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昌硕

                                               
吴昌硕
吴昌硕
  吴昌硕(1844.08.01-1927.11.06),名俊,初字香补,中年以后更字昌硕,别号缶庐、苦铁,安吉人。青少年时即喜钻石与篆刻、书法有关的文字训诂之学。1865年(清同治四年)中秀才,后不再应考。1872年,离乡到杭州、苏州、上海等地寻师访友,从俞樾学习辞章和文字训诂。后在苏州结识书法名家杨藐翁,并与各地艺术界知名人士交游。三十多岁时开始以篆书笔法作画,受到名画家任伯年的赞赏。此后两人始终保持亦师亦友的亲密关系。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吴昌硕一度出任江苏安东(今涟水县)县令,仅一月即辞去。从此专心于创作。1904年夏,与篆刻家叶品三、丁辅之等发起创“西泠印社”。1913年印社正式成立,吴被推为社长,曾先后作《西泠印社图》、《西泠印社记》、《隐闲楼记》等。吴在篆刻、书法、绘画等方面都有很深造诣。
  他的篆刻,气魄宏伟,雄浑奇肆,创为一派;书法擅写“石鼓文”,朴茂雄健,突破陈规,别有一格;绘画则吸引朱耷、徐渭石涛赵之谦诸家之长,并受任伯年的影响,兼取篆、隶、狂草笔意,色酣墨饱,气势磅礴。所作画以梅、竹、菊、荷花水仙兰花牡丹等花卉和蔬果为多,偶亦写山水、人物。其题款和钤印,与画面密切配合,亦十分得宜。齐白石对吴的艺术成就极为推崇,置吴于朱耷、徐谓之列。吴重视对青年的培养,著名画家潘天寿就曾受过他的鼓励和指导。他也善诗,写有不少诗篇。1927年11月29日,吴昌硕病逝于上海。著作有《缶庐集》、《缶庐印存》等。  

生平事迹

  吴昌硕,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八月一日生于浙江省孝丰县鄣吴村一个读书人家。
  十七岁那年,太平军从安徽直指浙西,清军尾随而来,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所不为,人民不堪清兵蹂躏,四处逃亡,流离颠沛,辗转于荒山野谷之中,此时,吴昌硕的弟妹先后死于饥馑。后来他又与家人失散,独自一人到处流浪,替人家做短工、打杂差过日子,时常以野生植物和树皮草根充饥。他在湖北、安徽等省流亡达五年之久,历尽千辛万苦,到二十一岁那年才回到家乡,与老父相依为命,躬耕度日。
  二十二岁那年,在县里学官的迫促下,他勉强去应了一次考试,中了个秀才以后,就绝意场屋,不再赴考,一直依游幕和鬻艺为生。到了五十三岁那年,他一度被举为江苏安东(今涟水县)县令,因不惯于逢迎长官、鞭挞百姓,到任只一个月,便毅然辞去。从此他就厌弃官场生涯,专心致志地从事文学艺术上的深造。
吴昌硕生平
吴昌硕生平
  二十九岁那年,他离开家乡,到人文荟萃的杭州、苏州、上海等地去寻师访友,刻苦学艺。
  三十多岁时,他始以作篆籀的笔法绘画,苦无师承,后经友人高邕之介绍,求教于任伯年。
  光绪三十年(1904)夏,篆刻家叶品三、丁辅之、吴石潜、王福庵等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楼,探讨治印艺术,发起创立一个研究金石篆刻的学术团体,定名为“ 西泠印社”,邀请吴昌硕参与其事。1913年重阳节印社正式成立,各地金石学者纷纷参加,公推他为社长。
  吴昌硕初配夫人章氏,安吉过山村人。未及成婚,病殁于乡里。他曾作《感梦》长诗,刻“明月前身”闲章以志怀念之情。石一边刻有章氏背面像,直到晚岁,还时常把它钤在自己的画幅边角上。
  同治十一年(1872),他在安吉城内与施氏夫人结婚。夫人名酒,字季仙,浙江归安县(今属吴兴县)菱湖镇人。结婚后不久,为了谋生,也为了寻师访友,求艺术上的深造,他时常远离乡井经年不归。光绪八年(1882),他才把家眷接到苏州定居,后来又移居上海。
  夫人生三子一女。长子育,字半仓,十六岁殇。次子涵,字子茹,号臧龛,擅书画,尤精篆刻,克传家学,惜寿不永,五十二岁那年(1927年)先其父而卒。三子迈,字东迈,一字东曼,亦能书画。女丹姮,字次蟾,能隶书,出嫁后中年去 吴昌硕毕生从事艺术研究和创作,专心致志,数十年如一日。晚年,他在艺术创造等方面虽都有很高深的造诣,但他不仅绝不骄矜,反而比先前更加谦虚。他时常对人工智能说:“我学画太迟,根柢不深,天资也不高,仅仅做到多看、多画而已。”他自谦地把所作的画比作“健药”,又说:“学画未精书更劣,似雪苔纸拼涂鸦。”(《余疑庵草书。为一亭》)
  直到七八十岁的高年,还以读书、刻印、写字、绘画和吟诗作为日课,乐之不疲。诚如他自己在一首题画诗中所描述:东涂西抹鬓成丝,深夜挑灯读《楚辞》;风叶雨花随意写,申江潮满月明时。
  一九二七年十一月六日,吴昌硕突患中风,在沪寓谢世,享年八十四岁。一九三三年十一月,迁葬于浙江余杭县塘栖附近超山报慈寺西侧山麓,墓地坐落于宋梅亭畔。墓门石柱上刻有沈淇泉(卫)所撰联语:“其人为金石家,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此地傍玉潜故宅,环抱有几重山色,十里梅花。”
  墓右有墓表,由吴昌硕生前挚友冯君木(开)撰文。墓左有一座石像,高与人等,手执书卷而立,栩栩如生。墓侧有《缶庐讲艺图》刻石,为门生王个簃、沙孟海等所建。  

