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安宗

赵安宗
赵安宗
  赵安宗(343年-363年),南朝宋武帝刘裕的母亲,也是刘裕父亲刘翘的第一任妻子。出身下邳,祖父赵彪为治书侍御史,父亲赵裔为平原太守。升平四年(360年),与刘翘结婚。兴宁元年(363年)四月二日生刘裕,当日即因生产而死,年二十一岁。南朝宋初年,为她追崇谥号为孝穆皇后,称其墓地为兴宁陵。永初二年(421年),经有司单位建议,追赠赵安宗之父赵裔为光禄大夫,赵安宗之母孙氏为豫章郡建昌县君,并赐其子孙食禄。

典籍记载

  《宋书》卷四十一 
  孝穆赵皇后,讳安宗,下邳僮人也。祖彪,字世范,治书侍御史。父裔,字彦胄,平原太守。后以晋穆帝升平四年嫔孝皇,晋哀帝兴宁元年四月二日生高祖。
  其日,后以产疾殂于丹徒官舍,时年二十一。葬晋陵丹徒县东乡练璧里雩山。宋初追崇号谥,陵曰兴宁。
  永初二年,有司奏曰:“大孝之德,盛于荣亲。一人有庆,光被万国。是以灵文宠于西京,寿张显于隆汉。故平原太守赵裔、故洮阳令萧卓,并外属尊戚,不逮休宠。臣等仰述圣思,远稽旧章,并可追赠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绥。裔命妇孙可豫章郡建昌县君,卓命妇赵可吴郡寿昌县君。”孙氏,东莞人也。其年,又诏曰:“推恩之礼,在情所同。故内树宗子,外崇后属,爰自汉、魏,咸遵斯典。
  外祖赵光禄、萧光禄,名器虽隆,茅土未建,并宜追封开国县侯,食邑五百户。”
  于是追封裔临贺县侯。裔长子宣之,仕至江乘令。蚤卒,无子,以弟孙袭之继宣之绍封。袭之卒,子祖怜嗣。齐受禅,国除。宣之弟伦之,自有传。
  《南史》卷十一
  宋孝穆赵皇后讳安宗,下邳僮人也。父裔,平原太守。后以晋穆帝升平四年嫔于孝皇帝,以产武帝,殂于丹徒官舍,葬晋陵丹徒县东乡练璧里雩山。宋初追崇号谥,陵曰兴宁。永初二年,有司奏追赠裔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裔命妇孙氏封豫章郡建昌县君。其年,又追封裔临贺县侯。裔子伦之自有传。孝懿萧皇后讳文寿,兰陵人也。父卓,字子略,洮阳令。后为孝皇帝继室,生长沙景王道怜、临川烈武王道规。义熙七年,拜豫章公太夫人。武帝为宋公、宋王,又加太妃、太后之号。帝践阼,尊曰皇太后,居宣训宫。上以恭孝为行,奉太后素谨,及即大位,春秋已高,每旦朝太后,未尝失时刻。少帝即位,加崇曰太皇太后。景平元年,崩于显阳殿,年八十一。遗令:“汉世帝后,陵皆异处。今可于茔域之内别为一圹,一遵往式。”乃开别圹,与兴宁合坟。初,武帝微时,贫约过甚,孝皇之殂,葬礼多阙。帝遗旨:“太后百岁后不须祔葬。”至是故称后遗令云。卓初与赵裔俱赠金紫光禄大夫,又追封封阳县侯。妻下邳赵氏封吴郡寿昌县君。卓子源之袭爵,源之见子《思话传》。

相关阅读

  刘裕,表字德舆,祖籍江苏徐州。关于刘裕的出生日期,《宋书》自相矛盾,武帝纪说刘裕生于晋哀帝司马丕兴宁元年(公元363年)十七日,而后妃传又说刘裕生于同年的四月二日,估计沈约自己都没搞明白。
  刘裕虽然祖籍徐州,但他的出生地却在京口(今江苏镇江)。西晋灭亡后,大量北方人为避战乱,迁居江南,其中包括刘裕的曾祖父刘混。在魏晋南北朝时代,人物纪传上所载的籍贯与其实际出生地往往并不一致,是谓郡望,比如帝王中的彭城刘氏、兰陵萧氏,士族中的琅琊王氏、陈郡谢氏、闻喜裴氏、京兆韦氏等等。
  刘裕的生母赵安宗,十八岁嫁给丹徒郡功曹刘翘,郡功曹类似于现在的地市级人事局长,在当时级别很低,多由寒族人士担任,所得俸禄只能勉强维持一家生计。三年后,赵安宗在生刘裕时因难产而亡,撇下了嗷嗷待哺的幼子,撒手西去。
  关于刘裕那些天花乱坠的“祥瑞”,最有名的就是刘裕入山伐薪时曾射一数丈大蛇,后遇数小儿着青衣捣药,刘裕问他们捣药做什么,小儿们说我们家大王被刘寄奴给射伤了,所以制药。刘裕不解:“汝王即为神,何不杀刘寄奴?”众小儿齐道:“刘寄奴王者不死!”刘裕大喜,杀散小儿,执其药而归。《本草纲目·草部》记载的专治跌打损伤的草药“刘寄奴”,典故便缘于此。
  赵安宗死后,刘裕曾一度被刘翘送给了赵安宗的娘家抚养,刘裕的小名本是“奇奴”,因刘裕生时有所谓“甘露降于墓树”之奇。寄养在赵家后,便改名为“寄奴”,这也是刘寄奴一名的来历。
  随后,刘翘又娶了兰陵萧文寿为妻,生下次子刘道怜、三子刘道规。南朝时兰陵是齐、梁萧氏龙兴之地,所以萧文寿和萧道成、萧衍还是有些亲戚关系的。不久,刘翘得病故去,抛下了孤儿寡母四人,艰难度日。刘翘生前没为妻儿们打出一片天地,死后也因为家贫,没有能力给他风光下葬,简单入土了事。“武帝微时,贫约过甚,孝皇(刘翘)之殂,葬礼多阙。”
  家中的顶梁柱突然塌了,孤儿寡母不知道他们将如何面对这个残酷的人生。刘裕作为家中长子,自然有责任挑起生活的重担。刘裕也许是受到了老前辈刘备的启发,无师自通地操起了编草鞋的手艺,每日里编好鞋子,担到市上去卖。做这个买卖的都是穷人,也赚不了多少钱。
  刘裕出身贫寒,在复杂的社会环境中长大,有时难免会染上一些恶习,不知跟谁学会了赌博,幻想一夜暴富。可惜刘裕手艺不精,没玩几把,就欠了大户刁逵三万钱,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一万块钱。刘裕卖草鞋能赚几文钱?这笔巨额赌债哪里还得起!于是,刁逵就把刘裕捉了去,绑在树上,让家奴用鞭抽打。刘裕自认倒霉,闭眼受鞭,是死是活,听天由命。
  算刘裕好运气,正巧刁逵的朋友王谧来访,正见刘裕受难。王谧见刘裕身长七尺,面目不俗,有英雄之气,忙喝令住手,并问何故打人。刁逵怒气未消,把缘由告诉了王谧,王谧笑道:“三万钱,何足以一命相抵。”王谧是东晋名相王导的孙子,家世富贵,三万钱最多够他吃几顿饭的,王谧便替刘裕还了债。王谧凝视刘裕许久,方叹道:“卿虽未显贵,久必为一代英雄,望自保重!”