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又名小儿麻痹症,是由特异性嗜神经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临床以先发热,之后出现肢体痿软,肌肉弛缓,萎缩,畸形等为特征。本病为严重危害婴幼儿健康的常见病。其后遗症,难以治愈,致残率很高。近20年来,由于普遍应用脊髓灰质炎灭毒活疫苗,使本病的发病率大为降低。但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已有此类后遗症病人达300万之多。现代西医对本病瘫痪的恢复,尚缺乏理想的治疗方法。

概述

  脊髓灰质炎,在古代中医无此病名,但根据临床表现,初起类似“温病”、“疫疠”,后期出现肢体瘫痪等后遗症则属于“痿证”范畴。最早记载见于《黄帝内经》,如《素问·痿论》曰:“五脏有热,可使人病痿,盖炽热于内,形痿于外。”又云:“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着则生痿蹙也。”对热病致痿作了较为详细的论述。后世医家在此基础上均有所发挥。《诸病源候论》及《千金要方》有石膏汤主治小儿手足不遂;《小儿药证直诀》有全蝎散治小儿手足偏废等记载。明代《瘟疫明辨》云:“时疫初起腿胫痛酸者,太阳经脉之郁也。”“兼软者,俗名软脚瘟,往往一、二日死。”清代王清任《医林改错》云:“小儿自周岁至童年皆有之,突然患此证者少,多半由伤寒、瘟疫、痘疹、吐泻等证后,元气渐亏,面色青白,渐渐手足不动。”以上这些论述表明历代医家很早就对本病有一定的认识和治疗措施。
  近代中医对本病的治疗,最早报道见于1954年。50年代中期,临床资料迅速增多,在治疗上,运用中药、针灸或针药并治多种方法。60年代末至70年代中期,中医药以挖掘传统方剂为主治疗本病,针灸创用了穴位刺激结扎疗法,对提高瘫痪肢体的肌力和纠正某种程度的畸形有较好效果。近10余年来,除运用上述方法外,还增加了氦氖激光穴位照射、电排针、芒针透刺等法,提高了治疗效果。据报道,本病初起(急性期)治疗效果较佳,用中药内服、外敷治愈率在80%以上,总有效率达100%。如病初失治或治疗不当,导致肢体麻痹或瘫痪则治疗效果较差,迁延越久,疗效越差。针灸治疗小儿麻痹后遗症基本治愈率为30%~40%,有效率90%以上。所以早期发现,早期治疗是防止瘫痪或肌肉萎缩性残废的关键。
  在实验研究方面,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发现针刺可提高血中5-HT、5-HIAA含量,促进了5-HT系统的代谢和加强生理功能调节,使局部组织血流通畅,促进组织代谢,提供了组织细胞需要的养料,加速废物的排泄,从而有利于患肢肌群功能的恢复。
  

病因病机

脊髓灰质炎
脊髓灰质炎
  本病主要由于外感时行疫毒之邪,内伤饮食不洁之物,病从口鼻而人,加之素体秉赋不足,筋骨虚弱,正气不支,导致病情不断深入演变,迁延难愈。肌肉失养,筋脉枯萎为本病主要病机,现分述如下:
  肺胃阴虚 外感暑湿时疫之气或过食生冷饮食、不浩之物,从口鼻入侵体内,肺胃受损。肺受火灼,则水源竭绝,脾胃受损则积久成湿,郁而化热,湿热蒸腾,上熏于肺,则肺热叶焦更甚,金燥水亏,肾水枯竭,津液绝源,筋脉失养,弛缓不收而成痿证。
  脾胃虚弱 营养不良,后天失调,脾胃虚弱,生化不足,气血亏虚,时令外邪趁虚而入,正不胜邪,导致病情深人演变。脾主肌肉,脾虚则肌肉萎弱不用,加之邪热损伤脾胃,津液枯涸,筋脉失养而成本病。
  气滞血瘀 时令外邪趁虚人里,伏于经络,气血失于流畅,气滞血瘀,经脉阻塞,肢体失养,痿废不用。
  肝肾亏损 日久迁延,累及肝肾,肝主藏血而主筋,润关节,肝虚则血不养筋,关节失润;肾主骨生髓,肾精亏损及精枯脉萎,难以治愈。
  