吴昌硕年表 

·1844-1863年

吴昌硕 照
吴昌硕 照
  1844年(清道光二十四年,甲辰)一岁
  九月十二日(农历八月初一日)先生生于浙江安吉县鄣吴村。
  1848年(道光二十八年,戊申)五岁
  由其父启蒙识字。
  1853年(咸丰三年,癸丑)十岁
  先生至邻村塾中攻读。
  1857年(咸丰七年,丁巳)十四岁
  始学刻印。其父好金石篆刻,先生耳濡目染,每喜模仿奏刀。家贫、恒以废铁磨成刻刀,每获一石,必屡磨屡刻。曾于困倦时将左手无名指凿伤,竟使手指烂去半节。
  1860年(咸丰十年,庚申)十七岁
  春,太平军一部自安徽广德界牌方面进抵浙江,清兵尾随而至,先生随父转辗流亡,途中被乱军冲散,只得只身逃亡。其间,弟死于疫,妹死于饥。
  1861年(咸丰十一年,辛酉)十八岁
  先生飘泊乡间,经年不得一饱,曾在宋姓农家打杂工。是年小除夕,得知其父逃难在孝丰东乡半山地,即奔赴之。
  1862年(同治元年,壬戌)十九岁
  春三月,乡里稍宁,归家省亲。原配章氏(安吉县过山村人,未及成婚)已先数日病殁。  

·1864-1883年

吴昌硕旧照
吴昌硕旧照
  1864年(同治三年,甲子)二十一岁
  六月,天京陷落,太平天国失败。先生于中秋日偕父回乡,见故里荒烟蔓草,瓦砾遍地,骨肉俱死于难。父子相依为命,勤耕苦读。
  1865年(同治四年,乙丑)二十二岁
  父娶继室杨氏(安吉晓墅人),举家迁居安吉城内桃花渡畔。先生题所居小楼曰:“篆云楼”。屋前有园,名曰“芜园”。秋,经老师潘芝畦一再迫促,赴安吉县补考庚申科秀才中试。
  1866年(同治五年,丙寅)二十三岁
  从同里施旭臣受诗法,同时兼习名家书法、篆刻。
  1868年(同治七年,戊辰)二十五岁
  二月十八日,父病殁于安吉,享年四十八岁。
  1869年(同治八年,已巳)二十六岁
  先生负笈杭州,就学于诂经精舍,从名儒俞曲园习小学及辞章。是年编成《朴巢印存》。
  1870年(同治九年,庚午)二十七岁
  仍在杭求学,与同学陈桂舟交往甚密。是年冬回故里,除勤习书法、篆刻外,又以课邻人子弟、代人书写文章等谋生。时更名芗圃,人称“芗圃先生”。
  1872年(同治十一年,壬申)二十九岁
  在安吉娶施氏(名酒,字季仙),归安县(吴兴)菱湖镇人,少先生四岁。曾随友人赴上海,得识画家高邕之。
  1873年(同治十二年,癸酉)三十一岁
  长子育生,乳名福儿。赴杭投诂经精舍。结识画家吴伯滔。在安吉从潘芝畦学画梅。
  1874年(同治十三年,甲戌)三十一岁
  秋赴嘉兴,由施旭臣介绍,结识金铁老,铁老授先生识古器之法。先生作诗题《虚舟纵浪图》。又集拓印作《苍石斋篆印》。
  1875年(光绪元年,乙亥)三十二岁
  赴湖州,馆陆心源家,间协助心源整理文物。
  1876年(光绪二年,丙子)三十三岁
  居湖州,馆陆心源家次子涵生,乳名壶儿,字子茹,号臧龛。
  1877年(光绪三年,丁丑)三十四岁
  先生最早之诗篇《红木瓜馆初草》辑成,存诗六十馀首。先生常到菱湖岳家小住,爱在青云阁茶楼会友论文,吟诗作赋。集拓近作为《齐云馆印谱》。
  1878年(光绪四年,戊寅)三十五岁
  往来于湖州、菱湖间。
  1879年(光绪五年,己卯)三十六岁
  春,曾客苕上(吴兴)宿友人金杰寓中,刊印曰:“一狐之白”。编成《篆云轩印存》,携往杭州,向俞曲园求教,俞极为赞许,为之署端并题辞。先生论金石篆刻之重要诗作《刻印》长古,当作于是年。
  1880年(光绪六年,庚辰)三十七岁
  春二月,得杨大瓢(宾)“铁函”两字,因作“作函山馆”印。在苏州以诗文求教于杨见山,欲师事之,见山复信固辞。作《芜园图》、《冷香图》,自题以诗,并征求友人题咏。友人王复生为作小像,自题五古两首。在苏州识两罍轩吴云。《篆云楼印存》由吴云略为删削,更名《削觚庐印存》。秋赴京口,十月回苏州,与金铁老重叙。作《与铁老话旧》、《坐雨和铁老》诗。是年交识吴秋农、金心兰、顾茶村、胡三桥、方子听等。
  1881年(光绪七年,辛巳)三十八岁
  初春至嘉兴,偕杜楚生(连章)、沈养和(涵)泛舟南湖。返苏州仍寄寓吴云两罍轩。
  1881年(光绪七年,辛巳)三十八岁
  作《辛巳纪事》诗、《辛巳重阳》诗、《别芜园》诗,追述往事,寄托乡思。集拓近作为《铁函山馆印存》。
  1882年(光绪八年,壬午)三十九岁
  春携眷属居苏州西亩巷之四间楼。四月,书“道在瓦甓”四字赠金俯将,金以珍藏古缶为报。先生即以“”名其庐。施旭臣过苏州见访,赋诗话别。至菱湖,与吴瘦绿论篆刻,以印章相赠答,有《秋绿吟馆印汇》、《诗草》等。五月刻“染于仓”。与虞山沈石友论交。冬,跋《石鼓》拓本。
  1883年(光绪九年,癸未)四十岁
  元月初,因公去津沽,在沪候轮时经人介绍,识画家任伯年。三月,任伯年为先生作《芜青亭长像》。同月,先生为张熊刻“张熊之印”。《削觚庐印存》版装成,先生印章拓成散页以赠亲友,故《削觚庐印存》版本各异,相同者极少。三月在析津识杨香吟。同月刻“湖州安吉县,门与白云齐”印。至沪,与虚谷、任阜长缔交。在苏州与著名收藏家潘郑盦(祖荫字伯寅)结交,得遍观潘所藏历代鼎彝及古今名家手迹。  

