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岳恒山

  恒山,人称北岳,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为五岳。 北岳恒山,是海河支流桑干河与滹沱河的分水岭。恒山,号称 108峰,东西绵延 150公里,横跨晋、冀两省。它西衔雁门关、东跨太行山,南障三晋,北瞰云、代二州,莽莽苍苍,横亘塞上,巍峨耸峙,气势雄伟。

景点简介

北岳恒山
         北岳恒山
    恒山位于山西大同市浑源县,北岳恒山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五岳,齐名天下,1982年同时北岳恒山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北岳恒山是我国重要的文物古迹荟萃处和道教发祥地。曾名常山、恒宗、元岳、紫岳。位于浑源县城南10公里处,距大同市62公里。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五岳,扬名国内外。东距云冈石窟82公里,南至五台山140公里,为国家级重点风景名胜区和4A级旅游区。
  恒山主峰,居于浑源县城南,海拨2016.8米,山高为五岳之冠。恒山以道教闻名,古往今来,以奇险吸引着游人。
  据传,四千年前,舜帝巡狩四方,来到恒山,看到这里山势险峻,峰奇壁立,遂封恒山为北岳。秦始皇时,朝封天下12名山,恒山被推崇为天下第二山。历史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曾到恒山巡视、祭奠。以后的历代帝王,也差不多都差使臣到恒山朝圣。历代名人、学士,诸如李白贾岛元好问徐霞客等人也都游览过恒山胜地,并留下吟咏恒山的诗章。
  果老岭、姑嫂岩、飞石窟、还元洞、虎风口、大字湾等处,充满了神尽色彩。悬根松、紫芝峪、苦甜井更是自然景观中的奇迹。苦甜井在恒山半腰,两井相隔一米,水质却截然不同。一井水甜美清凉,被称为甜并;另一井水却苦涩难饮。甜水井井深数尺,却取之不间,可供万人饮用、唐代时,玄宗李隆基曾赐匾甜井为“龙泉观”。 恒山自古以来就有“人天北柱,绝塞名山”之称。1982年被国务院首批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悬空寺素有人间仙境之称,它凌空构建,横木为梁,上载悬崖峭壁,下临陡峭深谷。在悬空寺下面,崖石上刻有“壮观”二字。据说是唐代大诗人李白浏览后所提。
  西汉初年,恒山就建有寺庙。现在飞石窟内的主庙,是始建于北魏,又经过唐、金、元代重修的古建筑。明、清时恒山已经寺庙群居,规模很大,人们称之为“三寺四祠九亭阁,七宫八洞十二庙”。可惜后来遭到破坏,所剩不多。
恒山
                   恒山
  恒山,做为道教的活动场所由来已久。相传,我国神话中的古代道教八洞神仙之一的张果老就是在恒山隐居潜修的。
  恒山以自取景色美而着称,历来有恒山18景之说。明代旅 行家徐霞客游恒山后,把在恒山的见闻录入《徐霞客游记》中。
  天峰岭与翠屏峰,是恒山主峰的东西两峰。两峰对望,断崖绿带,层次分明,美如画卷。
  金龙峡,居于天峰岭和翠屏峰之间,峡谷幽深,峭壁侧立,石夹青天,最窄处不足三丈。这里是古往今来的绝塞天险,交通要冲。北魏时,道武帝发兵数万人,在这里劈山凿道,作为进退中原的门户。宋代时,杨业父子在这里以险据守,抵抗外族的侵入。
北岳恒山
                   北岳恒山
  恒山游览:恒山叠嶂拔峙,横亘塞上,大气磅礴,有“绝塞名山”之美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北方着名的游览胜地,和重要的道教发祥地。主峰天峰岭海拔2017米,悬空寺凌空危挂、结构奇巧,被誉为“世界一绝”。北坡险峻多姿的石林景观、斑驳苍翠的古树名木,以及峰回路转的密林小道,是恒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主要部分。恒山千佛岭的奇石小溪,龙山自然保护区的林海松涛,人称“二悬空”的云峰峡谷,和汤头温泉、恒山庙群等,同样让人流连忘返。恒山一日游行程安排为:上午游恒山庙群,下午游悬空寺、恒山后山和县城永安寺。考虑到节省开支,建议选择云冈石窟、恒山、五台山乔家大院平遥古城四日游。
  恒山分为东、西峰,最高峰东峰天峰岭,海拔2190米,西峰名为翠屏山,两峰对峙,以金龙峡分开,地势险要,自古为军事要害,相传为古杨家将征战之处。
  恒山风景以地险、山雄、寺奇、泉绝着称。天峰、翠屏两山怪石嶙峋,古树参天,苍松翠柏间散布着楼台殿宇。古有恒山十八胜景,现在只存有朝殿、会仙府、九天宫、悬空寺等处,另有琴棋台、出云洞、紫芝峪等自然景区。在悬崖峭壁上面,还留有很多名人题咏。

名称由来

    恒山位于山西省浑源县城南五千米处,亦名太恒山,又名元岳、常山,相传四千年前舜帝狩猎至此,因见其山势雄伟,遂封为北岳。
  恒山(北岳)  位于山西省浑源县城南。北岳恒山原指河北省曲阳县西北之恒山,汉时避孝文帝刘恒之名改称常山,明代起称山西省浑源县境内的恒山为北岳。恒,常也,万物伏北方有常,又因“北方阴终阳始其道常久,故谓之常山,恒山名胜古迹甚多,古有18胜景之说,唐代诗人贾岛有”岩峦叠万重,诡怪浩难测“”之赞语道出了恒山的神韵。
  恒山名字的由来恒山因何得名?说法不一。
恒山索道
                恒山索道
  周礼曰:正北并州,其山镇曰恒山 白虎通 载 北言阴终阳始,其道常久,故曰常山
  风俗通载:恒常也,万物伏北方,有常也 另一种说法是因恒山山势为横向,横、恒相谐。
  再一种说法是浑河古称恒水,因恒水而得名。舜典称:北岳禹贡称:太行恒山;枕中秘书 称:太恒山,恒宗命岳 水经注 称:元岳,紫岳,以及大茂山神尖山等。
  汉文帝时,因讳刘恒改称常山。唐元和年间更名为镇岳 宋真宗时,因讳赵恒名复改常山 尽管别称很多,但基本名称一曰恒山 ,一曰 常山 管子曰:恒者,天道之有常可见,恒与 常 总未脱开长久之意。

