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抱石

傅抱石
傅抱石
  傅抱石(1904——1965),江西新余人,现当代画家、美术教育家。青年时酷爱绘画、书法、篆刻。1933年留学日本,专攻东方美术史学。回国后,从事美术教育多年。新中国成立后,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擅长山水画,长期体察真山真水,注重表现意境,画意深邃,章法新颖,善用浓墨、渲染等法,善于将水、墨、彩融合一体,以达生趣盎然、蓊郁淋漓、气势磅礴的效果,自创“抱石皴”。亦工人物,线条劲健,深得传神之妙,自成风格。曾与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绘制《江山如此多娇》等大幅壁画。画作有《傅抱石画集》、《韶山》、《罗马尼亚写生集》等。对中国美术史与画论亦有研究,著有《中国绘画理论》、《中国山水人物画技法》、《中国绘画之研究》等。

生平

  傅抱石,我国著名画家,“新山水画”代表画家。1904年10月5日生于江西南昌,祖籍江西新余。少年家贫,11岁在瓷器店学徒,自学书法、篆刻和绘画。1925年著《国画源流概述》,1926年毕业于省立第一师范艺术科,并留校任教。1929年著《中国绘画变迁史纲》,1933年在徐悲鸿帮助下赴日本留学。1934年在东京举办个人画展。1935年回国,在中央大学艺术系任教。抗日战争期间定居重庆,继续在中央大学任教。1946年迁南京。  
  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协江苏分会主席、江苏省书法印章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协江苏分会主席、江苏省书法印章研究会副会长。并当选为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第二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1952年任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教授。1957年任江苏省中国画院院长。由于长期对真山真水的体察,画意深邃,章法新颖,善用浓墨,渲染等法,把水、墨、彩融合一体,达到翁郁淋漓,气势磅礴的效果。在传统技法基础上,推陈出新,独树一帜,对解放后的山水画,起了继往开来的作用。其人物画,线条劲健,深得传神之妙。1965年9月29日病逝南京,卒年六十二岁。

艺术成就

  傅抱石擅长山水画,长期体察真山真水,注重表现意境,画意深邃,章法新颖,善用浓墨、渲染等法,善于将水、墨、彩融合一体,以达生趣盎然、蓊郁淋漓、气势磅礴的效果,自创“抱石皴”。亦工人物,线条劲健,深得传神之妙,自成风格。

代表作品

  《江山如此多娇》、《傅抱石画集》、《韶山》、《罗马尼亚写生集》

故事逸闻

·向周总理要酒喝

  傅抱石画作的闲章很是别致,名曰:“往往醉后”。表示得意之作皆得之于酒的帮助,由此可见酒与傅抱石画作的特殊关系。   
傅抱石《江山如此多娇》
傅抱石《江山如此多娇》
  傅抱石作画时,身边是少不了一壶酒的。他常常一手执笔,一手执壶,不时仰头饮上几口,酒像一团火一样从喉管滑入胃中熊熊燃烧,烧起一腔豪情。于是笔在心中,壮气盈胸,肆意挥洒勾勒,抒发满腔激情。  
  傅抱石饮酒,还有一段有趣的佳话。1958年至1959年间,傅抱石与著名画家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绘制毛泽东诗意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当时国家经济正值困难时期,物质供应十分紧张。傅抱石在作画时买不到酒喝,无奈之间他试着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信,倾诉无酒之苦,请求总理能特批一些酒。周总理看罢信,不禁为傅抱石的直率而笑了。他理解艺术家的苦衷,立即派人给傅抱石送去了好酒。傅抱石拿到酒,不禁喜上眉梢。一打开瓶盖,一股醇香扑鼻而来,精神为之一振。再喝上几口,陶醉在醇香的酒味之中。有如久旱逢甘霖,他更为周总理的理解体贴和热情关怀而感激万分。美酒润笔,真情动心,傅抱石激情勃发,灵感顿生,很快与关山月构思创作出《江山如此多娇》。这幅大气磅礴的巨作深受中外贵宾的好评,连毛泽东主席也表示赞许,认为较好地体现了他诗句的意境。

