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兆良

朱兆良院士
朱兆良院士
  朱兆良,土壤学家。1932年8月21日生于山东青岛,原籍浙江奉化。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化学系。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1993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在稻田土壤供量预测和氮肥施用量推荐方法研究中,揭示了现行方法只能达到半定量水平及其因论证了用“平均适宜施氮量法”推荐施氮量的可靠性。在氮肥去向研究中,发现我国农田中氮肥利用率偏低、损失率偏高,明确了变幅及主要影响因素定量评价了主要稻区稻田中的氨挥发潜力,指出稻田田面水的铵浓度和光照是决定氨挥发量的主要因素,提出了减少氨挥发的施肥原则和使用水面有机分子膜减少氨挥发的技术。研究确定了农田生态系统中定量评价氮循环主要过程的参数,为协调农业发展与环境保护的氮素管理提供了理论依据。

人物简介

  朱兆良,著名土壤农业化学家。中科院院士、浙江奉化人,1932年8月21日出生于山东青岛市,1953年毕业于山东大学。现任中科院南京土壤所研究员、浙江大学兼职教授。1993年至今担任国际科联环境问题科学委员会“全球氮素循环和迁移”课题顾问委员会委员,曾任中国土壤学会理事长等职。
朱兆良院士
  朱兆良院士
  长期进行土壤氮素转化与氮肥的合理施肥问题的研究,在稻田土壤供氮量预测和氮肥施用量推荐的研究中,建立了用15N标记土壤测定水稻全生育期中非共生固氮量的方法;发现所谓的土壤供氮量中约21%系来自非共生固氮,及犁底层土壤的供氮量不容忽视且变幅大;证明现行预测供氮量和推荐施氮量的方法只是半定量的;提出应以差值法利用率评价氮肥效用的观点及其理论依据,论证了用'平均适宜施氮量法'推荐施氮量的可靠性。在氮肥去向研究中,发现我国农田中氮肥利用率偏低、损失率偏高,明确了变幅及主要影响因素;明确了主要稻区稻田中氨挥发的重要性,指出稻田田面水的铵浓度和光照是决定氨挥发量的主要因素,提出了减少氨挥发的施肥原则。揭示了三熟制中作物的高产对土壤养分供应速率的要求明显高于两熟制;阐明了稻田土壤供氮特性中早发和晚发的机理,提出了控制氮肥施用量和重视其他肥料配合施用的建议。近年来担任“973”项目<土壤质量演变规律与持续利用>、《我国农田生态系统重要过程与调控对策研究》和中科院知识创新项目<中国主要农田生态系统N、P、K迁移转化规律与优化管理>的科学顾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主要农田生态系统行为与氮肥高效利用的基础研究”首席科学家。
  曾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陈嘉庚农业科学奖。获国家及中科院和江苏省成果奖10项。主编专著<中国土壤氮素>、<我国土壤氮素研究工作的现状与展望>、<我国农业持续发展中的肥料问题>3本,发表论文120余篇。

科研成就

  一、对稻田土壤氮素的矿化、供应与氮肥施用量推荐方法的研究成果,为中国农业生产中确定作物的氮肥适宜施用量的理论和实践作出了重要贡献
  ( 一 ) 水稻吸氮量中自生固氮作用的贡献
朱兆良院士下田间考察
朱兆良院士下田间考察
  在盆栽试验中建立了以 15N 标记土壤矿化铵的15N 丰度作参比值测定水稻自生固氮量的方法。该法克服了用 15N 标记氮肥法测定水稻生长期间的自生固氮量时缺乏参比植物的困难,以及 15N 标记空气法只能作短期测定的缺点。用此法测得,在三种供试的水稻土上不施氮时水稻所吸收的氮量中有19.6%-23.0%( 平均 21.7%)系来自生长期间进行的自生固氮作用。它属非土壤来源氮,不应计入土壤供氮量中。因此,通常以无氮区水稻成熟时的吸氮量( 扣除了秧苗带入的氮)作为土壤供氮量的量度是偏高的。
  ( 二 ) 氮肥施用量的推荐方法  
