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定一

陆定一
     陆定一
  陆定一(1906.6.9-1996.5.9),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党宣传思想战线的卓越领导人。1906年出生,江苏无锡人。是中国共产党的重要作家和文化人物,发表过一系列反映第一次国共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共产党军队生活的文学作品。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长期担任中宣部长,主要负责文化、宣传工作,是中国无产阶级文宣理论的奠基人,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中宣部长。最高担当过国务院副总理,在反右运动前曾明确鼓励知识分子对党和国家提出建议和意见。此后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林彪集团的迫害,被关进秦城监狱13年。动乱结束后被平反,不过之后近二十年内并不再担任任何有实权的政治职务。1996年5月9日在北京逝世。  陆定一从19岁入党到90岁逝世,71年来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与国内外敌人做殊死斗争、受党内重大错误路线打击与迫害,他坚持真理,坚定信念,他为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事业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他提出了“新闻定义”、“教育方针”,并积极推动形成了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为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推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发展,倾注了全部精力,为党的理论建设和宣传思想工作作出了重要贡献。

人物生平

  1906年6月9日陆定一出生于无锡西漳的一个以知识分子为主的名门望族。父亲陆澄宙曾就读于京师法律学堂,历任浙江高等审判厅推事,首都检察厅检察长等要职。
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陆定一
共产主义战士陆定一
  1922年入南洋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前身)电机工程科学习,陆定一本人是南洋大学的高材生,就在这所大学的校刊上,他发表了自己的第一篇政论文章,此后撰文不断,投身学生运动。  1925年参加“五卅”运动,在上海学生联合会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并转入中国共产党。  1926年毕业于交通大学。参加了上海工人三次武装起义。先后任共青团上海法南区委书记、团中央宣传部干事。1927年被选为团中央候补委员,任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参与《中国青年》( 后更名为《无产青年》、《列宁青年》)编辑工作。  1928年底赴苏联莫斯科,任中国共青团驻少共国际代表,并参加中共代表团工作。  1930年回国后,任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部长、共青团苏区中央局宣传部部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干事。  1934年10月参加长征遵义会议后到中国工农红军总政治部工作,曾任总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到陕北后,任红一方面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长征途中主编红军机关报《红星报》。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历任八路军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副主任兼宣传部部长。  1941年回延安。1942年8月因前任总编杨松病重,接任延安《解放日报》总编辑。后撰写《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成为中共无产阶级新闻宣传理论基石。其作品是中国共产党方面的重要历史见证,至今仍在中国大陆中小学教育中采用。  1944年至文革前曾间断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1945年底,作为中共代表团团员,随周恩来抵重庆,出席政治协商会议,参加国共两党谈判。1947年中共中央撤出延安后,兼任中央直属队政治委员,随同毛泽东周恩来转战陕北。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人民政府文教委员会主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部长,中共中央文教小组组长。
陆定一
任期最长的中宣部长陆定一
  1959年任国务院副总理。1962年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65年兼任文化部部长,长期负责党和国家的宣传文教工作,致力于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加强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理论建设,发展社会主义的文化教育事业,曾对中共中央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作了全面的阐述。在60年代初期,他反对以实用主义态度把宣传和学习毛泽东思想庸俗化、简单化。  “文化大革命”中遭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迫害,被冠以莫须有罪名,被关押入狱长达13年。  1979年得到平反,6月,在全国政协五届二次会议上被增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同年9月,在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上被补选为中央委员。1980年3月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顾问。1983年6月在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上当选为副主席。他是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第十一届中央委员,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五、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在中共十二大(1982)、十三大(1987)被选为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常务委员。  1996年5月9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中央授予他“伟大”称号,是家乡江苏省三个被授予“伟大”称号的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其他两人是瞿秋白同志和周恩来总理。

