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统一中国
一国两制,统一中国
  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简称。是中国解决港澳台问题的基本国策。是前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导人邓小平为了实现中国统一的目标而创造的方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共产党为完成祖国统一大业,解决历史遗留的台湾香港澳门等领土问题,大胆地提出了“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创造性构想。在统一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在国家主体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条件下,允许香港澳门台湾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一国两制政策以一个中国为原则,并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基本要点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点。“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实践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中国政府一项长期不变的基本国策。这一方针,有以下基本点:

·一个中国

  
一国两制的提出
一国两制的提出
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中央政府在北京。这是举世公认的事实,也是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前提。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分裂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言行,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一国两府”,反对一切可能导致“台湾独立”的企图和行径。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民都主张只有一个中国,都拥护国家的统一,台湾作为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地位是确定的、不能改变的,不存在什么“自决”的问题。

·两制并存

  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台湾的资本主义制度,实行长期共存,共同发展,谁也不吃掉谁。这种考虑,主要是基于照顾台湾的现状和台湾同胞的实际利益。这将是统一后的中国国家体制的一大特色和重要创造。两岸实现统一后,台湾的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诸如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华侨和外国人投资等,一律受法律保护。

·高度自治

  统一后,台湾将成为特别行政区。它不同于中国其他一般省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它拥有在台湾的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党、政、军、经、财等事宜都自行管理;可以同外国签订商务、文化等协定,享有一定的外事权;有自己的军队,大陆不派军队也不派行政人员驻台。特别行政区政府和台湾各界的代表人士还可以出任国家政权机构的领导职务,参与全国事务的管理。

·和平谈判

  
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
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
通过接触谈判,以和平方式实现国家统一,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心愿。两岸都是中国人,如果因为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被分裂,兵戎相见,骨肉相残,对两岸的同胞都是极其不幸的。和平统一,有利于全民族的大团结,有利于台湾社会经济的稳定和发展,有利于全中国的振兴和富强。为结束敌对状态,实现和平统一,两岸应尽早接触谈判。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包括谈判的方式,参加的党派、团体和各界代表人士,以及台湾方面关心的其他一切问题。只要两岸坐下来谈,总能找到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办法。
  鉴于两岸的现实状况,中国政府主张在实现统一之前,双方按照相互尊重、互补互利的原则,积极推动两岸经济合作和各项交往,进行直接通邮、通商、通航和双向交流,为国家和平统一创造条件。和平统一是中国政府既定的方针。然而,每一个主权国家都有权采取自己认为必要的一切手段包括军事手段,来维护本国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中国政府在采取何种方式处理本国内部事务的问题上,并无义务对任何外国或图谋分裂中国者作出承诺。这里还应指出,台湾问题纯属中国的内政,不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经国际协议而形成的德国问题和朝鲜问题。因此,台湾问题不能和德国、朝鲜问题相提并论。中国政府历来反对用处理德国问题、朝鲜问题的方式来处理台湾问题。台湾问题应该也完全可以通过两岸的协商,在一个中国的架构内求得合理的解决。

