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杏佛

杨杏佛
杨杏佛
  杨杏佛(1893——1933),又名杨铨,字杏佛,江西省樟树市大桥乡杭溪村人。1910年加入同盟会。1911年与茅以升一道考入唐山路矿学堂(今西南交通大学,当时校址在河北唐山)。武昌起义爆发,赴武昌参加保卫战。1912年1月,孙中山中华民国大总统,他到南京任总统秘书处收发组组长。孙中山辞职后,他赴美国入康乃尔大学学习。毕业后,又转入哈佛大学学习。留学期间发起创办《科学》杂志。

筹建中山陵

  1925年4月,孙中山葬事筹备处在上海成立。确定杨杏佛为葬事筹备处主任干事,负实际执行责任。4月21日,杨杏佛陪同宋庆龄孙科何香凝等人前往紫金山选择墓址。在此之前10天,他们由北京南下路过南京时已去察看过一次。 
中山陵
中山陵
  4月23日举行葬事筹委会第二次会议,与会者同意杨杏佛提出的圈地宜包括紫金山全部的意见。宋子文提议派杨杏佛去宁接洽圈地及测量等事。葬事筹备处设在上海法租界,为了工作需要,杨杏佛全家迁往上海。此后,杨杏佛为了处理中山先生葬事,不辞辛劳奔波于南京、上海两地,通常是每隔一两周往返一次。为了选择中山陵墓址及圈定墓地,杨杏佛又多次到紫金山实地勘察。墓址确定后,他又几次由上海到南京与江苏省长韩国钧等官员反复商洽。  
  此外,杨杏佛还主持了中山陵墓地的土地征用工作。对国有荒地和地方所属的公地,他都同有关部门协商,取得一致意见后才征用。征用民地时,他体恤民心,针对不同情况作出合情合理的规定。在协商民地收购时,他还宴请乡民,以联络感情。 
  杨杏佛在主任干事任内的另一项重要、艰巨繁琐的工作,是对中山陵墓设计图案的征求和选定以及中山陵各项工程的招标。他不仅要把各方面的意见向葬事筹备委员会和中山先生的亲属汇报,又要把他们的意见加以比较分析并归纳汇总。有关葬事筹备的各种会议,他不仅要参加,还要亲自记录。然后还要让会议的决议付诸实施。  
  为了保证中山陵的工程质量,杨杏佛决定公开招标。北京、天津和上海的许多一流建筑公司纷纷前来投标。为了达到中标目的,他们使出浑身解数,往杨杏佛家送礼的人络绎不绝。杨杏佛忐忑不安,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他思来想去,终于有了一个两全之策,既让送礼者当时高兴,又不辱没自己的名声。他嘱咐夫人:凡是送礼的,来者不拒,一律打收条,造册登记。投标中山陵工程的建筑公司近40家,其中19家给杨杏佛及其下属送了礼。招标会之前,杨杏佛带着他们,参观了礼品陈列室。他们看到各自的公司名称和所送的礼品时,十分尴尬,只好悄悄地溜走了。  
  1926年3月12日下午,隆重的中山陵奠基礼在紫金山中茅峰南坡举行。参加典礼的不仅有中山先生亲属以及葬事筹委会的委员和职员,还有各界人士。当时正值国共合作时期,共产党人侯绍裘等人也参加了典礼。出席典礼有近万人。为了筹备奠基典礼,杨杏佛精心准备,事无巨细,都亲自过问。从上海来的人员很多,杨杏佛安排旅馆、联系专车。在目送满载1000多人的“孙中山先生陵墓奠基礼专车”从上海火车站开出以后,他又护送宋庆龄、孙科等人乘车赶赴南京。  
  奠基礼进行时,杨杏佛仍肩负重任,不仅要照应会场,自己还要发表讲话。1927年1月13日,葬事筹委会第43次会议又作出决议,把原来“筹备处职员不得兼任其他职务”的规定修改为“凡筹备处职员兼任其他职务,宜以不兼薪、不妨碍总理葬务进行为限。”并且决定,从当年1月起,为主任干事杨杏佛加薪200元,月薪增为500元。  
  在葬事筹委会的前43次会议中,作为葬事筹委会主任干事的杨杏佛出席了其中38次,并且每次都亲笔记录。在现存的中山陵档案中,还可以看到杨杏佛当时用毛笔草书的字迹娟秀、清晰可辨的会议记录。他有特殊的本领,能一边写信,一边与别人交谈。

