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家谟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有机地球化学家与环境地球化学家 1933年7月14日生于上海,籍贯湖南沅江。1956年毕业于北京地质学院,1961年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生毕业。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上海大学环境化工学院院长。1966年建立了中国第一个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现为国家重点实验室)。系统总结了海相碳酸岩油气生成演化理论与评价指标方法。丰富和发展了陆相生油理论,在中国陆相沉积物和陆相原油中首次发现葡萄藻烷(烯)、含硫有机化合物等20多种新生物标志物。1993年组建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重点开展环境中毒害有机化合物如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和内分泌干扰化合物(EDCs)的生物地球化学与调控研究。代表作有《有机地球化学》、《碳酸岩有机地球化学》、《煤成烃地球化学》和《干酪根地球化学》。1986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人物简介

  傅家谟,中国科学院院士,博士生导师。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傅家谟院士,长期从事地球化学研究工作,1966年领导并建立了我国第一个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现为国家重点实验室),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有机地球化学与沉积学研究室主任;1985年任中国科学院有机地球化学开放重点实验室主任;1988年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院士先后负责并出色地完成了国家攻关、部委级重大、重中之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联合国资助的工程项目等多项重大研究课题。先后在海相碳酸盐岩生油理论与勘探评价、煤成油气成因理论以及陆相沉积物新生物标志物的发现与应用等方面做出具国际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成绩突出。系统总结了海相碳酸岩油气生成演化理论与评价指标方法。丰富和发展陆相生油理论,在中国陆相沉积物和陆相原油中首次发现葡萄藻烷(烯)、含硫有机化合物等20多种新生物标志物。同时,傅家谟院士在金属成矿有机地球化学和环境有机地球化学方面也做了开拓性研究工作,
  近年来,还主持建成了第一家由中国科学院与地方政府共建的重点实验室——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近十年来主要从事环境科学,尤其毒害有机污染物环境地球化学研究,重点开展环境中毒害有机化合物,如持久性有机污染物(POPs)和内分泌干扰化合物(EDs)的生物地球化学与调控研究。研究的主要内容包括大气、水、沉积物/土壤和生物中毒害有机物的检测技术与含量分布、污染源解析、存在状态、界面作用与区域/全球迁移、生物/非生物降解作用机理与环境治理/修复技术等。此外在天然物质活性充分,即新药研究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主持研究开发了以“水杯子”为品牌的直饮水深度处理工艺。
  先后出版《有机地球化学》、《碳酸岩有机地球化学》、《煤成烃地球化学》、《干酪根地球化学》等专著5部、译著1部,并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200多篇。研究成果获国家级奖6项,部委级奖19项。先后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和博士后研究人员近百人,其中一批青年高级科研人员已成为各自学科中的全国知名学者。1989年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和“有突出贡献的专家”。

代表论著

  1. Chlorinated and 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 in riverine and estuarine sediments from Pearl River Delta, China. Bi-Xian Mai, Jia-Mo Fu, Guo-Ying Sheng, Yue-Hui Kang, Zheng Lin, Gan Zhang, Yu-Shun Min, Eddy Y. Zheng,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2002, 117/3, 457-474.
  2. Volatile organic compounds in roadside microenvironments of metropolitan Hong Kong. C.Y.Chan, L.Y. Chan, X.M.Wang, Y.M.Liu, S.C.Lee, S.C.Zou, G.Y.Sheng, J.M.Fu,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36 (2002) 2039-2047
  3. Synthesis, Characterization and photocatalytic property of nano-sized Zn2SnO4., Wang Cun, Wang Xinming, Zhao Jincai, Mai Bixian, Sheng Guoying, Peng Ping’an, Fu Jiamo, Journal of Materials Science, 37 (2002), 1-8
  4. The roles of condensed organic matters in the nonlinear sorption of hydrophobic organic contaminants by peat and sediments. Ran Y., Rao P.S.C., Huang W.L., Fu J.M., Sheng G.Y., J.Environ.Quality, 2002,1953-1962
  5. Photocatalytic reactions of phenanthrene at TiO2/water interfaces. Wen S., Zhao J., Sheng G., Fu J., Peng P., Chemosphere, 2002, Vol. 46, 871-877.