实行“一国两制”的依据

  实行“一国两制”,并不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凭空想象的,而是经过深思熟虑逐步形成的,实行“一国两制”,有其理论根据、历史根据、社会经济根据和政治根据。
  在谈到“一国两制”的理论根据时,邓小平说道:这个构想“应该归功于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用我们的话说,就是实事求是。”
  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是中国共产党的思想路线。邓小平对恢复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做出了杰出的贡献。邓小平强调指出:“过去我们搞革命所取得的一切胜利,是靠实事求是;现在我们实现四个现代化,同样要靠实事求是中国共产党提“一国两制”的构想,是在充分尊重香港、澳门和台湾的历史和现状的基础上提出来的,是中国共产党坚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这一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在解决祖国统一大业问题上的具体体现。
“一国两制”和平统一
“一国两制”和平统一
  一个国家允许两种制度并存,这在私有制社会是不难看到的。在封建社会里,就有过奴隶制的存在;在资本主义社会里,也有过封建制度的存在。
  但是,在社会主义国家中实行“一国两制”,让资本主义制度合法存在,这确是人们过去不曾想过而且也不敢去想的新事。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对此也未有明确表述。
  于是,有人对“一国两制”构想的科学性表示了怀疑。社会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是两种对立的社会体系,双方怎么能在一国之内长期并存和平共处呢?这是不是搞新的阶级调和不可否认,社会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制度是根本对立的。过去我们把这种对立看得过死,甚至把它绝对化了,水火不相容,认为社会主义国家中绝不能容忍资本主义制度的合法存在,否则就是违背马克思主义。
  实际上,这只看到了两种制度之间“你死我活”,相互对立,相互斗争、相互排斥的绝对性一面,而没有看到它们之间还存在着相对的统一和互相依存、互相渗透的一面。如果用这种形而上学的“左”的观点和方法去考虑问题,就不可能找到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和香港*邓小平没有把社会主义制度与资本主义制度的对立,看作是僵死的凝固不变的东西,他坚持唯物辩证法的对立统一观点,力求从对立面中寻求同一,从各方面探求解决香港、澳门和台湾问题,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的各种可能和条件。
  从国共两党的关系来说,存在着共同点。就台湾而言,虽然由于国内战争和外国干涉的原因,它与祖国大陆长期隔离,但从中国现代史看,国共两党之间存在过两次成功的合作。 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为了和平统一祖国,国共两党存在着化敌为友,进行第三次合作的可*祖国大陆与香港和台湾,在经济上存在着一种互助互利、共同发展的关系。祖国人民同香港澳门台湾同胞,虽然由于历史原因处于不同制度下的长期分离,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愿望,早日实现祖国统一,振兴中华。祖国大陆与香港、台湾存在着互助互利,共同促 “一国两制”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坚定性与策略灵活性的高度统一。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是马克思主义战略策略的一个重要原则。
  中国共产党提出“一国两制”构想,首先是坚持了原则的坚定性,主要表现为坚持国家的主体实行社会主义道路和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在坚持这一根本原则的前提下,在如何实现统一的具体问题上,采取一些灵活的政策和照顾各方面的利益。这就是,为了继续保持*“一国两制”是对列宁“利用资本主义,促进社会主义”战略思想的具体运用。祖国统一后,实行两种制度在一国范围内的和平竞赛,一定会促进双方的共同发展和繁荣。
  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的统一的多民族的文明古国。早在5000多年前的黄帝时代,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各个民族,就开始了交往和融合”秦统一六国,建立了统一的封建中央集权国家以后,各民族进一步密切了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的关系,形成了有共同语言、共一个民族团结统一的基础,最主要是经济生活中有着共存的需要,并在经济联系的深远基础上产生与之相适应的共同的文化传统,包括文字、伦理规范、共同信仰以及引以自豪的民族传统。这正是中华民族统一的源泉和凝聚力所在。
  在中华大地上碱多民族经过长期辛勤劳动,共同创造了中华民族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中华民族中,以汉族文化的发展最久远最成熟。几千年来不断完善和丰富儒家思想观念,逐渐为全中华民族所接受,成为建立统一的封建国家赖以生存的政治文化基础。
  中国文化以象形文字发展来的方块汉字作为自己进行思想交流的主要工具,自古以来,凡是中央政权的统治者,不论是否汉族,汉字、汉学都是他们必须掌握和运用的。这种共同的文化传统,共同的文字和伦理观念,构成了中国人强烈的统一心理。中国人都希望中国国家统一的思想在中国文化中源远流长,建立统一国家是儒家思想中最为重要的政治观点。中国近代以来,主张统一,反对分裂,更为一切爱国者和革命者所遵循。追求大统一,形成了强烈的民族意义,构成了中华民族心理上的共同追求和信念。
  台湾香港澳门,历来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生活在这些地方的各族人民,都是中华民族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与大陆有着一脉相承的历史渊源关系。
  大陆同胞和台湾、香港、澳门同胞的心是息息相通的,都是“龙的传人”,他们不仅血管里奔流着同一个民族的血液,而且心中也都承继着同一个祖先的美德。大陆人民离不开海外同胞。同样,如果没有大陆这个“根”作依托,海外华夏子孙就会孤悬海外甚至成为寄近年来,实现祖国和平统一,已成为全中国同胞的强烈呼声和海内外舆论的重要话题,身居台湾、香港的同胞和有识之士,思念祖国,思念故乡,盼望祖国统一。
  在近代经济经受了上百年被侵略的屈辱之后,中华民族复兴中华之愿非常强烈。“一国两制”正是适应整个民族都要求统一和强烈的共同愿望提出来的。同时,这一构想又是冷静地面对长期分裂造成的双方确实存在着的明显差异而作出的明智决策。
  在中国大陆,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这个人口众多,经济极其落后的东方大国,在几乎是被封锁的情况下,依靠自己的力量,进行了几十年的社会主义建设,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建立了以公有制为基础的社会绎济结构,自力更生地解决了10多亿人民的温饱在台湾地区,国民党迁到那里以后,也实行了许多在大陆时期未曾采取过的政治经济措施,改革了土地制度,推进了工商业的发展。在台湾自然资源极其缺乏、人口密度非常大的不利条件下,台湾经济有了很大发展,80年代以后被世界称为“亚洲四小龙”之一。

