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乔木

胡乔木
  胡乔木
  胡乔木(1912.6-1992.12.10),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百科全书式的学者、诗人。被誉为中共党内“四大笔杆子”之首,曾担任毛泽东秘书,先后为毛泽东和邓小平起草文件,被称为“党内一枝笔”、“新闻大管家”,经历了宦海沉浮。  1912年出生在江苏省,本名胡鼎新,“乔木”是笔名。江苏盐城人。清华大学浙江大学肄业。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1941年2月起至1969年任毛泽东的秘书、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1949年担任新华社社长,1977年开始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首任院长,之后历任中国大百科全书总编辑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主任委员,吴玉章奖金基金委员会名誉主任。他是中共八届、十一届、十二届中央委员会委员,十二届政治局委员,第一届至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第三、第五届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一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1992年9月28日在北京逝世。胡乔木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是追求真理、献身于共产主义事业的光辉的一生。

人物生平

  1912年6月1日出生于江苏省盐城县鞍湖乡。青少年时期,他热爱祖国,勤奋好学,追求进步。1924年至1930年在江苏扬州中学读书时,同共产党人有了接触。  1930年下半年在北平清华大学物理系和历史系读书,同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曾任北平团市委委员、宣传部长。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参与领导北平学生的抗日救亡运动。
年轻时的胡乔木
 年轻时的胡乔木
  1932年在盐城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在党的领导下从事宣传组织活动,主编《海霞》等进步文艺刊物。  1933年经上海抵达杭州,1933年下半年到1934年底在浙江大学学习时,组织秘密读书会,传播进步的社会科学和马列主义知识,是学生运动的领导人之一。  1935年后,任中国社会科学家联盟书记,中国左翼文化界总同盟书记,中共江苏省临时工委委员。  1937年到达延安后,任安吴青训班副主任,中共中央青委委员,中国青年联合会办事处宣传部部长。  1941年至1969年(66年-69年养病,但未撤职),任毛泽东秘书,中共中央政治局秘书。  1945年参与起草了《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1948年后任新华通讯社社长。建国后,历任新华社社长(1949年10月1日至10月19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政务院文化教育委员会秘书长,中共中央副秘书长。  1954年参与起草了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1956年当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中央书记处候补书记。  1975年后任国务院政治研究室负责人。  1977年后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顾问、名誉院长,中共中央副秘书长,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  1978年补选为中共第十一届中央委员。  1980年当选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1982年当选为中共第十二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主持起草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等重要文件。
胡乔木家人合影
  胡乔木家人合影
  1987年当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委。曾任中共中央党史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文献研究室主任。是第一、二、三、五届全国人大常委。著有:《中国共产党的三十年》、《胡乔木文集》、《关于人道主义和异化问题》、诗集《人比月亮更美丽》。  1992年9月28日,胡乔木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81岁。中共中央、中央顾问委员会发布讣告,称胡乔木为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政论家和社会科学家、我党思想理论文化宣传战线的卓越领导人。遗体于10月4日火化。按照生前遗愿,10月26日将骨灰撒在延安地区。  1994年,《回忆胡乔木》、《胡乔木文集》出版发行。  1995年12月,胡乔木生前1.4万件档案资料和4万余册图书,由其子女分别捐赠给中央档案馆、当代中国研究所和江苏盐城市。  1997年6月1日,胡乔木塑像在江苏盐城图书馆揭幕。

