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拉登

 
本·拉登
本·拉登
 本·拉登,全名:乌萨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丹(阿拉伯语:أسامة بن محمد بن عود بن لادن‎,英语:Osama bin Muhammad bin 'Awad bin Laden,1957年3月10日-2011年5月2日),简称为乌萨马、本·拉登、拉丹(أسامة بن لادن‎),中国大陆译作奥萨马·本·拉登或乌萨马·本·拉丹,台湾、港澳译作乌萨马·宾·拉登,马新译作奧薩馬·拉登,是基地组织的首领,该组织被认为是全球性的恐怖组织
  本·拉登1955年生于沙特阿拉伯的吉达,其父是沙特建筑业大亨。拉丹早年在吉达求学,后毕业于利雅得大学经济管理系。他当过工程师,从石油和建筑业赚取了巨资。他在西方拥有数家公司,涉及建筑、石油、制造和宝石等诸多行业,个人财产估计达数十亿美元。
  本·拉登被指为美国2001年酿成2986人死亡的九一一袭击事件的幕后总策划人,并被放在联邦调查局通缉名单的首位。本·拉登本人否认了这项指控,但2002年在阿富汗找到的一盘录像带显示他在讲话中谈到攻击这个词,该录像带强烈暗示他至少是“9·11”袭击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本·拉登被广泛的认为是“世界上最大的通缉犯”。2004年3月18日,美国众议院一致通过一项法案,将提供线索导致本·拉登被捕的赏金从2500万美元增加到5000万美元。虽然普遍认为他藏身于阿富汗巴基斯坦边境一带,但实际上外界没有人知道本·拉登身在何处。本·拉登死前住在阿伯塔巴德(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以北150公里)的一座住宅里,据悉,该住宅建于2005年,价值约100万美元,没有电话和互联网服务,从外观上看,该建筑的大小约为该区其他房屋8倍,并配有铁丝网护栏和高墙等设施。有目击者称,该住所距离巴基斯坦陆军军官学校的大门仅100米之遥。
  2011年美国东部夏令时5月1日下午10时50分,美国总统奥巴马白宫发表全国讲话确认本·拉登于当天凌晨在巴基斯坦境内被美军击毙,并确定已获得他的遗体。

关于“本·拉登”的名字

 
基地组织头目-奥萨马·本·拉登
基地组织头目-奥萨马·本·拉登
 “本·拉登”的意思是拉丹之子,这个简称是不准确的。其阿拉伯语全名意为:拉丹之子阿瓦德之子穆罕默德之子乌萨马。即乌萨马才是他自己的名字,而拉丹则是他曾祖父的名字。“乌萨马”的本意指“狮子”。然而大部份华人和不少传媒都称呼之为拉丹。  因为英语没有通用的阿拉伯语转写系统,乌萨马有很多不同的英语译名。英语里有几个常见翻译,通常被媒体使用的是Osama bin Laden,而情报业通常使用Usama bin Laden或Usama bin Ladin,缩写为UBL。  从词源学上讲,“本·拉登”是乌萨马的父名,父名只是他全名的一部分。他的全名“乌萨马·本·穆罕默德·本·阿瓦德·本·拉登”是他祖传四代名字的组合。阿拉伯语通常不把父名作为姓氏使用,他应该被称为“乌萨马”或“乌萨马·本·拉登”,而不应该被称为“本·拉登”。虽然阿拉伯习惯上不把“本·拉登”作为姓氏,本·拉登家族为了方便常用此名来称呼公司名称或自己的姓氏。

