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

草原
草原
  
        草原属于土地类型的一种,是具有多种功能的自然综合体,分为热带草原、温带草原等多种类型。草原上生长的多是草本和木本饲用植物。草原是世界所有植被类型中分布最广的。
  

基本定义

  草原 = Steppe ( 全国科技名词审定委员会),中国满洲到匈牙利的8000公里的干旱草原带是草原(大英百科全书)
  

概念分类

  Steppe: 蒙古高原草原和欧洲中部草原。Pampas:南美洲草原。Prairie: 北美洲草原。Savanna:非洲、印度、澳洲热带有树草原。Vold: 非洲草原.草原的含义有广义与狭义之分:广义的草原包括在较干旱环境下形成的以草本植物为主的植被,主要包括两大类型:热带草原(热带稀树草原)和温带草原。狭义的草原(Steppe)则只包括温带草原。因为热带草原上有相当多的树木。    

·根据生物学和生态特点

  可划分为四个类型:①草甸草原;②平草原(典型草原);③荒漠草原;④高寒草原。草原上生长着多种优良牧草,是重要的畜牧业基地。此外,草原植被还蕴藏着许多药用植物,可采收利用。《草原法》第二条第二款规定:本法所称草原,是指天然草原和人工草地。天然草原是指一种土地类型,它是草本和木本饲用植物与其所着生的土地构成的具有多种功能的自然综合体。人工草地是指选择适宜的草种,通过人工措施而建植或改良的草地。
  

草原起源

  最广阔的草原可视为介于环境梯度的中间,其中森林和沙漠分在两端。森林占据最有利的环境,那里湿气充足,可让乔木为主的
草原上的天空
草原上的天空
高大密集植被生长和存活。沙漠见于水气缺乏的地方,无法维持永续的植被。草原则位于这两个极端之间。草原起于全球气候干冷期(出现在新生代),与它们常混进的莽原、沙漠、灌丛地相似。其实,禾草科本身(早熟禾科和禾本科)在新生代早期才进化完成。草原最早出现的日期因地而异。在好几个地区,可在新生代化石中发现一系列植被类型,当时的气候逐步变迁。如在过去5,000万年里,澳大利亚中部热带雨林接续被莽原、草原,最后是沙漠所取代。在某些地方,草原扩展到接近现代规模的情况仅出现于200万年前极度干冷时期,在北方温带区称为“冰期”。草原与相关植被类型之间通常会出现一种动态平衡。有时候,干旱、火灾或密集放牧的时段有利于草原形成,其他时候,湿季和没有重大干扰时有利于木本植被生长。这些因素在频率和严重性方面的改变可造成植被类型整个的转变。其他草原类型出现于太冷而乔木无法生长的地方,也就是高山或高处林木线以上。南半球湿冷部分的典型草原是丛生草原,以丛生或群集的禾草为主,这些禾草发展出盘根错结的根茎草垫,让植被有高低不平的外表。丛生草原出现于不同的纬度。在热带,丛生草原见于某些高山的林木线上方,如在新几内亚和东非洲。在南极海的较高纬度区,丛生草原形成亚南极群岛的植被。丛生草原也是纽西兰寒冷地区和南美洲最南端的典型植被。然而,并非所有的天然草原都起于与气候相关的环境。木本植物可能因其他原因而无法在某些地区生长,禾草便大肆蔓延。原因之一是季节性泛滥或浸水,使季节明显的亚热带部分地区和其他地方较小地区产生并维持大型草原。季节性泛滥亚热带草原最佳的例子之一是巴西马托格罗索(Mato Grosso)的潘特纳尔(Pantanal)。在140,000平方公里(54,000平方哩)的地区,草原在一年的一半时间里扩张,水浅的湿地在另外一半时间里扩张,小片林地限于湿季没有泛滥的矮岗。在气候适合森林生长的其他许多地方,不肥沃或很浅的土壤可让乔木无法生长,导致草原发展起来。由气候干旱所造成的最大片天然草原区可分为热带草原和温带草原两大类,热带草原通常位于沙漠和热带森林之间,温带草原通常位于沙漠和温带森林之间。热带草原与稀树草原(savanna)出现于相同地区,这两个植被类型之间的差异见仁见智,视乔木多少而定。同样地,温带草原可能散布着一些灌木或乔木,在接近灌丛地或温带森林的地方出现时,界线可能较模糊。热带草原主要见于东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的萨赫勒(Sahel),还有澳大利亚。温带草原主要出现北美洲、阿根廷和横跨乌克兰到中国的一条宽大区带,但在这些地区草原大致已因农业活动而大幅改观。许多原本被视为天然的草原如今被认定是先前生长于边陲干燥气候的森林,因早期人类的干扰使它们转化。例如,人们相信:纽西兰南岛东部几乎整个大型低地草原是18世纪欧洲开垦前800里由玻里尼西亚人(纽西兰最早的殖民者)焚烧所造成的。半天然的草原可能出现在那些以前为了耕种而清除木本植被但后被废弃的地方,因一再焚烧或放牧使原本的植被无法复原。在潮湿的热带地区,这些类型的草原可能非常密集,如东非洲以象草(Pennisetum purpureum)为主的草原,或如新几内亚以沼芒草(Miscanthus floridulus)为主的草原,这两处的草皆可长至3公尺(9。8尺0高。各地草原的面积和特点一部分可能决定于草原与人类交互影响的漫长历史,尤其是透过火这个媒介物。
 

