奚仲

  奚仲,造车鼻祖,是奚姓、任姓、薛姓的祖先,也是古薛国的祖先。奚仲,鲁国人,故里在今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奚仲因造车有功,被夏王禹封为“车服大夫”(亦称“车正”),奚仲发明了车,其贡献不亚于“四大发明”,奚仲是古薛国地面上出现最早的,也是最大的发明家、政治家,过世后被百姓奉为车神,后人修建了奚公祠常年祭拜,以求出行平安。“祭拜奚仲,平安出行”的民谚流传至今。中国先秦史学会等联合为薛城区颁发“造车鼻祖、奚仲故里”的牌匾,确认了“造车鼻祖、奚仲故里”在枣庄薛城奚村。

人物简介

奚仲塑像
      奚仲塑像
  奚仲,据《滕县志》记载:“当夏禹之时封为薛,为禹掌车服大夫。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以木为车盖仍缵车正旧职,故后人亦称奚仲造车。”
  奚仲即为造车始祖,古薛国始祖。古薛人,现今为山东省滕州市官桥镇。
  关于以木为车,文中言及奚仲和吉光二人所为,究竟是谁所创?《山海经校注》(P465页)注释已载:“郭璞云:《世本云》奚仲作车,此言吉光,明其父子共创作意,是以互称之。”珂案《说文十四》云“车,夏后时奚仲所造”。《管子·形势解篇》云:“奚仲之为车也,方圆曲直,皆为规矩钩绳,故机旋相得,用之劳利,成器坚固。”《元和郡县图表》卷九云:“奚公山在滕县东南六十里,奚仲初造车於此,滕县属今山东省”。由此可知,奚仲和吉光,父子爷俩,同在奚公山下开始造车。《路史国名纪》也有同样的记载:“郑樵云:‘鲁奚邑,今徐之滕县东南六十里青丘村,有奚公冢,奚公山。”
  综上史料记载,我们可以充分的了解到,奚仲不仅是任姓的祖先,也是薛姓的先祖,而且还是夏禹时车服大夫,造车於奚公山下。就是这样一位有技艺、懂管理的人,在后世没有得到尊重。《滕县志·艺文志》(滕文公祠后记)就有一段这样的记载:“余按书院之设,本以祠孟子而教邑子弟,后增祠文公,而乃附名宦乡贤於中寝,失其书院之义矣。其后废孟子专祀文公,文公俨然南面殿上,而名宦乡贤列两庑,与文公非有君臣之义,师生之分者也。后两庑废,而升名宦乡贤於文公共宇三坛,并南面似矣。然奚仲始封於薛者,禹始造车,利用万世,赖之亦作者之圣,在文公所当严事,乃犹称车服大夫,为其车服耶,滕不得独祀,於名宦封於薛故。奈何贬其美爵,诎於文公之下,是使文公之灵不妥,而奚公不享也。至於仲虺,则奚仲之后,为薛人,以其嗣,封於薛,当於奚仲并列名宦……”由此可见,此文作者对于奚仲位居文公之下是有意见的,因而为之不平,发出文人的感叹,而作此记。通过以上《路史国名纪》和《山海经校注》,我们可以了解到,奚仲造车於奚公山下,死后葬於奚公山下青丘村。