·1884-1903年

吴昌硕作品1
吴昌硕作品1
  1884年(光绪十年,甲申)四十一岁
  六月,在苏州市肆中购得《河平四年造署舍记》及《教禹碑》等拓本。九月,为沈藻卿治印:“沈翰金石书画章”。得“三年砖”,砖文中有“万年相禅”,因治“禅甓轩”印。会高邕之于吴下,为之治印:“狂心未歇”。手拓年来所刻印成《削觚庐印存》四卷。杨藐翁以玉兰见赠,对花写照答之。自刻印:“明道若昧”、“墙有耳”、“终日弄石”等。又刻“十亩园丁、五湖印丐”、“梅花手段”。
  1885年(光绪十一年,乙酉)四十二岁
  与林海如(福昌)同馆吴平斋寓。春,金铁老约游邓尉,不果,诗纪之。
  1885年(光绪十一年,乙酉)四十二岁
  游虎丘,作诗以纪。秋赴嘉定,阻风,骑行十余里宿野寺,赋诗纪事。编近作诗为《元盖寓庐诗集》。元宵为沈五治印,文曰“沈翰”。刻自用印:“安吉吴俊章”、“隅积”、“甓禅”、“缶庐”、“苦铁无恙”、“不雄成”、“苦铁欢喜”、“魁父”、“窥生铁”等。又为夫人“季仙”治印一方。夏为杨藐翁刻“显亭长”。九月初八为邕之刻“仁和高邕”。又刻“仁和高邕之印”。十一月廿九日刻“高邕之”印。十月六日于黄渡舟次刻:“与陈留蔡江都李同名”。十二月刻“群众未愚”印。为高邕之改号刻“乙酉改号孟悔”。为长子刻“吴育之印”、“半仓”。
  1886年(光绪十二年,丙戌)四十三岁
  在苏州,正月初五,三子迈(字东迈)生,乳名苏儿。春,沈石友自虞山寄赠象笋,诗以志谢。秋日卧病,沈石友以《习射》诗见示,并约游虞山剑门,不果往,诗以酬谢。潘瘦羊赠《石鼓精拓》,诗以答之。十一月赴上海,任伯年为作《饥看天图》,自题长歌。为伯年刻“画奴”。是年金铁老卒,诗以哭之。花朝后一日为高邕之刻第二十一印。文曰:“今朝苦行头蛇”。上己日又刻“仁和高邕章”。三月仿封泥刻“邕之无恙”。又为邕之刻“悔仓”。刻自用章:“安吉吴俊昌石”,“则藐之”。伯云以汉唐镜拓本持赠,刻“庆云私印”报之。又刻“子芹”、“庚子吉”、“臣印炳太”、“抑喜斋藏”、“沈祖友印”等。
  1887年(光绪十三年,丁亥)四十四岁
  春,沈石友自虞山寄赠赤乌残砖,赋诗志谢。三月,为庸公跋乾字不穿本《曹全碑》。二月十四日为沈云刻“石门沈云”印。二月杪为陆廉夫刻“画癖”印。自刻“高阳酒徒”、“鹤间亭民”。四月为吴秋农、冯文蔚刻印。吴伯滔赠山水幛,索写梅花,应之。八月廿八日,施氏夫人四十初度,先一日作诗以赠。六月赴沪,任伯年为写《棕荫纳凉图》。上海移居,舟泊南翔,寻檀园旧址不见,作诗志慨。为潘瘦羊、沈石友画梅。在沪作山水一幅,拟石涛笔法而参以己意,自题有“狂奴手段”。冬夜写《呤诗图》,状枯寂寒瘦之景,并题以长句。得任伯年菊花图,书以谢之。冬,移居吴淞。
  1888年(光绪十四年,戊子)四十五岁
  春,沈石友寄赠象笋,作画报之,并题以长古。四月,杨藐翁七十寿,作蟠桃大幛,并题长诗申祝。夏,上海西郊荷花盛开,蒲作英邀往观,作五律一首。是年长子育病卒于沪,年十六。三月九日为徐子静刻“士恺之印”、“徐士恺信印”、“徐氏欢自得斋珍藏印”。卫铸生将赴新加坡,画《南游话别图》索题,作诗题之。作《迟鸿轩》诗呈杨藐翁。方诺上人画荷,并赋长句。为万涧民作诗题《鹤涧诗盦图》。八月,女儿丹姮生,字次蟾。作巨幅红梅,并题以诗。七月治自用“砖癖”印。岁杪作“窳庵”印。
  1889年(光绪十五年,己丑)四十六岁
  正月,治“归安施为章”。春,治“张之洞印”。又刻“石墨”印和“任和尚”印。在苏州,任伯年来访。时先生在县衙任小吏归来,袍服未卸,伯年即为写《酸寒尉像》,先生题诗自嘲。得散氏鬲拓本。八月廿七刻“肤雨”,十一月十二日为君直刻“己丑对策第九”印。九月,闭户养疴并编定《缶庐印存》刊行。陶柳门(甄)属书“蜗寄”额。除夕,作“岁朝图”。
  1890年(光绪十六年,庚寅)四十七岁
  在上海。正月十七日与友好集徐氏园林,纪念倪云林(瓒)。画菊寿姚芝生,并题以诗。作画赠赵非昔(余建),并题五律一首。三月八日,施旭臣病殁于北京,先生赋长诗哭之。效八大山人(朱耷)画,自题古风一首。六月,应沈石友邀,至虞山小游,在其斋中为归云等作横卷,并题以诗。是年始识著名金石学家吴大澂(愙斋),商讨学术甚相得,先生为刻“愙斋鉴藏书画”印。大澂富收藏,先生乃得遍观其所藏钟鼎、鉨、印、陶器、货布及大量名人书画。先生如入宝山,博览深究,获益不鲜。乃手自摘录笔记多种,现仅存《金石考证》与《汉镜铭》各一册。
  十一月,奉令赴严家桥粥厂发灾民棉衣。十二月初三夜在缶庐与屠朋、施为谈艺作画。友人赠以周夺敦全形墨拓,自补菊、水仙,作《岁朝图》。并题七绝二首。
  1891年(光绪十七年,辛卯)四十八岁
  三月,日本国着名书法家日下部鸣鹤(1838-1922)来华,与先生纳交。是年春作山水一幅,笔致苍劲,境界幽邃,颇自惬意。初夏,任伯年为先生三儿迈(东迈)六岁作小影,先生作《书功儿小影》五言长古题其上。小暑节,偶忆早岁芜园老梅,濡笔写梅花一幅,题以长句。
  在杨藐翁寓中作《醉钟馗》。又作《钟馗见喜图》。为杨藐翁写《显亭归老图》并题一诗。任伯为画《归田园》,戏题五律一首。为施氏夫人作《采桑图》并题二绝。八月初,写菊自寿,题诗张之。
  1892年(光绪十八年,壬辰)四十九岁
  在上海。随笔摘记生平交游事迹,得二十余篇。名曰《石交录》。五月,集所藏砖砚十余方,拓为屏条四帧,分题跋语,寄赠施石墨。夏,任伯年为作《蕉阴纳凉图》,是任氏为先生作第五幅肖像。此图深神似,先生深受之。为任伯年珍藏“宝鼎砖砚”刻铭辞。十二月,作山水画八幅。又作“芜园图”以慰乡思。
  1893年(光绪十九年,癸巳)五十岁