恒山历史

·人文历史

  据《恒山志·序》记载:“考帝舜绍尧之后,肇十有二州,封十有二山,盖每州必封袁山之高大者,以为一州之镇……北封恒山为北岳,在今大同府浑源州……三代而上,历秦汉隋唐俱于原封之山致祭。”北宋契丹占领燕云十六州,恒山在契丹国版图之内,北宋乃改在河北曲阳县之常山祭祀北岳,并以常山为恒山,也是道教二十六洞天中的第五洞,曲阳至今仍保留规模宏大的北岳庙。所以历史上有两处恒山并存,一处在曲阳(又名恒阳),一处在浑源(又名恒阴)。从元代开始,中原政权定都北京,曲阳恒山在都城之南,与北岳的名称不符,而浑源恒山位于都城之北,遂有改祀之议。明代仍祀北岳于曲阳,据《明史·祀志》:“浑源之称北岳,止见州志碑文,经传无可考,仍祀曲阳是”。直到清顺治年间,廷臣提出异议,才改祀北岳于浑源。
恒山景色
           恒山景色
  恒山得名很早,《周礼》中就有这样的称谓:“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尔雅》称恒山为北岳。恒山因何而名,说法不一。《白话通》言:“北方阴终阳始,其道常久,故曰常山。”《风谷通》载:“恒,常也,万物伏北方,有常也。”也就是说,因恒山位居北方,而北方阴终阳始,万物所伏,为恒常之所。一种说法是因恒山山势走向为横,“横”、“恒”相谐,故称恒山。清代魏源在《释道北山条阳列二》篇中又说:“恒山以恒水所出得名。”浑河古称恒水。
  恒山的别名也很多:《舜典》中称北岳,《禹贡》中称太行恒山,《尚书》中称弘山,汉文帝刘恒,因讳其名改称常山,葛洪《枕中秘书》称太恒山、恒宗、命岳、茂丘,郦道元《水经注》谓元岳、阴岳、紫岳,唐元和年间更名镇岳,宋真宗讳名又称常山,恒山还有“大茂山”、“神尖山”的别称。
  《括地志》载,恒山还有五别名,即恒宗五峰别称:“太乙宫”(即恒宗峰)、“兰台府”(即飞石峰)、“烈女宫”(即香炉峰)、“华阳台”(即翠屏峰)、“紫微宫”(即紫微峰)。释家谓恒山为“青峰锤”,道家又谓之“太乙洞天”。
  尽管恒山有诸多名称,但基本名称是两个,一曰恒山,一曰常山,而“恒”、“常”两字,意思很相近,都未脱开“长久”之意。
恒山一角
                恒山一角
  北岳的由来,据我国早期的史书记载:远古尧时,命羲和氏和四个儿子掌管四岳,当时的四岳是四方的意思。羲仲为东岳长官,羲叔为南岳长官,和仲为西岳长官,和叔为北岳长官。到舜帝时,舜帝用了一年的时间巡狩四岳,二月东巡泰山,五月南巡衡山,八月西巡华山,十一月北巡至恒山。天子巡狩那方,主管方岳的官吏就在驻地选择点燃烟火信号的高山,以便召集诸侯。那时才将四方岳的官名与四岳山名统一起来。据《尚书》记载:舜帝冬十一月北巡至恒山,见奇峰壁立,山势巍峨,便望山祀祭,山头上飞起一 块巨石落于帝前,舜将此石命为“安王石”。大禹接位后北巡恒山,得灵宝真文,封为北岳。当然,舜、禹本身都是不可靠的传说人物,但《舜典》、《禹贡》、《周礼》等皆成书于秦汉之际。《尔雅》明确地记载:“恒山”为北岳。如此,最起码可以说,远在秦汉时,恒山就被称之为北岳了。同时,秦朝“奉天下名山十二,其二便是恒山”。因此早在二千年前的秦时,恒山就有“天下第二名山”之称了。
  历史上,五岳所指何山,亦因时而有不同。尧都平阳,以山西霍山为中岳,以陕西升山为西岳;周都丰镐,以华山为中岳;周平王东各阳后,始以嵩山为中岳,华山为西岳;秦进复以升山为西岳;汉武帝以衡山过远,曾改迁天柱山(安徽省霍山县)为南岳。据《汉书.郊祀志》载:汉宣帝神舜元年(公元前61年),确定以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为五岳。可见,五岳之中,唯东岳泰山、北岳恒山,自古以来未曾更改。
  《五岳真形图》中载:五岳中的每岳还配有二副山:东岳泰山的二副山为长白、梁父;西岳华山的二副山为终南、太白;南岳衡山的二副山为潜山、霍山;中岳嵩山的二副山为女几、少室;而北岳的二副山是天涯、崆峒。
  另五岳还配有五镇:东镇沂山(山东),西镇升山(陕西),南镇会稽山(浙江),北镇医巫闾山(辽宁北镇县),中镇霍山(安徽省霍山)。
  五岳四渎,在历代封建帝王的眼里,一直是其江山的象征。因此,历代帝王对恒山的祭祀也十分重视。《通鉴》上载:早在公元前一千多年前,也就是近三千年前,西周的第二个皇帝周成王,曾“狩巡至北岳,北方诸侯朝于明堂”。《史记》中载:“秦始皇二十九年(公元前217年),复游海上,主郎牙,过恒山。”《前汉书》中载,汉武帝天汉三年春三月(公元前98年),至泰山修封后,又亲来恒山进行祭祀,举行了“瘗元玉”的曲礼,并第一次将恒山封为神。从此,恒山被神话了,尔后历代帝王也仿效汉武帝,不断地对恒山进行封禅。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亲登恒山,用牲宰、玉帛祭祀,并在恒山上创建岳庙。唐贞观十九年,太宗李世民亲笔撰写祭文。乾德六年,为祭北岳,宋太祖赵匡胤亲临定州,面北遥祀。明清两代,差不多所有的帝王都遣使专程来恒山祭祀。
  有史以来,恒山一直被尊为北岳,这是无可非议的。然而,历朝以来祭祀北岳却有两处,一处是辉源境内的恒山主峰,一处是河北省的曲阳县。为什么一座恒山,会有两处祭祀之地呢?
  前面讲过,五岳形成后,无论是周成王巡狩北岳,还是汉武帝祭祀恒山,最初都指的是山,而不是庙,那时也没有岳庙。因此,在汉武帝以前,祭祀北岳之处常在浑源的恒山。至汉宣帝神爵元年,定五岳、祀常礼,并跑到河北省曲阳去祭祀恒山,这样一来给恒山以增加了一处香火之地。为什么汉宣帝一反常态,跑到曲阳祀北岳呢?一则浑源所在为汉之北疆,屡受匈奴侵扰,时有陷没,很不安定;二则是曲阳境内的山为恒山的东南端,与浑源县恒山主峰虽相隔数百里,但同属一脉,更有交通之便。还有一种说法是,当年舜帝仲冬巡恒山飞下的那块“安王石”,在五年后舜帝再巡恒山大雪阻路时,又飞到了曲阳,这灵石东飞的传说叶是无稽之谈,但足可以成为后世改换祀地的托辞。
恒山云海
       恒山云海
  总之,自汉宣帝之后,西汉祀北岳,皆在曲阳。晋初承汉制,之后境内分崩,祀典无问。
  北魏建都平城(山西大同)后,恒山在其境内,为都城之南大门,祭祀恒岳,复归浑源之恒山。尔后二百多年中,所祀恒山之地,也一直在浑源主峰。
  唐贞观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明亲为文,以太宰祀北岳于曲阳,由之整个唐代祭祀恒山又跑到曲阳去了。五代时,石敬塘割燕云十六州以贿契丹,恒山在割地范围之内。后来辽、金南侵,宋守半壁,恒山也就自然在随着而废颓。元统一后,仍祀曲阳,并且还在曲阳城内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北岳庙。
  明弘治十五年,兵部尚书马文升上书皇上,请改祀北岳于浑源恒山。当时虽没有获准,确也认定浑源县的恒山为北岳祖庙,即上庙,曲阳的北岳庙为下庙,两地都可以祭祀。同时下令,对浑源恒山庙进行空前规模的修缮和新建恒宗殿。其实这并不矛盾,宋代沈括的《梦溪笔谈》里就有“恒山周三千里,浑源南三十里与在曲阳西北百四十里实一山也”的说法。清代地理学家魏源在《释道山北条阳列附》中对恒山的脉势作过概述:“恒山之干,亦分三支,其南支自神武泉东出,尽于真定,而滹沱河与滋河(今河北境内磁河)界之;其中支自五台山,东出倒马关,尽于曲阳之大茂山,而沙河与寇河(今唐河)界之;北支由蔚州东出,尽于大房山,而易水与桑干河界之。三支以中支为正,故浑源之元岳为祖,五台为祢,上曲阳大茂山为子孙。实则一干自相首尾。”“浑源与上曲阳,同祀恒山,不过一在其支麓,一就其主山,并未舍恒别祀。”清统一后,顺治庚子年,刑部给事粘本盛,再次上书皇上,力请改正祀典。清廷经过反复查议,认为在曲阳祭祀北岳是不妥的,决定将祭祀北岳的盛典移归浑源的恒山主峰,不许再到曲阳。并于辛丑年秋七月,遣工部侍郎李呈祥捧圣旨,在浑源岳顶举行了隆重的祭祀大典。
