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继善

  在十八世纪清朝封疆大吏中,尹继善(1696—1771年)无疑是最引人注目的历史人物之一,他的一生一督云贵,两任总河,三督川陕,四督两江,既曾操劳于军营,也曾奔波于河上,既有平步青云之喜,亦有“汗流浃背”之惧,因此他的一生实在是有“阅历天涯遍”的感慨!他是雍乾之际官僚中颇具影响力的领袖人物,乾隆皇帝也经常以督抚“趋而效之”,入于“尹继善一派”为辞。所以,谈论尹继善,就应当从他的家世以及为当时人们称羡不已的获宠传奇开始。

年少成才

康熙大帝
康熙大帝
  尹继善,生于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字元长,号望山,姓章佳氏。章佳,本系地名,后因以为姓。始祖穆都巴延,本居长白俄莫和苏鲁。生子五人,第三子越塔系尹继善一族祖先,后因人丁繁盛,迁至宜汉阿拉,归顺清朝(后金),被编入镶黄旗。赖塔曾孙尹泰康熙时官至国子监祭酒,五十二年病罢,居于盛京。尹继善是尹泰第五子,聪明早慧,长像不凡,时人描绘说:“公(尹继善)白皙少须眉,丰颐大口,声清扬远闻,著体红瘢如朱砂鲜,目秀而慈,长寸许。”  
  就在尹泰赋闲之际,康熙六十年(1721年),发生了一件对尹氏一门至关重要的事:时雍亲王胤禛受命祭三陵,途中遇雨,遂宿尹泰家中,闲谈时,胤禛问:有子仕乎?泰对曰:第五子举京兆。胤禛说:当令我见。第二年,尹继善参加会试,曾拟遵父命拜谒雍亲王,因恰逢圣祖去世,胤禛继位,只好作罢。雍正元年,尹继善成为进士。引见时,胤禛一见其人,即对其才识风采赞不绝口,说:汝即尹泰子耶?果大器也!从此,尹继善开始了漫长显赫的仕宦生涯。  
  和康熙稳健平和的为政风格不同,新即位的雍正帝喜怒形于辞色,用人不拘资格,大小臣工,一但为其赏识,迁擢奖扬纷至沓来,反之,则斥辱责罚不留余地。对风度翩翩、才华横溢的尹继善。雍正帝如获至宝,叠沛“天恩”:雍正元年(1723年),令其充日讲起居注官,随侍左右,五年,迁为侍讲,再迁户部即中,六年,即令署江苏巡抚,时继善年仅32岁,故江南人呼之“小尹”。七年,尹继善署河道总督,九年任两江总督,此后,除乾隆二年到五年任三载刑部尚书,一直出任封疆。直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方召还京师。  
  尹继善人仕后六年就成了巡抚,八年做到总督,这在清朝政界可谓一大奇迹,连乾隆也称“八年至总督,异数谁能遘”?不但如此,在尹继善获宠前后,其父尹泰也时来运转。雍正元年擢内阁学士,旋升左都御史,七年,已经八旬高龄的尹泰竟被加恩授东阁大学士兼兵部尚书。平心而论。尹泰才能并不出众,如果说雍正将其重新起用主要是为了扶植亲信,那么宠以大学士之荣,则主要是因为他生了尹继善这样一个佳儿。对此,雍正并不讳言。雍正七年五月,尹继善奏河工事,深合机宜,雍正嘉奖道:“朕嘉悦之怀笔难批谕,汝父积何德生汝如此之子也!朕实为汝君父庆幸焉,勉之”!  
雍正皇帝
雍正皇帝
  雍正的信重使尹继善很快成为官场中一颗引人注目的新星,连怡亲王允祥对他也另眼相看,赐给他青狐一袭以示宠荣。值得一提的是:尹继善的继室是大学土鄂尔泰的从女,鄂夫人知书识礼,擅长吟咏,与尹继善感情深挚,这一婚姻对一帆风顺的尹继善来说,无异于锦上添花。尹继善的女儿嫁给了乾隆第八子永璇,国戚皇亲,家门贵盛。  
  尹继善之所以能成为有清一代的名臣,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其颇具代表性的政事与为人。做官后身为侍郎的尹继善回家看望父母,对父亲和大夫人叩头后坐在旁边。大夫人为了敲打他的生母不要因为自己所生的儿子比大夫人的几个儿子有出息就忘乎所以,故意让尹继善生母站在一旁为她搧扇子。尹继善气是气,可又不能乱了礼法,强忍了。尹继善做过乾隆帝的伴读,君臣交情不错,他常向皇帝倒苦水。皇帝想出一个办法,给他父亲的大老婆和她生母两人都封了诰命夫人,大夫人也就不好再拿架子。诰命妻妾,大清就开了这么个先例。忍,是尹继善为人做事的特点。忍,他的事情往往就成了。  
  两江这样的财富之地清代时一年的税收占到全国七成,这么个光鲜的地方,做官的无不削尖脑袋往里面挤,别人看来的肥缺,同样却也是中国有史以来最难为官的地方。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而尹继善在官场五十年间四任两江总督却能够不倒,无外乎靠的是民心和自身修为,缺失了任何一样都会遭到不测,虽然最后高宗对其有所冷落,但纵观他的一生也算善终了。

