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哈伊教

巴哈伊教九角星
  巴哈伊教九角星
  巴哈伊教(或称巴哈教,大同教)创建于十九世纪的波斯,现有遍布200多个国家愈600万信徒。
  巴哈伊教创始人为伊朗人米尔扎·侯赛因·阿里,他后来被巴哈伊教信徒们称为巴哈欧拉,意思是“真主的光荣”,由此产生巴哈伊教的教名。根据巴哈伊的教训,宗教的历史是神差遣先知,对人类进行教化的进化过程。神派遣列代圣使亚伯拉罕、摩西、佛陀、琐罗亚斯德、基督穆罕默德和巴孛。 巴哈欧拉是其中最新的一位。巴哈欧拉认为全人类同是一族。巴哈伊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神在黎明时传达旨意的地方。”
  巴哈伊教有自己的历法,每年19个月,每月19天,年末增加4天(闰年加5天),每年公历3月21日(春分前后)为巴哈教历新年,每天从日落时开始。
  由于巴哈伊教义的简单和普遍性,即使不传教,在世界各地发展也很迅速,是一种生机勃勃的宗教。
  1935年,清华大学校长曹云祥开始翻译巴哈伊教经典时,认为其社会主张与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的“世界大同”理想相通,故此将其翻译为“大同教”。这个名字一直沿用到1990年代初期。1991年正式更名为“巴哈伊教”。

起源

  巴哈伊教源自伊斯兰教什叶派,但由于教义发展已经脱离了伊斯兰教的观点,形成一个新的宗教。巴哈伊教没有神职人员和地方教堂,现在每个大洲建有一“灵曦堂”,分别位于美洲的美国伊利诺州威尔米特(Wilmette),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悉尼非洲的乌干达坎帕拉,欧洲的德国法兰克福,中美洲的巴拿马,亚洲的印度新德里,太平洋的萨摩亚,另有一所在南美洲的智利圣地亚哥。每座庙宇都有九面,每面有一大门,代表可以从各方向加入巴哈伊信仰。庙宇中不出卖纪念品,不接受馈赠。宗教经费只来源于教徒的捐赠。礼拜仪式非常简单,没有固定的地点,只是由一人朗诵巴哈欧拉的作品。

历史

  巴哈伊的历史通常寻迹于其领导者,始于巴孛在1844年5月23日在伊朗设拉子宣布立教,一系列该宗教的中心人物最终建立了管理规条。该宗教最初局限于波斯帝国和奥斯曼帝国,1892年巴哈欧拉去世后,其追随者扩散到亚洲和非洲的十三个国家。在其子阿博都·巴哈的领导下,该宗教开始在欧洲和美洲立足,并且在伊朗得到巩固,虽然仍遭受迫害。1921年阿博都·巴哈去世后,巴哈伊的领导层由个人转化为选举和任命产生的管理系统。

·巴孛

  1844年,Siyyid `Alí-Muhammad在伊朗的设拉子宣称自己是伊斯兰教什叶派信仰中的巴孛。随着巴孛的信仰开始蔓延,伊斯兰教士们将其视为威胁,巴孛的信徒遭受迫害,甚至有一段时期要面临生死的选择。政府与巴孛武装之间发生过数次武力冲突。巴孛本人被囚禁,并于1850年被处死。
  巴哈伊将巴孛尊为巴哈伊信仰的先驱,因为巴孛的着作引入了“神的显示者”这一概念,这是即将降临的弥赛亚,而据巴哈伊的信仰,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宗教经文中所宣称的,巴哈伊信仰的创始人巴哈欧拉的身份。巴孛的陵寝位于以色列的海法,是巴哈伊朝圣者的重要圣地。巴孛的遗体被秘密地从波斯转移到这个圣地,并且安葬在巴哈欧拉指定的陵墓中。