·拜访徐悲鸿

  1933年夏,担任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教授的徐悲鸿带学生去庐山写生,回来路过南昌。一天上午,傅抱石腑下夹着一个小包袱到寓所去拜访徐悲鸿大师。见面后,他打开包袱,拿出几枚图章和几幅画,请徐老师指教。徐悲鸿认真看了图章和画,觉得气度不凡,就告诉傅抱石再拿些画来看看。傅抱石回家整理了一些画送去,徐悲鸿让他留下地址。徐悲鸿看过傅抱石的画以后,认为他功底扎实,很有发展前途。 
傅抱石佳作
傅抱石佳作
  第二天,他冒雨来访傅抱石,见面就说:“傅先生的画,都看了,顶顶好!顶顶好!”得到艺术大师夸奖,傅抱石受宠若惊,不知说什么好。徐悲鸿又说:“你应该去留学,去深造,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停了一会,徐悲鸿说:“经费困难,我给你想办法。你愿意到法国去吗?”傅抱石喜出望外,忙说:“愿意,愿意!”  
  为了筹措傅抱石的留学经费,徐悲鸿去找当时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熊式辉对此事不感兴趣,不肯资助。徐悲鸿就拿一幅自己精心绘制的画说:“我的这张画留下就算你们买了我一张画吧。”在场的人都劝说,熊式辉才答应拿出一笔钱,但不够去法国留学的经费,傅抱石只好去日本学画。他入东京美术学校研究部,攻读东方美术史及工艺、雕刻。1934年在东京举办个人画展,颇得好评。翌年7月回国,任教于南京中央大学艺术系。

开创山水人物新画风

  抗日战争时期,傅抱石在郭沫若主持的政治部三厅任秘书。后定居于四川重庆继续在中央大学执教。1942年9月在重庆举办壬午个人画展。1946年返迁南京。1952年任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教授。1957年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协江苏分会主席、江苏书法印章研究会副会长、西泠印社副社长、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  
  傅抱石早年立下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夙愿,一生潜心研究中国画的传统理论与技法,善于借鉴和吸收世界各国绘画艺术之长,用中国特有的水墨画形式挥写大自然生命的律动,描绘人物的精神气韵,融会进他爱家乡、爱祖国、爱中华文化的浓烈的情感。从三四十年代于巴山蜀水间创作的《潇潇暮雨》、《大涤草堂图》,以及忧国忧民的人物画《屈原》、《二湘图》、《丽人行》等,到五六十年代率江苏省国画家壮游六省二万三千里创作的《山河新貌》系列———《待细把江山图画》、《西陵峡》、《虎锯龙盘今胜昔》,以及远游东三省创作的《镜泊飞泉》、《白山林海》、《满身苍翠惊高飞》,与关山月合作为国庆十周年而作的巨幅国画《江山如此多骄》,无不体现出强烈的创造性、独特的民族性和鲜明的时代感。傅抱石一生创作中国画3000余幅,并曾与郭沫若、徐悲鸿、陈之佛等书画艺术名流举办联展。徐悲鸿评价傅抱石全新的山水画使“三百年来谨小慎微之山水突现其侏儒之态”。张大千称他开创了中国人物画千年未有之新画风。   
  傅抱石长期从事美术史和绘画理论的教育与研究,一生建树甚丰,撰著的美术史和绘画理论达200余万字。其《中国绘画变迁史纲》、《国画源流概述》、《中国古代山水画史研究》等力作,融通古今,承前启后、推陈出新,具有通史性、开创性,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佳作多

傅抱石佳作
傅抱石佳作
  傅抱石的艺术道路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30岁以前广泛师法古人,学习传统,尤其推崇石涛,乃至改名为抱石。在日本期间又研究了横山大观、竹内栖凤、小杉放庵等人的绘画,使他在民族传统基础上融合了中外绘画方法。  
  第二,居四川八年,其创作发生飞跃。蜀中山川气势磅礴,变化奇谲,云烟迷茫,孕育了他的艺术变革。他作画多用皮纸,劲毫破笔散峰,别具一格。尤善画雨景。此时代表作有《万竿烟雨》、《潇萧暮雨》、《大涤草堂》以及忧国忧民的人物故事画《九歌》、《琵琶行》、《丽人行》等。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其三次远行,推动了创作的三变。1957年率中国美术家代表团访问罗马尼亚、捷克斯洛伐克时,用中国画形式画欧洲风光,此前尚属罕见。1959年与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制作了巨幅山水画《江山如此多娇》,表现了祖国河山的雄奇壮美,毛泽东亲为题句。  
  翌年秋,率江苏中国画工作团赴陕西、四川、湖南、广东等省做长达25000里的旅行写生,激情迸发,思想变化,笔墨随之变化,创作了《待细把江山图画》、《枣园春色》、《西陵峡》、《红岩村》、《黄河情》、《陕北风光》等作品。1961年夏又远游东北3省,北国风情使他纵情挥毫,画风更为豪放。其代表作有:《天池飞瀑》、《林海雪原》、《镜泊飞泉》、《啊,长白山》等。抱石的绘画艺术开启了现代金陵山水画派的一代新风,具有强烈的民族特点和时代感,个性突出,气魄雄健,淋漓酣畅,毫放洒脱。

