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炽

  
王炽
   王炽
  王炽,生于1836年,字兴斋。 1836年5月25日生于云南省广西直隶州(今泸西县)弥勒县十八寨(今弥勒县虹溪镇),卒于1903年12月25日。早年以马帮创业,1866年在四川设立天顺祥,开展银两及资金的转运承兑业务,因信用昭着,在全国15个省设立分号,在香港设分号,在越南海防设办事处。
  王炽由于家境贫寒,14岁时又遭丧父之痛,因而不得不辍学习商。王炽16岁时,母亲变卖首饰筹得银20两,交于王炽。王炽用这笔钱从家乡虹溪购土布挑至竹园、盘溪贩卖,又将那里的红糖购回销售。凭着天资聪颖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王炽不久便攒下了一百多两银子。这笔银子成了王炽扩大经营的资金,王炽由此开始组建自己的马帮,在建水、泸西、师宗、丘北一带往返贩运土杂百货。由于王炽胆大机敏,为人侠义,20余岁时已在滇南一带小有名气,人称“滇南王四”。
  他一生以义聚财,以义用财作为自己的财富观,他把自己的财产大部分用来救济社会,救济平民。并用毕生的精力饯行着“背信是祸,诚信是金”的人生格言,终于使自己站在了财富的顶端。
  王炽究竟有多少钱没有人知道,但“同庆丰”在鼎盛时期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左右大清王朝的金融市场却是不争的事实。英国《泰晤士报》曾对百年来世界最富有的人进行统计,排在第四位的便是王炽。而且,他是惟一一名榜上有名的中国人。  

王炽—传奇经历

  

·富敌半个云南

  “天顺祥”的一炮打响使王炽身价更着,更重要的是,王炽找到了唐炯作为政治靠山,并由此走上了“官之所求,商无所退”的发迹之路。在唐炯的支援下,王炽开汇号并代办盐运,生意做得得心应手。随后,王炽与席茂之分夥独自经营,在昆明创设自己的“同庆丰”商号,并改组“天顺祥”,以“同庆丰”为总号,“天顺祥”为分号,“同庆丰”以汇兑业务信用好而成为民间和官府承办汇兑的首选。很快,钱庄以长江沿岸为线,在国内各大城市逐步增设分号,成都、汉口、九江、南京、上海、贵阳、广州、承德、北京等地都有设置,鼎盛时期在香港、海防亦设有办事机构。
王炽
     王炽
  除此之外,王炽在云南省州县较大的商品集散地亦设置“同庆丰”分号。自此,全国各商行或私人往来汇兑,均可在沿途钱庄凭票取款,“同庆丰”每年各省调剂云南协调及省宪解缴朝廷款项,便达数百万两之巨。“同庆丰”还在四川代办盐运,在昆明设“兴文公当”兼营房地产,修建昆明同仁街,在弥勒、宜良等地广置田产,年收租息千余石。
  有人曾给“同庆丰”算过一笔账,说自光绪十三年至宣统三年共25年间,全号红利即达389馀万两,此数尚未包括弧内遭受的重大折损,时人称“同庆丰富过半个云南”。王炽成为名震南北的“钱王”,被誉为“执全国商界牛耳”的云南金融业开山鼻祖。而“同庆丰”、“天顺祥”则被誉为“南邦之雄”,有人认为王炽的钱庄足以与山西钱庄相抗衡。
  