奚仲造车

 
奚仲造车雕像
奚仲造车雕像
  (一)
  话说老祖宗轩辕黄帝,造出了最早的车。那会的车,是相当简陋的。据考证,车轮是实心的木饼子,结构粗糙,而且,车是靠人力来拉的。
  最初的车,主要是劳动工具:当搬运重物的时候,用车推或拉,比肩扛手抬要省力得多。除此之外,一些权贵,比如黄帝本人,也曾自己乘车。不过,这尊贵的车,还得由仆役和奴隶拉动,才能缓慢前进。几个奴隶拼死拼活拉车,慢吞吞前进,贵人站在车上左顾右盼,自然显得威风凛凛。但要把它作为代步的工具么,那真是比走路还慢。
  可以想象,当年的涿鹿大战,在两军交锋之前,轩辕黄帝或许会站在高高的战车上眺望敌军的阵势;但当他被蚩尤、风师、雨伯们打得丢盔弃甲时,多半要从车上跳下来,混在步兵中间撒丫子逃命。
  后来,到了五帝时代的末期。当时是舜帝执政,不过,舜帝安排大禹在治水,国家的很大一部分权力和责任都交到了禹手里。
  治水是国计民生的第一要务,常常需要调动数以万计的人力,不计其数的物资。主要领导人大禹和他的团队伯益,后稷,弃等人,还常常需要跋涉几百里乃至上千里,在各地跑来跑去。大禹忙得跟熊似的,三过家门都来不及进去,哪里顾得上坐慢腾腾的人力车显摆?他就自个徒步奔波。这一趟趟跑下来啊,累得又黑又瘦,大腿上一丁点肥肉都没有——要搁现在,这叫健美。可他是数一数二的国家领导啊。领导这么干瘦,也影响国家形象不是?
  有一个大禹的属员,看不下去了。
  他姓任,叫奚仲。说起来,他是颛顼帝的后人,也就是轩辕黄帝的后裔——当然了,黄帝的后裔遍布天下,没啥稀罕的。
  (二)
  奚仲觉得吧,老祖宗黄帝造出来的车,用来搬运东西,固然是方便。但还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比方说,人们早已驯服了牛马,用于搬运重物;而车本身也是搬运重物的工具,那么,用牛马来拉车,如何呢?
  现在咱看来,这多简单的事儿。可万事开头难啊。牛马不比得人,会说话,会听话,会动脑筋的。它没拉过车,也不知道怎样用力,如何能叫它拉着车跑呢?
  最开始,奚仲把车直接给拴马身上。马不乐意了,身后拖个啥啊,吱吱嘎嘎的,它就左右甩摆,上下蹦跶,奚仲的车很快被拖翻,车上装的东西也满地乱滚。
  旁边的同伴发话了:这车可是老祖宗轩辕黄帝发明的啊,他老人家定好的东西,你瞎折腾个啥?你还能比黄帝更聪明?
  奚仲道:老祖宗的东西,难道就不能改了么?比方说现在禹大人治水,用疏导之法;他的父亲鲧,还有前任水官共工,可都是用堵塞之法啊。你能说禹大人是在瞎折腾?
  奚仲把冷嘲热讽的话都抛在一边,自个全心全意研制车辆改进的法子。
  经过了无数次失败的尝试,他终于设计出一套改进模式:从车前方伸出一根辕木,将两匹马分别套在辕木的两侧。这样,当马匹向前方或者斜前方奔跑时,就带动车辆前行;由于是两匹马,受力比较均衡,也便于控制。
  当然,马最初还是有点不习惯拉车;经奚仲的调教训练,渐渐也听话了。
  (三)
  再说大禹在治水之暇,听说随员奚仲不好好的上班,经常玩忽职守,跑去捣鼓什么车,很是生气。于是亲自前来查问。
  到了奚仲的住所,果见满地都是碎木头和马粪。大禹喝道:奚仲,你在搞什么呢?
  这时,只听屋后传来不紧不慢的马蹄声和木头摩擦的轧轧声。奚仲赶着一辆车出来了。
  注意,是“赶”着一辆车出来了!那车和平常的人力车有些不一样,车前面伸出一根独辕,套着两匹马,是马在拉着车走呢!
  饶是大禹见多识广,一下子也瞪大了眼睛。片刻,车停在大禹面前。奚仲满头大汗,笑着对大禹道:尊敬的禹,上车来试试吧。
  禹半信半疑地上了车,奚仲请他抓紧栏杆,然后一挥鞭子,两匹马泼开八个蹄子,吧嗒吧嗒一路小跑。大禹在车上,刚开始有些不适应颠簸,片刻之后也就习惯了。只见两边的草木都很快地向后退去,凉风迎面扑来。这马车的速度,可比人力车快多了!
  不多会儿,奚仲赶车拉着大禹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到自己的住宅门口,停车,扶大禹下来。然后,他才仔细禀告了自己造车的想法和过程。
  精于工程的禹大喜:“奚仲啊,你可真有能耐!”大禹当即任命奚仲为“车正”,专门负责研究和制定新式的车辆。
 
