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倩女离魂》

  《倩女离魂》,全名为《迷青琐倩女离魂》,取材自唐朝陈玄佑所作传奇《离魂记》,是由元曲作家郑光祖所创作的杂剧。今有《古名家杂剧》本、《元曲选》本、顾曲斋本、《柳枝集》本等四种版本。

故事梗概

  剧本塑造了敢于违背封建礼教规范,追求爱情的幸福生活的女性形像。
  《元曲选》本题目正名:
  调素琴王生写恨
  迷青琐倩女离魂
  楔子
  王文举与张倩女经父母指腹为婚,倩女母因文举未有功名不许其成婚,令倩女拜王生为兄。然倩女与王生一见钟情。
  第一折
  文举赴京应试,倩女送王生起程。
  第二折
  王生赴试,倩女魂魄月夜追随文举上京。
  第三折
  文举考得一个官职,向家中寄信。倩女因思念王生,身染疾病。收到信后,误以为王生在中举后另娶,大为悲痛。
  第四折
  王生与倩女魂魄同返故乡。倩女魂魄与久卧床榻的倩女的病体合二而一,最后与文举成亲。

作者简介

  郑光祖,字德辉,平阳襄陵(今山西 临汾)人。生于元世祖至元初年。《录鬼簿》说他“以儒补杭州路吏。为人方直,不妄与人交。名香天下,声振闺阁,伶伦辈称郑老先生”。平阳地区杂剧活动频繁,郑光祖从小受到戏剧艺术的熏陶,青年时期置身于杂剧活动,享有声誉。但他的活动主要在南方,成为南方戏剧圈中的巨擘。元人周德清在《中原音韵》中激赏郑光祖的文词,将他与关、马、白并开。约于泰定元年(1328)前后,郑光祖卒于杭州。他一生写过杂剧18种,今存《倩女离魂》、《梅香》、《王粲登楼》、《周公摄政》、《伊尹扶汤》等8种。元杂剧作家用同一题材作剧,后出者为次本。郑光祖的剧作即大多系翻用前人旧作而为次本。

