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宝林

  
侯宝林
侯宝林
      侯宝林(1917年11月29日-1993年2月4日),中国相声第六代演员,满族,天津人,先学演京剧,后改说相声。1940年起,与郭启儒搭档,合演对口相声。侯宝林是极负盛名的表演艺术家,注重相声的理论研究,著有《相声溯源》、《相声艺术论集》等,被誉为相声界的一代宗师。

简介

侯宝林
侯宝林
      侯宝林四岁时由舅舅张全斌从天津送给北京的侯家,此后改姓侯,住过地安门内织染局、龙头井32号,后又搬至羊角胡同、东煤厂胡同、尚勤胡同、藕芽胡同2号、扁担胡同、福寿里19号、南钱串胡同6号旁门,至1983年12月才迁往复兴门外木樨地居住。1993年2月4日14时42分侯宝林在北京病逝。
  中国相声的代表人物、一代宗师侯宝林,满族,四岁时被舅舅张金斌从外地送到北京地安门外侯家。养父在涛贝勒府当厨师,家境清贫。饱尝了贫民生活的艰辛。1929年,他刚刚十一岁,就拜阎泽甫为师,学京戏。整天打杂、烧水、做饭、看孩子。同时,每天到天坛溜嗓子,练“云手”、“起霸”等京剧表演程式。
  经过几年艰苦奋斗,侯宝林的相声缍成为什样杂耍中攒底的“大轴儿”。从清末起,一直到四十年代,按照老规矩,天津的杂耍园子历来是刘宝全、白云鹏的京韵大鼓唱 “大轴儿”。再好的相声也只能排在倒二“压轴儿”,但是侯宝林以卓绝的艺术冲破了老一套的规矩,也为相声增了光,添了彩。
  他为相声事业倾注了毕生精力,除创作和表演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相声名段以外,还对相声和曲艺的源流、规律和艺术技巧进行了理论研究。他还注重培养年轻一代,一些活跃在相声舞台的名家都是他的学生。他生前曾任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五、六、七 届全国人大代表,担任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指导、北京大学兼职教授。临终前他为观众留下了一段这样的话“我侯宝林说了一辈子相声,研究了一辈子相声。我的最大的愿望是把最好的艺术献给观众。观众是我的恩人、衣食父母,是我的老师。我总觉着再说几十年相声也报答不了养我爱我帮我的观众。现在我难以了却这个心愿了。我衷心希望我所酷爱、视为生命的相声发扬光大,希望有更多的侯宝林献给人民更多的欢乐。我一生 都是把欢笑带给观众,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永别观众,我也会带微笑而去。祝愿大家万事如意,生财有道。” 侯宝林的功绩将永载曲坛。

个人生平

侯宝林
侯宝林
      自幼家境贫寒,1922年四岁时被养母的二哥张金斌(其舅舅)从天津乘坐火车送到北京地安门外侯家,侯宝林猜测自己是天津人。身为八旗子弟的养父侯连达在涛贝勒府当厨师,从懂事起,就饱尝了城市贫民生活的艰辛。12岁开始学艺,初学京剧,不久改习相声,先后拜常宝臣、朱阔泉为师。曾在北京天桥、鼓楼一带“撂地”演出。
  1938年侯连达失踪,朱阔泉收侯宝林为徒。10月,侯宝林与陕西巷卖粥的连老头的女儿连秀贞结婚。一子夭折。
  1940年端午节左右,侯宝林来天津,正式在剧场和电台演出。1944年初,侯宝林与连秀贞离婚。1944年侯宝林的相声代替京韵大鼓攒底。在天津第二任妻子刘淑芳留下两个孩子,长子耀中、女儿耀茹。1946年与小其5岁的天津京剧名角王雅兰恋爱结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立志相声革新,1950年参加北京相声改进小组,努力创作反映现实生活的作品。在剔除旧相声糟粕,纯洁相声语言,提高相声艺术趣味和格调等方面,做出了显著成绩。1954年生侯咪咪,1962年夭折。1955年参加中央广播说唱团,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大量相声节目,多次深入工厂、农村和全国各地演出,对扩大相声影响,提高相声在艺术领域中的地位,做出了贡献。1962年创作《关公战秦琼》。1979年退出艺术舞台,专事曲艺理论研究,与其他曲艺工作者合著了《曲艺概论》《相声艺术论集》《相声溯源》等著作。侯宝林先后当选为第四、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并应聘为北京大学等院校兼职教授。