  6. Urban roadside aromatic hydrocarbons in three cities of the Pearl River Delta,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Xin-ming Wang, Guo-ying Sheng, Jia-mo Fu, Chuen-yu Chan, Shun-Cheng Lee, Lo Yin Chan, Zhi-shi Wang, Atmospheric Environment 36 (2002) 5141-5148
  7. Preparation, Characterization and photocatalytic activity of nano-sized ZnO/SnO2 coupled photocatalysts, Wang Cun, Zhao Jincai, Wang Xinming, Mai Bixian, Sheng Guoying, Peng Ping’an, Fu Jiamo, Applied Catalysis B:Environmental 39 (2002) 269-279
  8. TiO2 投加量及其表面载银量对光催化降解Aroclor 1260的影响,李春雷,麦碧娴,潘海祥,林峥,盛国英,傅家谟,环境科学,2002,23(2),120-122
  9. 过氧化氢高级氧化技术去除水中有机污染物,张文兵,肖贤明,傅家谟,盛国英,闵育顺,刘光汉,中国给水排水,2002,18(3),89-91
  10. 溶液中阴离子对UV/H2O2降解4-硝基酚的影响,张文兵,肖贤明,傅家谟,盛国英,崔明超,中国环境科学,2002,22(4),301-304
  11. 秋茄叶中芦丁的分离与鉴定,李宝才,闻克威,董玉莲,周健元,盛国英,傅家谟,热带海洋学报,2002年第3期;

先进事迹

    面对地球的历史,面对人类的未来,傅家谟院士执著追求、开拓拼搏、无私奉献,风雨历程45年仅弹指一挥间,但他毕竟无愧无悔地创造了地质事业的辉煌!赢得党和人民的尊敬与厚爱。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院士
  傅家谟院士是国内外著名的有机地球化学家与沉积学家。1933年7月14日生于上海(原籍湖南沅江)。1956年北京地质学院毕业。1961年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师从叶连俊院士。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曾任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副所长,现任所学术委员会主任、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主任、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科协副主席等职。长期从事有机地球化学研究,并带领全室科研人员始终瞄准能源和环境这两个国家重大需求领域埋头苦干、开拓进取,特别在石油天然气地球化学和环境有机地球化学领域内开展深入细致的研究,成绩卓著。1966年创建了中国第一个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并逐步发展成为在国际国内同行中具有很高知名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之一。为生产服务方面,在油气成因成藏新理论、新方法、新技术等领域作出积极贡献;在分子地层学、分子古生物学领域中,在生命起源、全球气候变化和环境演变等基础理论研究方面也取得实质性进展。例如,系统总结了海相碳酸岩油气生成演化理论与评价指标方法,丰富和发展陆相生油理论。提出煤成烃潜力新模式,为中国成油气勘探与开发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基础。发现膏盐沉积相浅层未成熟原油,提出膏盐沉积未成熟生油岩生油新理论。在中国沉积物中首次发现葡萄藻烷(烯)、含硫有机化合物等二十多种新生物标志物,成功地应用于判别有机质输入、成熟度、油源对比等应用技术在国内外有广泛的影响。发展了金属成矿有机地球化学和环境有机地球化学新分支。为解决珠江三角洲环境污染造成的水质性缺水难题上,近8年来,他带领大家知难而进,致力揭示环境中难降解有机物的循环、演变规律及修复机理和技术,提出了一整套完整的措施和对策,使广东人民得到实惠,深受广东省政府的关注、支持与敬佩。