主要经历

·参加八七会议

  在蒋介石发动了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汪精卫即将叛变革命的危急关头,陆定一根据任弼时同志主持召开的团中央紧急会议精神,参与起草了团中央《致党中央政治意见书》,请求党迅速行动起来,组织武装,开展对国民党右派的坚决斗争。随后,陆定一以共青团代表身份参加了在中国革命紧急关头召开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八七会议
陆定一和毛泽东在一起
  陆定一和毛泽东在一起
  1927年8月7日,在汉口三教街(现鄱阳街)的一座二层小楼里,中共中央的21个人召开了一次秘密的紧急会议。陆定一以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的身份参会。  其时,第一次国共合作刚刚破裂,南昌起义发生不久。陆定一后来回忆说,“八七会议只开了一天,散会时天还没有黑。为了安全,每隔半小时才出去一人”。正是在这个隐密而短暂的会议上,陈独秀的所谓“右倾机会主义”遭遇了激烈的批判,毛泽东宏论了“陈独秀如何放弃无产阶级领导权”,并强调,秋收起义非军事不可。“毛泽东当时的话是须知政权是要由枪杆子去取得的”,陆定一后来回忆说,“这句话后来发展成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个著名的论断。”  八七会议最终确立共产党(当时)总的方针就是要搞土地革命和武装斗争。  八七会议后,陆定一组织共青团开会讨论怎么贯彻会议精神。与会者很快产生了一种高度共识:认为只有“暴动”才是革命,才是真正的反对机会主义。当时各地的 “暴动”,团员大部分都参加了。一些团员甚至批评党没有肃清机会主义,不敢发动“暴动”,所以团应该摆脱党的领导自己干,作无产阶级的先锋队。  陆定一和少共国际的代表还对此事进行了讨论,遭到对方的批评,那位名叫阿布阔夫的代表说,“无产阶级的先锋队只有一个,就是党。”  同时,陆定一还担任《中国青年》杂志的主编。他觉得《中国青年》这个名字不够革命,一度还把它改名为《无产青年》,并在发刊词中提出,“现在革命已经到了绝对暴动的时候了!”《无产青年》出版一年后,又改名为《列宁青年》,陆定一在《列宁青年》上连续发表四期共三万字的文章《中国革命的前途》,指出无产阶级必须联合农民,取得民权革命胜利,然后才能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这时,他的宣传才干在共青团以至共产党内都很有名气了。  1980年陆定一和他的传记作者陈清泉回忆八七会议时,对往事重新有了一些认识和评价,他说,“八七会议反对‘右倾’机会主义的同时,却为‘左倾’错误开辟了道路,主要是对中国资产阶级作了不正确的判断和提出所谓‘不断革命’。”  不过,陆定一表示,八七会议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功绩仍是主要的。

·提出新闻定义

  在延安整风期间,陆定一就被调往《解放日报》任总编辑,《解放日报》是当时党的机关报。
新闻学者
    陆定一塑像
  对于新闻理论,报社内部争议颇多。争议之一是“什么是新闻”?新闻的本源是事实本身,还是某种“性质”的本身?包括“政治性”“公告性”“文艺性”等。陆定一的观点是:“性质论”是唯心的,因为它不可避免地会歪曲客观现实,“我们提倡革命的新闻工作者必须尊重事实。”  争议之二是“新闻如何做到真实”?当时陆定一提出新闻五要素(五个W)是写消息报道应该遵循的原则,是起码的要求。  1943年8月《解放日报》改版一周年,陆定一在9月1日的报纸上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这篇文章对整风中提出的新闻学的问题明确回答,文章中写道:“唯物主义者认为,新闻的本源乃是物质的东西,乃是事实。”“新闻的定义,就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再讲到新闻如何能真实的问题时,他写道,“只有与人民有密切联系的报纸,才能得到真实的新闻。”这篇文章提出的新闻定义,至今仍为一些大学新闻专业的教材所采用。

·出任中宣部长

  1945年,陆定一出任中宣部部长,离开了《解放日报》。但他此后不断在毛泽东的指导下,给《解放日报》写政论文章,毛泽东对他的文章非常重视,有时亲自动手修改。1947年发表的那篇反响巨大的《关于战后国际形势中几个基本问题的解释》,署名是陆定一,但陆定一说,“这篇文章是毛主席的思想,我的手笔。”  陆定一任中宣部部长时,条件极其困难,特别是延安时期。当时他是中央委员,依然享受不到煤油灯待遇,每月只分到18根蜡烛用于夜晚走笔。