生平简介

 
本·拉登(左)和“基地”组织二号人物艾曼·扎瓦赫里在一起的资料照片
本·拉登(左)和“基地”组织二号人物艾曼·扎瓦赫里在一起的资料照片
 本·拉登生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一个建筑业富商的家庭。他的父亲有52个孩子,他排行17。大学时期,学习管理和土木工程。他于父亲去世后继承家中公司。当时估计他的财产达到3亿美元,但是现在一般认为只有2500万。  本·拉登是个虔诚的穆斯林。因身怀巨资,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之后,他开始接受美国的训练,支援阿富汗游击队。直至1989年苏联撤离阿富汗。  1990年海湾战争期间,本·拉登非常不满美国军队部署于沙特阿拉伯。在本·拉登的看法中,美军非穆斯林,进入沙特阿拉伯这样的神圣地点是对伊斯兰教的侮辱。他公开演讲,批评政府的亲美政策,要求所有外国人离开他的国境。  一般认为这时候是本·拉登开始记恨美国。由于沙特王室和美国互相支持,在本·拉登的眼中,王室腐败爱财,而且失去了虔诚信仰;美国则是无理的异教徒。到1991年,因反政府活动太多,被迫逃亡到苏丹重建他的组织。  本·拉登是当代国际恐怖组织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很多人都认为他是当今世界最大的恐怖分子,他也被称为恐怖主义的精神领袖。  本·拉登家里禁止玩具和现代家电,喜欢园艺,操一口流利英语,对跑车情有独钟。传言本·拉登是左撇子,事实上本·拉登是右撇子。

本·拉登之死

  美国当地时间2011年5月1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于白宫宣布,本·拉登与其子布开登当天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以北150公里的城市阿伯塔巴德一住宅内被击毙。通过对比本·拉登和他死去的亲姐姐的DNA,证实了他的身份。  此秘密行动由奥巴马授权“一小队美军”执行。在这次行动中,本·拉登的一个儿子被打死,同时被捕的包括本·拉登的2个妻子、6个孩子和4名亲信。据美国官员披露,大约24名美军特种部队官兵(“海豹突击队”)在得到奥巴马总统下达的“击毙本·拉登”命令后,乘“黑鹰”直升机突袭本·拉登藏身地,随即同本·拉登身边卫士发生枪战,约40分钟后,战斗结束,本·拉登因眼部中弹身亡,美军离开现场返回基地。整个过程中,没有官兵伤亡,但有一架直升机发生故障被自行炸毁,除了本·拉登外,还有三名成年男子被打死,其中一人是本·拉登的儿子,另外两人是本·拉登的警卫,还有一名女子因被本·拉登保镖当做人体盾牌而丧生,两名在现场的女子受伤。

·巴基斯坦官方正式确认本·拉登死讯

  巴基斯坦外交部2011年5月2日中午确认“基地”领导人本·拉登死亡的消息。巴外交部公告说,拉登在2日凌晨美国特种部队在巴基斯坦北部阿伯塔巴德实施的突击行动中死亡。  公告称,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天早些时候就美国成功打死本·拉登给巴总统扎尔达里打了电话。本·拉登的死亡表明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国际社会打击和消灭恐怖主义的决心。拉登的死亡对全球恐怖组织构成打击。  “基地”组织对巴基斯坦发动了战争,其实相关的恐怖袭击造成成千上万名巴基斯坦人死亡。在过去的几年中共计3万多名巴基斯坦在恐怖袭击中丧生。同时,还有5000多位巴安全部队人员在反恐战争中殉难。  巴基斯坦为反恐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并将继续支持国际反恐事业,巴不允许任何恐怖组织在巴领土上从事针对任何国家的恐怖活动。 (来源:人民网 记者:牟宗琮)

本·拉登年表

  1957年3月10日,出生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一个建筑业富商的家庭,家中排行17  1974年,与纳吉瓦·加尼姆结婚  1976年,大儿子阿卜杜拉出生  1976年-1979年,在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King Abd ul-Aziz University)就学
  1979年,前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本·拉登参加了美国支持的阿富汗“伊斯兰圣战组织”,并与他人合建“圣战者服务中心”  1988年,建立了一个名为“阿尔-盖达”的组织,亦即基地组织的前身  1989年,前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后,本·拉登及其追随者返回沙特阿拉伯的家乡  1991年,由于和沙特政府发生矛盾,本·拉登逃亡到苏丹重建基地组织  1994年4月,沙特阿拉伯剥夺了本·拉登的公民资格  1996年5月,被要求离开苏丹,辗转返回阿富汗  1998年2月,组织了“伊斯兰反犹太人和十字军国际阵线”(“伊斯兰圣战组织”是其派生组织)  2001年9月11日,美国911事件发生,造成3000多人伤亡  2001年10月7日,美国发动针对“基地组织”及其大本营所在国阿富汗的反恐战争,本·拉登开始了逃亡生涯,传言其经常躲藏于巴基斯坦与阿富汗的边境地区  2011年5月2日,本·拉登在美国的一次军事行动中,于巴基斯坦境内的一处民宅被美军击毙,终年54岁