  以傅家谟院士为首的学科群体,历经45年孜孜不倦的奋争,45年坚忍不拔的追求,终于将其开创的分子有机地球化学等尖端新领域跃居国际领先地位,为国争誉。据此,1984年国家科委第一批授予他“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91年底被增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这标志着中国科学界最高学术水平和荣誉的称号是他爱国奉献、艰辛探索和顽强攀登地质科学高峰的真实写照;1989年以来他被评为广东省、中国科学院、全国劳动模范,有突出贡献的国家级科学家……。他深邃的思想、渊博的学识、辉煌的成就、绚丽的人生令世人关注,他奋斗的历程、成功的真谛又充分展示出院士的风采和人格的魅力。
苦难少年,磨炼坚强意志
  1933年,傅家谟出生在繁华的大上海,但国难当头,社会动荡,却度过一段苦难的少年时代。
  傅家谟从小因父亲工作经常变动,学生时代亦随之更换地方,调换学校,而且从小学开始就寄宿学校,过集体生活,有机会遇到许多良师益友,受益匪浅。
  初中二、三年级时,就读于上海市大场附近的一所中学——顾村初级中学。解放前夕,上海反饥饿、反内战游行不断,一些进步的文化人士为了逃避国民党的迫害,来到这所上海边远郊区很不起眼的中学。因此,学校拥有一批有志向、有学识的优秀青年教师,包括语文数学、美术等专业的人才。记得有位美术教师就是在鲁迅先生晚年倡导、培养下成长起来的青年木刻家,来校边教书边创作,还举办过一次小型木刻展览。
  顾村是座小镇,学生来自四面八方,多数住校,师生共同学习生活在这个环境里,十分融洽,学习风气很浓,追求新知识的欲望十分强烈。大家热爱这个集体,有时连放假亦舍不得离去。暑期学校生活丰富充实,看书、绘图、体育、音乐和举办各种讨论会。有时城里学者还来做报告,大学生也来此和大家共同生活。顾村初中生活令人难忘,并告诉人们,一个好的集体、好的育人环境与众多良师益友,对一个人的学习成长、事业追求与人生历程是何等的重要。
  1949年底,上海解放了,天亮了,大家兴高采烈。正值傅家谟步入高中二年级时,父亲因患胃病两次住院开刀。当时胃病开刀是大手术,危险性较大。一旦失去父亲,家里只剩下他与妹妹两人,家境不堪设想,他很害怕。为了预防万一,傅家谟高二毅然转考进当时上海的一所夜中,希望熟悉点社会,学点本事。这所夜中附属在沪西中学内,每晚7时余上课,深夜12时才放学。夜中师资不算太强,但老师教学都很认真、努力。尤其不易的是在这所学校里让傅家谟结识了一批家境贫寒的学长。他们白天谋职(纺织工、蹬三轮车、擦皮鞋、菜市场卖菜打杂等),晚上读夜校。由于学习机会来之不易,大家都很珍惜、很自觉、很勤奋。在学长们的影响下,自然亦学会了如何珍惜光阴、刻苦学习、立志奋争。
  记得当时同学中也有二三位和傅家谟家境类似,大家就自动组织学习,充分利用白天时间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后,自提更高要求,全身心地投入学习,为找工作作准备。例如他们爱好数学,就用更多时间去查各类参考书,赶做习题。同时都喜爱文学,就经常到市里或区里的图书馆,有计划地选读世界文豪泰斗的名著,或者按照俄国文学提纲,从最早的《伊戈尔王子》开始,一本一本地系统精读,做好笔记,认真讨论。总之,身处逆境的傅家谟,贫困艰辛并没有使他徘徊、消沉,相反,磨炼了他坚强的意志,教会他奋力抗争,注重实在的人生。
“黄埔一期”,奠定人生基石
  新中国刚成立,百废待兴,国家建设急需矿产资源,给地质事业带来了新生。傅家谟怀着立志报国、开发矿业的远大抱负,1952年10月,毅然以第一志愿考进北京地质学院“大系”——地质矿产系,并成为这所新建地质学院的首届大学本科生,1954年1月分专门化时,确定学煤田地质及勘探专业。当时的北京地质学院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地质系合并组建而成,师资力量雄厚,一大批学识渊博、卓有成就的专家学者及不少早期选上的院士在这里任教,是地质界的最高学府。4年的大学生活紧张、愉快而难忘,“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把青春献给祖国”成为“地质黄埔一期学员”的行动准则,大家朝夕相处,劳筋骨,苦心志,勤奋攻读,广采博学,迅速成长。特别是良好的校风,浓厚的学习气氛,老师们严谨治学、呕心沥血、开拓创新的献身精神对傅家谟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并引导他从此踏进了地学的科学殿堂。广博的知识、扎实的基础和做人的准则,为他日后从事更深的科学研究铺平了道路。