主要作品

  有作品集《侯宝林相声选》(1980年),其中有与其他人合作的相声新作,有经他加工、整理过的传统作品。代表作有:《婚姻与迷信》、《一贯道》、《妙手成患》、《夜行记》、《戏剧杂谈》、《戏剧与方言》、《改行》、《关公战秦琼》等。这些作品大多具有犀利的讽刺锋芒和强烈的艺术效果,为坚持相声积极反映现实生活,努力塑造人物形像,发挥讽刺艺术特长等方面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经典相声

侯宝林
侯宝林
     北京话
  改行
  关公战秦琼
  讲帝号
  空城计
  卖布头
  三棒鼓
  歪批三国
  戏剧与方言
  戏剧杂谈
侯宝林作品集
侯宝林作品集
      戏迷
  相面
  阴阳五行
  贼说话
  捉放曹
  醉酒
  夜行记
  买佛龛

搭档

·郭启儒

  相声演员。北京人,满族。幼时读过六年私塾,酷爱相声,二十三岁曾在北京鸿奎社学演文明戏,二十五岁拜刘德智为师学说相声。民国二十九年起,他与侯宝林合作,为侯捧哏,在天津南市燕乐戏园首次联袂献艺,一鸣惊人。又经电台广播扩大了影响,声名大震。郭启儒在与侯宝林合作的二十来年间,专事捧哏。他一贯主张“捧哏要蔫,逗哏要欢”。他与侯宝林一起加工表演了许多反映现实生活的新相声,如《夜行记》、《离婚前奏曲》等。同时,对一批旧有传统节目进行了重新整理加工,翻旧出新,成为他们脍炙人口的代表作。其中《关公战秦琼》曾受到毛泽东、周恩来、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赞誉,成为传世精品。

·刘宝瑞

  1915年生于北京。自幼家境贫寒,曾向崇寿峰学艺,十三岁拜张寿臣为师,学说相声。十四岁赴天津,与马三立赵佩茹、李洁尘等在南市联兴茶社相声大会演出,并在广播电台播音,开始崭露头角。1940年从济南回北京,在启明茶社相声大会演出,声誉鹊起。后去南京、上海等地演出,被誉为“单口大王”。四十年代末,赴香港演出,首先把相声艺术介绍给予港澳观众。
  解放初期,他回到北京,参加中国曲艺团,后调到中国广播说唱团,担任艺术指导。
  刘宝瑞好学上进,刻苦钻研业务,勇于探索,善于借鉴吸收独角戏、评话、电影、戏剧等姐妹艺术的优点,大胆革新创造,形成了声、容、情、神兼备的独特艺术风格。他的许多名段子已成为曲艺界的经典之作,流传至今。 刘宝瑞的代表作之一、单口相声《连升三级》被选进中学语文课本,同时被译为英、 法、日多种文字,介绍到国外。1968年刘先生在北京病故。

·郭全宝

  8岁拜师王少云学习唱京剧丑角。11岁起在天桥平民茶园里与白全福等撂地演出化装滑稽二簧。期间拜于俊波为师学说相声,并与侯宝林、白全福等同台演出。14岁起辗转于京、津、济南一带表演相声。1951年调入中国广播说唱团工作,先后与侯宝林刘宝瑞马季、郝爱民等合作表演相声。擅演单口和闹活,如《捉放曹》、《黄鹤楼》、《耍猴》、《借火》等。其中1957年由其逗哏的相声《好啊,好》曾流行全国。晚年与罗荣寿合作表演双簧。
  五十多年的艺术实践,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善演单口、捧逗俱佳。表演对口相声具有配合默契,感情充沛,语言生动等特点。单口的表演更是幽默风趣,说表自如,摹声拟态,维妙维肖。

