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狐德棻

令狐德棻
令狐德棻
  令狐德棻(583~666)宜州华原(今陕西耀县)人,在唐初颇有文名,多次参加官书的编写。武德五年(622),任秘书丞,向唐高祖李渊提出:梁陈和北齐还有记载保存,而由于隋末战乱,周隋文献多有遗缺。现在耳目所及,还能得到可以凭信的史料。唐因隋继承北周历数,唐朝祖先建立功业都在周时。因此令狐德棻建议,修梁、陈、齐、周、隋五朝之史。高祖采纳其意见,并给每一史都委派了主持人。时过数年,修史事业未能成就。贞观三年(629),唐太宗李世民又下令修撰梁、陈、齐、周、隋五代史,周史由令狐德棻和秘书郎岑文本负责,德棻又推荐殿中侍御史崔仁师协助。贞观十年成书。北周诏令文书多仿先秦文体,《周书》如实照录。但书中叙事纪言,也往往过于文雅,华而失实,不能恰当反映北周当时风气,因而《周书》在《史通》中多处受到刘知几的批评。

人物简介

  令狐德棻(583~666年),唐初史学家、文学家。他的先祖世居敦煌,南北朝时迁于华原(今陕西耀县),其后代遂为关中人。德棻生长在一个书香世宦之家,青年时便以知识闻名。隋炀帝大业末年,他被任命为药城(故治在今安徽毫县东南)长。当时隋朝政局不稳,农民起义蜂起,他见社会动荡,就没有上任。   
令狐德棻编撰的《周书》
令狐德棻编撰的《周书》
  公元617年, 李渊父子起兵反隋,率军攻入关中,令狐德棻投奔李渊,被任命为大丞相府记室。618年,李渊称帝,建立唐朝,他担任起居舍人。武德五年(622) 升为秘书丞,奉诏与陈叔达等人撰写《艺文类聚》一书。由于隋末战乱频繁,唐王朝又初建,朝廷的图书经籍散佚严重,秘书记载不全,他便建议高祖李渊广泛收购民间藏书,安排官吏补录。李渊采纳他的意见,几年之间收集了大量经籍和文献,经过研究整理,很快汇编成《艺文类聚》这一部当时规模最宠大、最完整的类书。接着,他又建议编纂梁、陈、齐、周、隋五朝史书。李渊采纳他的意见,安排中书令萧瑀和他共十七人分别进行编写。由于准备工作不充分,虽经数年而没有完成。   
  唐太宗李世民即帝位后,于贞观三年(629)再次下令编修五朝史书。由仆射房玄龄为总监,选令狐德棻等五人分别担负撰写任务。他主编《周书》,岑文本和崔仁师协助编写。贞观六年(632),他被擢为礼部侍郎,兼修国史,赠爵彭城县男。贞观十年(636),五朝史书同时完成,他受到奖励。次年,他又修成《新礼》一书,被晋爵为子。十二年,他和岑文本等人修成《氏族志》100卷,太宗奖励帛200匹。十五年(641),他任太子右庶子,负责教授皇太子李承乾。后来太子因谋反之嫌被废,他也受到牵连,被免官为民。十八年(644),他复被起用,任雅州(今四川雅安)刺史。不久,又因公事被免职。这时,太宗命房玄龄改撰《晋书》,房玄龄便力荐他参与此事。由于他长期从事修史工作,具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所以,参加编撰的18人共同推他担负主编工作。他制定体例,撰写了《序例》及诸帝王纪传。646年,《晋书》改撰工作完成,他被任命为秘书少监。   
  唐高宗永徽元年(650),他奉命撰定律令,再次担任礼部侍郎,兼弘文馆学士,监修国史(即唐太宗历政实录)及《五代史志》。不久,迁为太常卿,仍兼学士。永徽四年(653),他升任国子祭酒。这时,他写成了贞观十三年以后李世民的十年历政实录, 被以功加授为崇贤馆学士。此后,他继续撰写成《高宗实录》30卷,被晋爵为公。龙朔二年(662),他上表要求辞职,高宗同意,加授他金紫光禄大夫。乾封元年(666)卒于家,时年84岁。   
  令狐德棻一生勤奋治学,辛劳耕耘于史学园地,著述很多,尤其是他首倡修史书和多年热心搞编撰事业,对唐初文化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除上述之外,他的著作还有《凌烟阁功臣故事》、《皇帝封禅仪》、《令狐家传》等,有文集30卷。