辨证分型

  本病临床以瘫痪为主要症状,瘫痪部位可发生在身体任何一处,常以四肢为主,尤以单侧下肢为多。此外,由于本病常伴有肢体疼痛,故还需与痹症相鉴别。现参照现代各家辨证分型意见归纳为以下四型:
  肺胃阴虚 患肢痿弱,肌力松弛,手足心热,口渴,盗汗或自汗,午后颧红,饮食减少,大便秘结。舌质红少津,苔薄黄,脉细数。
  脾胃虚弱 患肢瘫痪发凉,肌肉萎缩,面色萎黄,形体瘦弱,食少便溏,倦怠少气,自汗。舌质淡红,苔薄白,脉细弱。
  气滞血瘀 患肢瘫痪,肌肉萎缩,皮肤瘀斑,关节强直或变形,面色苍白,汗多而冷,气短乏力,食欲不振。舌质暗红或有紫斑,苔白,脉弦迟或涩。
  肝肾亏损 长期瘫痪,患肢厥冷,肌肉萎缩或有畸形,形体衰弱,食欲不振,头晕目眩。若阴虚则兼五心烦热,盗汗,舌质红绛,脉细数;若阳虚,则兼见畏寒,精神倦怠,尿频或遗尿,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
  

治疗

  

·疗效标准

  基本痊愈:治疗后,患肢行动自如,畸形基本纠正,肌力增强,皮温恢复。
脊髓灰质炎治疗
脊髓灰质炎治疗
  显效:治疗后,走路轻松有力,少跌跤,畸形有所纠正,肌力增强,皮温恢复。
  进步:治疗后,走路跌跤减少,肌力较前增强,皮温升高。
  无效:治疗后所有症状无明显改善。
  

·分型治疗

  (1)肺胃阴虚
  治法:清养肺胃,宣通经络。
  处方:天冬、党参各12克,生地、山药、薏苡仁各15克,木瓜、丝瓜络、伸筋草、牛膝各9克。
  加减:口渴甚加玉竹、石斛。
  用法:每日1剂,水煎2次,分3次服。
  常用成方:可选用加味三才汤等。
  (2)脾胃虚弱
  治法:健脾益胃,舒筋活络。
  处方:党参、黄芪各12克,苡仁、白术、茯苓、木瓜、淫羊藿、当归、淮山药各10克,陈皮、甘草各6克。
  加减:纳少加神曲、山楂。
  用法:每日1剂,水煎2次,分3次服。
  常用成方:可选用四君子汤加减等。
  (3)气滞血瘀
  治法:补气活血,温经通络。
  处方:黄芪、党参各15克,当归、川芎、赤芍、地龙、牛膝各10克,桃仁、红花各6克,桂枝3克。
  加减:上肢瘫痪加桑枝;下肢瘫痪加桑寄生、淫羊藿、五加皮。
  用法:每日1剂,水煎2次,分3次服。
  常用成方:可选用补阳还五汤加减等。
  (4)肝肾亏损
  治法:补养肝肾,强壮筋骨,舒筋活络。
  处方:山药、熟地各15克,桑寄生、首乌各12克,杜仲、丹参、牛膝各9克。
  加减:肾阴虚加龟版、山萸肉;肾阳虚加黑附子、狗脊、菟丝子。
  用法:每日1剂,水煎2次,分3次服。
  常用成方:七宝美髯丹、虎潜丸、金刚丸或痿痹通络丹等。
  疗效:以上四型共治疗306例,其中基本痊愈69例,显效75例,进步143例,无效19例,总有效率为93.79%。
  