墓葬中出土的车马
墓葬中出土的车马
  (四)
  在全国治水的紧要当口,大禹特意拨出了大量木材、工具、人手、牲口、粮食和草料,成立车辆研发部,让奚仲大展拳脚。有些人不理解:就为这么个玩意,何必调动这么多宝贵资源呢?大禹道:你不懂,这里面意义大着呢!
  得到领导的支持,奚仲干劲更足了。他废寝忘食,呕心沥血,带着工匠们昼夜忙碌,设计式样,试验产品。又经过多少个繁忙的日子,马车的改进型2.0版本问世了。在这一版中,奚仲对车辕、车衡、车轭(都是驾驭马的器具),以及车轴,车舆(就是车厢)都进行了改进,并且定制了统一的尺寸和形状,进行标准化生产。他还用空心有辐条的车轮代替了常见的实心木柄。这样,车轮转动更加灵活,车也就更轻便了。
  奚仲造车:谁说轩辕黄帝的发明就不能动
  奚仲的马车批量生产后,大禹将其投入到治水的第一线,顿时显现了奇效:用马匹拉的车辆,无论在承重力和速度方面,都比人力车要提升很多,这样就极大地支援了治水事业中的物资运输工作。
  马车不但大大节省了用于沿途运输所消耗的人力,还促进了交通。因为马车的速度远比步行要快,因此在重要物品的递送,人员的调遣等方面,也大大提高了政府工作的效率。
  奚仲造车:谁说轩辕黄帝的发明就不能动
  大禹满脸堆笑地坐在车上,看着飞逝的景物。至少,如今的长距离旅行,大部分时间他可以坐在车上,稍微休息下那过分疲惫的肢体。
  奚仲的车,比起他的老祖宗轩辕黄帝来,又有了质的飞跃。
  (五)
  后来,奚仲把造车的经验规范化,作为天下车辆的标尺。马车的应用,还促进了道路交通的发展。
  等大禹把洪水治理完毕,并且得到舜的禅让,成为天下帝王之后,奚仲又专门精心制作了一辆舒适、气派的马车,用四匹马驾驭,作为禹王的专车。他想,禹常年治水,如此辛苦,让他好好享受下也是应该的。
  禹的重要部下契(商朝始祖)和弃(周朝始祖)看了大禹的车,非常羡慕,也想要一辆,于是便给奚仲说了。都是老同事,奚仲自然不能拒绝,又给他们也做了。
  谁知,这下有样学样,朝廷的大小官员都来申请制作精美的马车。奚仲一看这可了不得,要累死咱啊。
  他灵机一动,想出了一套新的规程,于是上报禹王说:马车现在已经成为重要的交通运输工具,也是官员的常用配置。既然如此,就必须符合礼仪。我制定了一套规程。天子的马车是一个等级,国家大员的马车是一个等级,部族首领的马车是一个等级,普通官员,一般平民,各自都有不同的等级。违反等级用车,是坚决不许的。
  负责刑律的皋陶听到这个主意,也非常赞赏。于是,这套制度颁布下来。奚仲可松了一口气。他粗制滥造了一批马车(当然,实用性也不差),拿去给低级官员当作标准坐车,那帮人也没话说了。
  (六)
  奚仲和其它上古人物一样,在古籍中存在着彼此不一致的记载。例如,有的说他是黄帝时期的人,有的说他是尧时代的人。不过,大多数学者还是认为,奚仲应该是大禹的部下。
  同样,也存在着“奚仲发明车”的提法。但主流观点,还是黄帝造车,而奚仲改进了车,并首次制定了马车的标准化规范。
  此外,奚仲造出马车后,使中原首次出现了“战车”这一兵种。车辆由单纯统帅显摆权威的仪仗,变成了战场上主宰胜败的利器。后来,大禹的儿子夏启征讨有扈氏时,就是靠这种马拉的杀人机器横冲直撞,打垮了有扈氏军队的阵型,取得胜利。
  奚仲发明马车,不但在治水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贡献,对后世生产力的提高也有很大意义,因此大禹将奚仲封在“薛”地。
  “薛”这个小诸侯国,在夏商和西周三代都比较繁荣。到战国时候,薛国被齐国所灭,齐威王把小儿子田婴封在薛地——后来,田婴的小儿子继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孟尝君田文。