  在国内许多高产地区,普遍存在着盲目地过量施用氮肥的问题。确定氮肥的适宜施用量是发挥氮肥增产效用的关键。为了确定氮肥的适宜施用量,国内外已对土壤供氮量的预测方法进行了大量研究。他在总结国内外关于这一方面的研究结果后指出,虽然在盆栽试验中,土壤氮素有效性指标大多与不施氮时水稻的累积氮量呈高度正相关,但在田间试验中,这一相关性都很低,r 低 于 0.3,因而只能达到半定量的预测水平。在研究了可能的影响因素后,他指出:
  无氮区水稻成熟时累积氮量中,在扣除来自自生固氮作用和秧苗带入的氮量后,只有 58%-72% 是真正来自土壤的。而且,在土壤来源氮中,又有 16%-49% 系来自犁底层,因此真正来自耕层的氮量只占无氮区水稻累积氮量的约30%-60%,特别是双季晚稻。因此,即使对后者能作出准确的估计,也难以准确地预测土壤的供氮量。
  影响因素:(1) 虽然水稻吸氮量中有约 1/5 系来自自生固氮作用,但不同土壤之间这一比例差异不大,因而它不至于明显地影响到预测的准确性。(2)在研究太湖地区稻田土壤的供氮能力中发现,耕层以下土层的供氮量占土壤供氮总量的比例,不仅不同土壤类型之间、而且同一类型土壤的不同田块之间的变幅都较大。而现行的土壤测试法由于只采取耕层土样,忽略了犁底层土壤的贡献,这可能是影响预测准确性的一个重要原因。研究发现,这一比值与〔 15-30cm 土壤全氮 /0-30 cm 土壤全氮 ] 的比值的相关性很高,r= 0.847 。这表明,通过加测犁底层的土壤氮素有效性指标,有可能提高稻田土壤供氮量的预测准确性。 (3) 研究还发现,太湖地区不同水稻土,在淹水培养中矿化形成的铵可不同程度地被土壤粘土矿物重新固定,其量相当于培养后交换性铵增量的 -4% 至 57%,平均 28%。这一大的变幅表明,在用淹水培养法进行土壤供氮量的预测时,矿化形成的铵被土壤粘土矿物的再固定可能会影响到预测的准确性。(4) 此外,耕耙碎土和干燥程度的不同等对土壤氮素的矿化也有很大的影响,因此,对这些影响应作出定量估计。
  据此得出结论,目前通用的土壤测试法只能半定量地预测稻田土壤的供氮量,因而,以此为基础计得的氮肥推荐施用量也只能达到半定量水平。有鉴于此,并考虑到我国农村缺乏测试条件、难以广泛采用土壤测试法等情况,经论证提出了以“平均适宜施氮量”为基础,在大面积上推荐氮肥施用量的建议。对太湖地区不同季别的水稻和小麦的研究表明,如果各田块上统一按平均适宜施氮量施用氮肥,其所得总产只比各田块按各自的适宜施氮量施用时所得产量之和低 1% 左右。这证明了该法在大面积生产中的可行性。他指出,该法的依据是,在适宜施氮量附近,产量-施氮量的反应曲线较为平缓,施氮量的少量变化所引起的产量波动并不大。该法符合中国国情,易于采用,已在太湖地区推广,取得了很大的经济效益,也为某些高度集约化地区所采用。
朱兆良院士到田间考察
 朱兆良院士到田间考察
  ( 三 ) 氮肥和水稻生长对土壤氮素矿化促进作用的评价
  这既是理论问题,也关系到用平衡法计算氮肥施用量时有关参数的选定。关于氮肥对土壤氮素矿化的促进作用已提出了很多解释。他在总结已有的水稻和小麦的试验结果后发现,氮肥所增加的土壤矿化氮量( 激发量 ),大多与施入的氮肥在土壤中的残留量相近,二者相抵后的净激发量大多不足施用氮量的10%。据此他提出,这种促进作用大多只是一种表观现象。它主要是土壤氮与 15N 标记肥料氮之间进行生物交换作用的结果。据此指出,示踪法的氮肥利用率低估了施氮肥后作物氮素营养水平的提高程度,而应以差值法的氮肥利用率作为平衡法计算氮肥用量和评价氮肥效用时的参数。  
  他的研究表明,水稻生长对土壤氮素矿化的促进作用也是一种表观现象。这是由于:(1) 在不种水稻的淹水培养中,由于土壤氮矿化形成的铵,部分地被土壤粘土矿物所重新固定,从而低估了土壤氮素的矿化量;(2) 在种稻试验中,不施氮时水稻累积氮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来自自生固氮作用,因此,以水稻吸收氮量作为土壤氮素矿化量时,又高估了种稻情况下土壤氮素的矿化量。在对这两方面进行校正后,水稻生长对土壤氮素的矿化即大多无明显的促进作用。据此认为,在相同有效积温的条件下,淹水密闭培养中土壤氮素的矿化量 ( 加上起始铵态氮量 ) 可以作为土壤提供给水稻吸收利用的氮量的量度。该项成果于 1989 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和 1990 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二、明确了三熟制下水稻高产所要求的土壤养分( 特别是氮) 供应特点,为太湖地区调整双三制及合理施肥提供了理论依据