做官三十载

  尹继善为政,最显著的特点是使百姓能沾实惠,任两江总督时,曾公开发布办赈条告,严禁属员侵蚀赈灾物资,称:“倘不肖有司克赈肥家,一有见闻,断不能幸逃法网,即本部堂稽察有所不到,吾知天理难容,子孙将求为饿辞而不可得。”督川陕时,曾改变前任弊政,在乐山等地开采铜矿,“广资接济,地方穷民亦得籍以佣工觅食,于民生大有裨益。”对当时影响较大的措施则是剔除漕弊、整理仓谷。 
  康熙及雍正初年,江苏征收速粮,有的地方官以脚费为名,一斗只准作六七升,另外还巧立名目,盘剥百姓。鄂尔泰任苏州布政使时,曾拟整理,然仅提出初步方案即调任广西。雍正六年,尹继善任江苏巡抚,次年上《厘剔漕事疏》,建议漕粮每石征收漕费六分,一半给旗丁,一半给州县,为办漕之用。实行这一办法后,“一切耗米斛面尽行禁革,”“有遗粒在斛之铁边者,亦谓之花边,令民自拂去。”与此同时,尹继善严禁各种征漕陋规,将玩法之兴化知县等严参,又“密行查访”,“明加儆戒”。经此一番整理。百姓负担大为减轻,此后继任的江苏巡抚如陈宏谋等均沿继善遗规,使得老百姓受惠多年。  
  在清代,来买存仓米谷极易滋弊病民,“克扣分肥,其中弊端不可枚举。”为此,尹继善大力整饬。他一方面请求清廷“特颁谕旨,将短价采买之事,勒石严禁,俾大小官吏触目惊心,”另一方面,又将失察书吏低价强购之官员题参,将舞弊书吏严审,从重治罪。更重要的是,尹继善认为,各州县采买仓粮应以不妨碍百姓生计,不致物价暴涨为前提。乾隆十三年(1748年)江苏巡抚安宁不顾物价昂贵,人心浮动之现实,以“江省仓贮空虚,”下令大量采购米谷,弄得民怨沸腾。尹继善及时密奏乾隆,制止了安宁的蛮干。 
乾隆帝
乾隆帝
  乾隆十五、十六年,上下两江因连年偏灾,政府赈贷平泉,仓库空虚,缺额多达150余万石,十六年秋收成稍好,按常规应大量购买补足,但尹继善却不如此,他指出:甫经灾荒,物价本来偏高,如大批采购,必然导致物价暴涨,造成社会不稳,故“饬各州县采买,以一半为率,其已足额之半者,暂行停缓,如买不及半而市价骤增,亦即停止。”二十九年,尹继善又为仓粮之事专门上奏乾隆,系统阐明自己的见解,他说:仓粮进出,不应根据传统的存七粜三之例,而应因时因地制宜。  
  尹继善为官,遇大事胸有主见,且敢于直言。李卫、田文镜本来都是雍正令其效法的模范总督,尹继善却不轻易加附和。雍正七(1730年),尹继善署总河甫数月,浙江总督李卫过清江浦,称自己已面奏皇上:黄河水浅,天然坝开固无妨。尹继善对其主张不以为然,遂具折斥其错谬。草拟奏疏时,幕中宾客无不为其担心,有人甚至治装求去,但尹继善不为所动。此事结果出乎意料之外,雍正一见此奏即赞赏不已。  
  雍正十年(1733年)冬,尹继善入觐,当时江南发生了灾荒,河东总督田文镜欲夸所属丰收,竟不顾山东受灾事实,提出以东省之粟助赈,按察使唐绥祖密奏山东遭灾,粟宜留,雍正于是就问尹继善,尹继善所奏和唐绥祖同,雍正说:“如卿言,山东诚灾。第绥祖,田文镜所荐,不宜异议。”继善对曰:“臣闻古人有申公宪以报私恩者,若臣作田文镜,只知感愧,不知嫌怨”,雍正深以为然。不久,唐绥祖调入京中,授太常寺卿。尹继善的直言,不仅免除了唐绥祖一场大祸,而且使山东百姓及时获赈。  
  作为雍乾之际一代名臣,尹继善在朝野上下享有祟高声誉,尤其是任职长达27年之久的东南地区,“民相与父驯子伏,每闻公(尹继善)来,老幼奔呼相贺,”他去世时,更“军民悬画像,上女咽悲喉”,哀声一遍。事实上,早在雍正末乾隆初,年富力强的尹继善即已为朝野有识之士看好,在京师,“闻论相者辄曰:尹公,尹公。”然而,事违人愿。此后他却长期任职外省,宦途蹇滞,直到乾隆三十年(1765年)方“入阁赞抠衡”,当时他已年届古稀,垂垂老矣。  
  雍正元年中进士的尹继善到而立之年已经是封疆大吏。尹继善处事精细圆润,是个排忧解难的高手。他不到二十岁便入翰林院,作为钦差大臣的随员出使广东,危急时拿得出主意,平息了即将爆发的民变,一日之内被雍正连升六级,四年之间便擢升到巡抚,成为一方诸侯。  
  他的仕途从雍正元年(1723年)进士开始,乾隆十三年(1748年)协办大学士,乾隆二十九年(1754年)文华殿大学士,到加太子太保。八任总督,曾任四任两江总督,前后长达三十年,初任时只有三十岁,人称呼“小尹”;第四次出任两江总督长达十一年。两江是盐务之乡,有大量的税收,是清朝经济主要来源,可见朝廷对其倚重。  
  清高宗曾说:“我朝百余年来,满洲科目中惟鄂尔泰与尹继善为真知学者。”清皇家的怀旧诗里常常提到他。雍正帝最欣赏李卫、鄂尔泰、田文镜,要求尹继善学此三人。尹继善回答:“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

