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树

  
位于轮台县的胡杨森林公园
位于轮台县的胡杨森林公园
  胡杨树又称“胡桐”、“眼泪树”、“异叶杨”。为杨柳科落叶乔木。它和一般的杨树不同,能忍受荒漠中干旱、多变的恶劣气候,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在地下水的含盐量很高的塔克拉玛干沙漠中,照样枝繁叶茂。人们赞美胡杨为“沙漠的脊梁”。
  

概述

  胡杨是亚非荒漠地区典型的替水旱中生至中生植物,长期适应极端干旱的大陆性气候;对温度大幅度变化的适应能力很强。
  胡杨有特殊的生存本领。它的根可以扎到20米以下的地层中吸取地下水,并深深根植于大地,体内还能贮存大量的水分,可防干旱。胡杨的细胞有特殊的机能,不受碱水的伤害;细胞液的浓度很高,能不断地从含有盐碱的地下水中吸取水分和养料。折断胡杨的树枝,从断口处流出的树液蒸发后就留下生物碱(所以称为“眼泪树”)。胡杨碱除食用外,还可制造肥皂,或用来制革。人们利用胡杨生产碱,一株大胡杨树一年可生产几十斤碱。
塔里木河下游的胡杨林
塔里木河下游的胡杨林
   胡杨风景被列入中国十大奇妙勾魂风景之一。

生长特征

  为了生存,胡杨树长出不同的叶子。大叶子为了吸收阳光,小叶子为了减少水分散失,叶片上有腊质,能够锁住每一滴水。再没有什么能够比胡杨树更加坚忍的树了。
  在沙漠腹地生活着二十多种土着动、植物,它们以各自独特的方式适应着干旱多风的大漠。塔克拉玛干沙生植物仰仗着丰富的地下水资源及其发达的根系,顽强地生存着。有人测量了红柳的地下部分与地上部分的比值竟达20:1。芦苇发达的水平根系是其得以在沙地上稳定扩散种群、维持群落繁衍的根本保证。大部分多年生植物就是用根茎繁殖和延伸的
  除了根系繁多,沙生植物的另一特点是种子或果实长有冠毛或翅片,可以借助风媒传播后代。如芦苇、沙拐枣、罗布麻、*枝葱等。但在缺少地表水的沙漠瀚海中,大量的种子很难找到发芽的机会,只有在低洼、潮湿的丘间地上才有可能生根。
  沙漠植物还有许多特点。如多乳汁的夹竹科植物罗布麻、菊科*枝鸦葱、萝藦拉牛皮消等,不仅有利于抵御风沙的破坏,还可以减少酷热和于旱引起的强烈蒸发。还有一些植物叶片虽然退化,或变成膜、鞘、革质等,同样也可以抵抗狂风,减少蒸发。漫长的冬季,那些枯而不落,甚至是枯而不黄的植物成了沙漠中又一迷人景色。
  胡杨,也称幼发拉底杨树( euphrates poplar),早年生活在地中海附近(那时的塔里木盆地也都被河流灌溉着),在塔里木盆地还是河流交织的时候就存在了,如今,科学家们已在塔里木盆地中找到了7条早已干旱的河道,胡杨围绕着干旱河床的两边生长(两边是比较密的胡杨,中间是一条直直通向远方的大道,大道就是曾经的河流),在沙漠中,胡杨的树干是黄褐色的。另据《探索发现》节目的资料:“塔里木盆地的胡杨林,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是最后的一片胡杨林。胡杨,见证了亿万年间的海陆变迁,又度过了冰川时代,如今,它正在面对新的灾难。缺水正在使大片的胡杨林走向衰败,它们的后代却难以成长。”
  胡杨是最古老的一种杨树,在一亿三千多万年前就开始在地球上生存。它是落叶乔木,树高15——30米,幼树和嫩枝上密生柔毛。叶子变异很大,在幼树或嫩枝上的叶呈线状披针形,而中年树上的叶子却变成卵形或肾形(所以又称"异叶杨")。开紫红色披针形花,结长椭圆形葫果。胡杨还能从根部萌生幼苗,不断扩大自己的疆域。
  胡杨生长较快,它的叶子可作饲料,木材耐水耐腐,是造桥的特质材,也可用于造纸和制作家具。胡杨林可以阻挡风沙,绿化环境;保护农田,是我国西北地区河流两岸或地下水较高地方的重要造林树种。
  