·巴哈欧拉

  米尔扎·侯赛因·阿里是巴孛的早期追随者之一,他后来得到巴哈欧拉的称号。由于这个缘故,他于1852年被逮捕。他声称,在德黑兰的地牢中,他受到启示,他就是巴孛所企盼的那一位先知。1863年,他公开了这一声明。
  此后不久,他被从波斯驱逐到奥斯曼帝国的巴格达、伊斯坦布尔、亚德里亚堡。在这个时期,巴哈欧拉与巴哈伊的领导人Subh-i-Azal之间的关系紧张,巴哈欧拉的1866年声明又将紧张推向顶点。在亚德里亚堡,他给几位统治者写信,其中包括苏丹阿布杜勒阿齐兹,宣称自己是神的先知。结果是,巴哈欧拉被放逐到今日以色列境内的阿卡。
  在他的生命接近终点时,对他的严厉监禁措施逐渐放松,他被允许生活在阿卡附近的家中,不过仍维持囚徒身份。1892年,他在那里去世。他的陵墓是巴哈伊信徒每日祷告要面对的方向。在巴哈欧拉的一生中,他留下了大量的着作;其中许多是巴哈伊信仰的主要神学着作。

·阿博都·巴哈

  阿巴斯·阿芬第是巴哈欧拉的小幼子,他的称号是阿博都·巴哈,意为“巴哈之仆”。其父留下遗嘱,任命他做巴哈伊的领袖,并指定他作信仰的首领,是巴哈欧拉着作的唯一权威解释人。
  阿博都·巴哈在父亲被放逐、囚禁期间一直跟随,直到1908年青年土耳其人革命期间才被释放。获释后,他一直旅行、演讲、布道、与巴哈伊信徒交流,传播巴哈伊信仰。

·巴哈伊管理机构

  巴哈欧拉的《律法书》(Kitáb-i-Aqdas)和《阿博都·巴哈的圣约和遗嘱》(Will and Testament of `Abdu'l-Bahá)是巴哈伊管理的根本典籍。巴哈欧拉建立了选举制的“世界正义院”(Universal House of Justice),阿博都·巴哈建立了任命制的督导(Guardianship),并明确了两个机构之间的关系。在阿博都·巴哈的遗嘱中,他任命了最年幼的孙子守基·阿方地(Shoghi Effendi)为巴哈伊的第一任信仰的“圣护者”。
  阿方地毕其一生翻译了《巴哈伊文选》;发展了一个将巴哈伊信仰向全球扩展的计划;开发了巴哈伊世界中心(Bahá'í World Centre);回应了世界各地的询问;建立了该宗教的管理结构,为世界正义院的选举做好了准备。他在1957年去世,当时的情形已经不许可指定继承人。
  在巴哈伊的地方、地区和国家三层的管理机构中,均有选举产生的九名成员组成的“灵体会”(Spiritual Assemblies),管理教区事务。同时,同级任命成员组成的理事会(Institution of the Counsellors)行使教育和保护教区的职能。巴哈伊教没有教士阶层。
  世界正义院首次设立于1963年,是巴哈伊信仰的最高管理机构,其九名成员由各国灵体会选举产生。年满21岁的巴哈伊信徒享有被选举权;男女信徒有同等权力出任所有的职位。

信仰

  巴哈伊教义的三个核心原则简单表述为:上帝唯一,宗教同源,人类一家。

·神论

  巴哈伊教相信独一、不灭的神,他是万物的创造者,宇宙中的一切存在皆为其所造。神的存在是永恒的,无始无终,并且是“人格化的神,不可知,不可触及,是启示的源泉,永恒,全知,永在和全能的。”虽然神不可直接触及,但他可以被受造物感知,并且有意愿和目的。巴哈伊教相信,神通过多种方式表达其旨意,包括使用先知或圣师(亦称“上帝之显示者”)。为表达神的意愿,众先知在世界各地建立宗教。
  巴哈伊教义中,神是如此伟大以至无法为人类完全认知,或描述出完整和准确的形象。在巴哈伊教里,神使用一些称号,例如“全能者”,或“至爱者”,并且强调神的一体性,他们拒绝三位一体之类的信条。

