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盼盼

关盼盼塑像
关盼盼塑像
  唐代著名的乐舞艺人。生于唐德宗贞元三年,出身于书香门第,精通诗文,更兼有一副清丽动人的歌喉和高超的舞技。她能一口气唱出白居易的“长恨歌”,也以善跳“霓裳羽衣舞”驰名徐泗一带;再配上她美艳绝伦的容貌,轻盈婀娜的体态,让无数世家公子望眼欲穿。后来,关家家道中落,出于无奈,关盼盼被徐州守帅张愔重礼娶回为妾。

基本资料

  中文名: 关盼盼
  家乡: 中国徐州
  性别: 女
  国籍: 中国
  出生年月: 公元785年
  去世年月: 公元820年
  所处时代: 唐代
  职业: 演艺 舞伎

生平

  关盼盼,唐代贞元、元和(785-820年)时徐州有名的舞伎。关盼盼出身于书香门第,天姿绝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但后来家道中落,沦落为江南一代名妓。时徐州守帅张愔重礼娶回为妾。张愔还特地为关盼盼兴建了燕子楼别墅,可谓金屋藏娇。 张愔,字建封,洛阳人,唐宪宗元和年间出守徐州,虽是一介武官,却性喜儒雅,颇通文墨,对关盼盼的诗文十分欣赏,而关盼盼的轻歌漫舞,更使这位身为封疆大臣的显官如痴如醉。关盼盼入府后,给张愔枯躁的官场生活增添了不少浪漫色彩,让他享受到人生的另外一重美妙境界。因此,虽然张家妻妾成群,他却对关盼盼情有独钟。一对年龄相距甚远的老夫少妻,竟也情投意合,十分恩爱,使关盼盼得到了莫大的爱抚和欣慰。
  唐德宗贞元十五年(799年)左右,张尚书做武宁节度使,镇守徐州,家中养有不少家伎,其中有个容貌俏丽、能歌善舞的家伎,最为张尚书宠爱,这就是关盼盼。据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燕子楼三首。并序》云,约在唐德宗贞元年间(785-805年),白居易为校书郎时,出游到了徐州、泗水一带,应邀赴镇守徐州的张尚书家宴,当时家宴常有家伎表演歌舞供人娱乐,白居易首次看到了关盼盼的歌舞表演。
《霓裳羽衣舞》
《霓裳羽衣舞》
  大诗人白居易当时官居校书郎,远游来到徐州;素来敬慕白居易诗才的张愔邀他到府中,设盛宴殷勤款待。 家宴上,宾主酒酣兴浓,张尚书命关盼盼歌舞劝酒佐欢。只见关盼盼身着红色纱裙,犹仙女翩翩起舞,体态轻盈,忽如轻风吹指,时隐时现,忽似红玉雕像,静中有动,表演的《霓裳羽衣舞》,令人心旷神怡,关盼盼以轻盈迦雪的旋转、流畅行进的舞步、柔软轻婉的舞姿,飘然欲仙的舞态,表现出虚无飘涉的仙境之中仙女形象。白居易看过许多能歌善舞的家伎表演,今日欣赏关盼盼的《霓裳羽衣舞》,觉得非常美妙,即兴赋诗赠给关盼盼,其中有“醉娇胜不得,风袅牡丹花”,将醉意起舞的关盼盼喻为微风中摆动的娇妍华贵的牡丹花。意思是说关盼盼的娇艳情态无与伦比,只有花中之王的牡丹才堪与她媲美。这样的盛赞,又是出自白居易这样一位颇具影响的大诗人之口,使关盼盼的艳名更加香溢四方了。
  可惜好景不长,两年之后,张愔病逝徐州,葬于洛阳北邙山。树倒猢狲散,张愔死后,张府中的姬妾很快风流云散,各奔前程而去。只有年轻貌美的关盼盼无法忘记夫妻的情谊,矢志为张愔守节。张府易主后,她只身移居到徐州城郊云龙山麓的燕子楼,只有一位年迈的仆人相从,主仆二人在燕子楼中,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燕子楼地处徐州西郊,依山面水,风景绝佳,是张愔生前特地为关盼盼兴建的一处别墅,楼前有一湾清流,沿溪植满如烟的垂柳,雅致宜人。春夏季节,常有双双对对的燕子穿柳而过,翩然飞至楼头,给这里幽静的环境增添几分生机,因此称之为燕子楼,这是关盼盼和张愔一同议定的楼名。昔日关盼盼与张愔常常双双在燕子楼上看夕阳暮色,在溪畔柳堤上缓缓漫步,多少个月明之夜喁喁低语,数不清的晓雾朦胧中相偎相依;如今却是风光依旧,人事全非,独对长夜寒灯,形单影只,夜夜刻骨的思念,日日无望的期盼,冬去春来,去年的燕子今年又飞回,却不见去年伉俩。住在记满旧情的楼中,关盼盼心中只剩下悲思和无奈,日复一日,全靠着沉醉在回忆中打发时光,不再歌舞,也懒于梳洗理妆。昏昏暗暗中,不知不觉竟也度过了十度春秋,关盼盼的这种忠于旧情、守节不移的精神,赢得了远近许多人的怜惜和赞叹。

