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

辽河
          辽河
    辽河是中国七大河流之一,是中国东北地区南部的大河,被称为辽宁人民的“母亲河”,由源出内蒙古和河北的西辽河与源出吉林的东辽河在辽宁汇合而成,流经河北、内蒙古、吉林、辽宁等省区,注入渤海辽东湾。干流长1390千米,流域面积(包括浑河太子河)21.9万平方千米。    辽河在古代称句骊河,汉称大辽河,五代以后称辽河,清称巨流河。属树状水系,东西宽南北窄,由东、西辽河和浑河、太子河两个水系组成。流域地势大体是自北向南、自东西两侧向中间倾斜,中下游冲积形成了中国东北著名的辽河平原。辽河含沙量高。水量平时较少,但汛期暴雨集中,下游易酿成洪涝灾害。环境问题亟待整治。  

地理环境

    辽河流域的地理位置在东经117°00′~125°30′,北纬40°30′~45°10′之间。南濒渤海黄海,西南与内蒙内陆河和河北海滦河流域相邻,北与松花江流域毗连。流域面积21.9万平方千米,其中山地占35.7%,丘陵占23.5%,平原占34.5%,沙丘占6.3%。西部为大兴安岭七老图山和努鲁儿虎山,高程500~1500m,东部为吉林哈达岭、龙岗山和千山,高程500~2000m,流域地势大体是自北向南、自东西两侧向中间倾斜,中下游形成辽河平原,高程200m以下。   

辽河源头和水系

    辽河有东西两源:正源(西源)为老哈河,发源于河北省境内的平泉县七老图山脉的光头山(海拔1729m),向东北流经内蒙古自治区苏家堡附近纳西拉木伦河后称西辽河,在辽宁省昌图县福德店与东辽河汇合后称辽河。东源称东辽河,出吉林省东南部吉林哈达岭西北麓,北流经辽源市,穿行二龙山水库,在辽宁省昌图县福德店与西辽河汇合。由北向南纵贯辽宁省中部,沿途纳有苏台河、清河、柴河、泛河、秀水河、养息牧河、柳河等支流。
辽河夕阳景色
      辽河夕阳景色
    辽河为树枝状水系,东西宽南北窄,入海前分为两支水系;一股称外辽河,接纳最大的支流浑河和太子河后,称为大辽河,于营口市入辽东湾;另一股名为双台子河,于盘山附近入辽东湾。1958年大辽河在六间房附近被堵截后,浑河、太子河成为独立的水系。    根据河口控制站1956~1979年资料推算,辽河多年平均流量约400m3/s,多年平均径流量126亿m3,多年平均输沙量2098万t。干流自然落差1200m。  

·东辽河

    是辽河上游左侧的大支流,发源于辽源市境内的哈达岭。流经吉林省辽源、伊通、梨树、怀德、双辽,辽宁省西丰、昌图、康平等市县,全长448km,流域面积11306km2。东辽河大致分三段,二龙山水库以上为上游,二龙山水库坝下至长大铁路桥为中游,长大铁路桥至平齐线三江口铁桥为下游。东辽河共有大小支流71条,右侧36条、左侧35条,流域面积在100km2以上的支流有24条。    东辽河地处吉林省中部,气候变化受太平洋低压和西伯利亚高压控制,四季明显。降雨量由上游至下游递减,多年平均雨量从上到下由700mm降到450mm。年内分配很不均匀,6~9月占年雨量的75%,7~8月占年雨量的50%。降雨量年际变化,西部大于东部。丰、枯水年及实测最大与最小年雨量比差达2~4倍。    东辽河地区地表径流分布与年雨量相似,由上游低山丘陵到下游平原区,径流深由150mm递减到25mm以下。在双辽县境内,由于年雨量少,地势平坦,土壤沙性大,产流条件差,年径流深不足10mm。每年由11月平均气温转负,降雨转为降雪,地表冻结,径流终止,靠地下水补给河流,流量小,甚至断流。冰期最长可达5个月。6月进入汛期,6~9月径流流量占年径流量的80%。    夏汛发生在6~9月,多由暴雨形成。主要集中在7~8月,6月也偶而有大雨出现,暴雨洪水也有明显区域性。东辽河上游,是暴雨较多的地区。东辽河在历史上发生过几次大洪水,据调查记载以1953年洪水为最大,其次为1917年、1951年、1954年。  