形成和发展

邓小平与“一国两制”
邓小平与“一国两制”
  “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从提出到现在已经快十年了。这是邓小平同志集中全国人民智慧而首先提出来的,是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科学创见,并且正在香港、澳门问题上付诸中获得了初步成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一次在港澳访问时曾对香港前景“表示相当乐观”,说中国政府“拟定的‘一国两制’方案能行得通”,“邻近的香港人民对于英国的这块殖民地到一九九七年归中国统治之后能够保持它的资本主义制度的信心与日俱增”(见香港《星岛日报》1987年3月5日消息,法新社澳门3月5日英文电)。台湾地区与香港不同,但“一国两制”所提出的基本原则同样适用于台湾地区,这是无可怀疑的。我们对台湾地区问题按照“一国两制”的原则进行解决同样深具信心。
  邓小平提出的“一国两制”不是偶然的。他的这个想法开始于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逐渐形成于这次会议之后。总的说它是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事求是路线的产物,是中共的和平统一祖国这一战略方针的重大发展。
  “一国两制”制度的形成大体规划成以下四个阶段:

·思想形成

  第一阶段:从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开始,并以这次会议为标志,是和平统一祖国这一战略方针的最后确立,“一国两制”思想开始形成中。
  一九七八年十一月,即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邓小平在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记者罗伯瓦克时,即曾提出:“和平统一实现以后,台湾可以保持非社会主义的经济和社会制度”。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随着中美关系正常化,台湾回归祖国怀抱的前景已进一步摆在我们面前”。
《告台湾同胞书》
《告台湾同胞书》
  一九七九年元旦,我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提出:“我们的国家领导人已经表示决心,一定要考虑现实情况,完成祖国统一的大业,在解决统一问题时尊重台湾现状和台湾各界人士的意见,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办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并建议两岸恢复通商、通邮、通航。
  一九七九年三月,邓小平在会见香港总督麦理浩时说:“我们始终考虑到台湾的特殊地位,不改变那里的社会制度,不影响那里人民的生活水平,甚至作为一个地方政府可拥有广泛的自治权,拥有自卫武装力量。当然不能有两个中国,也不能有一个半中国”。
  由上可见:此一时期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已经确立,虽还没有明确提出“一国两制”的概念,但这一思想已经清晰可见,特别是邓小平的几次谈话讲的更清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就不提“解放台湾”了,连“和平解放”也不再提。这是中共对台方针的重大变化。

