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仙湖

抚仙湖
              抚仙湖
  抚仙湖位于玉溪市澄江、江川、华宁三县间,距昆明60多公里。抚仙湖是一个南北向的断层溶蚀湖泊,形如倒置葫芦状,两端大、中间小,北部宽而深,南部窄而浅,中呈喉扼形。湖面海拔高度为1721米,湖面积216.6平方公里,湖容积为206.18亿立方米,仅次于滇池洱海,为云南省第三大湖。湖水平均深度为87米,最深处有157米,湖容量达189亿立方米,相当于12个滇池的水量,6倍的洱海水量,深度和蓄水量是云南省第一大湖。除东北长白山火山口湖——天池外,抚仙湖又是我国已知的第二深水湖泊。

抚仙湖概况

抚仙湖宽阔的湖面
 抚仙湖宽阔的湖面
  抚仙湖是个高原断陷湖泊,湖面海拔1720米左右,三面环山,一面接着澄江坝子。湖面北部宽阔而深,南部狭小而浅,中部细长,似如葫芦。湖底不平,到处是岩石暗礁,起伏很大。湖水主要来自雨水聚积,并南受上游星云湖注入,北有澄江梁王河、东大河、西大河及西龙潭、热水塘的泉水流入,东面的海口河是唯一的出水口,江南盘江,归南海。
  抚仙湖属淡水湖泊。湖水呈蓝绿色,含磷量高,透明度一般4至5米,有的可达7至8米。因此,抚仙湖的湖水清澈而透明。明末徐霞客在他的滇游日记中写道:“滇山唯多土,故多雍流成海,多浑浊,唯抚仙湖最清。”徐霞客得出抚仙湖最清的结论是有科学道理的。因为汇入抚仙湖的水,源头都在沿湖一带山脉,长度都没有超过10公里,又多属泉水,也无浑浊之泥沙。比如,西大河水源主要是西龙潭泉水,这股泉水每天以5万多立方米的水量涌出,流程也只有4公里左右,还有如热水塘的泉水就在湖边,有的就出在湖底。其他河流,洪水季节虽带一点泥水,但雨过即停,且湖水深,沉底之泥沙,任凭风浪再大,也难翻起浊水来,这就是抚仙湖水清的原因。
  由于湖周围自然环境没有受到大的破坏,至今,抚仙湖仍然是云南省未受到污染的湖泊。诗人们形容为“琉璃万顷”,这是一点也不夸张的。它是云贵高原上一颗晶莹的明珠。波涛翻动时,白浪如朵朵睡莲竞相开放,又似串串银链滚动;无波时如明镜般一片澄清碧绿。远山近水,洲岛错落,使人心旷神怡,爽快清新。
  抚仙湖因湖水深,风浪大,湖中的挺水植物和浮游植物不易生长,浮游生物以及底栖生物如螺蛳、蚌、虾也很少,只在沿湖浅水一带才有生长。这种多风的水域环境,使湖内主产抗浪鱼,也是抚仙湖的特产。

历史记载

  唐樊绰所写《蛮书》,称抚仙湖为大池。《澄江府志》说:“量水川即唐书梁水县(今澄江、江川一带),大池,抚仙湖也。”后称罗伽湖,据《明史·地理志》记载:澄江府“北有罗藏山(现名梁王山),南有抚仙湖,一名罗伽湖”。得此名可能和宋、元时南诏、大理段氏在澄江设罗伽部有关。