关盼盼之死

  关盼盼独守在张尚书的徐州旧宅燕子楼中,一过十余年,不肯改嫁,住在充满旧情的楼中,关盼盼不再歌舞,也懒于梳洗理妆,在昏昏暗暗中,不知不觉度过了十度春秋。曾作有《燕子楼三首》,诗云:
昔日美好时光
昔日美好时光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
  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
  北邙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
  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销一十年。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
  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关盼盼写出她孤独凄凉的独居生活,《历朝名垦诗词》评此诗曰:“悲凉黯淡,字字哀音,笔亦幽秀,宜其为世传诵也。”诗一出燕子楼便广为流传。关盼盼的这种忠于旧情、守节不移的精神,赢得了远近许多人的怜惜和赞叹。
  从家宴以后,一别十几年,白居易没有得到关盼盼的消息。 元和十四年,曾在张愔手下任职多年的张仲素前往拜访白居易,提起关盼盼之事,言语间不胜欷歔。因关盼盼曾与白居易有一宴之交,又倾慕白居易的诗才,所以张仲素这次带了关盼盼近来所写的三首诗让白居易观阅。词句婉丽哀楚。诗中展示了关盼盼在燕子楼中凄清孤苦、相思无望、万念俱灰的心境,真切感人。白居易读后,回忆起在徐州受到关盼盼与张愔热情相待的情景,那时夫妻恩爱相随,这时却只留下一个美丽的少妻独守空楼,怎不是人世间的一大憾事!白居易不由得为关盼盼黯然神伤,流下一掬同情的眼泪。捧着诗笺,大诗人爱不释手地反复吟咏,心想:张愔已经逝去十年,尚有爱姬为他守节,着实令人羡慕。但是又转念一想:既使如此情深义重,难舍难分,为何不追随他到九泉之下,成就一段令人感叹的凄美韵事呢?于是在这种意念的驱使下,白居易十分肃穆地依韵和诗三首:
  其一: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
寂寞空闺
寂寞空闺
  燕子楼中寒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其二:
  钿带罗衫色似烟,几回欲起即潸然;
  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一十年。
  其三: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坟上来;
  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白居易设想徐州西郊的燕子楼上,秋来西风送寒,月明如水,更显得凄冷与孤寂。独居楼上的关盼盼想必受尽了相思的煎熬。张愔离去后,她脂粉不施,琴瑟不调,往日的舞衣也叠放箱中,根本再也没有机会穿戴上身了。忽然笔锋一转,说到张愔(尚书)墓上白杨已可作柱,而生前宠爱的红粉佳人还孤孤单单地独守空帏,倘若真的情真义挚,为何不甘愿化作灰尘,追随夫君到九泉之下呢?
  白居易对关盼盼原本是一片同情之心,这时为何又要劝她以死殉情呢?这并不是他有心要伤害关盼盼,只因为按当时人们的道德标准来看,能以死殉夫,实是女人的一种崇高无上的美德。白居易认为,既然关盼盼能为张愔独守空房,为什么不再往前一步,从而留下贞节烈妇的好名声,成为千古美谈?在诗人的心目中,坚信节操和美名比生命更重要,他以为劝关盼盼殉情,并不是逼她走上绝路,而是为她指明一条阳光大道。为了更明朗地表达他的意念,他又十分露骨地补上一首七言绝句: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四五枚;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张仲素回到徐州,把白居易为关盼盼所写的四首诗带给了她。关盼盼接到诗笺,先是有一丝欣慰,认为能得到大诗人的关注及柔笔题诗,是一种难得的殊荣。待她展开细细品读,领会出诗人的心意所在,不禁感到强烈的震撼,心想诗中寓意也太过于逼人,用语尖刻,实欠公平。我为张愔守节十年,他不对我施以关怀和同情,反而以诗劝我去死,为何这般残酷?因而她泪流满面地对张仲素道:“自从张公离世,妾并非没想到一死随之,又恐若干年之后,人们议论我夫重色,竟让爱妾殉身,岂不玷污了我夫的清名,因而为妾含恨偷生至今!”