遭特务暗杀

康乃尔大学杨杏佛
康乃尔大学杨杏佛
  杨杏佛是近代中国科学与民主精神的极力追求和力行实践者,曾任孙中山秘书,备受孙及国民党左派所赏识。欲行独裁的蒋介石视其为眼中钉,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作为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的总干事,杨杏佛为人权和民主奋力奔走呼吁,终令蒋杀机顿起,决定用暗箭铲除异己。  
  蒋介石杀杨杏佛的主要目的是扼杀民权保障同盟,一举扫除专制道路上的障碍。蒋介石杀杨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非一时心血来潮。将枪口对准杨杏佛,既有杨个人的因素,也有对民权保障同盟的整体考虑。在民权保障同盟成立前,他就已“离经叛道”,不顾禁令如实报道苏区,令蒋恼羞成怒;民权保障同盟成立后,杨任总干事,更是不遗余力,到处营救政治犯,做了许多共产党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是一大祸害。若除掉杨,民权保障同盟便陷于瘫痪,不能发挥作用了。   
  杨杏佛生性耿直、刚正不阿,从两件事即可看出其鲜明的性格特点。1912年南北议和后,如果他见风使舵,完全可以在袁世凯政府中谋求较好的职位,但他却远赴美利坚留学,可谓有骨气。  
  1932年底,蔡元培宋庆龄有感于外籍人士牛兰夫妇绝食抗议、陈独秀被捕等一系列政治事件,成立了中国民权保障同盟,专门营救被政治迫害的文化名流,争取言论、出版、集会等自由。同盟办公地设在上海法租界亚尔培路331号中央研究院国际出版物交换处,杨杏佛任同盟的总干事,成为自由与人权的坚决维护和实践者。傅国涌先生曾言:“如果说宋庆龄、蔡元培是民权保障同盟的精神领袖或者说灵魂人物,那么杨杏佛就是同盟的实干领袖,是实干家。”如果缺了杨杏佛这样执著精干的人物,民权保障同盟就不会有如此大的作为。  
  1933年初,在九一八事变和一二八事变之后的动荡中,杨杏佛曾赴华北呼吁全国统一抗日,蒋介石对此非常气恼。杨杏佛从中国民权保障同盟筹备工作之日起,就一再遭到国民党当局的威胁恐吓。1933年5月间,特务又给杨杏佛寄去一封装有子弹的恐吓信,要他立即退出同盟,否则将采取强硬手段。杨杏佛早已将生命置之度外,对此不予理睬,蒋介石决意除掉杨杏佛。   
  戴笠奉命杀杨是在1933年四五月间,当时杨从北平回上海不久,戴立即开始布置。特务们先侦察了杨的每日行踪,戴笠在中央研究院附近进行布置,准备趁杨外出散步或去宋寓所途中执行。   
  戴笠于6月初亲往上海指挥布置,特务们原打算在17日早晨行动,当他们到达中研院附近即遇上法巡捕房的巡逻警车,又有一队巡捕经过,所以没敢动手。18日早上6点多,特务赵理君亲自带着李阿大、过得诚、施芸之等前往,汽车停在亚尔培路、马斯南路转角处。赵自己坐在汽车上,李阿大、过得诚等四人分散等候在中研院附近。约8时左右,当杨杏佛带着长子杨小佛走到院中准备登车时,特务们便走近门前准备动手。但杨上车后又走了下来,特务们以为杨已发觉,正想冲入时,杨领着儿子上了另一辆汽车。当汽车驶出大门时,四支手枪同时朝着车内射击。   
  杨杏佛听到枪声,便知是冲他而来。生死关头,他立即用身体保护儿子。特务们连开十几枪只将杨和司机打死,小佛仅腿部中了一弹而幸免于难。   
鲁迅和杨杏佛
鲁迅和杨杏佛
  亲睹了父亲遇难的杨小佛先生当时只有15岁,多年以后,那悲惨的一幕仍历历在目:“那是个星期天,父亲和往常一样,带着我乘坐纳喜牌篷车外出。刚驶出中央研究院大门,拟向北转入亚尔培路时,只见路边冲出4个持枪大汉,立在汽车四角射击。司机胸部连中两弹,打开车门夺路逃命。父亲听到枪声,立即伏在我的身上……终于,父亲倒在了血泊之中,气绝身亡,而我仅右腿部受了点轻伤。”    
  杨杏佛被杀后,宋庆龄发表了激动人心的讲话:这些人和他们雇来的打手们以为靠武力、绑架、施刑和谋杀,他们可以粉碎争取自由的斗争……但是,斗争不仅远远没有被粉碎,而且我们应当更坚定地斗争,因为杨铨为了自由而失去了他的生命。我们必须加倍努力直至实现我们的目标。   
  鲁迅极度悲伤,写下了传诵一时的悼诗:《悼杨铨》:
  岂有豪情似旧时,花开花落两由之。
  何期泪洒江南雨,又为斯民哭健儿。

