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首

部首表
部首表
  部首(英文:Radical)具有字形归类作用的偏旁,是字书中各部的首字,这个首字就叫部首。一般说来,部首是形旁,传统字书把同一形旁的字归为一部。如“人”部,统领包括“人”旁的一系列字。每个部首,都有它统属的字,少到一个,多到几十、几百个。一个字在一部字书里只能属于一个部首。有的字典为使读者查找方便,有些字分属两个部首。 偏旁与部首的区别和联系:偏旁包括部首,部首也是偏旁,但偏旁不一定都是部首,如“概”、“述”分属木部、辶部,而“既”、“术”就不是部首;传统字书的部首只表义,不表音,偏旁既有表意的,也有表音的;部首数量少,偏旁数量多。

简介

  部首是具有字形归类作用的偏旁。  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字典《说文解字》首创了部首的概念,用来编排汉字的顺序。  虽然经过1900年的发展演变,汉字部首的形体特征和具体数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部首的概念和术语仍然使用。   “样”的部首为“木”;  “惞”的部首为“忄”;  “颉”的部首为“页”;  “韶”的部首为“音”。  部首产生以来经历了形体和数量的演变:  《说文解字》确定了540个部首;  《正字通》该并为214部,于是部首也就减少为214个;  《康熙字典》沿用214部;  《现代汉语常用字表》201部;  《新华字典》189部。  由于部首的归并与调整,改变了许多字的分部。使用不同的字书时,应当了解该书的部首调整情况,才能顺利地查到所要查的字。例如:  “衷”原为“衣”部,后来调整为“亠”部。  “赢”原为“贝”部,后来调整为“亠”部。   “亥亯”原为部首,现在归入“亠”部。  “享亭京”原为“亯”部,现在归入“亠”。  国际技术监督局和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为了推进语言文字规范化和信息处理的标准化,曾经组织研究确定汉字部首的国家标准。

部首分类的历史

·诞生

  汉字“媽”。红色的部份(女)即为部首。第一部采用部首作为汉字分类的古籍是《说文解字》。《说文解字》将小篆的汉字分类在540个部首里,并将这些汉字的造字原理归类成“象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等六书的原理加以说明,称为六书。  《说文解字》的部首分类最大原则是部首必须对此汉字之结构有所意义,因此,“杀”与“放”等形声字也被订定成部首。另外,“一”到“十”的数字、“甲”到“癸”的天干、“子”到“亥 ”的地支都被选择作为部首。虽然部首排列法强调部首应与文字有所关联,但又受到阴阳五行理念的影响,以“一”部开始,并以地支末尾的“亥”部结束,故作为分类方式,并不容易查询到自己想要查的文字。  之后、许多字书模仿《说文解字》,以部首来分类汉字。如《玉篇》(542部首)、《类篇》(540部首)等,这些字书采用的字体已经是楷书,内容也不是解说文字的来源,而是说明字义为主。但使用的部首几乎与《说文解字》相同,不易检索的缺点仍在。  在中国,长时间由于为了容易检字,相较于采用部首别的方式整理汉字,采用韵目排列汉字的字书更风行。这样分类有助于填诗、检字方便。例如宋代时也有人出版了改以韵目顺序排列的说文解字。  接着,辽代的僧侣行均之《龙龛手鉴》(242部首)、金代的韩孝彦、韩道昭的《五音篇海》(444部首)等字书,开始尝试调整部首数量,追求更高的检字方便性。尤其《五音篇海》中,首度将同一部首内的汉字(部分)采用笔划数排列。但这些字书的部首本身仍不是采用笔划数排列。

·现行214部首

  现在通行之214部首,是明朝万历43年(1615年)时由梅膺祚所编纂之《字汇》创始的。《字汇》是第一本部首本身的排列与部首内的文字排列都采用笔划数顺序的划时代字书。并大胆整并以往字书中经常可见之过少文字的部首,这本字典的诞生使部首检字容易了许多。  在这里稍为举例《字汇》所整并之小部首。《说文解字》中的“男部”只有“男、甥、舅”3个字,而《字汇》大胆废掉“男部”,将“男”归到“田部”、“甥”归到“生部”、“舅”归到“臼部”里。“甥”与“舅”都是形声字,“生”“臼”是音符、“男”则是意符。形声字以部首分类时,通则应该采用意符部分作为部首,就理论而言《说文解字》的“男”部才是合理的分类,但《字汇》舍弃了这种为了遵守原则而制定之只有3个字的部首,结果使得检字更容易了。  于是,《说文解字》的部首是将汉字以意味加以分类的体系,而《字汇》的部首则更接近是为了检索汉字的分类工具。但整体而言仍然带有以意义分类汉字的精神。  之后《康熙字典》承袭《字汇》的214部首,《康熙字典》亦成为近代字典之标准。至今大部分字典所采用的部首多符合《康熙字典》的214部首。(但有些字典中,会有少数部首没有任何常有字而遭删除。故约210~214个部首。)  这214个部首,在同笔划部首的排列顺序,并没有一定的原则。但如2画的“人”“儿”“入”“八”部、3画的“土”“士”部、“夂”“夊”部、4画的“日”“曰”部等,外型相似的部首有排列在一起的倾向。另外,像4画的“牙”“牛”“犬”部,意义类似的部首也就近排列。

