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边几点》

  本片除了表达了蔡明亮一贯以来的风格特征,还因为更为开放的人物线索与空间架构、时间假设,使电影具有更多想象与阐释的可能。作为一部同时也是向特吕弗致敬的电影,蔡明亮刻意选取了台北和巴黎两地作为人物活动的背景。

基本信息

  导演: 蔡明亮
电影海报
电影海报
  编剧: 蔡明亮 / 杨璧莹
  主演: 李康生 / 陈湘琪 / 陆亦静 / 苗天 / 让-皮埃尔·利奥德
  类型: 剧情 / 爱情
  制片国家/地区: 法国 / 台湾
  语言: 英语 / 法语 / 汉语普通话 / 台语
  上映日期: 2001-09-26
  片长: 116 分钟
  又名: 你那边几点? / What Time Is It There? / 7 to 400 Blows

剧情简介

  在台北市中心的过街天桥上,小康靠在这里摆地摊卖手表为生。自从他的父亲去世之后,他的精神一下子变得有些恍惚的感觉,他一直感到父亲灵魂依然存在,而且就在他的左右。虽然他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一种幻觉还是真实感觉,但这种感觉一直存在,挥之不去。
  迷信人的认为买家中刚刚丧亲的人卖的东西会带来霉运,但是年轻的女孩湘琪却不相信这种说法。湘琪即将去巴黎,她不相信向小康买手表会带来霉运,于是在天桥上向他买了一只手表。这只是一次看似正常的买卖交易,但对于双方来说却成了一个故事的开始。此后,小康便再也不能忘记这次短暂的邂逅,回忆这次偶遇并以此产生无穷的想象甚至成了他那乏味生活的调剂品和精神的避难所。小康就这样靠回忆和幻想生活着。
  为了能在两人之间建立起某种联系,缩减双方之间的时空距离,使得自己更有对方就在自己身边的感觉,小康有意把所自己所卖的所有手表的时间都按巴黎时间调慢了七个小时。除此之外,他还反复观看法国电影《四百击》(The 400 Blows)。而与此同时,远在法国的湘琪也在巴黎遇到了一系列的神秘事件,冥冥之中两人似乎真的联系在了一起了,尽管这一切都看起来不够真实。

影片导读

  小康寂寞凝视着特吕弗的影片《四百下》的片段,而当年电影里偷喝牛奶的孩子,片中的那个小男孩Jean Pierre Lenaud,历经岁月荏苒而摇身一变,已经成为《你那边几点》结局、巴黎街头长椅另一端的老者,生命寂寞的况味无以复加。
小康
小康
  小康在台北街头偶遇的女子,构成了他梦想的对象。母亲依恋死去的父亲,一个无法回归的魂魄。小康,湘琪,母亲,强烈的寂寞淹没了这三个孤独的个体生命,不管何时何地。寂寞的小康深夜不敢离开房间,寂寞的母亲执着等待父亲的魂魄,寂寞的湘琪独自坐在巴黎的咖啡馆。寂寞的小康将手表调到巴黎的时间,寂寞的母亲夜半起床生火做饭,寂寞的湘琪被遗忘在巴黎的地铁。寂寞的小康和妓女做爱,寂寞的母亲怀抱父亲的遗像自慰,寂寞的湘琪与偶遇的香港女人同床。影片的叙事构成一个结构既开放、又严整的本文,性的三种方式——异性、同性、自慰,正好表现在这三个孤独的人身上,于是性的实现便是对于寂寞的排遣。而如影随形般流动的时间,则是对于孤独生命的最好诠释。小康在天桥上一下一下地用钟表敲打栏杆,声音如时间流逝,又仿佛小康内心冷漠的心跳,越是有节律,越是惊心动魄。有时候,时间是可以被割裂的存在:湘琪想买一块可以同时显示两种时间的表;母亲半夜起床做晚饭,并且固执地认为这是“父亲的时间”。有时候,时间是一种可以被逆转的存在:小康一次次篡改各种钟表,甚至企图篡改整个城市的时间。三个人都各自思念某一个人,或者根本就在思念一个虚无的存在,他们对于时间的感受与把握近乎偏执。母亲为了召唤父亲的亡魂,把家中裹个严实,点燃蜡烛,时间成为要在封闭的心理空间内去捕捉和感受的抽象与虚无。
  蔡明亮把这部电影献给小康的父亲,和他的父亲。而父亲又在哪里?父亲的死,带来了电影无声深处的低回嘶吼,一种稍不留神就会忽略的背景音,这奇怪的音响总是阴魂不散,时时压迫着神经。父亲的形象只是影片开始3分钟,那个苗天扮演的平实的老人,叫了两声“小康”。同时,父亲又是家中被拨弄的钟盘,母亲半夜起床迎接他的亡灵归来;父亲是鱼缸中静默游弋着的白鱼,母亲偶尔和它说话;父亲是巴黎湘琪寓所楼上的那个声音;父亲还是结局走向摩天轮的老人,他用伞钩钩起了漂浮过泳池的皮箱,立在岸边……整个电影里,父亲是一个魂魄,和时间同在,和寂寞同在,和孤独的宿命同在。这使得蔡明亮的这部影片有了无从捉摸的神秘气质。但是这神秘并不指向信仰世界,这神秘更大程度上是后现代的,是对于生命的荒诞性的挣扎与呜咽。