爱惜人才

  尹继善初到南京时,曹雪芹家刚刚北返。不过,尹继善的总督衙院,与曹家在南京的“老宅”相邻。其时又兼两淮盐政,也是做着和楝亭(即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一样的官。尹继善在南京一住,才日益体会到曹家祖孙数辈、历时六七十年之久,在江南一带的深得人心远非一般俗常仕宦可比。尹继善对曹寅,本已久所心慕,至此,宦地相同,官职联属,自己也十分喜爱诗文书史,于是有意无意之间,都在学步楝亭。在这种心情之下,尹继善自然留意于访询曹家的现况、子孙的下落。大约到乾隆十九年再署两江总督时,尹继善乘着搜罗人才之机会,决意务必跟寻楝亭的后人。而曹雪芹此时编述《石头》一记,已经有了脂砚抄阅再评本。意在问世传奇的曹雪芹,正也想为书稿谋一乐为出资刊版的东道主。两相凑拍,事不难成。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秋,曹雪芹由于生计的艰难,为了著作的传布,一到江南。他的才华立即受到了尹继善的赏重,并以楝亭有此嗣孙引为欣慰。初时,宾主相得,情好甚笃。尹继善虽然爱才好士,但全是正统一派人物,眼见曹雪芹的一些言谈行径,渐渐心有不乐之意。尹继善是正人,倒出于一片好心,欲以其正统观念,设法挽救曹雪芹。而曹雪芹对于这种“挽救”,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根本不能接受。这么一来,各无恶意,皆本素怀,可是误会既多,彼此都无法谅解。曹雪芹如要自行我素,不肯污于流俗,就必然被人视为狂妄无状,负义忘恩。他本是为了《石头》一记而南游的,不想最后事情也就出在这部书上。乾隆二十五年春,为加强管教,乾隆不得不亲“幸”永璇府第,意在察看,不期而遇竟发现了《石头记》。当乾隆查出身有“内病”的永璇竟然偷看这种“邪书”,自然十分震惊恼怒,决心要弄清这部“淫词小说”的一切原委。此事风波很快传到了永璇岳家尹继善那里,不觉目瞪口呆,因为著书人就在他的幕席之间。于是,风声汹汹,人言啧啧,顿时大为紧张。尹继善不肯出卖楝亭的后人,就透消息给了曹雪芹,让他赶紧托故离职,潜身它往,这样才可能避免多所株连。于是,无可回避的曹雪芹,只好收拾行装,决意北返。幸亏永璇有力,多方弥缝遮掩,设法将这件事搪塞过去,才一时没有酿成大案。