·西辽河

    西辽河水系绝大部分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东北部,除河源部分在河北省外,上游在内蒙古自治区的赤峰市境内,下游在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境内。上游为山区,下游则是冲积平原。较大的支流有:西拉木伦河(是辽河的重要水源,多年平均径流10.02亿m3,75%枯水年的平均径流仍有7.684亿m3)、老哈河、教来河和乌尔吉木伦河。流域呈扇状,北、西、南三面为山区。西辽河干流长827km,流域面积131891km2,是内蒙古自治区农牧业较发达的地区之一。目前流域内共建有大、中、小型水库90多座,设计总库容41.2亿m3。其中,大型水库7座(红山水库是西辽河的最大已建水库,在西辽河防洪体系中防洪效益约占2/3以上,灌溉效益也居主要地位),设计总库容为33.2亿m3,中型水库22座,设计总库容为6.7亿m3。建成666hm22以上的有4处,灌溉面积达36.6万hm2。    西辽河流域多年平均年降水量为375.3mm,折合年降水量为495亿m3。西辽河多年平均流量85m3/s,年径流量26.7亿m3。汛期6~9月的径流量占年径流量的60%~70%。在地区分布上,上丰下贫,从老哈河上游的100mm,向下游递减至5mm以下(不产流区)。  

·太子河

    太子河是辽河下游左侧一大支流,横贯辽宁省中部地区,流域面积13883km2,流域呈东西向。东侧为鸭绿江支流浑江、南临大洋河、西北接浑河。太子河发源于辽宁省新宾县大红石砬子,向西流经本溪、鞍山、辽阳三市,在三岔河与浑河一起汇入大辽河,行至营口市注入渤海,河长 413km,主要支流有南支、小汤河、汤河、细河、兰河、三道河等。流域内山地占69%,丘陵占6.1%,平原占24.9%。
辽河三角洲湿地
     辽河三角洲湿地
    流域属温热带季风气候,冬季多西北风,夏季多东南风,年内温差较大。降雨量多集中在6~9月,占全年降雨的71.2%。小市站多年平均降雨量为778.1mm,多年平均气温为6.2℃。同降雨量直接有关的年径流量的年际变化亦较大,年内多集中在6~9月。    太子河流域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17.05万kW,其中,可能开发水能资源(单站5000kW以上)为11.63万kW,年发电量3.12亿kW.h。已开发电站,总装机容量约5.0万kW(据1990年统计),占可能开发量的43%。    流域内现有水电工程:干流上的大型骨干控制工程观音阁水库,坝址以上集水面积2795km2,总库容为21.68亿m3,电站装机容量为1.95万kW。参窝水库,控制面积6175km2,总库容7.91亿m3,电站装机容量3.72万kW。  

·浑河

    浑河源出长白山脉滚马岭西南麓。西南流经清源县中部、新宾县北部,抚顺、沈阳市区,灯塔、辽中、辽阳三县边界,在海城、台安、盘山三县交界处汇合太子河后,称大辽河,至大洼县与营口市之间注入辽东湾。全长415km,流域面积11406km2。太子河汇合口附近多年平均流量93.0m3/s。河源以下自然落差588m。可能开发装机容量5.73万kW。已建水电站1座,装机容量3.20万kW。流域地势东南高,西北低,河道曲折,呈不规则河型,水系发育,水量丰富,大伙房水库以上,流经中低山丘,植被稀少,水土流失。中、下游流经东北平原,河网交错,渠道纵横,工农业发达,灌溉方便;下游河口段地势低洼,水面宽阔,暴雨期常遭受水患。水源来自上游山地降雨补给。冬季结冰期约3~4个月。中、下游可通航。主要支流有蒲河、苏子河等。   