  二月在上海编选壬辰以前所作诗,理为《缶庐诗》三卷,又将题画诗待编为《缶庐别存》。
  1894年(光绪二十年,甲午)五十一岁
  为赵非昔作画,并题诗。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八月,吴大溦督师北上御日,先生毅然参佐戎幕,尝立马榆关,饱览祖国山川风物。作“羊河口望秦皇岛”、“芦台秋望”及“榆关杂诗”。春二月,在北京以诗及印谱赠翁同和。三月刻“迟云仙馆”印。作“苍松图”一幅。在山海关写景,作《乱石山松》图幅。与蒲华合作《岁寒交》图。十一月作山水横披。自刻“俊卿大利”印。
  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乙未)五十二岁
  二月,因继母杨氏病重急函催返,遂乞假南归,奉母至上海颐养。作诗自题《削觚庐印存》。为杨藐翁作《孤松独柏图》并题七绝一首。三月刻“破荷亭”、“缶无咎”。四月为邵莜村治“邵押”印。小暑刻“躬行实践”。秋,刻“仓硕”。任伯年为作《棕阴忆旧图》《山海关从军图》。十一月四日(农历,公元为十二月十九日),任伯年病殁沪上,先生作诗哭之并撰挽联云:
  “画笔千秋名,汉石随泥同不朽,临风百回哭,水痕墨气失知音”。十一月十三日,顾若波病殁苏州,诗哭之。
  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丙申)五十三岁
  花朝,作巨石一幅,未署名,亦未用名章。怀念任伯年,拟其笔法绘墨猫一帧。作诗书《石鼓》第八后。画山水幛子,题诗两首。二月,拟封泥之残阙者刻“高密”印。高邕之得明拓泰山廿九字,因以名楼。元宵,先生为其刻“泰山残石楼”印。二月既望,刻“破荷亭长”。五月,刻“破荷”印。秋仲,自刻“吴俊之印”十月客古长洲作墨荷中堂。
  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丁酉)五十四岁
  在苏州,元日写《红梅》,并题以长歌。日本国书法篆刻家河井仙郎,受日下部鸣鹤影响,将作品远寄上海向先生求教,先生亦乐以纳交。冬,去常熟北郭访赵次溪,憩古村野层,作诗记之。在无锡,泛舟蓉湖,品慧泉;晚泊惠山,赋诗两首。入宜兴境,作五律两首。去溧阳访孟东野遗迹,作诗一首。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五十五岁
  在苏州。春,赴宜兴公干,舟中作诗书所见。偕程琴溪(嗣徵),潘亮之(孔时)冒雨游宜兴蜀山东坡书院,诗以记之。闰三月十三日,纡道荆溪国山访《禅国山碑》,作长歌志感。离宜兴境,作诗留别。五月刻“须曼”印。七月作故乡鄣吴村之行,子涵随同。八月秋夜,与友人玩月沧浪亭作诗。重九,偕友人汪鹭汀、蒋苦壶等,携子涵、迈登虎丘,作五言三首。九月,为宾园主人刻“寿潜”印。秋,自治“苦铁近况”印。
  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戊戌)五十五岁
  十一月七日,作常熟之行,谒翁松禅不值,以篆刻印章留赠,次日承惠佳肴,而先生已匆匆返棹,后诗以谢之。刻竹节砚铭。为潘祥生刻“潘”字印,自谓得封泥遗意。三月以切刀法刻“祥生”印。
  1899年(光绪二十五,己亥)五十六岁
  在苏州。三月三日刻“聋于官”印。刻“吴昌硕”印。五月在天津,遇潘祥生,为刻“吴与潘氏怡怡室收藏金石书画之印”。秋,作《竹石图》。八月五日于高邮舟次,为潘祥生刻“祥生手拓”印。十月,为潘祥生治“绛雪庐”印。十一月,得同里丁葆元保举,受任江苏安东(今涟水)县令。先生原无意仕进,尤不善逢迎,到任一月即辞去。刻二印以明志:“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一月安东令”。过淮上,友人任小麓招饮,席间有谈淮阳侯事者,赋诗寄概。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五十七岁
  在苏州。五月,如皋冒巢民(辟疆)裔鹤亭(广生)重游吴下,过访,出示巢民《菊饮倡和诗卷》及自着《粟娘小传》,喜而赋诗两首。双作《书鹤庐》《一峰亭》各一首。六月八日为丁辅之治印,文曰:“丁仁友”。日本河井仙郎由文求堂主人田中庆太郎伴同来访,经罗振玉,汪康年介绍,投先生门下,朝夕请诲,执弟子礼甚恭,攻习篆刻。时河井仙郎年三十。秋,俞曲园为《缶庐诗》作序。十二月二日,俞曲园八十寿辰,作长古一首,律句二首以祝。自刻“仓石”印。治“薮石亭长”印。《缶庐印存》三集编成。作画“天竹”一幅,颇自得。
水仙奇石图
水仙奇石图
  1901年(光绪二十七年,辛丑)五十八岁
  在苏州。曾游南京,作《石头城望江》、《饮桃叶渡》诗。夏日,访友归来,避雨废园,遇卖浆者索画,写以贻之。并题五律一首。七月治“老苍”印。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壬寅)五十九岁
  在苏州。作画赠鲍简庐(源濬),并题以诗。岁暮病臂,作《梅花篝灯图》,颇有苍凉之趣。是年曾赴析津(今河北大兴县)。
  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癸卯)六十岁
  在苏州。农历八月初一为先生六十岁生辰,写双桃自祝。日本人长尾甲来华,与先生结为师友。作盆栽梅花一帧,颇饶古拙之趣。是年自订润格。汇集壬寅以前所作诗,编成《缶庐诗》第四卷,连同前刊三卷,又《别存》一卷,合为一册,铅椠行世。十一月,继母杨氏卒于苏州,终年七十又七。  