名字由来传说

抚仙湖风景
   抚仙湖风景
  抚仙湖的大名给它赚来了不少人气。但是,真正知道抚仙湖名字由来的人可谓寥寥。在澄江县城的凤山公园,有一个名为“抚仙”的雕塑展现的是肖、石二仙陶醉于抚仙湖的情景。雕塑上有这样的记载:“传说天上有石、肖二仙因慕‘澄江海’的清澈明净,驾云来到湖边,被这瑰丽的湖光山色所陶醉,以至流连忘返。久之,二仙搭手抚肩化为山石。抚仙湖也因此得名。”
  相传,深居天宫的玉皇大帝,一日步出宫门,远眺人间,发现一颗状如葫芦的明珠,镶嵌在云雾缭绕的万山丛中,湛蓝明净,波光粼粼,美丽至极。玉皇大帝为之倾倒,急传肖、石二仙立即下凡,描摹这人间美景,带回天宫,装点天堂。
  肖、石二仙急忙腾云驾雾,飘落在明珠东南方向。走近一看,迷离美景展现在眼前:明珠四周,嶙峋怪石密布,峥嵘多姿,仪态万千;有的如冲天玉笋,有的似文房笔架,有的如大象汲水,有的似猛虎下山;孤山独坐湖中,云雾迷漫时,似一座忽大忽小、忽升忽降、缥缈无常、变化莫测、神奇美丽的仙岛,与明珠交相辉映;烟波浩瀚的湖泊,无波时水平如镜,柔和妩媚,像一位袒胸露怀的少女,在安闲舒适的憩睡。起浪时白浪叠现,如满盘碎玉在晃动,又似朵朵睡莲在竞相开放。
  远山近水,州岛错落,好一幅色彩怡人、幽深奇崛的山水画卷!肖、石二仙只顾搭手抚肩地在观看,在赞叹,竟痴痴迷迷地忘了画画,忘了归期。一日复一日,一年复一年,他们定定地站在那里,陶醉在迷离美景之中。久而久之,两位神仙变成了两座石峰。看,在抚仙湖的东南方,果真叠立着两座形似搭手抚肩、俯视明珠的石人山。据说,这就是肖、石二仙变成的,抚仙湖之名便由此而来。

水利资源

抚仙湖水利资源
 抚仙湖水利资源
  抚仙湖的水利资源相当丰富,蓄水量达185亿立方米,等于云南省第一大湖滇池和第二大湖洱海总蓄水量的四倍。引湖水能灌溉沿岸良田,又有航运之便。更主要的是,出水口的海口河落差很大,河长仅15.25公里,落差达385米,经勘察可分六级建成梯级电站。现在澄江和华宁两县人民已建成两级,其中有一级还与昆明电力并网,源源不断的电流,输往城镇和农村,为滇中工农业提供了动力。抚仙湖流域面积达1084平方公里,流域内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主产稻、麦、蚕豆烤烟油菜,是有名的滇中谷仓,又是闻名全国的云烟之乡。
  抚仙湖的水温,冬夏变化不大,水质又好,是极好的游泳之地。特别是北部沿澄江坝子一带,近岸200米左右,水深仅在1至3米,湖水亮晶晶,清盈盈,湖底全铺细沙伸延至湖岸数米,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人来游泳。自昆明滇池出现污染后,有的群众,甚至专业游泳队伍也常到抚仙湖来训练、游泳,在海滩上享受日光浴,愉快地在抚仙湖畔度过假日。

沿湖风景

  沿湖山川秀丽,胜景很多。西面的尖山平地拔起,状如玉笋,雄伟峻峭,被称为“玉笋擎天”;东部有温泉,当地叫热水塘,泉口甚多,从山脚一直延伸到湖底,涌水量大,水温一般在40℃左右,水质含硫,是沐浴、疗养的理想之地;东北面的回龙山如大象长鼻,故称象鼻岭;南面山间的海门河,仅长一公里多,隔山连江川的星云湖,河中段有一堵伸到水面的赧色石壁,称“界鱼石”,其旁还有一块石碑。碑上有诗:星云湖栖息之大头鱼,抚仙湖生长的抗浪鱼,以石为界,不相往来。古往今来,“界鱼石”曾吸引无数游人,现已辟为公园,供人们游览。离“界鱼石”西侧l00多米处,还有一座始建于明天顺四年(公元1460年)的海门桥,无桅杆的木船可从桥下过往于星云湖、抚仙湖间,桥身精雕细刻,美观大方。

湖中孤山

抚仙湖-湖中孤山
    抚仙湖-湖中孤山
  湖中西南面,原有两个小岛,名大孤山和小孤山。明代曾建一座“饮虹桥”把两岛连接起来,明末一夕风雨把桥和小孤山荡尽。现存大孤山,岛成椭圆形,似如鸡蛋,面积约半平方公里。上有岩洞,还有山峰,比湖面高40多米,面水一侧多断岩,沿岛湖水深奥莫测。岛中央旧有千岁松柏,为宋时大理国段氏所遗,但早已焚毁。 明时很多名人、学士以此岛为乐园,捐助钱银,兴建殿阁,逐渐出现了飞檐细雕的建筑群。至崇祯年间,岛上已具规模,计有殿八、阁五、亭三、堂一、庵一,还有一座铜塔,塔基广五尺,共13层,塔上有佛像、铃锋、扁额、对联,备极奇巧。孤山岛为当时澄江胜景。清朝江川令彭贤于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在《重修孤山寺记》中这样写道:“孤山向为迤东胜景,辟草攀萝,遂脐其巅,始由烂柯石,探南天洞,登弄珠岩,俯鱼乐国,众山献翠,两海环碧,颇如吾楚潇湘洞庭。”蜀人杨慎也曾到孤山饱览风光,留下了一些诗篇。当时游人、隐士所留大量诗词、碑记说明:孤山不仅是“巍然形胜冠南州”,而且是“文人骚客停留者不可胜纪”的地方。但清朝初年,战火四起,社会动乱,孤山的古建筑遭到了毁坏。清康熙十七年(公元1678年)虽有澄江知府王贞宇重建孤山,也只修了座孤山寺,已不及当年之宏伟。到国民党时期,只留下一座破庙了。如今,孤山已经获得新生,并呈现着一派生机。 