奥巴马关于本·拉登之死的演讲全文

  【路透华盛顿5月2日电】美国总统奥巴马周日晚间发表演讲说,宣布9.11恐怖袭击事件主谋本·拉登在巴基斯坦被美国特种部队杀死。以下是奥巴马向美国发表演讲的全文。  今晚,我可以向美国人民和世界报告,美国在一次行动中杀死了基地组织领导人、恐怖分子奥沙马·本·拉登。他是谋杀数千名无辜男性、女性和儿童的元凶。  几乎10年以前,美国人民遭到我们有史以来最恶劣的一次袭击,它的阴云掩盖了9月明朗的天空。9.11的惨景被烙印在我们国家的记忆中:  被劫持的客机划过9月的晴空。世贸双塔轰然崩塌。五角大楼上空黑烟弥漫。93航班坠毁在宾西法尼亚州山克斯维尔,机上民众的英勇行为让更多的人免于伤心欲决,令更多的生命免于毁灭。  但是,我们知道,最凄惨的景象并不为世界所知:晚餐桌边的空椅子。被夺去父母的儿童。再也感受不到子女拥抱的双亲。  近3,000位公民被夺去生命,在我们的心中留下巨大的空洞。  2001年9月11日,美国人民在悲痛中团结在一起。我们向邻人伸出援手。我们向伤者奉献鲜血。我们巩固了彼此间的纽带,巩固了我们对社会和国家的爱。  那一天,无论我们从哪里来,无论我们信仰哪位神明,无论种族与民族,我们团结成为美国大家庭。我们更因为我们保卫国家、缉拿凶手、伸张正义的决心而团结在一起。  我们很快得知,9.11袭击的凶手是奥沙马·本·拉登领导的基地组织。该组织已公开向美国宣战,不遗馀力地杀害在国内及世界各地的美国人。于是,为了保卫我们的公民,我们的友邦和盟国,我们与基地组织开战。  在过去10年中,在我们的军人和反恐人士英勇不懈的战斗下,我们取得了巨大成就。我们挫败了多起恐怖袭击,增强了国土防卫能力。  在阿富汗,我们推翻了向本·拉登和基地组织提供庇护和支持的塔利班政府。在全球范围内,我们与朋友和盟军合作,逮捕击毙了数以百计的基地组织恐怖分子,包括参与9.11阴谋的一些人。  但奥沙马·本·拉登逃脱了追捕,跨过阿富汗边境进入巴基斯坦。与此同时,基地组织继续在边境线上活动,并通过与其相关的组织在全球肆虐。  于是,在就任後不久,我命令中情局局长莱昂·帕涅塔把捕杀本·拉登作为我们针对基地组织战争的头等要务,同时,我们并未停止破坏、打垮、击败其恐怖网络的战斗。  在多年艰苦的工作後,我们的情报系统在去年八月向我汇报了本·拉登可能的线索。我们花了数月时间调查核实这一线索。  在获取更多情报後,我与国家安全团队多次开会,判断出本·拉登可能躲藏在巴基斯坦腹地的一个营地中。  最终,我于上周确认,我们已经获得足够的情报,可以采取行动。我授权了针对本·拉登的行动,将他绳之以法。  今天,在我的指挥下,美国针对巴基斯坦阿巴德阿巴德的一个营地采取了目标明确的行动。执行任务的美国小队以非凡的胆识和实力完成了任务。美国人没有伤亡,他们还特别注意,避免了平民伤亡。  在武装战斗中,他们打死了本·拉登,取回了他的尸体。  二十多年来,本·拉登一直是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和象征,从未间断过袭击我们国家、我们的友邦和盟国的阴谋。  本·拉登之死,标志着在我们打击基地组织的斗争中迄今为止最大的胜利。  