清史稿

·尹继善传

  尹继善,字元长,章佳氏,满洲镶黄旗人,大学士尹泰子。雍正元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五年,迁侍讲,寻署户部郎中。上遣通政使留保等如广东按布政使官达、按察使方原瑛受赇状,以尹继善偕。鞫实,即以尹继善署按察使。六年,授内阁侍读学士,协理江南河务。是秋,署江苏巡抚,七年,真除。疏禁收漕规费,定石米费六分,半给旗丁,半给州县,使无不足,然后裁以法。平粜盈馀,非公家之利,应存县库,常平仓捐穀听民乐输,不得随漕勒徵。命如议行。又疏请崇明增设巡道,兼辖太仓、通州。并釐定永兴、牛羊、大安诸沙分防将吏。福山增隶沙船,与京口、狼山诸汛会哨。又请移按察使驻苏州,苏松道驻上海。皆从之。旋署河道总督。九年,署两江总督。十年,协办江宁将军,兼理两淮盐政。疏言:“镇江水兵驻高资港,江宁水兵驻省会,各增置将吏。狼山复设趕纟曾大船,与镇江、江宁水兵每月出巡察,庶长江数千里声势联络。”上嘉之。尹继善请清察江苏积欠田赋,上遣侍郎彭维新等助为料理,又命浙江总督李卫与其事。察出康熙五十一年至雍正四年都计积亏一千十一万,上命分别吏蚀、民欠,逐年带徵。尹继善等并议叙。又请改三江营同知为盐务道,并增设缉私将吏。 
伊继善文稿
伊继善文稿
  十一年,调云贵广西总督。思茅土酋刁兴国为乱,总督高其倬发兵讨之,擒兴国,馀党未解。尹继善至,谘於其倬,得翾要,檄总兵杨国华、董芳督兵深入,斩其酋三,及从乱者百馀。元江、临安悉定。分兵进攻攸乐、思茅,东道抚定攸乐三十六寨,西道攻六囤,破十五寨,降八十馀寨。疏闻,上谕曰:“剿抚名虽二事,恩威用岂两端?当抚者不妨明示优容,当剿者亦宜显施斩馘,俾知顺则利,逆则害。今此攻心之师,即寓将来善后之举,是乃仁术也。识之!”十二年,奏定新辟苗疆诸事,请移清江镇总兵於台拱,并移设同知以下官,增兵设汛,从之。又奏云南濬土黄河,自土黄至百色,袤七百四十馀里。得旨嘉奖。寻诏广西仍隶广东总督。十三年,奏定贵州安笼等营制。贵州苗复乱,尹继善发云南兵,并徵湖广、广西兵策应。遣副将纪龙剿清平,参将哈尚德收新旧黄平二城,合兵徇重安。副将周仪等复馀庆,获苗酋罗万象等。总兵王无党、韩勋剿八寨,总兵谭行义剿镇远。又令无党合广西、湖南兵与行义会,破苗寨,斩千馀级,获苗酋阿九清等,苗乱乃定。乾隆元年,贵州别设总督,命尹继善专督云南。二年,奏豁云南军丁银万二千二百有奇。入觐,以父尹泰老,乞留京侍养。授刑部尚书,兼管兵部。三年,丁父忧。四年,加太子少保。五年,授川陕总督。郭罗克部番复为乱,尹继善檄谕番酋执为盗者以献,事旋定。六年。奏陈郭罗克善后诸事,请设土目,打牲予号片,宽积案,撤戍兵,上皆许之。七年,丁母忧。  
  八年,署两江总督,协理河务。疏言:“毛城铺天然坝,高邮三坝,皆宜仍旧。”上谕令斟酌,因时制宜。九年,卫入觐,还,上命传旨开天然坝,且曰:“卫奏河水小,坝宜开。”尹继善覆奏,略言:“卫不问河身深浅,但问河水大小,非知河者也。河浅坝开,宣流太过。湖弱不敌黄强,为害滋甚。”上卒用尹继善议。十年,实授两江总督。十二年,疏言:“阜宁、高、宝诸地圩岸分年修治,务令圩外取土,挑濬成沟,量留涵洞,使旱涝有备。凤、颍、泗三属频遭水患,河渠次第开濬,而田间圩塍实与为表里,亦陆续兴修。俟有成效,推行远近。”上谕曰:“此诚务本之图,实力为之。”  
