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海粟

  
刘海粟
刘海粟
  刘海粟出生于1896年3月16日,名盘,字季芳,号海翁。祖籍安徽凤阳,生于江苏常州。中国当代书画界的泰斗,艺术大师徐悲鸿、林风眠、李可染皆出自他的门下,蔡元培郭沫若徐志摩傅雷等文化巨擘与其交谊非同一般。兼擅中国画和油画,从事美术教育。

简介

  刘海粟十四岁到上海入周湘主持的布景画传习所学西洋画。1910年在乡里办图画传习所,1912年11月与乌始光、张聿光在上海创办现代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上海图画美术院”(后改名为上海美术专科学校,简称上海美专)任校长。男女同校,采用人体模特儿和旅行写生,被责骂为“艺术叛徒 ”,但得蔡元培等学者支持。1918年到北京大学讲学,并举办第一次个人画展。
  1926年,上海美专因裸体模特问题被封闭,刘海粟以学阀罪名被通缉。1927年旅居日本,1929年后又赴法国、瑞士、东南亚等地作画和展览。1931年在法国巴黎举行个人绘画展。1943年回国复任上海美专校长。1952年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南京艺术学院院长。1979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刘海粟美术作品展览”。
  1994年8月7日病故于上海。

美术思想

  差不多在整个20世纪,刘海粟先生以他的一生投身於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的开拓和新美术运动的实践,为中华民族艺术的发展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综观他的一切艺术活动,都由他的美术思想所指引。

·刘海粟对美育目的的认识  

刘海粟《黄山散花精舍图轴》
刘海粟《黄山散花精舍图轴》
  从80多年来他为中国美术事业而奋斗的历史看,在动荡不安和极其恶劣的社会环境下,他之所以能始终掌握前进的方向和具有顽强的拼搏的力量,就是因为他有一个非常明确的人生目标,这就是“美育救国”。蔡元培首倡“美育”,年轻的刘海粟深受其影响。早在1912年他17岁和乌始光、张聿光等创办“上海图画美术院”时就有了这一十分牢固的办学指导思想。
  他曾说:“救国之道,当提倡美育,引国人以高尚纯洁之精神,感其天性之真美,此实为根本解决的问题。”他在成立美术院的宣言中又特别指出:“在惨酷无情、乾燥枯寂的社会里,宣传艺术的责任,艺术能救济民族烦苦,惊觉一般人的睡梦。”把美术的作用与国家的兴亡和人民的觉醒以及自己的责任联系在一起。这正是一种强烈的与爱国主义相结合的美术思想,在当时的青年美术家中颇为突出。当然,“美育救国”并不能真正救中国,但在这军阀混战、官僚横行、帝国主义列强迫逼的乱世下,广大中国人民苦难深重,一切有志青年都在找寻救国之方,而刘海粟坚定地走上了“美育救国”的道路,并且义无反悔,这种精神值得大家敬佩。
  刘海粟走过的道路跟我们祖国一样,布满着荆棘和坎坷。民国初期为了确立模特儿在美术教育中的地位,他敢 於同封建势力、官僚和大军阀作坚决的斗争,并最後取得了胜利。在抗日战争爆发後,他去南洋为抗战筹赈,辗转印尼和新加坡进行义卖和宣传,他对在新加坡的华桥青年说:“吾人论人格,不以人为标准,以气节为标准,不论何人,凡背叛民族,不爱国者,必须反对,气节乃中国人之传统精神!唯有气节者,能临大节而不可夺。”要大家学习梅花,在大风雪中不变色。
 
