时期,以至于更早的西汉时期都有其踪迹。虽然这些并非史实,但花棍舞能够沿袭千年,表明深受大众喜爱。

民间流传

花棍舞
民间花棍舞
  黑龙江省庆安县的花棍舞吸纳了各地花棍舞蹈的精华,逐步发展完善,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庆安早期的花棍舞按其表演形式,大体分为三种。一是独人舞。多为表现护送神灵,为神灵驱鬼开路。舞者身着白色长衫,头扎紫色发带,双手持花棍,频频转动于身体上下前后,在原地边走场边耍棍,表演节奏逐步加快,并开始向前行进,以示驱赶恶鬼,为诸神开路。在结束舞蹈的瞬间,将花棍向头后方反身远远抛出,跟随的人们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抢接那具有魔力的花棍,民俗认为谁能接到花棍,就可以免除一年的灾疫并心想事成。二是双人舞。二人一组相互“对打”和“对哏”,边舞边唱,边跳边逗,风趣活泼,诙谐逗人。舞蹈人数可多可少,队形变化可大可小,一般出现在秧歌队里,有时队中打头阵,有时收尾压后阵,有时穿插在中间,常见的队形有“剪子股”、“串花斗”、“灯笼串”、“拉大锯”、“二龙吐须”等。三是群人舞。这种花棍舞一般出现在舞台和广场,多有几十人甚至上百人参加。1946年农历正月十五,庆安有上百人在南门里表演了花棍舞,伴随着《军民向前进》的曲调,歌声传遍全城,甚是热闹。1951年在庆安县城乡运动会上,又出现了二百人表演的花棍舞团体操,舞姿浪美舒展,曲调激越奔放,场面火爆热烈,受到群众的鼓掌喝彩。
  庆安花棍舞动作流畅,幅度较大,节奏鲜明,刚柔分明,主要以粗犷豪放的击打见长而闻名。击打分为两路,即上身的肩、背、臂、手,下身的腿、胯、脚、地。上身打法多样,有单打肩、双打肩、上臂打、下臂打、拦腰打等;下身打也很丰富,有踢腿打、端腿打、顺打腿、反打腿、金钱脚、外花脚、旋风脚等。这些动作的连接不是一成不变,有时几个动作连接在一起,成为一个小组合;有时一气呵成,从头打到尾。随着唢呐乐曲边扭边打,队伍整齐,节奏统一,气氛热烈,呈现的特点是:“大舞大动大队形,节奏鲜明脚步重。队形变化跟头走,对打串场背身行。”
  花棍舞虽是群众自娱自乐的秧歌形式,但又与秧歌有着明显的不同,它分为上下两种妆扮,上妆为旦角,下妆为丑角,特别强调美化踢、打、磕、碰、拍、别、拐等舞姿技巧,也就是常说的七种“劲”儿。七劲分为头上的抖、晃、梗、抻劲儿;手上的活、推、拍劲儿;臂上的撞、摆劲儿;肩上的顶、摆劲儿;腰上的拧、提劲儿;身上的扭、拧劲儿;脚上的寸、颤劲儿。合理编排成四面斗、八面风、扭腰抖肩等组合形式,再融入东北秧歌中的逗眼、俏美、摆浪等艺术风格,按照慢、中、快三种节奏,不断变幻和烘托表演气氛,形成了悠起来的势头,扭起来的火爆,给人以浪美之感。
  庆安花棍舞的新兴出现在上个世纪80年代,庆安对花棍舞进行了大规模的搜集、挖掘和整理,使其上升到独特的艺术形式,演技和舞姿逐渐丰富新颖。仅从舞步上看,男的步伐更为矫健,舞起来粗犷豪放,展现出剽悍的阳刚之气;女的步履更讲细碎,扭起来的舒展飘逸,突呈刚韧的阴柔之风。特别是花棍打击更加强调击点干净利落,动作灵活敏捷,舞姿稳健潇洒,充分表现出东北花棍舞的“帅气”和“野性”。为使花棍舞更具娱乐性和观赏性,庆安县文化馆干部许丽萍等人创编了《节日花棍》舞蹈,把古老的花棍舞搬上了高雅的演出舞台。这个舞蹈及其加工修改之后的作品在全省乃至全国获得多项大奖。近几年花棍舞又被尝试融入戏曲之中,例如龙江剧《百鸟朝凤》加入大量花棍舞,在全省二人转创作演出中获得一等奖。秧歌剧《小放牛》,在道具上采用花棍表现马鞭和牧笛,载歌载舞,也使观众耳目一新。

