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赋人权

  天赋人权是指自然界生物普遍固有的权利,并不由法律、信仰、习俗、文化或政府来赋予或改变,自然权利是不证自明和普遍性。法定权利是由特定的政府给予其统治下之人民,由国家的立法机构逐条订立并编纂成为法律条文。自然权利源自于古希腊哲学的自然法理论,自文艺复兴以来,成为西方法律与政治思想的重要议题。17、18世纪,荷兰的格老秀斯和斯宾诺莎、英国的霍布斯和洛克法国伏尔泰狄德罗卢梭等对此一思想进行重要的发展。现在自然权利常被解释为生存平等权、生命权、自由权、幸福权以及财产所有权。

简介

  天赋人权论是在欧洲启蒙运动时期首先由格老秀斯与斯宾诺莎提出来的,后经霍布斯与洛克将其发扬光大,最后由卢梭等人完成理论系统化工作。天赋人权论认为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以前,受自然法则支配,人人都平等享有自然权利: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等。由于人们同时具有自私自利等缺点,从而会对他人权利构成侵害和破坏,因此,有理性的人们便联合起来,订立契约,让渡权利,组成国家以保护人民的权利。由此得出结论,国家权力的基础是人权,国家权力的原旨和目标是维护人权,政治民主化是天赋人权的内在要求。

评价

  "天赋人权"观作为资产阶级上升时期提出的人权理论,代表了新兴的生产关系和新兴阶级的利益。它在理论上倡导自由、平等和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否定封建人身依附关系,是资产阶级反抗封建统治和压迫的理论武器,具有历史进步作用。
  "天赋人权"观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具有普遍意义的"人权"概念,对资产阶级革命的胜利起过积极作用,也为全世界被压迫民族和人民利用这一概念、并引申出符合自身要求的人权内容提供了基本前提。
  "天赋人权"观推动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建立,使"人"拥有了自由平等的权利。在奴隶社会,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奴隶根本不被当作"人",而是被当作主人的"物";在封建社会,广大农奴虽然被当作"人",但却是"主人的人",他们对封建地主存在着政治上和经济上的人身依附关系,仍然没有自由和平等可言。资产阶级"天赋人权"观的提出和确立,反映了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的客观要求。它一方面使资产阶级摆脱了封建的政治束缚,建立了本阶级的自由平等;另一方面也使广大劳动群众摆脱了狭隘的封建经济关系和政治桎梏,在政治上和人身上获得了一定的自由和平等。这相对于奴隶制和封建制社会来说,无疑是生产方式的进步和"人"的地位的提高。"天赋人权"
  观推动了社会生产力的长足发展,正如马克思所说:"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
  必须指出的是,"天赋人权"观也有其阶级和时代的局限性。首先,"天赋人权"实质上是资产阶级特权。在资本主义社会里,最主要的人权之一是资产阶级所有权。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天赋人权"观的核心。自由和平等归根到底只是资本所有者之间的自由和平等,其实质无非是自由、平等地剥削劳动力;对于不拥有生产资料的广大劳动者来说,"天赋人权"只是意味着自由出卖劳动力和平等地受资本家剥削的"权利".其次,"天赋人权"观是为资产阶级的政治统治服务的。在资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的国家里,政治统治成为资产阶级对整个社会的统治,"天赋人权"实质上只是资本和金钱的政治特权,对广大劳动人民来说,不可能有普遍平等的政治权利。最后,"天赋人权"观把抽象的人性、理性作为权利的根源,把人权视为与生俱来的自然权利,抹杀了人权的历史性、社会性和阶级性,因而其在哲学上存在着很大的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