但他的死亡并不意味着斗争的结束。毫无疑问,基地组织将继续图谋袭击我们。无论在国内国外,我们必将保持警惕。  与此同时,我们必须重申,美国没有、并且永远不会针对伊斯兰世界宣战。我曾经声明、布什总统在9.11後不久也宣称,我们的斗争并不是针对伊斯兰世界的。本·拉登不是穆斯林领袖,而是大规模屠杀穆斯林民众的凶手。基地组织在多个国家,包括在美国,杀害了众多穆斯林民众。  所以,所有信仰和平和人类尊严的人们都应该为本·拉登之死而欢呼。近年来,我曾多次声明,如果我们发现本·拉登在巴基斯坦的藏身之所,我们就将展开行动。我们做到了这一点。  但有必要强调,我们与巴基斯坦的反恐合作帮助我们找到本·拉登及其藏身之所。实际上,本·拉登也向巴基斯坦宣战,并下令袭击巴基斯坦人民。  今晚,我与扎尔达里总统通了电话,我的团队成员也与他们的巴基斯坦同事作了沟通。他们同意,这对我们两国来说都是良好的、历史性的一天。未来,巴基斯坦继续与我们合作打击基地组织及其相关组织,这一点至关重要。  美国人民并未挑起这场战争。是恐怖分子侵入我们的国土,毫无理由地残杀我们的人民,挑起了这次战争。在将近10年的服役、斗争和牺牲後,我们深知战争的代价。  作为总指挥,每次我签署向阵亡者家属的慰问信时,每次我与负伤者对望时,我都深感他们做出的巨大牺牲。  所以,美国人民懂得战争的代价。但作为一个国家,我们决不能容忍我们的安全遭到威胁,在我们的人民遭到杀害时更不会无所作为。在保卫我们的公民,我们的友邦和盟国时,我们将勇往直前。我们将对造就我们的价值观保持永远忠诚。  就是在今天这样的夜晚,我们终于可以告慰痛失亲人的家庭:正义得到了伸张。  今夜,我们感谢无数情报和反恐工作人员,他们的艰苦工作成就了这一胜利。美国人民并不了解他们的工作,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今晚,他们感受到了工作的成就,追求正义的战果。  我们感谢执行这次任务的人们。他们向所有服务于国家的人士做出了专业精神、爱国主义和卓绝胆识的最佳表率。他们也是9.11以来背负最沉重压力的一代人。  最後,让我向所有在9.11事件中失去亲人的家庭说,我们从未忘记过你们的痛苦,我们的决心也从未动摇:为了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们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今晚,让我们回想9.11之後全国上下团结一心的情形。我知道,自那时以来,我们的团结也曾有所动摇。但今天的胜利证明了我们国家的伟大,证明了美国人民的坚韧。  保卫国家的事业并未完成,但今晚我们再次证明,美国人民只要下定决心,就能完成任何目标。这就是我们的历史。无论是为人民追求繁荣,为全体民众的平等而斗争,在海外保卫我们的价值观,还是为维护世界和平而做出牺牲。  让我们牢记,我们能够完成上述目标,并不仅仅是源于我们的财富和实力,而是我们的身份和信仰所致——我们是上帝庇护的国度,追求自由和正义,无人能够分裂我们。  谢谢大家。上帝保佑大家。上帝保佑美国。(完)