  历代对恒山的重视,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其独特的军事地位。《史记.赵世家》中载:春秋时,赵简子(赵鞅)把恒山的军事地位称作为“藏有宝符”,并让其儿子们赴恒山去寻找。诸子急奔恒山去寻,只有毋恤(赵襄子)回来后说找到了。所谓找宝符,实际是让儿子们去亲自察看恒山居高临下,易取代地的作战形势。赵襄子接位后,果然依靠恒山天险将代国吞灭了。战国时,张仪曾对楚王说,只要占恒山,便可得天下。当然,这都是对整个恒山山脉而言。事实上,在漫长的中国历史上,以恒山和太行山为背脊,以内外长城为屏障的塞上地区,确确实实地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春秋时,代国靠恒山而存天下;战国时,燕、赵凭恒山百立天下;两流时,匈奴利用恒山而争天下;东晋时,慕容氏据恒山而威天下;北魏时,拓跋氏依恒山而分天下;宋仗恒山而守天下;金恃恒山而鞭天下;元灭天下,清统天一,也凭借的是以恒山为主体的长城沿线天险。再者恒山以北的塞上地区,是一个多民族的活动地区。战国以来,匈奴、乌桓、鲜卑、柔然、突厥、契丹、女真、蒙古等游牧民族,长期生活在长城以北的北部边疆,为我国北疆生产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这些游牧民族与汉族人民长期共处,通过经济合作、贸易往来、文化交流,取长补短,互相学习,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但是,另一方面,统治阶级出于争权夺利的目的,也经常利用民族矛盾,挑起民族纠葛,其中有许多重要的战争就在恒山一带展开。历史上,到底在恒山一带发生过多少次战争,实难统计,但考之史籍,仅大的战争就不下千次。据雁北地方史有关专家统计,历史上曾有二十四个皇帝到过恒山一带,有十三个皇帝亲自带兵在这一带打过仗,许多着名的军事将领,如战国时赵国的李牧,秦朝督边修长城的蒙恬,两汉的周勃、卫青霍去病李广、马武、吴汉,唐朝的尉迟恭薛仁贵,北宋的杨业杨延昭,明代的徐达、常玉春等,都在恒山一带打过仗。特别是北宋杨家将的故事,在恒山一带更是广为流传。从战略意义上讲,恒山之险,可“折天下脊”,这是恒山在五岳中最可引以为自豪的。
  清代顺治年间编纂《恒岳志》的张存德(浑源知州),曾写下这样一段精彩的文字:“山以泉石幽奇、物华精美则恒绌,以攻守要害、障邦蔽国则四岳亦绌,衡山僻在南服,非用武必争之地;岱宗特起东方,绝不包络郡邑,南徐北青以望而不以为固也;洛阳之守在虎牢,不在嵩;长安之守在潼关,不在华。独恒山南包全晋,东跨幽燕,西控雁门,北缠代郡。都之南,以肩臂扼边疆,都之北,以嗌吭制中原,形势甲天下,真常山蛇矣。”
  正象张公所描述的那样,恒山正是以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天然的绝塞天险,在祖国的万山丛中独树一帜。
  恒山也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古建筑集群。据清代乾隆《恒山志》、《浑源州志》记载,早在汉武帝对五岳封禅祭祀的时候就建有祠庙。从那时算起,距今已有两千年的历史了。北魏崔鸿撰写的《十六国春秋》也记载着,十六国中的前燕皇帝慕容隽于光寿二年(358年),在恒山的庙旁树根下得壁七十、圭七十三,光色精奇。
  到北魏,拓跋氏在平城(大同)建都,因恒山地处京畿内地,地位极为重要,故视其为江山稳固的象征。道武帝拓跋圭,于天兴元年(398年)正月,调集上万兵夫大兴土木,凿岩劈石,修通了出入恒山的道路,并亲自登临恒山极顶。太武帝太延元年(435年),魏主拓跋焘下令在恒山飞石窟内兴建北岳庙。北魏后期又在恒山的半崖上修建了悬空寺。明洪武年间,在都指挥周立的主持下,对岳庙进行了重修。到明弘治十四年(1502年),明王朝进一步扩建恒山,将飞石窟内的旧庙改为寝宫,在恒宗主峰的半山坡上兴建了新岳庙,即今日的恒宗朝殿。
  历代除了不断地修建岳庙外,同时又不断地在恒山主峰四周相继建起了各种寺庙。到清代乾隆时,仅恒山主峰(包括翠屏峰)上就有各种大小寺庙六十余处,有“三寺四祠七亭阁,七宫八洞十五庙”之说。其主要有:元灵宫(即恒宗朝殿)、北岳寝宫、三元宫、九天宫、纯阳宫、斗姆宫、北岳行宫(在恒山北麓浑源县城南)、悬空寺、罗汉寺、太白祠、李牧祠、阎道祠、文昌庙、关帝庙、真武庙、太乙庙、灵官庙、二郎庙、龙王庙、山神设、疮神庙、后土庙、大王庙、马神庙、风伯庙、雨师庙、十王殿、三清殿、白龙王堂、得一庵、玉皇阁、凌云阁、紫微阁、魁星阁(又名魁星楼)、接官厅、玄井亭、御碑亭、翠雪亭、望仙亭、梳妆楼等建筑。八洞是:集仙洞(又名会仙府)、罗汉洞、玉皇洞、还元洞、达摩洞、紫霞洞、出云洞、黑鹰洞。除出云洞和黑鹰洞没有建筑外,其余六洞均有建筑。
  据《浑源州志》记载:恒山主峰所在的浑源县,尧时属冀州,舜时分冀东恒山为并州,夏并入冀州。商封代子国,属冀州。周属并州,以恒山为镇守地。春秋属代国,战国赵襄子灭代,归赵国。秦属雁门郡。西汉置崞县、平舒二县,分属雁门郡和代郡。后两县合并为崞县,属恒山郡。东汉建武年间,废崞县,置常山关(常山即恒山)。三国时,曹魏复置崞县。晋刘琨弃崞县与代王拓跋猗芦。北魏更名石城县,为京畿内地。东魏改称廓州,属繁峙郡。隋开皇五年,改称平寇县,大业年间复名崞县,隶属雁门郡。唐初为云中属地,后分治为县,因地处浑河之源,故称浑源县。五代为后唐地,属应州。石敬塘割燕云十六州贿契丹,浑源县随州入辽。金贞佑二年升为浑源州。元初改为恒阴县,至元四年再为浑源州,隶属西京大同府。明清承元治,隶大同府。民国元年(1912年)改州为县,属雁门道。
  浑源县故治在横山右侧毕村附近,因屡受水灾,后唐时移于现址,距今已历千年。
  历代封建统治者除对恒山主峰进行大规模的建设外,同时在恒山周围的灵山秀水之间,修建了大量的寺庙。据清乾隆《浑源州志》中记载:除恒山主峰上的建筑外,浑源县境内,较大的寺庙祠观有一百多处。仅县城就有先农坛、社稷坛、风云雷雨山川城隍坛、上谕部颁制度坛、历坛、城隍庙、三皇庙、北岳庙、东岳庙、元帝庙、三官庙、关帝庙、龙王庙、马王庙、圣母庙、财神庙、上帝阁、文庙、二神祠、圆觉寺、永安寺、白衣庵、十方院等二十多处。
  县境内的主要寺庙有:律吕神祠(恒山北二十里神溪村)、孟姜子庙(恒山东北三十里龙角山上)、柏山寺(恒山东王千庄峪内)、静居寺(恒山西南十五里黄土坡村东)、大云寺(两座,一在恒山西四十里的龙山、一在荆庄)、碧谷寺(恒山南五十里小窝单村北)、玉泉寺(恒山西二十里李峪村)、西禅寺(恒山西五十里下町村南)、云峰寺(恒山南三十里尹家咀村西)、宝峰寺(恒山西三十里宝峰寨村)、崇福寺(恒山南九十里王庄堡村)、福智寺(恒山北十五里张庄村)、水头寺(恒山北六十里南水头村)、西岩寺(恒山东北五十里英庄)、三教寺(恒山东北五十里英庄)、千佛寺(恒山北二十里下韩村)、千佛洞(恒山南六十里孙膑寨)、五峰观(恒山东四十里五峰山)、双松寺(恒山东北二十五里许村)、白马寺(恒山西四十里贾庄)、宝宁寺(恒山西北二十里毕村)等。
  从历史上看,恒山的鼎盛期有三:一是北魏王朝,二是金代,三是明清时期。尤其是明清两代,是恒山的极盛时期。从那时起,每年的农历四月,以恒山为中心,举行隆重的恒山庙会。在这期间,浑源城和各地的商贩、艺人纷纷前来,各式各样的货棚、杂摊摆满了从浑源城到恒山庙的二十里登山路两旁,山上山下,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好不热闹。农历四月,风和日丽,景色宜人,正是恒山不冷不热的时期,山上万木返青,山桃满山盛开。因此,直到现在,每年四月初八前后,山上的游人仍有四、五万之多。
  近百年来,由于时世的动乱,年久无人修葺,恒山的不少寺庙在风雨中颓毁。目前,山上还存着大小寺庙二十四处;元灵宫、北岳寝宫、九天宫、纯阳宫、斗姆宫、悬空寺、关帝庙、文昌庙、二郎庙、得一庵、阎道祠、疮神庙、马神庙、太乙庙、十王殿、三清殿、玉皇阁、紫薇阁、魁星楼、接官亭、玄井亭、御碑亭、梳妆楼、会仙府。
  县城内与县境内的上述寺庙,有的已于解放前倒塌,有的在十年动乱中被捣毁,几乎没有一座完整的了。目前,除恒山主峰上的二十几处寺庙外,浑源城内与县境内存有建筑的寺庙,大约还有十几处。其中恒山的摩崖石刻,悬空寺的建筑、永安寺的元代壁画、圆觉寺的金代砖塔、栗毓美墓的清代石刻等,均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被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八零年,国务院又将悬空寺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一九八二年,恒山被国务院命名为全国第一批四十四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之一。