气候条件

    辽河流域大部分地区属温带半湿润半干旱的季风气候。辽河流域气温的分布,平原较高,山地较低,年平均约在4~9℃间,自南向北递减,每一纬度约差0.8℃,全年气温1月份最低,平均在-9~-18℃间,绝对最低温度,各地都在-30℃以下,7月份温度最高,平均在21~28℃之间,绝对最高温度在37~43℃之间。   

水文条件

    根据1956~1979年资料统计,全流域多年平均年径流量为126亿立方米。辽河年径流的地区分布不均,西辽河面积占全流域的64%,水量仅占21.6%,下游沿海一带面积占31%,而水量占73%。辽河干流以东的太子河上游山地,离黄海较近,多年平均年降水量达900mm左右。往西北因受长白山脉西南延续部分千山山脉的阻隔,年降水量逐渐减少。到本溪、抚顺一带年降水量为800mm左右,到沈阳、铁岭一带为700mm左右,中部法库、新民和盘山一带减少至600mm左右,多风沙的西辽河上游年降水量减少到350~400mm。可见辽河流域年降水量区域变率很大,东部约为西部的2.5倍,比东北其它流域大得多。从年降水量地区分布来看,辽河流域的供水条件最差。
辽河水文条件
     辽河水文条件
    辽河流域的暴雨主要由于西方或北方移来的冷空气和东南方来的太平洋湿暖空气交替作用产生,暴雨占全年降水量比重很大,暴雨在流域内分布与年降雨量一致,自东南向西北减少。一次暴雨延续时间以3~4天较多,但较强集中降水历时大多在6~12h内,有时则集中在12~18h或18~24h内。    辽河流域的降雨多集中在7~8月,往往又集中在几次暴雨中降落,故辽河流域洪水主要由暴雨产生。冬季虽冷,但一般降雪不多,融雪洪水很小,且在融雪季节降水甚少。根据多年记载,尚没有因为融雪造成较大洪水灾害的事例。流域的洪水来源,在福德店以上,在西辽河干流、新开河、教来河下游及乌尔吉木伦河一带的平原地区内,绝大部分为风蚀砂土区,渗漏性大,降雨量也较少,因此西辽河的洪水主要来源是老哈河及西拉木伦河。同时由于两河的洪水流经沙性大的平原地区后,至郑家屯洪峰已减小很多,故对福德店以下地区影响已不显著。郑家屯以下地区,辽河中游东侧的面积占本地区面积的65.5%,其中大部为山区,坡度大,而且雨量多。西侧地区大部为丘陵地带,雨量较少,因此东侧山区为本地区洪水的主要来源地区,其中清河洪水对辽河干流的中游影响最大。辽河下游的洪水,绝大部分来自浑河及太子河。辽河流域内洪水频繁,平均每隔7~8年发生一次较大的洪水,一般的洪水,平均2~3年即发生一次。近100年来辽河流域曾发生大洪涝灾害50余次,其中1888、1918、1929、1930、1935年以及建国以来的1949、1951、1953、1975等年洪水较大。西辽河地区几乎每年都有旱灾,特别是春旱很严重。辽河干流右侧干流的上中游地区,大面积旱灾平均3~4年一次。    辽河流域上游山丘区,多为黄白土和风沙土,水土流失严重,植被差,覆盖度30%以下,是中国东北地区风沙干旱严重的地区。流域内含沙量以柳河为最大,其次为西辽河地区各河流,福德店以下东侧支流含沙量最少。辽河西部老哈河上游和柳河上游,多年平均实测最大含沙量在300~700kg/m3,比东部含沙量大150倍以上。铁岭断面处辽河干流的平均含沙量为3.6kg/m3,年输沙量2098万t。    辽河流域水资源地区分布极不均衡,时间上变化剧烈。辽河中下游地区地表水量少,地下水量有限,工农业等用水过于集中,加上管理不善,因此,水资源十分紧张。1985年在中等枯水年份(P=75%)情况下,辽河流域共缺水18.06亿m3,其中:辽宁省辽河流域中下游缺水11.56亿m3;吉林省东辽河缺水2.9亿m3;西辽河缺水3.35亿m3;河北省西辽河缺水0.24亿m3。    辽河干支流水能理论蕴藏量为82.8亿kW·h。其中可能开发的为24.74亿kW。可能开发的水电站都为中小型,而且集中在支流太子河和浑河上。    全水系的理论蕴藏量中约30%分布在干流,约50%分布在支流西拉木伦河、浑河、太子河,另20%分布在其他支流。辽河水系的主要开发任务是防洪和供水,径流量较少,水能资源开发利用条件不理想。可能开发的52座水电站中,仅有5座电站的装机容量大于1万kW,没有超过5万kW的,合计装机容量仅24.74万kW。资源开发条件相对较好的是支流太子河、浑河和西拉木伦河。  