造车考证

复原奚仲发明的单辕车
复原奚仲发明的单辕车
  马车的发明,是中国科技史上的一大创举,它不但解决了落后的交通问题,而且还促进了道路设施的发展,扩大了商贸运输和文化交流活动。
  谁发明了世界上的第一辆马车?关于这一问题史学界一直有争议。
  据《吕氏春秋通诠·审分览·君守》考,奚仲是夏禹之时的车正,职掌车服诸事,传说姓任,黄帝之后,为车的创造者,春秋薛国始祖。虽然一直有轩辕氏造车的说法,而关于“奚仲造车”,史书记载较多,《左传》、《荀子》、《说文解字》、《通志·氏族》及《纲鉴易知录》等均有记载。据《滕县志》记载:“当夏禹之时封为薛,为禹掌车服大夫。奚仲生吉光,吉光是始以木为车。以木为车盖仍缵车正旧职,故后人亦称奚仲造车。”我国夏商周断代工程首席科学家李学勤介绍说,根据记载,奚仲所造的“车”应该是具有一定技术标准,具有重大创新的马车。经考证,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一致认定:4000多年前的夏“车正”奚仲发明了马车,是“造车鼻祖”。
  根据辞海注释“车,陆地上用轮子转动的交通工具”。在“世界通史”上写道:早在几千年前的古埃及人就知道利用园木搬运的石头等重物,以后人们又从园木的滚动中得到启迪,将把大树锯成园片来做成车轮,然后将木橇安装在两个园木片中间便制造两轮车。有籍可查的佐证是在古巴比伦的遗址废墟发掘出了约4千多年前的木制款、幅、辋、轴俱全的车轮。大约在同一时期中国黄帝时代,就有人力和马拉的车辆,并有一种大辋大轴雏形运送战士的战车出现。
  据《左传》记载,在公元前2250年夏朝初大禹时代,奚仲制造世界第一辆车,设有车架、车轴、车箱,为保持平衡,采用左、右两个轮子。《墨子》在“非儒”篇中也提到:“左者羿作弓,仔作甲、奚仲作车,巧垂作舟”。可见奚仲作车信而可靠,后来有不少文献说:“黄帝造车,任重致远”。此番传说,没有《左传》和《墨子》可靠记载,古典力学专家刘仙洲确认,“马车是始于尧和舜之间的时代”。若相信起于奚仲,便在这个时代进一步发展为驯马拉车。从此推动社会发展。

奚仲故里行

奚仲车轮模型
         奚仲车轮模型
  2009年4月25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成功举办了首届中国奚仲文化研讨会。中国先秦史学会、中国文化产业促进会、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汽车工程学会联合为我区颁发“造车鼻祖、奚仲故里”的牌匾,会议确认了“造车鼻祖、奚仲故里”在枣庄薛城奚村。同时,我们还对奚仲造车遗址进行了重点保护,规划了中华奚仲文化产业园,统一设计制作了奚仲文化系列产品, 启动了15本《奚仲文化系列丛书》的编撰工程, 30集大型电视连续剧《车神奚仲》正在紧张的筹拍中。
  在弘扬中华优秀文化的热潮中,各地都在古籍、考古等方面挖掘古代文化遗产来做强地方的文化彻夜。以远古来说,著名的创造发明有很多,如伏羲作八卦,讲哲理;神农尝百草、创医药;黄帝造宫室,便居住;嫘祖养蚕缫丝,制衣服;仓颉造字,记文明;伶伦作乐,倡艺术;仪狄造酒、美生活;奚仲造车,利于行;挥(或倕)作弓矢,便狩猎……这些创造发明,改善了人们的生活,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推动了社会前进。近闻造车鼻祖——奚仲故里被专家学者考定在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的古奚邑,初冬时节,我邀上三朋五友来到奚仲故里,寻访了车神奚仲造车的人文踪迹。

·古书典籍话奚仲

  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交通工具特别是各种车辆已经相当发达,在论及车的发明者时,大部分史籍都明确记载奚仲造车。奚仲,夏朝异姓诸侯,为中华民族始祖黄帝之后,任姓,因擅长造车,曾任夏朝“车正”大夫,封为薛地,为薛国始祖。
  众多的文献资料记载夏代“居于薛”的奚仲发明了车,《中国名人大词典》记载:“黄帝作车,少昊加牛,奚仲加马”。谯周《古史考》记载:“黄帝作车,少昊驾车,禹时奚仲驾马,仲又造车,广其制度也”。据此来推测,黄帝发明最原始的车子,以马驾车则是到奚仲时才开始,并广而推行。奚仲发明的马车由于时代久远,没有实物考证,但在甲骨文卜辞中,已出现象形文字“车”,从字形结构来看,由轮、轴、舆、辕等部件组成。成书于春秋战国时的《管子》一书,称赞奚仲发明的马车“方圆曲直,皆中规矩准绳,故机旋相得,用之牢利,成器坚固。”奚仲造车且造车于奚公山的记述,在众多的古代典籍文献中言之凿凿;这些记述使得原本在鲁南群山峻峦中并不高耸、奇崛的奚公山平添了许多悠远、神圣的色彩。当然,车的发明和完善未必是奚仲一人所能为,然而千百年来,人们一直尊奚仲为“造车鼻祖”,三、四千年前的“奚仲造车”,也成为中华文明曾领先世界的标志之一。
  古籍中的记载让我们不能直观地看到车的的模样,在鲁南民俗博物馆的奚仲车辆展厅里,我们见到了根据文献复原的奚仲发明的马车。这种马车是一种单辕车,在车舆下方向前伸出一根较直的辕木,牵引车辆的马匹分别套在辕木左右两侧。奚仲发明的马车,以马代替人力,大大解放了生产力,提高了交通效能,增强了人们的地域拓展能力,有利于各地区间的联系和信息交往,促进了交通的进步和社会的发展。