·历史变迁

  北岳恒山的历史变迁北岳恒山如何从河北的大茂山改到山西浑源的宣武山的呢?史学界对此长期是众说纷纭。在元以前,北岳恒山在河北,而与浑源毫无关系,这在大量的史学文献中并不存在异议。因为历代正史和《元一统志》以前的所有地理总志中,都有明确记载。只要稍稍研究过、甚至只要系统地翻阅过这些历史文献的学者几乎都知道。北魏地学家郦道元在《水经注》中还明确地记载了滱水流经的高氏山与恒山之关系,曾经出使契丹经过北岳恒山的北宋河北西路都转运使沈括在《梦溪笔谈》中也有明确记载,史实十分清楚。而浑源的玄武山似乎无望从元代以前的文献中找到任何与恒山相关的片纸佐证。至于王畅同志提到的明代乔宇徐霞客、杨述程等人直指浑源恒山为北岳,以此作为浑源始终就是恒岳、抑或始终也是北岳一部分的依据。
  显然是缺少对历史文献的认真翻阅。宋代以前,北岳恒山在曲阳,正如东岳泰山在泰安、中岳嵩山在登封、南岳衡山在衡阳、西岳华山在华县一样的明确。因此,山西浑源玄武山不可能与河北曲阳县分享恒岳的名分。在明代以前历代文献中关于北岳恒山的定义,也都从来没延伸到山西和浑源一带。直到《元史地理志》大同府、大同路、浑源州,都只字没有提到与恒山有任何的关系。可见,北岳恒山古今有别,这是不争的史实。没有任何模糊的可能。那么,为什么,后来的北岳恒山改到了山西浑源呢?从历史史实看,北岳恒山的变迁,主要是因历史的误会所致。五代以后,北岳恒山成为中原王朝与契丹的边界,尤其宋辽对峙时期,大茂山成为宋辽战争要地,山间的宗教建筑和恒岳上祠废毁,作为北岳的一系列标志性人文景观丧失殆尽。
  加上恒岳主峰距曲阳北岳庙百里之遥,历代朝廷的礼臣奉使祭祀北岳,只到北岳庙而不登恒山;尤其是金朝分曲阳县北部置阜平县,导致了北岳恒山与北岳庙在文化认知上的分离。引发了河北人淡漠了北岳文化名山的地位,而只强调北岳庙祭祀岳神的作用。为所谓遥祀之说提供了附会的机会。因此,现存于曲阳北岳庙的《大宋重修北岳庙碑铭》也承认:天下之岳五,独有北岳名不着。岳有祠,不知废于何代,今庙于曲阳,由唐以来记刻皆不载废迁之由。可见在北宋时期的文人心中,恒山上的岳祠已不知废于何代了,恒岳本身的认知度已大打折扣。再加上河北的土着人士,滥用大茂山、神仙山、神尖山之类俗名替代恒山正名,导致恒山知名度的沦丧。这是一种文化认知的悲剧。
  从明代开始,山西的文人们开始指认浑源的崞山、高氏山和玄武山为恒山之余脉。他们的理由可能有三个方面:一是崞山,在五代、北宋时期战争影响相对较小,山上多庙宇寺观,僧侣、道人称玄武山、玄武峰、玄岳、紫岳。其中有些古代北岳恒山原有的寺观,在战乱中迁徙到此,甚至佛教僧侣、道士自称恒山某某寺、观。为民间附会为恒山提供了可能。二是因为玄武,在传统文化中代表北方,而且浑源的高氏山正是唐河上游的发源地,与河北的恒山一水相连,一谷相通。第三是,有些官吏、文人,将北岳恒山历史上的一系列事件,附会于浑源的玄武山,而且采用类似当今旅游开发的手段,伪做了各种恒山的遗迹。如战国时期晋国正卿赵简子登恒山处、东晋高僧释道安在恒州山中之遗迹、唐代恒州道人张果修行之遗迹,以及唐代诗人贾岛恒山诗作等等,这些人在恒山的事迹,本来发生在河北恒山,《晋书释道安传》有明确记载。
  唐代道士张果在恒山中修行的事迹,《新唐书方伎张果传》和《资治通鉴》都有明确记载,乃由恒州(治真定,今正定)刺史韦济发现并举荐给唐玄宗,显然发生在河北道恒州境内,而与浑源毫无关系。但是却通过传说附会到玄武山。经若干年附会的民俗化,山西浑源的玄武山知名度有了一定的积累。到明朝弘治七年(1494)有人在玄武山上显赫地镌刻恒宗两个大字,如今称为大字湾。嘉靖三十五年,就是1556年,明朝的皇帝在玄武山求真芝十二本,称玄芝。此后,山西文人干脆称玄武山为恒山之主脉,而将河北的恒山称恒山之余脉。在这种背景下,明代的礼部尚书乔宇(1457-1524)、旅行家徐弘祖-徐霞客及以后的明朝中后期文人,作为游历浑源玄武山的匆匆过客,赏美景,抒情怀,在其文学作品中将其称为北岳,正像当今许多文学名人、艺术明星在文学作品中赞赏浑源恒山一样平常,很难作为断定恒山始终没有变迁的佐证。
  即使是被后人推崇备至的徐弘祖――徐霞客,其实不过是个描述性的旅行家而已,在历史地理学方面,他的《徐霞客游记》仅仅游记而已,与郦道元的《水经注》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更是绝对不能作为考证历史问题的佐证。还必须指出,虽然明代一些文人都将浑源玄武山称为恒岳,但从文献来看,有明一代,任何皇帝都没有下诏改封浑源玄武山为北岳恒山。到嘉靖、万历年间,北岳的晋冀之争开始进入朝廷的议事日程。一些地方官吏不断上奏朝廷,请求改祀北岳恒山于浑源,但屡屡遭到一些朝臣的坚决反对。嘉靖廿六年,就是1547年,河南陈公诬奏罢曲阳庙祠。大臣周寅坚决反对,为此,这位大臣在曲阳北岳庙专门刻立了《北岳庙图记》。以记载曲阳北岳庙的建筑格局。