·构想形成

叶剑英的“九条方针”
叶剑英的“九条方针”
  第二阶段:从一九八一年九月叶剑英委员长向新华社记者发表的谈话开始,并以这次谈话为标志,是和平统一祖国的各项具体方针政策的全面阐述。“一国两制”的概念正式提出,“一国两制”的构想基本形成。
  一九八一年九月底,叶剑英委员长在向新华社记者发表的谈话中说:“国家实现统一后,台湾可作为特别行政区,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台湾现行社会、经济制度不变,生活方式不变,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不变。私人财产、房屋、土地、企业所有权、合法继承权和外国投资不受侵犯”。
  一九八二年一月,邓小平在接见一海外朋友时说:“九条方针(按:指叶剑英委员长向新华社记者发表的谈话)是以叶剑英委员长名义提出来的,实际上就是‘一个国家,两种制度’。两制是可以允许的,他们不要破坏大陆的制度,我们也不要破坏他那个制度”。关于“一国两制”的概念,正是从这时开始正式使用的。
  一九八三年七月,邓小平在会见美国新泽西州一大学教授时说:“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性,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
  由上可见:此一时期“一国两制”的基本构想已经形成,“一国两制”的概念已经提出,并逐步走向科学化、完善化和具体化。

·系统化理论化

  
香港回归
                  香港回归
第三阶段:从一九八四年开始,并以这年十月十五日出版的第四十二期《瞭望》周刊发表的邓小平谈“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文章为标志,是“一国两制”构想的全面阐述。“一国两制”构想进一步系统化和理论化。
  一九八四年九月以前,中英正就香港问题进行谈判,实际是以“一国两制”原则应用于香港。因而在这段时间内,邓小平曾多次就“一国两制”问题发表谈话。例如,二月二十二日会见美国乔治城大学一研究中心代表团时,四月二十八日会见美国总统里根时,四月十八日和七月三十一日两次接见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豪,以及同年六月两次分别会见香港工商界访京团和香港知名人士钟士元等人时,就都曾对“一国两制”构想发表过精辟的论述。其中以《瞭望》杂志十月十五日集中归纳报导的内容为最全面。
  在所有这些谈话中,邓小平特别强调说:“一国两制”构想是“从中国的情况出发考虑的”,“尊重事实,尊重实际,就是要尊重香港和台湾的历史实际”。又说:“一国两制”构想是一项重大的战略决策,并非权宜之计。
  邓小平还谈到关于实行“一国两制”的背景、条件、依据、前景和意义等。
  由上可见:“一国两制”构想在进入此一阶段后,已进一步系统化和理论化了。把“一国两制”的基本原则与香港问题相结合后,它就又变成有理论指导和政策指导的实践了。这一点连台湾地区的报刊也公认不违。台湾地区一本叫《民主宪政》的杂志,在一九八五年五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就曾将一九八二年到一九八四年,列为我“通过香港问题而把‘一国两制’加以理论化”的时期。

·走向实践

  
澳门回归
                澳门回归
第四阶段:从一九八四年十二月中英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正式签署开始,并以一九九O年四月我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通过《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为标志,是“一国两制”构想由理论走向实践的重大步骤和体现,它将具有深远的意义和影响。
  整个中方与英方关于香港问题的谈判和立法过程,既是邓小平等中央领导关于“一国两制”构想在理论上的阐述和发展过程,也是这一构想首先在香港和澳门逐步走向实践的过程。香港问题集中地体现和落实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上。一九八五年六月,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组成后,经过近五年的艰苦努力,终于完成这一基本法草稿,并于一九九O年四月四日获我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正式通过。于是香港回归尘埃落定,广大港澳同胞为之欢欣鼓舞。不少港澳报刊著文称赞这一基本法,说这是把“一国两制”国策、“中英联合声明”精神,以及香港几百万居民的合理意愿有机地揉合在一起的宪制文件,并将经得起长时间的历史考验。
  上述期间,即一九八七年三月,中萄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亦已草签,并将于香港一样制定《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一国两制”得出的结论