·奚公山上观胜景

  奚公山,因奚仲而得名,古时属滕县,现属枣庄市薛城区,位于陶庄镇境内。奚公山西南有奚村,即战国时薛之下邑奚邑故城,如今,仍可在麦田中寻见东周时期的陶片。奚公山后面,紧傍千山头,意即千山之首,横亘于枣庄境内中部的一列山脉,自此而始,迤逦起伏,自西向东延伸一百多里,是从北面尼山和东北部蒙山延伸至此,似卧龙居群山之首。当我们登上奚公山时,山上林间溪水潺潺,山下蟠龙河碧波荡漾,风景秀美。
  据传奚仲死后,被安葬在奚公山之巅。山顶现存两个封土堆,南北相连,据说南边古墓是造车鼻祖奚仲的墓,北边古墓是孔子七十二弟子之一、曾任鲁氏三恒季孙氏宰的冉求之墓。在奚仲墓的前方,现残存一碑座,墓碑在文革中已毁,原碑上刻有:“公为奚冉二墓修筑”八个字。据《滕县志》记载:唐宋时期,后人为了纪念奚仲,在山顶建造了香堂,在山的东侧营建了规模宏大的“车服祠”。几百年来,薛地官员和百姓都视奚公山为仙山圣地,明代兖州府鲁王奉旨前来审理刘玄阳被诬告一案时,曾下令封山,严禁百姓上山樵采,直至今日“鲁府封”石碑犹存。传说当年,鲁王路经薛支河到奚公山上拜祭奚仲时,深感上山的道路不便,遂拨官银,并命县衙绅士资助,修一桥名为“鲁封桥”,即鲁王封山时修的桥,古桥犹存,今名“鲁桥”。
  奚公山山势盘桓曲折,林深谷幽,气势雄伟,古木参天,洞深泉多,流水潺潺。解放前,庙、观、寺、庵遍布,晨钟暮鼓、经声佛号,声闻十余里,游人至此,如入仙境,故奚公山有仙山胜地之称。据说奚公山上的庙宇多为唐宋时建,如三星观、玄都观、观音庙、吕祖堂、仰止阁、清华阁等,可惜大多庙宇在文革中被毁,现青华阁尚存。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奚公山钟灵毓秀,香客云集,特别是每年农历的九月十二庙会,方圆百里的群众都来此烧香许愿,热闹至极。

·奚邑城中寻踪迹

  我在此次奚仲故里行中,寻访了一些乡村饱学之士,他们向我叙说了奚仲造车的许多故事。在奚仲文化研究者刘宗英老师的带领下,我踏访了造车鼻祖奚仲的故里——古奚邑。古薛河从奚邑城中通过,穿过古薛河的悠悠河水,我们在邑城中寻找奚仲造车的历史踪迹。
  奚邑城城址地面高于四周,后经明代薛河开挖南支河通过城中,经洪水冲刷,又加土地平整和烧砖用土,现在城址渐渐湮没。刘老师告诉我,奚邑城为原始社会任姓奚氏族的发源地,是古薛国的第一个都城。北魏《水经注》载:“薛,仲虺之都,本在鲁地,奚仲迁于邳,又以邳为薛,今滕县东南五十里薛城是。”奚邑城的面积比较大,由于时间久远,历史的踪迹已经湮灭在时间的河流中。奚邑城北现存遗址有鲁封桥、奚仲造车处;东有仲虺墓、仲虺庙,西南有奚仲驯马场、奚仲井,再往南三里许有西仓古桥,文物普查时,在奚邑城周围发现了五千年前的大汶口文化遗址多处,出土了很多珍贵文物。
  当我踏访到奚公山东侧岩石上的一条巨迹时,当地老百姓告诉我那是奚仲造车时留下的辙印,我看后,情不自禁的笑了笑,四千多年前奚仲造车的辙印真能保存到今天吗?这虽然是后人的附会,但为奚公山的神圣增添了一些传奇色彩。在此次奚仲故里行中,我们苦苦探寻的中国车文化之根,就在眼前这个看似突兀的车辙印吗?此刻,我有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脚下,试图寻找那最初的车辙印,可是地上辙印很多,我眨了眨眼,已辨认不出那是历史的印迹,那是现实的印迹。四千多年过去了,历史的辙印已经漫漶,当年奚仲造出第一辆车的辙印早已消失在岁月的尘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