·对“商道”有独到领悟

  王炽虽富甲全滇,但却不是一个惟利是图的商人。他重德重义,以德经商,对“商道”有着独到的领悟:“说我,羞我,辱我,骂我,毁我,欺我,骗我,害我,我将何以处之?容他,凭他,随他,尽他,让他,由他,任他,帮他,再过几年看他……”王炽在经营上不固步自封,善於借鉴世界先进经验,为强国奋争;在个人生活上,王炽富而不奢,始终保持勤俭家风。诚信与德行赢得了包括竞争对手在内的所有人的尊重,成为商界楷模。
  不仅如此,王炽还仗兴疏财,以财力急国家之急,以振兴地方经济为己任,发展地方实业,热心公益事业。清光绪九年法国出兵犯境,云南巡抚岑毓英督师出关救援。当时军情紧急,需饷甚巨,一时筹应不及的紧要时刻,达官贵人忙於避祸,惟利是图的商人们都做了缩头乌龟,独有王炽毅然独自借垫60万两钜款作饷银,岑毓英为之赐额称“急公好义”。
  王炽还花钜资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了滇越铁路的路权,使云南路权不受法国人支配。为保护地方工业不被洋人染指,王炽冒险夺标,垫付数十万两白银与官府一同筹办云南铜、锡矿业。
  晋、陕两省大旱,黄河断流,王炽捐银数百万两给工部兴修水利,被李鸿章称之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仓惶出逃,所带银两不足大队随行人员衣食,王炽认为爱国必须忠君,因此十万火急下死命令,慈禧人马所经之地,“同庆丰”分行须全力资助。慈禧回京後,国库空虚,资金短缺,王炽发动海外及国内各分行融资接济。见虹溪书院损坏,即捐资扩建;见地方无救荒之粮,便设义社以备振灾;见学子失学,便建义塾以教;见士子乡试无住宿,捐虹溪试馆以供住宿;见有的举子无钱进京赶考,就承揽了云南全部举子进京赶考的一切开销;见大渡河船渡常淹没人马,便捐巨金打造13根铁索修桥,供行人过江;为培养人才、振兴地方教育文化,王炽联合当地富绅筹办“兴文当”,将之作为“基金库”,以捐助当地教育事业发展,云南经正书院,今云南大学都曾得到资助。
  此外,王炽还开创昆明牛疫局,使不少婴儿免受疾病之苦。清廷根据王炽的各种义举,先後赐他四品道职衔,恩赏荣禄大夫二品顶戴,锆封“三代一品”封典,允许在紫禁城骑马,王炽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惟一的一品红顶商人。明义重德的商人本来就不多,而商人冠戴一品更是绝无仅有,王炽所受荣誉远远超过晚清时声名显赫的巨商胡雪岩
  1903年12月25日,王炽在他创立的昆明“同庆丰”商号内溘然与世长辞,走完了他人生的68个春秋。

王炽—经商经历

 

·组建马帮贩运货物

  王炽小的时候家境贫寒。为让孩子出人头地,母亲就将7岁的王炽送至私塾读书。王炽14岁时父亲病故,3位兄长也先后因病早故。由于家庭没有收入来源,他不得不辍学习商。
王炽故乡
    王炽故乡
  王炽16岁时,母亲变卖首饰得银20两,交于王炽。王炽用这笔钱从家乡虹溪购土布挑至竹园、盘溪贩卖,又将那里的红糖购回销售。
  凭着天资聪颖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王炽不久便攒下了一百多两银子。这些银子成了王炽扩大经营的资金,他开始组建自己的马帮,在建水、泸西、师宗、丘北一带往返贩运土杂百货。由于王炽胆大机敏、为人仗义,他20多岁时就已在滇南一带小有名气,人称“滇南王四”。
  据传,一次王炽的马帮满载川货从昭通南行到凹里时,遇到百余名劫匪。赶马人吓得四散逃命,王炽却镇定自若、毫无惧色。匪首对王炽的勇敢机智大为赞赏,不但放走了王炽,还归还了一半的货物。这件事传开后,“滇南王四”的名气更大,沿途各路山贼也对王炽马帮礼让三分。
  