  太湖地区农民反映,由单季晚稻改为双季稻后,氮肥的需求量显著增高,而水稻的反应却不明显。他的研究证明,由单季晚稻改为双季稻后,由于每季水稻的生长期明显缩短、有效积温显著减少,土壤的供氮量即大大降低,因而水稻的高产必然要求增加氮肥的施用量。同时,由于双季稻各季的生长期较短,而高产时的吸氮量却并不低,因而水稻的氮素吸收速率显著增高 ( 特别是生长的早期 ),要求土壤具有较高的氮素矿化速率和铵的较高生物有效性,即要求土壤具有较好的供氮早发特性。研究表明,土壤的这一特性主要决定于: (1) 土壤氮素矿化进程的特点;(2) 水稻生长早期的根系伸展速率。二者都受到土壤结构性的影响。结构性好的水稻土,不仅氮素矿化速率高,而且水稻根系的伸展也比较快,从而有利于对土壤中铵的吸收和水稻的早期生长。因此,土壤结构性是熟制改革中应予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同时,还提出了控制氮肥用量和重视其他肥料配合施用的建议。
  该项研究先后获得中国科学院和江苏省的奖励,并于 1986 年归入“太湖地区高产水稻土的培育和合理施肥的研究”大项,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二等奖,1987 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三、开拓了中国农田中氮肥损失的研究领域,为农业生产中改进氮肥的施用技术提供了理论依据
  自 1974 年起采用 15N 标记氮肥的田间微区试验技术,对农田土壤(主要是稻田)中氮肥的去向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明确了中国农田( 主要是稻田 )中氮肥损失的严重程度( 稻田约为 30%-70%,旱地略低 ) 。
朱兆良院士学术讲座
   朱兆良院士学术讲座
  ( 一 ) 稻田中氮肥的损失及其对策
损失程度
  明确了中国稻田中铵态氮肥和尿素的损失一般为 30%-70% 。其中:(1)石灰性土壤上损失大于非石灰性土壤;(2) 在非石灰性土壤上表施或混施时的损失是:碳酸氢铵 > 尿素 > 硫酸铵; 在石灰性土壤上这种差异相对较小;(3) 作基肥时,以表施的损失为最高,“有水层混施”的与之相近,粒肥深施的最低;(4) 作基肥或分蘖肥表施或混施的损失远高于生长盛期表施。
损失途径
  研究证明,稻田中氮肥在施用当季的淋洗损失很低,主要的损失途径是氨挥发和硝化-反硝化。氮肥施用后其损失迅速达到最大值。
  在国内一些稻区,采用微气象学质量平衡法,在田间原位观测了氮肥的氨挥发与硝化-反硝化的相对重要性。对不同氮肥的氨挥发的研究表明,在“有水层混施”作基肥时, 碳酸氢铵的氨挥发在施用后迅即发生并达到高峰,这是由于施肥后,田面水中的[ 氨和铵 ]态氮浓度立即达到最高值所致,此后氨挥发速率急剧降低,至施后约第 5 天即基本停止;尿素需经水解成铵后才可能发生氨挥发,因此,在施肥后初期氨挥发速率很低,此后逐渐增高,至达高峰后再下降而趋于停止,整个过程持续的时间较长,峰值和累计的氨挥发损失都低于碳酸氢铵,并成为其氮素总损失低于碳酸氢铵的主要原因。
  对氮肥损失途径的研究表明,氨挥发的相对重要性取决于土壤和灌溉水的pH 、田面水中存留的氮量( 特别是[ 氨+铵 ] 态氮 ) 的浓度和光照等;对尿素来说,还有土壤的脲酶活性。在北方的石灰性土壤上,碳酸氢铵和尿素的氨挥发损失的重要性都与硝化--反硝化损失相近。而在南方的非石灰性水稻土上,氮肥作单季晚稻面肥施用时,因光照弱,氨挥发的重要性较低,主要的损失途径是硝化--反硝化;在栽秧后 12 天表施者,氨挥发又略低一点。但是,在旱季 ( 后季稻 )上施用的面肥,因光照强烈,加之尿素水解迅速,其氨挥发损失高达施氮量的40%,占尿素氮总损失的71%,成为其氮素损失的主要途径。