·专方治疗

  (1)瘫痪丸
  组成:马钱子、菟丝手、洼羊藿、川芎各90克;木瓜、制狗脊、丹参各180克,人参、附子、姜黄、蜈蚣、全蝎、天麻各30克,川乌15克,草乌9克,络石藤300克,怀牛膝、僵蚕、蕲蛇各60克,当归120克,蜂蜜1500克。
  用法:上述药物共研细末,制成丸剂300粒备用。1~2岁每次服1粒;3~4岁服2粒;5岁以上酌增,每日3次,空腹口服。
  疗效:共治疗30例,基本痊愈7例,显效12例,进步8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0%。
  (2)淫羊藿汤
  组成:淫羊藿6~12克,五加皮6克,牛膝3克。
  加减:上肢麻痹加羌活;四肢麻痹加桂枝;病久加黄芪;急性期加桑寄生。
  用法:上述药物,每1剂煎水200~300毫升,1日内分次服完,持续服药直至基本痊愈(约10~60剂)。
  疗效:共治疗38例,基本痊愈27例,显效7例,进步3例,无效1例,总有效率为97.4%。
  (3)加味补阳还五汤
  组成:生黄芪25克,川芎4克,桃仁泥、生地龙、红花各5克,鸡血藤15克,全当归、补骨脂各8克,制马钱子0.04克。
  加减:夹食积加神曲、炒莱菔子、山楂;夹湿加苍术、藿香、法半夏;阴虚加生地、石斛、麦冬;夹郁热加山栀、黄芩;夹风寒加防风、羌活。
  用法:将马钱子放人烧沸的食油中,以炸黄为度,去其外表的忙绒毛,然后取0.04克,滴永于砂石上磨汁,与煎好的药汁一起内服。
  疗效:共治疗7例,均基本痊愈。
  

·老中医经验

  赵心汶医案
  邱×,男,7岁,病历号:63115。两年前患脊髓灰质炎,结果造成腰以下、两髋、两膝及小腿均瘫痪。卧床不能翻身,不能坐立,腰肌无力,脊柱侧弯;小煺肌肉萎缩,屡经多方求治,两年余均无好转,乃转诊来院。诊断为脊髓灰质炎后遗症。辨证:舌涪脉缓,乃风热注于经络,久痿失用。治疗经过:住院后始用大补气血,舒筋活络之剂,调治半月余,无好转。改由赵老医治。脉舌合参,乃经络、关节之余毒未清。
  处方:桑寄生、生地、金银藤各12克,生石膏30克,伸筋草、川牛膝各10克,当归、知母、生侧柏、木通各6克,焦军5克,南红花3克。水煎服。紫雪丹0.6克另兑,日服3次。
  服药3剂,腰肌较前有力,可以挺坐,7剂后可以翻身,爬行。原方化裁并配合针灸、封闭、按摩及加兰他敏等西药综合治疗。两月后,改投强筋健骨补益之剂。
  处方:炒杜仲、桑寄生备12克,生侧柏、川牛膝各9克,肉苁蓉10克,菟丝子、巴戟天、当归、秦艽、生熟地各6克,独活5克,炮姜3克。
  半月后双膝及小腿肌力增加,可以独立蹲于地上,可以上下床。继续内服强筋健骨之剂,外用虎骨膏贴于髋部,又10余日后,可于蹲地横行数十步,再十余日可以扶床起立,并扶行数步,肌力显着增加,乃出院继续调治。
  按:本例病情复杂,瘫痪范围广,时间长,实属难治之症。赵老根据脉舌断其余热未清,先用生地、知母、金银藤、生石膏等清热;继用杜仲、巴戟天、肉苁蓉、当归、牛膝等补肾强筋骨,养血活络之剂而获显效。
  