大学就读经历

  胡乔木青年时代时,曾在清华大学浙江大学就读。那是一段不太为人所知的胡乔木通往职业革命生涯的经历。  从清华大学物理系转到历史系  少年时的胡乔木喜欢读书,也喜欢写诗,他曾相继在扬州省立八中、扬州中学(高中)上学,其间听过中共早期著名领导人恽代英的演讲,以后逐渐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一些读物,更饱读了许多新文学的作品。当时他虽然读的是理科班,但却酷爱文史,还是校刊的编辑,经常发表作品,这都为他后来的成长奠定了基础。
共产党员胡乔木
共产党员胡乔木
  1930年,胡乔木高中毕业后考入清华大学物理系。当时现代物理学已在中国有了很大的发展,而清华大学无疑是当时中国物理学师资力量最强的地方,然而没过多久,胡乔木发现自己并不适合这门学科,他想多读书,不希望把大量的时间花费在实验上。于是,他转到了历史系,当时清华大学的历史学研究也是非常有名的。不过,物理学也好,历史学也好,都没有成为胡乔木的研究方向。在那个时代,积贫积弱的国家最需要的是寻找到解决社会主要矛盾的突破口,而物理学或历史学显然并不能解决中国的根本问题。  不久,胡乔木开始参加学生运动。这年末,他又秘密加入了共青团,并迅速成为进步组织读书会的骨干。那时,他曾联系青年教师季羡林去为工友子弟夜校讲课,并反复动员他参加革命,无奈那时的季羡林一门心思搞学问,胡乔木只能失望而去。  1931年“九一八”事变前,胡乔木被调到北平团市委工作,任市委委员兼宣传部长。不久,他因所谓“同情‘托派’分子”,被调离岗位,加上当时身体不好,遂离开北平,返回南方。此前的胡乔木已是职业革命活动者,回到家乡后,他被吸收进党组织,开展宣传工作,结果被国民党特务发觉,胡乔木侥幸得以逃脱,准备再赴北平,寻找组织。但当时他的父亲一再要求他继续学业,而事实上胡乔木已与党组织失去联系,这样,他只得遵从父命,再进大学。  就读浙江大学  1933年下半年,胡乔木经上海到达杭州,在浙江大学外语系插班读二年级。当时浙江大学的校长是郭任远,他在“党化教育”的办学宗旨下,用法西斯式的一套来办学,一上任就公布了《学生团体组织规则》,规定“本大学学生团体,除学生自治会应遵照中央规定办法办理外,其余各项团体,非经本大学核准,一概不得组织。本大学学生团体经备案后,如有违背会章或逾越范围之行动,本大学可随时撤销备案”。他还成立了军事管理处,学生的一切活动都在“军管”范围之内,并任意给学生记过或开除处分。浙江大学师生渐渐都对郭任远的这种办学方式不满,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之中。恰好,胡乔木在这里结识了浙江大学学生会主席施尔宜(后改名施平)。
陈云和胡乔木交谈
    陈云和胡乔木交谈
  施尔宜是中共地下党员,他让胡乔木办壁报,宣传抗日救国,并取名《沙泉》,意思是“沙漠里的一股清泉”,是指在浙大这片“沙漠”之中,还有可以涌出“清泉”的一方之地。有一次,胡乔木从英文报纸《中国论坛报》上剪下一幅插图,上面画的是一位苏联农民肩扛锄头,胡乔木把它作为《沙泉》的刊头画贴了出来,结果被校长郭任远看到了,郭任远迅即下令追查《沙泉》是谁主编的。  结果一查,撰稿、编辑、抄写,全是外语系学生胡乔木一个人。于是,郭任远找胡乔木“训话”,他单刀直入地指出:这幅画是从《中国论坛报》上剪下的,这报是共产党办的,并强令胡乔木交代是从哪里弄到这张报纸的。  胡乔木装作大吃一惊的样子,忙说:“我是从大街上拾到的。看这画画得不错,就剪下张贴了,我不知道它是共产党办的呀。”其实,这报是陈延庆从上海寄给胡乔木的。胡乔木的说词让郭任远无话可说,郭只好交代胡乔木壁报不准再办了。  胡乔木不能再办壁报,就在外语系组织读书会,利用同学都懂外文的有利条件,组织大家读马克思主义的外文原著。  胡乔木在浙江大学外语系读书期间,受教师陈逵的影响最大。这年暑假,胡乔木没有离开杭州,他继续同外语系教师陈逵、同学陈怀白等保持密切联系,当时他们三人都是中共地下党员,胡乔木通过他们把党的指示、革命思想传播到了浙江大学。1935年10月,胡乔木才离开杭州。12月,浙大便爆发了“驱郭运动”。