黄铜印中有真金

  傅抱石由今返古,又回到铜印的刻凿时代,向硬质材料开刀,令人感到惊讶。  
  刻铜印不同于刻石印,用力轻则刻凿不深,达不到效果;用力重则会影响点画线条,或失刀刻坏。傅抱石细心体会,慢慢地掌握了规律与技巧,逐步进入佳境。他坚信一点:古人能做到的事,今人也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千方百计地比古人做得还要好。不同的材料有不同的技法,也有不同的刀法。傅抱石认为,搞篆刻艺术,应当多尝试、多实践,就像高明的厨师一样,光会做一味菜肴不行,什么菜肴都要会做,这样才能把握住自己擅长的一味。铜、竹、木材料不一,但印章气韵和谐一致,格高层调一样高古。  
  向傅抱石求印的人很多,有的顾客特意关照,务必请傅先生亲手刻,并附上边款,不许徒弟或学生代刻。有一次,来了三位阔客、一个外国人,买了三枚象牙章和一枚铜印,四方印加起来共20字,先付润金一百块银洋。还说不急用,哪天有空顺路来取。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一场特大的龙卷风横扫南昌城,掀倒了不少房屋,马路上的许多大树连根拔起。飓风过后,暴雨泻下,到处飞沙走石,混沌一片。四位已付润金的求印者,在这场百年不遇的灾难中,命丧黄泉。傅抱石将印刻好,但已无法物归原主,好长一段时间,他总是耿耿于怀,于心不安,多方打听他们的地址,希望把钱退还给他们的亲人。傅抱石对事负责,待人以诚,情操高洁,君子风度,这正应了莎士比亚的一句话:“善良的心地等于黄金。”

性格

傅抱石作画
傅抱石作画
  傅抱石是一位大度之人,能够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有一次,傅抱石带着儿子小石、二石到南京夫子庙去,走过一家字画店,看见墙上挂的画中有一幅像自己所作,凑近一看,画上果真题着傅抱石的名字,但却是赝品。傅抱石就问店里的人:“这是傅抱石画的吗?”店员回答:“当然是的”。傅抱石又问:“这幅画你们是从哪里得来的?”  
  这时屋里走出来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大概觉察到有些不妙,就满脸堆笑地问:“请问先生尊姓大名?”傅抱石说:“我就是傅抱石。”老板满脸通红,赶紧赔礼道歉,立即叫人将画取下,并叫出画赝画的人。见那人狼狈不堪站在自己面前,手足无措的样子,傅抱石就没再过多责备,反而安慰、鼓励他:“我看你画得不错,不仔细看连我都骗过去。你有这样的基础,可以画自己的画嘛。今后不要再造假画骗人了。”那人满含愧疚、感激之情离开了。傅抱石又转过头对老板说:“你们做生意不能只管赚钱不择手段,也得顾及我们画家的荣誉才行。”这位老板连忙点头称是。 
  1965年,傅抱石在南京病逝。在傅抱石61年的生涯中,曾在南京先后生活了20年。1933年,傅抱石东渡扶桑前,曾在玄武湖留影。这是他第一次来南京,自此便与南京结下不解之缘。1935年,他留学日本归来,次年经徐悲鸿推荐到中央大学美术系任教。从此以后,除去抗战期间随中央大学迁往重庆八年多和在江西老家不到两年之外,南京始终是傅抱石全家的居住地。  
  汉口路132号,1963年至1965年傅抱石在此居住和创作。1985年,为纪念傅抱石逝世20周年,南京市政府拨款维修傅抱石在南京旧居,并将此地建为纪念馆。纪念馆为一座二层楼小别墅,有附属平房、古松和庭院。同年9月正式对外开放。纪念馆是收集、保存、研究傅抱石绘画作品和遗著资料的中心。纪念馆主楼西侧,有傅抱石汉白玉雕像一尊。主楼内展览室分六间,展出傅抱石的生平介绍,绘画作品,以及生前使用过的遗物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