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姆斯·门罗

美国第五任总统詹姆士·门罗
美国第五任总统詹姆士·门罗
  詹姆斯·门罗沉浮美国政界4 8 年,先后当过驻外使节、陆军部长和总统以及州制宪会议主席等职。詹姆斯·门罗任美国总统时,正值美国结束连年战争进入和平建设时期,他对内强调国家意识,对外大力开拓疆土,为美国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1 8 2 3 年门罗在中提出的美国外交政策方针,即在“美洲是美洲人的”的口号下,公然把划为美国的。门罗老境凄凉,病逝在女儿家中,享年7 3 岁。

个人简介

  .詹姆士·门罗(James Monroe,1758年4月28日-1831年7月4日),美国第五任总统(1817年-1825年)
  任数: 第五任总统
  任期: 1817年3月4日-1825年3月4日
  前任: 詹姆斯·麦迪逊
  后任: 约翰·昆西·亚当斯
  出生日: 1758年4月28日
  出生地: 维吉尼亚州威斯特摩兰郡(Westmoreland County, Virginia)
  逝世日: 1831年7月4日
  逝世地: 纽约州纽约市(New York City, New York)
  第一夫人: 伊丽莎白·科特莱特·门罗(Elizabeth Kortwright Monroe)
  专业: 律师
  政党: 民主共和党
  副总统: 丹尼尔·D·汤普金斯

个人经历

  詹姆斯·门罗
  James Monroe
  美国第7任国务卿 1811~1817
詹姆斯·门罗用过的手枪
詹姆斯·门罗用过的手枪
  1758年4月28日 生于弗吉尼亚的威斯特摩兰
  1774年~1776年 就读于威廉·玛丽学院
  1776年~1779年 参加独立战争并几度负伤
  1782年 当选弗吉尼亚州议会议员
  1786年 取得律师资格
  1787年 当选弗吉尼亚州议会议员
  1790年 当选美国参议院议员
  1794年~1797年 任美国驻法国公使
  1799年~1802年 任弗吉尼亚州州长
  1803年 参加购买路易斯安那的谈判
  1803年~1807年 任美国驻英国公使
  1811年~1817年 任美国第7任国务卿其间曾兼任陆军部长
  1817年~1825年 任美国第5任总统
  1819年 通过签订《拉什-巴戈特条约》使美国获得佛罗里达
  1820年 签署“密苏里妥协案”
  1823年 提出所谓“门罗主义”
  1826年 任弗吉尼亚大学董事
  1831年7月4日 在纽约去世

早年生涯

  1758年4月28日,詹姆斯·门罗出生在弗吉尼亚威斯特摩兰一个种植园主的家庭里。其祖先是来自英格兰的移民,据说是英格兰国王爱德华三世的后代。1648年8月,门罗的曾祖父安德鲁·门罗因参战被俘被流放到北美,因此成为门罗家族的移民始祖。当门罗的父亲斯彭斯·门罗成年时,已是弗吉尼亚小有名气的种植园主了,拥有大量地产和数十名黑奴。斯彭斯·门罗还是一个进步的社会活动家,曾与乔治·华盛顿等人一起反抗英国的压迫。门罗的母亲伊丽莎白·门罗是威尔士人的后裔,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一位贤妻良母型的女性,她去世于斯彭斯·门罗之前。这是一个幸福和谐的小康家庭,门罗是父母最喜爱并寄予厚望的长子。
  斯彭斯·门罗十分关心子女的教育问题,在门罗牙牙学语时就开始教他读书识字,十一岁那年送他到坎贝尔敦学校就读。这是一所远近闻名的学校,管理严格,藏书众多,环境十分清静优雅,有不少名师在这里执教。在学校中,门罗初步显示出他的优越天赋,他大量地浏览各种图书,并对法学、文学和政治学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
  1774年,门罗的父母双双去世。此时门罗刚满十六岁,根据当时流行的长子继承法,他成了家族产业的传人和三个弟弟的监护人。但志向高远的门罗不愿放弃学业,就在同一年,他进入了威廉·玛丽学院就读。
  此时的门罗少年老成,风华正茂。他身高六英尺,灰色的头发稍有卷曲,衣着虽不算时髦,却总是大方合体,浑身充满了朝气和韧劲。他平时最喜欢的事情是读书和思考问题,在学校图书馆中,他是最常见的一位读者,业余时间也爱骑马和打猎,但毫无当地富家子弟的那种浮华之气。他性格内向率真,对人坦诚相见,但心地柔软,善解人意。在社交场合,他显得更为低调谦和,不事张扬甚至有些羞涩,对于别人对他的评论比较敏感。不过,他具有很强的个人修养和自我控制力,坚持不对他人进行个人攻击的原则。
  这时期北美的气氛已不能使门罗安心地在校学习了,不断高涨的反英浪潮使学生们充满了革命激情。
  1775年6月,列克星顿的枪声揭开了独立战争的序幕。在爱国精神的驱使下,门罗会同一部分同学袭击了殖民当局。不久他毅然投笔从戎,奔赴充满危险的战场,从此便投身于美国的政治大舞台之中。

