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图南

 
楚图南
楚图南
       楚图南(1899-1994年),云南文山人。曾任暨南大学、云南大学、上海法学院教授。新中国成立后历任北京师大教授、西南文教委员会主任、对外文化协会会长、民盟中央代主席等职。是一名教育家和翻译家,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活动家。1899年8月28日,楚图南出生在云南省文山县一个贫寒的知识分子家庭。其父信奉孙中山“三民主义”思想,对楚图南走上革命道路影响颇深。

人物生平

·1930年楚图南

  1930年,楚图南因为震惊东北的“吉林五中共产党案”被反动当局逮捕入狱。在狱中,31岁的楚图南并没有失去生活和斗争的勇气,而是“扪着铁的严肃,在死的战栗,也是在死的大宁静中”给青年朋友们讲历史、讲文学,并译完了长达20万字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一书。接着又翻译了尼采的《看哪,这人》,1932年还写完了小说集《没有仇恨和虚伪的国度》。 1934年6月,伪满傅仪“执政”大赦,楚图南提前结束了原判为9年零11个月的监禁生涯。出狱后,到河南开封北仓女中任教。那时在北仓女中任教的,还有出生在文山广南的享誉诗坛的柯仲平。
  1935年春天,楚图南到达上海,改名楚曾,进入暨南大学史地系任教。1936年至1941年,楚图南进行了大量的翻译工作,并将他翻译的德国陀劳尔、德米尔、贝赫尔,俄国的莱蒙托夫、尼克拉索夫,美国的惠特曼、匈牙利的沙罗西、欧特瓦士等进步诗人的16首诗作结集为《枫叶集》。1944年由昆明北门出版社出版。“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后,楚图南从上海回到云南。整整抗战八年,楚图南始终以云南大学教授的公开身份,积极投身于昆明的抗日救亡运动,成为云南省民盟的重要领导人和云南文化教育界抗日救亡活动以及昆明民主运动的重要组织者、领导者之一。云大给楚图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93岁时,楚图南还题书赠与云大附中同学“读好书,交好友,行远路,做大事”。1939年,为积极配合抗战救亡,文协云南分会召开第四次会员大会,选举了朱自清、沈从文等为当然理事,楚图南等为分会理事。分会先后邀请了矛盾、巴金、陶行知等作宣讲、作讲座。楚图南经常以东道主的名义主持演讲或座谈会。
  为了“抗拒前方的敌人,更要警惕后方的黑夜”,1942年深秋,楚图南把他自抗战初期回到云南后写作的杂文作了选择编辑,命名《刁斗集》。
  1943年,楚图南、闻一多吴晗费孝通等先后加入了云南民盟。1945年12月,楚图南被选为云南民盟主委,闻一多任宣传部长兼青年委负会主任,吴晗任《民主周刊》社社长。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为庆贺这一伟大胜利,不剃胡须的闻一多剃了胡须,不抽烟的华罗庚也开戒抽烟;不喝酒的熊庆来也饮了酒;楚图南也用着异样的方式庆祝着这个伟大的胜利!

·抗战胜利后的楚图南

  抗战胜利了,内战的阴云又笼罩在全国的上空。1946年7月,李公朴遇害后,楚图南悲痛地写下这样一副挽联“时局多艰,思国士,争民主,求和平,与奸邪搏斗,不惜一死;风雨如晦,怀故人,同忧患,共肝胆,遽胁侪催抑,如何勿伤”。李公朴、闻一多相继遇害之后,白色恐怖阴云密布,楚图南、吴晗等受党的指派转移上海。楚图南在上海担任了上海法学院的教授。1947年11月6日,楚图南听从沈钧儒意见,把家属留在上海,秘密启程到香港。1948年后,再从香港先后转到上海、天津、北平,1949年10月1日,楚图南和全体参加新政协的代表一起,登上了庄严的天安门城楼,参加隆重的开国大典。
  1949年岁末,遵照邓小平指示,楚图南又南下重庆负责大西南文化教育工作。1953年,调回北京,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扫除文盲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1954年5月,楚图南担任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会长。

·“文革”期间楚图南

  “文革”期间,楚图南遭到了迫害,被下放到河南南部明港“五七干校”。那时,他已是70岁的古稀老人了。当“四人帮”被粉碎之后,楚图南当众朗诵他的“急就章”:“一声霹雳,清除四害。举国欢腾,万姓称快。”这还不够,楚图南接着又在家中挥毫一条幅:“莫道长年亦多难,太平望到眼底来。”1978年4月,楚图南被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和五届全国政协常委。