唐史记载

  《旧唐书·列传第二十三》
旧唐书
旧唐书
  令狐德棻,宜州华原人,隋鸿胪少卿熙之子也。先居燉煌,代为河西右族。德棻博涉文史,早知名。大业末,为药城长,以世乱不就职。及义旗建,淮安王神通据太平宫,自称总管,以德棻为记室参军。高祖入关,引直大丞相府记室。武德元年,转起居舍人,甚见亲待。五年,迁秘书丞,与侍中陈叔达等受诏撰《艺文类聚》。高祖问德棻曰:“比者,丈夫冠、妇人髻,竞为高大,何也?”对曰:“在人之身,冠为上饰,所以古人方诸君上。昔东晋之末,君弱臣强,江左士女,皆衣小而裳大。及宋武正位之后,君德尊严,衣服之制,俄亦变改。此即近事之征。”高祖然之。时承丧乱之余,经籍亡逸,德棻奏请购募遗书。重加钱帛,增置楷书,令缮写。数年间,群书略备。德棻尝从容言于高祖曰:“窃见近代已来,多无正史,梁、陈及齐,犹有文籍。至周、隋遭大业离乱,多有遗阙。当今耳目犹接,尚有可凭,如更十数年后,恐事迹湮没。陛上既受禅于隋,复承周氏历数,国家二祖功业,并在周时。如文史不存,何以贻鉴今古?如臣愚见,并请修之。”高祖然其奏,下诏曰:
  司典序言,史官记事,考论得失,究尽变通。所以裁成义类,惩恶劝善,多识前古,贻鉴将来。伏羲以降,周、秦斯及,两汉传绪,三国受命,迄于晋、宋,载籍备焉。自有魏南徙,乘机抚运,周、隋禅代,历世相仍。梁氏称邦,跨据淮海;齐迁龟鼎,陈建皇宗,莫不自命正朔,绵历岁祀,各殊徽号,删定礼仪。至于发迹开基,受终告代,嘉谋善政,名臣奇士,立言著绩,无乏于时。然而简牍未编,纪传咸阙,炎凉已积,谣俗迁讹。余烈遗风,倏焉将坠。朕握图驭宇,长世字人,方立典谟,永垂宪则。顾彼湮落,用深轸悼,有怀撰次,实资良直。中书令萧瑀、给事中王敬业、著作郎殷闻礼可修魏史,侍中陈叔达、秘书丞令狐德棻、太史令庾俭可修周史,兼中书令封德彝、中书舍人颜师古可修隋史,大理卿崔善为、中书舍人孔绍安、太子洗马萧德言可修梁史,太子詹事裴矩、兼吏部郎中祖孝孙、前秘书丞魏徵可修齐史,秘书监窦璡、给事中欧阳询、秦王文学姚思廉可修陈史。务加详核,博采旧闻,义在不刊,书法无隐。
  瑀等受诏,历数年,竟不能就而罢。贞观三年,太宗复敕修撰,乃令德棻与秘书郎岑文本修周史,中书舍人李百药修齐史,著作郎姚思廉修梁、陈史,秘书监魏徵修隋史,与尚书左仆射房玄龄总监诸代史。众议以魏史既有魏收、魏彦二家,已为详备,遂不复修。德棻又奏引殿中侍御史崔仁师佐修周史,德棻仍总知类会梁、陈、齐、隋诸史。武德已来创修撰之源,自德棻始也。六年,累迁礼部侍郎,兼修国史,赐爵彭阳男。十年,以修周史赐绢四百匹。十一年,修《新礼》成,进爵为子。又以撰《氏族志》成,赐帛二百匹。十五年,转太子右庶子。承乾败,随例除名。十八年,起为雅州刺史,以公事免。寻有诏改撰《晋书》,房玄龄奏德棻令预修撰,当时同修一十八人,并推德棻为首,其体制多取决焉。书成,除秘书少监。
  永徽元年,又受诏撰定律令,复为礼部侍郎,兼弘文馆学士,监修国史及《五代史志》。寻迁太常卿,兼弘文馆学士。时高宗初嗣位,留心政道,尝召宰臣及弘文馆学士于中华殿而问曰:“何者为王道;霸道?又孰为先后?”德棻对曰:“王道任德,霸道任刑。自三王已上,皆行王道;唯秦任霸术,汉则杂而行之;魏、晋已下,王、霸俱失。如欲用之,王道为最,而行之为难。”高宗曰:“今之所行,何政为要?”德棻对曰:“古者为政,清其心,简其事,以此为本。当今天下无虞,年谷丰稔,薄赋敛,少征役,此乃合于古道。为政之要道,莫过于此。”高宗曰:“政道莫尚于无为也。”又问曰:“禹、汤何以兴?桀、纣何以亡?”德棻对曰:“《传》称:‘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二主惑于妹喜、妲己,诛戮谏者,造砲烙之刑,是其所以亡也。”高宗甚悦,既罢,各赐以缯彩。四年,迁国子祭酒,以修贞观十三年以后实录功,赐物四百段,兼授崇贤馆学士。寻又撰《高宗实录》三十卷,进爵为公。龙朔二年,表请致仕,许之,仍加金紫光禄大夫。乾封元年,卒于家,年八十四,谥曰宪。德棻暮年尤勤于著述,国家凡有修撰,无不参预。
  自武德已后,有邓世隆、顾胤、李延寿、李仁实前后修撰国史,颇为当时所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