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埭强

靳埭强
 靳埭强
  在当今设计界,靳埭强是当之无愧的大师级人物,四十多年的设计生涯里,屡获奖项,享负盛名。1979年他成为首位入选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的设计师,曾在本港及海外设计竞赛中获奖数百项之多。靳氏作品经常展出海外各地,并获国际权威设计刊物刊载。他热心艺术教育及专业推展的工作,经常在各院校授课及赴海外演讲。2003年,受邀协助筹办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并担任院长,进一步致力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改革事业,对青年一代设计师甚具深远的影响力。

个人简介

  1942年生于广东番禺,1967年开始从事设计工作,屡获奖项,享负盛名。
  靳氏曾在本港及海外设计竞赛中,获奖数百多项,其中包括数十项纽约创作力年展优异奖;于1991、1994年获亚洲广告奖之最佳机构形象设计,美国洛杉矶国际艺术创作展金奖,多项美国纽约CLIO大奖总决赛奖状,日本字体设计年刊之最佳作品,多项美国CA奖,波兰第一届国际电脑艺术双年展冠军。在香港,于1979年成为首位入选为香港十大杰出青年的设计师,1984年更是唯一的设计师获颁赠市政局设计大奖,1991年获香港艺术家年奖之设计师年奖,1992年被选为九十年代风云男士,1998年杰出成就大奖,1999年获香港特区颁予铜紫荆星章勋衔,2000年被英国选为二十世纪杰出艺术家及设计师及2004年获颁世界华人设计师。靳氏的卓越成就,于2002年被中央电视台邀请拍摄“东方之子”人物记录专辑。

主要作品

  靳氏作品经常展出海外各地,并获国际权威设计刊物刊载,更获日本《IDEA》、《CREATION》、《流行通讯》、《Morisawa Quarterly》;瑞士《GRAPHIS》、德国《NOVUM》及美国《Communication_Arts》等设计杂志作专题评介。1993年被《IDEA》杂志选为世界平面设计师名人录。他的设计作品更被德国慕尼黑州立博物馆、法国巴黎装饰艺术协会、香港文化博物馆、日本大阪天保山博物馆及大垣海报美术馆收藏。
  曾出版十多本设计专论,包括《平面设计实践》、《商业设计艺术》、《物我融情—靳埭强海报选集》、《中国平面设计书系》等等,对青年一代设计师甚具深远的影响力。并热心艺术教育及专业推展的工作,经常在各院校授课及赴海外演讲。2003年,受邀协助筹办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并担任院长,进一步致力中国现代设计教育的改革事业。

人物专访

靳埭强
   靳埭强
  记者:靳老师您好,刚刚您在演讲中提到年轻时定下的梦想,希望四大平面设计杂志刊登自己的专题,请您就自己的经验谈谈设计师应该如何去“立志”?
  靳埭强:其实对自己提出要求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有的,只是要求的方法会有一些不同。我对自己是有一些肯定的目标,树立一个国际性的标杆——我刚才说的四大平面设计杂志,是公认最权威的,也很难评介设计师个人专题的,我就把这一个比较高难度的目标来做为我的目标。但是我不只是这一个目标,还常常参加比赛,拿奖不拿奖是另外一回事,只是把自己的作品放在一些高水平的评比里面,去看人家对我的评价怎么样,以此来作为一个锻炼。
  记者:您现在仍然还在参加比赛吗?
  靳埭强:对,每一年都会做这个工作。但是我刚才说的四大杂志的事情是一个比较高的目标,有个人风格,有影响力的设计师,才有人评介你的专题。因为拿奖你拿一次半次也不算什么,常常拿奖也要看你有没有进步。
  记者:现在四大杂志是否都已经刊登过您的专题了?
  靳埭强:是的,1999年是第四本,有些杂志已经是不止一次刊登了。这本《Communication Arts》是最难的,因为它是双月刊,而且每年有三本是年鉴,年鉴是没有专题的,那么每年只有三次是评介设计师的,所以很困难。它的年鉴也很难进,全世界收了几万份,只有两百份左右的作品能进。
  记者:作为华人设计师,您代表了中国设计界的荣耀。那我们知道您出过很多的设计专论,不少设计师也会出版自己的专集,《设计 灵魂的舞者》则是由一个媒体人来组织编著的,您对这本书有何评价?
  靳埭强:我觉得这是很有特点、很有意思的一本书。因为它的取向跟一般的个人专集也好,专题评介也好,都有不同。它不仅是把设计师一组一组的作品登出来,还邀请一些前辈跟年轻人有互动,有一些对话和点评,提出对年轻设计师的意见,好在什么地方,不好在什么地方,我觉得挺新鲜,很有意义。
  记者:在这本书里面你们是每位设计名师点评一个80后设计师的作品吗?
  靳埭强:对,是燃燃(《设计 灵魂的舞者》编者)给我们每人选了一位,不是我们自己选的,因为我对内地的80后设计师认识不太多,所以我以前没有注意过这个设计师。
  记者:那您当时看了他的作品觉得怎么样?
  靳埭强:我觉得是有水平的,当然我对他有要求,所以我也提出了一些我个人的意见给他将来参考,可以做得更好。
  记者:像您这么成功,对青年一代的设计师产生了这么深远的影响,您有没有考虑过出自传呢?
  靳埭强:我还没有这个动力去要求自己写传记,但是我现在编写的一些书不单止专辑型的,譬如说海报专辑,广告专辑,企业形象我也有写过,还有一些是理论跟实践结合的探索,理论是怎么用的,怎么成为一个真的好设计,《视觉传达设计实践》这本书也是很用的。也有一些关于我个人的,譬如我在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编写过《长江新创意系列丛书》,已经出了三本了。今年还有一本是四个研究生研究我的书,有一点点像传记,但也不是传记,有我成长的过程,学艺术的过程,水墨创作、设计创作的情况,还有教学的观念和一些课题。今年我也写了另外一本书是回答问题的,因为我演讲很想观众有问题问我,我就可以答,我回答了很多问题,所以我就把观众问我的问题写了一本书,叫《靳书说》(音),十月份应该可以出来。
  记者:您要做设计工作,还担任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的院长要教学,现在时间大概是怎么分配?
  靳埭强:教学我有一个团队帮助我一块去做教学改革,我自己亲自讲课是讲研究生的课,本科生的课程我会带年轻的老师一块讲,不是全由我讲。我会花一部分的时间在这里,但是我的设计服务还没有停止。内地的企业越来越多要求我做他们企业的品牌营销的提升,正在进行中的个案都有几个,是我自己主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