·靠多元化经营致富

  后来,王炽因家中发生变故而避祸于重庆。王炽见当时的重庆商业鼎盛,又居水陆交通要冲,便萌生了设庄做生意的想法。于是,他租得临街铺面一间,挂出“天顺祥”的商号,贩卖马帮运来的货物。
  在做生意的同时,王炽四处寻找融资渠道,想方设法与当地具有实力的滇商合作,共同出资扩大经营。王炽则在重庆购买烟、盐、土杂等贩运到昆明,又将云南的皮毛药材贩运到重庆。就这样,两年后他挣下了一份较大的家业。
  在从事贩运生意的同时,王炽发现川、滇省内及跨省贸易日益频繁,经营票号大有可为。于是,他在昆明开设“同庆丰”票号,并在重庆改组“天顺祥”,承揽银两及资金的转运承兑业务。
  由于讲求信誉,“同庆丰”和“天顺祥”票号很快便出了名。后来,王炽以“天顺祥”和“同庆丰”为总号,在成都、汉口、九江、南京、上海、贵阳、广州、承德、北京等全国各大城市普遍设立分号,建立了庞大的金融网络。
  虽然票号经营得很不错,但王炽并没有沾沾自喜,而是紧抓机遇,在营运票号之余,开始投资采矿业,参与开发云南铜矿。通过采矿,王炽增加了几百万两银子的收入。此外,王炽还在四川办盐运,在昆明经营房地产,在弥勒、宜良等地广置田产,很快便成为巨富。
  

·积极兴办公益事业

  王炽仗义疏财,不仅以个人财力解国家之急,还以振兴地方经济为己任,并热心公益事业。
王炽捐资修建
王炽捐资修建
  19世纪80年代初,法国侵占越南后进犯中国。军情危急,而清政府的军款却难以及时筹措。王炽出手解政府之急,垫支白银60万两,缓解了军款危机,为抗法做出了贡献。后来,王炽又花巨资从法国人手里买回了滇越铁路的路权,使云南的路权不受法国人支配。此外,他垫付数十万两白银与官府一同筹办云南的锡矿产业,为云南矿业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王炽热心公益事业。1881年,他在家乡虹溪创办东门私塾,购置学田,以期振兴云南地方文化。1903年,石屏人袁嘉谷考中了经济特科状元,王炽出钱予以奖励。此外,他还承揽了云南所有进京赶考学子们的一切开销。
  王炽创建了昆明中疫局,使不少婴儿免受天花之苦。尤为难能可贵的是,1890年晋陕大旱,全国发起捐款,王炽捐献大量白银兴修水利,受到朝廷表彰,被李鸿章称为“犹如清廷之国库也”。
  1903年12月25日,王炽在昆明“同庆丰”商号内去世,被家人安葬于故乡十八寨。