河流利用 

·河流综合开发利用规划

    1991年底,完成了修改《辽河流域规划》和《辽河、松花江流域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规划》。辽河流域规划内容有:洪水特性与防洪工程体系规划、水资源利用规划、水土保持规划、水资源保护规划等。松辽流域水资源综合开发利用规划内容有:北水南调工程规划、防洪规划、水资源保护规划、航运规划等。辽河流域确定防洪方针为“蓄泄兼筹,防洪用洪结合”,即在上游主要产流区修建控制性水利枢纽,拦蓄洪水,削减洪峰,在下游平原区修建堤防,整治河道,保证泄洪顺畅。西辽河平原分洪枢纽配合旁侧水库及蓄滞洪区蓄洪用洪。
辽河流域
        辽河流域
    北水南调工程是综合开发利用水资源的一项工程,除解决辽河中下游用水紧张外,对东北内河航运发展,也是十分必要的和非常迫切的。可使封闭型的松花江航运转为开放型,使辽河复航变为可能。北水南调是一项与社会经济发展相协调的重大战略措施。    北水南调工程计划在第二松花江修建哈达山水库,在嫩江上修建布西水库,在辽河上兴建石佛寺反调节水库以及长400km的引水渠道。引水渠自哈达山水库与嫩江上的大赉渠首取水,两条输水渠道于后八方汇合后,在太平川附近穿越松辽分水岭,在双辽附近注入辽河。为尽量引调松花江洪水期水量,最大调水流量拟定为400~500m3/s。渠道全部为土方工程,穿越分水岭处最大开挖深度约26m。设想在实现调水后,再建成松辽运河。为使黑龙江松花江、松辽运河和辽河成为南北贯通的内河航线并可与海运相连接,远景还可考虑从双辽起大体平行辽河开挖运河到营口,全长约264km。  

·流域水资源平衡

    辽河流域是中国水资源贫乏地区之一,特别是中下游地区,水资源短缺更为严重。辽河已建工程的供水能力已占水资源量的50%以上,中、下游开发程度更高。根据分析,一般年份供需可接近平衡,遇枯水年或连续枯水年,必须削减农业用水,才能维持工业生产。有些工程如太子河的汤河水库原以农业用水为主,由于工业用水不断增加,已不得不改为向工业供水为主。流域内出现严重缺水现象。    在辽河流域规划中根据不同水平年工农业发展情况预测,进行全流域水量供需平衡的结果,1980、1990和2000年全流域分别缺水9.544亿、10.31亿m3和36.4亿m3。东北诸河的缺水主要集中在辽河流域,尤其是辽河中下游地区。解决的基本对策是:在各缺水区进一步采用开源和节流措施的同时,应实现“北水南调工程”,即从嫩江和第二松花江调水到辽河,如果“北水南调工程”在满足沿途用水要求后,能供给辽河中下游地区34亿m3水量,东北诸河2000年水资源供需关系可以达到基本平衡。   

