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汉奇

方汉奇
荣誉一级教授方汉奇
  方汉奇,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荣誉一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新闻史学会名誉会长。他是中国新闻史学界的泰斗。人们不称他教授,亦不称老师,而是尊称“方先生”。方汉奇是当代中国教龄最长的新闻史教学工作者,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本科生、双学士、硕士生、博士生以及函授生、留学生等,其范围之全,数量之多,堪称新闻史学教育第一。  方汉奇祖籍广东普宁,1926年12月出生于北京,1950年大学毕业,1950年至1953年任上海新闻图书馆研究组馆员,同时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新闻系讲授新闻史专题。1953年调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任教,1958年调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任教。1972年至1978年再度到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任教。1978年至今,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任教。1954年被评为讲师,1979年被评为副教授,1983年被评为教授。1985年起任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学位委员会委员、中国新闻学会常务理事、首都新闻学会副会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三届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四届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召集人、《中国大百科全书·新闻出版卷》编委兼“中国新闻事业”部分主编、中国新闻史学会会长。学术著作有《报刊史话》、《中国近代报刊史》、《中国新闻事业简史》、 《中国当代新闻事业史》、《中国新闻事业通史》、 《中国新闻传播史》等,此外还在海内外刊物上发表论文190余篇。

家庭背景

  1926年12月,方汉奇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方汉奇祖籍广东,但父母在南京、广东等地做事,他儿时在北京的外公林松坚家度过。外公的父亲林启是福建人,是戊戌维新时期的杭州太守、浙江大学前身——求是书院的创办人,而外公是日本法政学校的留学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汉奇
生,和邵飘萍同校,回国后与鲁迅在教育部共事。母亲上世纪20年代就读于女子师范大学,是鲁迅的学生,和刘和珍是同班同学,写一手优美的旧体诗词。由于外公家学渊源,作为外孙的他,自然经常受到学术熏陶。闲暇时候,外公会督促方汉奇念古文,如《古文观止》、《左传》等,打下他良好的文史基础。  方汉奇原名“方汉迁”,因为爷爷期待他能像“司马迁”一样严谨治学。小学二年级到五年级,方汉奇就读于北师大附小。那时,中国局势紧张,从小学到中学毕业,他一直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念书时,在一次全班去动物园的路上,一位教自然的女老师遭到给日本人当狗腿子的朝鲜浪人的调戏和侮辱,全体师生不能忍受,立刻罢游回校,同学们发誓要抗日救国,为国人报仇。  五年级时,“七七”事变发生,方汉奇举家搬到香港。在广东话中“汉迁”疑似“汉奸”,同学们经常拿这个开玩笑。在那个抗日救亡的环境下,当然谁也不愿意当“汉奸”,于是,“方汉迁”这一名字正式改为“方汉奇”。

外貌特征

  块头不大——“20世纪70年代以前我的身高是160厘米,2000年后缩减为157厘米”;
方汉奇头发花白
   方汉奇先生头发花白
  头发花白——“我不用染。一来没有乌纱帽,二来不怕别人说我老,不必自欺欺人”;“方先生头上的每根白发都是学问”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在一茬茬学子中,此言口口相传;  方框宽边的眼镜遮住半张脸——“看书看的。眼睛虽说不好,听觉很好。这是‘文革’锻炼出来的。那时候到处都是大喇叭广播点名:‘谁谁谁竖起你的狗耳朵听着……’我的‘狗耳朵’因此锻炼得还不错。”  说的人不温不火,听的人笑声不断——这,就是方汉奇。

爱好广泛

  年轻时的方汉奇也是个爱好广泛的人,文艺、体育都有所涉猎。他参加过合唱团,也在丁玲的剧本《重逢》和陈白尘的《升官图》中演过男主角。不过,方先生最喜欢的还是旅游。“学习不仅要读万卷书,更要行万里路”--这也是他的治学格言。  “年轻的时候坐火车,别人一上车就睡觉,我却喜欢盯着窗户看各个地区的人文和自然地理。这是一种比书本更深刻的学习。在‘五七干校’那几年,每到放假,我都出去旅游,几乎把江西游了个遍。凡是毛主席诗词提到过的地方都去,五岳也都爬过。”一提起旅游,方先生的话也多了起来,“这样才能做到‘胸中有丘壑’。”除了每年定期出国去看看儿女,他很少出远门。“一是年纪大了,再就是时间上不允许。只要带学生,就必须首先保证学习时间,而学习是没有止境的,所以这些也只能暂时搁置起来。”“我的有生之年,是在不断学习和不断更新知识的过程中度过的。过去是这样,今后也将是这样。”

