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嗣昌

明朝宰相杨嗣昌
明朝宰相杨嗣昌
  杨嗣昌中国人常用名,本文介绍明末大臣杨嗣昌。
  杨嗣昌(1588-1641),字文弱,明末湖广五陵人。万历进士。崇祯时任东阁大学士、礼部尚书兼兵部尚书仍带管兵部事。《杨嗣昌集》依据中国科学院图书馆藏旧抄本《杨文弱先生集》整理,另补录未收稿1卷、《五陵竞渡略》1卷、《薛文清公年谱》1卷,附录相关研究十来篇。在明末社会动荡时期,杨嗣昌作为崇祯时期的一位首辅大臣,既主持战事,又参与朝廷决策,其著作为明史、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多学科研究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他又是一位风格独特的山水民俗旅游文学作家,他的诗词、散文反映了湖湘地方风土民情、山水风光,是研究明末文学史以及地方文化史、社会史不可或缺的宝贵资料。

人物简介

     
  杨嗣昌明末大臣。万历、天启两朝,历官杭州府教授、南京国子监博士、户部郎中等。崇祯元年(1628),起河南副使加右参政,移守霸州。
  七年,拜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宣府(今河北宣化)、大同、山西军务。当时,中原饥荒,农民军蜂起,杨嗣昌请开金银铜锡矿以解散其党。又六疏陈边事,多所规划,帝异其才。
  十年至京,深受崇祯帝信任,所奏请无不听。曾奏请增兵12万、增征剿饷、团练壮丁,提出四正、六隅、十面网战术,企图以剿抚兼行的策略扑灭农民起义军。但在起义军的抗击下,其计划被粉碎。
  十一年,改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仍掌兵部事。
  十一年九月至十二年三月,清兵长驱直入内地,明廷斩杀自总监、分监、巡抚、总兵、副将以下不得力者凡36人,而一意主和的杨嗣昌未受贬削,反而复议请增征练饷。该年五月,张献忠于谷城(今湖北谷城)再起。朝廷特命杨嗣昌以大学士督师,赐尚方剑,赴湖广、陕、川指挥围剿张献忠等农民军,大败张献忠。时多支农民军皆集于四川,杨嗣昌认为川地扼塞,如官军四面合围,可尽扑灭,遂入川。但官军内部矛盾重重,而杨嗣昌本人经常贻误战机,故农民军得以从容作战,声势益盛。
  十四年初,李自成军乘机攻陷洛阳,而张献忠以轻骑出川奇袭襄阳,朝野震惊。杨嗣昌遂畏罪自杀。著有《杨文弱先生集》、《武陵兢渡略》、《野客青鞋集》、《地官集》等。

作品

杨嗣昌文集
杨嗣昌文集
  《白璧湾》
  此山疑汉史,穿石岂无痕。烟水营兹窟,朔南限若门。 
  笛寒飞鸟路,灯远钓鱼村。赖作嬉游思,篙师已悸魂。   
  《三石涧》 
  号石宜为万,称尊适可三。中仍泻寒涧,名久蚀精蓝。
  伏谷虎晨出,隔沙渔夜谈。霜林与霞壁,衬取夕阳酣。
  《临沅县》
  万里牂牁水,春城几共临。划沙烟作带,吹岸雪为音。
  花阅秦年曙,烽缠汉塞阴。不知招隐地,荒草尚堪寻。
  《枉人山》
  溪山良自昔,复此足幽篁。网户留迁客,僧寮割让王。
  掠沙晴雪过,触石古云香。愿结清娱地,生生堕勿忘。
  《龙阳县》
  僦船牵岸住,灯火向城孤。县治黄龙号,图经白杳湖。
  隔溪桑落熟,残夜竹枝芜。不测巴邱水,皇皇众所趋。
  《再游桃源即事次友人韵》
  不离眠食事,所至纳清幽,戴笠耸烟影,摊书溅瀑流。
  静言鱼忽上,孤响雁相酬。半月湾前石,无兹勒碣游。
  《送子渐叔之金陵口号》
  燕市过从竟寂寥,凤城秋半人迢遥。心随一片横塘水,似有情人在板桥。
  《姑苏道中》
  瘦马才能快软沙,遥帆不意出林丫。江非预我称扬子,山却因人问谢家。
  晓露旋看肥稻叶,秋风犹解惜荷花。起予对景生乡梦,懒慢无心逗客车。
  《卢龙曲》
  卢龙城下滦水碧,水中鲫鱼长一尺。蓟州名酒日夜来,寒宵倚歌曙烟白。
  卢龙东望接榆关,恰有寒风吹客颜。一片芙蓉青不落,路旁愁绝免儿山。