各族发展

·1、京族

  京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人口较稀少的民族之一。京族同胞自16世纪左右迁居于我国濒临南海的广西防城县后,就一直生活在璀璨玉石般的三座岛屿之上。若干年来,这三座岛屿的名称因被称作“巫头”、“山心”和“万尾”,充满着无尽的神奇色彩,始终唤起到三岛来的外乡人特殊的好奇、深思和无穷的追问。
  京族人民不但能歌善舞,而且有着丰富多彩、富于幻想、充满渴望获得美好生活的民间文学与传说。据说,在五六百年之前,刚在我国定居的京族渔民,每日必经白龙海峡才能入南海捕鱼。而这唯一出海的咽喉却被大妖怪蜈蚣精所盘踞、把守。而且提出:凡渔船出海打鱼,必以一幼童饲蜈蚣精为条件。为此,原本人口不多的京族很快便受到民族存亡的严重威胁,无数幼童遭受残害的现实使人们陷入了无限的悲苦与焦急之中。一天,走来一个外乡乞丐模样的道人,他在了解人们的愁苦后,提出自己心甘情愿以身饲喂蜈蚣,为渔民们换得出海捕鱼权的建议。万分无奈下的渔民们在同意道人建议后,按照吩咐找来一口大锅和一个很大的南瓜,架在船头上蒸煮。当渔船行至白龙海峡后,蜈蚣精久久不见有幼童扔下,便开始兴风作浪,海上顿时狂风四起、雷雨交加。渔民深怕得罪妖怪,便催促道人投海饲蜈蚣,但只见道人胸有成竹、毫不慌张地立于船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时机。蜈蚣精见此状勃然大怒,便张开血盆大口扒上了船舷。刹那间,道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端起大锅,将沸腾的南瓜连同一锅开水直灌蜈蚣精胃肠之中。蜈蚣精被开水和难以散热的大南瓜烫得疼痛难忍,即刻潜入海中上下翻滚。似飘叶般的小渔船瞬间中便开始了在电闪雷鸣的排空浊浪中,被无情地抛卷的遭遇。在渔民们经过整整一昼夜难卜生死的折磨后,终于随着霞光初露,大海恢复了往日的宁静。渔民们来到甲板,只见远处一条被截成三段的巨大蜈蚣残骸浮于海面。而且,随着红日的冉冉升起,这三段残骸逐渐扩大,最后在海中竟形成了大小不等的三座岛屿。而那位智胜蜈蚣精的外乡乞丐道人,却早已化作云雾飘向了远方。从此,京族人民便将大小不等、形若蜈蚣头部、心脏和尾部的三个岛屿,命名为“巫头”“山心”和“万尾”。为了不忘为京族人民除恶的道人,人们在白龙海峡出口处建庙宇、竖石碑,封这位道人为“镇海大王”。同时把“镇海大王”的牌位供奉在“哈亭”内最为重要的位置,永远接受人们的祭祀与崇拜,以求得他的佑护。
  在历时几天的“哈节”中,人们在对各路神灵和先祖进行祭祀和娱乐之后,接下来的将是令人盼切已久,为护送“各路神灵”,尤其是为送别“镇海大王”,进行“驱鬼开路”而跳的舞蹈《耍花棍》。
  在“哈节”最后一项礼仪“宰猪大祭”刚刚结束,哈亭内焚烧祭文的青烟还未散尽,已从远远村口处传来大木鼓沉重而轰鸣的咚咚声,使所有的京族民众顿时躁动起来,不由分说地向着村口涌去。被人们团团围住的参天榕树下,一位身着白色长衫、紫色发带,双手持长约40公分、缠绕彩色花带、具有驱魔神力花棍的窈窕少女,已在闻鼓起舞。这位俊美的桃姑双手将花棍频频转动于身体的上下前后 ,她伴着细碎的步履,面向东南西北四方将每种舞姿各表演一次,以示驱赶各方恶鬼为诸神、祖先开路、送行。随着木鼓节奏的变化舞蹈速度也越发地快了起来,为此,周围的观看者再次随之动荡起来。人们一边回首观望着还没有结束的舞姿,一边向着远处奔跑,似乎还都在测算着应停步的合适位置。突然间,只见桃姑在急速舞蹈的最后,双手将花棍向头后方反身远远抛出。这一举动使人们不顾一切地奔跑起来,去抢接将从空中跌落下的花棍。原来这是京族习俗中所说的:“谁能接到节日最后一项《耍花棍》舞蹈所抛出的,具有驱魔能力的花棍,谁在这一年中就能免除一切灾疫和心想事成”的说法。难怪那两个得到花棍的年轻小伙子,把得来的花棍紧紧抱在怀里而欣喜若狂呢!