·宗教

  巴哈伊的渐进宗教启示观导致的结果是,他们接纳世界上主要宗教的有效性,认为这些宗教的奠基者和中心人物都是上帝之显示者。其中包括:耶稣、穆罕默德、摩西和佛陀。另外,其他一些宗教人物如挪亚和亚伯拉罕也是神的先知。宗教历史是“上帝对人类旨意与目的之天启的不同阶段。”特定的宗教社会教导(例如,祷告的方向,或饮食的禁忌)被后来的显示者废弃,而建立与时代和场合更适合的新要求。相反,对于某些根本原则(如睦邻、慈善)则视为普世和不变的。巴哈伊认为,演进的启示过程不会终止。不过他们确实相信存在启示的周期。
  巴哈伊信徒不指望巴哈欧拉的启示出现后的1000年内有新的上帝之显示者。
  巴哈伊信仰有时被描绘成各类早期宗教的综合体。然而其信徒坚称他们的宗教有独特的传统,有自己的圣书、教训、律法和历史。其文化和宗教源于伊斯兰教什叶派,其建立过程类似于基督教信仰脱胎于犹太教。巴哈伊信徒把他们的宗教描述为独立的世界性宗教,与其他宗教传统的区别在于巴哈欧拉给出的较新、较现代的训诫。巴哈欧拉据信满足了先驱宗教中所有关于弥赛亚的预言。

·人类

  巴哈伊信仰相信人类具有“理性之灵”,并且这使人具备独特的能力去认知神和人与其创造者的关系。每个人都有义务通过神的显示者们去认知神,并且顺从他们的教诲。借着认知和顺服、服务他人和定期祷告和学习教育者启示的经典,灵魂就能更接近神,这是巴哈伊信仰的灵性生活的理想境界。人死亡之后,灵魂就进入下一个世界,人于物质世界的灵性发展决定其在灵魂世界的进度。天堂和地狱只是与神亲疏程度的象征,死后并不存在物质世界意义中的奖赏或惩罚。
  巴哈伊经典强调回归人的本性,抛弃偏见。人类原本是一家,虽然也是高度的多样化:种族和文化的多元化值得珍惜和宽容。种族主义、民族主义、种姓制度和阶级制度的教条是人为的、妨碍人类团结的。根据巴哈伊的教诲,人类团结是现今世界宗教和政治的最重要问题。

信徒分布

印度巴哈伊教庙宇
   印度巴哈伊教庙宇
  巴哈伊的资料估计,在全世界他们有超过600万信徒。百科全书和类似资料记载,在21世纪初全世界有200至800万巴哈伊信徒。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巴哈伊教从其发源地波斯和奥斯曼帝国传入西方国家。又过了五十年,传入第三世界国家。
  根据《2004年世界年鉴》(The World Almanac and Book of Facts 2004):
  巴哈伊信徒主要生活在亚洲(360万6),非洲(180万)和拉丁美洲(90万)。据估计,全世界最大的巴哈伊社区在印度,有220万之众;其次是伊朗,有35万;然后是美国,15万。除了这些国家,信徒的数字差距很大。目前,没有一个国家的巴哈伊信徒占据人口多数。圭亚那是巴哈伊信徒占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7%)。
  根据《不列颠年鉴》(The Britannica Book of the Year1992年至今),以信徒所在国家数目统计,巴哈伊教是世界上分布第二广泛的宗教(仅次于基督教),出现在247个国家和地区,包括2,100各人种、种族和部落团体。其圣典有800种文字翻译。