·1904-1927年

  1904年(光绪三十年,甲辰)六十一岁
  四月为庞芝阁治“河间庞氏芝阁鉴藏”印。刻“雄甲辰”印。六月,为宠芝阁刻“河间庞芝阁校藏金石书画”印。夏,浙江知名金石篆刻家丁辅之、吴石潜、叶品三、王福庵等四人,聚于杭州西湖人倚楼,发起创立研究金石篆刻学术团体,当时先生适游杭城,极表赞同。遂于孤山之麓,柏堂之后,数峰阁之侧,芟除荒秽,拓地若干亩,醵资营建。人以印集,社以地名,定名为“西泠印社”,公推先生为社长。
  赵起(子云)来投门下,列为弟子,时赵年三十。作画赠筱坪。
  秋,暴泻甚剧,通体浮肿,幸金瞎牛悉心诊治,始渐愈。十二月十四日,移居桂和坊十九号(苏州),名其斋曰“癖斯堂”。十日后鲍简庐赠红梅二盆,画以报之。岁寒作《蔬香图》。
  1905年(光绪三十一年,乙巳)六十二岁
  元旦,画菊赠沈石友。为顾麟士(鹤逸)作《鹤庐印存序》。焦山汉陶鼎拓本补梅,作诗题之。十月,治“山阴吴氏竹松堂审定金石文字”印。为吴石潜刻“石潜大利”印。是年,作画有《枇杷凤仙》《墨竹》、《晚荷》等。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六十三岁
  在苏州。为峤庵写四时花草十二种。乐陶七十寿,写花卉八帧祝之。
  1906年(光绪三十二年,丙午)六十三岁
  秋,沈石友作《北关外菜园村看菊》诗寄示,先生写图赠之。为闵园丁治印,文曰:“园丁生于梅洞,长于竹洞”。是年,作画有《宝贵神仙》、《破荷》、《寒灯梅影》三幅。俞曲园(樾)于十二月二十日卒于杭州。先生撰挽联曰:“薄植荷栽培,附公门桃李行,今成松木;名山藏着作,自中兴将相后,别是传人”。
  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丁未)六十四岁
  二月,沈石友为撰《仓公事略》。为张公来作《蔬菜》一幅。
吴昌硕 花卉
吴昌硕 花卉
  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戊申)六十五岁
  春分节,为丁辅之作诗题《西泠印社图》。十月,依沈石友诗意,作《短檠微吟图》。读史忠正公(可法)家书,即书其后。
  1909年(宣统元年,己酉)六十六岁
  在苏州,与诸贞壮相识,论诗极契,许为知音。诸贞壮为作《缶庐先生小传》。抵沪与高邕之、杨东山等发起成立上海豫园书画善会。夏,曾赴江西。刻“明月前身”印,怀念元配章氏夫人。
  1910年(宣统二年,庚戌)六十七岁
  在苏州。
  夏,江行至武汉。赴北京,七月二十二日夜半过黄河铁桥,诗以纪之,抵京后,下榻友人张弁群(查客)家,遍游名胜古迹,极诗酒之雅,谈谐之乐。八月初一(农历)先生华诞,俞大赠棱枷画佛,作长歌纪之。日本人水野疏梅来上海,经王震(一亭)介绍,从先生学中国绘画。立夏,刻“处其厚”印。
  1911年(宣统三年,辛亥)六十八岁
  在苏州。
  初夏,至无锡小游。六月二十二日,诸贞壮造访,在癖斯堂尽读先生两年所作诗,择其心折者加圈,并在稿本上题句。是年夏,移家上海吴淞,凭屋小住。秋,刻“古桃州”印。是年蒲华(作英)卒,寿八十。先生为理后事。
  1912年(中华民国元年,壬子)六十九岁
  在上海。是年始以字行,自刊一印,文曰:“吴昌硕壬子岁以字行”。诸贞壮自登州(今山东蓬莱县)来诗索画梅,应之。十月,至杭州,游西湖,并与西泠诸友宴集。治“缶庐”、“吴昌硕壬子以后书”、“虚素”等印。
  1913年(民国二年,癸丑)七十岁
  在上海。由王一亭介绍,迁北山西路吉庆里九二三号。秋,梅兰芳初次来沪献,演出于丹桂。
  1913年(中华民国元年,壬子)六十九岁
  第一台,先生往观演出。梅由刘山农陪同亦尝至吉庆里拜会先生。是年值兰亭雅集第二十六个癸丑年,西泠印社经十年匠心布置,初具规模,遂择定于重九佳节,雅集同人并订立社约,发展社友。先生为第一任社长。治“缶翁”、“吴押”两面印,“无须吴”印,及“七十老翁”印。重订润例。王一亭投门下称弟子。
  1914年(民国三年,甲寅)七十一岁
  在上海。
  上巳,参与九老公,摄影留念,并作诗纪之。五月,撰《西泠印社记》,篆书勒石于社中壁间,供人观瞻。
荷花
荷花
  1914年(民国三年,甲寅)七十一岁
  九月,日本友人白鹿叟发起,在六三花园翦松楼上为先生举办个人书画展。作山水和墨梅两帧送长尾甲归日本。冬,上海商务印书馆辑集先生所作花卉二十幅,编印《吴昌硕先生花卉画册》行世。上海书画协会成立,推先生为会长。《缶庐印存》三集由西泠印社刊行。刻“半日村”印。夏至,治“晏庐”印,十月又刻“晏庐”印。谷雨,为王一亭刻“能事不受相促近”印。四月,为王一亭治“人生只合驻湖州”印。
  1915年(民国四年,乙卯)七十二岁
  春,游杭州西湖,作《烟霞洞》诗。六三花园樱花齐放,约诸贞壮,王一亭往游,作长歌纪之。四月,访得十二世从祖峻伯公所着《天目山斋岁编》诗集孤本,亟付影印。六月,复得从祖蘅公《读业楼诗集》。吴石潜得古瓷印二方,皆何震手治,书二绝句归之。十一月,吴石潜辑集先生各体书法及绘画作品,编成《苦铁碎金》四册,由西泠印社石印行世。《缶庐印存》四集亦同时付印。上海“题襟馆”书画会推先生为名誉会长。元宵为王一亭治“震仰孟”印。秋,为王一亭刻“鲜鲜霜中菊”印,重九为刻“鹤舞”印。冬,自刻“小名乡阿姐”印。
  1916年(民国五年,丙辰)七十三岁
  二月,又访得十一世从祖翁晋公所着《玄盖诗草》,即付影印。作《西泠印社图》,并题一诗。冬,破居士赠元康砖观,酬以石鼓字轴。是年治印:“老绳”、“所有音之音者聋”、“樾荫草庐”、“绳庵”、“稼田眼福”、“道子”、“晏庐”、“凿楹纳书”等。
  1917年(民国六年,丁巳)七十四岁
  二月,为西泠印社撰书联:“印岂无源,读书坐风雨晦明,数布衣曾开浙派;社何敢长,识字仅鼎彝瓴甓,一耕夫来自田间”;三月,沈石友赠象笋,作画并题长诗答之。五月十五日,施氏夫人病殁沪上。七月,沈石友在虞山病故,冬,北方直隶、奉天等省水灾,先生为绘《流民图》义卖赈灾。李桢(苦李)由南通来谒,列为门弟子。春仲,先生自刻“西泠印社中人”、“吴昌硕大聋”、“缶翁”印。