·推行“双百”方针

  陆定一,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任期最长的中宣部部长。推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是他革命生涯里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人民日报刊登“双百”方针
人民日报刊登“双百”方针
  最先提出“百花齐放”,是在1951年。毛泽东梅兰芳之请,为中国戏曲研究院成立题词,就写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八个字。“推陈出新”这四个字,毛泽东在延安就为平剧研究院题过,“百花齐放”这四个字,是这次新增的。毛泽东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百花齐放是群众中间提出来的,不晓得是谁提出来的。人们要我题词,我就写了‘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当时座中有人说,是周扬提出来的。据说,周扬对人说,“百花齐放”是戏曲会议上提出来的,他认为很好,向毛泽东报告了。在延安,“推陈出新”还只是向平剧(京剧)界提出,1951年,“百花齐放,推陈出新”就是向所有剧种、向整个戏剧界提出了。但还没有明确地推向整个文艺界。  “百家争鸣”最初的提出,则是在1953年。那一年,中央决定要中宣部就中国历史问题、中国文字改革问题、语文教学问题组织三个委员会加以研究。当时,中国古代历史的诸多问题,主要是中国奴隶社会何时向封建社会转变的历史分期问题,两位著名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学家,郭沫若和范文澜,有不同的意见和热烈的争论。当时的中国历史问题研究委员会主任陈伯达向毛泽东请示方针,毛泽东说要百家争鸣。陈向这个委员会传达了,第二年创办《历史研究》杂志,也以这个作为办刊的方针。  1956年1月,在有关知识分子问题的会议上,周恩来做报告称,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陆定一则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表明“学术问题应当允许自由讨论”的主张。他说:“学术问题、艺术问题、技术问题,应该放手发动党内外知识分子进行讨论,放手让知识分子发表自己的意见,发挥个人的才能,采取自己的风格,应该允许不同学派的存在和新的学派的树立,他们之间可以互相批评,但批评时决不要戴大帽子。”  1956年4月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中央决定在科学文化领域实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5月2日,毛泽东做了《论十大关系》的报告,正式宣布这个方针。  同年10月,中宣部邀请了60多名科学文艺工作者开会,陆定一就“双百方针”提出五点意见。在这次会上,潘梓年(原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所长)、钱伟长(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钱端升(原北京政法学院院长)等科学艺术界名人都表示,支持上述意见。  然而,1957年的反右派,以及一些高校开始的“拔白旗”(1958年春一些学校开展的“兴无灭资,大破大立”以及“搞臭资产阶级个人主义”的政治运动),使“双百方针”步履维艰。后来,毛泽东又提出了“百家争鸣实际就是两家,资产阶级一家,无产阶级一家”的说法,随后,给不同学术派别扣资产阶级政治帽子的做法再度流行起来。  按官方公布的数字,当时全国划定了55万右派分子,也就是说每10个知识分子中就有一个是右派。  1986年,陆定一的传记作者陈清泉曾邀请他在“双百方针”30周年时,写一篇纪念文章。陆定一在这篇文章里感慨地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一个好方针,认真执行将使我国受益无穷,不执行就会吃亏。听了李四光的地质学说,我国由无油国变成了有油国,不用马寅初对人口问题的意见,吃了亏,就是例证。”

·文化大革命中受迫害

  1966年5月,陆定一被撤消他已经担任了21年的中宣部部长职务。他和彭真罗瑞卿杨尚昆一起,被定为“彭罗陆杨反党集团”。这是文化大革命爆发的一个重要信号。
在文革中遭破坏
    在文革中遭破坏
  1963年开始,江青介入文艺工作。江青管理文艺后,提出每部电影中宣部都得审查,陆定一回答,每部电影都由中宣部审查,所有干部都去也审不过来。江青要求戏剧只准演现代戏,不准演古代戏,陆定一又主张对传统剧目,不要过多干涉。  1960年,北京市副市长,明史专家吴晗应当时北京京剧团团长马连良的邀请,写了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戏剧上演后,江青提出要组织批判这部作品,结果遭到包括陆定一在内的中宣部和文化部四位正副部长的拒绝。后来她秘密向上海市委求助,1965年11月10日,上海《文汇报》发表了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不久,康生又把这出戏和庐山会议联系起来,指责该戏是影射庐山会议罢了彭德怀的官。  当时,中央有规定,要点名批评知名人士需经中央批准,陆定一等人就以此为据,拒绝转载姚文元的文章。后来,姚文元的单行本经毛泽东批准发行,《北京日报》《解放军报》和《人民日报》才陆续转载了姚的文章。但陆定一和彭真还颇费苦心,组织人撰文,想把对《海瑞罢官》的政治批判拉回到学术范围。  彭真和陆定一还是当时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员,这个小组开会讨论,坚持学术争论“要实事求是,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要以理服人,不要像学阀一样武断的以势压人”等。彭真还命令当时的中宣部副部长将会议内容结成《汇报提纲》(因为发生在1966年2月又称《二月提纲》)。  当时毛泽东不在北京,中央让五人小组去武昌向毛泽东汇报。毛并没有说不同意,几天后,《二月提纲》作为正式文件发向全党。但此后一个多月内,康生两次到上海面见毛泽东,随后文化革命文件起草小组成立,起草撤消、批判《二月提纲》的通知。这个小组的组长是陈伯达,组员是康生江青、张春桥、王力、关锋、戚本禹,它就是“中央文革小组”的前身。  “通知”稿经毛泽东修改7遍后通过,这就是“文化革命”的“纲领导性文件”——“五·一六通知”。5月16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召开全体会议。毛泽东仍在外地,没有参加会议,会议由刘少奇主持。会上,康生说:“陆定一是特务。”全场哗然。彭罗陆杨被定为反党集团,成为文革中第一批被打倒的高级干部。
陆定一故居
       陆定一故居
  1968年4月下旬,陆定一被转往秦城监狱,编号68164,在那里一间不足6平方米的单人牢房里,度过了13年囚禁生涯。  1981年,出狱后陆定一成为全国政协副主席。