旅游文学家

  
  晚明时期,随着旅游活动在士人中的盛行,山水游记小品亦极盛一时。这些山水游记小品往往随意兴所至,直抒胸臆,不讲义理,不拘格套,形成一种清新流利的风格。同时,这个时期的山水游记小品的作者,还善于根据自己的亲身体验和真切感受,总结游山观水的实践经验,形成独具时代特色的旅游理论,张岱、王思任、袁宏道、袁中道等人就是其中突出的代表。杨嗣昌在世较他们稍晚,同比他年长18岁的袁中道是忘年之交,他既是一位风格独特的山水、民俗旅游文学作家,也是一位有着独到见解的山水、民俗旅游理论家。他对山水、民俗旅游的一些看法,对今天发展现代旅游事业,仍有着重要的借鉴价值。杨嗣昌的山水、民俗旅游理论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杨文弱先生集
杨文弱先生集
     一是旅游资源的配置理论。旅游资源怎样配置才能让游人获得最大的满足?怎样的旅游资源才是最理想的游览对象?这是发展现代旅游业中站在不同角度思考的两个问题,其实质也就是一个问题的两种视角。杨嗣昌在旅游实践中,既注重自然景观的鉴赏,也注重人文内涵的鉴赏;既注重欣赏游览对象的局部,更注重欣赏游览对象的整体;甚至旅游设施配置方面,亦有所涉及。他在游览了西岳华山,得到极大的美感享受之后,总结说:“游者也三憾:山无名士,邑无名酒,石无名镌也。有三适:天无纤翳,四山云气湿湿而蒸者,飞落于地而不知所之也;快雨新晴,焦瀑皆飞,流风叩阿而众山响也;都人士女,非其燃香赛庙之时,山灵孤峭之韵能不为所败也。”这里的“三憾”与 “三适”,就说明绝佳的游览出处,应当是自然美景同人文雅趣的天衣无缝的妙合。风景名胜地区人们行为举止不文明,甚至粗俗不堪,治安环境恶劣,或者服务态度不佳,都是让游客败兴的事情。
     二是风景名胜的评价理论。杨嗣昌对于海内许多著名风景名胜都作过的评价,如在写家乡的《再游梁山记》中说:“余行河北河东,遥望大山青苍,小山紫翠,殆若可餐。逼而视之,童块耳,顽礓耳,此能远而不能近者也;次行秦、蜀之间,山尖万点,诡状奇形,致可游目,顾在重岩叠嶂之中,不睹旷然域外,此能主而不能客者也。若夫吴山悠悠,轻冶而乏气;楚山苍苍,裸袒而乏饰。是其土风宜然,观者不能无恨!梁山虽小,备众美焉。”又如《夷望山记》说:“余观海内水中之山,无不名者。龙门、底柱、小孤、大孤、金山、君山之属,以大特闻;至滟滪堆,片石耳,而沈牛戒马,声雄自昔。吾郡之有水心岩,奇险相敌,而肤色神理不啻过之。韩退之诗‘江作青罗带,山为碧玉簪’,盖兹山实有之矣。” 这些评价,包含了他对雄奇梁山等家乡风景的的钟爱和赞美,包涵着一片故乡深情。