·马季

  原名马树槐,1934年生于北京。少年时代家境贫寒,曾在染织厂学徒。1951年到北京市海淀区新华书店工作,1956年调中国广播说唱团,曾任团长。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顾问。
  他自幼喜爱相声,常常光顾西单商场启明茶社,欣赏过赵霭如、刘德智、高德明等人的相声艺术。参加工作以后,常常在业余时间唱京剧,说相声。起初只是追求笑料,内容却是杂乱无章。有一次表演传统相声《黄鹤楼》竟说了五十分钟之久。1958年,以相声《找对象》参加北京市工人业余曲艺观摩会,初露锋芒,受到曲艺名家白凤鸣、侯宝林的赞赏。在他们的指导下,以相声《都不怨我》加全国职工业余会演,荣获一等奖。到说唱团后,受到侯宝林、刘宝瑞、郭全宝的热情关怀和指导,迅速成长。他认为:“相声并没有学校,只能口传心授,而只根据个人的领悟而发挥。行个有句真言,就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作为相声艺术的重要流派马(季)派的代表人物,马季一身三任:演员、作家、理论家。
  马季的相声表演独具艺术风格特色。相声表演风格有所谓“帅”、“卖”、“怪”、“坏”。凡属优秀的相声表演艺术家,四个字都沾边,但在某个方面较为突出。一般认为:侯宝林占一“帅”;马三立占一“怪”。马季呢,可以说兼占“卖”、“坏”。所谓“卖”,不是单纯地卖力气,而是台风热情,精神饱满,善于调动观众的联想,共同完成艺术创造。所谓“坏”,完全不能从字面理解,而是聪颖、机敏、灵活、俏皮的意思。马季以“说”见长,叙述语言洋洋洒洒,富于变化。嘴皮子利索,功底深厚。师承于相声大师侯宝林、刘宝瑞,又结合自身特点,有所创新。王决《笑苑名家——马季》一文中精辟地概括了马季的艺术风格特色;“舞台作风潇洒,表演亲切热情,语言幽默谐趣,动作舒展自如。真正做到了寓庄于谐,寓教于乐。”
  郭启儒先生、郭全宝先生这两位是和侯大师合作时间最长的。

评价

 
侯宝林(左)
侯宝林(左)
      作为20世纪中国最著名的相声艺术家,他的社会地位不断提高,国内外影响不断扩大,但却从不因地位变化而傲视他人。他终生和人民群众保持着密切联系,朋友遍及各行各业多个阶层,他自称是观众的“仆人”,始终把观众视为恩人,衣食父母和老师。
  侯宝林被尊为相声界具有开创性的一代宗师,并被誉为语言大师。在他漫长的60年的艺术生涯中,潜心研究并发展相声艺术,把欢笑带给观众。以他为代表的一批相声艺术家使这门艺术真正走进千家万户,达到一个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峰。他为相声事业倾注了毕生精力,除创作和表演了大量脍炙人口的相声名段以外,还对相声和曲艺的源流、规律和艺术技巧进行了理论研究。他还注重培养年轻一代,一些活跃在相声舞台的名家都是他的学生。他生前曾任第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四、五、六、七届全国人大代表,担任中国广播艺术团艺术指导、北京大学兼职教授。因病于1993年2月4日逝世。临终前口述“最后的话”:“我侯宝林说了一辈子相声,研究了一辈子相声。我的最大的愿望是把最好的艺术献给观众。观众是我的恩人、衣食父母,是我的老师。我总觉着再说几十年相声也报答不了养我爱我帮我的观众。现在我难以了却这个心愿了。我衷心希望我所酷爱、视为生命的相声发扬光大,希望有更多的侯宝林献给人民更多的欢乐。我一生都是把欢笑带给观众,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永别观众,我也会带微笑而去。祝愿大家万事如意,生财有道。”侯宝林的功绩将永载曲坛。
  侯宝林的相声风格清新、洒脱、含蓄、优美,追求寓庄于谐、意高味浓的美学境界。他艺术态度严肃、认真,舞台风度亲切、自然、朴实、大方,语言节奏清晰、明快,形体动作自然、和谐并强调酣畅和含蓄、知识和趣味、评论和形像的结合。他善于摹拟各种方言市声,摹拟各种类型人物的形态和多种戏曲流派的演唱风格。他的相声表演不仅为中国人民所熟悉与喜爱,也为一些国际人士所瞩目。1980年曾应邀赴日本访问,考察了日本民间喜剧艺术漫才、落语的情况。

家庭成员

侯宝林晚年
侯宝林晚年
      第一任妻子卖粥之女连秀贞,1942年生侯双安,不久夭折
  第二任妻子厨师之女刘淑芳,生侯耀中,侯耀茹(女)
  第三任妻子王雅兰,生侯耀华侯耀文,侯錱(女,简化为“侯珍”),侯咪咪(女,1955年生,7岁因病去世)
  侯耀中长孙侯震。
  侯耀华与妻子龚长青生侯军。
  另据王朔称歌手谢东是其私生子