  遗憾的是这位周寅对史实了解甚少,因此,在碑中仅仅是感慨北岳庙之宏大,北岳神灵长期安居之乐业。甚至说:恒山居无岳之一,而雄峙于混源。曲阳无北岳之山,而乃北岳之方位之地也。可见他也说不清北岳庙建于曲阳的真实历史背景。他反对改祀恒山于浑源的理由仅仅是曲阳县乃北岳之方位之地也。这显然难以以理服人。但是,朝臣中毕竟不乏熟读经史的一些学者,能阐明北岳不能改祀的理由。《明史礼志》记载:万历十四年大同巡抚胡来贡议移祀北岳于浑源。礼臣沈鲤力驳其无据。[①]指出:《大明集礼》载,汉唐宋,北岳之祭皆在定州曲阳县,与史俱合。浑源之称北岳,止见州志碑文,经传无可考。仍礼曲阳是。[②]沈鲤的这段论述一方面证明:明代没有任何一代皇帝正式改封浑源玄武山为北岳。
  不然,在那个封建专制时代,作为礼臣的沈鲤断不敢如此坚定地反对改祀北岳于浑源。第二是说明,浑源称北岳,只是州志碑文传说,没有任何正史经传的依据。当时文人不断请求改祀恒山的愿望,正是在恒山与北岳庙长期分离背景下,希望通过改祀实现北岳与北岳庙文化的整合,解决北岳文化衰落的现状。其文化上的初衷显然是应该肯定的。经历几十年的辩论,山西官吏、文人始终没放弃改祀北岳的主张,但又无法回避历代正史记载的史实,因此,直到明朝灭亡,改祀北岳于浑源的愿望也没实现。王畅先生列举《明史地理志》记载:恒山在(曲阳县)西北。又说:浑源州南有恒山,即北岳也,与北直隶曲阳县界。试图说明浑源恒山与曲阳北岳恒山,都得到明朝承认。其实,从文献学来说,《明史》是清朝大臣张廷玉主持编写的,其中不少内容,掺进了清朝统治者的一些意志,这大概是史学界毋庸置疑的常识吧。
  清朝顺治十七年秋七月,刚刚入关不久的顺治皇帝,根据大臣上奏,批准移祀北岳于浑源。从此,浑源玄武山经敕封而正式成为北岳主脉,但为了顾忌汉唐以来历代文献记载的不可篡改的史实,又不得不承认曲阳北岳恒山之地位,于是就有了曲阳恒山与浑源一脉相连的说法。如乾隆《大清一统志》卷18正定府:恒山在曲阳县西北,一曰常山,亘保定府西境及大同府境。其实,明以后的文献都回避了金朝分曲阳县北部置阜平县的史实,不敢承认北岳恒山已不在曲阳县境,而被分置给阜平县。从此,完成了北岳恒山变迁的历史。但由于北岳的晋冀之争主要集中在朝臣、上层文人与礼臣之间,因此,民间对其中的史实知之甚少。尤其是经清代数百年后,就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北岳恒山变迁的史实,不仅曲阳县具有近2000年文化积淀和1500多年建筑史的北岳庙,被后世称为遥祭北岳恒山之庙,且在许多现代书籍、地方志和有关文章之中,对北岳的历史都存在含混之词。
  比如中华书局版1984年出版的《中国历史小丛书》合订本《五岳史话》说:元、金、明、清诸代建都北京,曲阳恒山在京城之南,同北岳之称不符,而恒山主峰在山西浑源,位于京城之北。1985年8月4日《光明日报》刘啸《从五岳中没有黄山说起》也说:元金明清诸代建都北京,曲阳恒山在京城之南,同北岳之称不符,清顺治十八年根据礼臣的建议,改祀位于京城之北的山西浑源为北岳。2002年12月五洲传播出版社出版、河北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编纂《河北风景名胜》一书,在保定市有关名胜介绍中,也使用了遥祭恒山北岳庙的标题。而且没有正确说明北岳庙与古北岳恒山的关系。其实,众所周知,中国的五岳在周秦时代就已形成,秦汉以后成为一种礼制。
  但并不曾有以某朝代京城方位而改五岳的史证。比如西汉、唐朝建都长安,并没有因西岳华山在京城以东而改易;南宋都杭州,也没有因东岳泰山在西北而改封。明初朱元璋祖孙两朝建都南京,东岳泰山也在其西北。再说,浑源恒山(北纬39度)之方位也不在北京之北,而在北京(北纬40度)西偏南。还有,直到《元史地理志》中都明确记载:曲阳县……北岳恒山在焉。而浑源州只字没提到恒山。可见直到金、元时期,浑源还与恒山无任何关系。因此,北岳恒山之变迁,与金、元、明建都北京本无关联。北岳恒山变迁的过程,首先是因河北人文化意识之淡漠,逐步放弃了对北岳文化礼制之责任,而为精明的山西人提供了赢得恒山名号的机会。
  而且经历长期舆论准备的山西官吏,把握清朝入关之机遇,利用顺治皇帝对历史事实的蒙昧,将祭祀北岳的权利从河北争夺到手,不仅成就了一座晋北的文化名山。也实现了北岳恒山与北岳庙文化上的整合,使具有2000年文化底蕴的恒山文化得以传承。应该说,这是中国山岳文化传承史上的一个大手笔,也是对中国山岳文化资产利用的一个独特范例。历史证明,通过恒岳之变迁,山西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政治、文化和经济方面的利益。而河北的北岳恒山,却从汉唐以来的历史文化名山,被庸俗为大茂山、神仙山之类,以致最后沦为一座非常平庸而没有任何知名度的山峰。从文化资产视角来看,河北因此而失去的绝不仅仅是一个北岳的名分……更滑稽的是,自清朝改祀恒山于浑源之后,曲阳北岳庙的宏伟建筑群,在河北人的心中竟被附会为窦王殿,讹称隋末农民起义领袖窦建德之宫殿。
  甚至北岳庙内为供奉一颗陨石而建的重要建筑飞石殿,在河北被讹称殿中飞来石,是从浑源恒山‘飞石窟’飞来的,因而在曲阳建北岳庙遥祭北岳。甚至在这座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旅游解说词中,存在着难以枚举的附会传说,而对历代碑刻、文献所载的凿凿史实,却很少关注。这不能不说是比失去北岳恒山更大的一种历史遗憾。北岳恒山之变迁,留给历史一个可悲的笑柄,也留给后人太多的人文反思。 