景点介绍

抚仙湖-禄充村
       抚仙湖-禄充村
  一、禄充村
  禄充村位于抚仙湖西岸,距离澄江县城19公里。景区内有一禄充大洞,位于村南,地下泉水水温常年保持在24℃左右,源源不断流入抚仙湖。夏秋时节,渔民们用水车车水捕捞成群结队逆水而上的抗浪鱼群,是这里的一大奇观。禄充村景区内有一笔架山位于村北,三峰鼎立,形如笔架,因而得名。位于笔架山北面的湖水风平浪静,由此得名波息湾,是游泳和开展水上运动的最佳选择。
  景区景点资源主要由水域风光类、生物景观类、古迹建筑类、气候类构成。景区里旅游设施星罗棋布,游乐项目丰富多彩。是旅游观光、休闲度假的理想胜地。
  禄充最有特点的是湖岸边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渔洞和夏季渔民在渔洞旁用水车捕鱼的场景。抗浪鱼平时深居40多米深的水下,叫人不见踪影,难以捕捞,但它在生卵期却异常活跃,到岸边的沙滩礁石处寻找流动的清泉,抢水排卵。湖边的渔民在渔洞支起水车,人工形成湍急的水流,引得抗浪鱼争先恐后的游到湖边激浪,抢着钻进渔民们安放在渔洞口的鱼笼里,成为囊中之物!“抗浪鱼”个头不大,只有5—6寸长,据了解,在所有的海洋湖泊中,“抗浪鱼”为抚仙湖所独有,它以肉嫩味美,曾作为康熙贡品而闻名于世。
   禄充最惹人眼目的还是沿湖一株株如云如盖的大榕树。这些榕树最年轻的也有七八十岁,多数已是“百岁老翁”,但仍枝干遒劲,枝叶茂盛,挺秀一方。这些榕树有的两三个人就可以合抱,有的要七八个人才能环抱。在笔架山下则有一株两个根,两棵树从两边弯下身连成一体的树,让你说不出它们到底是一棵还是两棵、老百姓城它们为“合欢树”。当年电视剧《蹉跎岁月》曾以此作为外景拍摄地。
  小贴士:笔架山庄的游泳场,对住店客人免费开放。
  交通:从昆明东部客运站乘开往澄江县的中巴车,每15分钟一班,大约需要2小时,澄江县每天都有发往禄充村的往返中巴,20分钟就可以到了。
  二、界鱼石
  界鱼石位于江川县海门,海门为星云湖的出水口,这里有星云湖和抚仙湖相通的水道,被称为隔河,长2公里,河中有一堵伸到水面的嶙峋石壁,据说星云湖的大头鱼和抚仙湖的抗浪鱼,以石为界,到此便各自调头而返,因此被称为界鱼石。
  交通:从昆明东站乘开往江川的客车,到江城下车,约92公里,行车2.5小时,再从江城乘开往明星、澄江的客车,约19公里,到界鱼石下车。
  三、明星景区
  明星景区位于抚仙湖的西岸,江川县与澄江县的交界处,距离禄充12公里。在澄江至江川公路西侧百米处有座碧云山,山上有碧云寺,寺内大多是道教仿古建筑。每到农历三月初三,是碧云寺的庙会日。
  碧云山下往北1.5公里,有一个明星鱼洞,每年3-9月,是捕捞抗浪鱼的主要季节,可品尝到铜锣煮鲜鱼的风味小吃。
  交通:从昆明东站乘开往江川的客车,行车2.5小时,到江城下车,在转乘开往澄江的客车,到明星下车。
  四、孤山岛
  孤山岛是抚仙湖惟一的岛屿,位于江川县境内抚仙湖南部,面积约6万平方米,孤山南面与海门公园相隔,北面与碧云寺上的莲花峰相望。每到农历六月初六,当地人便前往孤山做庙会。
  交通:以前游客可在江川码头乘快艇上孤山岛,自2004年8月起,为维护抚仙湖水体质量,所有机动船禁止运营。这样一来,游客去孤山岛的路途就有些艰难了,据说现在抚仙湖上流行一种水上单车,价格低廉又环保,但它的缺点是骑行距离不能太长。