徒弟

  侯宝林的徒弟有:贾振良、黄铁良、杨紫阳、马季、李文山、胡必达、殷培田、贾冀光、丁广泉、康达夫、李如刚、吴兆南、于世猷、郝爱民、师胜杰

相关信息

侯宝林(左)
侯宝林(左)
       侯宝林少时无大号,只有个小名叫“小酉儿”,直到他入了相声门,师父朱阔泉给他起了个“宝”字,名叫“宝麟”,后来由他将“麟”改为“林”。   
  朱阔泉,外号大面包,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京城著名的“相声五杰”(高德明、张杰尧、朱阔泉、绪得贵、汤金澄)之一,当时,他们在西单相声棚使活儿,享誉京城。1933年初夏,京剧大师周信芳进京在广德楼献艺,演出拿手戏《萧何月下追韩信》、《徐策跑城》等戏,一时轰动京城,三天的票预售一空。周信芳:艺名麒麟童,当时就已大红大紫。朱阔泉慕名去广德楼拜会周信芳,一则与大师结交朋友,二则观摩大师演出,学习京戏风格,来丰富自己的相声活儿路。这天,朱阔泉匆匆前往广德楼,不料,因没买上票,被门房挡了驾,尽管朱阔泉左右说明、解释,亦无济于事。门房说:“这是‘麒老板’定的规矩,请先生多多包涵。”朱阔泉说:“我是朱阔泉,是麒老板的朋友”。门房说:“那好,请朱先生稍候,待我去禀知麒老板。”说完,急匆匆来到后台,报知周信芳,周信芳沉思了一会儿,说:“在北平,我没有叫朱阔泉的朋友?”门房说:“朱先生胖胖的……”周信芳说:“不敢认,请回吧。”门房回到门口,对朱阔泉说:“麒老板不认识你,没你这个朋友,请回吧。”朱阔泉一听傻了眼,心里说:周信芳好大的架子,于是,又恳求门房再去禀知麒老板。谁知门房一听就火了;“再禀知,麒老板也不认识你,还是花钱买票看戏吧。”这句话,只羞得朱阔泉无地自容,气冲脑门儿,一跺脚,好!这个朋友不交了!朱阔泉越想越窝囊,好你个麒麟童!我收徒弟就叫“麒麟童”!非羞辱羞辱你不可!后来朱阔泉收了三个徒弟,大徒弟姓李,起名“李宝麒”;接着收了“小酉儿”为徒,起名“侯宝麟”;后又收了姓王的徒弟,起名叫“王宝童”,结果“宝麒宝麟宝童——麒麟童”全齐了,遂了朱阔泉的愿。解放后,侯宝林为了消除这场误会,便将“麟”改为“林”了,这便是“侯宝林”的由来。
  关于侯宝林的故事实在太多了,甚至在“文革”中人们仍编出许多关于他的段子。比如,有一次他等着挨批,结果人家没斗他,他便来了一句:等了半天白等了。   
侯宝林字迹
侯宝林字迹
      “文革”期间,有一次人代会把人大代表的名单送到毛泽东主席那儿,他专找姓侯的那一栏,问怎么没有侯宝林,工作人员说赶忙纠正。那时,侯宝林正在干校劳动。侯宝林在地里干活儿,听到军代表叫他“回去洗洗脚,换双鞋准备一下”时,侯宝林心里直打鼓。他被送到火车站,问边上的人怎么回事,人家也不告诉他。他到了北京之后马上去革委会报到,发现人们都冲着他笑,对他的称呼也变了,都叫他同志。这时才有人告诉他有革命任务,让他回忆传统段子,侯宝林从此才“翻了身”。侯宝林留下来的录像几乎都是给毛主席在中南海说相声时录下的。
  生活中,侯宝林的段子还有很多。比如他到美国访问,当地记者问他:里根是演员,但他当了总统,你也是演员,在贵国可以当总统吗?侯宝林说:里根我知道,我们不一样,他是二级演员,我是一级的。他的回答充满了机智与风趣,令人叫绝。
   有一家饭馆让侯先生给题个字,他题了三个字“不起眼”:这是一语双关,一是说饭馆的地方不起眼,二是饭馆的菜有特色让人抬不起眼。他从不装知识分子,却表现出了很高的文化内涵,他可以说是没有学历的高级知识分子。
  侯宝林平时极其风趣,自谦中透着自豪。他有一枚印章,上面刻的是“一户侯”。他说,我姓侯,我的官印叫一户侯,意思是,我一家姓侯,我只管一家,过去的都叫万户侯什么的,我没那么多。
  侯宝林于1993年2月4日14时42分在北京病逝,逝世前他还在录音里给观众留下这样一段话:亲爱的听众,尊敬的观众,侯宝林将去了,去世了,恕抱不周,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