《黄海锦锈图横坡》
 刘海粟《黄海锦锈图横坡》
  後来他在印尼被日寇捕获押回上海,险些丧命,大汉奸汪精卫要他当教育部长,被他一口拒绝。为了学校的生存,他与日伪不断进行周旋,并指示在上海的师生“读书不忘爱国”,“不向伪教育部登记,不理会来文表格,不受节制,不参加集会,不领取配给米”,并以自己的房契作押,贷款解决学校开支和学生生活。1948年5月,在上海学生“反美扶日”大游行时,美专进步同学被国民党特务所打被捕,他设法营救,并赶走了特务学生,卖掉自己的画给学生们开夥。一直到上海解放前夕,国民党匆忙撤退,好多人劝他离开上海,他考虑再三,还是听了周恩来总理的话坚决留下,为学校,为祖国的美术教育事业继续奋斗。
  1952年院校调整,上海美专并入华东艺专,他把苦心经营40年的学校献给了国家,毫无怨言,并担任了华东艺专的校长。这之後,刘海粟仍旧没有摆脱命运的羁绊,在反右期间因为他给学校领导提了意见被打成大右派,在文革中又因家中被抄出有关江青的旧报纸而成为现行反革命,但这一切的一切并没有动摇他“美育救国”的信念。

·刘海粟对美术范围的理解 

刘海粟国画花鸟作品《泼彩荷花》
刘海粟国画花鸟作品《泼彩荷花》
  刘海粟对美术的理解与别人不同,他认为美术应是广义的:美术不仅是绘画、雕塑和实用美术,还要包括工艺音乐和美术教育。他在1918年《致江苏省教育会所提倡美术意见书》中指出:“美术之为类,既繁且广,美术之为学,亦至深至博。”後来又说:“美术可算是艺术科的总称,图画可以当作美术,音乐、工艺也是可以叫作美术的。”他把音乐列入美术,实际上是在办学过程中把音乐归到美育范围中来,并称之谓“时间美术”,而把图画称作“平面美术”,雕塑和工艺称为“立体美术”。
  1918年学校设立师范科。1921年第二期暑期学校开始有音乐组和艺术教育内容,由於他对美术的广义理解,上海美专与其他美专不同的是设有音乐科、工艺(手工加艺术)和艺术教育科。
  另外,刘海粟为了实行他要求的“民众的艺术化”和反对少数人“擅艺术的特权”以及提倡“人人得培养其艺术之感受力”的主张,并以“教育尤必归宿於实用”,面向社会,使更多的学生适应社会需要,在学校首先实行男女同学兼收,废除考试制,采用成绩考查法、科目兼学、“相容并涵”的方针,如设绘音科、绘工科、图音科、图工科等,在艺术教育科让学生兼学西画和国画。这样,既能使学生扩大艺术视野发挥综合艺术效应作用,又能适应就业选择以满足社会需要,而设立艺术教育科的最终目的,就是要使美术的种子更快地撒遍全国以达到他普及美术的目的。

·刘海粟对美术实践的主张 

刘海粟作品《泼彩荷花镜心》
刘海粟作品《泼彩荷花镜心》
  刘海粟在他的美术实践中,一贵以“融合中西以创新”和“沟通传统,并迎合世界潮流”为准绳,这正是中国新美术运动发展的方向。在“五四”时期,当外来艺术浪潮涌向中国时,他不主张“全盘西化”。而到了改革开放的80年代,当社会上刮起一股“中国画已经走到了尽头”的歪风时,他还是反对“全部西化”,并画了更多的国画。
  他在《拭目待天葩》一文中说:“既要有历史眼光,纵览上下二千年的画论画迹,又要有囊括中外的世界眼光,凡属健康向上可以吸收的东西,都要拿过来,经过冶炼升华,作我们民族艺术的血肉,对古人和外国人都要不亢不卑,冷静客观,要厚积薄发,游刃有馀,随心所欲不逾矩,达到自由和必然统一的境界”。 他在自己的创作中,常以国画的眼光来看现实,因此他的油画又富有国画的内涵,突出的主题、明显的线条和近於国画笔墨的笔触,加上画景的诗意,使他的油画别具一格。
  而他的国画,既有传统的章法和笔墨,又有西洋画的质感和空间感,特别是晚年的作品,色彩鲜丽,光荫交融,使中国画出现了新的突破。这一切正是他坚持“融合中西以创新”,“发展东方固有艺术,研究西方艺术蕴奥,从创新中得到美的统一”的具体表现。在创作实践中,刘海粟又特别强调“客观与主观的结合”和“主观表现和个性的发展”。
  在《谈造型艺术》一文中,他写道:“艺术的精神决不是在模仿自然,决不是仅仅在求得一片自然的形似,而是表现自然的精神,也表现了艺术家的气质、情操与个性……自然只不过供给艺术家以种种素材,要使这种种素材融合成一种新的生命,融合成一个完整的新世界,这便是艺术家的高贵的自我创造!”在《艺术的革命观》中,他又说:“艺术是表现,不是涂脂抹粉,这点是我个人始终不能改变的主张。‘表现’两个字,是自我的,不是纯客观的,我对於我个人的生命、人格,完全在艺术里表现出来,时代里一切情节变化,接触到我的官感里,有了感觉後,有意识,随即发生影响,要把这些意识里的东西表现出来,倘若看见什麽东西,随手画出来,还是那东西,只能叫‘摄录’,同照相一样,所以表现必得经过灵魂的酝酿,智力的综合,表现出来,成功一种新境界,这才是表现。”
  