投身独立战争

        1776年3月,门罗参加了弗吉尼亚第三团,该团团长威廉·华盛顿是大名鼎鼎的乔治·华盛顿的近亲。由于训练成绩优异,战斗异常勇猛,他很快就连升两级,领中尉衔。不久,第三团加入了乔治·华盛顿的队伍。在美国众多的开国元勋中,门罗是唯一一位在独立战争中受过伤的人。在跟随华盛顿参加的第一次战斗——哈里姆战役中,他受了轻伤,但坚持不下火线。在同年末爆发的特伦顿战役中,他冒着猛烈的炮火率部猛冲,因重伤而被抬下战场,这次负伤使一颗子弹永远留在了他的体内。后来有人认为:正是这颗子弹使门罗最终登上了总统的宝座。
  在独立战争中,门罗先后还参加了怀特普莱恩斯、布兰迪温等一系列重要战役,均有英勇表现。华盛顿将军非常赞赏他的英勇无畏精神,其军衔不断晋升,直至中校。但门罗并不甘久居人下,他试图组建一支自己的军队驰骋疆场,为此,他在1778年末返回家乡。他的这一努力未获成功。时任弗吉尼亚州州长的托马斯·杰斐逊赏识他的才华,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工作,从此开始了二人长达半个世纪的伟大友谊。
  战争后期,门罗开始系统地学习法律,杰斐逊不仅像师长一样给予他诸多帮助,而且对他的一生都产生了重大影响。1782年,门罗当选为弗吉尼亚州议员,以其领导才能和奉献精神而享有盛誉。不久,又入选邦联议会,是最年轻的议员之一。在此期间,他反对给予西班牙在密西西比河自由航行的权利,主张邦联有权协调国内外贸易,支持用比较民主的方式解决西部土地问题,鼓励西进运动,支持麦迪逊等人的建立强有力的政府的主张。
  在军队服役时期,门罗曾结识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南妮·布朗,开始了他的初恋。但不到一年他们便不欢而散,因为门罗对这位女友强烈的占有欲早已感到厌倦,他希望在美国的政治大舞台上自由驰骋。1785年,门罗作为国会代表住在纽约期间,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科特里特的小姐引起了他的注意。她黑发碧眼,眉清目秀,曾一时倾倒了当时的许多政界人士,其父是一位军官兼富商。两人一见钟情,于1786年2月16日结为秦晋之好。
  新婚的喜悦冲淡了门罗的政治热情,使他萌生了过安逸生活的想法。在离开众议院之后,门罗曾一度脱离了喧闹的政坛,回到家乡办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并建造了优雅的居所——白杨草地庄园,打算在这里过安宁平静的私人生活。但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门罗夫妇共生育了三个孩子,但只有两个女儿长大成人。门罗夫人是个传统的淑女型的女性,不善言谈和交际,又患有严重的慢性病,这大大限制了她社交活动的范围。在门罗入主白宫期间,她未能很好地行使白宫女主人的角色,因此在美国第一夫人的发展史中,她未能留下什么痕迹。但这并没有影响她与门罗的感情。
  在制宪时期的全国性大辩论中,门罗的观点有些与众不同。他赞同加强中央的权力,但反对通过《联邦宪法》,因为他一贯崇尚杰斐逊的民主主义,反对汉密尔顿的集权主张,认为宪法大大忽视了州和地方的权利。直到他得知将要制定《权利法案》时,才同意批准宪法。联邦政府成立之后,门罗参加了联邦参议员的竞选,败在了麦迪逊的手下。但他并不气馁,1790年终于竞选成功。在国会中,他成了杰斐逊最亲密的战友,共同反对联邦党人的各项政策,扞卫民主共和原则。他反对汉密尔顿的一揽子经济政策和强化联邦权力的措施,反对政府执行的亲英外交政策,赞赏并支持法国革命。他曾提出过一项要求参议院向公众开放的议案,获得了通过。为了与汉密尔顿的联邦党相抗衡,他协助麦迪逊联络各地的反汉密尔顿分子,从而创建了共和党,加剧了美国的党争。他在制订该党的政治策略,协调各州反联邦党势力和加强新闻宣传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为此,他成了汉密尔顿的死敌。
  在军队服役时期,门罗曾结识了一位美丽的小姐——南妮·布朗,开始了他的初恋。但不到一年他们便不欢而散,因为门罗对这位女友强烈的占有欲早已感到厌倦,他希望在美国的政治大舞台上自由驰骋。1785年,门罗作为国会代表住在纽约期间,一位名叫伊丽莎白·科特里特的小姐引起了他的注意。她黑发碧眼,眉清目秀,曾一时倾倒了当时的许多政界人士,其父是一位军官兼富商。两人一见钟情,于1786年2月16日结为秦晋之好。
  新婚的喜悦冲淡了门罗的政治热情,使他萌生了过安逸生活的想法。在离开众议院之后,门罗曾一度脱离了喧闹的政坛,回到家乡办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并建造了优雅的居所——白杨草地庄园,打算在这里过安宁平静的私人生活。但这种生活并没有持续太久。门罗夫妇共生育了三个孩子,但只有两个女儿长大成人。门罗夫人是个传统的淑女型的女性,不善言谈和交际,又患有严重的慢性病,这大大限制了她社交活动的范围。在门罗入主白宫期间,她未能很好地行使白宫女主人的角色,因此在美国第一夫人的发展史中,她未能留下什么痕迹。但这并没有影响她与门罗的感情。