  傅家谟1956年“地质黄埔一期”毕业,1957年考入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攻读硕士学位,师从叶连俊院士。叶先生身传言教,提携后进,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常教导学生既要踏踏实实地学习工作,更要善于抓住科学上的关键问题锲而不舍,努力钻研,勤于思考,一心想要有所创新。创新,是一个国家与民族的希望与优势所在;创新,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夺取顶峰,总比屯驻山腰亢奋,要艰辛,要光荣!记得有一次在讨论傅家谟的学位论文时,叶先生却讲了门捷列耶夫的动人故事,提醒他论文设计切记在科学研究上要勇于创新,勇于开拓,勇于攀登科学高峰。导师教诲,终身不忘。傅家谟的硕士论文研究区地处鄂西山区,群峦叠嶂,岩峭谷深,条件艰险,傅家谟硬是带着一位民工翻山越岭跑野外、采集标本、观察各种地质现象并测数据,勤勘察,每天早出晚归,不辞辛劳;回所后一项一项实验都亲自动手测定,论文编写也努力按老师的指导去做,一丝不苟,决不马虎。回顾往事,叶先生的院士风采与人格魅力,确实使傅家谟终生受益。
献身地质,攀登科学高峰
  对于傅家谟院士的同行和学生而言,他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执著的追求、创新的毅力、渊博的学识和谦逊、认真、负责的学者风范。
  1956年,他从北京地质学院“黄埔一期”毕业后,从事地质研究工作,一干就是45年,当年风华正茂、壮志未酬的年轻人,而今已是两鬓斑白、成就显赫的科学家。投身于自己热爱的地质事业,傅家谟终生无悔。
进军“环境”,造福社会民众
  “如烟往事俱忘却,心底无私天地宽”,“雁过留声,人走留名”。傅家谟院士和每一位矢志报国、顽强拼搏、无私奉献、屡建奇功的科学家一样,那种无私无畏、光明磊落、顾全大局的宽广胸怀,始终对科学锲而不舍、对困难百折不挠、对事业执著追求,造福于社会民众,留下“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潜绩”等动人事迹,确实令人敬佩。
  近几年来,傅家谟常想如何为地方经济建设服务,多为社会民众办实事。经过广泛的调查研究,发现珠江三角洲地区近二十余年来经济发展迅速,却带来了不少与人类健康有关的环境问题。当时,实验室的环境有机地球化学研究起步较晚,可以说是在高手如云时才开始,如何在这竞争激烈的学术天地里找准自己的位置,一直是全室人员思考的难题。当时,有人劝他:“你现在是院士,名扬四海,那是你的专业特长,可现在搞环境,你并不很在行,风险太大,万一砸了锅,有损自己名声不说,会给国家造成不好影响。不如见好就收。”可他却认为,搞科研,不能掺杂任何个人得失和名利观点。难能可贵的是,历史使命感迫使傅家谟不顾年高体弱,从零开始,“不务正业”,独辟蹊径。“污染”是令人讨厌的社会公害,但由污染而引出的环境科学却向傅家谟展现了色彩斑斓的前景,它与人民健康和工业发展休戚相关,已成为全球关注的重大课题。在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1993年,“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依托于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顺利建立。这是中国科学院和广东省院地共建的第一个省重点实验室。充分考虑到自己的技术专长是微量有机质的分离与检测,选定环境这块创新目标是:“珠江三角洲地区有机微污染机理与治理技术”。广东省和广东沿海各大城市都十分注重这方面的问题。几年来围绕珠江三角洲(含港澳地区)开展了大气、水和沉积物中微量毒害有机物的研究,形成了学科特色,在我国尚未颁布标准方法的情况下,参照美国环保署(USEPA)标准,在严格的QC/QA条件下建立了环境中微量毒害有机污染物的定量分析方法,在珠江三角洲大气、水体和沉积物中检出滴滴涕、六六六、多氯联苯、多环芳烃等微量毒害有机污染物。追索了近50—100年来的环境污染史。从环境中筛选、驯化出降解酞酸酯、农药等优控有机污染物的降解菌,进行了生物降解机理研究。积极加强队伍建设、人才培养和国内外合作交流,增强了实验室的实力和影响,在应用上发展治理技术,真诚地和水利、环保、工程界科技专家一起集思广益、同舟共济、共创业绩,很快与企业合作形成了自己的环保业。省重点实验室在饮水深度处理专利技术的应用和天然药物的研制方面取得显著进展,已经有了良好的开端。近期,该实验室与广州市黄埔高科技开发区东区公司联合成立了“广州水杯子供水示范工程有限公司”,从事分质供水市场开拓。目前,环境有机地球化学已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新学科领域之一。随着有机污染物及其分离分析技术、环境恢复与治理技术、分子标志物在环境科学中的应用等项研究工作的深入开展,研究成果的转化和生产应用必将为广东省经济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人物贡献