传说

  恒山,做为道教的活动场所由来已久。相传,我国神话中的古代道教八洞神仙之一的张果老就是在恒山隐居潜修的。恒山主峰,居于浑源县城南,海拔2016.1米,为五岳的第二高度。恒山以道教闻名,据《云笈七签》卷二十七记载为道教三十六小洞天中的第五洞天,茅山道的祖师大茅真君茅盈曾于汉时入山隐居修炼数载;八仙的之一的张果亦曾修道于此。古有十八胜景,今尚存朝殿、会仙桥、九天宫十余处。古往今来,以奇险吸引着游人。据传,四千年前,舜帝巡狩四方,来到恒山,看到这里山势险峻,峰奇壁立,遂封恒山为北岳。秦始皇时,朝封天下12名山,恒山被推崇为天下第二山。历史上,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曾到恒山巡视、祭奠。以后的历代帝王,也差不多都差使臣到恒山朝圣。历代名人、学士,诸如李白、贾岛、元好问、徐霞客等人也都游览过恒山胜地,并留下吟咏恒山的诗章。

主要景点

·金龙峡

  金龙峡,居于天峰岭和翠屏峰之间,峡谷幽深,峭壁侧立,石夹青天,最窄处不足三丈。这里是古往今来的绝塞天险,交通要冲。北魏时,道武帝发兵数万人,在这里劈山凿道, 作为进退中原的门户。宋代时,杨业父子在这里以险据守,抵抗外族的侵入。金龙峡内,悬崖中腰有古栈道盘绕,名为“云阁”。

·恒山松

  恒山松,风格别致,形状奇特。其中,有四株形状奇特的唐代古松,人称这为“四大夫格”。这四株古松,根部悬于石外,紧抓岩石,傲然挺立,气势不凡,别具风格。

·横山庙

  恒山庙,以北岳庙为首,稳座于西峰之上,苍松之间,或隐或露。悬空寺,为恒山第一景。民谚有“悬空寺,半天高,三根马尾空中吊”的说法。

·衡山云

  恒山云,变幻无穷。出云洞在后土夫人庙的不远处山腰,晴日明朗,洞口寂静,阴雨来临,洞口便游出缕缕白云,引人遐思。

·翠屏山景区

  恒山首景悬空寺,位于山西省大同市浑源县城南3.5公里处,始建于北魏后期(公元491年),距今已有一千五百多年。整个建筑建在恒山金龙峡翠屏峰的半崖峭壁间,面对恒山,背倚悬崖,上载危岩,下临深谷,凌空危挂,悬于绝壁。其“奇、悬、巧”的建筑特色和佛、道、儒“三教合一”的宗教特色在世界东方独树一枝,蜚声中外,被誉为“世界一绝”、“东方瑰宝”。唐代诗仙李白为其醉书“壮观”二字,明代旅行家徐霞客叹其为“天下巨观”。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AAAA级旅游区”。
悬空寺
                悬空寺
  悬空寺之“奇”。奇在其选址定位上,她因地制宜,布局合理。翠屏峰突兀直起,但石壁中间略呈弧形,悬空寺恰好定位在弧形的凹底,石崖顶峰突出部分形成天然屋檐,把整个寺院罩在里面,避免了雨水的冲刷和风砂的侵蚀,再加上翠屏峰和天峰岭这两大天然屏障,悬空寺的日照平均时间仅有3小时,这为悬空寺提供了有利的生存环境,之所以时至今日而风采依然。悬空寺打破传统的以中轴线为中心对称的寺庙建筑布局,她因地制宜,顺沿山势,以西为正,大门南开,整个建筑呈台阶式分三部分由南向北扩建而成,每部分都有一座三层式的楼阁,内设悬梯连接。第一部分是一个标准的寺院布局。第一层是禅堂;第二层是大雄宝殿的两个配殿,为比肩式楼阁,这一部分是惟一脚踏实地的。第二部分为南楼,主要殿堂有:纯阳宫、三官殿和雷音殿。第三部分为北楼,三层分别是四佛殿,三圣殿和三教殿。南北楼阁由栈道相连,凌空飞架的栈道使悬空寺整个建筑大有凌空欲飞之势,俨然一组空中楼阁雕于悬崖峭壁之上,其当初选址定位之奇特,设计理念之新奇,布局结构之新颖,堪称古代建筑艺术史上的一朵奇葩。
  悬空寺之“悬”。当属南北两楼,其中北楼的三教殿距地面有90多米,身临其中,向下看峭壁如刀削,向上看危峰入云霄,人在半空中,有诗云:“飞阁丹岩上,白云几度封,蜃楼疑海上,鸟道没云中”。观后人们称之为“心跳之旅”。这组建筑只用十几根碗口粗的木柱支撑着,且连接两楼的栈道是完全悬空的,支撑的几根木柱也不完全受力,有的我们用手可以晃动,建寺以来,不知有多少人登临过,她却仅靠这几根木柱的支撑完整地保存至今,这其中大有文章,原来她采用了“膨胀”建筑法,这种做法即使在今天我们也常见,在其修建楼阁、栈道时,先在岩石上凿外小内大的石洞,然后在洞里放一个锥形物件,把加工成剪刀形的横梁猛力砸进去,插入岩石里的横梁都是当地产的铁杉,事先用桐油浸过,有防腐作用。这样先前放入洞里的木楔便钻入横梁,外边用力越大里边咬合就越紧,这样固定的横梁就把压力传到了岩石上。横梁下面的木柱,有长有短,有的着力,有的虚设。当然,这些虚柱不仅仅是作为装饰用的,一般情况下并不着力,一旦游人多,负荷增大时,就起到一柱顶千斤的作用,使得悬空寺成了一座似虚而实,以实抱虚,似危而安,悬中见俏的奇特建筑。尽管她常受力,却把压力分散到了岩石山体上,下面支上木柱后,给人以错觉,似乎整个建筑是用几根纤细的木柱支撑着,不堪负重,加重了“悬”的气氛,始建之匠心何等绝妙!
悬空寺
悬空寺
  悬空寺之“巧”。其建筑小巧玲珑,整个建筑占地仅有152.5平方米,却建有大小殿阁40余间,全寺建筑为木质结构,依照力学原理,暗插飞梁为基,巧立明柱借力,梁柱上下相嵌 ,廊栏左右紧连,形成了框架式结构。楼阁内设登悬梯、钻天窗、走屋脊、过栈道、穿遂洞一整套循环线路,使我们在狭小的空间里游遍全寺也不感到涌挤、路线也不重复。整个布局以主楼为中轴,取写意对称式,以分散而求变化,以集中而保连结,半凿半砌,明暗相合,明虚暗实,实以抱虚,虚实相生,层次分明,立体感强,远远望去,似琼楼仙阁,如雏凤临空,小巧玲珑,好似一件玲珑剔透的雕刻艺术品,紧紧镶嵌在万仞峭壁间,天衣无缝,浑然天成,其巧妙布局,奇巧构思,巧借地形,精巧造型,把美学、力学、光学、心理学等等一切艺术手段恰到好处地融为一体。英国的一位建筑学家曾无限感慨地说过这样一段话:“中国的悬空寺把美学、力学、宗教巧妙地融为一体,达到了尽善尽美,我真正懂得了毕加索所说‘世界上真正的艺术在东方。”
  宗教思想独特。悬空寺不仅以它建筑的“奇、悬、巧”而着称,而且它的宗教氛围也与众不同,一般情况下,“寺院殿堂”多为佛教,“宫观庙祠”为道教,但悬空寺却打破了这个常规,它把佛道儒有组织地安排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处融三教之精华,纳十方之神灵的详和净土,是一块信仰自由,和平共处,取长补短,共探贞元的宗教“自由天地”,有11个佛教殿堂,6个道教宫观,一处三教合一殿。其中最与众不同,最有特色的就是最高层的三教殿了,“释、道、儒”三教鼻祖同居一室,佛祖释迦牟尼以客人身份端座于中,老子以无不为之量屈居佛右,孔子胸有成竹地列于左上首。虽然他们三位心中各有盘算,各有自己遍穷究竟的经典,各有融化、说服对方的企盼,但在封建时代他们毕竟走出了可贵的一步,共居一室,彼此尊重,互相交流,气氛融洽,它体现了“三教归一”平等、自由、和平的宗教思想,它象征着各民族对“平等自由、和平统一”这一世界主题的共同追求。其“三教合一”的宗教思想,是悬空寺在“兴道灭佛,兴佛灭道”的封建时代历千年而不毁的又一原因。别出心裁的是建寺者把“三教殿”置于全寺的最顶层,它蕴意着凡登此殿者已达到了宗教的最高境界,其良苦的用心,深刻的寓意,把中国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精华全部囊括贻尽。
  风雨千年,世事纷纭。悬空寺以其奇妙的构造思路、独特的建筑艺术、博大的文化内涵像一颗璀灿的明珠在世界东方熠熠发光。今天,悬空寺这颗珍藏千年的“北岳明珠”、“东方瑰宝”正以全新的姿态展现其特有的魅力,为神州大地增彩,令世人为之神往。