政治生涯

          由于门罗是着名的亲法人士,所以华盛顿总统于1794年任命他为驻法国公使,以安抚担心美法关系破裂的共和党人。门罗同情法国革命人士,但华盛顿主张不卷入欧洲的事务,而亚当斯、汉密尔顿等人实际上持亲英立场,这使得门罗在处理日常事务时常常感到左右为难。但法国人了解他的政治态度,于是,门罗在巴黎成为最受欢迎的外国人。法国政府让他享受了各项殊荣,盛情邀请他参加各种官方和民间的重大活动,而门罗则在许多场合公开热情赞颂法国,发表支持法国革命的言论。他的一系列言行激怒了华盛顿政府,认为他破坏了美国一贯奉行的中立原则。《常识》一书的作者,杰出的民主主义者托马斯·潘恩此时被囚禁在巴黎,门罗设法营救了他,并让他在自己的官邸养伤。而潘恩却不合时宜地大骂华盛顿见死不救,美国政府认为这是由于门罗从中进行了挑唆。1794年末签订的《杰伊条约》在美国引发了新一轮争论。门罗厌恶这一条约,认为它使美国付出了巨大代价,但鉴于自己的身份未公开表态,因此他被召回国内,因为华盛顿希望他站在政府的立场上公开支持这个条约。回国后,门罗公开抨击了政府的外交政策。
1799年,门罗出任弗吉尼亚州州长,在该州的建设中卓有建树。其间,他加强立法工作,促进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与麦迪逊团结广大民主共和党人,积极为1800年的大选作准备。
  杰斐逊出任总统后,于1803年派遣门罗出任赴法特使,协助公使利文斯顿与法国人洽谈购买广袤的路易斯纳的问题,以避免出现拿破仑把自己的帝国建立在北美的局面。其实,此时拿破仑为了称霸欧洲,已放弃了他的“美洲帝国”的计划,因此法国方面做出试探:“美国愿为购买整个路易斯安那付多少钱?”事情已经超出了门罗和利文斯顿的权限范围,但他们仍当机立断,迅速与法方达成了协议,以区区小钱:一千五百万美元完成了这笔交易。这一事件使门罗的声名更加煊赫。
  1803年,门罗出任驻英国公使。在伦敦的四年中,他日理万机,为完成艰巨的外交使命昼夜操劳,但因种种原因,其努力很少取得成功。他试图说服英国结束与美国在公海上的摩擦,未果。他曾前往马德里,协助平克尼就划定路易斯安那边界和西班牙让出佛罗里达问题进行谈判,这项使命也未能完成。1806年,通过艰苦的谈判,他和平克尼终于与英国就一个通商条约达成了协议,由于协议仍未解决两国在公海上的摩擦问题,因此在国内未获通过。门罗认为这是政府的重大失误,因为该条约已向这一目标迈进了一大步,并且保护了美国的重要商业利益。
  1807年底,门罗回国返乡,暂时赋闲。他的良师益友杰斐逊在该州的卢度恩县奥克希尔为他设计了一处住所,让他在安静的环境中处理公务。
  在一些朋友的鼓励下,门罗参加了1808年在弗吉尼亚的总统竞选。由于是仓促上阵,当然不会取得成功,况且他的对手是得到杰斐逊总统鼎力支持的老到的政治家詹姆斯·麦迪逊。
  1810年,门罗经过充分准备参加了州议会竞选。这一次他取得了成功,先是入选州议会,第二年又出任弗吉尼亚州州长。这时,由于财政部长加勒廷与国务卿史密斯之间争斗激烈,使内阁处于危机之中,麦迪逊总统捐弃前嫌,任命门罗出任国务卿。门罗之所以被任命还有另一缘由:面对党内外的危机,他主张停止对麦迪逊的攻击,再加上杰斐逊从中调解,双方的矛盾得以缓和。这一任命恢复了二人之间的友谊。但麦迪逊的这一任命也使他遭到了某些人的恶意攻击,指责他有意建立“弗吉尼亚王朝”。
  任国务卿之初,门罗试图以和平方式解决美英之间的纠纷。但不久他便发现,这两个国家积怨太深,已经走到了爆发战争的边缘。面对英国人在海上的侵扰,国内的战争舆论已势不可挡,如果不顺应民意,对于麦迪逊政府来说,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在与英国达成妥协的最后希望破灭后,门罗向总统表达了自己的上述看法。门罗的态度对美国最终对英宣战起了重要作用。作为当时“战鹰派”的主要人物,门罗甚至主张通过这场战争,夺取英属加拿大。
  1812年,战争爆发后,陆军部暴露出情报不灵,指挥调度不力等重大缺陷。门罗试图对军权加以控制,但受到陆军部长阿姆斯特朗的阻挠。美国是打着争取“自由贸易和海员权利”的旗号进行战争的,但国内却存在着强大的反战势力,再加上准备和指挥不力等原因,所以战争初期的局势十分混乱,美军连遭败绩。英军于1814年夏季在马里兰一带登陆。门罗认为形势已到了危急时刻,遂亲自率部侦察,发现敌人的战略意图是攻占首都。于是他下令将所有的重要文件和一些珍贵的文本转运出去。
  不出所料,华盛顿不久便陷落了,人们把责任归于阿姆斯特朗玩忽职守。总统希望由门罗出任陆军部长一职。但门罗婉言谢绝了,只同意兼任这一职务,其原因大概是由于他听从了一位亲信的进言:战争旷日持久,如果其中出现重大闪失,将会影响他当总统。从此时到战争结束,门罗殚精竭虑,夜以继日地工作。他正确地运用战略战术,选贤任能,扩充军队,并设法重新鼓舞起将士们的士气。战局很快发生了根本转变,美军迅速走向胜利。许多人都把形势的根本好转归功于门罗的力挽狂澜。