给毛泽东当秘书

  对于胡乔木来说,一生中最重大的事件莫过于成为毛泽东的秘书。  1941年,胡乔木和夫人谷羽住在延安大砭沟的窑洞里,毛泽东青年干部学校就在大砭沟,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共中央组织部也在那里,当时胡乔木已调到中共中央宣传部工作。
胡乔木与毛泽东
胡乔木当毛泽东的秘书
  这一年的1月上旬,皖南事变爆发,1月20日,毛泽东以中央军委的名义发布重组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为此,中共高层通宵达旦地开会,毛泽东更是异常忙碌。2月上旬的一个清晨,中共中央秘书长王若飞突然来到胡乔木所住的窑洞。王若飞对胡乔木说道:“毛主席那里缺人手,点名要你去他那里做秘书工作,同时兼任中央政治局的秘书。”王若飞的话,完全出乎胡乔木的意料。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毛泽东会调他当秘书。胡乔木思索了一下,说出了心中的顾虑:“给毛主席当秘书,我怕当不好。我从来没有做过秘书工作。”  王若飞为了打消胡乔木的顾虑,说出了毛泽东点将的来历:原来之前胡乔木发表在《中国青年》杂志上纪念‘五四运动’二十周年的文章,陈伯达看过之后很欣赏。于是陈伯达将文章推荐给毛泽东看。毛泽东看后说“乔木是个人才”。那时,陈伯达担任毛泽东的政治秘书,他跟胡乔木并不认识。  1941年秋天,杨尚昆从华北根据地回到延安参加整风,认识了给九月政治局会议做记录的胡乔木。杨尚昆在《我所知道的胡乔木》一文中回忆说,“他不到三十岁,一介书生,清秀文雅;在会上做记录,并不说话,大家叫他乔木,前面加上‘胡’的本姓,是1945年到重庆谈判以后的事。九月会议前后,印发了《六大以来》。当时我就听说,乔木同志是主席编辑《六大以来》的主要助手。这件事办得好,主席喜欢他,大家也看重他。”

为邓小平起草文件

  胡乔木得到邓小平的重新起用之后,成为邓小平身边的“笔杆子”。往日,胡乔木为毛泽东起草文件,此后胡乔木为邓小平起草文件。  起草《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  从1977年12月起,胡乔木和于光远、邓力群根据邓小平的意见,着手起草《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一文。  写这篇文章的起因是1977年8月9日《人民日报》发表冯兰瑞和苏绍智的文章《驳姚文元按劳分配产生资产阶级的谬论》。文章发表后引起邓小平的注意。邓小平说,这个文章观点是正确的,作者的思想还没有完全放开,国务院研究室要另外再写一篇大文章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于是,国务院研究室由林涧青主笔,写了一篇文章,原本是以《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的名义发表,但是胡乔木和于光远看了不满意,决定以“严实之”(“研室之”的谐音)的名义发表在《人民日报》上。这么一来,胡乔木和于光远、邓力群决定另写一篇关于按劳分配的有分量的大文章。  1978年3月28日,邓小平与胡乔木、邓力群就按劳分配问题进行了讨论。1978年4月30日,邓小平再一次找胡乔木、邓力群谈话,对《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一文进行修改。另外,这篇文章也曾送当时主管经济的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审阅。
胡乔木题词
       胡乔木题词
  1978年5月5日,《人民日报》在头版下半版位置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了《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此文颇长,转往第三版后,占了整整一版。《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一文的发表,为经济领域拨乱反正、纠正“左”的观念起了很大的作用。  修改邓小平讲话稿  在主持起草《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一文的时候,胡乔木又忙于邓小平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式上的讲话稿的定稿工作。胡乔木按照邓小平的要求,概括了邓小平1975年和1977年以来对科学技术的一系列论述,强调了科学技术的重要作用,阐述了社会主义科学技术事业的一系列方针政策。  就在此时,胡乔木又受命修改邓小平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稿。这一讲话稿最初是由教育部起草的。按照邓小平对教育工作的一系列指示,胡乔木对讲话稿做了诸多修改。1978年9月下旬,胡乔木为邓小平起草在中国工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祝词。按照邓小平的意见,胡乔木很快完成了这篇祝词。  1978年10月11日下午,中国工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举行开幕式,邓小平致祝词。这篇祝词成为中国工会工作的指导方针。  起草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  胡乔木真正的复出,是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也是出自胡乔木的笔下。
党内一支笔胡乔木
党内一支笔胡乔木
  胡乔木不是中共中央委员,只能以列席者的身份出席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然而,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却是至关重要的会议。此前,中共中央在十一月召开了中央工作会议,历时三十六天,为此会做了准备。这次会议,成了中国历史的转折点,结束了“凡是论”,确定了党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这是一次拨乱反正的会议。邓小平认为,胡乔木的参与是必不可少的。  一个列席者,参与的程度毕竟有限。正式出席者必须是中共中央委员,起码是中共中央候补委员。可是,在中共“十一大”,胡乔木连候补委员也未选上。如果胡乔木要进入中共中央委员名单,必须等到中共“十二大”。  这次会议采取了特殊的措施:“考虑到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党的生活的实际变化和目前党的工作迫切需要”,决定增补胡乔木为中共中央委员,“将来提请党的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对这一增补手续予以追认。”  胡乔木以这样特殊的手续,被增补为中共中央委员。后来,胡乔木发挥了他特殊的作用——为这次历史性的会议,起草了公报。如今,这一公报,已载入史册。  起草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意味着胡乔木再度成为“中共中央大手笔”。不过,他原先是以毛泽东为轴心,此时则以邓小平为轴心。  协助审定《邓小平文选》  1985年5月10日,胡耀邦在接待香港百姓杂志社社长陆铿时,曾谈及胡乔木:胡乔木同志读的书多,写的论文也多,概念的应用比较准确。我写的一些东西到最后发表时,也请他看一下。  在中共党内,这几乎已成了“惯例”:周恩来的政府工作报告、朱德的文章、陈云的文稿……都请胡乔木看一下。  他也协助邓小平审定了《邓小平文选》。编辑、出版《邓小平文选》,最初是胡耀邦提议的。在胡耀邦批示之前,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根据中央批准的该室担负的编辑出版党和国家领导人著作的任务,也已着手《邓小平文选》的编辑工作。  负责编辑过《毛泽东选集》的胡乔木,对于《邓小平文选》的编辑工作也出了力。《邓小平文选(一九七五~九八二年)》于1983年7月1日出版。7月13日,胡乔木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作了长篇讲话,谈论他对《邓小平文选》的见解。

