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昙寺

瞿昙寺
               瞿昙寺
  瞿昙寺位于青海省乐都县城南20公里处。创建于明洪武年间(1368-1398年),永乐、宣德年间(1403-1435年)陆续扩建,清代亦曾修葺。是青海唯一的明代早期官式群组建筑,有“小故宫”之称。三进院落,主要建筑有天王殿(金刚殿)、瞿昙殿、宝光殿、四经堂、喇嘛塔及后院隆国殿、大钟鼓楼等。瞿昙寺以古朴的建筑、精美的石雕和具有很高艺术价值的壁画而著称。一九八二年二月,瞿昙寺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二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简介

  瞿昙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青海省乐都县城南21公里处的马圈沟口。背依罗汉山,面临瞿昙河,北傍松花顶,南望照碑山,是一组古色古香的明代建筑群。自明洪武年间创建迄今,已历600多个春秋。
瞿昙寺全景图
          瞿昙寺全景图
  瞿昙寺是中国罕见的、保存完整的汉式建筑风格、藏传佛教寺院。明洪武二十四年(公元1391年),朱元璋为表彰协助明军西进,使朝廷顺利统一河湟地区而立下功劳的噶举派番僧三罗喇嘛而敕建佛寺,洪武二十六年(公元1393年),首座大殿瞿昙殿落成,朱元璋以释迦佛祖姓氏御赐寺名,御题“瞿昙寺”贴金寺匾现仍悬挂在大殿门首。永乐年间,皇帝派遣御用监太监孟继等四人,带领宫廷的能工巧匠,奉旨建寺。到宣德二年(公元1427年)以隆国殿为代表的后院落成,瞿昙寺在明朝皇帝的亲自关心下,历经三十七年,终于建成气势恢宏、声名远播的名刹。明初,永乐、洪熙、宣德等七位皇帝下过七道敕谕,两道诰命;授创寺僧三罗喇嘛为西宁卫僧纲司都纲,封其侄徒二人为大国师、国师;颁给大金印、镀金银印、铜印各一颗,象牙图章二方;并封地划林,筑城防卫,派兵护寺,连年赐物布施,使瞿昙寺成为安多地区政教合一的首屈主寺。明末,寺院改宗格鲁派。瞿昙寺的选址非常讲究。它背靠高大园浑的罗汉山,面临清澈见底的瞿昙河,两侧以沙山护卫,隔河可遥望凤凰山,具备了“风水”勘舆的几乎所有要素。因此,虽经六百年前后的风雨沧桑及明末以来的寺院衰落,但其建筑没有遭受过一次雷击,整体建筑依然巍然屹立、保存完整。

名称由来

  公元1392年,朱元璋派兵到青海北部一带追剿元兵残部,当地藏族人不明情况也跟着乱跑,形成混乱局面,三罗喇嘛凭借声望写信招抚,是藏族部众归顺了明王朝,这件事不仅使得青海地区结束了改朝换代造成的混乱局面,也使得朱元璋认识到了以三罗喇嘛为代表的宗教势力和在青海地区的作用和地位。公元1393年,三罗喇嘛去南京进贡并请求对他的寺院给予护持和赐名,其实在当时来说就是一座小小的佛堂而已,可是朱元璋却欣然答应,并且下令拨款建寺,这就是瞿昙寺得名的由来。瞿昙的意思是释迦牟尼的族姓,释迦牟尼原名乔答摩.悉达多,是佛教创始人。瞿昙寺始建于1393年,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了,是我国西北地区迄今为止保存的最完整的一组明代建筑群,自建寺以来,得到明王朝历代皇帝的高度重视,明13代皇帝中就有7位皇帝为瞿昙寺下达敕谕,颁给金、银、象牙图章及封西天佛子大国师等。

历史沿革

瞿昙寺
               瞿昙寺
  瞿昙寺创建于明洪二十五年(1392年),开创者三罗喇嘛桑杰扎西,明朝受封西宁僧纲司都纲,是西宁卫的宗教首领。该寺的创建及后来的扩建,都得到明王朝的大刀扶持,明太祖朱元璋书匾赐名“瞿昙寺”,以后历代亦多次赐匾额、修佛堂、立碑记、封国师、赐印诰,影响颇大。瞿昙寺原属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寺院,明末格鲁派崛起后,改宗格鲁派,出现了智合仓、卓仓曼巴仓、卓仓居巴仓三个转世活佛系统。其中智合仓以该寺开创者海喇嘛为第一世,成为该寺寺主。实际智合仓的转世系统始于康熙年间受封为“灌顶净觉弘济大国师”的班觉丹增。二世罗桑丹具尼玛、三世噶丹增嘉措、四世罗桑噶桑嘉措曾先后担任搭尔寺第三十六任、五十六任、七十六任法台。卓仓曼巴仓、卓仓居巴仓系统的罗桑贡却尼玛和噶扎西嘉措,曾任搭尔寺曼巴扎仓第十五任堪布和塔尔寺居巴仓第三十九任堪布及五十任法台。历史上瞿昙寺曾领属十三寺。瞿昙寺兴于明朝,清中叶后渐衰。1949年前寺僧六十余人。1958年后,瞿昙寺成为全省被保留的十一座藏传寺院之一,“文革”期间关闭,1980年重新开放。瞿昙寺现任寺主智合仓活佛(仓成山),49岁,青海省平安县人,1984年出家,师从却藏活佛、却西活佛,毕业于青海民族学院。曾任平安县政协秘书长,现任省佛教协会理事。