  他早期从事过沉积铁矿、铀矿地质和地下核试验地质等研究,具有坚实的基础理论与地质工作功底。他不断开创有机地球化学新领域,为发展我国能源资源的成因理论,指导勘探开发作出了突出贡献。
傅家谟院士学术报告
    傅家谟院士学术报告
  1.瞄准前沿,创建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
  如果从A.Treibs发现原油中的卟啉化合物开始算起,有机地球化学已走过六十余个春秋。它是研究地球表层有机质的分布、组成、迁移与富集规律的学科。受石油、天然气工业的驱动,石油、天然气地球化学已成为石油、天然气勘探的三大支柱学科之一。1966年,由于国家急需石油资源,石油部、地质部、中国科学院联合下达了西南石油大会战任务。在傅家谟的倡导和带领下,开始了以石油为主要任务的有机地球化学的科学研究,经过3年的努力探索,于1969年建成了国内第一个先进的具有一定规模的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填补了国内学科空白,推动了我国有机地球化学与石油地球化学的发展。该实验室1985年被中国科学院批准为第一批对国内外实行开放研究的开放实验室。1986年6月,欧洲有机地球化学学会主席P.A.申克教授来华参观后,称赞:中国在有机地球化学的一些重要领域,已达到世界先进水平。三年内组织中外学者完成了32项在理论上和生产上有较高水平的研究成果。该室因研究成果突出,人才辈出,在1988年科学院17个开放实验室评比中名列榜首。1989年经过评议被国家计委批准为国家重点实验室,1992年该实验室通过验收建成。1993年主持建立“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结合广东省经济发展之急需,开展以环境中有机污染物研究为主的环境有机地球化学研究,2000年广东省28个省重点实验室评比中名列第一名。近十年来,由于得到国家的强力支持,现已建立了初具规模的技术支撑体系,拥有一支具有很强科技创新能力的年轻、高水平、精干、高效的队伍,培养出10位博士后、22位博士和24位硕士,独立承担着多项国家重点课题并多次获奖,傅家谟院士任学术委员会主任和由彭平安研究员任主任的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现已进入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基地,展现出更广阔的新天地。
2.开拓创新,提出我国碳酸岩生油评价新理论
  傅家谟认为在西南大会战中,作为科学院的研究单位,要勇于开拓创新,关键是要在石油成因理论上有新的突破,建立一套健全的在我国行之有效的找油找气新方法、新指标,特别是碳酸岩地层找油找气的新理论、新方法。
  当时的国际政治环境迫使我国的西南三线建设匆匆上马,国家对西南地区石油勘探寄予厚望。就世界范围而论,很多大型油气田产自碳酸岩地层。虽然我国南方地区大面积分布碳酸岩,但由于地质时代老,演化程度高,仅在四川地区获得工业气藏和少量凝析油藏。1970—1972年间,傅家谟、汪本善等参加了两部一院(石油部、地质部、中科院)组成的“西南石油地质综合研究大队”。他们急国家所急,积极开展了“西南海相碳酸岩石油地球化学”的研究。经过野外地质和室内实验研究,1975年傅家谟首次提出符合我国实际情况的石油演化模式,并提出“我国南方找气为主,找油为辅”的勘探方针,又进一步提出了“碳酸岩生油评价的理论和方法”,建立了10项有机地球化学新方法、新指标。当年颇有争议的论断,经过二十多年的生产实践已证实这一理论是正确的,并为生产部门广泛接受。所以,人类实践活动的扩展与深化,总会引起理论上的发展与创新。据此,“西南海相碳酸岩地层石油地球化学和有机地球化学指标”的研究成果,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与科学院奖,并在1980年美国“碳酸岩石油地球化学与生油潜力”讨论会上报告,刊登于1985年AAPG专刊上。另一项“找油找气有机地球化学新指标、新方法及其应用”的成果,198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六五”期间,傅家谟、贾蓉芬、刘德汉等又对扬子古生界、华北古生界、西南及苏北地区有关碳酸岩的地层作过系统的生油及油气评价研究。通过模拟实验等,建立了一套完整的油气评价指标,首次论述碳酸岩中存在三种形式的分散有机质,并提出碳酸盐矿物对有机质的晶析、催化与保护作用,总结出包裹体、固体沥青等在油气评价中的意义与实例。研究提示了油气成因与金属矿床成因之间的内在关系,从而奠定了我国海相碳酸岩找油气的理论基础,被认为是应用基础研究指导生产,为国民经济服务的范例,受到同行专家的高度评价。