·率先为乡镇企业正名

  改革开放初期,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生产力得到解放,农民生活提高,又促进了社队企业的发展。但当时中央政策并不允许,认为这是“扰乱经济秩序”,是“长途贩运”,是“投机倒把”,“抢占国家资源”,是“地下工厂”,受到打击,被视为“违法行为”。1981年,河北省一夜间就抓捕二百多位企业家,包括马胜利。陆定一这年视察工作到家乡,得知家乡无锡两位企业家也上吊自杀了。他拍案而起,给总书记胡耀邦同志写信,表示家乡人均仅有四分地,不扶植农村企业就富裕不起来,我们不能仿效资本主义初期让农民大量破产的经济发展模式,而应大力发展农村企业,使农民“离土不离乡”。他在信中明确提出“谁打击社队企业,谁就是打击农民”,第一个站出来,对当时的相关政策提出了质疑,为民请愿,而不怕得罪中央的一些同志。胡耀邦总书记十分重视,并批转印发给1982年上半年出席全国经济工作会议的代表,会上引起一片哗然,陆定一所受的压力可想而知。三年之后,终于第一次把“支持和扶植农村乡镇企业”写上了中央文件。许多家乡的企业家见到陆定一,都激动得跪下,说:“是您老救了我们全家。”

主要作品

·新闻学论文

  陆定一同志的著名新闻学论文《我们对于新闻学的基本观点》是1942年春天开始的延安整风运动的产物,也是以延安《解放日报》改版为标志的中国第一次新闻改革的产物。它用辩证唯物主义的哲学观点与方法,阐述了无产阶级新闻学最基本的问题,即新闻的本源问题,同时阐明了“新闻如何能真实”的问题。论文提出,新闻工作者要“做人民的公仆”;办报的人要有群众观点,办报要走群众路线。这些观点与当前我国中央领导要求新闻工作“三贴近”(贴近生活、贴近实际、贴近群众)正是一脉相承的。目前,我们正面临着新一轮的新闻体制改革。但不管时代怎么变迁,不管事业怎么开拓创新,陆定一同志的《基本观点》所阐述的辩证唯物主义的新闻观与办报要坚持正确的立场、坚持走群众路线的思想,永远是我们搞好新闻工作、加强自身修养的思想准则与行动指南。

·列入教材的文章

  他写的文章《金色的鱼钩》被选进六年级下册《语文》课本第六单元“英雄”第二课。《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长征记》《老山界》编入苏教版八年级上册第3课。《老山界》编入上海版七年级上册第十九课。