记者梦想

与记者梦想失之交臂
方汉奇与记者梦想失之交臂
  受到家庭的影响,方汉奇从少年时就十分关心新闻和时事。1943年在广东梅县读高中时,在曾任北伐军师长的一位前辈亲戚家中,收集到了30多份报纸。由此开始了集报活动,并对新闻工作和记者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邹韬奋范长江、彭子冈、浦熙修、萧乾这些名记者,都是方汉奇十分敬佩的。他之所以向往记者的生活和想当记者,是因为记者这个职业充满了激情和挑战,可以到事件发生的第一现场进行采访,可以接触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可以满足他“行万里路”的愿望。他对司马迁所躬行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经历,始终是非常向往的。记者是一个很崇高、很受尊重的职业,也是一个非常有趣味的职业。这也是他想当记者的一个原因。  1946年,方汉奇在上海参加高考,他报了5个大学,第一志愿清一色填的是“新闻系”。但因为多年的战乱辗转,方汉奇数理化成绩不好,没能考上燕京、复旦等知名学府,只考进了国立社会教育学院的新闻系。整个大学时期他都在做记者梦,一心以为鸿鹄之将至。在这座古色古香的校园里,方汉奇不断收集报纸,还举办过报展。  1950年,方汉奇毕业于苏州国立社会教育学院新闻系,因为家庭背景无法过关,方汉奇只能放弃了成为记者的愿望。当时方汉奇的系主任马荫良是个民主人士,曾任《申报》的总经理,上海解放后被任命为新成立的上海新闻图书馆馆长。因为当时的新闻图书馆需要年轻血液,马荫良又了解方汉奇成绩不错,就写信给方汉奇,问他是否愿意到新闻图书馆来工作。于是,方汉奇就到了新闻图书馆,从此与新闻史研究结缘。

从事新闻教育

·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

  方汉奇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记者,但是没想到,他的记者梦并没做成,最后搞上了新闻史,坐了一辈子的“冷板凳”,当了一辈子的“教书匠”,他说这也是他始料所不及的。方汉奇从事新闻教育学是从1951年上一点新闻史专题开始的,1953年到北大开始正式上新闻史的课,53年到现在有差不多60年了,教了50多年的新闻史。
一头白发的方汉奇
新闻界泰斗方汉奇
  1951年起,方汉奇应邀到圣约翰大学新闻系讲新闻史专题。1952年,被调至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任教。从此,方汉奇的新闻史研究和教育工作由业余转向专业。从1953年到1958年的5年间,方汉奇看了2000多本书。经过三五年的积累,终于窥到了学问的门径。  1958年8月,北大新闻专业全建制并到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方汉奇在北大工作的第一个5年就此结束。而后在人大新闻系的学术批判静止中,方汉奇因保持“近代无产阶级报纸与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派的报纸存在历史传承关系”的观点,成了批判对象之一。十年浩劫中,方汉奇又被打成“牛鬼蛇神”,挂牌游街,没有条件进行学术研究,他就埋头做着史料的收集整理工作。他白天当黑帮,挨批斗,晚上回来还躲在冰冷的小屋里保持读书。1976年,伴随着“文革”的结束,方汉奇重新焕发出学术的青春。因为在“文革”时期也没有中断学习,他的著作被很快发表。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各种政治静止不断,不可能有时间静下心来做学问,那一段时期,他所能做的只是尽可能地利用边边角角的空隙时间,多看一点书,多作一点积累。这对他1978年以后的教学研究工作,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

·招收硕士博士生

  方汉奇是1984年开始招博士生的,那年中国高等学校开始招第一批新闻学的博士生,担任博导的一个是复旦大学的王中,以及人民大学的甘惜分和方汉奇。当时,招了两个博士生。到目前为止前后一共招了34个博士生,已经拿到学位的是20个,没有拿到学位正在读的是14个。
方汉奇在自己的办公室
方汉奇在自己的办公室研究
  硕士生是1978年开始招的,就是恢复高考以后开始招硕士生,78年有2个指标,9个人报名取了8个,不能都研究新闻史,所以,8个研究生就分到理论、时务等等几个方面,有4、5位老师分头带,方汉奇只带了2个。现在硕士招得少了一点,但是手头有3个硕士,以博士为主,都是研究新闻史方向的。第一批博士毕业生现在都是教授了,也都是博导了,因为他们都毕业了二十多年了。方汉奇带的博士生中现在当教授的也有7、8个了,他们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多已经是新闻学、新闻教育方面的骨干力量了。方汉奇现在带着6个博士、2个博士后,每个月都要和他们长谈一次,并总是及时修改他们的论文。所有弟子的生日,方老师全都记得,每当他们过生日时,都会收到老师和师母赠送的“电子鲜花”。