教义

·概要

  1921-1975年担任教主的守基.阿芬第(Shoghi Effendi)写下了以下教义概要,他认为这些是巴哈欧拉教诲中的独特原则,是巴哈伊信仰的基石:
  “独立寻求真理,不为迷信或传统所限:人类一家,是关键的原则和基本的信条;所有宗教的基本合一;谴责任何形式的偏见,无论是宗教、种族、阶级或民族的;宗教与科学比有和谐;男女平等,是使人类能够跃翔的两翼;普及义务教育;创造普及世界统一的语言;消灭极端的贫困和富有;成立世界最高法庭,解决国家之间的纠纷;乐于劳动,参与属灵侍奉;正义是人类社会和宗教的最高原则;以建立持久普遍的和平为全人类的最高目标。”

·社会生活准则

  下列12条原则是巴哈伊教的基本教义,来源于阿博都-巴哈(`Abdu'l-Bahá)在1912年游历欧洲北美洲时发表的演说。这个罗列并非正式版本,也有其他版本流传。
  ·神的独一
  ·宗教同源
  ·人类一体
  ·性别平等
  ·消灭偏见
  ·世界和平
  ·宗教与科学并行不悖
  ·独立探求真理
  ·普及义务教育
  ·制定世界通用的语言
  ·服从政府,不参与政党政治
  ·消灭极端的贫困和富有

·神秘教义

  虽然巴哈伊信仰主要关注社会和道德问题,它的一些基要经文仍有神秘色彩。阿芬第将《七谷经Seven Valleys》称作巴哈欧拉“最神秘的作品”。该书写给一位伊斯兰神秘主义流派苏非主义信徒。它起初于1906年被翻译为英文,是西方国家出版的第一本有关巴哈欧拉的书。《隐言经Hidden Words》是巴哈欧拉同期写的另一本着作,包括153段短文,巴哈欧拉称之为“天启神秘中的宝藏”。

·经书

  巴哈伊信仰的最高经典称为《亚格达斯经》(即《至圣之经》),他们视之为普世经典,是从“亘古”时期由神的显示者带来。还有一些地位很高的“次约”(Lesser Covenant),是神的先知与信徒之间的约定,每个启示都是独特的,包括一些社会习俗和宗教团体权威。目前的时代,巴哈伊将巴哈欧拉的启示视为与信徒的次约;巴哈伊坚称该约是人应该努力追求的宗教美德。
  鉴于巴哈伊的基本教义是合一,该宗教服从他们认为是天定的管理机构,而且将建立教派的分裂视为无效和可诅咒的、背叛巴哈欧拉诫命的行为。在巴哈伊的历史中,权力交接时期发生过教派分裂。各类巴哈伊分支教派总共仅由数千之众,他们被看作离经叛道,并且被闪避,相当于被逐出。

社会行为规范

·律法

  巴哈伊信仰律法的根本来源是巴哈欧拉的着作Kitáb-i-Aqdas。下列是其基本律法和宗教礼仪:
  ·年逾15岁的巴哈伊信徒必须每日背诵祷告文。这类祷告文有三种,每日可选其一。
  ·禁止背后诽谤和议论他人。
  ·每年3月2日至20日的19天,成年、健康的巴哈伊信徒必须在日出到日落间禁食。
  ·巴哈伊信徒不得饮酒或使用毒品,除非有医生处方。
  ·性关系仅限于夫妇之间,不许可同性恋行为。
  ·严格禁止赌博。
  Kitáb-i-Aqdas中的一些律法到今日仍然有效,并且其管理机构会给予某种程度的强制,随着巴哈伊社区的扩大,巴哈欧拉对于其它律法的实施提供了一些循序渐进的方法。这些律法如果与信徒居住地的世俗法律无冲突,则信徒必须严格遵守,而祷告、禁食之类个人宗教礼仪完全是个人自愿的责任。

