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善祥

女状元傅善祥
女状元傅善祥
  1984年,历史学家王庆成从英国抄录回了国内早已湮没的太平天国文献《天父圣旨》和《天兄圣旨》,不仅弄清楚了从金田起义到天京事变之前的很多史实(比如在人们的印象中西王萧朝贵是一个类似张飞一样的有勇无谋的人物,其实他的心机权谋丝毫不输于东王杨秀清),还终于澄清了太平天国历史上两位知名度甚高女性的问题,一个是确认了传说中的洪宣娇并不是洪秀全的妹妹,另一个就是证明了傅善祥曾经在太平天国真实的存在过,也确实参与了一些高层的重要活动。从此,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傅善祥的神秘面纱被慢慢揭开。

简介

  傅善祥(1833年—1856年),南京人,自幼父母不在,依靠兄嫂。善祥饱学经赋,中国武则天女皇制定科举考试千年唯一女状元(第一名),太平天国多篇改革社会民族之昭告文献多出自于她手笔,太平天国有“武有洪宣娇,文有傅善祥”之说。1856年天京内哄时,于东王府与两万人偕同遇难。 
  清末道光三十年(1851年),洪秀全在桂林金田村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同年,在永安封杨秀清为东王(九千岁)。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定都天京。不久开设“女科”,这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第一次(以前只开男科状元)。傅善祥冲出世俗偏见,勇敢地报名参加女科考试,主考官是洪秀全的妹妹、西王萧朝贵的妻子洪宣娇。傅善祥考中鼎甲第一名,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女状元。

生平事迹

·首位女状元

     华夏文明悠远深邃,但是这种文明基本上应该算是男人主宰的文明。唯有在历史夹缝中走出的这个女子,不是傍父兄、依夫子,而是以自己的文采留名的女子,这位号称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女状元,就是太平天国的傅善祥。
傅善祥
傅善祥
     傅善祥,金陵(今南京)人。出生年月不详,卒于太平天国六年(1856年)。太平天国三年(1853年)癸丑东试状元,曾官至丞相。她的一生,从中举做官走向辉煌到被历史湮没,人生舞台就一直搭建在天国的天京(今南京)。
     据《太平天国史丛考丙集》之《太平天国开女科事探讨》一文记载:“太平天国在建都天京后,举行女试。天京女子傅善祥中试第一名,派往东王府任东殿女簿书,替东王杨秀清批判军国大事。时人传有‘棘闱先设女科场,女状元称傅善祥’的诗句咏其事。”另据《金陵癸甲纪事略》第二辑中记载:“有傅善祥者,金陵人,二十余岁,自恃其才。东贼闻之,选入伪府,凡贼文书,皆归批判,颇当贼意。”据《贼情汇纂》卷三《伪官制·伪科目》之说:“贼之于癸丑岁开科江宁也,出示令士子先期十日,赴伪诏书衙报名,谓之东试,……”。又据《太平天国文钞》第一百二十五页“女丞相傅善祥”中记载:“继入杨秀清府主簿书批判事,封恩赏丞相”,又有傅善祥“上东王书”中有“以女流忝囗异数平章……特膺宰辅之权……”。太平天国六年,北王韦昌辉于九月二日将东王杨秀清杀死。或云傅善祥死难。或云不知所终。   
  清末道光三十年(1851年),洪秀全在桂林金田村起义,建号“太平天国”。同年,在永安封杨秀清为东王(九千岁)。咸丰三年(1853年),太平军定都天京。不久开设“女科”,破例允许女子参加考试,参与朝政。当时文章的试题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诗题则是“欸乃一声山水绿。”傅善祥参加了这次考试。其诗作清新自然,又极具力度:“舻声听未了,山水送孤帆;对面青如画,回头绿满岩。半空云袅袅,一带水巉巉;船尾澄流迥,峰腰旭照衔。青疑留古岸,翠欲上征衫;流响惊凫雁,浓荫郁桧杉。”顺利地被封为第一个女状元,据说当时此事轰动了整个京城,“但见街头巷尾中,众口连呼傅状元”。