王炽的故事

  1872年在昆明创立同庆丰为总号,各埠天顺祥为分号,是清末云南金融业的创始人。参股开发东川铜矿、个旧锡矿、捐资建书院、办学堂、修路桥,其子开办云南的电灯、自来水,建设石龙坝水电站等。“同庆丰”在鼎盛时期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左右大清王朝的金融市场却是不争的事实。与一般小商小贩不同的是,王炽很快洞悉了时代的本质——官之所求,商无所退。若想发达,就必须寻求政治上的靠山。年纪尚轻的王炽开始积极寻求官场上的靠山,以期能探寻一条官商结合的发迹之路。
  就在这时,灾难降临了。清同治初,已小有名气的王炽回乡后,宿有积怨的表哥与他发生冲突。在一场斗殴中,表兄被杀,王炽匆忙出逃,几经波折避祸于重庆。王炽见此地商业鼎盛,又居水陆交通要冲,便萌生了设庄做贸易的想法。他认为单纯靠马帮贩货赚取微薄利润是在为别人做嫁衣,于是便租得临街铺面一间,挂出“天顺祥”的商号,贩卖马帮运来的货物。由于当时王炽的银资不过四五百两,做小买卖没有多大赚头,做大买卖又感到资金不足,于是他四处寻找融资渠道,想法与当地颇有实力的旅渝滇商合作,由合伙人出资扩大经营,而王炽则组织马帮在重庆购买烟盐土杂贩卖到云南,又将云南的皮毛药材购运到重庆。这支三四十匹骡马组成的马帮,沿途打着“滇南王四”的旗号,亦购亦销,边贩边买,获利颇丰。
  王炽富而不惰,以身作则,亲自赶马运货到云南,又由云南办货至重庆,并在“天顺祥”逐步设立了一套已具民营企业特色的较科学的管理模式。在这种新的管理体制下,“天顺祥”获得了长足的发展。
  商铺的发展使资金的周转变成了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于是王炽又想到了自己开设钱庄,但开设钱庄不仅需要官府批文及大笔资金,而且还需要树立人们对“天顺祥”钱庄的信任。就在这时,机会出现了。
  光绪初,在云南做官多年的唐炯奉命督办川盐而被任命为盐茶道员。当时,为改善川盐生产,盐茶道急需白银万两,由于布政司无银可拨,唐炯只得向商界筹借。然而,由于多数商贾认为发展盐务并非三五年便可见效,因而不愿担此风险,无人愿借银给官府。王炽思量再三,认为此次筹银一方面可解盐茶道之急,借此结交唐炯,找到官场上的靠山,另一方面若“天顺祥”在十天内凑足十万两白银,则可向世人展示“天顺祥”的实力,促使人们放心来“天顺祥”存兑银两。
  于是,王炽冒险应承十日之内凑足白银十万两。不出十日,王炽凑足了银两,并特意安排挑夫百余人,打出“天顺祥”的名号,列队敲锣打鼓绕城数圈后至官府送银,一时间全城轰动,妇孺皆知“天顺祥”筹巨款一事。
    除此之外,王炽在云南省州县较大的商品集散地亦设置“同庆丰”分号。自此,全国各商行或私人往来汇兑,均可在沿途钱庄凭票取款,“同庆丰”每年各省调剂云南协调及省宪解缴朝廷款项,便达数百万两之巨。“同庆丰”还在四川代办盐运,在昆明设“兴文公当”兼营房地产,修建昆明同仁街,在弥勒、宜良等地广置田产,年收租息千余石。
  有人曾给“同庆丰”算过一笔账,说自光绪十三年至宣统三年共25年间,全号红利即达389余万两,此数尚未包括号内遭受的重大折损,时人称“同庆丰富过半个云南”。王炽成为名震南北的“钱王”,被誉为“执全国商界牛耳”的云南金融业开山鼻祖。而“同庆丰”、“天顺祥”则被誉为“南邦之雄”,有人认为王炽的钱庄足以与山西钱庄相抗衡。
  1903年,石屏人袁嘉谷中状元,王炽欣喜若狂,他拿出全部“兴文当”公款,一半奖给袁嘉谷这位云南首名状元,一半在拓东路建起一座巍峨的的状元楼。
     王炽的故乡在弥勒县虹溪镇。走进虹溪,首先看到的就是慈禧太后亲赐给王炽的“三代一品”封典牌坊,这座牌坊后面的故事是:当年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太后老佛爷逃难途中,得到王炽的大力接济;太后回京后,特赐牌坊一座,以彰王炽之功。整个清代,获此殊荣的仅其一人。在虹溪,还有王炽故居遗址、文笔塔、魁阁、文庙、藏书楼等景点,建筑保存完好,古风犹存。离虹溪镇2公里,就是着名的弥勒白龙洞。