草原环境

  草原气候各不相同,但所有大型草原区通常是炎热(至少在夏季)而干燥的,不过也不像沙漠那么干热。通常,热带草原每年平均降雨500~1,500公里(20~60寸),每季气温约15~35℃(59~95℉)。干季可持续8个月,只有湿季期间才会出现降雨多于蒸发的情形,导致短暂河川流动。热带草原气候与稀树草原气候重叠很广。如前所述,这些植被类型彼此差异很小,稀树草原只是乔木稀落的草原。管理和利用方面的小小改变可使这两者互相转换。温带草原比热带草原干燥一些,也比较冷,至少在一年当中部分时间里是如此。热带草原季节性温度变化可能很小,但温带草原区温度变化可达40℃(72℉)。北美洲草原区每年平均降雨量为300~600公里。1月平均温度从北方的-18℃(0℉)到南方的10℃(50℉),7月平均温度北、南各为18(64℉)和28℃(82℉)。北美洲草原区最北地区的年均温低于0℃(32℉)。草原出现于各式各样的气候和地质环境,也与许多不同土壤类型有关。草原生态系统本身影响着土壤形成,这又导致草原土壤异于其他土壤。草原枯枝落叶层及其分解型态通常造成上层富有机质土壤(可达地表以下300公厘)的发展。沙漠土壤没有这一层,与森林土壤典型枯枝落叶腐烂表层也不相同。其结构松散,富含植物养分。土壤下层是典型的白中带黄,尤其是深度2公尺左右的土层。

·动植物

  在欧洲人殖民前的北美洲,草原遍布陆地一大片地方,从西部的洛杉矶山脉到东部的落叶林。在这片广阔地区里,仅有零星小片保留在略似原先状态的环境下。最大中心区由混合草原组成,以针茅属(Stipa)、冰草属(Agropyron)、格兰马草属(Bouteloua)、Koeleria属几个禾草种类为主。北方混合草原被羊茅属(Festuca)和异燕麦属(Helictotrichon)草原取代,在西方被格兰马草(Bouteloua gracilis)和野牛草(Buchloe dactyloides)的短草草原取代,在东方被大须芒草(Andropogon gerardii)和小须芒草(A。 scoparium)的长草草原取代。通常没有乔木和灌木,但有许多不同的草本植物与禾草一起出现。北美洲草原最大的食草哺乳动物包括野牛和叉角羚羊,其典型捕食者为灰狼。兔、野兔的几个种和獾很普遍,许多小型穴居啮齿动物亦然。在无脊椎动物中,蚱蜢一直是特别重要的。典型情况下,草原无脊椎动物总生物量超过大得多且较显眼的脊椎动物的总生物量,只有包含大量家畜的地区除外。南美洲主要草原区在大陆东南部,可分为阿根廷的彭巴草原和邻近地区乌拉圭和巴西的疏林草原。在彭巴草原众多禾草中,针茅属是最多种多样的,而疏林草原中较常见的是雀稗属(Paspalum)和须芒草属禾草。如今此区的植被因几百年来密集的焚烧和放牧而大变。在此之前,主要的大型食草动物为潘帕斯鹿,现在只有一小群存活。负鼠、犰狳、啮齿动物也很丰富,它们被狐、美洲狮、美洲豹等各种猫科动物捕食。鶆这种不飞的大鸟也是此区产物。占据前苏联和蒙古大片地带的欧亚草原在许多方面类似北美洲草原,因此栖息着许多类似的动植物。针茅属各个种支配着大部分地区的植物,在各处与其他禾草相混,其中主要是羊茅属和冰草属。啮齿动物的进食和穴居活动对植被的维持和组成是重要的,这些啮齿动物种类包括大型旱獭,还有各种田鼠和其他较小种类。在蒙古有一种田鼠Lasiopodomys brandtii可在几年里消耗极高比例的植被,因而几乎把草原栖地退化为沙漠。东非洲的草原包括了比萨赫勒潮湿的环境,因此较为多样。在森林被摧毁之处,由狼尾草属(Pennisetum)或苞芽属(Hyparrhenia)组成的高草原发展起来,也可能在焚烧或大象等食草动物啃食后无限期维持这种情况。三芒草属、金须茅属(Chrysopogon)等其他禾草在较干燥地区是重要的,菅草属(Themeda)出现于较冷的高地。食草哺乳动物包括角马、几种羚羊,还有犀牛、大象、水牛(在仍然存活的地方)。食肉动物包括各种不同的犬科动物(胡狼)、猫科动物(狮和猎豹)、鬣狗和獴。澳大利亚广大干燥区的热带草原通常以三齿稃草(Plectrachne属和Triodia属)为主,丛生草的底部捕捉风吹沙,形成典型的圆丘。北方较湿的草原区以黄茅属(Heteropogon)和高粱属为主,米契尔草属(Astrebla)广布于季节性干燥区,尤其是在东部断裂的黏土上。其他禾草种类通常是次要的,但可能支配着某些地方。木本植物(特别是在干燥地区的金合欢属和较湿地方的桉属)可能数量太多,让植被不能被视为真正草原。米契尔草原一度单纯得多,直到家畜密集放牧使情况改变为止;如今,大片地区已被人类引进的非洲灌木刺槐(Acacia nilotica)入侵。澳大利亚草原最大的土生动物是袋鼠,其中以红袋鼠最大,这种动物在典型情况下出现于可见天然草原的干燥内陆区。然而,从其他大陆引进的哺乳动物已变得同样常见,包括牛、绵羊等家畜,还有骆驼、马、驴、山羊等野生动物。欧洲兔也是广布、丰富而破坏性强的。主要捕食者为澳洲野犬。爬虫类非常多样,尤其是蜥蜴;鸟类包括大型不飞的鸸鶓,还有各式各样的鹦鹉和飞行动物。纽西兰的丛生草原和亚南极岛屿通常以早熟禾属(Poa)的种类为主。相关植被亦出现于赤道区的高山。这些禾草大致在没有食草哺乳动物的情况下进化,引进鹿、绵羊等外来动物已在许多地方造成植被严重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