部首分类实务

  《康熙字典》原则上使用文字的意符作为分类,例如:  讀、計、詩、訂、訓、話、誓、變、誾  这九个汉字都归属“言部”。  部首原则上是表示一组文字的共通意义,部首所在的位置并不一定。例如“鸟部”有“??”“鸠”“凫”“莺”等字,无论在哪个位置都无碍其分类在“鸟部”内。  汉字的90%是形声字,形声字是由表示意义的“形符”与表示发音的“声符”组成的。形声字多使用意符为部首,有助于容易判断部首的部分。  例如,“牧”字的“攵”是声符、“牛”是形符,所以归在“牛部”。“阀”字的“伐”是声符、“门”是形符,所以归在“门部”。但“闻”字的“门”是声符、“耳”是形符,所以归在“耳部”。  然而,会意字则是完全由“形符”所组成,所以难以判断何者为部首。例如,“相”是木与目构成的会意字,虽然归在“木部”“目部”均可,但康熙字典、说文解字都将他归在“目部”里,增加了不少检字难度。  《康熙字典》的部首限制在214个,为求搜寻的方便,有些部首的归类与字义无关。例如按照原则,所有象形字都应该自成部首,但这样会造成很多象形文字的部首只有这个字。所以像是“甲”“申”“由”这些象形字,全部都归类到了“田部”。另外,甚至有“亠部”这种原先没有的文字,专做字形分类用而制造的部首。  部首分类的实际方式并没有定案,同一个汉字在不同字典里可能分类到不同部首。一般来说,通常正统还是以康熙字典为主,但部份字典编辑者,会依造自己的理念加以调整。例如为了易查,调整“化(传统属匕部)”“相(传统属目部)”的部首,或是调整康熙字典的不合理,将“章”“意”从“立部”改归“音部”者。

汉字简化与部首

  虽然大部分汉字简化是整个部首一起调整,无碍其部首变化。但也有某些字简化后部首完全消失。此时势必进行部首的调整,但调整后的部首多半只是选择相近字型,徒增检索难度。   如,「发(癶部)」与「发(髟部)」的简化字作「发」,只好归为「又部」。「电」本属「雨部」,但简化字省去雨字旁,变了「电」,只好归「田部」。又,以往字书均属「入部」的「内」字,在中国大陆、日本由于写法的改变,改从「冂部」。   简化后的文字该归为哪个部首,在日本并没有严密的标准。现况是每本字典可能都采用不同的方式选择。

偏旁

·部首的变形

  偏旁是部首作为左旁或右旁时的称呼。  “心部”作为左偏旁时,如“情”“性”“憎”,会变形为三划的“忄”。又称为“竖心旁”。放在文字下方时,有“志”“慕”两种外形。但这些变化都不妨碍其归入“心部”。由于最早将汉字以部首加以分类的《说文解字》还是以小篆为标准字样的,所以“心”、“忄”与“?”是相同形状。这些“心”“忄”“?”这类字型差异,都出现在小篆转变为隶书的时候(小篆转变为隶书是汉字变化最大的时候,称为“隶变”)。  于是,直到使用楷书的现在,多数字书还是承袭原来的部首分类。故有些部首原先外观不同,现今都变成酷似。例如“胴”“胸”“胃”的“?”字旁酷似四划的“月部”,但归在六划的“肉部”(中华民国教育部的国字标准字体有去区分这两个部首的写法,肉部必须写成提肉旁)。另外,“阜部”、“邑部”作为偏旁时都写成“阝”,但阜部固定在左,邑部固定在右,通称“左阜右邑”。