3.优质高效,出色完成两期联合国资助工程项目
  由于该研究室在油气地球化学工作中的突出成绩,赢得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两期资助工程——UNDP CPR/80/037,1980—1981;84/005,1985—1987。傅家谟为两期工程国家项目主任。在他亲自主持领导下的两期联合国资助建立有机地球化学试验中心的工程项目,高质量地完成了项目文件所规定的预期目标,受到了UNDP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的表彰,赞扬该项目是联合国资助我国的600余项目中效益最突出的项目之一。
傅家谟院士获奖
       傅家谟院士获奖
4.注重应用,提出“煤成气煤成油”新模式
  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从基础研究入手,特别是重视有应用前景的基础研究,为我国能源资源的勘探开发服务,是傅家谟开展有机地球化学研究的一贯指导思想。1982年以来,根据国家计委下达的任务,他与兰州地质研究所等单位接受了国家重点攻关课题——煤成气的研究。煤系地层产生天然气且能聚集成大气田,是在荷兰发现格罗宁根特大型气田之后才引起广泛关注的。国际上这方面的研究工作起步较晚,我国则更晚。我国煤炭资源丰富,从地史分析,可能有大量的煤成气藏,关键是要探明其形成机制与分布规律。傅家谟、刘德汉、盛国英等通过大量煤成气、煤成油及各种煤岩组分的模拟实验等研究,提出了煤不仅是形成天然气的源岩,也是生成原油的源岩。还发现生油潜力最大的煤岩组分,也是生成天然气潜力最大的。上述研究成果,打破了高等植物成因的干酪根只能生成天然气的传统观念,从而提出了“煤成气、煤成油的成因模式和评价方法”,为我国煤成烃开发研究提供了新的理论基础。他们并总结出我国产气率和资源量计算的方法及评价煤成烃性能的指标,提出了苏桥地区寻找煤成油、煤成气的建议,及时地向中原油田、华北油田、大庆油田和新疆、贵州等有关单位提供了研究成果,并撰写论文14篇,主编出版我国第一部《煤成烃地球化学》专著。1987年,傅家谟作为“中国煤成气开发”项目主要负责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5.艰辛探索,推动我国油气地球化学新发展
  傅家谟领导的学科群体在国家急需的石油资源领域内,主动请战,积极承担油气成因和评价等科研任务,先后承担了西南海相碳酸岩地层找油找气会战、“六五”中国煤成气开发和“七五”、“八五”天然气、塔里木盆地油气等国家攻关任务,中国科学院重中之重和重大项目油气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以及中国科学院和油田委托的大量研究任务。他还任大庆、华北、江汉等油田的顾问,所完成的大量科研任务锻炼了队伍,展示了优势,并受到国家、部门和油田单位的表彰。
  1986年,傅家谟根据改革开放的精神,提出要加强横向联系,发挥优势,促进技术转让。随后组织实验室与南海东部石油公司联合成立了“南海地球化学研究分析公司”,以先进的实验技术和具有中国特色的油气成因理论,接受外国石油公司的反承包任务。先后承担了Philips、JHN等外国石油公司钻井样品分析,以及单井评价和区域综合评价研究,并在南海珠江口盆地和海南岛等地区反承包中中标,以高技术、高质量和优质服务战胜国外同行业竞争对手,赢得了国际信誉,并创收了外汇。
6.顽强攀登,开拓有机地球化学研究新领域
  傅家谟院士始终瞄准学科前沿,开拓创新,不断攀登,努力将我国有机地球化学研究,特别是生物标志物的研究与应用,引向国际水平。他强调一方面要不断地扩大与国外的合作交流,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另一方面要拓宽视野,主动为国民经济服务。坚持两条腿走路,才会使有机地球化学研究不断深入,永葆青春活力。他在开展以石油、煤为重点研究对象的有机地球化学的同时,积极发展新学科分支,先后提出并组织力量开展金属有机地球化学及与能源污染有关的环境有机地球化学与环境保护研究等新领域、新生长点。他在地质体中发现了大量新生物标志物,并应用于油气勘探。