地理分布

  
胡杨冬景
胡杨冬景
  据统计,世界上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西北,它可以阻挡流沙、绿化环境、保护农田,是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的造林树种,主要分布在新疆南部、柴达木盆地西部,河西走廊等地。而中国90%以上的胡杨又生长在新疆的塔里木,塔里木是世界第一大的胡杨林,有三千八百多平方千米。目前被誉为世界最古老、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胡杨林保护区则在轮台县境内。另外在内蒙古西北部额济纳旗也有世界着名的胡杨林景区,额济纳旗胡杨汲取黑河水分,生长较新疆塔里木更加密集!
  树高15~30米,能从根部萌生幼苗。能忍受荒漠中干旱,对盐碱有极强的忍耐力。胡杨的根可以扎到地下10米深处吸收水分,其细胞还有特殊的功能,不受碱水的伤害.胡杨系古地中海成分,是第三世纪残余的古老树种,在6000多万年前就在地球上生存。在古地中海沿岸地区陆续出现,成为山地河谷小叶林的重要成分。在第四纪早、中期,胡杨逐渐演变成荒漠河岸林最主要的建群种。主要分布在新疆南部、柴达木盆地西部,河西走廊等地。
  高达30米,胸径可达1.5米;树皮灰褐色,呈不规则纵裂沟纹。长枝和幼苗、幼树上的叶线状披针形或狭披针形,长5~12厘米,全缘,顶端渐尖,基部楔形;短枝上的叶卵状菱形、圆形至肾形,长25厘米,宽3厘米,先端具2~4对楔形粗齿,基部截形,稀近心形或宽楔形;叶柄长1~3厘米光滑,稍扁,雌雄异株,菱英花序;苞片菱形,上部常具锯齿,早落;雄花序长1.5~2..5厘米,雄蕊23~27,具梗,花药紫红色;雌花序长3~5厘米,子房具梗、柱头宽阔,紫红色;果穗长6~10厘米。萌果长椭圆形,长10~15毫米,2裂,初被短绒毛,后光滑。
  长期适应极端干旱的大陆性气候;对温度大幅度变化的适应能力很强,喜光,喜土壤湿润,耐大气干旱,耐高温,也较耐寒;适生于10℃以上积温2000~4 500℃之间的暖温带荒漠气候,在积温4000℃以上的暖温带荒漠河流沿岸、河漫滩细沙——沙质土上生长最为良好。能够忍耐极端最高温45℃和极端最低温-40℃的袭击。胡杨耐盐碱能力较强,在1米以内土壤总盐量在1%以下时,生长良好;总盐量在2~3%时,生长受到抑制;当总盐量超过3%时,便成片死亡。花期5月,
  胡杨,是生活在沙漠中的惟一的乔木树种,而且,它自始至终见证了中国西北干旱区走向荒漠化的过程。而今,虽然它已退缩至沙漠河岸地带,但仍然是被称为“死亡之海”的沙漠的生命之魂。胡杨曾经广泛分布于中国西部的温带暖温带地区,新疆库车千佛洞、甘肃敦煌铁匠沟、山西平隆等地,都曾发现胡杨化石,证明它是第三纪残遗植物,距今已有6500万年以上的历史。
  如今,除柴达木盆地、河西走廊、内蒙古阿拉善一些流入沙漠的河流两岸还可见到少量的胡杨外,全国胡杨林面积的90%以上都蜷缩于新疆,而其中的90%又集中在新疆南部的塔里木盆地——一个被称为“极旱荒漠”的区域。胡杨虽然生长在极旱荒漠区,但骨子里却充满对水的渴望。尽管为适应干旱环境,它做了许多改变,例如叶革质化、枝上长毛,甚至幼树叶如柳叶,以减少水分的蒸发,因而有“异叶杨”之名。然而,作为一棵大树,还是需要相应水分维持生存。因此,在生态型上,它还是中生植物,即介于水生和旱生的中间类型。那么,它需要的水从哪里来呢?