减少氮肥损失的对策
  研究了改进施用技术、大粒深施、田面水表面成膜物质、硝化抑制剂、脲酶抑制剂等,其中以粒肥深施的效果最好。
  在研究中发现,习惯上采用的“有水层混施法飞不能将氮肥充分混入土中,特别是尿素。存留于田面水中的氮量可达 114-239mgN/L, 相当于施入氮量的 51%-106% 。考虑到田面水中的氮极易发生大量的氨挥发损失这一事实,提出了稻田氮肥合理施用的一项原则,即“力求减少施肥后存留于田面水中的氮量”实际上,这一施肥原则还有利于减少氮肥的径流损失。根据这一原则研究提出了“ 无水层混施法”。此法比习惯施用法的氮素损失低 11%- 20%;在国内从黑龙江到江西6个点的试验中,除一个高肥土壤外,增产稻谷 5%-16%。
  ( 二 ) 黄淮海平原区潮土上氮肥的损失及其对策
  采用田间 15N 微区技术和微气象学技术研究的结果表明:
  在采用当前习惯施用技术下,本区主要作物上氮肥的损失以水稻为最高 (70% 左右 ), 其次是小麦(40% 左右),而以玉米为最低 (30% 左右 )。这种差异主要是由于施用方法 ( 或深施程度 ) 的不同所致。
  在施用的当季,氮肥的淋洗损失一般不大。其中,玉米地中氮肥的淋失可能性与冬小麦相近或略大一些,二者都明显大于水稻田。
  在玉米地上尿素表施时的氨挥发达30%,在水稻上碳酸氢铵和尿素有水层混施时氨挥发也达 30%-39%,而成为氮肥损失的重要或主要途径。因此,降低氨挥发损失应是本区氮肥合理施用的重点。深施能显著减少氨挥发。
  上述研究中的“稻田中化肥氮的损失”一项于 1988 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二等奖;“黄淮海平原区潮土上化肥氮的损失及其对策”一项,纳入“黄淮海平原区域综合治理技术和农业发展战略研究”大项,于 1991 年获中国科学院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著作目录

  1苏州地区双三制下土壤养分状况和水稻对肥料的反应 .土壤学报 ,1978,15:2.( 合作者 : 廖先苓、蔡贵信、俞金州 )
  2苏州地区平田黄泥土氮素供应过程的特点及其与氮肥施用方法的关系 .土壤学报 ,1979,16:3.( 合作者 : 陈荣业、徐永福、徐银华、张绍林 )
  3耕作制对土壤肥力的影响 .土壤学报 ,1980,17:2.( 合作者 : 熊毅、徐琪、姚贤良 )
  4我国关于土壤供氮和化肥氮去向研究的进展 .土壤 ,1985,17:1.
  5Nitrogen loss from ammonium bicarbonate and urea fertilizers applied to flooded rice. Fertilizer Research ,1986,10:3.(with Cai Guixin,A.C.F.Trevitt, J.R.Freney, J.R.Simpson)
  6土壤氮素的矿化和供应 .见 : 我国土壤氮素研究工作的现状与展望 .科学出版社 ,1986.14-27.
  7稻田非共生固氮对当季水稻吸收氮的贡献 .土壤 ,1986,18:5.( 合作者 : 陈德立、张绍林、徐银华 )
  8我国土壤氮素研究工作的现状与展望 .科学出版社 ,1986.( 合作者 : 文启孝 )
  915N balance studies of fertilizer nitrogen applied to rice fields in China. In: Efficiency of Nitrogen Fertilizers for Rice ,IRRI Manila.1987,163-167.
  10关于稻田土壤供氮量的预测和平均适宜施氮量的应用 .土壤 ,1988,20:2.