诗人胡乔木

  胡乔木不仅是杰出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百科全书式的学者,同时又是新诗、旧诗都爱写的诗人。他提倡新格律诗,并以自己的创作实践进行探索。他写了不少旧体诗词,反映新的时代、新的生活,抒发共产主义者的情怀,深得读者喜爱。

·写新诗

  胡乔木家有诗教。他的父亲启东先生就是一位诗人,长五古、七律,有《寓穗集》、《鞍湖诗存》传世。胡乔木在我“生命的摇篮”--扬州中学读书六年,就因擅长诗文而声名鹊起,得到“神童”的称誉。有一次自由命题作文,他写了一首五言古诗。人称“淮南才子”的语文老师一字一韵未改,拿到班上一边朗诵,一边击节赞赏。还对这首诗的“夏木变凝碧,秋虫鸣繁钟”一联加了“二句入古”的批语。
胡乔木(中)担任中国社科院院长
胡乔木(中)任中国社科院院长
  胡乔木对新诗的爱好是从读《新青年》开始的。六十年后,他在《中国青年》杂志的一次纪念集会上,曾深情回忆他12岁那年第一次接触《新青年》、读到朱自清《赠友》一诗。  从扬州中学到清华大学,他珍藏着一个小本子,分类抄录汉译西诗,涉猎非常广泛。1933年秋,胡乔木转学到浙江大学外文系英文专业后,就自己拿起译笔进行尝试。1934年4月,他用五古、七古和长短句等诗体翻译的《西蒙士诗抄》登载在《国立浙江大学校刊》第173期上。译笔清新、典雅,颇具功力。同时,他还在校刊上发表了创作的七律和歌行。  《挑野菜》是胡乔木创作新格律诗体的一次相当成功的尝试。以《挑野菜》为起点,胡乔木朝着创造新格律诗的目标前进,走了一辈子。  1937年夏,胡乔木奉调离开上海到延安。在创作上,《挑野菜》开启的势头没有发展下去。八年抗战,胡乔木只留下了几首歌词;抗战胜利以后,只有1946年9月发表在《解放日报》上的《人比月光更美丽》等三首新诗。1941年2月到毛泽东身边以后,有许多重要的事需要他做。他实在太忙,无暇顾及诗词。不过,他写的歌词,如《安吴青训班班歌》、《青年颂》、《延安泽东青年干部学校校歌》、《青春曲》等,经过冼星海李焕之谱曲,在延安和抗日根据地广泛传唱,产生过相当大的影响。