·河流综合开发利用现状

    辽河流域开发较晚,水利工程很少,到建国前,全流域只有一座二龙山大型水库,一座三台子中型水库和柳河上游的闹德海大型拦沙堰。在东辽河、辽河干流和浑太河下游两岸有断面瘦小、防洪能力很低的民堤;在东辽河二龙山水库下游的梨树和辽河干流下游的盘山、营口一带,有少量的水田灌溉工程。由于流域内水利基础薄弱,历史上水旱灾害频仍。1886~1985年的100年间,流域内共发生洪涝灾害50余次,平均2~3年就有一次。西辽河地区几乎年年都有旱灾,特别是春旱严重,辽河干流右侧支流的上中游地区,大面积的旱灾平均3~4年一次。
老哈河
    辽河支流老哈河
    截止1988年,全流域堤防总长8108km,其中主要江河堤防4991km,保护重要城镇18座,保护耕地144万hm2,保护人口937.0万人。    治理水土流失和开展水土保持也是辽河流域的一个主要问题,50年代初辽河流域水土流失面积约1220万hm2,占流域面积的55.7%。1985年全流域水土流失面积为951万hm22,占全流域水土流失面积的45.2%,对各水土流失地区进行农、林、水、牧等综合治理,已建水平梯田25.5万hm2,造林228万hm2,种草20万hm2,修建谷坊42576座,沟坝地275万hm2。这些综合措施对拦泥缓水,促进农、林、牧业和生产起到了一定作用,保持水土有一定功效,目前又开展以小流域为单元的综合治理,治理进度与效果更为显著。    到1980年,流域已建500kW以上的水电站22座,总装机容量12.08万kW,占可开发量的48.8%,年总发电量2.73亿kW·h。水电站建设有两种形式,一种是建设大型综合利用枢纽的同时建设电站,如大伙房、参窝、二龙山、清河、汤河等。其中参窝水库,总库容7.9亿m3,电站装机容量3.72万kW;最近又建成了观音阁水库,总库容21.68亿m3,电站装机容量1.95万kW。另一种是结合水利建设中小型水电站,已建成的电站中,西辽河地区有7座,东辽河地区1座,辽河下游地区有14座。这些已建成的中、小型水电站,对地方的工、农、牧业生产起着很大的作用,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  

辽河特色鱼种

    辽河水系经济价值较大的主要鱼类有10余种,其中鳙鱼是人工移入的,近年来鱼产量中鲢、鳙鱼约占总渔产量的80%,鲤、鲫鱼草鱼占12%,白、 条、鳊、鲂等约占2%,其他占6%。下面介绍几种特色鱼种:
怀头鲇
    特色鱼种怀头鲇
    怀头鲇:此鱼属鲇形目,鲇科,又称苏氏六须鲶、东北大口鲇。体长,前部扁平,后部侧扁,无鳞。以小型鱼类、蚌类为食,最大个体可达40余公斤。分布于辽河中下游,是辽河主要经济鱼之一。    沙塘鳢:属鲈形目,塘鳢科,沙塘鳢属,俗称塘鳢、沙乌鳢。体粗壮,头大而阔,稍扁平,腹部浑圆,后部侧扁。体呈黑褐色,带有黄色光彩。喜生活于河沟及湖泊近岸多水草、瓦砾、石隙、泥沙的底层。以虾、小鱼为主要食物。    黄颡鱼:是辽河里的特色鱼种,属鲇形目科,黄颡鱼属。体长,腹平,头大且平扁,须四对,无鳞,体青黄色。广食性鱼类,幼鱼主要食浮游动物和水生昆虫的幼虫,成鱼以小鱼和无脊椎动物为食。   