·崇拜场所

  巴哈伊聚会一般在信徒家里或者租借场地举行。在全世界有七座巴哈伊灵曦堂,基本上每个大洲有一座,第八座在智利建造中。巴哈欧拉的着作中构想的机构叫做“Mashriqu'l-Adhkár”,是包括医院、大学等等的综合体。在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的巴哈伊第一座Mashriqu'l-Adhkár是唯一符合这个要求的建筑。

·婚姻

  巴哈伊婚姻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结合。其目的是孕育两个同伴极其子女间的灵性和谐,友爱和合一。巴孛对于婚姻的教诲是,它是“生存和得救的壁垒”,并且将婚姻和家庭置于社会的基石这一重要位置。巴哈欧拉高度评价婚姻,宣称那是神的永恒诫命,并且反对离婚或婚外情;巴哈欧拉教导夫妻应致力提高彼此的灵性。
  巴哈伊倾向于“了解对方的性格并且在婚前用一段时间彼此相知,一但结婚就应有永结同心的意愿。”虽然父母不应为子女选择配偶,然而俩人决定结婚就必须征得双方父母的同意,即使其中一方不是巴哈伊信徒。在巴哈伊信仰中,跨种族婚姻是大力称许的。巴哈伊的婚礼很简单:唯一必不可少的仪式是,新人必须在两个证人面前宣读婚姻誓言:
  “我们将完全、彻底地服从神的旨意。”

·符号

  巴哈伊教的正式符号是五角星,但是九角星的符号更加常用。该符号和里面的字体代表的是至高者。符号由两颗星重叠,有荣耀的光辉点缀,纪念三个合一。至高者的名字是阿拉伯语: يا بهاء الأبهى “荣耀的至高者!”

·历法

  目前的巴哈伊历法是巴孛最早提出的。在此历法中一年有19个月,每个月有19天,另有4-5天为“愉快的日子”,组成了一个地球公转周期。巴哈伊的新年日期取自传统的波斯新年,在每年的3月21日,紧随于禁食月之后。巴哈伊教徒在每月的第一天会组织聚会,叫做19天灵宴, 在集会上他们进行主要的社会活动和教义探讨。
  每个月都有一个和神有关的特定的名字。巴哈伊历法中的星期是我们熟悉的7日单位,一星期中的每一天也都有特定的名字。巴哈伊教定义了11个圣日,其中的9个为正式假日。这些圣日都是在该宗教历史上的重要事件发生日。

社会活动

·事工

巴哈伊教神庙
   巴哈伊教神庙
  巴哈伊禁止闭门修道,而是努力将灵性的修行根植于日常生活之中。例如,从事的工作不仅是必要、而且是当做一种对信仰的服务形式。巴哈欧拉禁止乞丐或禁欲主义的生活方式,鼓励信徒们“热切关注”社会的需要。在巴哈欧拉的着作中,更进一步地强调了自我努力和服务人类在灵性生活中的重要性,他说本着为人类服务的精神而工作在神看来如同祷告和崇拜一样。