·其他疗法

  (1)针灸
  ①综合法
  取穴:肩髃、臂臑、曲池、手三里、合谷、环跳、风市、阳陵泉、足三里、悬钟。
  操作:本法包括针刺、穴位注射、埋线及电兴奋。
  针刺:每次选2~3穴,据瘫痪部位而定。采用短促而强的刺激,不留针,待肢体功能好转后,改用平补平泻手法,留针15~20分钟,隔日1次。
  穴位注射:用麻痹灵注射液,每次选2~3穴,穴位局部作常规消毒,然后进针作短促刺激,得气明显后,注人药液,每穴0.5~0.8毫升,每周2次。
  麻痹灵配方:加兰他敏1毫克×160支,硝酸士的宁2毫克×80支,当归针2毫升×120支,维生素B11毫克×120支,维生素B120.5毫克×80支。混合制成2毫升瓶装400支备用。
  穴位埋线:在患肢上每次选1~2穴,局部常规消毒后,浅层麻醉,作3~5毫米切口,以血管钳插入穴内,进行局部按摩,直至患者感觉较强烈的酸麻感,然后用1厘米长的羊肠线埋人皮下,缝合切口,并以无菌敷料覆盖,半月1次。
  电兴奋:采用直流感应电疗机或点送电疗机。每次选3~4穴,用圆柱形电极包上3~4层纱布,用生理盐水湿润后,置于穴位上,进行放电刺激,刺激量不宜过大,每日或隔日1次。
  疗效:共治疗570例,基本痊愈189例,显效244例,进步132例,无效5例,总有效率为99.1%。
  ②电排针
  取穴:主穴:分2组。a.脾胃经穴组,如髀关、梁丘、足三里、丰隆、解溪、箕门、血海、阴陵泉、三阴交等;b.胆经、膀胱经穴组,如环跳、风市、羊陵泉、阳辅、丘墟、临泣、秩边、殷门、委中、承山、昆仑等。配穴:任脉、督脉经穴,如大椎、身柱、命门、气海、中脘、关元等。
  操作:主穴2组,交替使用,配穴每次2~3穴。取穴时应据患儿病变部位,经络循行走向,并结合麻痹肌群的分布和功能状态进行选择。针刺时间按子午流注纳子法,在脾胃经气血旺盛的辰、巳(即上午7时至11时)时操作为宜。在确定有关经线后,从受损部位的始端起,依次进针,针间距约3厘米,相连成排,每次用两排。然后依次运针,激发得气,得气后加大指力,以插为主,插多提少,诱发针感循经穴上下传导,使针感直达病变经络。最后,用细钢丝缠绕连络各针,接通脉冲电针仪,进行电刺激。先密波刺激1分钟,疏波7分钟,疏密波2分钟,最后断续波10分钟。电流强度,随波形变化而逐步增强,每次共治疗20分钟,每日针1次,12次为一疗程,疗程间隔1周。三个疗程为一阶段,停针6个月后,再作另一阶段治疗。
  疗效:共治疗1076例,基本痊愈372例,显效356例,进步305例,无效43例,总有效率为96%。
  ③口针
  取穴:a.上肢区域:上臂穴、前臂穴;b.下肢区域:大腿穴、膝关节穴、小腿穴。
  上臂穴位置:在上颌左侧第二双尖牙与第一磨牙之间口腔粘膜处。
  前臂穴位置:在上颌左侧尖牙与第一双尖牙之间口腔前庭粘膜处。
  大腿穴位置:在下颌左侧第二双尖牙与第一磨牙之间,齿龈下方口腔前庭粘膜处。
  膝关节穴位置:在下颔左侧第一、二双尖牙之间齿龈下方口腔前庭粘膜处。
  小腿穴位置:在下颌左侧尖牙与第一双尖牙之间齿龈下方口腔前庭粘膜处。
  操作:上述两区域的穴位,左右相同,施术时,宜选择患侧一方的穴位。选用30号0.5~1.5寸长不锈钢毫针,针具常规消毒。嘱患儿张口,术者用纱布垫在患儿下唇部,以手指分别将两唇上下拉开,定准穴位,斜刺或平针,留针30分钟,进针后加强患肢的活动,隔日针1次。
  疗效:共治疗270例,基本痊愈192例,进步63例,无效15例,总有效率为94.4%。
  ④芒针
  取穴:主穴:长强透命门,命门透至阳,至阳透大椎。配穴:上肢麻痹加肩髃透曲池,外关透曲池;下肢麻痹加委中透承扶;足外翻加内踝尖透三阴交;足内翻加外踝尖透光明;膝关节后倾加足三里透膝阳关。