·首倡妇女解放

     东王杨秀清将傅善祥选入东王府,加以重用,先做“女侍史”,后任“簿书”。傅善祥文才超群,精通文史,精明强干,负责批阅所有文件、书札,得到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的赏识。不久又被迁升为“恩赏丞相”,处理太平天国军机大事,制定“天朝田亩制度”和发展生产、提倡耕者有其田等措施,成为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在政治上、经济上的得力助手,对太平天国的政治、经济发挥了重要作用。   
  1854年,在傅善祥的影响下,杨秀清先后以“代天父言”的名义,对天国只许刊行“新旧约”而贬所有古籍为“妖书”的文化政策加以修正,并废除了使妇女别夫离子的“女馆”,恢复了家庭制及允许青年女子婚配。因为自太平军金田起义后,鉴于军事行动的需要,将随军家眷单独组织起来,担任后勤工作,称为“女营”。定都天京后,改称“女馆”,严禁男子入探,夫妇同居,犯天条当斩。傅善祥也曾被封官派职为女馆的中团团帅,成为一两万名裙钗的领袖。可是天长日久,引起不满。傅善祥很想改革,便婉转地向东王进言:“天王在永安时,答应攻下金陵为登天堂,许夫妇团聚,今仍不准有家,不足服众”。东王与天王商量后,下令许夫妻一月团聚一日。不久,清军大举攻城,粮食紧缺,库金入不敷出,每年还要拿出几万两银子养活十三、四万妇女,实在是个不小的负担,傅善祥再次大胆向东王建议,撤销女馆,许夫妇回家团聚,年轻未婚女子亦令婚配,这样一来,既减少了军费,又平息了怨言,东王和天王采纳了傅善祥的意见,并令她主办此事。傅善祥深入女营,把姐妹们的性情、年龄、相貌写在纸上,一一为其撮合,拿着龙凤合挥(结婚证书)的青年男女,欢天喜地地向傅善祥道谢而去,“女馆为之一空”。
太平天国运动期间
太平天国运动期间
  傅善祥参加太平军很早,她在被任命为丞相后,还为太平天国制定了解放妇女的政策,提倡“男女平等”,“天下女子尽是姊妹之群”,“同心放胆同杀妖”。太平军所到之处,大批受苦受难妇女踊跃参军参战。如:著名的“天朝女杰”苏三娘,她是广东灵山县一个贫苦人家的女儿,从小失去父母,参军后和太平军的天地会首领苏三结婚。丈夫被清军杀害后,她毫不退缩,踏着丈夫的血迹继续战斗。苏三娘带领两千多名起义军转战南北,一直打到天京。起义初期女军人只有七千人,打到天京时就增到四十个军,达到十万之众。在太平军中,设了女总制、女监军、女军帅以及女族长等官职。   
  1852年9月,太平军攻打长沙时,指挥作战的西王萧朝贵突然中炮牺牲,敌人乘机发起猛攻,在这关键时刻,只见营中一员女将纵马向前,挥戈上阵,英勇顽强的继续指挥战斗。她就是天王洪秀全的妹妹、西王萧朝贵的妻子洪宣娇。洪宣娇带领众将士,不惧敌人的炮火,突破层层封锁,插入敌营,杀得敌人胆战心惊,横尸满地,洪宣娇代夫指挥英勇作战的事迹,鼓舞了太平军的将士和广大妇女。当时曾流传一首歌谣:“跟着洪宣娇,会打火枪会耍刀。”“跟着傅善祥,能治国来女自强。”还有“武有洪宣娇,文有傅善祥”之说。