  原来,它是一类跟着水走的植物,沙漠河流流向哪里,它就跟随到哪里。而沙漠河流的变迁又相当频繁,于是,胡杨在沙漠中处处留下了曾驻足的痕迹。靠着根系的保障,只要地下水位不低于4米,它依然能生活得很自在;在地下水位跌到6~9米后,它只能强展欢颜、萎靡不振了;地下水位再低下去,它就只能辞别尘世。所以,在沙漠中只要看到成列的或鲜或干的胡杨,就能判断这里曾经有水流过。正因为如此,有人将胡杨称为“不负责任的母亲”,它随处留下子孙,却不顾它们的死活。其实,这也是一种对环境制约的无奈。塔里木盆地的胡杨,特别是塔里木河沿岸的胡杨,是地球上胡杨最多的一片分布区,曾经十分辉煌。
  西汉时期,楼兰的胡杨覆盖率至少在40%以上,人们的吃、住、行都得靠它。在清代,仍“胡桐(即胡杨)遍野,而成深林”。但从20世纪的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短短20年间,塔里木盆地胡杨林面积由52万公顷锐减至35万公顷,减少近三分之一;在塔里木河下游,胡杨林更是锐减70%。在幸存下来的树林中,衰退林占了相当部分。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主要还是人类不合理的社会经济活动。胡杨及其林下植物的消亡,致使塔里木河中下游成为新疆沙尘暴两大策源区之一。有幸的是,人们已从挫折中吸取了教训,开始了挽救塔里木河、挽救胡杨林的行动。向塔里木河下游紧急输水已初见成效,两岸的胡杨林开始了复苏的进程。面积近39万公顷的塔里木胡杨林保护区已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轮台胡杨公园也升格为国家森林公园;以胡杨林地主体的塔里木河中游湿地受到国际组织的关注,并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第一次受到人类如此高规格礼遇的胡杨林,一定不会辜负人类的斯待,将重展历史的辉煌!
  发源于祁连山的黑河,是甘肃省河西走廊最大河流,内流河,古名弱水,其下游流入内蒙古西部的额济纳,注入居延海。居延海,位于甘肃酒泉往北约400公里处,从西汉至宋、元,历朝历代在居延海地区都设有郡县或军府,驻兵屯田,曾享有“居延大粮仓”的盛名。西夏在城廓遗址上建有着名的黑城,曾是丝绸之路上繁荣的交通枢纽。
  13世纪马可·波罗前往元大都路经黑城时,这里仍是“水源充足,松林茂密,野驴和各种野兽经常出没其间”,是个农牧兼宜的千里沃野。直到20世纪40年代,居延海仍有300多平方公里的湖面,周围从黑河和北大河到额济纳,在平坦而浩瀚的戈壁滩中形成了一块扇形的林带,这片林带从甘肃金塔县天苍乡延伸到额济纳居延河,长约200公里,最宽处15公里,形成了“芨芨芦苇入望迷,红柳胡杨阔无边”的良好生态环境。到了20世纪60年代以后,全流域建成了百万立方米以上水库30座,较大的有祁家店、鹦哥嘴、清河湾、鸳鸯池、解放村和黑山湖等水库。终于把整条黑河水基本吸干,使下游断流;加之降水量少,最少的年份只有十几毫米,而蒸发量竟高达4000mm,居延海随之干涸,85万亩胡杨、红柳、沙棘等天然植被衰败死亡,现在每年仍在以5~7万株的速度递减,5000万亩草场沙化,一批批农牧民不得不举家搬迁,沦为生态难民。   