创作动机

  蔡明亮的上一部作品还是那部在台湾引起争议,以致让蔡明亮愤然退出金马奖角逐的《河流》。那还是1997的事了,在推出《你那边几点》之前的近四年里,蔡明亮一直没有作品问世,不知是因为“河流事件”的打击还是因为没有找到值得拍摄的素材。
  据称,《你那边几点》拍片动机源于他的爱将李康生的父亲突然去世。李康生在影坛的成长可以说是全靠蔡明亮的发觉和一手提携,但同样里康生也赋予蔡明亮的影片他所要表达的东西,这一层面上来说,蔡导也是要感谢他的这位高徒的。这师徒二人的情谊自然是非同一般的,李康生父亲的突然去世使得同样丧父的蔡明亮颇有感触,也因此刺激了他的创作灵感,于是便有这部《你那边几点》的问世。影片中的男主角自然有是早有了合作默契的康生了。影片中不仅纪录了台湾殡葬文化,更通过活人从原本对于鬼魂的畏惧,到想要亲近过世的亲人,以幽默的手法,让恐怖死亡话题反多出了一些荒谬的喜剧感。

演员阵容

  蔡明亮虽然在台湾影坛乃至两岸三地的电影界中都享有很高的声誉,但他的作品的数量却很少,最出名也就是《青少年哪吒》、《爱情万岁》、《河流》等几部影片。而这几部影片中的男女主角,这一次又都出现在这部《你那边几点》之中。
  李康生是蔡明亮电影里最常见的一位了,在上面我们提到的那三部影片,都是由他担纲主演。李康生是在1991年的一个偶然机会下被蔡明亮发掘出来的,之后便参与演出《青少年哪咤》,由此演技开始被外界认同。之后更凭《爱情万岁》一片在1994年法国南特影展中获得最佳男主角奖,同时还被提名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在1996年还因此获得亚太影展的最佳男主角提名,在《河流》中也有他的表演。除主演蔡明亮的影片外,在蔡明亮沉寂的这几年,他也参演了其他导演执导的一些影片,其中也包括许鞍华的《千言万语》。
  另外一位常在蔡明亮影片中露面的是老演员苗天,苗天本名苗延林,祖籍江苏铜山。这位曾任过小学教员又曾从军的老艺人,不仅演技出众而且精通相术,并曾为多份台湾杂志撰写此类专栏文章。已过古稀之的苗老,在出演这部影片之前已经演过蔡明亮的另外两部戏《青少年哪咤》和《河流》。蔡明亮看中的除了他的演技之外,可能更多是他的沧桑经历以及对命运的认知,这些都有助于他片中的人物形象更有深度。陈湘琪主演蔡明亮影片的经历不多,加上这一部也只有两部而已,之前的一部是《河流》。虽然与前面两位相比,她还算不上蔡导影片中的常客,但蔡明亮对他的赏识已是周知之事,她的机会今后会更多,她的前途也一定会不错,因为提携她的是蔡明亮。
  除了这三位蔡氏影片中常见的老面孔之外,另有两位值得一提的人物出现在这部《你那边几点》之中。一位是上面我们已经有提到的法国影星让-皮埃尔.李奥,另一位则是大陆观众很熟悉的香港女星叶童。
  蔡明亮的电影虽然拥有不少忠实影迷,而且外界的评价也一直不错,但在这个事事一金钱和效益来论成败的社会中,他的影片的票房收益却并不见好。94年的那部《爱情万岁》虽然在国内外获奖无数,但票房反映却很是平常。这一次,请来那么多非台湾本土的明星助阵,除了要表达自己意识上的一些东西之外,不知有没有为票房打算的成分包含其中,若有,真希望叶童和让-皮埃尔.李奥能让这部四处参展、得奖的影片,也能在票房上取得成功。

