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彦升

  王彦升(917—974)五代北宋蜀(今四川)人,字光烈。后唐同光时徙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善剑,号“王剑儿”。后唐明宗时,补东班承旨。后晋中,转内殿直,以功迁护圣指挥使。后周时,曾破北汉兵,又从征南唐,破金牛水寨,累迁散员都指挥。显德七年(960)陈桥兵变,赵匡胤被将士拥立为帝,他率部先入汴京,擅杀后周大将韩通。后领铁骑左厢都指挥使,改京城巡检,夜入宰相王溥家索贿,因出为唐州刺史。开宝二年(969)任原州防御使,常以酷刑虐待人民。

人物生平

宋史
宋史
  王彦升是陈桥兵变的策划者和参与者之一。性格残忍,膂力过人,擅长击剑,号“王剑儿”。本是蜀地人,后唐同光中,举家迁至洛阳。
  王彦升最初在宦官骠骑大将军孟汉琼手下听用,孟汉琼以其趫勇,推荐给唐明宗李嗣源,补东班承旨。晋天福年间,转内殿直。
  晋开运初,契丹围大名,晋少帝石重贵幸澶州,王彦升与罗彦环应募,护送少帝突围,以功迁护圣指挥使。
  周广顺年间,跟从向拱进兵太原,领兵至虒亭南面,斩敌帅王璋于阵中,以功迁龙捷右第九军都虞候,之后累转铁骑右第二军都校、领合州刺史。又跟从张永德攻打瀛州,攻占束城,改散员都指挥使。
  宋太祖赵匡胤北征,至陈桥,为众部将推戴,黄袍加身,得石守信帮助领兵入城。王彦升以所部人马率先进入京城,在路上遇到准备召集部下抵抗赵匡胤的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并一直追击到韩通的府邸,将韩通和其家人全部杀死。
  赵匡胤入城之初曾晓谕诸将需秋毫无犯,听说韩通为王彦升所杀,非常不悦。由于是刚刚建国,需笼络人心,所以没有加罪于王
宋太祖赵匡义
宋太祖赵匡义
彦升,并且提升其为铁骑左厢都指挥使,拜恩州团练使,后来又任京城巡检之职。一日,王彦升借巡检之名,半夜来到王溥的府第,王溥很惊悸的出来迎接,等到落座以后,王彦升说其夜间巡警很困,过来找王溥喝两杯,其实是想向王溥索贿。王溥假装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摆上酒宴款待了王彦升一番,算是把事情推过去。第二天,王溥将此事密奏皇帝,宋太祖将王彦升外放为唐州刺史
  宋乾德初年,任命为申州团练使。宋开宝二年,改任防州防御使,年底,又移任原州。由于身处边塞,经常有戎狄骚扰边塞,一旦被王彦升擒获后,王彦升并不处以刑罚,而是招集同僚和下属一起饮宴,然后把犯人拉到宴会上用手扯断犯人的耳朵就酒吃。此时犯人满身是血,吓得浑身哆嗦,一动也不敢动,每次都有好几个犯人有如此遭遇。周边的戎狄以此对王彦升畏惧三分,不敢再骚扰边塞。宋乾德七年,由于有病王彦升被允许回到京城,但到乾州的时候就病死了,时年五十八岁。宋太祖因为其未尊将令杀死韩通的缘故,终身没有授予王彦生节铖。

历史评价

陈桥兵变
     陈桥兵变
  后周末,王彦生以功升为殿前司散员都指挥使,与太祖关系密切。“陈桥兵变”后, 王彦升率所部先入京,可见王彦升在兵变中的地位相当重要。他在回京后,首先杀死后周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在京巡检韩通及全家。王彦升滥杀有损于太祖形象,也违背了秋毫无犯的约定,因而被拘捕,还表示要斩首以惩其“专杀”之罪。后来很快便被释放,但终生未曾建节。《宋史》载“王彦升之弃命专杀也,上(太祖)怒甚,将斩以徇,已而释之,然亦终身不授节”。曾半夜跑道宰相王溥家,“意在求贿”。不仅被免去其京城巡检的兼职,又罢去他铁骑左厢都指挥使的军职,还将他外放为地方官。后任原州(今镇原)防御使兼缘边巡检,与庆州(今甘肃庆阳)姚内斌、通远军(今环县)董遵诲等,成为太祖西北边防的主要将领。王彦升性残忍,“戎人有犯汉法者”,“手捽其耳嚼之”,作下酒菜。开宝7年死,终年58岁。

宋史记载

宋史·卷二百五十·列传第九》
  王彦升字光烈,性残忍多力,善击剑,号“王剑儿”。本蜀人,后唐同光中,蜀平,徙家洛阳。
  初事宦官骠骑大将军孟汉琼,汉琼以其趫勇,言于明宗,补东班承旨。晋天福中,转内殿直。开运初,契丹围大名,少帝幸澶州,募勇敢士赍诏纳城中,彦升与罗彦环应之。一夕突围而入,以功迁护圣指挥使。周广顺中,从向拱破太原兵虒亭南,斩敌帅王璋于阵,以功迁龙捷右第九军都虞候。累转铁骑右第二军都校、领合州刺史。世宗征淮南,从刘崇进、宗偓破金牛水砦,禽伪军校阎承旺、范横。又从李重进扞吴兵于盛唐,斩二千人个利益级。又从张永德攻瀛州,下束城,改散员都指挥使。
北宋地图
北宋地图
  太祖北征,至陈桥,为众推戴。彦升以所部先入京,遇韩通于路,逐至第杀之。初,太祖誓军入京不得有秋毫犯,及闻通死,意甚不乐。以建国之始,不及罪彦升,拜恩州团练使、领铁骑左厢都指挥使。后为京城巡检,中夜诣王溥第,溥惊悸而出,既坐,乃曰:“此夕巡警甚困,聊就公一醉耳。”彦升意在求贿,溥佯不悟,置酒数行而罢。翌日,溥密奏其事,乃出为唐州刺史。
  乾德初,迁申州团练使。开宝二年,改防州防御使,是冬,又移原州。西人有犯汉法者,彦升不加刑,召僚属饮宴,引所犯以手捽断其耳,大嚼,卮酒下之。其人流血被体,股慄不敢动。前后啖者数人。西人畏之,不敢犯塞。七年,以病代还,次乾州卒,年五十八。太祖以其夺杀韩通,终身不授节铖。论曰:石守信而下,皆显德旧臣,太祖开怀信任,获其忠力。一日以黄袍之喻,使自解其兵柄,以保其富贵,以遗其子孙。汉光武之于功臣,岂过是哉。然守信之货殖钜万,怀德之驰逐败度,岂非亦因以自晦者邪。至于审琦之政成下蔡,重赟之功宣广陵,卓乎可称。令铎身四十余战,未尝妄杀,可主胃勇者之仁矣。彦环于革命之日,首挺剑以语范质,于宋则未必功以众先,于周则其过不在人后矣。王彦升韩通,太祖虽不加罪,而终身不授节铖,是足垂训后人矣。保吉、承衍咸以帝婿致位落镇,其被驱策、著功,则保吉为优,况推功李继隆,尤为不伐而有让,然械役名士,纵意禽荒,累德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