·改革开放后楚图南

  楚图南还是一位世界语爱好者和积极推动者,“世语通声气,天下成一家。齐心勤耕作,和平友谊花。”便是楚图南对世界语的推广和追求世界和平的思想之真实印证。1986年1月,楚图南被推选为民盟中央代主席。4月,被补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民盟五届三中全会上又当选为民盟中央主席。“忧患催人更坚强”,楚图南终于在他坎坷征途上,成了一位备受世人所爱戴的中国国家领导人。
楚图南
楚图南
       楚图南的一生,是风雨兼程的一生,是治学严谨的一生,是奋斗的一生,革命的一生。楚图南,经历了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八年“抗战”,可以说,读着楚图南,我们就读着一部真实的中国近代史和当代史。他是伟人,他是学者,他是中国走向世界的和平使者。他随时这样说:“居身青云上,植根泥土中”、“纵有凌云志,不忘菜根香。”他生在文山,他沿着文山的山路走出去,把文山这块红土地的古老芳香带到了昆明,带到了全国各地,成就了他伟人之大器。
  1992年11月13日,住在北京医院的楚图南,与病魔抗争的同时,以《冬云》为题,顽强地写就了他人生最后一首诗:“凄风苦雨日已斜,冻云如墨冷天涯;此身安得化灰烬,爝火传薪暖万家。”七乡儿女将永远怀念着这位伟人,永远弘扬他的革命风范!
  楚图南早年受到李大钊等先辈的启蒙,接触马克思主义,并成为其终身的信念。在70余年的革命活动中,笔耕不辍。其作品 涉及多方面的内容,既有历史、地理的专门论述,还有民族及民 俗的研究,写过教育学、心理学的论文,翻译过国外的著名哲学 著作,又翻译出版了美国诗人惠特曼的《草叶集》等在世界文坛 上有声誉的作品;由他翻译的《希腊神话与传说》等作品,从初 版到现在,经历了半个世纪,至今仍有相当影响。
  楚图南于1988年辞去领导职务。在退出领导岗位后,仍关心国家的经济发展,政治民主和社会进步,尤其关心青年、教育、知 识分子问题。曾撰文并发表谈话,呼吁全社会重视教育,关心人才。他鼓励和支持青年对中国和世界前途的探索,并寄希望于青年。
  楚图南于1994年4月11日逝世,享年95岁。

生平大事

  1913年考入昆明的联合中学。
  1919年考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后来的北京师范大学)史地部,求学期间参加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并在李大钊指导下编辑出版《劳动文化》报。
  1920年毕业后回云南在一系列中学任教,并在同情共产党的学生中组织“读书会”。1926年接李大钊通知,去中国东北以教师身份为中国共产党工作,并于1926年冬正式成为中共党员。
  1930年—1934年因涉嫌吉林学潮而被捕入狱。出狱后化名楚曾,在上海暨南大学先后任讲师和教授。抗战爆发后他经香港、海防到昆明,任教于云南大学文史系。1943年加入中国民主同盟(民盟),并成为云南组织的负责人之一。
  1946年他在李公朴、闻一多被暗杀后为其主持悼念及抗议活动。1946年8月到上海,任上海法学院教授,后因民盟被禁而流亡香港。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上参加了开国大典仪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他担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
  1956年当选民盟中央常务委员,1958年当选中央副主席。
  文革期间,楚图南被下放到河南明港的五七干校,直到1971年被获准回京。
  1979年和1983年他两次当选为民盟中央副主席。
  1986年任代主席和中央主席,他还长期担任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政协常委,并在1986年4月被选为第六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

楚图南故居

楚图南故居
楚图南故居
       楚图南故居故居位于文山县开化镇上条街27号至29号,属云南省政府公布的第五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为云南省现存近代名人故居之一。
  故居始建于清道光年间,为两进式四合院,建筑格式为硬山顶、土木穿斗式建筑,具有典型的清代民居建筑风格,总占地面积为480.32平方米。
  为保护这一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2005年6月,文山县投资180万元全面展开修缮工作。故居现收藏楚图南生前部分遗物,包括图书50余册、衣物13件及信函、照片、文化用品、生活用具40余件。并于2006年4月11日正式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