  战争结束后,美国的经济迅速恢复,国家百废俱兴,门罗的威信和知名度也迅速攀升。他办事干练,资深功高,但待人坦诚,雍容大度,能与各种类型的人共事。由于他在1812年战争中显示出了卓越的才能,因此前总统杰斐逊和现任总统麦迪逊都非常赏识他,年轻的国会议员们对他更是无比钦佩。众望所归,使他轻而易举地获得了总统的提名。门罗在竞选中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坐等着当选消息的到来。
  在1816年大选中,门罗轻松地以绝对优势战胜了联邦党候选人鲁弗林·金,成为“弗吉尼亚王朝”的最后一代传人。1817年3月4日,门罗出任美国第5任总统。
  此时,美国政治稳定,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普遍改善。门罗认为,在这个升平时代,可以通过消弥党派竞争,将政府建立在稳固的基础之上。因此在组建内阁时,门罗做了认真的选择,争取把共和党内的杰出人士选入内阁,其中,国务卿约翰·昆西·亚当斯和陆军部长威廉·卡尔霍恩都是当时政坛上的重量级人物。此时,联邦党由于在战争中搞分裂而逐渐消亡,门罗对其党人采取了温和的安抚政策。
  门罗是最后一位亲身参加过独立战争的总统,又奉行全国和解政策,在人们中间享有较高声望。为了使政府更具有全国性的权威,门罗上任伊始就对北部新英格兰地区进行了友好的巡视,因为该地区曾是联邦党人的大本营,许多人对1812年战争始终持强烈反对态度。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位总统敢于冒险走这样远的路外出旅行。这次巡视持续了三个月,深入到了北方许多地区,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因此“和睦时代”成为门罗总统任期的代名词。
  抓住政局稳定的大好时机,门罗政府加大了经济发展的步伐。政府继续实行保护关税政策,大力发展工商业和交通运输业,推动农业的改良和农业机械的使用,政府对公共事业也给以大力资助。由于在国内建设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所以在1820年的大选中,门罗几乎以全票连任总统,就连老联邦党人,第2任总统约翰·亚当斯也投了他的票。唯一的一张反对票来自于新罕布什尔州州长威廉·普卢默。有人认为,普卢默此举仅仅是为了把全体一致通过的荣誉保留给华盛顿一人。
  门罗拒绝政党政治,尊重立法权的独立,主张对宪法进行严格解释。但他主张推进国内改革,所以签署了几项改善国内事业的议案,其中比较重要的是建立海岸防务体系的计划和一项旨在推进公共设备建设的宪法修正案。他还批准了《规划法案》,以便将来加强市政建设事业,等等。
  但“和睦时代”并未持久,奴隶制度和保护主义成为制造不和的两大因素,很快使全国陷入动荡不安之中。1819~1821年,又爆发了美国历史上第一次经济大萧条,致使税收锐减,经济凋敝。为了缓和经济危机,门罗倡导厉行节约,并采取措施稳定财政,但由于他的经济思想比较保守,所以成效不够显著。这次萧条无疑使人们感到失望,加剧了社会分裂。
  密苏里危机加速了社会分裂的过程。1819年2月,密苏里要求作为新州加入联邦。在该州是否保留奴隶制的问题上,政坛上发生了严重的分歧,并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的大辩论。门罗对此仍然坚持中间路线,尽量不直接对国会施加影响。1820年1月,“妥协大师”亨利·克莱提出著名的《密苏里妥协案》,主张密苏里作为蓄奴州加入联邦,从马萨诸塞州中分离出缅因作为自由州加入联邦,旨在维持南北双方的平衡,避免任何一方采取极端行为。门罗对该妥协案持犹疑态度,其原因,一是他同情南方,二是不愿直接干预这一棘手的问题。但后来他仍签署了该法案,因为他担心否决可能导致南北分裂和联邦的解体。
  门罗主义 作为行政首脑,门罗在各方面都展示出了卓越的管理才能,尤其是在外交领域。他虽然很少直接参与外交谈判,但十分注意就重大事务征求阁员们的意见,并牢牢地把握着决策大权。
  门罗上任不久,就遇到了棘手的佛罗里达问题。长期以来,西属佛罗里达的塞米诺尔印第安人不断越过边界,与美国边民发生纠纷。由于此事有英国人插手,西班牙当局无意介入,门罗政府便派安德鲁·杰克逊率三千军队入侵佛罗里达。杰克逊将军强悍鲁莽,捣毁了塞米诺尔人的村庄,不经审判就绞死了两个亲英的印第安人酋长,并对两个挑起事端的英国人(罗伯特·安布里斯特和亚历山大·阿巴斯诺特)执行了死刑,然后继续深入,驱逐了西班牙总督,占领了彭萨科拉要塞,并派军驻防。这一事件在内阁中掀起轩然大波,几乎所有的人都谴责杰克逊的行为越权,国际舆论对美国也很不利。只有亚当斯一个人坚持杰克逊的行为是正当的。门罗审时度势做出定夺:杰克逊的做法是正当的,同时把夺占的要塞归还西班牙。塞米诺尔战役使西班牙确信,美国人夺取佛罗里达犹如探囊取物,由此产生了出售佛罗里达的想法。门罗抓住这一时机,于1819年与西班牙签订了《亚当斯-奥尼斯条约》,规定:美国从西班牙手中获得佛罗里达并划定双方边界,美国为此向西班牙支付五百万美元。
 