·学生是毕生的兴趣

  “两眼一睁,忙到熄灯”,方先生这样形容自己的工作状态。“白天是输出——处理学生信件、布置和看学生的作业、写文章、下载资料;晚上是输入 ——看书、看各种媒体的信息。每天还有一段固定休息时间。”这么多年来,方先生按部就班的生活基本没有打断过。“我一般看两集电视剧,有张有弛。不过,只干到12点,不熬夜,要不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节奏。”现在,年近八旬的他每天依然工作十三四个小时。他说:“我是教师。而教师这个职业就需要不断学习,不断地更新补充知识,尤其像新闻这类边缘学科更需要紧紧跟进。”“为了学生,我也必须好好学习,必须不断地吸收新的营养、了解新的信息为教学和科研服务。这是我的责任。”仍然坚持在教学一线的方先生说:“学生关注什么,我就得关注什么。他们研究什么题目,我就要看什么书。总之要比他们早半步,这样才能和他们及时交流。”
方汉奇与博士讨论论文
 方汉奇与博士生讨论论文

·桃李满天下

  尹韵公是方汉奇带的第一届博士生。天分、才气、勤奋样样有。1985年,还在攻读新闻学硕士的尹韵公只身沿着1935年范长江撰写《中国的西北角》时走过的路线进行考察,采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纠正了在新闻史学界长期形成的认为范长江的这次采访是为红军北上抗日做准备的错误说法,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在他即将毕业的时候,方汉奇三次前往其宿舍鼓励他继续深造。现在他已经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与传播研究所所长。  郭镇之同样是方老的门生,是中国第一个新闻学女博士。教育界中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程曼丽,北京大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的新闻系主任陈昌凤副教授,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的李彬,还有好多外校的新闻史教师都曾接受过方汉奇的指导。新闻界也有很多名人是方汉奇的学生,高级记者艾丰新华通讯社原党组书记、社长郭超人、原中央电视台台长杨伟光……在上海圣约翰大学新闻系讲课时,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范敬宜当时是圣约翰大学中文系的学生,曾经到新闻系听过他的课,因为这,后来见到方老时都尊称他方老师。

社会兼职

  方汉奇教授同时还是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吉林大学安徽大学河北大学河南大学广西大学辽宁大学兰州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厦门大学暨南大学广州大学、新疆财经学院、西南政法大学等十七所大学新闻传播院系的顾问、兼职教授、客座教授、课程教授,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名誉院长、吴玉章奖基金会委员兼吴玉章奖新闻学评审组召集人。1993年担任中央电大中国新闻事业史课程主讲教师。

学术成就

·学术专著

  方汉奇治学勤奋,厚积薄发。他手摘笔录几十年不辍,至今,分门别类、写满蝇头小字的新闻史卡片已累积十万余张。居室中四壁皆书,是国内外收藏中国新闻史书刊最多、最全的个人。在勤奋治学的基础上,先后撰写和主编了多部教材和著作。
方汉奇文集
  方汉奇文集
  方汉奇的专著《中国近代报刊史》,被学界公认为是与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齐名的中国新闻史学研究中的两座学术高峰,推动了新闻史学科的发展。  1927年,为了给上海国民大学报学史这门课编写教材,戈公振先生写下了《中国报学史》,被称做是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奠基之作。而方汉奇的研究,是在戈公振研究基础上的进一步开拓。在写书的1978至1980年两年间,政治气候乍暖还寒,思想上束缚还很多,关于新闻史研究中的“名记者”、“名思想家”等说法很需要冒风险。而《中国近代报刊史》一书对中国近代新闻事业的产生和发展作了科学、系统的记述,涉及报刊500余种,其中报人1500余名,纠正前人著述失误200余处,受到海峡两岸新闻学界高度评价和国外新闻学界的注意。这在当时是冒了一些风险的。这部书的视线开阔,内容充实,在写作的体例上,亦有一些新的突破。  随着广播电视事业的起步,对广播电视史的研究也发展起来,方汉奇牵头编写了三卷本《中国新闻事业通史》。《中国新闻事业简史》是建国以来第一部公开出版的大学新闻事业通史教材,被各新闻院系广泛使用,是迄今国内外流传最广、发行数量最大的中国新闻史专著;《中国新闻事业通史》是中国迄今规模最为宏大的新闻史专著,代表了当前中国新闻史研究的最高水平;《中国当代新闻事业史》一书则填补了中国新闻史教材中当代部分的空白。后来主编的中国新闻史教材《中国新闻传播史》,则收录了截至2008年年底的传媒发展内容,不仅仅写到了互联网的发展,还将十七大、奥运会等重大事件写入书中。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徐璐同学得知此消息后感慨地说:“写现在发生的历史很不易,虽然资料获得容易,但是评价难,能够体现出学者是否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和自由人格。”  2004年7月,由方汉奇先生“领衔”编著的《大公报百年史》新鲜出炉。这册近50万字、长篇小说般厚度的读本,有如它那暗黄、带几许旧色的封面,铺展开的是一幅有着过往年代烟云的历史画卷。  学术著作列表
方汉奇专著
 方汉奇专著
  《报刊史话》(中华书局1979年)  《中国近代报刊史》(上下册)(1981年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曾获1987年吴玉章奖金新闻学一等奖)  《报史与报人》(1991年新华出版社出版)  《新闻史上的奇情壮采》(2000年华文出版社出版)  《方汉奇文集》(2003年10月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新闻事业简史》(主编兼撰稿人,1983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获1994年北京市教科优秀成果二等奖)  《中国当代新闻事业史》(主编兼撰稿人,1992年新华出版社出版,获1997年国家级科学成果二等奖)  《中国新闻事业通史》(共三卷)(主编兼撰稿人,1992至1999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获1996年北京市教科优秀成果二等奖)  《《中国新闻事业编年史 》(共三卷)(主编兼撰搞人,2000年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方汉奇珍藏《书报》
方汉奇珍藏《述报》捐赠仪式
  《中国新闻传播史》(主编兼撰稿人,2002年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大公报百年史》(主编兼撰稿人,2004年7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中国新闻事业图史》(主编兼撰稿人,2006年1月福建人民出版社出版)