·文革后的五篇文章

  陆定一同志是中国共产党内的大秀才、大笔杆子,“文革”开始后他遭软禁、坐牢近13年,复出以后他继续拿起那枝如椽大笔,写出多篇石破天惊的议论文章。
陆定一参观母校
 陆定一参观母校
  纪念周总理的文章  这篇题为《怀念人民的好总理——周恩来同志》的文章,开头就以恢宏的气势,简练的文字,鞭挞了林彪、“四人帮”,颂扬了周恩来。文章分为四个部分,都很有特点。在第一部分里,他不是单纯叙述周恩来的业绩,而是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周恩来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的优秀品质和道德风范。文章的写法是别开生面的。它没有一味的歌功颂德,为尊者讳,而是指出周恩来在遵义会议以前并不是党的成熟的领导人,第一次王明路线失败后,他才破除了对“国际路线”的迷信,树立起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信仰。  文章的第四部分是最精华的部分,通过大量的事实指出“大跃进”中大炼钢铁,是得不偿失、劳民伤财的行为。庐山会议上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是正确的。这种观点现在普遍能够接受了,但当时对所谓“三面红旗”、“文化大革命”都还没有作出正确的结论,都还是“禁区”,陆定一的这种看法在党内是十分大胆和超前的,因而引起某些领导人的不满。但是这篇文章也得到来自各方面的赞誉,有的单位把它作为学习材料组织干部学习。  谈毛泽东思想的文章
图示
陆定一题词
  1983年11月的一天,陆定一同志打算写一篇结合整党谈毛泽东思想的文章,他把他的想法和文章的结构大致谈了一下,叫陈清泉起草。陈起草了两稿陆定一都看不上,后来他老人家自己动手了。  他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有时写到下半夜两三点钟,几经斟酌推敲,终于把这篇近万字的文章写成了。这篇文章颇有新意,某些议论发人深省,石破天惊。文章最后提出,在这次整党中要学习毛泽东同志延安整风的办法,坚持反对“残酷斗争,无情打击”。要好好学习调查研究,实事求是,把我们全党建设成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党。  陆定一是中顾委常委,因此文章写好后,被送请中顾委副主任薄一波同志审阅。大概是16日前后,校样退到《光明日报》社。和校样一起退下来的还有薄一波胡耀邦的一封信,信上说:定一同志的文章,写得新颖别致,你看能不能发表。胡耀邦批示,可以在《光明日报》发表。于是,薄一波请《人民日报》总编辑李庄、《光明日报》总编辑杜导正到中南海他的家里,对他们说:陆定一同志这篇文章,你们两家报纸同时发表。12月24日,这两家报纸同时发表了。  纪念廖承志的文章  这篇为纪念廖承志同志的文章题为《模范党员,一门忠烈》。陆定一和廖承志的交往长达50多年,是感情深厚的战友、志同道合的同志,两人都经受过“残酷斗争,无情打击”,都在生死场中受到考验。1983年6月,廖承志猝然谢世,这给陆定一造成了巨大的打击。陆定一在文章中回顾和廖承志从相识直到他去世的一些情况。陆定一说:“廖承志同志是模范党员,他早年就相信共产主义,多次面临死亡的威胁,矢志不移。他的父母,都是铮铮铁骨的革命家,对这个独生子,不是溺爱,而是放手让他去革命,去为人民服务。”“我以‘模范党员,一门忠烈’来表示对承志同志一家的尊敬。”  回顾双百方针的文章  1986年是“双百”方针提出30周年,陈清泉他们觉得应当写纪念文章,而陆定一是“百家争鸣”的倡议者,由他来写文章最有权威性。起先他不置可否。后来在一次闲谈中,他说起“双百”方针提出的一些历史背景。根据陆定一同志的谈话陈清泉写了一篇文
陆定一文集
  陆定一文集
章,有三方面的内容:一、“双百”方针提出的历史背景;二、“双百”方针为什么没能贯彻执行;三、当前应如何继续贯彻执行“双百”方针。这篇文章曾拿给某大报编辑部看过,他们很感兴趣。但是陆定一同志没有认可。他说:“我不宜对当前执行‘双百’方针发表议论,要我写文章,我只能谈历史。”后来他自己动手,写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方针的历史回顾》,在《光明日报》、《科技日报》、《文汇报》上发表了。  自序文章  1990年底,经过一年多的收集资料,反复斟酌,陈清泉编好了《陆定一文集》,陆老每一篇都认真阅读,但为了保存原貌,内容很少修改,只做个别文字修饰。《陆定一文集》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排出校样后,陆老又看了一遍。有一天陆定一说想写一篇序言。这篇万把字的“自序”,他写了三个月才完成。他又送请薄一波同志审阅。薄老说:“这是一篇最简练的党史。”1991年3月,《人民日报》全文刊登了这篇文章。  这篇“自序”没有谈文集的内容,也没有谈个人的事情,只谈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中国共产党七十年的历史,有些观点颇有独到之处。“自序”还谈了新中国的建立、三大改造、文化大革命等。对于共产主义,陆定一信仰坚定,而且对中国共产党无比深情。  这是陆定一同志的搁笔之作,时年85岁。此后他没有再写文章公开发表。