  11稻田土壤供氮能力的解析研究 .土壤学报 ,1988,25:3.( 合作者 : 陈德立 )
  12Efficiency of urea in crop production of China. In: Proc.of Inter.Symp.on Urea Technology and Utilization ,Malaysian Soil Science Society.Kuala Lumpur.1988, 111-132.
  13Nitrogen mineralization and supply of paddy soil. In: Proc. 1st Inter. Symp. on Paddy Soil Fertility , Paddy Soil Fertility Working Group , ISSS. Chiangmai, Thailand.1988,193-204.
  14Processes of nitrogen loss from fertilizers applied to flooded rice fields on a calcareous soil in North-central China. Fertilizer Research ,1989,18:2.
  15Dynamics of soil nitrogen and its management. In: Progress in Irrigated Rice Research ,IRRI. Manila.1989,151-164.
  16Management of fertilizers for flooded rice in relation to nitrogen transformations.Trans.14th Inter.Congr. Soil Sci.4(1990),337-342.
  17稻田中氮肥的损失和稻田土壤供氮能力的研究 .见 : 中国土壤科学的现状和展望 , 江苏科技出版社 ,1991.111-117.
  18Loss of urea-nitrogen applied to maize grown on a calcareous fluvo-aquic soil in North China Plain.Pedosphere,1992,2:2.(with Cai Guixin,Wang Xianzhong, Xu Yinhua,J.R.Freney)
  19Efficient management of nitrogen fertilizers for flooded rice in relation to nitrogen transformations in flooded soils.Pedosphere,1992,2:2.
  20Gaseous loss of nitrogen from fertilizers applied to a paddy soil in Southestern China.Pedosphere,1992,2:3.(with Cai Guixin,Yang Nanchang ,Lu Wanfang,ChenlWei,Xia Baiqi,Wang Xianzhong)
  21Ammonia volatilization from urea applied to acid paddy soil in Southern China and its control.Pedosphere,1992,2:4.(with Cai Guixin,Peng Guanghao,Wangxianzhong,zhu Jianwen)
  22水稻土的氮素肥力 .见 : 中国水稻土 , 科学出版社 ,1992,333-350.
  23土壤氮素的矿化和土壤氮素有效性指标 .见 : 中国土壤氮素 .江苏科技出版社 ,1992,37-59.
  24农田生态系统中化肥氮的去向和氮素管理 .见 : 中国土壤氮素 .江苏科技出版社 ,1992,213-249.
  25我国农业生态系统中氮素的循环和平衡 .见 : 中国土壤氮素 .江苏科技出版社 ,1992,288-303.
  26中国土壤氮素.江苏科技出版社 ,1992( 合作者 : 文启孝 )
  27潮土中氮肥的去向和经济施用.见 : 豫北平原旱涝盐碱综合治理.科学出版社 ,1993,27-35

人物品读

  全国政协常委、省政协副主席、省委原主委朱兆良院是中国土壤学会名誉理事长。当然,他十分了解祖国的每一寸热土。一朱兆良是国际土壤学会水稻土肥力组主席。一般的科研工作和成果往往很闪亮耀眼,朱兆良的土壤氮素研究却是默默的、脚踏大地的。氮能增产,但究竟亩施多少氮肥最佳?世界尚无定论。做这项科研需要到田里采土、化验,中国的农业虽发达,但中国的田块面积小,采土法不合适。且施氮过程受多种因素制约,如暴雨、地下漏水以及不同的耕作方法等等,得出的数据往往差异很大,至多是个“半定量”。
朱兆良院士
              朱兆良院士