附一:抚仙湖“四绝”

  一、界鱼石:两湖相交鱼不往来
美丽的抚仙湖
  美丽的抚仙湖
  位于江川县玉带河中段的“界鱼石”是云南的一大奇观,星云湖里的大头鱼和抚仙湖里的抗浪鱼都以此石为界,抵石而返,永不相往来。我们来到界鱼石公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深绿色且带点臭味的河,站在河边几乎感受不到它的流动,这就是玉带河,那条曾经清澈见底、盛产鱼虾的小河。来到界鱼石边,“界鱼石”三字犹存,而“鱼不往来”的奇观却再也看不到了。
  海门文化站站长海来春是一位钟爱界鱼石的人,他曾收集、出版了一本《界鱼石民间故事集》。书中收集了许多流传甚广、颇具传奇色彩的民间故事。当我们感叹这一奇景由于河水的污染而消失时。海来春回忆说:“我从小就在这玉带河边长大,我是眼睁睁看着这条河变成这样的。为保护这条河,我该做的都做了,但河水还是一天天变混浊了,住在河边的人都为此心疼。记得小时候,周围的村民都在这条河里游泳拿鱼。1987年以前,每到夏天这里每天都有近千人来游泳避暑。那时我们村的人家里如果想吃鱼,煮鱼的水烧着才下河拿鱼。”
  说起游客到界鱼石观光的情况,海来春说:“1997年以前,这里还能看到两湖的鱼互不往来的情景,后来就看不到了。玉带河的水清时,平均每天可以接待100多位游客,今年河水污染严重后,加上前久的非典影响,公园里很少有人来,很多千里迢迢赶来这里看奇观的人都败兴而返。星云湖水就是经此流入抚仙湖,这条河虽短,两岸却尽是奇石异洞、苍岩翠壁。加上这最引人注目的“两湖相交,鱼不往来”的“界鱼石”奇观,本来就是最好的旅游资源,可现在这里变成了‘山清水臭’。”
  我们临走时,海来春还不忘提醒我们要多为界鱼石的环保呼吁一下,早日恢复这一奇观。
  二、车水捕鱼:请君入瓮
  在抚仙湖畔,车水捕鱼是一种古老而奇特的捕捞抗浪鱼的方式,今年60岁的李树林老人都无法说清车水捕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只记得他七八岁的时候就和父亲一起捕鱼,那时的办法就是车水捕鱼。
  李树林一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禄充,祖祖辈辈都以打鱼为生,抗浪鱼曾一度是他们家生活的主要来源。虽然现在已经捕捞不到抗浪鱼了,但在李树林家里,我们仍看见许多捕捞抗浪鱼用的竹笼子、木制板车、古香古色的马灯。李树林老人说才几年时间,这些用具都快成文物了,再过几年,就看不到了。
  面对着家里闲置的捕鱼工具,李树林老人给我们讲述了这一奇特的捕鱼方法。抗浪鱼只有在产卵时才会游上岸来,一般在每年的5月到8月间。在禄充,沿湖的岩洞里会涌出许多地下水来,这些地下水温比湖水略高,抗浪鱼比较喜欢,在产卵期就会成群结队地逆着泉水而上,到泉水里产卵。沿湖的渔民抓住了抗浪鱼的这一特性,把岩洞里流出的泉水分成若干股,开渠挖沟,引入湖内。在抗浪鱼产卵期,渔民们把竹笼放在挖好的水沟里,小笼放在大笼里面,然后在竹笼旁安置一辆水车,把湖水车进水沟,这样抗浪鱼就逆水而上,到水沟里产卵,然后再顺水而下时就钻进了渔民安置好的竹笼里。渔民用的这种竹笼叫倒须笼,一头大一头小,鱼进去后就不能出来。当地的渔民形象地把这种捕鱼方法叫做“请君入瓮”法。