  说罢,她不可遏制地放声大哭,哭自己的苦命,也哭世道的不平。张仲素见状,心中也感酸楚,在一旁陪着她暗暗落泪。哭了不知多长时间,渐渐地,关盼盼似乎已从愤激的心情中理出了头绪,于是强忍着悲痛,在泪眼模糊中,依白居易诗韵奉和七言绝句一首:
  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
  关盼盼的诗中有自白、有幽怨、更有愤怒。诗中所言的“形同春后牡丹枝”,是承袭当年欢宴时白居易夸赞她“醉娇胜不得,风嫋牡丹花”之句而来,那时花开正艳,如今却如同春残花将谢;“舍人不会人深意”是痛惜自居易不能了解她真正的心态,在她花开时捧赞她,当她即将凋落时,竟还雪上加霜。事到如今,她本早已了无生趣,既然有人逼她一死全节,她也别无选择了。
  张仲素离开燕子楼以后,关盼盼就开始绝食,随身的老仆含泪苦苦相劝,徐州一带知情的文人也纷纷以诗劝解,终不能挽回关盼盼已定的决心。十天之后,这位如花似玉、能歌善舞的一代丽人,终于香消玉殒于燕子楼上。弥留之际,她勉强支撑着虚弱的身体,提笔写下:
  儿童不识冲天物,漫把青泥汗雪毫。
  这句话是针对白居易而言的。凄苦独居了十年的关盼盼,为张愔守节十年而没有去死,是唯恐别人误会张愔自私,让爱妾殉身,反辱没了张愔名声。对于生死其实已经看得很淡,以死全节对她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伤心之事;但她恨只恨自己的一片痴心,却不被白居易理解,以为自己不愿为张愔付出生命,反而拿一个局外人的身份逼自己走向绝路。在关盼盼眼中,顶顶大名的白居易这时已成了一个幼稚的儿童,那里能识得她冰清玉洁的贞情呢!
燕子楼中倩影
燕子楼中倩影
  关盼盼的死讯传到白居易耳中,他先是震惊,明白了关盼盼确实是一位痴情重义的贞烈女子;继而,他想到了关盼盼的死与自己写的诗有着直接的关系,心情由敬佩转成了深深的内疚。于是,他托多方相助,使关盼盼的遗体安葬到张愔的墓侧,算是他对关盼盼的一点补偿,也借以解脱一些自己的愧疚之情。但这一点关照,对于含悲而死的关盼盼来说,又有何意义呢?仍是徒增虚名罢了!
  这件事对白居易的影响是深远的。白居易六十六岁以后,官职是太子少傅,分管东阳洛阳之事。这时的他,年已垂暮,雄心大减,不再积极参予政事,而隐居在洛阳香山。自知来日不多,因而忍痛割爱,把心爱的骏马送给他人,并让能歌善舞的侍姬樊素与小蛮离开自己,各奔前程,以免自己百年之后,两位妙龄佳人重演关盼盼的悲剧。从他的这一行动可以看出,白居易对关盼盼一事一直在深深内疚之中。
  后来,燕子楼因为关盼盼的故事而成为徐州的胜迹,历代均加以修茸。楼上至今仍悬挂着关盼盼的画像,神情秀雅,容貌艳丽绝伦,过往的游客,不但仰慕其风貌,更为她的贞情而感叹。

相关诗词

  历代诗人均有咏关盼盼和燕子楼诗词,多是把关盼盼当作贞妇来赞颂,或以关盼盼和燕子楼为典故写入诗词,但也有不同于此见者,宋代大词人苏轼曾夜登燕子楼而梦见关盼盼,故尔作小词云: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古今如梦,何曾觉梦,但有旧愁新怨。异时对南楼夜景,为余浩叹。
  苏轼不同于白居易,词中凝聚了他对这位闻名古今的舞伎的同情和感伤。关盼盼的诗最能引起受封建礼教压迫的妇女的共鸣,明末清初才情殊众的歌妓王微,与关盼盼际遇相同,故尔从关盼盼之身世引起联想,有《拟燕子楼四时闺意》诗四首,其三云:
  罗衾自垒怯新凉,无寐偏怜夜未央。
  生死楼前十年事,砌蛩帘月细思量。
  关盼盼能传名至今,是由于文人酒酣作诗,把她的表演和身世记下来;又由于她有感而发的诗篇能够感动人心,引起共鸣,从而辗转相传,广为传诵,这就使得我们今日能够了解这位唐代著名的乐舞艺人,其实象关盼盼这样的艺人何止千千万万就是她们用血泪和智慧谱写出一部中国古代艺术史。