  朱兆良跳出了旧有的试验模式,带领科研人员走出实验室,走进水稻田,在太湖四周布点。这是一种区域性的试验方法,先在点上得到最佳亩产量和最适宜的氮量,然后再从宏观上综合出该地区的亩用氮基数,最后进行理论证明。试验符合国情,不采土,也不误农时。科学研究必须深入,朱兆良的课题往往也是一做十几年,很深很深;但科研成果的应用必须深入浅出,便于推广实施,朱兆良给出的亩施氮基数很明确,是个指导数,农技员和农民完全可以根据自己田块的个性增减施氮数。这项成果显示出朱兆良宏观指导的科学家气派。成果应用从长江三角洲走向了江西,走向了山东,走向了华北平原,被列为全国土壤学会推荐方法。近十几年来,他先后获得国家和中科院的10项科技进步奖。显示农业科研综合成果的“陈嘉庚农业科学奖”,从前只颁发给集体,1994年才开始颁发给个人,而朱兆良就是首度问鼎“陈嘉庚农业科学奖”的。成就使他蜚声国际同行。
  他在国际土壤学会上作的“稻田的氮肥管理与氮素转化关系”学术报告,被国际水稻首席科学家誉为“我们邀请到了最好的科学家作这个报告”。菲律宾国际水稻研究所是朱兆良年年都要去开会的地方,那儿的负责人年年都想挽留下他;在澳大利亚访问时,主人特意安排一个适合朱兆良工作的单位参观。当这位中国科学家称赞这单位时,主人就迫不及待地问:“你留不留下来?”他觉得盛情难却,便委婉地说:“国内的工作忙呀。这样吧,我派几个年青人来。”果然,朱兆良后来推荐了几个年青人去那里。现在,他们在澳的生活条件都比朱兆良优裕,但朱兆良不后悔:“我的祖国观念太强了,不会变。”国内有些单位也在打他的主意,某农业大学以年补助费10万元,单独建实验室,解决住房、汽车、子女工作等优厚条件,聘请朱兆良当首席教授,朱兆良淡然一笑:“那不是置我于不仁之地吗?土壤所培养了我,不能见利忘义。”人格,崇高的荣誉,朱兆良太热爱这方土地了。
  1998年春天,朱兆良走进了人民大会堂,出席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3月4日下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时任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的陪同下来到联组会上。江泽民同志对委员们的发言听得很认真,并随手记到本子上。时任我党中央副主席朱兆良讲的是农业高产地区出现的与农业有关的环境污染,并建议在原来提出的农业“高产、优质、高效”的基础上,再加上“低耗和无污染”。他的发言引起了总书记的浓厚兴趣,当场对朱兆良说:“今天学到了很多东西,譬如你讲到了农业污染。这个不听不知道,一听吓一跳。一般只讲工业污染,农业污染是个新概念,以往我们对农业污染不够重视,实际上问题还不止这些。我把主要的都记下了。”总书记的谦虚、诚恳给朱兆良留下很深印象。半年之后,印象更强烈了,《中共中央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公布,朱兆良发现“决定”中有这样一段话:“要控制工业、生活及农业不合理使用化肥农药对土地和水资源的污染。”科学家对客观世界的认识,被上升为党和政府全局性的决策,这自然令朱兆良激动。三义无返顾,朱兆良从此踏上了一条新的征程:不是作为他早已稔熟的科学探索,而是作为一位民主党派领导人的政治追求,开始把专业知识与参政议政结合起来,多次率队赴农村调研,奔走于大江南北、湖泊田间。
  1998年6月,他南下广东考察了广州、佛山、从化等地。这位长期以长江三角洲为依托的土壤学家,延伸着自己的视线,以更宏观的思维去把握调研课题。这年9月,朱兆良率队在省内作跨越大江南北的纵向考察,南起江南水乡吴江县,北至徐州沛县,10天之内行程2千余公里,考察了三市六县十几个乡镇。他欣喜地看到,自己在省政协大会上的呼吁和提案产生了影响,各地主管农业的领导认识有了提高,不再以“高产论英雄”,开始讲求低耗和无污染了。另一个可喜现象是一些地方以生态农业来实现高效农业,显示了农民自觉走低耗、无污染之路:阜宁县罗桥乡的干部一手从水稻里捞出一把大螃蟹的情景,让朱兆良非常高兴。“万亩鱼蟹精养,万亩稻田养殖,万亩荷藕立体种养”的不施化肥做法,无论从调整农产品结构来看,还是从保护土壤来看,这都是一条路子。10月下旬,根据这次调研情况,朱兆良代表我党中央在全国政协常委会做了题为《大力实施科技兴农战略推进农业可持续发展进程》的大会发言,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1999年1月,朱兆良又在省政协八届二次会议上代表省委作了《增加农民收入是做好农村工作的出发点》的大会发言,指出“增收”比“减负”更重要。时任中共省委书记陈焕友立即批示:“朱兆良代表农工民主党的发言很好。首先发言题目(增加农民收入)非常重要,它既是当前和今后一个相当时期农村工作的根本问题,也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全局问题。”