美金金币美国历5任总统詹姆斯·门罗头像浮雕
美金金币美国历5任总统詹姆斯·门罗头像浮雕
  1817年,国务卿理查德·拉什与英国签定了《拉什-巴戈特条约》,最大限度地削减了美英双方在五大湖上的海军力量,撤除该地区的边境军事工事。该条约经受了历史的考验,稳定了美加边境的安全和秩序。
  自18世纪以来,拉丁美洲革命给世界殖民体系以沉重打击。欧洲的“神圣同盟”决定镇压拉美革命,恢复旧秩序,各列强国都对拉美存有觊觎之心。英国是美洲市场上最大的既得利益者,因此反对其他欧洲列强介入,企图实现其对拉美的经济控制。
  1823年,英国外务大臣坎宁向美国建议:英美联合发表一项声明,即让拉美独立,反对欧洲的干涉。英国认为,此举不仅可以使其保住拉美市场,还可以防止美洲各共和国的联合。面对复杂的局势,门罗曾向杰斐逊讨教对策。杰斐逊的基本观点是:美国应避免卷入欧洲的纷争,也不允许欧洲列强干涉美洲事务,同时认为可以考虑英方的建议。但约翰·昆西·亚当斯对英国的建议怀有重重疑虑,经过反复权衡,他认为:美国必须单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只能在英国的阴影下亦步亦趋。门罗最后采纳了亚当斯的主张,认为这并不违背杰斐逊的基本原则。
  1823年12月,门罗总统发表了年度咨文,阐明美国的外交原则:美国不干涉欧洲事务和欧洲列强现存的殖民地和保护国,但欧洲列强也不得干涉美洲事务和在美洲进行新的殖民扩张。这个咨文的内容后来经充实修订,被称为“门罗主义”。这项声明当时仅仅在美洲有较强烈反响,并引起英国的抗议,在世界范围内并未受到重视,但它后来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特征,其影响十分深远。
  