  1918年(民国七年,戊午)七十五岁
  在上海。正月,画松、竹、梅《三友图》付次子涵,并题以诗。
  1918年(民国七年,戊午)七十五岁
  二月,命子涵、迈葬施氏夫人于故乡鄣吴村附近之凤麟山,并为先生营生圹。八月,写《鄣吴村即景图》。并题以诗,付涵儿家藏。是年曾游庐山,于古董家见奚铁生画杏花,借归,拟其意图之。王一亭为先生写像,即题七绝二首。秋,为王一亭刻“明道若昧”印。正月,为葛书徵刻“传朴堂”印。应商务印书馆之请,绘花卉十二帧,刊于《小说月报》封面。
  1919年(民国八年,己未)七十六岁
  在上海。
  正月,重订润格,并题诗名及跋语。五月,作设色葡萄一帧。九月,商务印书馆将《小说月报》封面之花卉画,编成《吴昌硕花卉十二帧》单行本出版行世。十一月,在古鼎全形拓本补牡丹。与王一亭合作《流民图》并题诗。印成石印本,义卖赈灾。立冬日,画竹一帧。十二月,张弁群集拓先生印百余钮,编成《缶庐印存》八卷。是年诸闻韵、诸乐三兄弟来寓。大暑,治“杭褚德彝吴兴张增熙安吉吴昌硕同时审定印”。七夕为庞莱臣刻“庞之济印”。秋为沈寐叟刻“海日楼”印和“延恩堂三世茂书印记”。
  1920年(民国九年,庚申)七十七岁
  在上海。八月,梅兰芒来沪献艺,向先生请教绘艺,先生为画梅花一帧,题诗以赠。九月,孙雪泥搜集先生及其门生赵子云近年所作书画数十幅,编印《吴昌硕、赵子云合集》。为沈寐叟画《海日楼图》,并题七绝一首。冯君木索画梅,应之并题以长诗。应养浩属给《玉茗图》并作七绝三首,以悼石友。日本东京文求堂继刊《吴昌硕画谱》。日本长崎首次展出吴昌硕先生书画。日本长崎双树园刊行《吴昌硕画帖》。是年元旦,先生曾重订润格。
  1920年(民国九年,庚申)七十七岁
  苏州顾氏拓成《汉玉钩室印存》,所收印皆先生手刻。初春,为晏庐主人刻“书徵”印。惊蛰后三日,又为书徵刻“舞鹤轩印”。小暑又为书徵刻“以成室”印。为瓠隐刻“瓠隐藏书”印。为丁珪刻“丁珪之印”。为冯煦刻“冯煦之印”、“蒿叟”印。
  1921年(民国十年,辛酉)七十八岁
吴昌硕 篆刻集
吴昌硕 篆刻集
  二月,赴杭州西泠印社宴饮,并图以纪游。周梦坡约游灵峰寺,登来鹤亭,有诗。四月,三子迈自北京携归梅兰芳所赠花鸟扇面,先生悦之,题跋其上。秋,荀慧生来沪献艺,持所绘册页请益,执弟子礼甚恭。《汉三老讳字忌日碑》赎回,由西泠印社建石室永久保存。
  1921年(民国十年,辛酉)七十八岁
  日本著名雕塑家朝仓文夫慕先生行谊,铜铸造先生胸像,先生即转赠西泠印社。十二月,患头疾,至除夕始痊。日本东京至敬堂出版田口米舫所编《吴昌硕书画谱》。日本大阪首次展出先生书画,轰动大阪艺坛,高岛屋据此刊行《缶翁墨戏》。春,以汉碑额遗意,刻“恕堂”印。四月初八浴佛日,先生以钝刀作“我爱宁静”印。同月又刻“澹如鞠”印。八月,治“同治童生咸丰秀才”印。
  1922年(民国十一年,壬戌)七十九岁
  春,三月十八日赴杭州,西泠印社同人置酒为先生寿,诸贞壮作文赋诗纪事。
  1922年(民国十一年,壬戌)七十九岁
  “缶龛”施工将毕,先生策杖来游,躬为营度。王一亭斥资筑“缶亭”于上。王竹人(云)为画小像,景补西泠印社,诗以酬之。五月,为王竹人画《雪蕉书屋图》,并题以诗。夏,丁辅之辑先生近年来诗画精品,编成《缶庐近墨》一集,由西泠印社刊行。治“老夫无味已多时”印。沈寐叟(曾植)卒,以诗哭之。
  1923年(民国十二年,癸亥)八十岁
  春,丁辅之赠以紫檀手杖,先生手自镌铭。五月,丁辅之辑成先生近作为《缶庐近墨》第二集,仍由西泠印社刊行。
  1923年(民国十二年,癸亥)八十岁
  是年,潘天寿由诸闻韵引谒先生,并谒书画求教,先生见其才学,极为器重。八月初一(农历),先生八旬寿诞,朋辈及弟子借北山西路海宁路口华商别墅祝嘏,嘉宾云集,盛极一时。是日王个簃以所作篆刻请益。
  冬,为梅兰芒画梅一帧。
  余杭县超山报慈寺前有宋梅一本,虬枝千古,春来着花。周梦坡筑亭以护,并立石表之,先生为宋梅写照,题以长款,又撰联亭柱上,联云:“鸣鹤忽来耕,正香雪留春,玉妃舞夜”;“潜龙何处去,看萝猿挂月,石虎啼秋”。
  1924年(民国十三年,甲子)八十一岁
  春日游六三园看樱花,作诗和朱疆村。
  1924年(民国十三年,甲子)八十一岁
  念故乡安危,赋《忆芜园》长古一首寄杯。为许苓西赋诗和题《西湖归隐图》。赵石农以虞山特产砂石砚持赠,先生置案头应用,是年砚底磨穿一孔。
吴昌硕纪念馆
吴昌硕纪念馆
  1925年(民国十四年,乙丑)八十二岁
  在上海。元宵,延王个簃课孙。王敬慕先生,执弟子礼甚恭,乃列为门弟子。为沙文若(孟海)圈选印稿《兰沙馆印式》。嗣后,沙亦列为门弟子。五月,乘人力车遭电车撞翻,先生扑地,幸无内伤。秋,患肝疾,失眠达八九宵。
  1925年(民国十四年,乙丑)八十二岁
  生日,画墨梅一帧,并题七绝二首。商务印书馆辑集先生七十以后所作画十六帧,题为《吴缶庐画册》以珂罗版精印问世。秋,偕友人共饮半淞园,作五律一首。
  1926年(民国十五年,丙寅)八十三岁
  在上海。
  元日,和《丙寅元日》诗。潘天寿持所画山水嶂子求教,先生作长歌勉之。大阪高岛屋第二次展出先生书画,刊印出版《缶庐墨戏》第二集。重九登高,作诗和友人韵。
  1926年(民国十五年,丙寅)八十三岁
  九月,西泠印社辑成《吴昌硕花果册》影印问世。九月五日,门生王个簃三十寿辰,先生作墨菊一帧祝之。
  1927年(民国十六年,丁卯)八十四岁
  正月,周梦坡约饮春宵楼,戏成五律一首。六三园中老梅一树,繁花盛开,鹿叟招饮梅下,诗以纪之。至普宁寺看牡丹。春三月,荀慧生来沪献艺,在一品香向先生补行拜师礼,十月,先生诗赠一额,文曰:“仙乐风飘”。至此慧生正式列为门弟子。
  闸北兵乱,避居西摩路李全伯勤家。避兵乱,至余杭县塘栖镇,率儿孙辈同游超山,饮宋梅下,应报慈寺僧请,赋五律两首。先生平生以梅花为知己,因指报慈寺侧,宋梅亭畔坡地为身后长眠之所,嘱儿辈遵之。夏,住杭州西泠印社观乐楼,与王个簃留影于《汉三老碑》石室前。返沪前作《丁卯夏将返海上留别》诗。十一月三日,作兰花一帧,并题以诗,翌晨即中风不起,此图遂成绝笔。十一月六日(公元为十一月二十九日)先生逝世于沪寓。  