  1999年5月,朱兆良再次率队在苏南地区作了一次横向考察。这是由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我党中央调研组、省政协科技委员会的专家组成,力图摸清农业活动引起的地表水、地下水和农副产品的污染现状。朱兆良的调研风格第一是实事求是,第二还是实事求是。每到一个地方,他不凭印象要数据,不靠感觉靠理性。当有人拿不出数据时,他十分感慨地说:“90年代后,监测工作反而不健全了。决不能让我们的土壤变成不设防的土地。”他提醒人们:“零点行动后,太湖的工业污染是减少了,可农业污染呢?零点行动后太湖的含氮量反而是增加的。”他在田埂地头反复询问农民的一个问题是:“每亩田施多少氮?”回答总是超标,所有数据都说明由于农业生态环境恶化引起的农产品污染已经相当严重。朱兆良颇具深意地说:“照此状况,谁还敢吃农业高产地区的大米呢?”我们的食物、我们的饮水、我们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已经成为这位土壤专家深深的忧虑。
  又是春天,2000年3月朱兆良第三次登上了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的讲坛,代表我党中央作了题为《在集约农业区应避免农副产品和水质污染》的大会发言。他呼吁,加快制订国家保护农业生态环境的政策和法规;他建议,尽快建立农副产品和农业生态环境监测体系;他指出,要创农副产品的品牌,优化农业生产结构,为我国进入WTO做好准备;他提醒,必须解决好江湖水的富营养化……首都人民大会堂里,响起了这位科学家的心声,言辞铮铮、态度恳切。为什么情绪如此激动?当然是为了我们脚下的这方净土。五“三农”问题是政府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朱兆良长期关注的焦点。近年来,农工党江苏省委在他的带领下,围绕“三农”问题参政议政开展一系列调研,从农业污染、粮食安全、农业结构调整、农民增收、农村集体资产产权制度改革,到农村经济合作组织发展、进城务工人员的社会保障等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比较有参考价值的建议,取得良好的效果。
  2002年初,朱兆良代表农工党江苏省委向省政协八届五次会议提交了《大力发展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提高农业产业化水平》的大会发言。时任江苏省副省长姜永荣批示:“农工党江苏省委的发言,提出了当前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中值得重视的一个重大课题,尽管我们过去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并下发了一些文件,但从实际情况看,发展不快,水平较低,发言中对现状及存在问题的分析符合实际,所提五点建议很有针对性,请办公厅转农工办、研究室、农林厅,共同就这一问题进行调研并提出加强指导的具体建议。”针对我国农业和农村发展的新情况,2004年朱兆良院士率农工组部分在宁省政协委员就如何提升农业科技创新能力、我省农业科技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农业科技推广体系建设及农业科技体制改革等问题进行了调研,之后又邀请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江苏省社科院、南京大学、省农林厅、省农科院等单位的有关领导和专家召开了“粮食安全和农业产业结构调整”专题讨论座谈会,就如何处理好农业结构调整和农民增收以及粮食安全三者之间的矛盾展开了讨论。在实地调研考察和广泛听取专家和有关部门意见的基础上,根据江苏农业资源和经济发展的特点,撰写了《关于协调粮食安全和增加农民收入的几点建议》和《加大农业科技推广和创新体系建设投入的建议》的专题报告。省长梁保华在批示中说:“朱兆良副主席的建议很好。请莉新(分管农业的副省长——注)、宝田(省长助理——注)同志阅。明年‘三农’工作的安排要认真吸收朱兆良同志提出的意见。”
  2004年9月,朱兆良还应邀向省农村工作领导小组的同志做了《藏粮于土藏粮于科技》的专题报告。这几篇调研报告被作为提案提交2005年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后,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朱兆良就此问题接受了多家媒体的采访,所提建议得到了国务院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2006年6月,朱兆良亲自撰写了《拓宽思路保障我国粮食安全的建议》一文,就处理好我国粮食安全和农业生态、畜牧养殖业之间的关系作了深入探讨。此文被我党中央作为专报呈送国务院温家宝总理,7月5日温家宝总理作出批示:“农工民主党中央在调研基础上提出的建议,非常重要。请批转有关部门参考、研究。”作为科学家的朱兆良从事科研工作有个诀窍,就是抓住一个点长期深入地研究下去,他从事氮素研究长达五十多年,成为了这个领域的学术泰斗。而作为政治活动家担任农工党江苏省委主委的朱兆良十年来一直关注“三农”,特别是抓住农业污染问题反复调研、多方呼吁,他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不但在江苏而且在全国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