刘海粟先生作品《花港观鱼》
刘海粟先生作品《花港观鱼》
  刘海粟先生非常重视写生,在学校里他引导学生进行各项写生活动来研究客观世界,静物、石膏像、人物和人体、风景和工厂等几乎缺一不可,早在1918年他就首创带领学生去杭州作旅行写生。一直到1948年春,他还是和其他老师一起率高年级学生去杭州进行油画写生。
  1982年10月,他和南京艺术学院学生谈话时说:“我为什麽要九上黄山呢?因为黄山是我的老师和朋友,我每上一次黄山,都有新的感受,生活是丰富多采的,自然界也是这样,黄山有永恒的美,但她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使我永远画不尽,要知道学无止境,艺术无止境,每上一次黄山,就是跟大自然较量一次,也跟自己较量。我画黄山,每次都有那麽一点新意。”他又说过:“入了黄山,也要跳出黄山。”他的十上黄山的艺术实践,实际上已成为一种特殊的“黄山精神“。这精神包含着师造化和不断创新,从他的黄山作品中,已经完全体现了这种从量到质的变化过程。
  刘海粟先生的美术思想,紧密地联系着他自身的美术活动和做人品格。正像他自己所说:“人生的道路不可能一帆风顺,坎坷固然毁灭过人,也造就过很多强者,在严峻的岁月中,和人民同甘共苦,总会得到课堂里所学不到的真知识,个人幸福必须从属於整个民族的幸福”,“生命的价值并不在於时间的长短,而在於是否利用了这有限的生命,去为自己的民族创造物质与精神财富。”他顽强拼搏的一生完全体现了他的这一意愿。

刘海粟的泼墨泼彩绘画技法

  刘海粟从五十年代中期以后就开始泼墨泼彩的创作,直致去世,前后共延续了四十多年的时间。刘海粟早在三十年代就曾进行过泼墨山水的创作,但同泼彩结合起来,有意识进行绘画创作的实验时,则是五十年代以后的事情了。五十年代后期、六十年代、七十年代前期(1957—1976年)是刘海粟泼墨泼彩的形成酝酿期。五十年代,刘海粟曾在一个收藏家那里看到四幅董其昌临摹张僧繇的没骨青绿山水,设色奇古,使他非常吃惊。董其昌没骨青绿山水色彩的古艳雄奇,给他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以致于一临再临,如1956年曾临《没骨山水》一次,1969年又背临一次,他说:五十年来,我多次临过董文敏的重彩没骨山水,那种色调的处理,引起我泼彩的幻想。(《从师到友画黄山——黄山谈艺录选载》)
  
