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徽州女人》

绘画—徽州女人
绘画—徽州女人
  电视剧《徽州女人》是以鸦片战争之后至太平天国兴起之初这一段晚清社会为时代背景,以徽州富商程府的一群女人即老太太、大奶奶、二奶奶、小姐、丫环为典型,以小见大地讲述了那个时代徽州女人的生活状态,展现了那个时代特定的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以及素有“东南邹鲁”、“程朱故里”之誉的徽州社会特有的人文民风、民俗、民情等。徽商称雄明清中国商业舞台四百年,集富财赀于天下之最,在徽州商人成功的背后,徽州女人则是以自己凄美、悲惨的青春和生命作赌注,像一支支蜡烛点燃了徽商辉煌的历史,《徽》剧中程府家中的女人们是徽州女人们的缩影。她们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根命运长线,每一根线引发出的故事跌宕起伏,她们用自己的岁月、自己切肤的忧乐冷暖、悲恸无奈、挣扎抗争去揭示她们感受到的人生,藉此给观众提供有益人生的警示,让观众得以在共鸣之后修正自己的人生航线。另有黄梅戏《徽州女人》。

黄梅戏《徽州女人》

·基本资料

黄梅戏《徽州女人》
黄梅戏《徽州女人》
  编剧:刘云程
  导演:陈薪伊 曹其敬
  领衔主演:韩再芬 黄新德

·简介

  黄梅戏《徽州女人》分别由《嫁》、《盼》、《呤》、《归》四幕组成,随着剧幕的徐徐拉开,当我们听到欢快的唢呐,看到喜庆的迎亲队伍,在一对大红灯笼的开路下,在旗、罗、伞、和盛着新娘凤冠霞帔珠花首饰的托盘的族拥下吹吹打打走向男方家走去。 随着“姑娘上花娇,瞬间变大嫂”的黄梅调的歌声,一位衣着鲜艳华丽的徽州女人,蹬上花娇,被迎亲的队伍抬到新郎家的村庄。
  正当人们喜庆之时,接着剧情急转而下,从未谋面的新郎为了逃婚,竟然剪掉长辫子,离家出走。 新郎的父母,只好以其小儿子假伴新郎,将嫂嫂迎回家。并告以大儿子求功名为由,哄儿媳妇空守洞房十年·····
  “黄梅戏皇后”韩再芬主演的《徽州女人》,先后获得了中国曹禺戏剧文学奖、第六届中国艺术节大奖、第六届中国戏剧节六项大奖、第十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第十一届上海“白玉兰奖”、“文华表演奖”等多项大奖。全新的视觉概念,优美的旋律,崭新的表演及艺术手段,被海外观众誉为“中国的百老汇”。阵容鼎盛,名家云集。著名黄梅戏表演艺术家、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演员韩再芬领衔主演;著名戏剧家、国家一级导演、编剧陈薪伊编导;著名作曲家陈儒天、董为杰担任作曲,著名舞美设计高广健担任舞美设计。韩再芬的表演具有大家风范:扮相俏丽,噪音圆润,表演细腻,演唱韵味纯厚、清亮悦耳。

·剧情

  在大约一百年前,徽州一个闭塞的小村落……
  十五岁的女人高高兴兴地坐着花轿,被抬进婆家,可丈夫却剪下辫子走了……
  十年过去了。女人一直盼着丈夫归来,丈夫杳无音信。
  善良厚道的公婆和村里长辈忙着为女人改嫁,可丈夫的电报回来了……   又是一个十年。女人觉得丈夫不可能回来了,哀叹自己的命运。她感到绝望,但又留恋人生。小叔子给女人送来养子,她有了新的期盼……
独守空房的徽州女人
独守空房的徽州女人
  转眼又过了十五年。丈夫回来了,带回了在外面娶的妻……
  四幕黄梅戏《徽州女人》,呈现了本世纪初徽州女人的生存状态和心路历程。
  “嫁”。15岁的女孩坐着花轿,喜气盈盈地要嫁给一个好男人,相夫教子。花轿抬进这户人家,出来背新娘的是这个男人的弟弟。男人不理睬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离家出走。
  “盼”。10年过去了。衣食不愁的女人和公婆小叔和睦相处,亲如一家,可心里放不下所爱的男人。她独自来到井台打水,看到跳出井外的小青蛙,联想起自己身世,感憾良多。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缺少安全感。女人小心地把青蛙捧回井中,也关闭了自己渴望认知外面世界的心灵之门。全村人都关心爱护着这个女人,盼着男人早日归来。男人的“电报”打破了原本平静的家,女人换上新嫁衣要再入一次洞房,重做一回新娘。谁知男人的回信打碎了女人美丽的梦,已做了县长的男人在外娶妻生子,怕是不会回来了。
  “吟”。又是一个10年。女人独处闺房,爱的幻想已然破灭。她感叹自己的命运而几近绝望。公婆的过世更是夺去了她活下去的理由。她推开窗户,望见一轮皓月。人生的美好,全村人的善良,使她萌生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她感到“耐得住寂寞就没有寂寞”。她的思想得到升华。
  “归”。35年的时光,弹指一挥间。已经50岁的女人养大自己侄儿,又要送他去求功名,去辛苦了。她平静地为养子梳辫子,为养子送行。在外闯荡多年的男人终于叶落归根了,还带回了外面娶的妻。经过炼狱的女人无怨无悔,平静地接受了这一切。她迈着平静而沉重的脚步,款款向我走来、走来······

