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才常

唐才常
唐才常
  唐才常(1867年-1900年),字伯平,号绒丞,又字佛尘,湖南浏阳人。生于清同治六年(1867年),与谭嗣同同乡,同师于欧阳中鹄,并称为“浏阳二杰”。清末维新派领袖。早年就读于长沙校经书院、岳麓书院及武昌两湖书院。1894年肄业于两湖书院。中日甲午战后,积极主张变法维新。光绪二十三年(1897)与谭嗣同在浏阳兴办算学馆,提倡新学,在长沙办时务学堂,编辑《湘学报》。次年又创办《湘报》,宣传变法维新。1898年,与谭嗣同创办南学会、群萌学会,成为南方维新变法的重要人物。同年夏,欲赴北京参与新政,行至汉口,得知慈禧太后发动戊戌政变,维新失败后逃往日本,与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等人接触。二十五年,与兴中会毕永年合作,准备联络长江沿岸会党起事。同年冬回国。1900年在上海组织正气会,后改名为自立会,联络长江中下游会党,入会者达10余万人。自任总司令,设总机关于汉口。7月,又邀结社会名流和会党首领在上海张园召开国会(亦名“中国议会”),容闳严复为正副会长,唐才常任总干事,宣布“保全中国自立之权,创造新自立国”,拥护光绪帝当政。会后赴汉口,组织自立军,任诸军督办,拟于8月9日起义。因待康有为汇款接济,起义延期。8月21日晚被张之洞逮捕,次日被杀害。遗稿有《觉颠冥斋内言》4卷,另有部分文稿收入《浏阳二杰遗文》。后有新编《唐才常集》。

人物生平

  
唐才常著作
唐才常著作
  光绪十二年(1886),唐才常19岁,经县、府、道三级考试,均名列第一,称“小三元及第”。旋就学长沙岳麓书院,并在校经书院附课,鄙视八股章句,究心经世致用之学。十七年冬,应四川学政瞿鸿禨之聘,任学署教读并兼阅卷。历时近两年。十九年秋,回浏阳,在欧阳中鹄家塾教读。次年春,入武昌两湖书院。中日甲午战争时,愤然指斥《马关条约》丧权辱国,说:“所约条款,非是和倭,直是降倭,奸臣卖国,古今所无!”因发奋研究各国政治外交情况,崇尚经今文学,尤好论“托古改制”之说。
  光绪二十一年(1895),欧阳中鹄在浏阳筹办算学馆,唐才常与谭嗣同、刘善涵等联名函请湖南学政江标批准,将浏阳南台书院改为算学馆址,又积极赞助欧阳中鹄等自行筹款在浏阳文奎阁创办算学社。
  光绪二十三年(1897),唐才常获选拔贡。时湖南维新运动兴起,他积极宣传变法图强,与谭嗣同等成为湖南维新运动之关键人物。是年三月,与学政江标等发刊《湘发报》,介绍西方学术思想源流和政治制度变迁,传播自然科学知识。在该报6个专栏中,他担任史学、掌故、交涉3门撰述。九月,与熊希龄谭嗣同、蒋德钧、陈三立等创湖南时务学堂,不久并受聘为中文分教习。
  二十四年(1898)正月,唐才常与谭嗣同等发起创立南学会,担任议事会友。二月,与黎少谷、欧阳中鹄等浏阳创立群萌学会,与谭嗣同等集资创办《湘报》,任总撰述。他在《湘学报》、《湘报》和其他书刊上发表文章50多篇,宣传变法图强。主张实行“君民共和”,“君主立宪”,“议会政治”,“经商自由”;学习西方工艺,“自造各种机器,遏洋货利权”;采用新法练兵,建新式陆军和海军;派员出洋留学。
唐才常为《湘学报》撰稿
唐才常为《湘学报》撰稿
  同年四月二十三日,光绪帝颁发“明定国是”诏书,进行变法。八月,唐才常应谭嗣同电召,赴京参与新政。行至汉口,忽闻政变发生,嗣同等就义,悲愤异常,力图树大节,倡大难,行大改革。遂南还。旋往上海,历游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联络侨胞,筹集资金,以图大举。在日本,初见康有为,自请受业为弟子。并与康、梁协商起兵事宜。
  光绪二十五年二月,唐才常回到上海,主编《亚东时报》。秋,经香港、南洋再赴日本,图在长江沿岸起兵。会见孙中山,讨论举事计划。年底,约留日本学生林圭、蔡钟浩、李炳寰等先后回国,筹划起义。回国后,在上海组织正气会,假日本人田野橘次名义,于虹口武昌路设立东文学社,为正气会活动机关。未几,改名自立会。
  光绪二十六年春,在毕永年、林圭帮助下,开富有山堂,散发“富有票”,联络长江沿岸各省哥老会众,准备起义。同年六月,集沪上名流在张园召开中国国会,推容闳为会长,严复为副会长,唐才常任总干事。宣布“保全中国自立之权,创造新自立国”,拥护光绪帝当政,发动“勤王讨贼”。随后,前往汉口,与林圭等聚集会党,联络武备学堂学生,筹组“自立军”,将自立军组建为7军,自任各军总统。定于七月十五日在汉口汉阳、安徽、江西、湖南同时起事。由于康有为海外筹款不发,因窘于饷需,而一再延期。清政府已闻风声,长江沿戒严。前军统领秦力山在安徽大通,未得情报,仍按期起事,迅遭失败。七月二十七日晚,汉口总机关被破获,唐才常与林圭傅慈祥等12人被捕。二十八日夜就义于武昌大朝街滋阳湖畔。