杨杏佛文物揭秘宋庆龄

  2008年4月5日是我国著名爱国主义者、民主斗士和科学先驱杨杏佛先生诞辰115周年纪念日。当天,杨杏佛之子杨小佛、杨澄向宋庆龄陵园赠送了700余件文物,其中有17封是宋庆龄和杨杏佛来往的信函,其中11封首次公开亮相,弥足珍贵。   
  信件留存于今别有原因。杨杏佛与宋庆龄同庚。杨与宋的直接接触始于1924年12月,当时杨杏佛再度投身革命,追随孙中山北上。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在北京病逝,杨杏佛是治丧处秘书之一,不久被推选为孙中山葬事筹备处主任干事。共同的政治理想,使他成为深受宋庆龄信任的同志和朋友之一。宋庆龄出走海外时期,通过杨杏佛了解国内政情;宋庆龄回国后,杨杏佛即追随宋庆龄投入争取中国民主自由的斗争中,为民权保障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   
  杨杏佛曾于1913年赴美留学,与赵志道相识、相恋、结婚。赵志道对杨杏佛与宋庆龄交往甚密而心存疑窦,遂趁杨不在上海时,命人撬开杨在亚尔培路中央研究院办公室的抽屉,取走了宋杨往来信件,这些信件因此得以留存于今。   
  揭示宋庆龄在五卅中的活动。这些信件不仅反映了宋庆龄在海外的经历和思想变化,透露了宋庆龄回国后与杨杏佛等人共同从事秘密活动的信息,也首次揭示了宋庆龄在五卅惨案中的活动。当时,宋庆龄起草了就五卅惨案接受记者采访的新闻稿,并代上海学生联合会起草了控告英租界巡捕房罪恶暴行的致美联社电,1925年6月7日宋庆龄致杨杏佛函,嘱杨杏佛和徐谦龙修改。1925年6月9日,上海《民国日报》发表了宋庆龄就五卅惨案对该报记者的谈话,但宋庆龄为上海学生联合会草拟的致美联社电,未见发表。在这次捐赠的信函中,就有这两份草稿的英文原件。   
  证实宋庆龄的政治立场。1929年5月,在宋庆龄给杨杏佛的信函中,重申不再参加国民党的工作。当时,宋庆龄正在莫斯科,准备回国参加3月12日孙中山的奉安大典。5月15日,宋庆龄抵达中国东北满洲里将这一声明的英文稿转交给了杨杏佛。文中称“只要国民党的领导人继续违背孙博士的三大政策,即积极的反帝政策,联合苏联和工农的政策,那么我出席葬礼并不表明也绝不意味着,我不能直接或间接地参加国民党工作的决定有所改变或推翻”。   
  8月1日为世界反战日,宋庆龄打电报给国际反帝大同盟,强烈谴责南京政府,这使蒋介石十分恼火。8月10日,戴季陶奉蒋介石之命,偕夫人到宋庆龄寓所游说。宋庆龄亲自将这次谈话整理成《与戴传贤谈话笔记》英文稿,于1929年10月20日发表在燕京大学出版的英文刊物《明日之中国》上。宋庆龄1929年9月再度出走欧洲之前,将英文稿交给了杨杏佛,杨将其译成中文。这些英文原稿都在这批捐赠文物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