·写旧体

  胡乔木重新拿起诗笔,已经是1964年了。这时他用心着力写的不是新诗,而是旧体,而且是他一直没有尝试过的体裁--词。
诗人胡乔木
      诗人胡乔木
  1964年10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五周年,经过将近三年的经济调整,元气逐渐恢复。10月14日,苏联赫鲁晓夫下台。两天后,10月16日,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胡乔木诗兴勃发,尝试填词。他古典文学修养好,《宋词选》是他外出旅行时随身携带的读物之一,对词不仅常读,而且有相当深入的研究,这从他1962年12月13日给词学专家夏承焘谈辛弃疾《水龙吟·登京口北固亭怀古》、《西江月·书江西造口壁》的通信中可见一斑。所以,他出手不凡,第一次习作,就在10月间不多的时日里写成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相当好的长调、小令共六调十三首:六州歌头、水调歌头、贺新郎、沁园春、菩萨蛮(五首)、水龙吟(四首)。10月下旬寄往北京,请毛泽东阅正。同时,也寄给了郭沫若、赵朴初等诗友。  胡乔木在11月又续作了《水龙吟》三首,连同按毛和郭、赵意见修改后的十三首合为《词十六首》,于12月2日再寄毛泽东,并附词前“引言”,请毛一并改定。  经过京杭两地往返推敲,1964年岁末,胡乔木的《词十六首》终于由毛泽东定稿,1965年元旦在《人民日报》和《红旗》杂志第一期同时登出,在全国政治界、文化知识界引起极大的兴趣和注意。  胡乔木的《词十六首》在1965年元旦发表以后,1月3日《光明日报》又予转载。接着,2月1日《人民日报》又发表了赵朴初的散曲《某公三哭》(包括《哭西尼》、《哭东尼》、《哭自己》三首)。胡、赵的作品适应当时政治形势的需要,又富有中国作风和中国气派,深得广大读者的喜爱。
胡乔木妻子谷羽
 胡乔木妻子谷羽

·写诗赠妻子和母校

  1992年8月,他躺在病床上,再一次用诗来总结他的一生。他写的是古体诗七言歌行,采用的方式是《赠谷羽》--写给与自己“五十余年共风雨”的夫人。这首诗在抒写他们白头偕老、唱随护扶这种夫妻恩爱方面,特别是在歌咏革命伴侣沙鸥比翼、伏枥并驾的战斗情怀方面,把中国的传统美德和诗中人的独特经历结合在一起,非常亲切感人。用“两弹一星心血沥,正负对撞声名著”一联写谷羽的建树,尤能表现胡乔木内心对夫人的挚爱和尊敬。  胡乔木的病情日益重笃。1992年9月9日,他倚在病床上,勉力给扬州中学写信,把他作词、刚由傅庚辰谱好曲的“扬州中学校歌”寄给“我生命的摇篮”--母校。这是他最后一次用他的诗歌与青少年进行交流,表达了对未来满怀希望的乐观的情绪。  9月25日,胡乔木看了秘书根据他的意见代拟的《人比月光更美丽》的《再版后记》,他已无力按他的习惯亲自修改定稿。三天以后,他就与世长辞了。按他的意见编定的《人比月光更美丽》可以说是他对自己一生诗词创作的一种总结。

婚姻家庭

  妻子:原名李桂英(1918-1994.12.10),改名“谷羽”。安徽天长人。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6年1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七七事变后赴延安。1938年8月调西安青联办事处做青年统战工作。建国后任中国科学院计划局副局长兼党支部书记。1960年任中科院新技术局局长兼党委书记。1978年任中科院副秘书长,1982年任中科院顾问。1994年12月10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  长女:原名胜利,改名“木英”。  长子:原名幸福,改名“石英”  次子:原名和平,改名“海泳”。

回忆胡乔木

  我们应该从胡乔木同志身上学习很多宝贵的东西。他病危的时候,陈云同志让他的秘书向乔木转达三句话:乔木同志为毛主席做了很多工作;为党中央和中央领导同志做了很多工作;为中央纪委做了很多工作。乔木那时还清醒,听了以后,很受感动,表示还要继续做工作。要他的秘书给他念文件,交代秘书准备做些什么事。可是第二天他就不行了。他的一生确实为我们党做了很多工作。在从事理论工作的人中,目前为止恐怕找不出第二个。他的去世对我们党来说,是不可弥补的损失。——邓力群  胡乔木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在思想理论战线和宣传战线上的卓越的领导人。在中国的民主革命时期和社会主义时期,他为党的事业、人民的事业工作了六十年。他有马克思主义的很深的理论修养,有对毛泽东思想深刻的理解,同时又在多种科学领域内具有渊博的知识,勤于思考,敢于独立地提出 新的见解。他把自己的一生卓有成效地奉献给了党的理论工作和宣传工作。胡乔木同志一生最多的精力用在新闻战线上。他为党的言论机关写过为 数众多的评论,其中有些堪称典范作品。他曾在多年间主持和领导党中央和国家的报纸、通讯社。在他不再负责这方面工作的时候,他还对党的新闻战线如何适应新的形势,做好工作,提出过许多好的指导性的意见。——胡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