·文武女强闹矛盾

     也就是这一文一武的两个奇女子,后来渐生罅隙,还引得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之间也有了误会。   
  先是因女馆的管制问题,两人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车水先生在《傅善祥苦为女状元》一文中写到:“这两个女人之间的矛盾其实并不全由女馆的管理制度引起,还有一个矛盾的焦点埋在两人心里,都不愿说出口,那就是争夺杨秀清的宠爱。论渊源,洪宣娇和杨秀清可以说是老感情了。早在洪秀全初建上帝会时,洪宣娇与杨秀清就有过一段缠绵的感情瓜葛,杨秀清加入上帝会还和这种感情有关;后来,由洪秀全做主,洪宣娇嫁给了西王萧朝贵,杨秀清只好退避三舍;萧朝贵战死后,天平天国定都南京,杨秀清与洪宣娇还曾一度旧情复燃,热烈了好一阵子。却不料最后插进来一个才貌双绝的傅善祥,杨秀清贪新厌旧,打破了洪宣娇旧情重温的美梦,怎不叫她对傅善祥恨得牙齿痒痒!而傅善祥对洪宣娇与杨秀清的旧情也有所耳闻,何况两人还常有藕断丝连之迹。洪宣娇对她发难,她也决不肯示弱,两人的矛盾越闹越深。   
  傅善祥职位是女馆中团团帅,官籍却隶属东王府,因此与杨秀清有近水楼台之便,这是洪宣娇所不及的。此时,天王洪秀全沉缅于酒色享受,已不大管事,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掌握在东王杨秀清手中。傅善祥利用杨秀清对自己的宠爱,常在他耳边嘀嘀咕咕,终于使他下令解散女馆。女馆对洪宣娇来说,无疑是政治上和精神上的依靠,一旦女馆化为乌有,她大有风筝断线之感。傅善祥这一招可把她打击得够呛,当然,洪宣娇也不会善罢甘休,趁着散馆之际,她到处煽动太平军将士到女馆挑选妻妾。一时之间你争我夺,群莺乱飞,闹得不可开交。负责女馆善后工作的傅善祥回到东王府做恩赏丞相后,回想起散馆时洪宣娇的所作所为,心中大生鄙夷,一时兴起,提笔写了一首“无题”诗:“燕子红襟矜宠贵,鹅儿黄帕助娇羞;居然小婢称如愿,有大佳人号莫愁。”诗虽无题,却分明是对着洪宣娇来的。她把洪宣娇比作是娇纵一时的小婢,而自己则是有身份有来头的大佳人莫愁,无非想讽刺一下洪宣娇低微的出身和小家子气的作风。诗很快传到洪宣娇耳朵里,她气得七窍冒烟,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竟敢取笑一个历经百战的公主,真是岂有此理!她拿出诗告到了天王哥哥面前,怂恿说:“这明明是瞧不起我们农家出身的太平军嘛!她一个没根基的女人竟敢出此狂言,说不定就是东王在背后支持呢。她没安好心!”

·一缕香魂归何方

     天王对妹妹的话将信将疑,东王杨秀清权势日重,难保不存异心,他有些警惕起来。那边东王很快听到了天王已防备自己的消息,而惹出这一麻烦的就是傅善祥的那首诗。为了稳住自己的地位,他只好采取丢卒保车的办法,忍痛割爱,趁着一次傅善祥偷吸了几口鸦片的机会,大治其罪。不但免了她的官职,还给她带上枷锁,押到街上游街示众,最后又把她打入了天牢。如此一来,把这位女状元折腾得七魂出窍。   
  在狱中,傅善祥痛不欲生,和泪给杨秀清写了一封书信:“素蒙厚恩,无以报称,代阅文书,自尽心力。缘欲夜遣睡魔,致干禁令,偶吸烟,又荷不加死罪;原冀恩释有期,再图后效,讵意染病二旬,瘦骨柴立,似此奄奄待毙,想不能复睹慈颜。谨将某日承赐之金条脱一,金指圈二,随表纳还,籍中微意,幸昭鉴焉!”不怨不怒,情词委婉,东王阅后十分惊讶,想起她在身边帮助他批阅文书的日子,大概也觉得难过,于是立刻下令释枷,并派国医看视。不久傅善祥病愈,可以随意在天京行走,再无所禁,从此有关傅善祥的行踪再也不见记载,据说她悄悄离开了天京。   
东王杨秀清
东王杨秀清
  无论如何傅善祥还是幸运的。因为时隔不久,“天京事变”爆发,东王杨秀清和他的两万多部下全部被害,如果此时傅善祥还在天京,估计难以逃脱。就算侥幸逃脱了天京事变的血雨腥风,还有八年后的天京陷落,那更是无处可逃。   
  太平天国的女子,包括被误写为“洪宣娇”的杨宣娇、纵横疆场的苏三娘,以及这个美丽多才的傅善祥,结局大都是“不知所终”。因为如果真的“知有所终”的话,那绝不会是安享天年,而只能是战死或被杀。然而同是太平天国的知名女子,尽管杨宣娇和苏三娘也是“不知所终”,但她们的结局实在不容乐观。虽然不能再走上历史前台,可是作为西王娘的杨宣娇,来自广西天地会首领的苏三娘都不会被清军放过,她们能逃过天京陷落劫难的可能性微乎其微。最值得期待的就是傅善祥,她在天京事变前即已离去,从此隐姓埋名,流落民间对于一个江南女子来说,真的不太困难。傅善祥没有结局,但是这有可能就是最美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