辽河保护和治理  

·治理辽河水污染

    辽河,被国家列为重点整治的“三河”之一,其是否安宁,直接影响到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和人民的生存。    近年来,辽河流域各地政府根据水污染防治法和国务院关于辽河流域水污染防治“九五”计划和2010年规划的要求,采取切实措施,使辽河流域治理工作取得一定进展。内蒙古自治区出境水质在好转,其中高锰酸盐指数年平均浓度逐渐下降,1999年平均浓度接近国家规定的三类水体标准要求。几年来,吉林省共建工业废水处理设施33套,1999年比1995年削减COD(化学耗氧量)1.95万吨,削减率为24.6%。
辽河流域
        辽河流域
    但是,辽河流域的污染问题并未得到根本整治。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COD入河量仍分别超过允许排放量的1.6万吨和4.72万吨,出境断面水质与1995年相比,内蒙古自治区仍有50%的监测数据超标,而吉林省则保持平稳。按照国务院规定,吉林省辽河流域2000年底COD排放量应为3.49万吨,但据吉林省环保部门的预测,到2000年年底COD的排放量将达到4.39万吨,超标近1万吨。    被称为四平人民生命之水的二龙山水库,水质污染严重,直接威胁到四平市45万人民的健康。当地人说,水库里的鱼因受到污染后严重变形。据监测结果表明,所有污染指数均有所上升,其中总磷超标7倍。    辽河流域的污染,除了工业废水以外,城市生活污水已成为辽河流域严重污染的一个重要根源。据统计,在辽河流域废水排放总量中,生活废水已占到38%,其中COD排放量占37%。把城市生活污水和工业布局废水实行集中治理,是保证污水处理的重要出路。    事实告诉人们,污染威胁着人类赖以生存的辽河,威胁着自己的家园。    目前,辽河流域工业企业大部分是老企业,经济效益低下,生产工艺技术落后。不少人士献计献策,认为治理点源污染,有效的办法就是调整工业布局,优化产业结构,推进清洁生产技术,实行生产全过程控制。    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雪航啤酒厂对酵母废液进行综合利用,不仅解决了水污染问题,而且每年创造经济效益40万元。吉林四平黄龙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在实施清洁生产中采取引进国外先进技术,从工艺源头抓起,通过不断进行设备技术改造,使水的重复利用率稳定在92%以上。同时实行生产用水消耗定额管理,推行无泄漏工程计划。十多年来,该厂累计环保方面的投资近5000万元。    尽管国家已颁布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内蒙古和吉林也出台了关于西辽河、东辽河流域水污染防治的地方法规,但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仍然存在,因此,辽河流域水环境非常严峻,水污染治理工作任重道远。从企业的末端管理、清洁生产,到发展区域性的生态环境建设,水污染防治正在走向成熟。辽河流域治污必须走综合治理之路。   

·治理水土流失

    辽河流域既是重要的农牧业区,又属于水土流失严重地区。目前的环境状况是植被破坏严重,水土流失加剧,土地荒漠化蔓延,农牧业环境恶化。据统计,西辽河流域流失土壤每年约11亿吨,流失有机质100万吨。
辽河三角洲地带
    辽河三角洲地带
    四平、辽源两市是吉林省的产粮区,从七十年代以来,化肥、农药施用量不断增长,由七十年代的每亩施用化肥10公斤增加到九十年代的20公斤,仅东辽县1995年施用化肥已近5万吨,农药使用量达300多吨。由于中国目前化肥的利用率仅在30%左右,农药的利用率更低,大部分化肥、农药随地表径流进入水体造成污染。    面源污染和水土流失,严重阻碍了该地区的经济发展。因此,加快建立农业生态建设步伐,已摆上了治污的议事日程,只有大力推进科学施肥和使用农药,提高化肥和农药的使用效率,才能减轻因化肥和农药大量流失而造成的面源污染。    不少专家认为,应在沿河两岸和水库周围植树、造林、种草,在水流域实行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加快农田林网建设,防治草地沙化,改善农牧业生态环境,遏制水土流失。   