门罗主义的提出

  身为总统,詹姆斯·门罗不认为自己应主动立法,因此他将立法权完全委托给国会。门罗任总统时,正值美国结束连年战争进入和平建设时期,他对内强调国家意识,对外大力开拓疆土,为美国资本主义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他担任总统期间所做的重大贡献是在外交领域,针对当时欧洲的一些封建制帝国援助西班牙以重新获得其原有殖民地的企图,他给美国和南北美洲各国留下了一项基本政策,即南北美洲不允许由外来者开发,这项政策就是著名的“门罗主义”。
詹姆斯·门罗头发表的国情咨文
詹姆斯·门罗头发表的国情咨文
  1823年12月2日,詹姆斯·门罗向国会提出了由拟定的国情咨文,咨文中有关外交方面的主要内容被称为“门罗宣言”,即后来被称之为“门罗主义”。其内容大致可归纳为三个基本原则:即“反对欧洲国家再在美洲夺取殖民地”原则、“不干涉”原则和“美洲体系”原则。这个《门罗宣言》虽然没有经过国会以决议的形式批准,但一百多年来他已成为美国用来反对美洲以外的国家干涉美洲事务的工具,阻止和进一步排斥欧洲列强势力在西半球的政治影响,使美洲和欧洲“脱离接触”,从而为美国在西半球的扩张扫清道路,特别是它成为了美国对拉丁美洲外交的行动指南。

晚年生涯

  他归宿的橡树庄园,是杰弗逊亲自帮他设计的。与当时其他总统一样,由于总统薪俸根本不足以支付开支,离任时审计发现,他原有的庄园由于卖地还债,已经剩余不多了。于是他致信当时总统詹姆斯·麦迪逊,要求美国政府补偿对他的拖欠并请求国会援助,否则他将难以应付退休后的生活。但无结果。
  这样他不得不卖掉阿尔比尔和密尔顿附近的土地,仅能偿还部分债务。在有的债权人开始追索的情况下,他企图向杰弗逊请求援助。却不料这才知道杰弗逊比他更贫困,于是门罗联合其他人,联名向弗吉尼亚立法机关要求接济杰弗逊。门罗对于美国政府的补偿要求被一拖再拖,门罗只好作放弃的打算。
  1830年9月23日,门罗夫人因中风逝世,给门罗以极大打击。安葬完夫人之后,门罗几乎一文不名,他的所有资产都耗费殆尽。只得搬到二女儿在纽约的家中,依靠女儿生活。当时的总统约翰·昆西·亚当斯任命他的二女婿为纽约邮政局局长,这份薪俸保证了门罗一家的生活。为了挣钱,门罗总统只得写书换取稿费。门罗的贫困状态终于感动了美国国会,他们批准给予门罗在任总统期间的补偿费3万美元,连同他的卖地进账只够还清门罗的旧债,却无法弥补他清贫的生活。1831年,门罗最后的家——橡树庄园被他卖掉了,到此,门罗成为地道的无家可归者。当年7月4日,门罗在女儿家因心脏衰竭离开了人世,终年73岁,成为死于国庆日的第三位前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