刘海粟作品《肖像》
刘海粟作品《肖像》
  董其昌没骨山水的出现,对刘海粟晚年的绘画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这一时期,刘海粟不仅临写董其昌的没骨青绿山水,夏圭徐渭石涛、朱耷等人的作品,他也多次临写,并且还不止一次默写黄山,临写前人有关黄山的作品。这都为他未来的泼墨泼彩、泼彩黄山作了准备,所以他说:没有这些实验、酝酿,后来的大泼墨、大泼彩都不可能出现。(《从师到友画黄山——黄山谈艺录选载》) 并自豪地说用大泼彩写黄山是他的大胆创造,推进了晚年的重大变法。
  刘海粟是在“青绿”、“水墨浅绛”、“泼墨”基础上接受油画的某些技法并融会贯通创造出来了大泼彩绘画,有着从实验摸索到逐渐完善的过程,经历了从构线泼染到放笔泼染的变化过程,写意化的程度进一步加强。如此一时期的《杭州灵隐》,除墨笔之外,间以没骨画法或色笔勾勒,已经具有泼墨泼彩的雏形了,1955年的《黄山白龙桥》则墨彩兼泼,如1975年的《黄山图》、《黄山狮子峰》等为大泼墨、1972年的《山茶锦鸡》为重彩、1966年的《黄山云海奇观》、1975年的《江山如此多娇》为大泼彩,泼墨泼彩的绘画风貌逐渐呈现出来。
  刘海粟的泼墨泼彩不仅包括山水,而且还有花鸟,尤其泼彩荷花,成为泼墨泼彩的保留题材,如1972年的《褪却红衣学淡装》,已开始用石青泼彩荷叶制造出班驳陆离的油画效果,有着强烈的厚重感,成为他绘画风格的突出表现(七十年代后期、八十年代又有《重彩荷花图》、《荷花鸳鸯图》、《粗枝大叶图》等,都是重要的泼彩荷花作品,构成泼彩荷花的系列)。至此,到七十年代中后期,刘海粟通过十几年的摸索和实验,已经探索出较为熟练的泼墨泼彩绘画方式。
 
《石笋矼风雨际会》
《石笋矼风雨际会》
  七十年代后期(1976 年以后)直至去世的九十年代,是刘海粟泼墨泼彩绘画创作的旺盛期,经过二十余年的摸索和实验,开始进入泼墨泼彩绘画的勃勃挥发期。刘海粟1976年开始泼彩黄山,1976年的大泼彩《天海滴翠》、《黄山一线天奇峰》、1979年的《立雪台晚翠》等,都是著名的泼彩精品。在长期写生的基础上,刘海粟终于形成了他的大泼墨泼彩的绘画技法,娴熟地运用这一方法进行绘画创作,他在总结泼彩画的创作经验时说:泼彩画法是先用焦墨线条画出几大块块,分好色彩的区域,然后到上重色,嫌浅处可以等纸又几成干后,再用小盂调好色朝画上倒,另外破以清水,使色彩散开并吃进纸去。在健笔疏导的过程中,让色块向山的自然形态靠拢。全干后用墨笔细心收拾。 (《从师到友画黄山——黄山谈艺录选载》)
  刘海粟详细分析了自己的泼墨泼彩之法,他的泼墨泼彩实质上是一种重笔豪放的写意画法,有着刘海粟鲜明的个性特点和精神气质。
  
《熊猫》
《熊猫》
  刘海粟晚年的泼墨泼彩绘画,多从写生中得来,他非常善于捕捉大自然中的大美、壮美境象,将其作为绘画的表现对象,于雄奇幽深的境象中蕴涵着自己对世界的深刻感受。早晨、落日的情景、雨雾晦明、阴云密布而亮光突然照射的情景,晴日下空气跃动的情云烟飞动、变灭情景、霁散云收情景以及红云、青烟、紫霞、流霞、紫雾、阴影、飞光、流光、云光、团光、水光、湿光、流光、清光等种种流动的物象,青嶂、碧峰、紫树等静谧挺立的万千物象,都成为他关注的对象,在大自然瞬息万变的境象中发现包孕的大美境象,营造出烟云吞吐、迷茫空蒙的艺术世界,给人“神光离合,乍阴乍阳”、“黑入太阴”的迷离恍惚之感。
  当然,这些奇伟境象多来自于他在大自然中的亲临深感,将之纳入画面之中,如他记载自己的一次黄山写生经历:深秋,我来到光明顶气象站,想画天都与莲花的背影……突然一阵旋风把雾幕撕开,天都莲花雄姿矗立,英姿非凡,云间几缕残阳光照,把火一样红漆涂在山上,背阴处铁青的巨石出现紫绛色,树林的绿色块面上晕着鹅黄……我画了一张泼彩。(《从师到友画黄山——黄山谈艺录选载》)
  刘海粟将自然的瑰玮境象高度概括、提炼,融入了他本人的深刻体验、丰富的内心情感,驰骋着他丰富的想象力,终于挥洒出了大自然的万千气象。
 