·在联合国的活动

  巴哈欧拉的着作提到了现代人类集体生活对于世界政府的需要。因此,巴哈伊信徒支持由国际联盟和联合国之类的组织改善国际关系。巴哈伊社区在以色列海法世界正义院的指导下,出任下列组织的顾问:
  ·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 (ECOSOC)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UNICEF)
  ·世界卫生组织 (WHO)
  ·联合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UNIFEM)
  ·联合国环境署 (UNEP)
  巴哈伊在纽约日内瓦联合国机构内设有办公室,并且在联合国的地区特使和机构中拥有代表。最近,他们又在联合国机构内设立了环境和妇女发展办公室。巴哈伊还参与了其它联合国部门的开发项目。在2000年联合国世纪发展论坛,巴哈伊是高峰会议中唯一被邀请的非政府机构发言人。这篇文章有巴哈伊信仰与联合国关系的详尽信息。
  3、国际拓展计划
  1939年阿方地发起第一个七年拓展计划,1946年再次推出类似计划。1953年他发起十年向世界将军计划,为巴哈伊信仰的推广指定了雄心勃勃的规划,将巴哈伊的经典翻译为多个语言,向未传教国家派遣巴哈伊先驱。他在一封信中提出,拓展计划将在世界正义院的指导之下。1964年,世界正义院开始了一个九年计划,以及后续的几个长期计划,指导巴哈伊信仰在世界上拓展。
  4、现阶段的计划
  自1990年起,正义院主导了巴哈伊社区大规模扩展的预备计划,组织地区居民的整合,建立地区管理机构和培训设施。在最近完成的五年计划里(2001-2006)关注于发展设施和“保持大规模扩展和团结”。自2001年起,全世界的巴哈伊社区都鼓励儿童课程,信徒聚会,和对巴哈伊宗教信仰的系统学习。2005年12月始,新的重点目标关注于青少年,特别是11至14岁之间的年轻人。
  第二个五年计划于2006年4月发起;呼吁世界各地的巴哈伊信徒在1500个社区中实施先进的增长模式和社区发展计划。同时推进本土化的多级选举程序。从2001年至2021年的四个连续五年计划的实施,被提高到用于纪念阿博都巴哈逝世一百周年。
  5、学习小组
  系统的学习手段和社区发展是社团整合的主要方式。“学习小组”是其持续并自我生存之道。在导师的指导下,小组成员们完成一系列着作的学习,完成学习后便去辅导其他的学习小组。
  最受欢迎的学习课程叫做Ruhi,是从哥伦比亚发展出来的,后来被其他地区广泛使用。初阶的学习包括三类:巴哈欧拉的着作,祷告文和其生死经历。后续课程包括儿童教育,巴孛和巴哈欧拉的生平等等。

遭受迫害的历史

   巴哈伊宗教在伊斯兰国家持续遭受迫害,尤其是在伊朗,在1978年至1998年间,愈200名教徒被处决。2006年12月16日,埃及最高法院判决,政府不承认巴哈伊宗教。结果,埃及的巴哈伊信徒无法取得政府文件,包括身份证、出生证、死亡证、结婚证离婚证护照,以及其他需要列明宗教信仰的证件。同时,他们也失去了被雇佣、受教育,接受医疗服务或投票的权利。埃及个人权利维护组织指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新闻公告对该组织提出的陈述和异议未作任何回应,仅仅讨论了巴哈伊信仰的基本教义,而这些教义不应影响法院的判决。   自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伊朗巴哈伊信徒的居所定期受到政府搜查,而且信徒们被禁止进入大学学习或从事政府工作,有信徒因为参加巴哈伊经文的学习而被投入监狱。巴哈伊信徒的墓地受到侮辱,财产被剥夺,巴哈欧拉父亲的故居被夷为平地。巴哈伊的朝圣地--巴孛的故居两次被捣毁。   巴哈伊的处境近期有进一步恶化;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在2005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说,伊朗武装力量司令部的一封密信表明巴哈伊信徒受到甄别和监视,2005年11月,极具影响力的国营报纸《Kayhan》由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任命的总编辑发表了30多篇丑化巴哈伊信仰的文章。   有鉴于此,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报告特别撰稿人在2006年3月20日表示,她“对于此类监视行动的结果可能导致的对巴哈伊信徒的迫害和歧视感到担忧”,该撰稿人所担心的伊朗境内少数宗教的境况在近期开始恶化。   普林斯顿大学伊斯兰研究学者贝尔纳德·路易斯认为,穆斯林平信徒和伊斯兰权威机构对于如何接纳巴哈伊之类的后伊斯兰一神教颇感困扰,原因是:这类宗教信徒既不能归类于亚洲多神论或非洲万物有灵论一类蒙昧的未信之徒,也不能归类于过时的前期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信徒。更难接受的是,这类人的存在代表着对默罕默德终极启示的伊斯兰教义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