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哪吒》

  这部电影讲的是四个年轻人的生活。而哪吒指的是这四人中更加桀骜不逊的一个叫李康生的男孩子,这是一个不讨人喜欢的男孩子。他不要念书,性格内向,整天不晓得在想什么。他的妈妈去为他求神拜佛,结果巫师说她的儿子是哪吒转世。哪吒在这里意味着叛逆和异类

基本信息

  导演: 蔡明亮
电影海报
电影海报
  编剧: 蔡明亮
  主演: 李康生 / 王渝文 / 陈昭荣 / 陆弈静 / 苗天
  类型: 剧情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台语
  上映日期: 1993-09-10
  片长: 106 分钟 / Canada: 127 分钟
  又名: Rebels of the Neon God

剧情简介

  小康突然决定不考联考了,拿了一笔补习班退回来的学费,跑到西门町去晃荡,他遇到阿泽。阿泽这个典型的不良少年,整天不是打电动,就是骑着一辆重型机车在街上呼啸,一把大锁永远挂在车头架上,看谁不爽,抓起来就砸,小康记得很清楚,这个家伙就曾经砸过他老爸的计程车。
  小康跟从阿泽,当阿泽跟冰宫上班的阿桂旅社开房间的时候,小康在滂沱大雨中把阿泽心爱的机车给砸得稀巴烂。
  阿泽发现自己走霉运了,车子被砸烂不说,最好的朋友阿彬,在他们去售货时,被恶人打得只剩下半命,最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爱上他老哥的马子阿桂。
  小康的运气也好不到那里,老爸知道他退费的事,把他赶出家门,他开始不知何去何从?

影片导读

  《青少年哪吒》是蔡明亮1992年完成的处女作,作为“水”三部曲的第一部。李康生饰演三部曲的贯穿人物“小康”,并且从此成为蔡明亮电影的“御用演员”。本片以寂寞的少年小康为核心,进入小康的生活与成长世界。
电影剧照
电影剧照
  小康生长于一个普通市民家庭,父亲开出租车,母亲做电梯管理员,他上实习学校。片名“青少年哪吒”指涉庙中仙姑给李妈妈的签,说小康就是“哪吒再生”。片中的小康恰恰也暗合父子不合、年少不和群等特征。作为一个叛逆命运的象征物,电影并没有交代小康的由来,他像一个处于半真空世界的人,游荡在台北拥挤的街头,没有言语,没有目的。一边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对父亲冷漠不语;一边又向往、爱恋阿泽的那种成年男性世界。小康和阿泽他们在无意中相遇,开始向往他们的生活。小康本来就不要念书,干脆把学退了,拿了念书的钱开始“跟踪”阿泽。可是小康无法加入他们的团体,于是试图通过破坏来引起他们的注意。在一个雨夜,他把阿泽的摩托车毁坏,还在地上标明“哪吒”。当他看见自己的杰作气得阿泽直踢摩托车时,兴奋地在床上蹦跳,连头都碰到了天花板,俨然就是一个“哪吒三太子”转世。如果说“水”三部曲的故事也可以读解为“同志恋情”,那么《青少年哪吒》的表达相对较为隐晦。少年时代的小康,他的内心世界,多的是一分“叛逆”,少的是一种“畸恋”。“哪吒”之于他,是性情的指称。此时,助动车指代了“风火轮”,少年小康在这个真空状态的城市中“巡逻”,伺机反叛。他沉默寡言的外表下,隐藏着人性的残酷与歇斯底里。他以沉默悄然抗争男权,以叛逆证明自我存在。
  与侯孝贤杨德昌的电影世界不同,蔡明亮的电影中并没有台湾乡土情绪的张扬。他关注的,是现代城市与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之间发生的千丝万缕的关系。从《青少年哪吒》开始,城市的背景被虚化、被模糊,只余下构成现代城市生活的典型元素,这样的城市可以是全世界的任何大都市。蔡明亮的出现,猛然把台湾电影的主题由侯、杨一代关于乡土、历史的宏大叙事转向了后现代城市生活的当下现实。历史的“缺席”使“水”三部曲中的人物处于一种“无根”的生命状态。淡化了乡土、历史、文化背景的个体是孤独而寂寞的:他们偶尔相逢,一阵惊惶;更多时候,却彼此心灵遥远。