  清廷据王炽的义举,先后赐“急公好义”和“义重指群”匾额以旌表,并赐四品道员职衔,恩赏荣禄大夫二品顶戴,诰封“三代一品”封典,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唯一的一品红顶商人,超出了胡雪岩的“二品”商人封号。
  王炽一生以利聚财,以义用财,促进了云南的实业与教育,先后开发了东川铜矿、个旧锡矿,在昆明设立了公益性的“兴文当”,以所获利润资助贫困学子,鼓励学业有成者。1903年红河州石屏县袁嘉谷考中状元,王炽出资修建了享誉全滇的状元楼,昭示天下,激励世人。
  王炽的晚年更以多年经商所信奉的原则“道行、道德、信义”为本,将偌大的资本以股份制的形式加以完善和分配。他出资修建昆明同仁街,铺设昆明至碧鸡关石板路,重建虹溪书院,捐巨资在南盘江上建成三座铁索桥,兴办昆明第一家电灯公司、第一家自来水公司,引进德国西门子公司发电机,建成我国第一个水利发电站——石龙坝水力发电站等等。
  光绪初年,在云南做官多年的唐炯奉命督办川盐而被任命为盐茶道员。当时,为改善川盐生产,盐茶道10日内急需白银10万两,由于政府无银可拨,唐炯只得向商界筹借。当时,多数商贾认为发展盐务短期难以见效,因而无人愿意借银给官府。王炽考虑再三,认为此次筹银一方面可解盐茶道之急,借此结交唐炯,另一方面可以向世人展示“天顺祥”的实力,促使人们放心来“天顺祥”存兑银两。于是,王炽冒险应承10日之内凑足白银10万两,并特意安排挑夫百余人,打出“天顺祥”的名号,列队敲锣打鼓绕城数圈后到官府送银,一时间全城轰动,妇孺皆知。“天顺祥”的一炮打响,王炽身价倍增,更重要的是,王炽结交了唐炯。唐炯也回报了王炽,由他代办盐运,生意蒸蒸日上。1887年清廷委任唐炯为矿务大臣,专理滇铜。唐炯又委派王炽营运云南矿务公司,招商集股。王炽以发展地方工业为重,以开发地方资源为前提,任劳任怨,开发了东川铜矿和个旧锡矿,王炽成了富甲全滇的商人。
  选择正道,以德经商王炽做人的信念是:“穷死三不走,烦死三不沾。”这“三不走”指的是“不走鸦片,不走兵器,不走人口。”这“三不沾”指的是:“不沾赌,不沾嫖,不沾枪。”有一次,一个外国商人想借助王炽与官府的关系和在商场中的威望,以及其地处云南边境的优越位置,与他合作,贩运鸦片,王炽面对鸦片巨大的利润诱惑,婉言拒绝了。王炽说:“我是个商人,但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赚这没良心的钱。”      清末的一天,外面下着绵绵细雨,王炽开的“同庆丰”钱庄总号大店之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此时一个衣衫褴褛的花甲老者,携着一个六七岁的黑衣孩童走了进来,脸上都脏兮兮的。柜前,许多小伙计正在那忙着算账,见了他们,一个衣着光鲜的小伙计头都没抬一下,“存钱吗?”老人枯树皮似的双手颤巍巍地捧上了一枚油迹斑斑的铜钱,小伙计笑了:“要饭的吧?”老人说:“我活不了几天了,膝下只有一孙,想给他存点钱,等我一死,好让他还有几天饭吃。”小伙计声称:“一枚钱太少,存多了再来吧。”老人道:“钱庄为什么不让人存钱呢?你们行行好,就当可怜我们吧!”他苍白的须发抖动着,面含悲色。然而不管老人怎样低声哀求,小伙计就是不答应。无奈,老人与孩子伤心流泪,望着大厅正中的“信义天下”4个浓浓的墨字黯然离去。第二天,不利于“同庆丰”的谣言开始多了起来,在当地引起巨大震撼,“同庆丰”的客户们也恐慌不已,对钱庄产生了可怕的信任危机,于是纷纷涌到“同庆丰”提现银存到别家钱庄。事情已极为紧迫,大东家王炽连夜召开会议商量对策,彻查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原因找到后,他痛心疾首:“人无信而不可以立呀。”最后,他毅然决定,开除那个触犯钱庄约法的小伙计,扣发主管人员半年薪水,并让下人全城搜寻行乞的爷孙两人。王炽亲自出马,率领钱庄全体人员在大门前将老人和孩子迎进店中,向他们诚恳道歉,把他们那一文钱设立一个特殊账号,开出了票据,并给了高出别人10倍的利息,以示诚意。正所谓:行善积德,越加越多;投机取巧,越加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