刘海粟先生作品《白鹅岭》
刘海粟先生作品《白鹅岭》
  刘海粟的泼墨泼彩绘画具有强烈的光色效果,他对后期印象派塞尚、梵高、高更、雷诺阿、莫奈乃至野兽派马蒂斯等西方现代画家的绘画成分都有所吸收,用到泼墨泼彩上来,用色大胆概括,创造出斑驳陆离、绮丽幽深的光色效果。他的泼墨泼彩是对自然物象的高度抽象,空气和光影,也在画家的笔下得到幻化,有着极为强烈的真实感。刘海粟的泼墨泼彩不仅有强烈的光色效果,更有高度写意化的笔墨语言。他始终注重意境和笔墨的高质要求,注重骨法用笔与随类赋采的两向融合,把青绿山水与水墨写意结合起来,把用线造型及泼墨泼彩的表现性因素结合起来,构线为骨,泼墨泼彩。他的笔墨首先是为造型服务的,然后才具有独立审美意义的内容,他的笔墨往往通过山石树木等具体的物象而呈现出来的深邃内容,如果离开具体的情境和物象,离开写生对象,刘海粟的泼墨泼彩中笔墨独立的审美内容便无从谈起,这是他最为主要的绘画特征之一,蕴涵了东西方绘画的构成要素。
  刘海粟对于中国文人画曾进行过深入地研究,直到晚年仍然热情不减。如他对五代画家关同能用淡墨波状组织表现出空气的幻觉,惊讶不已,不时地加以领会,将其经验融化到自己的绘画之中。他对南宋时期的淡墨晕染、明代沈周的青绿山水的笔墨特点以及唐寅的文秀画风,也都能平心静气地加以领会学习。即使对于当时抨击甚力的四王绘画,也能辨证地看待,将以四王为代表的正统绘画中的优秀成分加以继承,如对王原祁如飞如动的中锋用笔,在写生中改造利用,成为长线大皴与渲染之法综合运用的主要国画写生方法。
  他非常注重物象轮廓的安排,将明清传统绘画中的皴法作大幅度减少甚至不皴,而主要保留中锋勾画的轮廓以及少量皴线,这就为赋色填彩乃至泼墨泼彩提供了充足的画面空间,甚至不惜五六次泼墨泼彩,以求其厚重效果和墨色、色彩的层次丰富。刘海粟泼墨泼彩画的出现,从一定的角度看,当是明清绘画的继续向前发展,正是在深刻认识古代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的积极变革,不仅仅是受到外部文化压力后的剧烈变革使然。当然,张僧繇不用勾勒之法而直接以青绿、朱粉等进行创作,直接以重色染出阴阳光暗而成的没骨法也直接启发了他大胆变革。积极吸取西方的绘画观念,保留传统的骨法用笔,以长线造型,演变出泼墨泼彩的法度。
 
《黄山温泉图》
《黄山温泉图》
  刘海粟多倾向于阳刚大美审美境象的表达,突出强调色彩的厚度和视觉冲力,强调笔法的雄健挺拔,从而形成深沉雄大、璀璨壮丽的绘画风貌,呈现出壮阔雄奇的审美效果。刘海粟不拘于法度的束缚,古人的法度、西洋人的法度,他多根据自己的需要大胆使用既成之法,创造新法进行艺术的表现,书法线条的糅入,使他的作品更加气厚力沉,给人泼辣凝重、雍容博大之感,有着恢弘壮阔、劲拔奔放的风骨之美。油画色彩的融入,则使他的作品呈现出朴茂明净、班驳陆离的风格特色,有着油画的斑斓与明快,感情激越,画面亮丽而清晰。当然,由于刘海粟的泼墨泼彩完成于生命即将谢落的晚年时期,又使他的泼墨泼彩有复归平淡的稚拙之美,呈现出自然烂漫、天趣横发的风格特点来。
  刘海粟是个性非常强烈、情感非常丰富的画家,很容易在自然物象面前呈现出内心的激动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外在的万千物象无不涂上他内心真挚的感情。大自然的神奇变化不过是他情感的外化,因而他的泼墨泼彩往往有着非常主观的情绪性表现,往往于繁密朴茂的物象中散发出雄强的精神热力。作品由于融入了作者本人对颜色的主观心理感受,将内心的勃勃激情与外在的自然境象结合起来,因而在画面上也往往呈现出强烈的情感力度。他曾作诗道:“万古此山此风雨,来看老夫浑脱舞”,非常鲜明地概括出他的绘画所呈现出来的浓郁的主观感情色彩。张大千、谢稚柳的泼墨泼彩,同他的作品相比,明显要理智、冷静的多,这一点是他与后两位画家最为明显的不同。