原文摘要

  楔子
  (旦扮夫人引从人上,诗云)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休道黄金贵,安乐最值钱。老身姓李,夫主姓张,早年间亡化已过。止有一个女孩儿,小字倩女,年长一十七岁。孩儿针指女工,饮食茶水,无所不会。先夫在日,曾与王同知家指腹成亲,王家生的是男,名唤王文举。此生年纪今长成了,闻他满腹文章,尚未娶妻。老身也曾数次寄书去,孩儿说要来探望老身,就成此亲事。下次小的每,门首看者,若孩儿来时,报的我知道。
  (正末扮王文举上,云)
  黄卷青灯一腐儒,三槐九棘位中居。世人只说文章贵,何事男儿不读书。小生姓王,名文举。先父任衡州同知,不幸父母双亡。父亲存日,曾与本处张公弼指腹成亲,不想先母生了小生,张宅生了一女,因伯父下世,不曾成此亲事。岳母数次寄书来问,如今春榜动,选场开,小生一者待往长安应举,二者就探望岳母,走一遭去。可早来到也。左右,报复去,道有王文举在于门首。
  (从人报科,云)
  报的夫人知道:外边有一个秀才,说是王文举。
  (夫人云)
  我语未悬口,孩儿早到了。道有请。
  (作见科)
  (正末云)
  孩儿一向有失探望,母亲请坐,受你孩儿几拜。
  (作拜科)
  (夫人云)
  孩儿请起,稳便。
  (正末云)
  母亲,你孩儿此来,一者拜候岳母,二者上朝进取去。
  (夫人云)
  孩儿请坐。下次小的每,说与梅香,绣房中请出小姐来,拜哥哥者。
  (从人云)
  理会的。后堂传与小姐,老夫人有请。
  (正旦引梅香上,云)
  妾身姓张,小字倩女,年长一十七岁。不幸父亲亡逝已过。父亲在日,曾与王同知指腹成亲,后来王宅生一子是王文举,俺家得了妾身。不想王生父母双亡,不曾成就这门亲事。今日母亲在前厅上呼唤,不知有甚事,梅香,跟我见母亲去来。
  (梅香云)
  姐姐行动些。
  (作见科)
  (正旦云)
  母亲,唤您孩儿有何事?
  (夫人云)
  孩儿,向前拜了你哥哥者。
  (作拜科)
  (夫人云)
  孩儿,这是倩女小姐。且回绣房中去。
  (正旦出门科,云)
  梅香,咱那里得这个哥哥来?
  (梅香云)
  姐姐,你不认的他?则他便是指腹成亲的王秀才。
  (正旦云)
  则他便是王生?俺母亲着我拜为哥哥,不知主何意也呵?
  (唱)
  【仙吕·赏花时】他是个矫帽轻衫小小郎,我是个绣帔香车楚楚娘,恰才貌正相当。俺娘向阳台路上,高筑起一堵云雨墙。
  【么篇】可待要隔断巫山窈窕娘,怨女鳏男各自伤,不争你左使着一片黑心肠。你不拘箝我可倒不想,你把我越间阻越思量。
  (同梅香下)
  (夫人云)
  下次小的每,打扫书房,着孩儿安下,温习经史,不要误了茶饭。
  (正末云)
  母亲,休打扫书房,您孩儿便索长行,往京师应举去也。
  (夫人云)
  孩儿,且住一两日,行程也未迟哩。(诗云)试期尚远莫心焦,且在寒家过几朝。
  (正末诗云)
  只为禹门浪暖催人去,因此匆匆未敢问桃夭。
  (同下)
  第一折
  (正旦引梅香上,云)
  妾身倩女,自从见了王生,神魂驰荡。谁想俺母亲诲了这亲事,着我拜他做哥哥,不知主何意思?当此秋景,是好伤感人也呵!
  (唱)
  【仙吕·点绛唇】捱彻凉宵,飒然惊觉,纱窗晓。落叶萧萧,满地无人扫。
  【混江龙】可正是暮秋天道,尽收拾心事上眉捎,镜台儿何曾览照,绣针儿不待拈着。常恨夜坐窗前烛影昏,一任晚妆楼上月儿高。俺本是乘鸾艳质,他须有中雀丰标。苦被煞尊堂间阻,争把俺情义轻抛。空误了幽期密约,虚过了月夕花朝。无缘配合,有分煎熬。情默默难解自无聊,病恹恹则怕娘知道。窥之远天宽地窄,染之重梦断魂劳。
  (梅香云)
  姐姐,你省可里烦恼。
  (正旦云)
  梅香,似这等,几时是了也?
  (唱)
  【油葫芦】他不病倒,我猜着敢消瘦了。被拘箝的不忿心,教他怎动脚?虽不是路迢迢,早情随着云渺渺、泪洒做雨潇潇。不能勾傍阑干数曲湖山靠,恰便似望天涯一点青山小。
  (带云)
  秀才他寄来的诗,也埋怨俺娘哩。
  (唱)
  他多管是意不平,自发扬,心不遂,闲缀作,十分的卖风骚,显秀丽,夸才调。我这里详句法,看挥毫。
  【天下乐】只道他读书人志气高,元来这凄凉甚日了。想俺这孤男寡女忒命薄!我安排着鸳鸯宿锦被香,他盼望着鸾凤鸣琴瑟调。怎做得蝴蝶飞锦树绕。
  (梅香云)