·海内外论文

  此外,方汉奇在海内外刊物上共发表论文190余篇。其中《从不列颠图书馆藏唐归义军进奏院状看世界现存的最古老的报纸》一文,首次论证了该进奏院状是世界现存的最古老的报纸,为中国古代报纸产生于唐代提供了佐证;《邵飘萍是共产党员》一文根据新发现的大量史料,明确了邵飘萍的共产党员身份;其他如《新闻学是历史的科学》、《中国报纸始于唐代考》、《中国近代传播思想的衍变》、《大陆新闻教育》等文,发表后在学术界和新闻传播界均产生较大反响。  方汉奇还在《略谈关于新闻史研究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关于新闻史研究的几点体会和建议》等文章中对新闻史学的研究问题作了论述。在这些文章中,他阐述了自己对新闻史研究工作和有关新闻史的一些学术问题的看法。

荣誉奖项

·个人奖项

  1980年被评为校先进工作者。  1984年被评为全国一级优秀新闻工作者。
成就卓著的方汉奇
    成就卓著的方汉奇
  1987年被评为全国优秀教师。  1987年、1997年两次被评为北京市优秀教师。  1991年起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津贴。  1996年获韬奋园丁奖一等奖。  2009年成为人民大学首批“荣誉教授”之一。

·学术奖项

  1、专著和担任主编的教材获奖情况:  《中国近代报刊史》一书1987年获吴玉章奖新闻学一等奖。  《中国新闻事业简史》一书1996年获北京市哲学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中国当代新闻事业史》一书1996年获高校文科优秀教材一等奖,1997年获国家教委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
方汉奇捧得荣誉证书
方汉奇捧得荣誉证书
  《中国新闻事业通史》(三卷本)一书2002年获吴玉章奖新闻学一等奖,2003年获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2004年被教育部认定为研究生教学用书。其中的第一卷1994年曾获北京市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中国新闻事业编年史》(三卷本)一书2002年获第十三届中国图书奖。  《中国新闻传播史》一书2005年获“北京高等教育精品教材”(奖)。  2、论文获奖情况:  《新中国五十年来的新闻史研究》1999年获全国记协“新中国新闻事业五十年百篇优秀论文奖”。  《章太炎与中国近代报业》2003年获校优秀论文一等奖。

相关评价

  方汉奇教授是我国当代历史新闻学的大家,也是中国新闻学术界的权威。业内人士普遍认为,由方汉奇、宁树藩、陈业邵主编的《中国新闻事业通史》,是继戈公振《中国报学史》之后中国新闻史研究的又一座高峰。
  ——中国新闻史学会
  新闻史研究,在新闻传播领域的研究中相对来说难度更大,因为它需要更长时间的去坐冷板凳,去搜集大量的资料,要做大量梳理研究的工作。方先生几十年来如一日,克服了种种困难,取得了这样大的成就,不仅仅是从学科发展方面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对新闻传播研究做出了杰出贡献,更有价值的是为年轻的一代,为学子、后来者树立了一个楷模和榜样。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
  方汉奇先生是我崇敬的老师。不论是在“左”的思潮横行的年代,或者是在今天社会有些过于物质化的情况下,他都始终如一地研究被别人看起来非常冷门的东西。挣不了大钱,也出不了大名,但是为了自己学术的目标,这样不懈地追求,这种精神特别值得崇敬。
  ——人民日报原总编辑范敬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