建筑布局

瞿昙寺建筑
          瞿昙寺建筑
  瞿昙寺是乐都南山地区最大的寺院,是一座明代汉式宫廷建筑风格的古寺,整个寺院依山傍水,高低错落,气势宏伟。瞿昙寺占地面积2.8万平方米,建筑面积约1万平方米。全寺共有三个院落,建筑布局为前、中、后三进院落,由山门、左右碑亭、金刚殿、瞿昙寺殿、宝光殿、隆国殿、护法殿、三世殿以及左右回廊、钟鼓楼等主要建筑组成。
  中院和后院周匝廊庑;沿着中轴线序列山门、金刚殿、瞿昙殿、宝光殿和隆国殿;两侧对称建有御碑亭、小钟楼、小鼓楼、配殿、香趣塔和大钟楼、大鼓楼等。其中,前区基本呈汉地佛寺“伽蓝七堂”格局。后区巍峨壮丽,冠于全寺的隆国殿,两翼有呈向上朝拱之势连缀抄手斜廊,还有造型端庄的大钟楼和大鼓楼对峙左右,则明显仿自明代北京紫禁城的奉天殿(太和殿)和两翼抄手斜廊以及文楼(体仁阁)、武楼(弘义阁)的布局意象,堪称明清北京故宫的“活化石”。其中,瞿昙寺殿(建于明洪武二十六年)、宝光殿(建于明永乐十六年)、隆国殿(建于明宣德二年)为该寺主体建筑,共有瓦房27间,其它殿堂10座,共有瓦房、楼房、平房68间,长廊145间,昂欠3处,一处为瞿昙寺昂房,计有楼房28间,平房22间,马棚8间,草房9间;一处为药草台寺昂房,计有楼房29间,马棚40间,草房6间,另吉哇昂有平房49 间,总计430余间。全寺建筑共占地41.36亩,整个布局和殿堂的飞檐、斗拱、画栋、藻井等具有明代宫殿风格。该寺厢廊壁画约400平方米,技法纯熟,有敦煌壁画的艺术特色,其内容除反映佛陀本生、业绩等宗教题材外,也有反映历代皇帝扶植瞿昙寺和该寺上层人物进京的内容。
  解放后,瞿昙寺受到国家重点保护,除原来的僧舍19院197间减少为6院66间外,其它近400间殿堂建筑完好。明清时期,瞿昙寺管辖瞿昙寺沟、峰堆沟、马哈拉沟、高店沟、观音堂沟、双塔沟、虎狼沟等7条沟(当地称为“海子”)。清初,当地有“七份佛差,三份县差”之说,即农民纳差十分,先给寺院七分,后给县府三分,可见寺院收民粮之多。清雍正年间,因罗卜藏丹津事件株连,清朝取消佛差,命“粮入大仓,民归县”。瞿昙寺遂购买附近土地近5000亩出租给农民,以其为主要生活来源。寺内现存明代汉藏文对照御制碑,明清匾额十块、明宣德二年铸造的青铜巨钟一口、香炉三鼎、明钹、象牙佛珠、檀香木佛珠、石雕米拉日巴像以及明清统治者所赐金印、象牙印、景泰蓝花瓶等许多珍贵文物。该寺厢廊壁画约400平方米,技法纯熟,有敦煌壁画的艺术特色,其内容除反映佛陀本生、业绩等宗教题材外,也有反映历代皇帝扶植瞿昙寺和该寺上层人物进京的内容。