     三是旅游观赏的审美理论。严格地讲,杨嗣昌旅游文学中的有关理论性总结,都是从观赏者即旅游者的角度提出来的。旅游审美,就是解决如何观赏风景名胜才会使旅游者获得最佳的美感效果的问题。杨嗣昌看山看水的诀窍都很有趣:如《再游梁山记》中他总结的观山要诀是:“观山之要有四:远观欲得强其气,近观欲得弱其质,外观之欲其无遮,内观之欲其善饰。是故骨欲老而肤欲少也,主欲幽而客欲明也,观止矣!”他认为欣赏山要从远、近、外、内四个角度入手。理想的山景应该是远看具有气势,近看天生丽质,山中看外风光尽览,山中看山处处新奇。又如他在《白马渡记》中总结的溯水看山经验:“舟上看山异山上看山远甚。迎见若扑若刺者,势也;逼见若绘若刻者,容也;转见若送妍若伤别者,情也。势不至则雌,容不至则萎,情不至则尽,是并於舟上得之。然余放船蜀江,顷刻数百里,蚁在旋磨,目眩神恍,亦安能得此?惟溯水看山,长风不帆,孤绳徐引,稍足尽兴。”先指出“舟上看山”与“山上看山”之“异(不同)”。接着就从迎、逼、转三个角度,写出了“舟上看山”所独得的“势”、“容”、“情”,并进一层说明此三“不至”的遗憾;再由蜀江顺水之不适,导出了“溯水看山”的惬意:“惟溯水看山,长风不帆,孤绳徐引,稍足尽兴。”这样,还没有开始正面描绘,就让你得到了一整套水上看山的宝贵经验,同时也为观察风景交代了必不可少的立足点和视角。
     四是民俗旅游的开发理论。杨嗣昌写于明天启年间的《武陵竞渡略》,是一篇五千多字的竞渡风俗研究著作。它分33个部分,从历史与现实两方面入手,对竞渡风俗的缘起、日程、船制、桡法、号令、战术、船歌、观赛等各个方面,进行了全面而深入的考察,称得上是一部竞渡风俗研究的百科全书,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和文学价值。其中许多观点和看法,对于我们现在发展民俗风情旅游项目,具有很好的启示作用:一是要有积极向上的主题。民俗民风中有许多代表先进文化方向的积极向上的精华,也有一些迷信落后的因素。我们现在进行民俗旅游项目的建设,首先必须认真考察,仔细做好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去落后因素取优良传统的工作。二是要有丰富多样的内容。三是要有严谨有序的管理。
     民俗风情旅游,已经成为现代旅游业的重头戏。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国际旅游市场对这一点看得非常清楚。随着我国旅游业的发展,各地在这方面的建设、宣传都有所加强。怎样乘发展旅游业的东风,挖掘地方民俗风情当中代表先进文化传统的积极因素,将旅游业中民俗风情板块做大做强,杨嗣昌的著作可以给我们许多启示。