本·拉登往事

·英语老师看拉登:高大惹眼、不算特别聪明

  上世纪60到70年代,拉登在沙特阿拉伯西部的吉达市度过了自己的青年时代。他的父母拥有52个子女,为了让他们掌握英语,日后到西方接受高等教育,父亲特意请了一位名叫布莱恩·谢勒的家庭教师,给家中30个年岁较大的孩子“开小灶”。在谢勒的记忆里,拉登的父亲是一位极其英俊的富商,他娶了四个如花似玉的漂亮妻子,但由于生性风流,他经常与妻子闹离婚,然后迎娶新的美女回家。  父母相貌出众,子女自然不会差劲。谢勒表示:“拉登一家人都那么好看,他家的孩子没有一个能与丑陋二字扯上关系。”这些孩子中,拉登的个子最高,非常惹眼。上课时,他总是坐在靠窗一排的位子上,上课时偶尔会走神,看外面的孩子玩游戏。他的英语并不太好,脑子也不算特别聪明。  在拉登家的孩子们中,谢勒印象最深的并非拉登,而是拉登的大哥塞伦。1967年,拉登的父亲由于空难去世,一向由他本人掌管的公司顿时群龙无首。第二年,塞伦继承了父亲的事业,与三四位已经成年的弟弟处理各项事务。由于塞伦为人精细,头脑聪明,他把一切都料理得井然有序,当年,公司的收入与从前持平。  谢勒觉得,塞伦是一个非常西方化的人,这可能与他在英国接受了高等教育有关。他并不是谢勒的学生,两个人是通过朋友介绍才认识的。他们曾用英语彼此交流,谢勒觉得塞伦的英语说得纯熟流利,非常出色。此外,谢勒记得塞伦个性独特,极有主见,而且热爱音乐,会弹吉他。他曾听塞伦反复弹奏著名的西方歌曲《花落何处》(英文名为: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旅馆老板看拉登兄弟:英俊阔少、奢侈无度

  克里斯蒂娜·阿克布莱德是瑞典一家旅馆的老板,她仍然清楚地记得拉登和他大哥1970年在这里居住时的情形,因为这两位客人实在非常与众不同。她说:“我见过许多阿拉伯人,但是那对阿拉伯兄弟非常不同……他们很英俊,而且是两个阔气的少爷。”  在阿克布莱德的记忆中,兄弟两人当时开一辆昂贵的劳斯莱斯轿车来到旅店外,表示要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当地警方规定,为了避免妨碍交通,旅客的车子不能随便停在旅店门外,必须停在指定地点,所以阿克布莱德立即提醒这对兄弟,如果不想收到罚单,就把车子停到别处去。然而,拉登却满不在乎地笑着表示:“没关系,到警察局去跟警察们聊天是件很有趣的事。我们就要把车子停在那里。”  拉登兄弟让阿克布莱德给他们开了两个双人间,并在那里住了一个星期。他们每天都穿着名贵的衣服出门,到傍晚时才回来。不过,他们总是睡在一张双人床上,另一张床上放着他们的行李,另外一个房间则是他们喝茶聊天的地方。  有一件事让阿克布莱德最难忘。由于清理房间的女工休息,周日那天她亲自去打扫客房,发现拉登兄弟的垃圾筒里有一个大塑料袋,里面是好几件衬衫,其中有圣罗兰牌,也有迪奥牌,都是价钱不菲的名牌货。它们看起来很新,好像只被主人穿过一次。于是,阿克布莱德在当天晚上问拉登兄弟,是否把这些衬衫放错了地方。  令她惊讶不已的是,拉登兄弟居然表示:“不,我们已经穿过这些衣服一次了,所以它们没什么用了,如果你喜欢,就把它们拿去好了。”