  十三年,入觐,调两广,未行,授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军机处行走,兼正蓝旗满洲都统。未几,复出署川陕总督。嗣以四川别设总督,命专督陕、甘。大学士傅恆经略金川,师经陕西,上奖尹继善料理台站、马匹诸事,调度得宜。十四年,命参赞军务,加太子太保。十五年,西藏不靖,四川总督策楞统兵入藏,命兼管川陕总督。  
  十六年,复调两江。十七年,尹继善以上江频被水,疏请濬宿州睢河、彭家沟,泗州谢家沟,虹县汴河上游,筑宿州符离桥,灵壁新马桥,砂礓河尾黄甿桥、翟家桥,诏如所请。罗田民马朝柱为乱,檄总兵牧光宗捕治,并亲赴天堂寨,获朝柱家属、徒党,得旨嘉奖,召诣京师。十八年,复调署陕甘总督。雍正间,开哈密蔡伯什湖屯田,乾隆初,以畀回民。贝子玉素富以屡歉收请罢。尹继善奏言:“从前开渠引水,几费经营。回民不谙耕作,频岁歉收。万亩屯田,弃之可惜。请选西安兵丁子弟,或招各卫民承种。”上韪其言。  
  调江南河道总督。十九年,疏言:“河水挟沙而行,停滞成滩。有滩则水射对岸,即成险工。铜、沛、邳、睢、宿、虹诸地河道多滩,宜遵圣祖谕,於曲处取直,开引河,导溜归中央,借水刷沙。河堤岁令加高,务使稳固,而青黄不接,亦寓赈於工。”诏如议行。命署两江总督,兼江苏巡抚。二十一年,疏请濬洪泽湖入江道,开石羊沟,引东西湾两坝所减之水,疏芒稻闸达董家沟引河,引金湾闸坝所减之水,加宽廖家沟河口,引璧虎、凤凰两桥所减之水,并濬各河道上游,修天妃、青龙、白驹诸闸,从之。实授两江总督。二十二年,疏言:“沛县地最卑,昭阳、微山诸湖环之,济、泗、汶、滕诸水奔注。请於荆山桥外增建闸坝,使湖水暢流入运。又沂水自山东南入骆马湖,出卢口入运,阻荆山桥出水。当相度堵修。”上以所言中形势,嘉之。旋与侍郎梦麟等会督疏治淮、扬、徐、海支幹各河暨高、宝各工,是冬事竟,议叙。二十五年,上命增设布政使,尹继善请分设江宁、苏州二布政使,而移安徽布政使驻安庆。二十七年,上南巡,命为御前大臣。二十九年,授文华殿大学士,仍留总督任。三十年,上南巡,尹继善年七十,御书榜以赐。召入阁,兼领兵部事,充上书房总师傅。三十四年,兼翰林院掌院学士。三十六年,上东巡,命留京治事。四月,卒,赠太保,发帑五千治丧。令皇八子永璇奠醊,永璇,尹继善壻也。赐祭葬,谥文端。  
  尹继善释褐五年,即任封疆,年才三十馀。莅政明敏,遇纠纷盘错,纡徐料量,靡不妥贴。一督云、贵,三督川、陕,四督两江。在江南前后三十年,最久,民德之亦最深。世宗最赏李卫、鄂尔泰、田文镜,尝谕尹继善,谓当学此三人。尹继善奏曰:“李卫,臣学其勇,不学其粗。田文镜,臣学其勤,不学其刻。鄂尔泰,宜学处多,然臣亦不学其愎。”世宗不以为忤。高宗尝谓:“我朝百馀年来,满洲科目中惟鄂尔泰与尹继善为真知学者。”御制怀旧诗复及之。子庆桂,自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