人物事迹

·起用杨嗣昌

  杨鹤曾经希望皇上从宽发落,“愿以子代尽一片忠心”,杨嗣昌也有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逮捕杨鹤的命令是崇祯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发出的,在北京附近担任册海关内道右参政的杨嗣昌,于三天后接到邸报(官方新闻公报),立即向皇帝上疏,请求“代父承罪”,看在父子两代效忠朝廷这点上,从轻发落。皇帝不为所动。而远在陕西的杨鹤接到这一圣旨,已经是十月十一日了。接旨后,他立即上疏申辩,一方面指出:臣出任总督,原非其据,委婉地批评皇帝用人不当,另一方面指出,赴任以后,朝廷不断从陕西三边抽调军队保卫京师,致使当地兵力单薄,形势所迫,不得不采取招抚政策。这些话并非托词,都有事实根据,但是要皇帝分担责任,是官员们最为犯忌的做法。杨鹤的事之所以无法挽回,恐怕与此不无关系。不久,杨鹤遣戍(发配)江西袁州。崇祯七年(1643年),皇帝提升杨嗣昌为宣大山西总督,杨嗣昌委婉推辞:臣父杨鹤以总督蒙谴已三年,臣向心复居此职?其实是希望以宽赦父亲之罪作为一个交换条件。皇帝在答复杨嗣昌时,嘉奖他边略娴熟,足堪胜任三镇总督,不准推辞;对于宽赦杨鹤之事,根本不予理睬。
  崇祯八年十月,杨鹤死于袁州戍所。家人把噩耗奔报在长城边防的杨嗣昌,话还未讲完,杨嗣昌惊号一声,昏厥过去。苏醒后,始终心神迷离,半个多月不知人事。稍稍康复,他向皇上请求,恢复亡父的官衔,否则不但亡父不能瞑目,臣世世狗马也将不能瞑目。皇帝大概考臣到杨嗣昌地位重要,居然松口:“念杨嗣昌拮据冲边,杨鹤准复原官。”实际上无异于表示先前对杨鹤的处分有所不当,以此来激励杨嗣昌尽忠报国。联系到日后杨嗣昌死于疆场,杨氏父子为崇祯朝平定内乱,可谓鞠躬尽瘁了。
杨嗣昌
杨嗣昌
  崇祯皇帝也确实器重杨嗣昌,以为人才难得。在内忧外患的交困之中,兵部尚书几乎没有一个是称职的。当洪承畴、卢象升忙于在中原战场全力对付“流寇”之际,崇祯九年六月,满洲铁骑突然越过长城张凤翼身上。为了逃避指责,张凤翼请示出京督师,指挥各路勤王军,然而一败再败,张凤翼惶惶不可终日,自知不免一死,便采取慢性自杀的办法每天服用少量大黄,致使病情日甚一日。八月二十九日清军退出长城,九月初张凤翼一命呜呼,逃避了下狱论死的难堪。负有直接责任的宣大总督梁廷柜如法炮制,自杀身亡。
  张凤翼自杀后,崇祯皇帝环顾廷臣,无一人通晓军事可堪中枢之任,便想起了前宣大总督、现丁忧在家的杨嗣昌。按照当时惯例,父母死亡,官员必须在家服丧守制皇帝鉴于形势紧急,不经朝廷大臣推举径直由自己下旨“夺情起复”杨嗣昌为兵部尚书。
  杨嗣昌,字文弱,万历三十八年进士,由杭州府儒学教授、南京国子监博士等文职,逐步升任宣大总督。因父死于忧辞官,又遭继母之丧,长期在家守孝。接到皇上“夺情起复”的圣旨,三次恳辞不许,杨嗣昌于崇祯十年三月抵京赴任。
  此人颇有才华,办事干练,广泛涉猎文献,对前朝故了如指掌,又一向工于笔札富有辩才堪称是明大臣中的佼佼者。因此当皇帝召见时,他与其他大臣的拘谨木讷截然不同,毫无拘束地侃侃而谈,令杨嗣昌感恩戴德,接连不断地向皇上条陈摆脱内外交困的三大方针:第一,必先安内然后方可攘外;第二,必先足食然后方可足兵;第三,必先保民然后方可荡寇。最值得注意的是攘外必先安内。其实这是一个传统话题,远的且不说,张居正在《陈六事疏》中,就把“欲攘外者必先安内”作为治国方针提出。杨嗣昌再次重申,目的在于摆脱内外交困的局面。崇祯二年与崇祯九年,满洲铁骑两次南下所显示的外患,与正在蔓延的“流寇”驰骋中原的内忧,两者之间究竟孰轻孰重、孰先孰后?这是战略上无法回避的抉择,也是不少有识之士的共识。一年之前兵科都给事中颜继祖提出六项当务之急,其中之一就是“灭奴先灭寇”,要消灭满洲必须先消灭流寇,但似乎过于空洞。杨嗣昌则不然。他的《敬陈安内第一要务疏》写得颇有深度,首先从皇帝任命他为兵部尚书的圣旨中提及“安边荡寇”四字谈起,表示不同见解:皇上似乎以为安边第一,荡寇次之,微臣以为必安内方可攘外。开宗明义就不同凡响,一下子就抓住皇上的思绪,然后细细剖析:窃以为天下大势譬如人身,京师是头脑,宣大蓟辽等边镇是肩臂黄河以南大江以北的中原大地是腹心。现在的形势是边境烽火出现于肩臂之外,乘之甚急;流寇祸乱于腹心之内,中之甚深。急者固然不可缓图,而深者更不容忽视。腹心流毒,脏腑溃,精血日就枯干,肢骸徒有肤革,形势十分危急。所以臣说必安内方可攘外,并非缓言攘外,正因为攘外至急,才不得不先安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