  1979年以来,傅家谟、盛国英、史继扬、彭平安、陈军红等与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合作研究生物标志物,通过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在我国茂名油页岩中发现了丛粒藻烷(烯),以及在膏盐盆地原油中发现二十余种含硫新生物标志化合物等,证实高硫未成熟原油来源于生油门限之上的未成熟生油岩,提出重视浅层找油的理论并为生产实践所证实,扩大了我国重油储量。这项合作研究,被认为是中国科学院与英国皇家学会合作研究的最佳项目,也受到国外同行的高度重视,研究成果达到世界先进水平。1987年3月19日,被英国皇家学会选为五项重要成果之一,向英国女王伊丽莎白及政府官员展示,并得到高度赞赏。研究成果获1989年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
7.走向世界,开展合作研究与学术交流
  45年来,傅家谟院士的足迹遍及世界五大洲的二十多个国家与地区,先后到阿尔巴尼亚、英国、挪威、美国法国、德国、荷兰、意大利、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家参加合作研究、国际会议与讲学,与国外同行建立了富有成效的合作关系。1989年7月,他应德国著名有机地球化学家Leythaeuser教授邀请,参加了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第28届世界地质大会。作为亚洲代表,他在“石油地球化学”学术会上,两次被邀请作同一报告,这在国际学术会议上是极少见的,为中国乃至亚洲争得了荣誉。

人物品读

  非凡的人格魅力,是傅家谟院士一笔无形的财富,在他的身上有一种特殊的威望。他那热爱祖国、忠于人民的崇高品格,严谨求实、精于育人的治学思想,高瞻远瞩、力挽狂澜的非凡胆识,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工作态度,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献身精神,瞄准前沿、勇攀高峰的优秀品质等,综合展示出院士风采,感人肺腑!同时亦塑造了傅家谟绚丽的人生。
傅家谟院士接受采访
   傅家谟院士接受采访
1.勇攀高峰,研究成果累累
  在学生时代就养成了好学、勤奋的精神,他较早就树立了为振兴中华科学而献身的志愿。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从事地质科学研究,在能源和环境两个国家重大需求领域奋斗不息。只要国家需要,他都积极承担,而且干一项、学一项、钻研一项,项项都有丰硕的研究成果。勇于开拓,注重实践,鼓励创新,奋发攀登科学高峰的新领域、突破点。他不断地给自己提出攀登目标,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忘我拼搏精神。例如他率先创建我国第一个较先进的有机地球化学实验室,填补了学科空白。在实验室成长为开放实验室和国家重点实验室的过程中,不仅为我国油气地球化学做出了突出成绩,还积极努力地发展环境有机地球化学和有机金属成矿研究等新领域、新生长点。近期主持建成了“广东省环境资源利用与保护重点实验室”。
  45年的团结拼搏,45年的潜心研究,45年的开拓创新,硕果累累。傅家谟在中外刊物上发表论文逾200篇(含英文论文50多篇),出版专著5部,参加编著1部,译著1部,其中《有机地球化学》一书,1982年被选为佳作送往联邦德国国际书展展出。1995年主编出版我国第一本《干酪根地球化学》专著。几年来他共获国家级成果奖6项(3项为第一负责人),其中全国科学大会奖3项,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各1项,国家自然科学三等奖1项;获部(院)委级奖16项(其中9项为项目第一负责人)。由于他在国际上享有的声誉,已被列入国际科学家名人传记册。1986年被欧洲有机地球化学学会聘为国际有机地球化学学术刊物《Organic Geochemistry》的编委。
2.忘我拼搏,“活着的蒋筑英”
  傅家谟给自己提出“勤奋与追求”、“创新与奉献”的座右铭,好似一支炽热的火炬在燃烧,时刻激励他在学习和工作上身体力行,奋发攀登,始终战斗在科研第一线。