“一国两制”的伟大功绩
“一国两制”的伟大功绩
  (一)“一国两制”构想是和平统一祖国这一战略方针的重大发展,而它目前又是和平统一祖国这一战略方针的核心内容。“一国两制”的提出,使得和平统一祖国不再是可想而不可及的主观愿望,而是合情全理的和切实可行的科学构想。
  (二)“一国两制”在香港问题上所体现的原则有三:一是主权必须收回,祖国必须统一;二是不改变香港的现行制度,并充分保证这个地方的稳定和繁荣;三是不妨害其他国家在香港的经济利益。这些基本的原则精神,反映了全体中国人民的要求和愿望,对台湾地区同样是适用的。
  (三)“一国两制”已成为我国的基本国策之一。我国宪法中已列有有关设置特别行政区的规定。一九八四年五月十五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所通过的《政府工作报告》,亦正式就“一国两制”构想有所阐述。这些都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四)“一国”与“两制”是不可分割的。香港基本法是把两者紧密地结合起来的典范,它把坚持“一国”的原则性与实行“两制”的灵活性有机地结合起来,把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的完整与授权未来香港实行“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有机地结合起来,充分考虑和照顾了各方面的利益。
  早在一九八四年七月,邓小平同志在谈到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基本上已经完成时说:“我很有信心,‘一个国家,两种制度’是能够行得通的”。(《人民日报》1984年10月16日)英国外交及联邦事务大臣杰弗里·豪在一九八四年第二次见到邓小平时曾表示说: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政策,“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振奋人心的概念,它能够保持香港在一九九七年以前和以后的繁荣与稳定”。当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英正式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后,次日香港股市恒生指数上升到1187.54,成为本年的新高峰。仅一九八四年一年,美国资本投入香港工业方面的即超过8亿美元。(以上均见李宏著:《香港大事记》,人民日报出版社1988年版。)据日本通产省发表的数字,截至一九八八年财政年度终结时,日本对香港投资总额已增达61.7亿美元,香港仍然为“日本在亚洲区的第二重要投资地”;仅就制造业而言,日本在港累计投资已增至8.9亿美元,占海外投资总额的26.6%,与在香港占海外投资总额34%的美国,“同为香港制造业最主要的海外投资者”。(香港《华侨日报》1990.1.29)这说明海外资本对香港的未来仍然是充满信心的。一九八七年三月,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博士在香港进行现场访问,亲睹香港的繁荣景象,对香港前景“表示相当乐观”,这与邓小平的估计,与杰弗里·豪的估计完全一致,看来,这绝不是偶然的巧合。凡是体现了人民意志和愿望的政策,是一定会得到人民的拥护和欢迎的,是会有生命力的。历史必将继续证明,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国两制”是正确的,是诚心诚意的,是一定能成功的。

“一国两制”方针的意义

  “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充分体现维护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的原则性。海峡两岸的中国人,有着共同的血缘、共同的生活习俗、共同的文化,有愿意维系在一起的民族感情,这是任何力量都不能分割的。实现祖国统一,是海峡两岸的人民的共同愿望。
  这一方针充分尊重台湾的历史和现实。几十年来,台湾的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但由于政治前途未卜,人心不稳,加上地狭人密,资源匮乏,市场有限,影响了台湾经济的发展。如用“一国两制”的构想来和平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统一,台湾可依托大陆丰富的资源和广阔的市场,经济会发展更快,稳定繁荣也有了可靠的保证,这对台湾是十分有利的。
  这一方针还考虑以国际范围内的实际情况。台湾问题始终是中美关系中存在的主要障碍。如果采用“一国两制”的办法,不仅解决了中国的统一,美国利益也不致受损害。“一国两制”构想是对和平共处原则的创造性运用和发展,用和平共处的办法解决台湾问题,有利于太平洋地区和世界的和平稳定。
  总之,中国政府“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方针,既有利于实现祖国统一、维护国家主权,又充分考虑到台湾、香港、澳门的历史和现实,体现了高度的灵活性。该方针提出后,首先被成功地运用于解决香港问题和澳门问题。中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和1999年12月20日相继恢复对香港、澳门行使主权,此后香港、澳门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上保持了繁荣、稳定与发展。“一国两制”在香港和澳门的成功实践,一方面证明了它的科学性,一方面也有助于台湾同胞能够具体地了解“一国两制”的实际内涵,这将对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产生积极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