久居和墓道

  吴昌硕故居是中国近代著名的书画金石艺术大师吴昌硕故居在安吉县鄣吴村。
作品展
作品展
  吴昌硕出生之所是3间普通的砖结构楼房。他的书室“溪南静室”遗址尚存。鄣吴村狮子坛有其衣冠冢,遗址尚在。吴昌硕纪念馆现坐落在递铺镇后寨路北,这座仿古式建筑落成于1986年9月12日,总面积为827平方米。纪念馆内收藏着吴昌硕先生的诗集、画册、遗物、字画真迹,以及介绍他的大量资料。
  吴昌硕纪念馆座落在上海浦东新区华夏文化旅游区华夏文化公园内。整个建筑仿上海北山西路吉庆里吴昌硕沪上故居而建,为二层石库门建筑。由华夏文化旅游区开发公司与吴昌硕艺术研究协会于1994年初发起筹备,华夏公司出资建造,建筑面积972平方米,投资300万。1995年9月12日开馆揭牌。馆内设“吴昌硕艺术生平展”展室,分“根植沃土”、“磨历艰难”、“盛名沪上”和“树帜华夏”四个部分,展出图片79幅,画集、书刊20多本。并展出吴昌硕及其弟子、传人和其艺术研究人士的书画作品,以及生前所用的文房四宝、书信、诗稿用具等。
  1927年11月29日,吴昌硕在上海谢世,终年84岁。他一生爱梅,画梅,咏梅,他在一首咏梅诗中写道:“十年不到香雪海,梅花忆我我忆梅。何时买掉香雪去,便向花前倾一杯。”去世后,家人按照他生前愿望,葬于超山报慈寺西侧山篱宋梅亭房。 