·保护渔业资源

    辽宁省自2011年2月1日至2013年1月31日,从铁岭市昌图县福德店东辽河、西辽河交汇处起,至盘锦市盘山县盘山闸止的475公里范围内,严格实施禁渔政策。根据禁渔令规定,渔船、渔具都要撤至辽河保护区以外。实行为期两年的禁渔政策,其主要目的是恢复辽河干流的水生态环境,并为将来重振具有辽河特色的渔业打下基础。    辽河曾是东北淡水鱼重要产区    辽河是哺育辽沈儿女的母亲河,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沿岸生态环境还比较理想,河上沙鸥翔集,锦鳞游泳,船来舟往,一派繁忙。那时辽河内水族繁多、水产丰富。据历史记载,主要鱼类有40多种,鳙鱼鲢鱼草鱼青鱼是主要鱼种,被称为“四大家鱼”,此外,黄颡鱼怀头鲇沙塘鳢以及很有名气的银鱼,都是辽河里的特色鱼种,经济价值比较高。那时辽河还是东北地区淡水鱼的重要产区之一,解放初期每年的捕鱼量大概在4000至5000吨之间,基本上是天然捕捞。有关资料记载,辽河渔业在1961年时产量达到了1.3万吨。    特色珍品鱼类濒临灭绝    然而,近些年来随着辽河流域城乡经济的迅速发展,出现了对水资源超负荷利用的状况。辽河逐渐走入困境,水生生物种群数量减少,鱼虾濒临灭绝,就是仅存的少量鱼虾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沿岸居民几乎不敢再捕食。关于辽河,有这样几句顺口溜,“五十年代淘米做饭,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质变坏,八十年代鱼虾绝代”,比较真实地反映了辽河的生态变化情况。尤其在10年前,从河里打上来的鱼都有一股柴油味,连鸭鹅都不吃这些鱼,而且鱼量也越来越少。    据专家介绍,目前除辽河干流下游的河口地区生物多样性还算较为完整外,其他河段的野生动植物资源已经很稀少了,鱼类资源急剧减少,仅有的多是环境耐受性较强的小型鱼,以鲫鱼为主,而对生态环境要求较高的珍稀鱼类如沙塘鳢等在辽河里已经很难再见到。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所做的鱼类调查数据相比较,辽河现有鱼类的种类和数量仅为那时的1/3了,多数珍贵品种鱼虾正濒临灭绝。
辽河特大桥
    横贯辽河的特大桥
    境内辽河流域全面禁渔    为了进一步保护好辽河的渔业资源,恢复健康的水生态环境,2011年年初,辽宁省辽河保护区管理局根据《辽河保护区条例》等法律法规决定,自2011年2月1日至2013年1月31日,从铁岭市昌图县福德店东辽河、西辽河交汇处起,至盘锦市盘山县盘山闸止的475公里范围内,实施禁渔政策。    根据此项禁渔令的规定,凡在辽河保护区内从事捕捞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必须将渔船、网具等撤至辽河保护区以外;沿岸居民饲养的以鱼类为食的鸭、鹅等家禽一律禁止在辽河干流上放养;为彻底禁止辽河干流上的捕鱼行为,对来自辽河干流的渔获物一律禁止收购、运输、储藏、加工和销售;一旦发现在辽河干流进行非法捕鱼活动,将依据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对抗拒执法尤其是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方式进行捕捞的,要按规定进行严肃处理。    采用炸鱼、毒鱼、电鱼等方法捕鱼,不仅使渔业资源遭到严重破坏,而且还会造成一连串的恶果,比如炸鱼、毒鱼将严重污染水环境,而电鱼则会影响到鱼的排卵,破坏鱼群的生殖和繁衍。因此,在禁渔期内炸鱼、毒鱼、电鱼的,不但要没收渔获物和违法所得,最高还可施以5万元的罚款;在禁渔期内未依法取得捕捞许可证而擅自进行捕捞的,将没收渔获物和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最高可罚款10万元;情节严重的,还将没收渔具、吊销捕捞许可证等。    自禁渔令颁布后,辽河干流沿岸各地利用各种渠道加强了禁渔宣传,辽河保护区各级管理机构同时加强了巡查工作。    增殖放流同时展开    在辽河干流实施禁渔令还只是走出了恢复渔业生态的第一步,与此同时,为更好地恢复鱼类种群和数量,辽宁省辽河保护区管理局还与省海洋与渔业厅合作,在辽河干流进行了增殖放流工作。在2010年对辽河干流水质进行调研之后,省辽河局生态治理处选择了一些适宜的鱼种,进行增殖放流。 2010年9月,铁岭市辽河干流首次开展渔业增殖放流活动,共放流了10万尾鳙鱼鱼苗、30万尾鲢鱼鱼苗。2011年,辽宁省将在辽河干流沈阳康平段继续开展增殖放流。    禁渔和放流同时展开,辽河干流有望在将来重现渔业兴旺的昔日景象。    虽然辽河干流水质已趋于好转,但目前还是尽量不要食用辽河里的鱼。近十几年来,辽河部分区域长期遭受污染,河底的淤泥内含有一定量的重金属物质。如食用如此环境里生长的鱼类,有害物质可能会进入人体,对健康构成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