婚姻家庭

  陆定一的第一位夫人是唐义贞,比陆定一小3岁,出生于湖北武昌金口镇一个中医家庭。唐义贞14岁进入董必武主持教务的湖北省立女子师范读书,那时正是大革命时代,新文化运动活跃。
陆定一夫妇
       陆定一夫妇
  18岁时唐义贞被党组织送到苏联,进入共产国际东方部办的中山大学学习。在这里,她遇见了也在莫斯科的陆定一,那时他是中共驻莫斯科代表团成员。两人一见如故,在1929年结为夫妇。 1930年夏天,陆定一先她回国。不久唐义贞也来到了上海,与担任团中央宣传部长的陆定一一起工作。陆定一和唐义贞一起,加入了革命运动。1935年1月31日凌晨,唐义贞被困在乌蛟塘大山中,因寡不敌众被俘,最终倒在敌人的枪口下,当时她还不满26岁。  陆定一的第二任夫人是严慰冰。
陆定一和
     陆定一和严慰冰
  陆定一和严慰冰的婚姻,是陈云作主介绍的。严慰冰是一位才女,能诗擅词。她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考取国立中央大学中国文学系,开学时正逢抗战爆发,她就毫不犹豫地奔赴延安,进了抗日军政大学,不久即上了前方。与陆定一结合后,她抚养了3个孩子。长子陆德,为中国防卫科技学院副院长,次子陆健健,女儿陆瑞君。  “文革”开始后,严慰冰成了林彪上台“祭刀”的第一个牺牲品。严慰冰的母亲过瑛老人,在抗战初期带着三个女儿,历尽艰难,行程万里,到达延安。这位对共产党作过贡献的革命老人,七十高龄,竟也被抓进南京老虎桥监狱,并于1968年冬天死于狱中。严慰冰的三个妹妹:严昭、严梅青、严萍,也无一幸免地被关进秦城监牢。陆定一的儿子也被抓进监狱六年,批斗时眼睛被打伤,还被打断两根肋骨。严慰冰在“四人帮”被粉碎后于1978年12月无罪释放。陈云80寿诞时,严慰冰前去祝贺,陈云亲笔书写条幅:“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赠给严慰冰。一身是病的严慰冰于1986年辞世,终年不足70岁。

人生无憾

  在陆定一的革命生涯中,两次被开除党籍,三次被打倒,特别是“文革”中,陆定一和妻子严慰冰各被关押13年,妻子严慰冰的二妹三妹四妹各被关押9年、6年、8年,岳母被逼死在狱中,他的孩子也被关6年,并打断了肋骨,他的三弟也在运动中被迫害致死。陆定一的一生充满了艰辛和坎坷。人老了总会觉得这十分悲慨,但他并不这么认为。他在《预立遗嘱》中写道:“我为共产主义奋斗一生。 出入几生死,往事泣鬼神 。回想过去,大至政治主张,小至个人品质、个人道德,都是没有什么遗憾。古来志士仁人,老来都有 悲慨 ,我没有这种悲慨,因为我亲自参加的革命,推翻了两千年的封建统治,和一百年的帝国主义统治,把中国扶到富强的道路上。哪里还有什么悲慨可言。”“我怀念革命中牺牲的无数有名无名的烈士们,相信中国人民将会永远纪念他们。我已老迈,不能为革命和建设做更多的贡献。相信必定后继有人。共产主义的实现,是千年的事业 这个事业必定胜利。”  陆定一临终前也讲:“参加革命几十年,几经生死,我无怨无悔!”

百年诞辰

  2006年6月9日,陆定一诞辰100周年。  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座谈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云山说:“陆定一为宣传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推动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发展,倾注了全部精力,为党的理论建设和宣传思想工作做出了重要贡献。”刘云山指出,“我们缅怀他的伟大功绩,要学习他对党的事业无限忠诚、对人民无比热爱的坚定信念;学习他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革命精神;学习他顾全大局,严于律己的高尚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