  在科学研究中探索真理,刻意创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信念造就了他的忘我拚搏精神。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免不了要和崇山峻岭、大漠戈壁打交道,要长年累月不畏艰险、甘愿餐风宿露,坚持野外勘测。天山脚下、东海之滨、西南边陲、秦岭山区、北方沼泽和南方丛岭,无不留下傅家谟探索者闪光的足迹。长期的劳累,他的胃被切除了2/3,可仍然和其他同志一道出野外,翻山越岭采集标本,每次出差或到野外工作,都要带上醋酸瓶子,才能适应和减轻胃痛的折磨。即使这样,他仍坚持在科研第一线。为了探索科学奥秘,从野外采样、收集地质资料、实验研究、完成论文报告直至技术推广,他都坚持亲自参加,成为我国有机地球化学新领域的开创者。1983年,他被贵州省委誉为“活着的蒋筑英”,他的先进事迹曾在光明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上报道,为青年和同事们树立了榜样。1989年8月28日,他出席了江泽民、李鹏等中央领导同志参加的“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座谈会”,他是被接见的全国21位优秀专家之一。
  改革开放后,他多次出国,总是抓紧时间了解国际学科前沿与研究动态,亲自参加国际合作实验研究,经常废寝忘食地工作到深夜。回国时带回的是外国资料、仪器、试剂,因为他时刻想到的是如何更快地赶超世界先进研究水平。
傅家谟院士作大会报告
   傅家谟院士作大会报告
3.珍惜人才,培养创新青年
  傅家谟院士在科研道路上不断攀登,取得瞩目成功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一贯尊重知识,珍惜人才,鼓励创新,注重培养优秀青年人才。实验室在强烈的竞争中,能否求得生存和发展,命运系在对年轻人的培养成效上。他深感:“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是国家兴旺发达的不竭动力。……一个没有创新能力的民族,难以屹立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优秀人才是学科发展的根本,没有创新,研究所将是死水一潭。他所领导的有机地球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发展至今,始终注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创造条件吸引、发现、培养和支持优秀人才进入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创造优良育人环境,从科研条件、基本生活保障、工资待遇、成果奖励等方面给予倾斜,特别是为他们创造更多的学术交流机会,加强与国际上专业对口的一流实验室的著名科学家合作研究及共同培养人才,有目的地选派有较大培养前途的青年人带着国内尚不能解决的学术关键问题出访或合作研究,利用国外先进经验和有利条件,出高水平成果,使他们尽快成长为具有知识创新能力的优秀人才。多渠道、多方式加速培养人才,注重鼓励青年人走上国际学术讲台,并尽快将实验室最新研究成果发表出去。他学风正派,治学严谨,求实创新,十分尊重前人、同仁、青年人的劳动。在成果报奖或发表论文时,总是非常尊重合作者的劳动,妥善处理好署名和奖励。他真诚相待,襟怀坦白,严于律己,率先垂范,用自己的行动尽心塑造了一个同舟共济、开拓创新、共创伟业的优秀集体。
  在他从严要求、精心培养下,已培养出一批批具有很强科研创新能力、能够攻坚的优秀青年科技人才。调整后的国家重点实验室22名固定成员中,具博士学位及博士后经历的有14位,具有硕士学位的有2位,其中院士1名,博士生导师5名,平均年龄为39岁。一批优秀中青年科学家正在茁壮成长。十年来从这里走出的10位博士后、22位博士和24位硕士大都独立承担国家重点课题。年仅39岁的耿安松研究员已担任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和广东省科学院院长、党委书记;年仅39岁的彭平安研究员已担起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副所长及该室室主任的重担,使该室基本上填补了人才断层,较好地解决了国家重点实验室科研接班人问题。广州地化所的希望与优势所在,寄希望于青年人,并展现出绚丽多彩的明天。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今天,68岁的傅家谟院士站在白云山巅,俯视广州那耸入云天的楼宇、川流不息的车流、开发区繁荣壮观的景象,他想得更深、更远……少奇同志授予大家“建设时期游击队员”的执著追求与艰难困苦换来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他心潮澎湃,终生无悔,继续向新的目标努力攀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