·偏旁的俗称

  许多偏旁,在生活上沟通的需要有约定成俗的称呼。一般来说,中文使用者并没有对所有偏旁定义称呼,日本则对偏旁名称有较完整的体系(但罕见部首的名称亦不普及)。这些俗称通常只是表达偏旁的外观,并不一定符合造字原理。
部首表
部首表
  在左边、右边者称为旁或边   部首外型为常用字者,直接称呼“~字旁”,如:鱼字旁、羊字旁、食字旁。  单人旁(粤称单企人、企人边)“亻”  提手旁(粤称剔手边)“扌”  竖心旁(粤称竖心边)“忄”  立刀旁(粤称刀字边)“刂”  双人旁(粤称双企人)“彳”  绞丝旁(粤称繑丝边)“纟”  左耳旁(粤称斧头边、戽斗边、耳仔边)“阝(阜)”  右耳旁(粤称耳仔边)“阝(邑)”  犬部和爪部(粤称狗爪边)“-犭”和“-爫”  衣字旁(粤称礼衣边)“-衤”  示字旁(粤称神字边)“-礻”或“-?”  足字旁“?”  在上面者、或外包文字上面与左边者,称为头   包字头“勹”  宝盖头(粤称冧宝头)“宀”(宝字读阳平声)  秃宝盖(粤称冧宫头)“冖”  竹字头(粤称竹花头)“?”  草字头(粤称草花头)“艹”  病字头(粤又称疾病头或病字边)“疒”  登字头“癶”  同时夹着文字上下者称为框   衣字框“衣”  国字框“囗”  在下面的称为底   走之底(粤称撑艇、撑艇仔、撑屎艇、艇字边)“辶”、“?”、“?”  心字底如愁  例外   两点水(冰字旁)“冫”  三点水“氵”  四点火(四点底)“灬”  也有人将框、底都称为“旁”,如走之旁。无论如何,偏旁的名称只为口头沟通文字方便,并没有一定正确的名称。

·偏旁与部首的区别

  汉字大部分都是由几个偏旁组成的合体字,如“明”,是由“日”和“月”组成的;“吴”,是由“口”和“天”组成的。  由于汉字结构复杂,偏旁组合成字的方式多样,位置也不固定,或上或下,或左或右,或内或外,完全因字而异,这些组合成字的比笔画大的构字单位统统叫做偏旁。  偏旁是由笔画组成的,有的偏旁本身就是一个这字,如“日”、“月”、“口”、“天”,有的偏旁不能独立成字,如“冫”“刂”、“”、“廴”。  汉字字数虽多,可是偏旁数量有限,许多字都有共同的偏旁,如:江、湖、河、海、洋等字都有偏旁“氵”;拖、拉、推、扶、打等字都有相同的偏旁“扌”,这些相同的偏旁就是部首。  可见部首也是偏旁,但偏旁不一定就是部首。  偏旁的数目比部首多,《现代汉语词典》所采用的部首总数只有189个。显而易见,偏旁与部首的区分一般要注意以下四点。

·影响

  使用姓名笔划算命时,许多流派坚持必须将偏旁以部首的笔划数计算,就是受到了部首的影响。例如“陽”字不算12笔,而算17笔(计算“阜”字笔划)。

现代使用

  纵然中国大陆目前使用汉语拼音排列的字典比部首排列风行,香港和台湾的字典仍采用部首排列为主。康熙字典部首是中文字的家谱姓氏、本源所在,部首输入法是传承康熙字典部首代码中文输入法。符合Unicode基本多文种平面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之以部首为主的编码精神。  部首检字在不知道文字读音时,有其不可替代性。例如日本人想要查汉和字典时,几乎就是不会念该汉字的关系。读音检索的汉和字典会失去其实用性  另外,部首分类也是使用汉字之文化圈少数的共通点。例如中国大陆的国标码使用汉语拼音排列、日本的JIS使用汉字日文音读排序,在制定Unicode时,由于有些汉字为某地特有,在其他地区可能没有读音;并为了考虑各方都能接受的排列法,最后选择了康熙字典214部首作为Unicode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排序的方式。(台湾的大五码则使用笔划数为主,部首为辅的顺序。但中日韩统一表意文字有汉字并合的问题,很多并合的文字在各地笔划数不同,故Unicode采部首为主、先繁后简、笔划为辅的方式。)

部首检字法

  按汉字的部首编排顺序查字的方法。这是常用的一种检字方法。部首检字法的优点是可查找已知字形、但不知音义的字,缺点是不易确定某些字的部首,查找费时。  使用音序排列的字典,按部首检字的步骤是:  (1)确定所查的字属于什么部首;  (2)在《部首目录》中查出这个字在《检字表》中的页码;  (3)在《检字表》该页码中找到部首,并按所查字(除部首)的笔画数,找到这个字在字典正文中的页码;  (4)按页码在字典中查这个字。  例如:使用《新华字典》查“熊”字:取灬部,从部首目录四画中查出“灬”部在检字表64页;再数出“熊”是十画,在64页“灬”部十画中查出“熊”的页码是501页;最后在正文501页中查到“熊”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