  在李树林老人的回忆中,一幅奇特而又热闹的捕鱼画面出现在我们面前。在禄充有100多条捕鱼的水沟,每到抗浪鱼产卵期,湖边就聚集了许多渔民,显得异常热闹。家家户户都锁上门,连老人小孩也到湖边捕鱼。到吃饭时间,渔民们在水沟旁用石块垒起一个简单的灶,生上火,从家里拎出一口铜锅,装上湖水,把刚捕到的抗浪鱼往锅里一倒,不一会,活蹦乱跳的抗浪鱼就成了美味佳肴。如果在吃饭时有人往湖边过,不管认不认识,禄充人都会邀他一起吃的。李树林说这样煮出来的抗浪鱼是最好吃的。
  三、青鱼阵:蔚为壮观
  见过青鱼阵的人都会为它的壮观和神秘而津津乐道。在澄江新河口村,我们找到了一位叫皆丙华的老人,皆丙华今年58岁,从10多岁时就开始进湖捕鱼。他一生见过很多次青鱼阵。老人说青鱼阵一般只出现在山与湖交界的地方,鱼阵离岸不会太远,每次见到都出现在离岸20多米的地方。有一次在大湾,看见从山底下的洞口游出许多白的、红的、黑的鱼,一会儿功夫就排成鱼阵,最前面的估计有80公斤左右,大的全部游在前面,小的按顺序游在后面。当时他静静地看着这群鱼慢慢游向湖心沉入水底后,才离开。但老人见到最大的青鱼阵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有一天下午5点左右他在象鼻山上割草,突然看见山下离湖边10多米的地方黑压压的一大片,面积有两三亩田那么大,鱼阵里的鱼多得恐怕要按吨来算。据老人说,青鱼阵多见于每年的5至8月份,尤其这期间连续几天风和日丽的时候。见到青鱼阵后的第二天,天气肯定要发生变化。
  四、铜锅煮鱼:看着鲜,吃着更鲜
  来到抚仙湖,除了游湖之外,还有一道菜非吃不可,那就是铜锅煮鱼。在这里游玩既可饱览湖光山色,又可入湖畅游嬉戏、品尝地道的铜锅煮鱼,还能到明星鱼洞,那里的湖岸绿树成荫、幽雅凉爽,是天然的避暑胜地。
  游客只要到明星鱼洞,便可看见上百个鱼洞依石壁之下的泉眼分布在近千米长的抚仙湖沿岸,渔民就是从这些鱼洞里捕捞抚仙湖里着名的抗浪鱼的。明星鱼洞捕鱼的方式古朴奇特,当然吃鱼的方式也就别具一格。以前湖水清澈时,渔民们煮鱼是直接从湖里舀水煮鱼,现在湖水不是那么纯净了,所以现在渔民们做鱼用铜锅装的是清凉的山泉水,接着就把鲜活的抗浪鱼放进锅里,任其自由游动,然后加入适量的盐和姜丝,盖上盖子,放到火上去煮。水涨时再放入适量的葱叶和味精。一二十分钟后,鱼煮熟了,香味四溢,就可提起上桌。食用时配上特制的蘸水,吃起来味道特别鲜美爽口。当然人们也不会忘记先喝碗鲜香爽口的鱼汤。
  现在,鱼洞旁已建起很多家铜锅煮鱼的餐厅,铜锅里的鱼也由抗浪鱼演变成湖里所有的土着鱼,煮出来的味道同样鲜美可口。