·2、苗族

  花棍舞,又叫打花棍,苗语音为叫“糯脑”。主要流传在罗甸县木引乡摆落村一带红苗支系聚居的村寨,是一种民间自娱性舞蹈。表演时人数变化较大,有一人,二人、三人、六人不等,多数为三人表演。全舞由“劳刚阿”即(打花棍),“拖劳”即(两人棒),“劳格哈”即(顶腰劲)、“让阿亢”即(龙吃水)、“凹得”即(抬伤人),“打松”即(簸米)、“摩冷架”即(要粑粑)、“邦松”即(耗子舔棒)、“劳季”即(舂碓)等十余个。该舞无乐器伴奏,主要道具是中间细两头粗的棒,个别舞段也使用簸箕和装有水的土碗,整个舞蹈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

·3、布依族

  花棍舞流传在贵州惠水、平塘等地,舞者手执一根竹或木为器械,竹或木嵌以古代小铜钱,并绘上色彩;舞者边跳边以竹木棍敲击身体各部位,发出有节律的音响。布依族的花棍舞,表演者自唱布依族民歌和用花棍敲打肩臂伴奏,动作柔美含蓄,大体分为行进步、半跪步、转身步等。行进步以八拍为节,表演者手握花棍之中部,第一拍以棍平举胸前,用下端击左上臂,同时左脚前迈一步;第二拍以棍上端击右上臂,同时右脚跃前一步;第三拍以棍下端击左肩,同时左脚前迈一步;第四拍将棍下端从顶绕过击右肩,同时右脚跨到左脚并排处;第五拍左手扶棍下端随右手腕扭动将花棍在身体右侧绕一圈;第六拍顺势以下端击右胯,同时左腿为重心,右膝微屈,右胯稍送出;第七拍右脚跳落地、左腿在右脚后45度勾起,同时以棍下端击左脚掌;第八拍左脚落地,右手握花棍下端拄地。整个动作行进之时胯放松,略左右摆,第七拍小跳时有控制,第八拍上身前俯,柔美中有脆劲,含蓄中有偶发。队形以双排行进为主,走圆圈,变方阵,穿梭交叉,千变万化,配合默契,加之动作齐整,棍花翻飞,铀钱沙沙作响,再配上布依姑娘雪白的包头、彩色头穗以及雪白底面的花围腰衬以淡蓝衣裤,更加赏心悦目,令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