人物事迹

  戊戌变法前夕,唐才常应谭嗣同电召,欲赴北京参加新政,行抵武汉,闻政变猝发,六君子遇难,悲愤满腔。他逃往日本,于1899年秋在横滨会见孙中山,共商湘鄂及长江流域起义计划,及与康有为派合作问题。旋与梁启超林圭秦力山吴禄贞等在东京集会,商讨起义办法;决定以会党为起义的基本力量,夺取武汉为基地;推林圭为首回国负责联络会党,组织起义军
后世研究唐才常的书籍
后世研究唐才常的书籍
;康梁在海外筹款接济;他则为总统领,全盘统筹指挥。
  1900年7月,唐才常邀集社会名流和会党首领在上海张园召开国会(亦名中国议会),宣布“保全中国自立之权,创造自立中国,请光绪帝复辟”。会后亲赴汉口,组织自立军,达10余万人,自任总司令,总机关设在汉口。全军分五路,原确定于8月9日各路自立军在汉口、汉阳及皖、赣、湘同时起义。因康有为汇款未到,推迟起义日期。他与林圭商议,决定8月22日发动起义。正当唐才常等人紧锣密鼓进行部署之时,磨刀霍霍的张之洞先发制人,派兵数百人包围了设在英租界李慎德堂的自立军总部和宝顺里唐才常住所,将他与林圭等30多人逮捕。
  8月23日夜,张之洞身着便装走进单身牢房来看望他的门生,实际上是前来劝降,说:“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我是否还能尽我的能力,想个办法,将你救出绝境?”唐才常仰天大笑:“不就是你下令捉我到这儿来的吗?”
  张之洞咬紧牙关答道:“是的,是我下的令。可是,你勾结会匪,私立国会,妄称要建立新国,犯下了这等大逆不道的罪行。”
  “全是欺人之谈!”唐才常挺起胸来大声反驳道:“罪行?我们犯了什么罪行?哥老会已存在数十年,从无明文禁止,怎能随便诬人为匪?至于什么成立国会,建立新国,那就更不是什么罪行了。难道华盛顿、杰斐逊有罪吗?法兰西共和国的建立者们有罪吗?总督大人不是亲自提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今天怎么一听到创国会、立新国,反过来镇压革命党人呢?为了保全禄位,竟不惜反复如此,真令我为大人羞愧不已!”
  张之洞气急败坏,恼羞成怒,于当晚将唐才常等20人押赴武昌紫阳湖畔。临刑前,唐才常大义凛然,毫无惧色,口出一联:
  “七尺微躯酬故友,一腔热血溅荒亡。”
  他追随谭嗣同亡魂西去,实现两人生前“生同志,死同烈”的誓言。这位“新世纪率先倒下去的英雄”逝世时年仅33岁,现今浏阳市的“才常路”就是为了纪念他而命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