·永安寺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永安寺
永安景区
        永安景区
  浑源永安寺位于山西省浑源县城东北鼓楼北巷,又名大寺。创建于金代(1115年-1234年),元明清代曾多次重修。
  永安寺占地0.65公顷,建筑面积935平方米,坐北面南,呈长方形,原有规模宏大,现后部已毁。全寺主要建筑沿中轴线对称布置。现存山门、护法天王殿、传法正宗殿及配殿。传法正宗殿于元延二年(1315年)在金代大殿基础上重建,面阔五间,进深六椽,单檐庑殿顶。梁架用材、斗拱制作都仿照金代规范,建筑表现了金代风格。殿内明间增设天花和藻井,制造精巧。殿内四壁绘满水陆画,人物分层布列,色泽基本完好,绘有儒、释、道三教人物八百余。
  浑源永安寺的建筑和大面积的壁画,为研究民间对儒、释、道神信仰提供了重要史料。

·天峰岭景区

天峰岭景区
           天峰岭景区
  恒山风景名胜区位于大同市东南62公里处的浑源县境内,北距大同市70公里,南距五台山110公里,现存佛、道、儒祭祀庙宇等殿阁30多座(处),总面积147.51平方公里。主峰天峰岭海拔2017米,座落在浑源县城南3公里处,号称“人天北柱”、“绝塞名山”。恒山是中国着名的道教圣地和旅游胜地,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南岳衡山、中岳嵩山并称五岳,齐名天下。恒山风景名胜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国家AAAA级旅游区”。
  恒山山脉位于山西省北部,发脉于管涔山,沿东北向西南,山峦蜿蜒起伏,群峰险峻挺拔,为桑干河与滹沱河的分水岭,恒山西衔雁门,东连太行,南障三晋,北瞰云代,海拔2000米左右的群山并肩而立,号称108峰,东西绵延500里。恒山主峰天峰岭和其西面的翠屏峰对峙,浑水从中奔腾而下,峡幽谷深,石夹青天,形成扼关带水的绝塞天险;两峰遥望,断崖绿带,层次分明,描绘出雄伟壮观的北岳恒山水墨画卷。以恒山主峰天峰岭和翠屏峰为中心所在的地区即是恒山风景名胜区。
  恒山是有着5亿年岩龄的由寒武纪奥陶系石灰岩构成的断层山,自然风貌千姿百态,峰峦多成尖形。天峰岭阴坡尤为突出,酷似积木构垒而成的山峰,相对落差达1000米以上,举目仰望,岩层、峰峦等景色奇美,恒山顶四周的茫茫林海也颇为壮观。从浑源城至天峰岭景区12公里处,素有十八胜景之称,名为:磁峡烟雨、云阁虹桥、幽窟飞石、龙泉甘苦、茅窟烟火、金鸡报晓、玉羊游云、紫峪云花、石洞流云、脂图文锦、仙人醉月、弈台鸣琴、岳顶松风。
  恒山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山,备受中国历代帝王推崇。相传4000多年前,舜帝北巡,遥望恒山奇峰耸立,山势巍峨,遂叩封为北岳,为北国万山之宗主。据史书记载,秦时奉恒山,汉武帝也来恒山祭祀,北魏太武帝亲登恒山顶朝祀,唐玄宗宋真宗奉五岳为王、为帝,明太祖有尊五岳为神。唐开元二十三年(公元735年),35岁的“诗仙”李白游恒山,挥毫题写“壮观”。贾岛、元好问等游恒山留有墨迹。明代大旅行家徐霞客游恒山、悬空寺后作游记,称之为“天下巨观”。作为绝塞天险、兵家要地的恒山,历代名将也曾驻守于此,演出过威武雄壮的历史话剧。战国时期赵国李牧以及秦国的蒙恬,两汉的周勃卫青霍去病李广马武吴汉,唐朝的尉迟恭、薛仁贵,宋朝的杨业杨延昭,明朝的徐达常遇春等中国历史上的着名军事将领为抵御外来侵略都曾在恒山地区作战。
  北岳恒山是重要的道教发祥地之一。恒山,又名玄岳。恒山又是道教的“第五洞天”。早在汉代,恒山就建有寺庙,辽金时期,恒山已是着名的风景旅游胜地,留下翠屏、恒麓等书院学舍、摩崖石刻和楹联碑碣。因为恒山山耸风大,故建筑多依悬崖峭壁或开凿石窟而建,形成了独特的悬、奇、险、隐的建筑风格。到清乾隆年间已建寺庙60多处,有“一里一亭,一步一松,三寺四祠七亭阁,九宫八洞十五庙”之说。现存文物古迹及祭祀庙宇20多座(群)。尤其是建在金龙峡峭壁上的悬空寺,融美学、力学和宗教于一体,在中国古代建筑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恒山自古也为兵家必争之地。景区内现有保存较好的长城遗址4段,最长的一段有10公里,古城寨堡4个,烽火台36个,尤以落子洼烽火台群(人称穆桂英点将台)保存最好。