个人作品

  画集:《刘海粟画集》、《刘海粟油画选集》、《刘海粟国画》
  论文集:《画学真诠》、《中国绘画上的六法论》、《存天阁谈艺录》、《黄山谈艺录》、《刘海粟艺术文选》、《石涛与后期印象派》、《中国绘画的继承与创新》

荣誉

  刘海粟历任南京艺术学院院长、名誉院长、教授, 上海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全国政协常务委员会委员。英国剑桥国际传略中心授予“杰出成就奖”。 意大利欧洲学院授予“欧洲棕榈金奖”。

刘海粟美术馆

·简介

  刘海粟美术馆是上海一座新兴的国家现代美术馆。它坐落于上海西部的虹桥开发区,环境优美,交通便利。它是以中国新美术运动的奠基人之一刘海粟先生之名命名的。江泽民同志题写了馆名,1995年3月16日正式开馆。它集美术馆、小型博物馆和个人纪念馆于一体,而主要履行美术馆的功能,如向公众进行美术教育,组织学术研究,开展国际国内的文化交流,推进中国的美术事业。

·建筑结构

  刘海粟美术馆拥有良好的专业服务系统。它的业务结构主要由研究部、展览部、办公室组成,同时拥有完整的安全保卫系统。它虽然只拥有五千平方米的建筑面积,但结构富于现代感,功能齐全,设备先进。馆内拥有五个设施完备的展厅、拥有声像和同声翻译功能的国际会议厅、恒温恒湿的画库、图书资料室、公共阅览室、画室、会议室,以及画廊和海粟书店。

·举办美术展览  

刘海粟美术馆
 刘海粟美术馆
  刘海粟美术馆自开馆以来,先后举办了许多具有较高学术性的美术展览,如“当代油画艺术展”、“中国艺术大展·齐白石作品展 、刘海粟作品展、林风眠作品展”和“当代中国山水画、油画风景展”、 “洛杉矶四人展”、“李可染中国画展”、“中国美术馆藏路德维希夫妇捐赠国际艺术作品上海展”、 “中国美术馆藏齐白石精品展”、“中国新写实主义油画名家邀请展”、“黄胄绘画艺术展”等等。短短几年内在美术界树立了良好的学术形象。
  同时,作为该馆特色展览的两年一届的“上海青年美术大展”和每年一次的“大师从这里起步”美术教育系列展,使该馆在青年一代中和美术教育界中产生了较大的号召力。同时,刘海粟美术馆也非常重视刘海粟艺术的研究工作,先后出版有精装版画册《刘海粟美术馆藏品·中国历代书画集》、《刘海粟美术馆藏品·刘海粟绘画作品集》、论文集《刘海粟研究》、研究专著《刘海粟》等。
 
刘海粟美术馆室内
刘海粟美术馆室内
  刘海粟美术馆的收藏以刘海粟先生所捐献的艺术作品为主,这一部分包括刘海粟先生一生所收藏的历代名家字画和他一生最有代表性的油画、国画和书法精品。
  古代藏画中不乏稀世珍宝,如五代关仝的《溪山幽居图轴》 ( 传 ) 、北宋巨然的《茂林叠嶂图轴》 ( 传 ) 、金代李早的《回部会盟图卷》、仇英的《秋原猎奇图轴》、八大山人的《孔雀图轴》、石涛《黄山图轴》以及董其昌和沈周的册页精品。 刘海粟先生的代表作有国画《黄山一线天奇观》、油画《巴黎圣母院夕照》、《太湖工人疗养院之雪》等等。同时,刘海粟美术馆今年来也有计划地收藏了许多现当代艺术家的优秀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