  姐姐,那王秀才生的一表人物,聪明浪子,论姐姐这个模样,正和王秀才是一对儿。姐姐,且宽心,省烦恼。
  (正旦云)
  梅香,似这般,如之奈何也!
  (唱)
  【那吒令】我一年一日过了,团圆日较少;三十三天觑了,离恨天最高;四百四病害了,相思病怎熬。
  (带云)
  他如今待应举去也呵!
  (唱)
  千里将凤阙攀,一举把龙门跳,接丝鞭总是妖娆。
  (梅香云)
  姐姐,那王生端的内才外才相称也。
  (正旦唱)
  【鹊踏枝】据胸次,那英豪;论人品,更清高。他管跳出黄尘,走上清霄。又不比闹清晓茅檐燕雀,他是掣风涛混海鲸鳌。
  (带云)
  梅香,那书生呵!
  (唱)
  【寄生草】他拂素楮鹅溪茧,蘸中山玉兔毫。不弱如骆宾王夜作论天表,也不让李太白醉写平蛮稿,也不比汉相病受征贤诏。他辛勤十年书剑洛阳城,决峥嵘一朝冠盖长安道。
  (梅香云)
  姐姐,王生今日就要上朝应举去,老夫人着俺折柳亭与哥哥送路哩。
  (正旦云)
  梅香,咱折柳亭与王生送路去来。
  (同下)
  (正末同夫人上,云)
  母亲,今日是吉日良辰,你孩儿便索长行,往京师进取去也。
  (夫人云)
  孩儿,你既是要行,我在这折柳亭上与你饯行。小的每,请小姐来者。
  (正旦引梅香上,云)
  母亲,孩儿来了也。
  (夫人云)
  孩儿,今日在这折柳亭与你哥哥送路,你把一杯酒者。
  (正旦云)
  理会的。
  (把酒科,云)
  哥哥,满饮一杯。
  (正末饮科,云)
  母亲,你孩儿今日临行,有一言动问:当初先父母曾与母亲指腹成亲,俺母亲生下小生,母亲添了小姐。后来小生父母双亡,数年光景,不曾成此亲事。小生特来拜望母亲,就问这亲事。母亲着小姐以兄妹称呼,不知主何意?小生不敢自专,母亲尊鉴不错。
  (夫人云)
  孩儿,你也说的是。老身为何以兄妹相呼?俺家三辈儿不招白衣秀士。想你学成满腹文章,未曾进取功名。你如今上京师,但得一官半职,回来成此亲事,有何不可?
  (正末云)
  既然如此,索是谢了母亲,便索长得去也。
  (正旦云)
  哥哥,你若得了官时,是必休别接了丝鞭者!
  (正末云)
  小姐但放心,小生得了官时,便来成此亲事也。
  (正旦云)
  好是难分别也呵!
  (唱)
  【村里迓鼓】则他这渭城朝雨,洛阳残照,虽不唱阳关曲本,今日来祖送长安年。兀的不取次弃舍,等闲抛掉,因而零落!
  (作叹科,云)
  哥哥!
  (唱)
  恰楚泽深,秦关杳,泰华高。叹人生离多会少!
  (正末云)
  小姐,我若为了官呵,你就是夫人县君也。
  (正旦唱)
  【元和令】杯中酒和泪酌,心间事对伊道,似长亭折柳赠柔条。哥哥,你休有上梢没下梢。从今虚度可怜宵,奈离愁不了!
  (正末云)
  往日小生也曾挂念来。
  (正旦云)
  今日更是凄凉也!
  (唱)
  【上马娇】竹窗外响翠梢,苔砌下生绿草,书舍顿萧条,故园悄悄无人到。恨怎消,此际最难熬!
  【游四门】抵多少彩云声断紫鸾箫,今夕何处系兰桡。片帆休遮西风恶,雪卷浪淘淘。岸影高,千里水云飘。
  【胜葫芦】你是必休做了冥鸿惜羽毛。常言道好事不坚牢。你身去休教心去了。对郎君低告,恰梅香报道,恐怕母亲焦。
  (夫人云)
  梅香,看车儿着小姐回去。
  (梅香云)
  姐姐,上车儿者。
  (正末云)
  小姐请回,小生便索长行也。
  (正旦唱)
  【后庭花】我这里翠帘车先控着,他那里黄金镫懒去挑。我泪湿香罗袖,他鞭垂碧玉梢。望迢迢恨堆满西风古道,想急煎煎人多情人去了,和青湛湛天有情天亦老。俺气氲氲喟然声不安交,助疏剌剌动羁怀风乱扫,滴扑簌簌界残妆粉泪抛,洒细蒙蒙邑香尘暮雨飘。
  【柳叶儿】见淅零零满江干楼阁,我各剌剌坐车儿懒过溪桥,他圪蹬蹬马蹄儿倦上皇州道。我一望望伤怀抱,他一步步待回镳,早一程程水远山遥。
  (正末云)
  小姐放心,小生得了官,便来取你。小姐请上车儿回去罢。
  (正旦唱)
  【赚煞】从今后只合题恨写芭蕉,不索占梦揲蓍草,有甚心肠更珠围翠绕。我这一点真情魂缥渺,他去后,不离了前后周遭。厮随着司马题桥,也不指望驷马高车显荣耀。不争把琼姬弃却,比及盼子高来到,早辜负了碧桃花下凤鸾交。
  (同梅香下)
  (正末云)
  你孩儿则今日拜别了母亲,便索长行也。左右,将马来,则今日进取功名,走
  一遭去。
  (下)
  (夫人云)
  王秀才去了也,等他得了官回来,成就这门亲事,未为迟哩。
  (下)