书法艺术

  昌硕以诗、书、画、印四绝雄视一世,一般看法,他的最基本功夫是放在书法上的。中国古代画论中曾有“画法通书法”的说法,在昌硕先生作品上,此例更其显着。他善于用《石鼓》、《散盘》篆法,有时还参张旭、怀素草法入画。看他常写紫藤、葫芦、真气磅礴,一挥而就,当其笔酣墨舞之际,几乎不自知写的是画还是书。他题画诗曾有“画与篆法可合并”、“谓是篆籀非丹青”一类名句,这是人们习见的。他又常谈“笔气”,自谓“苦铁画气不画形”。画重笔气,书法也重笔气。先生的创意,给予后来学者的影响极大。  

绘画艺术

  诗文、书法、绘画和刻印的四绝艺术,都是相互联系,相依相成的,大都属于视觉艺术。昌硕先生的“直从书法演画法”、“画与篆法可合并”的诗句,就是说明这个道理。他老人家在《刻印》长古中说:“诗文书画有真意,贵能深造求其通。”他毕生孜孜不倦肄力以求的正是这个“通”字。他在精通了金石考据和娴熟了古今字体结构之后,进而又将书法与诗意入于画中,这画的艺术效果自然不凡。然而他又说:“我画非所长,而颇知画理。”不难理解,“画理”是从他毕生艰苦的艺术实践中悟来,是从一个“通”字中得出艺术理论的结晶,在他一生留下的许多艺术遗产以及他的笔记和函牍中,都可以找到他有关美学和“画理”的精辟见解。
  吴东迈先生,曾把昌硕公的“画理”加以总结概括,用这样四句话来表达,即:“师造化,奠基础,贵独创,寓褒贬”。  

篆刻艺术

吴昌硕生前用的紫砂茶壶
吴昌硕生前用的紫砂茶壶
  吴昌硕先生的篆刻艺术,功力深厚,又敢于突破窠臼,推陈出新,创立了一个独具面目的新的流派。
  昌硕篆刻,初学浙派,后受过邓石如、吴让之、赵撝叔等人的影响,但到中年以后,他直接从安吉吴俊卿昌硕考藏金石书画历代金石文字吸取营养,能从秦汉玺印、诏版、封泥、砖瓦、碑碣等文字中广收博采,取其精蕴,熔为一炉,自成面貌。其作品不仅具有秦汉古印等深厚传统,更具有气魄雄伟。婀娜多姿的风韵。故在欣赏他的作品时,总感到意味醇厚,强劲有力,胸襟开阔,有欣然向上的气慨。
  由于先生对于篆法章法根基深厚,对于金石砖瓦文字吸收面广,因此在他刻印下刀时,能融合于心,聚力腕指,“大胆落笔”,疾如风雷,一气呵成,然后稍加修饰,即告功成。刀笔具现,相辅相成,苍劲朴茂,气韵生动。特别是晚年之作,更是炉火纯青,入于神化之境。
  他刻印款,大都不书墨稿,直接以石就刀,不假修饰,既有笔意,又有刀味,真是发挥了“铁笔”的妙用。  

诗词特点

  昌硕先生曾手书一付集古诗赠潘天寿,联语是:“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入诗。”语重心长地示意潘天寿,要深入生活,从生活中去觅取诗源,探索艺术。
吴昌硕作品2
吴昌硕作品2
  昌硕先生常言诗通性情。他早年的坎坷生涯以及怀才不遇的现实,在他诗中反映为对世事的愤懑不平,或怒号或笑貌,也有无情的讽刺感触与表达自己的愿望和抱负。他的诗,就是从生活中来,那么富有真实感,富有生活气息,在一定程度上表达了时代心声。
  他从20余岁开始学诗,直到84岁去世前还在作诗,60余年中,几乎每天都要花些时间从事吟哦推敲。他毕生作诗很多,其数量无法估计,早年诗保存绝少,只有《红木瓜馆初草》60余首。依手稿而论,仅浙江省博物馆所收藏的就约2000余首,其他文化单位和私人藏品未计在内。他的诗,最初印成《缶庐诗》十一卷,加《加存》一卷(题画诗)。晚年大加删除与加上新作,编成五卷,更名曰《缶庐集》。
  他所作的诗,因为从生活中来,题材极为广泛,体裁也是多样化,时而奔放热情,意兴如急流滚涌,时而也宛转多姿,曲曲传出心声,有时甚至还会突破形式的束缚,写出散文式的诗句来。他常用诗歌来评赞古今名家的艺术作品,借以阐明自己对艺术上的独到见解,这种诗歌每每可在与女朋诗歌酬唱中读到。他愈到晚年,用功愈勤,创作也愈严,他自己说:“乱书堆里费研磨,得句翻车从枕上多。只恐苦吟身尽疲,一杯自酌慢蹉跎。”大有少陵“晚节渐于诗律细”之慨。
  他在题画诗中,有些长题和小序,非常富有生活气息,颇多情趣,如《岁朝图》长题:“除夕不寐,挑灯待晓,命儿子检残字,试以难字,征一年所学,煮百合充腹……雄鸡乱啼,残蜡将尽,亟呵冻写图,吟小诗纪事,诗成,晨光入牖,爆竹声砰然……”
  在他诗集中,除了一般回忆、即兴、酬唱、题画诗外,也有少数用白描手法写成,直抒胸中真实感情,从继承魏乐府民歌传统中来,而又别有一种清新风味格调的创作,令人百读不厌,如《莲塘曲》:“莲叶古镜秋波贮,莲花古月秋风举,古月古镜颜色好,拍鸳鸯照同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