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守珪

  张守圭,生卒不详,唐代陕州河北(今山西平陆)人。

人物生平

张守圭
张守圭
  张守珪因战功卓著,累官到唐王朝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将军兼御史大夫。是唐玄宗李隆基统治时期,抵御北方入侵的突厥契丹、奚等少数民族的著名将领。对开创唐王朝繁荣昌盛的“开元之治”作出了较大贡献。
  张守珪早年跟随父辈流落边塞。青年时期,天资聪敏,骁勇善骑,颇受当地州府官吏的重视。开元初,在瓜州平乐府(甘肃省安西)任别将,后从右骁卫将军郭虔谨门下镇守北庭(新疆吐鲁番县)。当时,吐番、突厥、契丹等部族屡犯北庭、瓜州一带,守珪亲率军救援,每攻必克。在每次战斗中由于发挥了独立作战的组织指挥才能,于开元十五年(727年)提升为瓜州刺史,兼瓜州都督。守珪在瓜州任职期间,修城池,筑河堤,形成了清明稳定的政治局面。使劳动人民得以休养生息,逾年转任鄯州(青海乐都县)都督,仍充陇右节度使。
  开元十七年(729年)契丹及奚族连年侵犯唐王朝北方边陲重镇——幽州(北京),幽州两任长史赵含辛、薛楚玉皆无能为力而相继败北。唐玄宗遂于开元二十二年(734年)下令选调张守珪移镇幽州。他到任以后,率军频繁出击,尽诛契丹首领屈刺、可突干等党羽,余皆降服。这次大捷再次显示了张守珪的卓越治军才能,诏封守珪兼御史中丞、营州(辽宁锦州)都督、河北节度使副大使及河北采访处置使。开元二十三年(735年)守珪奉命亲往东都(河南洛阳市)献捷,玄宗喜其功,拜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并赐予金银彩绸等。
  张守珪在唐玄宗开元年间,20余载戍边生涯中,东征西战,驰骋在祖国的大西北至东北一带绵长的边防线上,立下了赫赫战功。这和他足智多谋,胆略过人,英勇善战,治军有方是分不开的。
  可惜,张守珪官居高位后,居功自傲,不体恤军士,对部将约束不严,将领傲奢,军心涣散,招致了边事日趋紧张的局面。先是
三晋名人张守圭
三晋名人张守圭
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张守珪重用营州胡人安禄山讨奚和契丹,轻进失律,可诛不诛,致贻后患。唐代诗人高适在这一次征战中,身历其境。他在《塞上》一诗中写道:“……边尘涨北漠,虏骑正南驱,转斗岂长策,和亲非远图,惟昔李将军,按节出皇都,总戎扫大漠,一战抢单于。……”对当时边疆安定,表达了郁闷的心情。同时,也流露了对张守珪部将的不满。
  最严重的是开元二十六年(738年),部将赵堪等假借守珪之命,令平卢使乌知义邀击契丹、奚余众于漠水(内蒙古西拉木沦河)之北,先胜后败。诗人高适在这时又以讽刺的笔调写下了《雁歌行》著名诗篇,其中有这样几句:“山川萧条极边上,胡骑凭陵杂风雨,战士军酋半生死,美人帐下犹歌舞。大漠穷秋塞草衰,孤城落日斗兵稀,身当恩遇恒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诗人在诗的最后还举出了“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一针见血地揭示了张守珪军中生活腐化的情景。他这次败绩,本该以惨痛教训引为殷鉴,重整军威,以利再战,但他好大喜功,隐瞒败绩而谎报军情。事泄,玄宗派遣内常有侍牛仙童前往核实,守珪厚赂使者,还奏如前,后仙童以赃败露,逮守珪以旧功减罪,贬为括州(浙江丽水县)刺史,逾年而卒。

旧唐史记载

  旧唐书·列传第五十三》        
  张守珪,陕州河北人也。初以战功授平乐府别驾,从郭虔瓘于北庭镇,遣守珪率众救援,在路逢贼甚众,守珪身先士卒,与之苦战,斩首千馀级,生擒贼率颉斤一人。开元初,突厥又寇北庭,虔瓘令守珪间道入京奏事,守珪因上书陈利害,请引兵自蒲昌、轮台翼而击之。及贼败,守珪以功特加游击将军,再转幽州良社府果毅。守珪仪形瑰壮,善骑射,性慷慨,有节义。时卢齐卿为幽州刺史,深礼遇之,常共榻而坐,谓曰:“足下数年外必节度幽、凉,为国之良将,方以子孙相托,岂得以僚属常礼相期耶!”守珪后累转左金吾员外将军,为建康军使。
旧唐书
旧唐书
  十五年,吐蕃寇陷瓜州,王君死,河西恟惧。以守珪为瓜州刺史、墨离军使,领馀众修筑州城。板堞才立,贼又暴至城下,城中人相顾失色,虽相率登陴,略无守御之意。守珪曰:“彼众我寡,又创痍之后,不可以矢石相持,须以权道制之也。”乃于城上置酒作乐,以会将士。贼疑城中有备,竟不敢攻城而退。守珪纵兵击败之。于是修复廨宇,收合流亡,皆复旧业。守珪以战功加银青光禄大夫,仍以瓜州为都督府,以守珪为都督。瓜州地多沙碛,不宜稼穑,每年少雨,以雪水溉田。至是渠堰尽为贼所毁,既地少林木,难为修葺。守珪设祭祈祷,经宿而山水暴至,大漂材木,塞涧而流,直至城下。守珪使取充堰,于是水道复旧,州人刻石以纪其事。明年,迁鄯州都督,仍充陇右节度。
  二十一年,转幽州长史、兼御史中丞、营州都督、河北节度副大使,俄又加河北采访处置使。先是,契丹及奚连年为边患,契丹衙官可突干骁勇有谋略,颇为夷人所伏。赵含章、薛楚玉等前后为幽州长史,竟不能拒。及守珪到官,频出击之,每战皆捷。契丹首领屈剌与可突干恐惧,遣使诈降。守珪察知其伪,遣管记右卫骑曹王悔诣其部落就谋之。悔至屈剌帐,贼徒初无降意,乃移其营帐渐向西北,密遣使引突厥,将杀悔以叛。会契丹别帅李过折与可突干争权不叶,悔潜诱之,斩屈剌可突干,尽诛其党,率馀众以降。守珪因出师次于紫蒙川,大阅军实,宴赏将士,传屈剌、可突干等首于东都,枭于天津桥之南。诏封李过折为北平王,使统其众,寻为可突干馀党所杀。二十三年春,守珪诣东都献捷,会籍田礼毕酺宴,便为守珪饮至之礼,上赋诗以褒美之。遂拜守珪为辅国大将军、右羽林大将军、兼御史大夫,馀官并如故。仍赐杂彩一千匹及金银器物等,与二子官,仍诏于幽州立碑以纪功赏。
  二十六年,守珪裨将赵堪、白真陁罗等假以守珪之命,逼平卢军使乌知义令率骑邀叛奚馀众于湟水之北,将践其禾稼。知义初犹固辞,真陁罗又诈称诏命以迫之,知义不得已而行。及逢贼,初胜后败,守珪隐其败状而妄奏克获之功。事颇泄,上令谒者牛仙童往按之。守珪厚赂仙童,遂附会其事,但归罪于白真陁罗,逼令自缢而死。二十七年,仙童事露伏法,守珪以旧功减罪,左迁括州刺史,到官无几,疽发背而卒。
  弟守琦,左骁卫将军;守瑜,金吾将军。守珪子献城、守瑜子献恭、守琦子献甫,三人皆为兴元节度使,各自有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