相关影评

  都有过青春,都有过迷惘,都有过爱恋,都有过失败。
  经过爱恋的伤怀,经过失败的历练,在迷茫中成长,在青春中消失。
  哪吒总是在长大,哪吒冷眼旁观了一切的事物,而自己深陷其中,其实,他不过是尘世的一个孩童,怎能懂得艰辛背后的酸楚。伴随着黄舒骏的奏乐,伴随着瓢泼的大雨,伴随着黑影与白光的交叠,电影在前进,观众在前进,因为是时间没有停止。
  题解
  当小康看见自己的杰作气得阿泽直踢摩托车时,他兴奋的在床上蹦跳,连头都碰到了天花板,俨然就是一个哪吒三太子转世。作为一个叛逆的象征,题目用了庙中仙姑给李妈妈的签,小康就是哪吒再生。而现实生活中也正好有父子不合,年少不和群等现象暗合这个标签。电影没有交代小康的过去,他就像是一个除了家庭以外没有任何朋友的半真空人,游荡在台北拥挤的街头,没有言语,生活更没有了目标。一边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对父亲冷漠不语,一边又在羡慕阿泽的那种生活并且对阿泽的人的欲望探求。哪吒之于他,就是性情的附体,助动车替代了风火轮,圆规替代了风火枪,在这个都市中巡逻反叛。用无语悄然反抗父亲,用破坏提醒自己的存在。如果说神话中的哪吒大闹龙宫,颠倒世界汪洋大雨的话,这里的哪吒转世小康则是无声的颠倒爱欲,自欺欺人。就像崔子恩说过的“小康的忤逆不仅仅是针对父权的,而且还是指向古老而传统的‘男性’的:在隐秘的内心世界中,他爱恋着自己的同性。把男人‘客体化’,是对男性本位的颠覆。”
青少年哪吒
青少年哪吒
  无根的水
  水是无根的,而天雨更是从不和土壤接触,从这部电影开始,蔡明亮用水来洗刷尘世的一切凡物,用水解释人世变化沧桑。世界本来就是由水构成,诺亚经过七天七夜才找到陆地,人类本身就具有不可知性,神秘性。更何况自周都是水的台湾,更是无依靠之感像一叶小舟在水中不停的飘摇,连带那些岛上的居民也更多的有了无归属之感。电影首先滤去了阿泽、阿桂、阿斌的背景身份,让他们在雨中偷窃,在雨夜做爱,台北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的是青春疑惑,今天的快乐建立在对明天的无知中。
  水更是一种生命状态的象征。李妈妈撒符水到菜中企图儿子能够考试成功,脱离“魔道”;阿泽家中废水从阴沟里泛出,而那边还在做爱手淫,完全不用顾及四周环境的虚无态度表明人生的迷茫,最后他想要堵住,可是已经没有用了,这些水能回到什么地方去?他和阿桂能回到什么地方去呢?原来他们还是困在一片汪洋之上,虽然已经没有父辈的思乡情绪,电影中丝毫不像候孝贤,杨德昌那般的对故土怀念,但是后现代的都市依旧如无根之水般的让人丧失记忆与方向。没有过去,没有将来,一切停滞在那个拥抱之中,阿彬笑了。
  谁能够拯救他们,谁能引着无根水入正途?似乎那扇未闭的房门,一丝灯光在肮脏的水世界中留有些许温暖。电影把这个问题导入了家庭的怀抱,也许是导演的思索,也许事实就是如此,家庭的港湾,停靠着那叶小舟。可是纵观蔡明亮后面的两本《爱情万岁》和《河流》,似乎又在否定这一观点,一切都变成了怀疑,颠覆了所有的正统,留下的只有小康穿着女性内衣在浴室中的狂笑。
  电影线索、镜头
  电影至始至终都是在追寻,两条线索在“中华路二号”这个路牌处交错,小康和阿泽在这里相遇。于是,开始有了嫉妒与暗恋,于是两条线索开始糅合在一起。接着就是不停的跟踪,阿泽处在暗处,他的行动仿佛是第三只眼的观察所得,但是电影丝毫没有那种主观的小康镜头出现,不得不佩服导演在处理这个上面的高妙。父亲这个角色连接了两个角色在时空上的关系,似乎一切都逃不脱命运的关怀。同时,电影并没有使这两个线索交融在一起,过了就过了,以后,两人又开始分离,又开始有了自己的生活,可能《爱情万岁》到了同一个屋子才是他们又交错的开始吧。
  蔡明亮的镜头也总是固定的看着表演,没有推拉摇移,一切按照生活状态,长镜头蒙太奇在这里不是单纯的电影语言,更是自然的状态展现,需要这么做时自然用那个镜头,象第三只眼睛般的真实记录电影人物的生活过程,连带了语言动作都是这种平凡的生活派表现。在一开始的10多分钟里,没有一点的人声,全是动作,自然声,用这种电影语言推进事件的发展,使观众能集中精神关注电影本身的东西。而电影最后父亲留了半个门开着的动作无疑是无声胜有声的感动,这种小小的细节在蔡明亮的电影中俯拾皆是。
  如果说蔡明亮的“水”三部说的都是同志恋情的话,那么最初的这个《青少年哪吒》起码是算比较隐晦的。可能第一眼看见阿泽的时候,令小康怦然心动,但是到了他雨夜破坏阿泽的摩托车时,喷上ADIS时,更多的是一种嫉妒,嫉妒他们的快乐,反思自己在落寞街头孤寂行走,当他最后丧失勇气接电话时,或许是内心潜伏的方向控制了他,或许对那种爱情的不信任。当《爱情万岁》中用电影语言挑名之后,才发现一切都是寂寞惹的祸,对友情的渴望转变了畸形的爱欲。而在后面《河流》中漫溢的同志情欲已经不是这个电影所能继续承载解释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