  操作:主穴每次均取,配穴据症而选。取6寸至8寸长26号毫针,快速进针,针体与皮肤成15度夹角,沿皮快速透刺,待针尖抵达透穴后,再提插行针3~5次,每日针1次,10次为一疗程(个别患儿两天治疗1次)。两个疗程间休息3~5天。
  疗效:共治疗310例,基本痊愈158例,显效110例,进步39例,无效3例,总有效率为99.1%。
  ⑤穴位激光照射
  取穴:据患者病变部位、经络分布和循行走向,选择有关穴位组方(可参考综合法穴位)。
  操作:采用低功率氦氖激光治疗仪,波长6328埃,输出功率5~7毫瓦,功率密度为960毫瓦/平方毫米,光针芯径<200微米。光斑直接对准穴位,每次选4~6穴,每穴照射8分钟,每日1次,12次为一疗程,间隔1周,再施行下一疗程。3个疗程为一阶段,2个治疗阶段之间休息3个月。
  疗效:共治疗100例,基本痊愈36例,显效34例,进步26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为96%。
  (2)单方验方
  ①牛耳风煎剂
  组成:牛耳风150克,过江龙15克,走马胎15克,甘草6克。用法:a.内服:上方加水2000毫升,煎成500毫升。1~3岁每天200~300毫升,4~6岁300~400毫升,7~15岁400~500毫升,16岁以上可酌情增加药量,均分3次服。b.熏洗:取上方药渣加水复煮,煮沸30分钟,去渣留水,先熏后洗,每天1次。将患肢置于滚烫的药液蒸汽上,慢慢地熏,直至蒸汽减少不能熏时,再用毛巾浸取药液,洗擦患肢受累肌群,反复多次,至药液冷却为止。
  疗效:共治疗260例,基本痊愈8例,显效33例,进步175例,无效44例,总有效率为83.1%。
  ②花龙散熨剂
  组成:地龙粪120克,红花9克,炭灰120克。
  用法:将上药炒热,沾适量醋或酒(肌痉挛用醋,肌松弛用酒)分2份,交替使用,用时以布包裹,趁热熨患处,连续熨6次。
  疗效:共治疗12例,临床进步10例,无效2例,总有效率为83.3%。
  (3)推拿
  操作:①推摩腹部:患儿仰卧,医者先用一手拇指自剑突下的上脘穴直推到耻骨联合上缘的曲骨穴,约推10遍左右,再以两手四指交替在腹部作环形抚摩法,约10遍左右。②推揉患肢:术者手托持患儿足尖,另上手拇指揉患肢各关节,推内外各肌群,推时两手交替进行,如患肢肌肉松弛,肢体过长者由下而上推之;反之,肢体短缩者则由上而下推之,推时重,回时轻,以患肢皮肤微红发热为度。③点按经穴:术者用拇指、中指点按风市、中渎、足三里、条口、下巨虚、丰隆、膝阳关、阳陵泉、阳交、光明、丘墟、解溪等穴,之后摇动踝关节3~5遍,再用食、拇指捏理足趾。然后令患儿俯卧,术者用两拇指沿脊柱两侧之膀胱经循行路线由上而下用力施行点、按法,往返2~3遍。再点按环跳、肾俞、承扶、腰阳关、委中、承山、飞扬、跗阳、涌泉等穴。④推拿腰腿,医者用两手拇指沿脊柱两旁之肾俞穴以下各穴向两侧分推,推至皮肤微红发热为度,再循大腿后侧肌群至足跟施用轻推法5遍,拿跟腱,推足底,最后用鱼际自腰部至足跟施行揉摩法、轻拍法2~3遍结束,每日1次。
  疗效:共治疗50例,基本痊愈28例,显效21例,进步1例,总有效率为100%。
  

·其他措施

  早期瘫痪的患儿,应绝对卧床休息,疼痛消失后,应及时作肢体按摩及针灸治疗。患肢功能有改善后,应加强功能锻炼,并须注意活动姿势,如有明显外展、内翻等畸形,应检查肌群及关节等部位,加强刺激,加用外用药,早日予以矫正,并加强对瘫痪肢体的护理。
  使用各种夹板和矫形鞋以矫正畸形。
  饮食宜高蛋白质、高维生素、多水份及高热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