电视剧《徽州女人》

·基本资料

  导演:金继武
电视剧《徽州女人》
电视剧《徽州女人》
  演员:归亚蕾饰程府老太太
  茹萍饰程府大奶奶杜兰馨
  高 峰饰程府二爷
  曹艳艳饰祝绍兰
  高 榕饰程嘉怡
  夏泰立饰程管家

·剧情梗概

  晚清时代,初秋时节,徽州富商程府上下喜气洋洋,大家都在张罗着老太太六十大寿的寿庆。二奶奶祝绍兰更是满面春光,因为即将见到远在杭州经商与她分别多年的丈夫程嘉轩。程府掌事大奶奶杜兰馨则为自己丈夫未能如约归来而黯然神伤。
  乡下姑娘秋菊为了逃脱被哥哥卖与他人填房的命运,躲在程嘉轩船上的行李箱中,被一起运进了程府,引起了一场闹鬼风波。大奶奶网开一面留她一宿,让她次日一早离开。
  老太太寿辰将至,却收到土匪留书要在寿庆当天上门拜访,府内人心惶惶,二爷将女眷们转移进府城后,亲自带领家丁留守。夜里巡查时,发现了并未离开的秋菊,二爷受到秋菊的启发,想出了退匪的良策,并对天真聪明的秋菊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匪患结束,秋菊的哥哥找到程府要人,得知秋菊身世之后,二爷仗义买下了秋菊。
  秋菊成了程府的丫环,与二爷朝夕相对,日久生情,在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两人情难自禁,发生了关系。
  邻村的名门庄府上门求亲,老太太留下了庄公子的生辰八字。一直暗恋着程府千金程嘉怡的祝绍东(二奶奶之弟),得知此事后,十分紧张,求姐姐出面帮忙。其实老太太对祝绍东也颇有好感,为此事左右为难。大奶奶暗中买通了算命先生,通过测生辰八字,把嘉怡许给了庄公子。
  徽州商会来信要二爷提前返回杭州,负责筹办为皇帝南巡杭州盖行宫之事,秋菊恋恋不舍,二奶奶更是百般不愿,二爷临走前得知二奶奶已有身孕后满心欢喜,老太太更是喜出望外。
  二爷走后,二奶奶迫不急待要求赶走秋菊未果。恰逢祝绍东来向姐姐要钱还赌债,在他的帮助下,二奶奶导演了一场栽赃把戏,秋菊被赶出程府。
  祝绍东帮姐夫筹办盖行宫所用木料,被人设计受骗,损失惨重,二奶奶急火攻心流产了,还被诊断可能终身不孕,老太太唉声叹气,抱孙子的希望又一次破灭。
  嘉怡的婚期如约而至,洞房花烛之夜,庄公子却口吐鲜血,庄府请老郎中和其徒弟小郎中为庄公子看病,公子被诊断患了痨病。小郎中则对美丽的新娘充满怜惜,送她一只祛毒御体的香袋。嘉怡感激不已,送他一双为自己丈夫做的布鞋。
  秋菊离开程府后,在油坊和酱菜坊帮工,吃尽了苦头。秋菊的哥哥意外地发现了怀孕的妹妹,得知孩子是程府二爷的,立即去程府敲诈要钱。程老太太听说秋菊怀上了程家的孩子,很是惊喜,当即要大奶奶赶到酱坊,却不见秋菊的踪影。
  秋菊逃跑途中,在一尼姑庵门外产下一名男婴……
  庄公子病逝,在送葬的队伍中,嘉怡意外地看到了小郎中的身影和关切的目光。此后在守寡的漫长日子里,嘉怡的心里有了牵挂……
电视剧剧照
电视剧剧照
  春来秋去,转眼一年过去,秋菊决定带儿子去杭州找二爷。
  守寡的嘉怡抑郁成疾,回娘家小住。
  秋菊带着孩子来到杭州,却正值二爷出远门去了,秋菊只好卖烧饼为生,等待二爷。
  秋菊的哥哥跟踪而至,找到了秋菊的烧饼店,设计拐走了孩子。丢失孩子的秋菊急得快疯了,于心不忍的邻居老伯说出了真象。
  一路寻来的秋菊终于找到了被赌徒殴打的奄奄一息的哥哥,得知了孩子的下落。