建筑风格

·整体风格

瞿昙寺建筑风格
      瞿昙寺建筑风格
  瞿昙寺的汉式建筑风格十分典型,在类型众多的藏传佛教寺院中独树一帜,实际也是清代北京和承德等地大量兴建的汉式藏传佛教寺院的先声。其基本完好的的建筑遗存,包括风水格局、廊院、抄手斜廊、建筑彩画壁画、御碑等等,为古代艺术、文物和建筑史等研究留下了具有重要价值的众多珍贵实物资料,也成了为引人入胜的观光旅游胜地。
  主体建筑群东北,还有一组两进院的活佛住所即囊谦,为青海地区民居建筑风格。从山门起的中轴线上依次为金刚殿、瞿昙寺殿、宝光殿和隆国殿。各殿依山就势逐层升高,两侧对称地陪衬着御碑亭、小钟鼓楼、壁画回廊、宝塔、配殿、经堂、大钟鼓楼等。型式各异的殿堂、石绿色装饰彩画、古朴的斗拱,为典型明代宫式建筑群,其中隆国殿是全寺最高大壮观的建筑物,重檐庑殿顶,面积912平方米,建在2米多高的花岗岩台基上,整个大殿飞檐翘角,雕梁画栋,高大雄伟,富丽堂皇。
  寺院座落在略呈正方形的城堡内,座西向东,周围有黄土夯建的城墙。土城名为"新城"。寺占新城面积的三分之二,占地1.5公顷,建筑面积约10,000平方米,由前、中、后三进寺院风景照片(11张)院落组成,并在一条中轴线上。从山门起的的中轴线上,依次为山门、金刚殿、瞿昙殿、宝光殿、隆国殿等大型宫殿式建筑,两侧则对称地建有御碑亭、小钟鼓楼、回廊、宝塔、配殿、经堂、大钟鼓楼等。寺院地势高低错落,殿宇雄伟壮观,是典型的明代早期的官式建筑群。

·局部特色

瞿昙寺(局部特色)
    瞿昙寺(局部特色)
  山门,也是寺院的大门、宽三间,深两架,为单檐歇山式,面积为240平方米,门外设八字形砖墙,内有永乐敕谕碑和御制金佛像碑。
  由山门进入前院,在苍松翠柏中矗立着两座御碑亭。碑亭呈正方形,高14米,四面砌厚墙,辟有欢门,上履重檐十字脊。碑亭内竖有明代洪武、宣德御碑各一通。
  金刚殿是前院通向中院的必经之道。大殿宽三间,深两架,面积为160平方米,为五檀小式大木结构,单檐悬山顶,前后开有欢门、欢窗,内塑四大金刚佛像。瞿昙寺殿居中院正中,宽五间,深四架,面积300平方米,重檐歇山顶。平面布局独特,前檐设很深的抱夏三间,左、右、后三面砌厚墙,外墙里面又砌夹墙一周,构成一圈暗廊,是藏传佛寺中常见的格局。殿内和抱厦墙面,绘有大量明、清时代的佛像。朱元璋敕赐的“瞿昙寺”匾,悬挂在正间。宝光殿,座落在中院后方,宽五间,深五架,平面近似正方形,面积约500平方米,重檐歇山式,高12米,左、右、后三面砌有砖墙,四面设明廊,柱间置护栏,前檐设月台一方,两侧建八字砖墙,殿为小式大木结构,前檐明次间装有五抹隔扇。殿内墙面遍绘大幅佛像图,画面构图新颖,色泽艳丽,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宝光殿和隆门两侧的回廊,主要为壁画廊,共计78间,环绕大鼓楼、小鼓楼、金刚殿、小钟楼、大钟楼等,构成廊屋周围的总体布局。回廊檐柱比较低矮,瓦顶坡度平缓,装饰形制古朴文雅。画廊的大部分墙面绘满以佛教始祖释迦牟尼本生的故事。壁画用天然矿石颜料绘制而成,历经500余年,仍鲜艳夺目。画面的景物,不论日月、人物、禽兽、山川、树木、楼台、亭阁,应有尽有。其场面之大,技艺之高,为青海所罕见。
  隆国殿,居于寺院最后,是全寺最大、最为辉煌的建筑,面积约900平方米,为重檐庑殿顶,高16米,宽7间,深5架。大殿雄峙于3.2米的花岗岩台基上,前面是束腰式月台,左右设踏垛九级,四周为玉石栏杆。大殿四面设明廊,两山和后檐砌砖墙,前檐的明间和两次装四抹隔扇,形制与北京十三陵长陵棱恩殿外檐装修同出一辙,具有很高的建筑艺术水平。