相关影评

  “小康, 起床吃早餐了”。 中年的嗓音急促而中气十足。想必也曾有着不容置疑的威严,如今已被时光磨刷得近乎颓唐了。
  房门一如所料地纹丝不动。照常理接着会是叹息声,或是叫嚷。然而却只有窗外的鸟儿在叽喳,没有惊醒小康的一室幽梦。小康的爸爸失神地朝着前方,甚至没去留意桌上的饺子是否凉了。眉毛扭纹柴般紧蹙着,象要存档一辈子的目光。暗灰的墙上空荡荡的。桃红木圆桌上还是那墨绿的电饭煲,随年月熏陶,条状污迹已赫然。还有三两个胖瘦不一的酱罐子整齐地排着队,在自然采光下,暗淡无泽,仿佛入门素描教科书的样本。
你那边几点
你那边几点
  回头望,房门还是很镇定,没有一丝慌张。镜头也凝固在这瞬间,和着小康的爸爸, 默默地品享着晨早韶华的飘逝。远端,明亮的光线疲惫地驱赶着满屋子的灰尘粒子,而它们却不识趣地照着布朗的步伐跳着舞。还有要照料的,小康的爸爸幽幽地想着。起身吸着拖鞋,遢着碎步,蹒跚地走向阳台。硕大的瓦花盆被用力拉扯到见光的一侧。阳光下,盆里的铁树叶脉清晰,生机盎然。
  又一个典型的蔡明亮开局,观者迅速被这过早沦陷的情绪逗乐了,台下一串讪笑和私语。看他的电影常被形容为看草长,看油漆干。对于吾等南蛮子来说,也许更象吃炸酱面,没葱花没肉汁甚至没有汤水,单调枯燥。用酱一搅和,虽然还不至于象吃抹布,面的看相却空泛的很。于是师傅们往往绞尽脑汁地调校修制酱料,可也有食神不以为然,反而在乎面本身的质感,更有甚者要放至变味食之,以为面的风骨全在里头。蔡明亮便是这样的大师,他喜欢捕捉生活的原状态,并将之放大,使之变异,让疏离感,压抑感歇斯底里到极致。
  蔡的新作《你那边几点》, 又名“七到四百击”。 沿着他青春三部曲的脚印,继续分解着钢筋森林里的孤独与渴望。小康(李康生)是系列的主角, 一个个头矮小神情猥琐的南方少年。上帝没有赠与他资本去发着小资式的青春梦,他只好黯然地在人生最华彩的时段过着最湮闷的生活。尽管和愤青们一样,对周遭环境充满了意见,内向的他却把嘀咕都埋在肚子里了。他的爱慕和发泄,都要偷偷摸摸地才得的到欢畅。仿佛越忏悔越痛快,越羞怯越宣泄。在传统价值观和现代社会双重逼迫下,造就了个性懦弱行为乖张的小康。
  镜头从空灵的铁树切回到喧闹的马路。小康左手拿着风车,右手围着白步扎起的红木方盒,斜倚着在车里。神情还是一贯的木然,象被台北的烟尘折磨的无所谓了。“爸爸,跟上,要过隧道了”。隧道边一盏盏街灯一划而过,行着无声的注目礼。身后颜色熟悉的计程车正眨着眼打着转线灯,带着这辈子的呜咽和烦恼,转瞬咆哮而过。这天,他爸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