·北岳庙

  建于明代弘治年间(公元1501-1502),是恒山庙最为宏伟的一座。它位于恒山主峰大峰岭南面的石壁之下,门前有103级石阶通往前下方到达山门、北岳庙门有“贞元之殿”四个大字。门侧有长联,上联为:“恒岳万古障中原惟我圣朝归马牧羊教化己隆三百载”;下联是“文昌六星联北斗是真人才雕龙绣虎光芒雄射九重天”。北岳庙内,有北岳大帝塑像。北岳庙前廊下,有清代御祭恒山文碑20余通,这些碑文,作为历史佐证,是研究恒山的宝贵资料。北岳恒山风景区内的另一处重要景观是悬空寺。悬空寺位于北岳恒山脚下、浑源县城南5公里处的金龙峡内西岩峭壁上。寺创建于北魏后期(约为公元471—523年),现存建筑分明清两代修建后的遗物。悬空寺靠西面东,俨若精巧、别致、玲珑剔透的玉雕悬于一幅巨大的屏风上。
恒山景色
          恒山景色
  寺内共有殿宇楼阁40间。南北,有三檐歇山顶危楼耸起,对峙而立,由低向高三层叠起,离地百余尺,附于绝壁上,三面环廊国抱、六座殿阁,相互交叉,飞架栈道相连,高低错落,木制楼梯沟通,迁回曲折,构思布局妙不可言、整个寺面似虚而实,似危而安,实中生巧,危里见俏,一种在国内其它寺庙中体会不到的奇险感紧紧地抓住游人的好奇心理。悬空寺内塑像颇多,有铜铸、铁铸、泥塑、石雕像共78尊。三圣殿内的泥塑,具有唐、明两代风韵,释迎、韦驮、天女、阿难形体丰满,神彩动人,仙女婀娜、韦驮英武、阿难虔诚,各具风彩。三教殿内,释迦牟尼、老子、孔子三教台流,共居一室,耐人寻味、始祖同堂  ,堪称中国宗教史上的一段佳话。悬空寺内,有朝殿、会仙府、碧霞宫、纯阳宫、楼台亭、寝宫、梳妆楼、御碑亭等。

恒山气候

    恒山风景区属温带半干旱大陆性气候,四季分明,冬季寒冷春季干旱多风,夏季雨量集中,秋季短暂晴朗。这里早晚温差大,古诗人有“雁门关外雁人家,早穿皮袄午穿纱”的诗句。恒山地区年平均温度为6.1摄氏度,1月最冷,平均-12摄氏度,7月最热,平均21.6摄氏度。极端最高温为35.9摄氏度,极端最低温为-37.3摄氏度,是避暑的理想之地。

最佳旅游季节

  大同市地处黄土高原,地形地貌复杂多样,基本上属温带大陆性气候,年平均气温只有6.8摄氏度。大同冬季非常寒冷,夏季天气较凉爽,是避暑的好去处。这里最显着的特点是昼夜温差很大,你最好多带一件衣服,以抵御早晚的寒气。每年的春夏两季是旅游的最佳时间。

景点资讯

  恒山:一幅品不够的山水画卷
  【中国网聚焦山西】综合编辑:驰名中外、享誉华夏的北岳恒山,乃中华五岳之一,横亘塞上,东西绵延五百里,壮美锦绣108峰,有“绝塞名山”、“人天北柱”之美誉,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是浑源人民引以为豪的旅游名片。恒山是一部读不完的长篇巨制,恒山是一幅品不够的山水画卷。
恒荫景区
恒荫景区
  放眼望去,原始的自然生态,旖旎的自然风光,珍贵的历史遗存,辉煌的文物遗存,神奇的传说故事,厚重的人文历史,构成了北岳恒山大景区壮美的自然风光和历史人文景观,形成了主题鲜明,特色彰显的朔方第一名山的恢弘气象。站在恒山上,天高云阔的塞北风光,雄伟壮丽的重关叠嶂,古朴奇伟的巨刹危楼,尽现眼前,韵味无穷,胜景如画。距今约1500多年的悬空寺,面对恒山背倚翠屏,上载危岩、下临深谷,楼阁悬空、奇巧隽秀,以其建筑奇巧、三教合一被誉为“世界一绝”。
  漫步于恒山景区,流连于传统街巷,驻足于历史街区,永安寺、大云寺、圆觉寺,恒山庙群、律吕神祠、文庙,鳞次栉比;博大精深的道教文化,大度包容的三教合一境界,让人们为这份属于北岳恒山的梦想而感动;李白登悬空寺、元好问隐龙山、徐霞客登恒山、张果老倒骑毛驴等史实传说与国之瑰宝交相辉映,珠联璧合,承载了北岳大地远古的沧桑,蓄积了恒山景区弥久的烟霭,积淀了恒山地区厚重而深邃的人文底蕴。
  时空悠悠蕴奇珍,岁月长长启华章;轻点朱笔染绚彩,放歌边塞吟恒岳。恒山大景区建设系统工程的展开,使得恒山景区有了内涵上的再丰富,外延上的再升华,或因山水之秀而醉客,或以传说之美而动情,或因庙宇之奇而惊叹,蕴涵了整个恒山的灵魂,从而筑成了 “北岳恒山传统道教文化——历史名城文化——山水风光文化”的深厚底蕴,以其独特的魅力吸引着无数游客和四海宾朋。(任雪峰)
  山西浑源:精心打造“恒山旅游”文化品牌
  山西日报 2月3日,春节黄金周预报系统正式开通,恒山被纳入了全省旅游统计预报重点景区,相关的旅游信息由省旅游局统一对外发布。这标志着浑源县依托恒山旅游资源优势,实现旅游文化产业整体上档升级又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浑源县有着两千多年文化传承的厚重,有着恒山、悬空寺等名甲天下的宝藏。在恒山大景区内,除北岳恒山、悬空寺外,千佛岭景区、云峰寺景区、大云寺、汤头温泉度假村等,都为恒山的纵深游、延展游创造了良好条件。去年,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休闲经济研究中心、中国广播网全国高校广播节目联盟等单位共同承办的 “2010中国大学生旅游节”活动结束,恒山更是成为大学生最喜欢的旅游风景区。
  合理的规划是恒山文化品牌建设的推动力。恒山大景区的核心景区为147平方公里,分为13个景色纷呈、功能各异的子景区,景区整治后扩展到永安寺、文庙、圆觉寺、栗毓美墓、历史文化街区和神溪湿地,构建了“大恒山,大景区,大旅游,大产业”的格局,使得景区内涵更丰富,外延再升华,从而构成了“北岳恒山传统道教文化——历史名城文化——山水风光文化”的深厚底蕴。如今,总投资1.6亿元的恒山景区各类基础工程基本完工,神溪湿地景区、千佛岭景区、云峰寺景区、大云寺、汤头温泉度假村等也与恒山大景区融为一体,成为游客不可不看的景点。
  地方特色为恒山旅游文化品牌的打造注入了活力。旅游产业是一种关联度高,能够体现综合效益的产业,因此构建“吃、住、行、游、购、娱”的旅游产业格局,成为了浑源县开发旅游文化的工作重点。近年来,浑源县激活“政府搭台、市场引导、社会参与”的旅游产业开发机制,努力提升景区特色文化娱乐、特色餐饮等配套服务品质,不断增强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配套功能和承载能力。另外,依靠当地名山独有的资源优势,浑源大打“恒山牌”,唱好“地方戏”,如花岗岩“恒山青”、中草药材“恒山芪”、食用菌“恒山蘑”等十余种“恒山牌”拳头产品畅销国内,还走俏日、韩、东南亚等国际市场。
  与此同时,该县借助举办节庆活动、参与招商洽谈、媒体滚动造势、嫁接旅游社团等多种有效形式,以国际化和市场化的视角运作旅游宣传促销,发展外向型的旅游经济。
  目前,旅游文化产业已成为了浑源县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据了解,2010年恒山景区接待游客82万人次,门票收入3500万元,同比增长2.5%和25%。(赵志成 白星星 任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