附二:抚仙湖水下考古探谜

神秘的抚仙湖
   神秘的抚仙湖
  1992年,从小生活在云南澄江抚仙湖边的职业潜水员耿卫,在水下发现了大量人工建筑的遗迹。迄今,他潜入抚仙湖水下探秘人工建筑累计已达60多次。
  2001年6月,中国首次湖泊水下考古在抚仙湖进行。
  2006年6月17日,第二次抚仙湖水下探秘活动拉开帷幕。
  发现类似金字塔高大建筑和罗马斗兽场圆形建筑
  2005年年底,耿卫在云南澄江县披露了近两年来水下考古的最新发现,一张张金色的声纳扫描图显示出水下城市宏伟的轮廓,令人惊诧。耿卫介绍说,目前已经探明的古城遗迹面积达2.4平方公里,规模不逊于上世纪70年代的澄江县城。主要建筑共有8个,其中两个高大阶梯状建筑和一座圆形建筑最为重要。
  其中一座高大的阶梯状建筑共分三层,底部宽60米,第二层宽32米,顶层宽18米,整个建筑高为16米,从声纳扫描图上可以看出,它的台阶非常整齐对称。
  而另一座阶梯状建筑气势最为恢宏。它上下共五层,第一层底部宽63米,第二层宽48米,三四层倒塌比较严重,无法仔细测量,第五层宽27米,整个建筑高21米,类似于美洲玛雅人的金字塔。在每一层大的台阶之间都有小台阶相连,其中第一级大台阶从底部有一条笔直的小台阶直通而上。
  此外,在这两座建筑中间还有一条长300多米、宽5-7米的石板路面,用不同形状的石板铺成,石板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几何图案。在另外一片区域里,还发现了一座圆形建筑,底部直径为37米,南面偏高,依稀可以辨别出台阶。该建筑北面倒塌得比较严重,东北面有个缺口,形状类似于古罗马的斗兽场。
  台阶式建筑可能是祭台,圆形建筑近似古滇青铜器图案
  在云南晋宁石寨山曾出土大量古滇国时期的青铜器,耿卫仔细观察后发现,很多青铜扣饰(一种青铜质地的圆形小饰品)上都有台阶式建筑的图案,有的上面还有用于祭祀的杆栏式建筑图案。他认为,这表明祭祀活动在古滇人的生活中已经相当重要,那些高大的台阶式建筑就是古滇人祭祀活动的遗存。
  更令人称奇的是,刻画在一些青铜扣饰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图案,几乎与水下发现的圆形建筑形式一模一样。青铜器上的环形台阶式建筑分上下两层,第一层有十余人,第二层有三四个人,坐在台阶上观看斗牛或者其他表演。耿卫认为,水下圆形建筑就是扣饰图案描绘的原型。曾有专家认为,圆形建筑是娱乐设施或体育场,耿卫表示不能赞同,“如果是舞台建筑,过于奢华,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是不切实际的。”
  目前,关于古滇国的考古成果几乎全都集中在墓葬和文物的出土上,曾经兴盛500余年的古滇国没有发现任何生活建筑的遗迹,这更让耿卫猜测,湖底高大的建筑与青铜器上的图案相似绝非偶然。
  石板上“海马蹄印”可能是古滇人插立木修房的基础
  在抚仙湖的众多传说中,关于海马的传说最为离奇。据说这种海马可以在湖面上奔跑如飞,经常在晨雾中出现,雾散后潜入水中,在古县志中多有记载。耿卫认为,抚仙湖水位很低的时候,在很浅的地方露出的石板上,人们可以看到直径在8-15厘米的孔洞,形状酷似马蹄印。在水下建筑上,他也发现很多类似的孔洞,有些内部边缘还有石钉。最初他一度认为这些孔是来连接石板的,后来发现这些圆孔插上木桩,再用绳子连接起来,会形成一个规则的长方形。
  考古学家通过研究古滇文明的青铜器图案发现,古滇人的建筑主要是以杆栏式建筑为主。这种杆栏式建筑是先用竹木搭成房架,底层悬空,再修墙而形成的建筑。耿卫认为,利用石板孔插木形成的长方形,完全符合杆栏式建筑的基础。他由此推断,所谓海马的脚印就是杆栏式建筑用于插立木的基础,抚仙湖水下古迹一定与古滇文明有着直接的联系。
  规模不逊玛雅文明,对其研究将成世界性课题
  在云南澄江县的历史上,有史可查的有3个城市,其中最早的是俞元古城,后来在史书上神秘消失,这是很多专家倾向于认定水下城市就是俞元城的原因。然而,耿卫却对“俞元”两字有独特的诠释,他认为,“俞”在古汉语中有“最初”之意,而“元”有“原始、根基”之意,两者结合起来,就是“最初的高大的根基”。
  耿卫说,“和其他的古代文明遗迹相比。抚仙湖水下遗迹的规模绝不逊色。拥有超过21米的高大建筑,这在玛雅文明遗迹中都是不多见的。对它的研究将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困扰考古界多年的古滇文明的谜团,很可能通过抚仙湖水下古迹揭开。”
  公元前279年,楚国大将庄硚率领大军直扑滇地(现在的云南地区),征服了当地的少数民族。正当庄硚准备班师之际,偏偏赶上秦国入侵楚国,切断了他回国的后路。庄硚索性就在滇地称王建国,史称“庄硚王滇”。
  到了汉武帝时代,中央王朝把滇国所在区域设为“益州郡”,下辖24个县,滇王成了名义上的统治者,古滇文明逐渐衰弱,融入中原文明。由于缺少文字记载,关于古滇国的一切,逐渐湮没无闻,成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历史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