关盼盼之死考证

  卷802-1【燕子楼三首】 关盼盼
  楼上残灯伴晓霜,独眠人起合欢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不是长。
  北邶松柏锁愁烟,燕子楼中思悄然。自埋剑履歌尘散,红袖香消已十年。
  适看鸿雁岳阳回,又睹玄禽逼社来。瑶瑟玉箫无意绪,任从蛛网任从灰。
  《全唐诗》卷802中录有上面这三首诗,题为关盼盼所作,并对关盼盼作了如下介绍:
  关盼盼,徐州妓也,张建封纳之,张殁,独居彭城故燕子楼,历十余年,白居易赠诗讽其死,盼盼得诗,泣曰:“妾非不能死,恐我公有从死之妾,玷清范耳”.乃和白诗,旬日不食而亡。
  所以,后人就以此为据,大讲白居易写诗逼死关盼盼。其实这件事,主要是后人将白居易和张仲素和的三首诗加以附会,添枝加叶而成。这里面有两个明显错误,需先加以澄清:一是盼盼(在唐代资料中,盼盼没有姓,后世变成姓关)是张建封之子张愔之妓,并非张建封之妓;二是上面这三首燕子楼的诗,并非关盼盼所写,这三首诗是张仲素为盼盼所作的,白居易和诗时序言明确写有“爱绘之(张仲素)新咏”的字样,可参看《唐诗鉴赏辞典》中的解释。
  白居易曾见过盼盼一面,当时还赠诗云:“醉娇胜不得,风袭牡丹花”。他听说张愔死后,盼盼 独居燕子楼十余年不嫁,十分感动,因此和了以下三首诗:
独守燕子楼
独守燕子楼
  卷438-50【燕子楼三首】 白居易
  满窗明月满帘霜,被冷灯残拂卧床。燕子楼中霜月夜,秋来只为一人长。
  钿晕罗衫色似烟,几回歌着即潸然。自从不舞霓裳曲,叠在空箱十一年。
  今春有客洛阳回,曾到尚书墓上来。见说白杨堪作柱,争教红粉不成灰。
  我们看白居易这三首诗,纯为感慨盼盼的身世所写,对盼盼念旧爱而不嫁的深情是充满怜悯和感伤的,从中看不出丝毫逼死盼盼之意。其实对于唐朝那个时代来说,盼盼为故主张愔守身不嫁已经是相当难得了。唐代时,即便是正妻,对于贞洁观的要求远不如后世严格,夫死后一嫁再嫁的也大有其人,比如张籍写过一首《节妇吟》:
  君知妾有夫,赠妾双明珠;
  感君缠绵意,系在红罗襦。
  妾家高楼连苑起,良人执戟明光里。
  知君用心如日月,事夫誓拟同生死。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诗人“节妇”的行为在唐朝是非常受赞扬的。但后世的腐儒们看来看去,总觉得很别扭,明代的唐汝询就说:“系珠于襦,心许之矣,以良人显贵而不可背,是以却之。然还珠之际,涕泣流连,悔恨无及,彼妇之节,不几岌岌乎?” 意思是说这个女人既然要了野男人的珍珠也是动了心的,因为自己老公显贵(妾家高楼连苑起)才没有背叛,如果要是穷老公呢?还珠时还哭了一场, 这种女人的贞洁不是岌岌可危吗?另一腐儒(瞿佑)索性就将诗改为:“妾身未嫁父母怜,妾身既 嫁家室全;十载之前父为主,十载之后夫为天。平生未省窥门户,明珠何由到妾边?还君明珠恨君意,闭门自咎涕涟涟(《续还珠吟》)。其同乡杨复初读了他这首诗还吹捧说:“心正词工, 使张籍见之,亦当心服”,胡说八道!张籍见了他们这些迂腐之儒,肯定笑倒。到了明代,意思就是有男人示爱赠珠,就当如受了侮辱一般,“感君缠绵意”那就算身体没有出轨,思想出轨也不成,要“恨君意”才是!更有人主张应“怒行于色,掷珠痛骂”当场把野男人送的礼物扔出去。
  所以,也许是后人觉得盼盼在燕子楼上苦守,还不算节烈得彻底,于是就编出白居易写讽刺诗, 盼盼终于“从容自尽”这样的故事。那白居易讽刺关盼盼的诗是哪一首呢?上面三首【燕子楼】 中看不到明显的讽刺之意,于是后人就找了这样一首诗来充数: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好花三四枝。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去不相随。