胡杨树精神

 

·美丽传说

  胡杨是第三纪残余的古老树种,是一种因沙化后而特化的植物,其珍贵与银杏齐名,有活化石之称。我国古时称其为胡桐或梧桐,维吾尔语称为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在植物学上属杨柳科杨属,具有惊人的抗干旱,抗风沙,耐盐碱能力。它能将吸收的过量盐分从树皮裂缝处溢出体外,形成白色的块状结晶——胡杨碱。《本草纲木》称之为胡杨泪,可用作苏打,也可入药,制肥皂或用于脱胶脱脂。
  1935年在新疆库车和甘肃敦煌发现胡杨化石,考证出胡杨约有6500万年历史。
  胡杨主要分布于中国、蒙古和地中海沿岸等20多个国家的干旱地区。全世界的胡杨百分之九十在中国,中国的胡杨百分之九十在塔里木盆地。仅塔里木盆地胡杨保护区的面积就达三千八百平方公里。北疆准噶尔盆地的木垒、内蒙古额济纳、青海柴达木盆地、甘肃河西走廊及宁夏均有零星分布。
  世界上最大的流动性沙漠——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东西长约1000公里,南北宽约400公里,面积33.76万平方公里;世界最长的内陆河——塔里木河,全长为2179公里;目前被誉为世界最古老、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原始的胡杨林保护区在塔里木北部边缘的轮台县境内,共有42.3万亩。
  胡杨生长在最恶劣、最残酷的气候环境之中,耐寒、耐热、耐碱、耐涝、耐干旱,它们用不屈不挠的身躯阻挡了沙暴对绿洲的侵袭,对防风固沙,改善气候、改善生态环境有着重要作用,一直有“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后一千年不烂”的传说,被誉为“大漠英雄树”、“大漠卫士”。
  胡杨属于渐危树种。目前,由于天然和人为原因使河流改道、乱砍滥伐,特别是大面积毁林开荒和人工截流,致使胡杨分布面积急骤减少。从20世纪的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中期的短短20年间,塔里木盆地胡杨林面积由52万公顷锐减至35万公顷,减少近三分之一;在塔里木河下游的胡杨林更是锐减70%。近年来,人们已经认识到保护胡杨的重要性,当地政府每年从孔雀河向塔里木河调水几亿方,已初见成效,两岸的胡杨林开始了复苏的进程。面积近39万公顷的塔里木胡杨林保护区已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轮台胡杨公园也升格为国家森林公园;以胡杨林为主体的塔里木河中游湿地受到国际组织的关注,并被列为重点保护的对象。
  每到秋季,胡杨树叶子泛起金黄色,成为戈壁大漠的一道奇观,她万千的形态和迷人的秋色吸引着千千万万的人前来观赏,胡杨的不屈形象和顽强精神已经成为她存在的另一种意义。 

·英雄树  

大漠英雄树
大漠英雄树
  在塔里木河流域,胡杨树被世居于此的维吾尔族人称为“英雄树”,有“生而一千年不死,死而一千年不倒,倒而一千年不朽”的说法。胡杨是随青藏高原隆起而出现的古老树种,中国塔里木盆地分布着世界最大的胡杨原始森林。
  置身塔克拉玛干沙漠,看着一株株与命运抗争的胡杨,令人由衷地感叹生命的顽强。从合抱粗的老树,到不及盈握的细枝,横逸竖斜,杂芜而立。然而,无论柔弱,无论苍老,总有一抹生命的绿色点染着枝梢。很少有人能够明白,正是无言流淌的塔里木河孕育出这一片片不屈的生命。
  在缺水的大漠中顽强的生长,在如刀的漠风中勇敢的抗争,在如火的骄阳中不屈的拚搏,在严寒的隆冬坚强的屹立。胡杨树的美丽让人惊奇!胡杨树的顽强让人叹服!生命力极强的骆驼草都臣伏在地,胡杨却铁骨铮铮傲岸屹立,并奉献出一片绿色,在昏黄的大漠中给人憧憬,给人希望。
  “只有荒凉的沙漠,没有荒凉的人生”,可能我们在未来的生活道路上会碰到各种各样的想不到的困难、挫折、考验。但是,我们应该想到,只有荒凉的沙漠,而我们的人生不应该荒凉。就像胡杨树,它长得不太直,不太好看,但是根系长到十米以下,只要十米以内有水,它就能活。胡杨树一千年不死,死了以后一千年不倒,倒了以后一千年不朽,朽了以后根系仍然牢牢的扎在沙漠里,固定住一个沙堆,继续顽强地为保护生态服务。胡杨树精神就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的精神,胡杨树象征着的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在碰到各种困难的时候,希望我们保持一种胡杨树的精神。 
  胡杨虽然生命力极强,“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但也逃不过长期无水的灾难,这千年胡杨却活不到一百年,泪尽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