·童年邻居看拉登:安静保守、喜欢李小龙

  卡里德·巴塔尔菲是拉登居住在吉达时的邻居,他比拉登小3岁,曾是拉登童年时的玩伴,他们常与其他邻居家的孩子一起在空地上踢足球。拉登身材比别的孩子高大,所以大家让他踢前锋,希望他用头球攻门。  巴塔尔菲表示:“奥萨马(拉登的名字)是个很安静的孩子,做事特别专注。他喜欢看西方电影,也喜欢看有关空手道题材的电影。布鲁斯·李(李小龙的英文名字)是他非常喜欢的演员。他喜欢到叙利亚与土耳其交界处的山地去爬山,还喜欢骑马。”  巴塔尔菲记得,拉登的父母都不是保守的穆斯林,他的许多兄弟姐妹也很开放,但拉登与他们不同。当他对他家人的行为有意见时,他并不直言,而是静默地采取行动,中断或干扰他们的举动,比如他会跟偷看少女的兄弟们搭话,转移他们的注意。不过,他偶尔也会非常激动,当他看到同学穿着不合伊斯兰教规定的短袖衣服时,曾大声对他说:“不许穿短袖衣服来学校,不许这样做,不许!”

·青年时代好友看拉登:支持一夫多妻,让女性都能嫁出去

  贾马尔·卡里发是拉登大学时代的好朋友,他们于1976年相识。虽然两个人并非大学同班同学,但因为都是保守派伊斯兰教徒,都支持一夫多妻制,所以经常一起聊天,一起组织社会活动,呼吁阿拉伯人严守教规。  卡里发表示,当年,他在吉达市的阿卜杜勒·阿齐兹国王大学读理科,拉登则在同一大学学习经济管理。两人经朋友介绍后相识,由于都是保守派伊斯兰教徒,都是做事专注认真的人,所以他们很快成为密友。与学校里那些忙着追求女生,或者喜欢自我欣赏的男生不同,拉登与卡里发都不喜欢与女生交往,但是他们都支持一夫多妻制。  卡里发对《泰晤士报》记者表示:“我们经常讨论一夫多妻制……我们觉得我们的父辈对这个制度理解有误,他们只娶一个妻子,但结了婚又离婚,离了婚再结婚——这样,相当于娶了更多女人。或者他们坚持一夫多妻,但娶了新人,就冷落了旧人。这些,都是不符教规的……通过社会调查,我们发现女性的人数比男性多,所以应该坚持一夫多妻制,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们都嫁出去。”

·“圣战”成员及记者看拉登:抛弃现代享受,过穷日子

  利比亚人诺曼·班诺特曼曾经是一名“圣战”组织成员,与拉登有过数次接触。他表示,拉登过着穷日子,与一般的阿拉伯穷人几乎没有分别,这令他非常惊讶。  班诺特曼说:“你永远都不会相信,他居然过着那样的日子,他的孩子们——你简直无法相信他们是拉登的孩子——穿着破衣服到处跑。他总是告诉他的手下,必须舍弃现代社会的生活,舍弃那些空调、冰箱、汽油。如果你想过富裕的日子,就别想打游击战了。”  此外,一名巴勒斯坦籍记者阿布德尔·巴里·阿特万曾在1996年见过拉登,并与他共进晚餐。说到那顿饭,阿特万表示:“真是令人恶心。我们12个人在一个山洞里吃饭,菜肴是烤土豆,他们煎了4、5个鸡蛋,特地招待我和其他几位客人。此外,还有一块发臭的奶酪,以及搀杂了沙土的面包……我不明白,拉登为什么想和他的手下过这样的苦日子。”

·前保镖看拉登:理解妻子,害怕被活捉

  阿布·扬德尔曾经担任过拉登的贴身保镖。2004年,他接受一家阿拉伯电视台的采访时表示,拉登有四位妻子,在他四处流亡期间,除了第一位妻子,其他三位夫人都陪在他身边,与他一起风餐露宿,东躲西藏。  然而,在苏丹逗留期间,一位名叫乌姆·阿里·拉登的妻子终于不堪忍受颠沛流离之苦,提出要与拉登离婚。扬德尔表示,出于对妻子的同情和尊重,拉登无条件地答应了她的要求,与她解除婚姻关系。  扬德尔还说:“在那些日子里(指拉登四处流亡期间),拉登教长给了我一把手枪,让我当他的贴身保镖。那把枪里只有两颗子弹,他嘱咐我,其中一颗子弹是留给他的。如果我们被包围了,或者他即将落入敌人之手,我必须开枪杀了他。他不想活着落到敌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