作品赏析

  赏元杂剧《倩女离魂》(作者王永利)
  随着香港电影《倩女幽魂》的热播,美丽女子小倩的形象已经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里,凄婉的爱情故事也深深感动着观众。而此剧是根据元杂剧《倩女离魂》改编发展而成的。《倩女离魂》是元朝后期杂剧中最优秀的作品,故事的雏形则更为久远,是在唐人传奇《离魂记》的基础上,由元代杂剧家郑光祖改变创作而成的。
  郑光祖,字德辉,平阳襄陵人(山西临汾附近),是元后期的重要作家,写过杂剧18种。《倩女离魂》是他的代表作。剧情梗概是,秀才王文举和张倩女是“指腹为亲”的未婚夫妻。后来,王文举父母双亡,家道中落。张倩女的母亲想赖婚,在王文举成长为青年上门探望的时候,她却让女儿和文举兄妹相称。正值妙龄的倩女和仪表不俗的文举大为不解。后来老夫人说“家里从无白丁”,只要文举考取功名后,仍可以和小姐完婚。如不能考取功名,只能做“兄妹”了。好在王文举有志气,在折柳亭上和美丽的小倩告别,前去京城参加科考。而小倩望着文举的离去,心都碎了,回家后一病不起。由于小倩爱文举十分强烈,她的魂魄飞离了躯体,追随文举而去。文举途中夜间在船上听得岸上有女子声音,问答后发现是自己的未婚妻小倩追来,大为感动,劝她回家。而小倩持意要随他前往、服侍他。文举说成婚为妻,“奔则为妾”,万万使不得。但是小倩说不管郎君是否考取功名,都愿意以身相许,伴随左右,即使考不上功名,也愿意当“布衣荆钗”伏侍郎君一辈子。如此冲破世俗坚贞的爱情,感动了文举。俩人合为一处,前去京城,并在“红袖添香”的协助下,文举“状元及第”。双双欲衣锦还乡。为了让夫人高兴,文举写书一封,让仆人快马加鞭先行报信。夫人接到信后,以为文举已经在京另娶,告之病入膏肓的女儿,文举要携老婆家来,女儿和夫人痛斥这个负心人,女儿的病情更为严重。及至王文举和魂魄小倩来到家门,夫人怒斥其变心。小倩的灵魂忙和那卧病在床的躯体合而为一,一家遂欢宴成亲。
  这是一个用浪漫主义手法创造的杂剧,以类似《西厢记》毁婚约造成的爱情悲剧开局,以出乎意料大胆浪漫的故事推进,以不寻常的喜剧结尾,成功地塑造了小倩热烈追求自由幸福的形象,热情歌颂了冲破封建藩篱和世俗的爱情观,讴歌了不论名分与否、职位高低,富贵与否、贫贱不移的忠贞爱情。传说这一成功的爱情剧对后来汤显祖创作《牡丹亭》有重要影响。
  由顾肇仓选注的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的《元人杂剧选》收录了这部优秀作品。细细读来,不仅赏心悦目,而且深深地为这个独特的爱情故事感动。其曲辞婉约也可以和王实甫的《西厢记》比美。如第一折倩女的伤感:
  [仙吕点绛唇]“捱彻良宵,飒然惊觉,纱窗晓。落叶萧萧,满地无人扫”。
  [混江龙]“可正是暮秋天道,尽收拾心事上眉稍。镜台儿何曾览照,绣针儿不待拈着。常恨夜坐窗前烛影昏,一任晚妆楼上月儿高。俺本是乘鸾艳质,他须有中雀丰标;苦被煞尊堂间阻,争把俺情义轻抛。空误了幽期密约,虚过了月夕花朝。无缘配合,有分煎熬。情默默难解自无聊,病恹恹则怕娘知道。窥之远,天宽地窄;染之重,梦断魂劳。”(第360页《元人杂剧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
  这两段唱辞把倩女的伤感愁情和天气环境连在一起,同时把复杂但饱受折磨的爱情向往淋漓尽致地表达出来,文辞的优美和达意令人折服。而倩女似乎比崔莺莺更加大胆强烈渴望爱情和要去追求爱情。
  又如第三折《普乐天》:
  “想鬼病最关心,似宿酒迷春睡。绕晴雪扬花陌上,趁春风燕子楼西。抛闪杀我少年人,辜负了这韶华日。早是离愁添萦系,更那堪景物狼籍。愁心惊一声鸟啼,薄命趁一春事已,香魂逐一片花飞。”(第374页《元人杂剧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版)
  词曲抒情气息浓厚,景物和情绪融合在一起,动人心魄,委婉绚丽。
  此外,用躯体和魂魄分离的大胆想象,表现了一个大家闺秀的双重人格,一方面,谨小慎微,恪守闺女道德操守,另一方面,大胆泼辣,无拘无束,勇敢地追随爱情而去,热烈地投入心爱人的怀抱而不顾名分。这种双重人格,在封建礼教的藩篱下,实际上道出了不少青年女子的心声。但大多数人敢想而不敢行,所以,才使此剧获得空前成功。
  另外,婚姻在人们只重功名地位和金钱财富的世俗标尺中,爱情往往被扼杀了,剩下的只是赤裸裸财富联盟和地位联姻,而出身官宦世家的倩女甘愿当“布衣荆钗”跟着穷小子去过苦日子的爱情观,在今天看来也值得歌颂,值得赞美。我们今天,仍有不少因“门不当、户不对”的爱情被世俗的婚姻标尺所打散,仍有不少爱情悲剧在上演,因此,《倩女离魂》的爱情观仍可作为一面镜子,照出世俗爱情观的丑陋和残酷。让有情人终成眷属,让相爱的人永远忠贞不逾,无论贫贱与富贵、健康或疾病,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这样我们的社会就会更加和谐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