  其实本诗根本不是写给盼盼的,张仆射也不是张愔,而是其父张建封。品味诗中之意,也主要是 感慨世事无常,意思是说:不惜重金买来许多如花歌妓,但一旦身死,纵有美女如云,又怎们能将之带到地下?纵观整个唐代,并没有让姬妾殉葬的习惯,家妓更是被视如金银珠宝、名马豪宅 一样的物品。在这个人们连正妻是否守节也不在意的时代,怎么可能苛求经常被随意送人的家妓 殉节呢?
燕子楼别墅
燕子楼别墅
  也可能有人说,翻开【全唐诗】盼盼还有这样一首诗呢:
  卷802-2【和白公诗】关盼盼
  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去随。
  这不是铁证如山?明摆着是关盼盼作诗来回答白居易嘛。所以白居易无论如何也脱不了干系,于是网上铺天盖地,到处可见”白居易逼死关盼盼“之类的标题。很多人怒斥:”向来很悲天悯人 的白居易不仅不同情她的境遇还狠推一把,认为她该自杀殉情,用粗暴的男权主义给她指出一条 绝路“这些人倒也知道白居易一向悲天悯人的。其实如果深入了解白居易,他不但同情卖炭翁之 类的穷人,也很同情女人,他有诗道:
  为君委屈言,愿君再三听。须知妇人苦,从此莫相轻。
  从他对待樊素、小蛮的态度看,也是相当宽容厚道的。有人似乎觉得这有些矛盾,就又“发挥” 成“关盼盼以自己高贵的死,回敬了大诗人白居易,白居易听闻死讯也大为后悔,若干年后 .就遣散了樊素和小蛮,不想他们重蹈关盼盼的悲剧”,并评论道“知错能改,固然是好的,但 在关盼盼一事上,白居易确实多管闲事,逼人太甚”。
  其实查资料,我们会发现,盼盼这首诗是伪作,应该是编故事的人写的,绝非出自盼盼之手。此 诗写得水平很差,什么“不会人深意”,不大像诗且不多理论,我们前面说过《感故张仆射诸妓》一诗不是说关盼盼的“老公”张愔的,而是说他“老公爹”张建封,他接着这首诗和将起来,是何道理?这是一大破绽;大家不要迷信古人,古人当年没有GOOGLE,资料没有咱们全;另外 这诗人称白居易为“舍人”,虽然白居易后来常被人呼为“舍人”,但白居易当初还没有当过“ 中书舍人”。另外,宋元时“舍人”一词也用来称呼权贵子弟,但也与白居易此时的身份不合;再有,如果白居易真的是因为逼死关盼盼后心中内疚,从而改变了对樊素等的态度,那他肯定会在盼盼殉情后再写诗感叹的,白居易一生写了三千多首诗,几乎每事必题,而且诗保存得非常全 ,不会有佚失现象,但并未发现这一诗作,综上述可以断言:盼盼殉节的故事,为后人添油加醋 而成。
  我们知道,明代文人有种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假托古作作伪。古籍、书画、古董等都造出不少假货,故事也被明代文人乱编,像什么卓文君写的“数字诗”啦,金圣叹家中的“古体”水浒啦 等等,都是这种产物,所以关盼盼被“逼死”的故事,十有八九是明代人的“杰作”。当然,依 明人的思维,就是让盼盼最后殉节而后快,所以借了白居易的“手”来推动。其意并非是贬白居 易,而是“歌颂”关盼盼,岂知到我们今天,白居易一下子成为“罪魁祸首”,实际上却是为明代文人“顶罪”
  说了这件事,一方面是想替白老爷子洗刷一下平白无故惹上的恶名,再一个就是扫清了这些,我们才有心情欣赏上面那两组【燕子楼】的好诗,如果让这些说法一干扰,这些优美动人的诗全成了杀人之刀、煞风景之事,莫此为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