建筑规格

瞿昙寺
               瞿昙寺
  瞿昙寺的建筑规格很高,典型官式建筑与地方建筑手法交相辉映是其一大特点。建筑最宏伟的后院,其主殿隆国殿及大钟楼、大鼓楼是以北京明故宫奉天殿、文楼、武楼为蓝本建成的,均为重檐庑殿顶,且无论是大木梁架、斗栱形制、整体结构,还是门楣窗棂、滴珠柱础、细部装修等都与故宫有许多对应吻合。隆国殿建于高大的石刻须弥台座上,周设望柱、栏板,台座呈“凸”字型,突出的部分为殿前月台,月台两侧设抄手踏跺,大殿面阔七间、进深五间,四周出廊,上下两层分施单翘重昂七踩和重昂五踩斗栱。后院一殿两楼是以迴廊和抄手斜廊连接的,明代故宫奉天殿院落亦是如此,但清康熙年间重建太和殿时,两侧迴、斜廊被拆,因此,该建筑风格为国内现存的唯一实物。瞿昙寺中院的瞿昙殿是全寺最早建成的,重檐歇山顶;宝光殿落成于明永乐十六年(公元1418年),重檐歇山顶,明成祖御赐殿名,金刚殿亦建于明初,是最初的山门,三殿与两侧的迴廊、配殿等带有较为浓厚的地方建筑色彩,其大木结构和木装修多为甘青地方手法,屋脊、山花、墀头等装饰华丽;院内四座香趣塔为藏式传统形制。前院疏朗开阔,仅有山门和碑亭,修建年代稍晚,院内的左右碑亭建于明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重檐十字脊顶,四面出门并出踏跺,周箍望柱、栏板,气宇不凡;山门为三开间七檁中柱式单檐歇山大殿,初建为官式建筑,在清代修缮时,以地方手法改变举架并使翼角翘高。

壁画、彩绘及石雕

  瞿昙寺的壁画、彩绘、石雕堪称艺术三绝。现存壁画共计一千五百多平方米,其中近百分之八十是明代所绘,其余为清代作品;从内容上看,瞿昙、宝光、隆国三大殿及配殿内主要是藏密宗之尊像画,画幅巨大,多数为沥粉贴金,迴廊内全部为佛教故事画,即佛传故事、释迦神变图和少量的佛教及三罗喇嘛史迹画,人物形象优美、栩栩如生、线条流畅、绘艺高超。现存建筑彩绘约八百平方米,有官式和地方两种,官式中尤以隆国殿及大钟、鼓楼内梁枋彩绘为佳,为国内完整保存的明初彩绘精品。石雕文物大多为官式须弥座形制,种类有内地花斑石须弥佛台座、器物座,当地红沙石佛台莲花座、六伏狮曼陀罗、鼎座、罄座、灯座、象背云鼓、须弥山、御碑螭首须弥座等等,雕刻细腻、工艺精湛,按其铭文及工艺可确定为皇室御赐和宫廷工匠就地制作。

珍藏文物

瞿昙寺(壁画)
瞿昙寺(壁画)
  瞿昙寺还保存有大量其它文物精品,有明初御碑五通(其中矗立在两御碑亭、高达三米六的洪熙、宣德“皇帝敕谕碑”为青海现存石碑之冠),宣德二年由御用监太监孟继等人所立、通高两米的“皇帝万万岁”汉、藏、梵三文楠木牌,高一米七、重近两吨的“大明宣德年施”铜钟,明王朝所颁金印、象牙印,明匾七块、清匾三块,还有通高一米四五“大明永乐年施”鎏金观音铜像、御赐鎏金铜瓶和铜鼎、七星摺花刀、鎏金铜香炉和铜杵、各类佛像等宗教文物及大量金、银、玉、漆、瓷、木制文物。特别是该寺内近800平方米的壁画,在国内藏传佛教壁画中是历史最久的遗存。画廊壁画面积370多平方米,描述释迦牟尼从降生到圆寂的生平经历,用矿石颜料绘成,历经500多年风雨,至今仍鲜丽夺目。壁画技法高超,富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其中分布在隆国殿、宝光殿、瞿昙寺殿和大钟鼓楼的是明代作品,其他小殿堂内为清代作品。
  瞿昙寺存有明代的五通御碑,还有明清时代的十方匾额,这些碑匾有的还是汉藏文字合壁,除了史料价值,书法艺术水平也不容忽视。这座寺院的后钟楼悬挂着一口宣德青铜钟,这口高约1.8米,口宽约1.5米,重达1吨有余的巨钟,钟声悠扬,传说可远飘到三十里外的巴燕镇,藏族群众中有条谚语:“角仓(指瞿昙寺)的钟响,巴燕的马惊!”就是这么来的。 瞿昙寺现存文物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象背云鼓”了。那是一只石雕卧像,背上托起木雕的叠云,叠云架起一面真鼓。石象高约1米,周5.3米。石象回首顾盼,鼻卷莲花。那神态似乎在告诉人们:云中的鼓声如雷,大雨将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