  秋菊赶到程府要见孩子一面,老太太不允,秋菊在门外苦苦哀求不走,嘉怡不忍心,让刘妈带秋菊悄悄从后门进来见孩子一面,谁知秋菊抱着孩子就跑出了程府……
  秋菊被程府众人追到悬崖边,无路可逃,她紧紧抱着儿子以死抗争,程府为了保住香火只好答应了秋菊的二个条件:一是让她母子永不分离。二是要给她一个名份。
  秋菊回到了程府却受到了冷遇,二奶奶更是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只有嘉怡同情理解她。
  京城徽商会馆传来大爷程嘉和在京城暴病而亡的消息,程府上下沉浸在一片哀痛之中。随后程府接到朝廷圣旨,追绶大爷二品衔,但这并未给程府带来丝毫喜气。老太太和大奶奶悲痛万分,整日以泪洗面,程府的事一时无人张罗,秋菊只好打起精神尽力应付着。
  三天后,大奶奶决定亲自进京处理后事,并将大爷灵柩扶回徽州。
  秋菊的儿子认了宗,上了族谱,取名程怀天,但秋菊的次妻身份要等嘉轩回来并经过仪式才能确认。
  小郎中到程府给怀天看病,巧遇嘉怡,两人心中都不禁泛起一阵阵涟漪。
  程府祸不单行,二爷在返回徽州途中遇害不治身亡,二奶奶受不了这个打击疯了,秋菊强忍悲痛打理程府。在二爷的葬礼上,秋菊要求与二爷成亲,得到了程氏宗族的认可。
  祝绍东进程府看望姐姐,他走后,已经疯了的二奶奶说今晚有人要打劫程府,全府上下都没有当回事,但却引起了秋菊的警觉,让大家严加防范,果然夜里有匪来劫,但被有备而来的家丁们击退,土匪走后留下了几具尸体,秋菊命家丁逐个查看,赫然发现其中一具竟是祝绍东!
等待着的徽州女人
等待着的徽州女人
  大奶奶扶棺回徽州历经艰辛,路过青云岭时遭遇山匪,匪首以杀掉所有家丁并将棺材推下悬崖要挟,逼大奶奶与之成亲,大奶奶无奈只好答应,条件是放掉家丁并让丈夫灵柩回家。洞房花烛之夜,大奶奶跳下悬崖自尽。
  大爷的灵柩终于回到了程府,众人得知大奶奶跳崖自尽,群情激动,一致要求族里向县衙、州府上报,为大奶奶申请节烈牌坊
  不久,程府接到圣旨,旌表程府大儿媳妇杜氏兰馨殉夫守节的感人事迹,恩赐节烈牌坊一座。死气沉沉的程府一时有了喜庆气氛,上下都为建牌坊之事忙碌着。几天后,奠基仪式正在隆重举行,跳崖获救的大奶奶突然回府,令众人大惊失色,为封锁消息,族长决定将大奶奶关押起来,秋菊却带上大奶奶的女儿怀珠偷偷与其相见,并予盘缠,劝她离开程府远走他乡,从此不要回来,被大奶奶拒绝了。树牌坊之日,大奶奶悬梁自尽。
  一系列的变故后,程府日趋衰落,秋菊仍顽强支撑着程府大家的门面。嘉怡难以忍受家中压抑的气氛,同时庄府也不断来人催促她回去为亡夫守节,嘉怡让刘妈悄悄带信给小郎中,约他次日一早在程府后门等候,放风筝为号,一起离家出走。
  次日,天蒙蒙亮,嘉怡准备完毕,风筝也在晨风中飞舞,却发现程府每扇门均有人把守,无奈的嘉怡鼓起勇气找秋菊摊牌,秋菊以家族荣誉和嘉怡的前程为由,坚决反对嘉怡出走,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嘉怡告诉秋菊:你要的是名分,你已经得到了,我要的是自由,你不应当阻拦。
  嘉怡在秋菊充满不安、不解和迷惘的眼神里离开了程府,奔向自己自由的天地,远方,一轮朝阳已经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